陸凡也不知該如何安慰,只能發出一聲長嘆。

收斂情緒,阿雲道:「後來,便是二叔掌權,主管族中大小事務。可是二叔也不知是著了什麼魔,居然動了邪念,認為封天說的是真的。他打算真的將神物交給封天,求得魔修助力,然後與魔修一起圖謀天下。此事被五叔后,五叔前去跟他理論,兩人大吵了一架,不歡而散。接著五叔便找到了我,讓我帶著東西,離開家族。他告訴我,現在的符族,又要重蹈當年的覆轍。上一次是苟延殘喘,這一次,怕是要真的滅族了。」

阿雲咬緊牙關,忽的聲調高昂起來。

「就在我走的那天,五叔與六叔全家來送我。七叔突然出現,想要強行攔下我,然後。。。。然後。。。。」

陸凡嘆息道:「然後,你五叔六叔就全部被七叔殺死了是嗎?也就是說,你七叔跟二叔,恐怕是站在魔修一邊的。他們賭的沒錯,這一次卻是是魔修佔盡了上風。如果魔修能勝利,你們符族真的能成為一界之主!」

阿雲道:「我爹說過,魔修就是虎狼,與虎謀皮,最後的結果只能是自我毀滅。如今的符族,再這麼一意孤行下去。只有滅亡一途罷了。尤其是,七叔他們要想獲得魔修的信任,還要把族中神物交付出去。拿我符族還剩下什麼。被魔修利用完畢后,不還是死嗎?」

阿雲越說情緒越激動。陸凡暗暗點頭,阿雲所說的話,與他想的也是一樣。

從這一點上來看,阿雲雖然修為不濟,但腦子還可以。如果是個男兒的話,說不定還是當家主的料。

陸凡道:「那你打算要我怎麼幫你呢?帶你殺回符族嗎?這個我做不到,也沒有時間。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放你們那七叔回去,讓他再多帶人馬過來找我,我再一併殺之!」

陸凡的口吻平靜,卻讓阿雲與丫頭不寒而慄。原來陸凡不留下七叔,竟是存了這樣的心思。這是何等的自信與狂傲。

但陸凡還真有這個實力!

阿雲搖頭道:「不,恩公。我們只求你幫我們找到一個人就行了。我們要把這東西交給她,她是我們符族最後的希望。」

「找人? 後宅 誰?」

陸凡問道。

丫頭在旁邊揮舞著手臂道:「素曼阿姨!」

阿雲點頭道:「嗯,坤聖素曼。找到她,我們符族才算有救了!這是五叔最後告訴我的。」 而後說仙屆的人,說要求幫助他們抓住秦羽。狼雲天詢問這人誰,為何這麼多人找。

手下說不知,狼雲天則說既然如此殺了他,然後給青雲門送去,也當人情了。此刻我先回復。

然後他的手下也沒多想,這狼雲天必然是能擊殺秦羽的。

狼雲天看到了付雪梅,然後冷笑,要非禮。被付雪梅反抗,他打了,付雪梅說親雨到來一定會殺了你的。狼雲天冷笑,然後說就憑他一個螻蟻,不殺你讓你親眼看到。

付雪梅冷笑,希望秦羽不要來。

-*-*-*-

絕跡荒漠,秦羽再一次到達這裡-*在岸邊,看到一夥搜捕他的人,此刻一伙人。

那火人乃是支持妖神的。少女,

搜捕的人,反對,但是喜歡少女,不想下殺手。

於是諷刺秦羽,云云。少女反擊,說妖神厲害等等。

搜捕的人,則諷刺一番,然後他們的強者到來,讓少女身邊的人紛紛叛變。

少女憤怒,那些人則是嘲諷,

-*

管家時刻秦羽到來,然後那些人嘲諷,秦羽說出身份,那些人震驚,然後冷笑。

頓時一些更強這到來,然後嘲諷諷刺不已。少女擔憂。

秦羽則是冷笑,然後出手擊殺了這些人。讓諷刺他的人震驚,而後秦羽全部擊殺,那少女像阻攔,秦羽則是說不可仁慈,這個世界。

然後全部擊殺,那少女也是明白。

而後看著秦羽要離去,他則是叫住,然後說可以抱抱你嗎。秦羽點頭,少女則說,他叫落衣,你是我的偶像,我喜歡你很久了,隨後離去

-*-*秦羽無奈,將這些人銷毀,進入河水當中,然後進入找尋到當初那出靈氣充沛的地方,然後坐下修鍊。他知道了更強的實力,於是此刻,他需要更加變強。

-*-*-*

外界,妖族之人都是憤怒,然後尋找秦羽找不到,而那狼雲天的手下,也是如此找尋不到。憤怒,但是也沒辦法,只能派人去尋找。

而是想著竟然為了這麼弱的一個人,而在這等這麼就,真不知道怎麼想的,他們認為秦羽一隻手就能掐死,不知道為何要等這麼久。為了殺一個螻蟻。

-*-*-*

人族那面,秦羽也是消失這麼久,讓青雲門和生死殿的人,都是憤怒。

青雲九長老,已經得到宗主的指令,再給他一個月的時間,再找不到,就不用回去了,讓他自行了斷,讓他憤怒到了極致。

而後派手下繼續去搜查,青之意說都查過了,妖族也是在全力搜查,但是依然沒有結果。下屆位地皮都反過來,談查不到。

青雲九長老憤怒,然後說還剩下一個月,再有一個月的時間,如果再找不到就要承受宗主的怒火,如今怎麼辦。

生死殿主此刻也是著急,然後看向通天宗主,然後說,你說該怎麼辦,你比較了解他。

通天宗主說,此人比較注重親情,想要逼他出來,只有利用他的家人們。

青雲九長老說,此事交由你去辦。全力將他認識的人,全部給我抓來,就放在通天峰石柱上,然後昭告,一天殺一人

通天宗主去辦。

青雲門九長老,則是看向生死大長老,然後說,此子身上是否除了仙界聖器外,還有別的東西,讓大長老如此掛懷。

生死大長老一皺,然後否認。

青九則是看出不對來,然後若有所思,想著會是什麼呢。

-*-*-*-

此刻一處地界,黑包公則是和凌雲在一起,然後說,真沒想到這些人這麼執著,竟然這般就,還補課離去。

靈雲也是嘆息,然後說真是讓人頭痛。黑包公則是說,無妨,多經歷一些這樣的生死,對他以後也是有好處的。凌雲點頭。黑包公則是說,他進入仙界,就讓他進入組織。

凌雲點頭,說必須像個辦法讓他進入仙界。而且也真沒想到,這些人,竟然如此卑鄙,竟然用家人威脅。

黑幫冷笑,說,這些人本就是如此。就看到時候秦羽如何了,凌雲書生說,到時候你可是要出手,黑包公點頭,說不看在你的分生,九品他是秦羽,我也得出手,這是我的責任。

-*-*-*-凌雲點頭,然後說,那魔族的魔尊也在,要不要去通知一下,讓他一起出手有把握一些,黑包公皺眉,然後說也好。

-*-*-*-

魔族魔尊和噬魂殿主憤怒,沒想到這些人竟然還在追殺秦羽。

而且聖女已經知道了此時,訓斥了魔尊,讓他們找到秦羽待回來。魔尊也是無奈,此刻又知道了,仙界那伙人竟然派威脅。頓時讓他們不屑。

-*-*-

隨後感覺到有強者到來,看到了黑包公,讓他一驚,然後詢問何事。兩人要大戰。

關鍵時刻,黑包公則是開口讓后說今日不是和你來大長的。

說了秦羽之時,讓魔尊皺眉,然後說為何要相信你。黑包公則說,他父親對他有恩,魔尊點頭然後說知道了。

隨後請進去,然後商量。隨後說,青雲門如今那第九的在,不足為懼。唯獨讓人,擔憂的乃是那是生死的老傢伙。

兩人點頭,魔尊也是點頭,說那乃是十大仙王,第五的存在,的確有兩把刷子。不過我也是能對付的。

黑包公則是說,就怕到時候,那星辰閣的人出手,可就危險了。

魔尊詢問為何還未走,黑包公則是說,聽說那老家火說這下面空氣好,不知道什麼理由

人們點頭紛紛覺得得小心一些。然後詢問天機宮的人,是否也沒有走。點頭。

凌雲書生則說,那天機隔得老頭,跟秦羽關係很好,也不知道天機宮的仙階高手能否出面對峙。或者說讓他們去牽制一下,星辰閣的人。

凌雲書生說此事他去辦,離去。

人們紛紛準備起來,秦浩然和秦嬌則是擔心秦羽,不知道會怎楊,同時也恨透了這些仙界的人,憑藉如此實力,竟然還欺負弱小,讓他們憤怒。

-*9-*-

妖族。得到回報,說是絕跡荒漠,發現異常波動,派人前去。而此刻狼雲天也是出現。

得到手下彙報,說是絕跡荒漠,發現波動可能是秦羽。狼雲天冷笑,然後說終於找到這個縮頭烏龜了,殺了他就返回了。人們都以為非常容易,興奮不已。 「素曼?你們說的是素曼?」

陸凡登時樂了,笑得無比開心。

要說別人,他還真的不一定認識,但是素曼,他熟啊,熟的很啊!

阿雲與丫頭愣了一下,不解的看著陸凡。

此時陸凡自己摸著下巴,碎碎念道:「素曼長老,竟然是符族人。符族不是鍊氣士比較多麼。沒想到出的武者也那麼強。想不到啊,想不到!」

阿雲彷彿聽出了點什麼,試探著問道:「你認識素曼阿姨?」

陸凡點頭道:「當然認識,坤聖素曼。與我的師傅,並稱乾坤雙聖。」

阿雲立馬瞳孔放大,驚愕的道:「乾坤雙聖,你是乾聖的弟子!天吶,你真的認識素曼阿姨。」

陸凡舉起九霄戒指,讓阿雲看個清楚道:「這是我師傅的戒指。如果你們符族的人,見過我師傅,就應該認識這戒指。我師傅與你們的素曼阿姨,關係好到什麼地步,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阿雲立馬對丫頭伸出手去,丫頭在自己的衣服內一陣掏摸,拿出了一個黑漆漆的東西遞給阿雲。

阿雲咬破手指,鮮血滴在上面。立馬符印放出光芒,裡面赫然出現了一副畫面。

陸凡看到了畫面中的藍天白雲,錦繡山巒。

還有許多身上閃著符文光亮的人,以及漂浮在半空中的一男一女。

男的,一臉英氣,白衣勝雪。陸凡看了好一會兒這才認出來,這不就是他的師傅吳塵嗎?當年的師傅,也是一表人才啊!

女的,也不是別人,正是素曼。只不過素曼看起來並沒有什麼變化。

可能是符族人與普通人還是有些不同的緣故。據說符族人的壽命,樣貌都是跟身體內的符印有關係的。

具體怎麼樣,陸凡也不太清楚。

看著畫面,阿雲死死的盯住無塵的手指。

她看到了無塵手指上那枚戒指,與陸凡手上這枚一模一樣。

頓時,阿雲差點就喜極而泣了。

她都以為這輩子都沒希望找到素曼阿姨了,沒想到天降貴人。他們碰到了乾聖吳塵的弟子。

這不意味著,他們很快就能見到乾聖,而找到了乾聖,不就離找到坤聖素曼不遠了嗎?

阿雲此時才總算對陸凡多幾分信任。

陸凡笑著道:「果然是無緣不相逢。不過你們也別這麼高興。實話實說,我也不知道素曼長老在哪裡。」

阿雲笑道:「不怕,你可以問你的師傅。乾聖大人肯定知道的。」

陸凡攤開雙手道:「這就是最麻煩的地方。我也找不到我的師傅在哪。」

阿雲張了張嘴巴道:「你們難道沒有特殊的聯繫方式嗎?他是你的師傅,你怎麼會找不到他。」

陸凡苦笑道:「沒辦法,只能慢慢找。不過你們放心,有我幫忙,要比你們自己找好多了。算起來,我們也算是有淵源的。以後,你們就跟著我吧。別的不敢說。保證你們的安全還是沒問題的。你們要相信一件事。只要時間足夠,總會找到的!」

丫頭與阿雲整齊劃一的點頭。

兩人此時算是徹底下定決心跟著陸凡了。

陸凡思索片刻,先給兩人一人拿了幾瓶丹藥。這種東西,也是以防萬一,陸凡雖然說了要保護他們的安全,但還是要小心一些陰險手段。

他自己是不怕那些手段的,但這兩人就說不準了。

「小黑,這段時間,你就跟著她們知道了嗎?還有他,也一併看好!」

陸凡將小黑也放了出來,讓她跟在丫頭與阿雲的身邊。如此才算是保衛齊全!

丫頭看到小黑,眼睛都在放光。

摸著小黑的腦袋,問道:「這是狗嗎?好小的狗啊!」

小黑對著丫頭翻了個白眼,咧開了大嘴,露出獠牙,表示自己也很兇殘。

阿雲拿著丹藥,又看著小黑,感動的無以復加。這個世道,像陸凡這樣,不欺凌弱小,還有意保護的人,真是太少了。

尤其是,陸凡還不清楚與她們有淵源之前,就對她們保護有加。只能說,這個男人很好!

陸凡又思索片刻,整理了一下思緒。確定沒有什麼問題,這才起身,道:「走吧,丫頭,阿雲。你們以後遇到其他不認識你們的人,還是輕易不要表露自己符族的身份。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阿雲道:「放心吧,恩公。我們這些年,都是這麼過來的。」

陸凡輕笑幾聲,自己似乎是又想太多了。緩步往竹園深處走去,還未走出多遠。丫頭便道:「恩公,我們走錯路了吧。出去的方向是在那邊!」

陸凡笑道:「沒有走錯路。因為我們並不是要出去。」

阿雲驚訝道:「不出去?難道這裡面還有什麼埋伏不成?」

陸凡看了看四周道:「埋伏,不太可能了。你們符族本來就人少。剛剛那一番陷阱被我破解掉。應該短時間內,不會再來找我們的麻煩。你們那位七叔,色厲而膽薄,修為嘛,還算可以。就是有些狂妄與自大。此番被我重創,他沒弄清楚我的來歷之前,是不太可能再對我們動手了。而我們也就可以有點時間,做些別的事情。」

陸凡一邊說著,一邊看向遠方。

「什麼事情?」

阿雲還是不太懂,她完全跟不上陸凡的思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