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髏看著蕭然,道:「今生有緣,我會將所學所有劍法交給你,希望你能夠帶著劍法,闖三千路,斬異魔,為三千陸定奪風采,若你太弱,未能斬殺異魔,那麼,就不要說得吾之傳承。」一個強者的傳承,很強,為三千陸造福,也是蕭然所要做的,當然,其中一定會斬異魔的,得到這骷髏的劍法,蕭然將是得到一個新的改變。

蕭然看著骷髏,沒有任何話語,對於這裡所發生的一切,都需要改變,這裡,終究不是他所希望的世界,想著這些,骷髏已經攻來,兩劍,沒有絲毫想讓,不管是速度,還是攻擊,都要比剛剛強的太過。

蕭然咽了咽唾液,這到底是天驕隕落呀!不再多想,好好學習劍法,才是他現在所需要做的,斬異魔,那些事情,今後再說吧!

蕭然仔仔細細的看著骷髏的攻勢,雖然骷髏是一劍為橫一劍為縱,但兩劍只見的轉化,卻也是極為精妙的,每每蕭然格擋,總會是另一劍轉換,攻到蕭然的身體之上,當然,是一定不會下殺手的,在這骷髏界當中遇到一個活人,不容易,傳承之時,當然要慎之又慎了。

時間匆匆而過,在這樣的骷髏界中,又怎麼看的出日月。

骷髏對蕭然道:「你已經在這裡百日的時間了,我的所會的劍法,基本已經交給你了,我沒有什麼交給你的了,現在,破除這裡的靈陣,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吧!」破壞靈陣,就是將黃骷髏徹底的斬殺,要已經相處百日時間的蕭然下手,真的太難了,更何況,蕭然還得到了他的傳承,這是不忤逆不道。(未完待續。) 第197章天地輪迴

蕭然看著骷髏,跟本就沒有辦法下手,從名義上來講,這個骷髏就是他的恩師,一個良師,雖然他終究沒有生命,上古時留下來的骷髏,蕭然搖了搖頭,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他的眼眶,看上去明顯有些微紅了,他真的沒有辦法做到。

骷髏似乎是看出了蕭然的意思,又開口說道:「破壞靈陣,做你想要做的事情,不能因為我這個已死之人,阻止了你前進的道路,趕快動手吧!再不動手,我的神志,又要被這些骷髏奪走了,他們又要不斷的恢復了。」三個月來,那些被蕭然擊散的骷髏,沒有絲毫恢復的跡象,開始蕭然還在奇怪,但現在,蕭然才知道,這個骷髏既然一直在控制著自己的神識,不讓那些骷髏恢復,以來好好教蕭然劍法。

蕭然自然很是感動,但是他不能對自己的恩師下手,骷髏雙手的劍,已經化作白骨落在地上,看著蕭然繼續道:「我自上古來,進入這骷髏界,身死後,又被刻上來靈陣,活到現在,我的這一生已經夠本了,快點站了靈陣吧!我真的快要控制不住了。」是的,骷髏已經握著頭在地上蹲了好一會了,但蕭然真的下不去手呀!

蕭然緊緊攢著拳頭,看著骷髏道:「要不你自殺吧!我真的下不去手。」自殺,要是可以的話,骷髏又何必等這麼長時間,對著骷髏蕭然還有這一些的悲傷,怎麼也想不到,縱使一代天驕,最終,也是永躺在這骷髏界中長眠。

骷髏搖了搖頭,再次起身,對著蕭然道:「呵呵……我要是能夠自殺的話,也不會等待這麼長時間了,我被刻印的時候,便是留下了天地法則所控制,自殺是絕無可能的,我希望你快點破了這靈陣吧!我的時間不多了!」為什麼,一切的命運都背負在了蕭然的身上,就算是自己這個恩師,也要由自己親手斬殺,他不服,一點都不服。

蕭然終於是盤坐下來,伸出手,調動大量的精神力,在骷髏的身上尋找靈核的所在,骷髏道:「不用找了,我的整具身體,就是一個靈核,所有的樞紐,都在我這具老身體上,擊碎我,這天地的憲法,便會被更改了,快點吧!我真的受不了這些了,快幫我解脫吧!」蕭然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蕭然還是沒有多想,凝結出陰陽印,打在了骷髏的身上,那一刻,骷髏的臉上,似乎是掛上了笑容,對著蕭然道:「謝謝,真的太謝謝了!我終於解脫了,終於不用在受這天地的憲法了,我自由了,謝謝我最後一個弟子,用別了。」在骷髏離去的一刻,沒有絲毫的悲傷,反而還有著倍加的喜悅,蕭然還能說些什麼,最後的一個弟子,從上古至今,他又有著多少弟子,還有沒有活下來的,這都說不準呀!

蕭然的淚水,已經流了下來,你骷髏變成了碎渣散落在地上,就那一刻,周圍那些倒下的骷髏,也都是破碎開來,似乎是變成了粉末,滋潤著大地,不管是在這裡的骷髏,還是散落在他地,沒有被蕭然擊散的骷髏,都是粉粉破碎。

過了許久,天地似乎是發生了變化,沒有了那股陰暗,大地,變的也是有上了一些光澤,蕭然自語道:「這是怎麼回事,天地就算再變化,也不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呀!」蕭然在疑惑,僅僅只是一個骷髏的靈陣,怎麼可能會使天地受到這麼多的限制,蕭然更是想不透的是,骷髏本身,既然也是一個靈陣,一個極為強的靈陣。

早就聽說世間有著一股很強的靈陣師,他們能夠在任何生物的身上,做出不一樣的靈陣,就像是這裡的骷髏一樣,那個靈陣師的精神力,最少,最好也是在真仙階,甚至已經能夠分裂出精神力化作自己的能力了,蕭然暗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是這樣的存在呀!他自己全然不知,自己已經有這這樣的能力了。

過了許久,天地輪迴結束,不管草地,還是森林,都是充滿了明媚,絲毫不像骷髏界當中的情形,蕭然看著地面,道:「不管天地法則有多麼強大,您儘管在此沉眠,總有一天,我會打破天地法則,將您喚回,絕對不會讓您等待太長的時間了。」蕭然要怎麼做,連那骷髏生前是什麼名字都不知道,要打破天地的法則,將他召回,又談何容易呀!

蕭然並沒有離開,而是盤坐在地,他始終放不下的,還是那幾個超神獸呀!到了秘境,其中只有騰蛇自己活動,蕭然不經問道:「他們呢?他們怎麼樣了?」是的,鳳凰他們,他們恐怕多半是出了什麼事,不然,蕭然到來,他們也不會這麼隱藏,一定會出來和蕭然打上一個招呼的,所以呢!蕭然不得不這樣猜測了!

騰蛇沒好氣的白了蕭然一眼,道:「他們都去恢復了,你小子,也真的很是厲害呀!惹了這樣一個禍,還讓他們為你填上了。」聽到這樣的話,蕭然瞬間就蒙了,這到底是在說些什麼呀!自己完全聽不懂騰蛇是在說些什麼呀!

蕭然正了正臉色,道:「因為黃泉果的緣故?」也只有黃泉果才能說的過去了,在這期間,蕭然靈魂離體,外面所發上的一切,都全然不知。

騰蛇本不想要告訴蕭然的,但還是點了點頭,道:「是的,黃泉果的緣故,當時我們看到黃泉果的時候,也都是一番震驚,這種生物,在上古的時候,便已經被朱雀前輩給連根燒死了,看到那株的時候,我們也都在做猜測,也是八方銅鼎,告訴了我們,這東西生長在機陰之地,只要有陰氣,便可以生存。」蕭然點了點頭,本來他對黃泉果完全不知,但是,後來,他知道了,是炎天告訴他的,並且,他也已經將那株黃泉果燒死,只留下了幾顆果實。

騰蛇扭過頭,看著蕭然,道:「你好像一點都不吃驚呀!」是的,蕭然一點都不吃驚,這些事情他都已經知道了,又為何要吃驚。

過了許久,蕭然才開口說道:「輪迴的時候,這些我都已經知道了,他們回復的怎麼樣。」

「因該快好了吧!已經三個月時間了。」騰蛇仰頭說道。(未完待續。) 第198章凝金丹

蕭然沒有說話,鳳凰他們也是為了自己才受傷的,最少也是要拿一些靈力豐富的東西來感謝一下吧!於是蕭然便喚回了許多靈藥。

這個時候,騰蛇才看向蕭然,道:「接下來,你要做什麼,是修鍊,還是去尋找陷仙劍呢?似乎在這裡封印的是四象之青龍吧!」四象,蕭然凝重眉頭,他曾有著這樣的寶術,四象寶術,以四象為心幻化出來的,雖是幻化,但依然有著生命的波動,而騰蛇所說的四象,應該不是這寶術吧!

騰蛇很快便搖了搖頭,道:「忘記了,你曾就修鍊過四象寶印,但這與你休息的,截然不同。我所說的四象,是由遠古的四位靈獸構成的,守護著東南西北四方,青龍白虎玄武以及剛剛提到的朱雀,他們與我們這些守護側面的靈獸不同,他們有著極為強大的靈力,還有這比之我們更為高的智慧,他們的出生,有著七階半的實力,雖然只是半階,也是決定了後天發展和悟道的重要因素。」

後天的修鍊,著實重要,但沒有一個好的悟性,想要打破虛空,真的是太難了,不論是三千陸修士,還是靈魔獸,都是既羨慕那些有著比較好天賦的修鍊者的,但那不過是看一下,但是修鍊,還是要靠自己的修鍊。

過了許久,蕭然才似乎從大夢初醒一般的點了點頭,這裡的迷霧,真的沒有少太多,或許解開了青龍的封印,這裡的迷霧會放開一層吧!有著兩個靈獸在這裡,靈力本就不多,恢復起來也很緩慢,也不知道青龍到了這裡之後,靈力夠不夠,或者說是萬年人蔘靈力夠不夠揮發。

蕭然終於開口說道:「我決定,突破金丹了。」金丹修士,在渡劫之前,需要將自身當中的靈力凝結為一金丹,金丹成,雷劫到,能否守護金丹,渡過雷劫,全靠自己的本事了,自己渡過雷劫,萬道初成,若沒有守護成,萬道毀,終成為一界凡人。

騰蛇看著蕭然,還有一點驚奇,怎麼也想不到,蕭然既然要這個時候突破,在他的記憶當中,蕭然很喜歡壓境,一突破,便到了中期,或者前期巔峰,笑了笑道:「怎麼,這一次,不壓境了嗎?」騰蛇是不可能一直跟著蕭然的,在蕭然吞下黃泉果,靈魂離開身體之後,他的靈力便如同定格了一樣,在歸來之後,黃泉果的靈力便到了蕭然的身體,突破到了先天巔峰。

自那以來,蕭然便已經感受到身體當中的靈力,不是他能夠控制的了,所以,不得不這個時候開始突破了,在尋到陷仙劍之後,或許還有著一個造化,能夠幫他提升一些,這是他自己的預感,壓境,是絕對做不到的,只能趕快突破了。

蕭然看著騰蛇,嘆了一口氣,道:「不再壓境了,真的需要快點突破了,不然,我會死的,靈力真的有些過了,壓境,真的不是什麼好事呀!」是的,當初他看到困仙劍壓境的時候,感覺還相當的厲害,直到現在,他才知道,原來壓境,也不是一件什麼好事情,還是需要找準時機破鏡呀!

騰蛇沒有再說話,他是真的不知道蕭然這個傢伙是怎麼想的,蕭然也沒有在這裡多待,直接從秘境出去了,外面的一切,又是嘆了一口氣,道:「改變真的太快了,本來還是昏暗的死氣,這個時候,已經變的鳥語花香了,陷仙劍,還沒有蘇醒嗎?」神器蘇醒,就以為這靈獸已經不受控制了,他們的蘇醒,也不一定是什麼好事呀!

蕭然看著眼前的一切,盤坐在地,凝結金丹,金丹的凝結,在大道當中,也是極為重要的,金丹的凝結,意味著今後的修行,一顆完美的金丹,對每一個修士,都是觸不可及的,想要這種的金丹的,又有不少,而且,就這金丹,還有販賣的。

販賣金丹的,往往是在金丹以上修為的修士,他們尋找金丹的修士,斬殺,剖腹得到金丹,販賣到三千陸上不同的地方,一顆完美的金丹,能夠賣上百萬靈石,這些靈石的價值,也是有過億的龍紋幣了,當然,對修士而言,都是以靈石做交易的,龍紋幣,大多用於普通的人類。

蕭然一驚開始了,凝結金丹,需心平氣和,不能有二心,而且,還需要控制好自己靈力的輸出,及是消耗精神,還消耗自身大量的靈力,要是沒有控制好的話,自身所有的靈力,都會消散,情況好的,也是所快要成型的金丹也會瞬間迸散,化作天地的。

蕭然伸出雙手,當初為了跨入先天,便有過這樣的做法,如今,還需要這樣做,應該也是會比較熟練的凝結了,雖然已經做好的所有的準備,但這凝金丹,也確實是非同小可,自己也能能期盼了,期盼不會在原始森林當中冒出什麼生物來。

雙手為捧,將靈力揮發至上,將那些七屬性靈力凝在一起,造出金丹的雛形,當中是有著即為豐富的靈力存在的,對自己的修鍊來說,蕭然絲毫不吝嗇自己的靈力,也是巴不得吧所有的靈力,都匯聚在金丹當中,自己身體當中的靈力,也能夠不斷的恢復,這樣一來,自己身體當中的靈力,有多了一倍。當然,蕭然這是痴人說夢,又怎麼可能會有這樣好的事情到蕭然的身上。

五行靈力,相生相剋,必須將這些靈力控制的極其精妙,不然,所做的一切,都會前功盡棄,一切,都是徒勞。

時間所過之快,夕陽西下,蕭然頭上的汗珠,已經流了下來,真的,凝結金丹,太過消耗精神了,而且蕭然的精神,不過是天階,怎麼可能一直控制著靈力的輸出,此刻的蕭然,真的已經很努力了,但至於自己的造化怎麼樣,就看自己的命了。

夜晚的來臨,無疑是蕭然最危機的時候,夜晚,是那些猛獸活動的時候,這個時候的蕭然,也是在最為關鍵的時候。

金丹之上,靈力的覆蓋,也越來越強了,天空當中,黑雲遍布,似乎雷劫很快就要來到了,金丹成,雷劫動,三千路人誰能過,萬道與君臨,修行容易,渡劫難呀!(未完待續。) 第199章金丹成

蕭然並沒有加大靈力的輸出,他知道,在這個時候,靈力的輸出極為重要,哪怕是多上一點,金丹就有可能會變為烏有,所以,他能這樣繼續堅持了,金丹是道行的象徵,無論如何,都要將金丹給凝結出來,不然自己所做的努力,都要白費了。

許久,蕭然都是這樣過的,像樣落下,白月高掛,時不時的會聽到狼鳴虎叫,這些生物,都已經開始潛伏而出了,夜晚,是他們的世界,森林當中的每一位消費者,都要臣服與這些食肉動物,他們或許能夠逃脫,蕭然沒有睜眼,也沒有放棄,精神力幾乎已經耗盡,就算是來一隻從未修行的才狼虎豹,都可能撕碎他,成為他們腹中之食。

凝聚著金丹,蕭然就在想,修鍊的路,要是有一點的偷懶,就真的會被天地所拋棄呀!雖然很久之前就知道了這些,但是有這樣深刻的體悟,也是在這一瞬間,天地,對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每一個人,都要渡劫,哪怕是一道,也都需要。

蕭然將靈力的輸出,變的大了一點,這些靈力,是他攥了多長時間的了,這一刻,也就全部爆發出來了,金丹已經成型,但依然需要靈力的供養,不然,依然會破碎,再加上,還想要得到完美的金丹,這些真的是太難了。

雷劫似乎已經迫不及待了,一道雷劫閃出,直接劈在了蕭然前方,當然,他此刻還沒有權利打在蕭然的身上,這樣,是對修士的不公,蕭然聽到這道雷劫也是一驚,但依然保持著自己的輸送靈力的速度,不管是多少靈力,都要控制好。

要是能夠動用天地雷劫的靈力,那可謂是真的好事,蕭然的靈力幾乎也已經耗盡了,所有的靈力,都在這金丹之上,金丹不入體,沒有一點,是感受不到一點靈力的,蕭然在等,在等一個最佳的時機將金丹匯聚成。但一直到現在,蕭然都沒有感覺到,金丹的活潑運動。

蕭然搖了搖頭,似乎周圍有著什麼東西在盯著他,蕭然暗叫道:可惡,沒有想到這麼快就來了,這可如何是好,早知道就找一個山洞,在山洞凝結金丹了,此刻要如何是好呀!蕭然所感知到的一點都沒有錯,是魔獸,這片天地的魔獸已然來到,蕭然凝結金丹的速度,卻也不能減,這真的不是一個太好的消息呀!

魔獸的等階都不算太高,大概也就是三階左右,但是數量,感知中的蕭然也是咽了口唾液,真的很多,為了一個食物,既然來了這麼多,蕭然真的很懷疑,他們到底打算怎麼將自己分掉呀!

在這些魔獸當中,有一些是蕭然見過的,如那幽冥狼,真的很懷疑,自己怎麼是遇到了這麼的幽冥界的生物,他們在三千陸當中,是最為神秘的種族,也是最為古老的種族之一,但是,他們似乎並沒有太有善的意思,他們似乎很餓呀!幽冥狼與狼群不同,他們都喜歡單獨行動,可是不懂的分享。

不知道過了多久,金丹的上的顏色越來越重,那些魔獸也離蕭然越來越近了,蕭然咆哮道:「凝!」只見金丹似乎要爆裂,但在蕭然強行凝固之下,還是被活生生的凝結了起來,金丹成,雷劫動。

雷劫早就已經等的不耐煩了,蕭然還沒有反應過來,一道雷劫就打在了他的身上,一口鮮血,剛好噴在金丹之上,蕭然轉頭狠狠的看了一眼雷劫,直接將金丹吞入腹中,道:「我靈力恢復,看你此刻能將我怎麼樣。」蕭然可還沒有仔細看過金丹是什麼樣子,就被強來的雷劫給打壓了。

蕭然看著金丹,道:「你們,也給我死過來。」看著那些畜生,蕭然的殺氣,也是在那一刻被點燃了,這裡的魔獸,真的太多了,他怎麼也想不到,既然會有這麼多的魔獸在這裡趁著自己渡雷,來打壓自己,說真的,沒有想到呀!

蕭然沒有有在說話,拎起磷起劍,化成一個十字,只見在他正前方的一個魔獸就此死亡,一點生的氣息都沒有了,蕭然依然看著天空,知道雷劫是在蓄雷,想要在那一刻,給爆發出來,一招擊殺蕭然,但蕭然又怎麼會這麼脆弱。

過了許久,雷劫終於打來,蕭然見事不妙,直接在身旁抓起一魔獸,為自己擋雷,蕭然自己也不相信自己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但最終,還是嘆了一口氣,道:「我真的想不到,我自己既然會用這麼殘忍的手段來地方雷劫,但,你們這群垃圾,早晚也是要死,到也是不如為我擋雷劫。」說著,他既然還狂笑起來,這,真的太過驚奇了,這麼多的魔獸,夠蕭然吃上好一段了。

雷劫威力,絲毫不減,看著天空,蕭然又是驚嘆,雷劫一次要比一次強,到最後,他還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渡過雷劫。

還是對著一旁的畜生道:「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你們的夥伴,有多少,會死在這裡,而且是因雷劫而死的。」蕭然說的話也有錯誤,在這些禽獸面前,是沒有夥伴的,有的只有競爭,食物的競爭,吃飽,永遠都是一個問題,食物鏈,也是有著這樣微妙的變化。

蕭然看著雷劫,仰天大笑,道:「哈哈哈……雷劫,永遠都是這樣,我看看,在你的天地憲法當中,有多少生命葬送。」到了現在,蕭然還是沒有打算要用肉身是抗雷從蕭然凝結金丹以來,似乎是墮落了,他從前可不是這樣的,遇到雷劫,再沒有他積極了,可是此刻,似乎沒有這樣,他只是躲在其他生物身後。

到如今,蕭然的眼睛終於睜開了,他的眼睛當中,既然布滿了血絲,這都是因為雷劫的緣故,不然,蕭然是不可能會在這一刻魔化的,使蕭然浪費了一次渡雷劫的最佳時機,此刻想要渡雷,好像已經晚了。

看著那些牲畜,蕭然沒有話語,只是一個勁的斬殺,斬殺,不斷的斬殺,唯有殺戮,方能平息蕭然心中的怨氣,看著那一頭頭倒下的魔獸,蕭然又開口道:「垃圾,垃圾果然是垃圾,永遠都不可得到更高的實力,哎~也真的不知道,那小子是怎麼控制這具身體的,修鍊速度,真是慢的可憐呀!」(未完待續。) 第200章原來,這裡也有人

不管是蕭然此刻的氣質,還是他現在的靈力,所有的一切,都變了,變的太多了,他一直注視著天空中的雷劫,又看著地上的魔獸,道:「你們,都要死,這是你們到這裡的一個不錯的選擇,早些墮入輪迴,早日重生,這是你們唯一的選擇了。」在的口語當中,既然能夠聽出一股譏笑,這是蕭然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他知道,這個世界上的一切,包括一個小草,都是一個靈力的存在,很是珍惜生命,只要沒有招惹他,他也不會斬殺那些生物。

可現在,都變了,一切的一切,都發生了變化,微風襲過,吹動青草,那青草左右搖擺著,似乎是在為蕭然感到惋惜,怎麼也不相信,一個那麼好的少年,如今,既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秘境當中,騰蛇早就已經感受到了這一切,只是沒有想到,自己想要操控蕭然的身體,既然會被天地憲法阻止,這絕對不是天地有的作為,但還是發生了,騰蛇,也是消耗了一些靈力和強大的精神,終是一口鮮血吐出。

縱然間,他的身後出現了一道身影,沒錯,是鳳凰的,她已經恢復了,看著騰蛇這般作為,也甚是疑惑,問道:「你這是在做什麼,為何想要控制蕭然。」鳳凰對蕭然魔化一事,全然不知,自然是會感到疑惑,當然是要問清楚一切。

騰蛇緊閉雙眸,長吸入一口氣,又將氣嘆出,道:「你感受一下,現在的蕭然,是當初的他?」鳳凰沒有開口,只是閉眸感受,一下子,她便睜開了眼,以疑惑的眼神看著騰蛇,是她不知道要說些什麼,騰蛇擺了擺手,道:「哎!此刻的他,已經不是他了,他的魔化,因他的父親而來,唯有解開他的這個節,他的魔化才會結束嘍,當然,也不排除他的母親,他的母親,給予他的這個天賦。」總而言之,是說蕭然的這個魔化,對他的身體沒有一點好處。

鳳凰的眉頭不經一皺,不得不想象蕭然曾經的人生,到底是一副怎樣的畫面,既然會讓他們這些超神獸怎麼想都想不透,她也是搖了搖頭,長長的嘆了口氣,對騰蛇道:「他的曾經,到底是怎麼樣的,我真的是想要探索一下他的記憶。」是的,他們超神獸有這個能力,但是,又不能使用,這是對主人的尊重。

騰蛇也是搖頭,對鳳凰說道:「不要瞎猜了,會有機會讓你知道了,你沒有感受到嗎?這兩天困仙劍的靈力逐步上升了,這說明他已經開始收回那些散落在秘境當中的靈力,能夠收回多少,又能不能突破,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這是多麼艱難的過程,這修鍊的時間真的已經很多了,想要突破,僅僅是時間的問題了,蕭然聽到會,一定會樂壞的。最後,鳳凰也是點了點頭,沒有再與騰蛇交流什麼,她知道,騰蛇繼續休息。

回到骷髏界,這裡,已經橫躺了很多魔獸的屍體了,蕭然看看天空中的天雷劫,又是發聲的冷笑道:「可憐,可嘆呀!這麼多的屍體,既然還平息不了你的憤怒,你看看,那些魔獸,都已經開始四處逃散了」魔獸的逃竄,並不是因為天雷劫,而是因為蕭然,這個可怕的惡魔,既然拿他們來當擋箭牌。

天雷劫,似乎也是沒有了起初的氣勢,他知道,在他手中喪失了很多很多不該喪生的生靈,似乎是有些懺悔,可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蕭然也是在一旁搖頭,天雷劫氣勢越來越弱,最終,揮散而去,消失的無影無蹤,蕭然臉上,仍有笑容,不過,並沒有感覺到有多大的事情,揮手升起一堆火來。

雖然沒有太多的淡水,但還是很熟練的將一頭已死的魔狼獸去皮放在了火鉤上,自己一個人,既然燒一直猛獸,看來此刻,他的胃口是越來越大了,沒有一會功夫,那狼獸便在熟的不能再熟了,這畢竟是經過電擊的肉呀!烤起來也容易的多了。

蕭然並沒有囫圇吞棗,而是找到了一把小刀,一點一點的在吃,吃,也吃了又一個時辰,肉入腹中,似乎有著很大的滿足,不知是困了還是怎麼著,既然直接倒在了地上,呼呼大睡。

已經很久了,太陽東起,照過蕭然的臉,蕭然用手一擋,迷迷糊糊的起身,疑惑的自語道:「這是怎麼回事,昨天,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對於他渡劫的事情,一點印象都沒有,只有那些屍體橫躺在地上,而且身上,明顯有雷擊過的痕迹,蕭然捂著頭,但還是什麼事情都想不起來了,也不再多想,挑了一些靈力豐富的魔獸收入儲物戒中,伸了一個懶腰,迷迷糊糊的走向遠方。

中午時分,蕭然既然看到了一個村落,在這骷髏界當中,根本就不應有這樣的東西存在,可現在,他確實出現了,而且是整個,炊煙飄飄,雖然蕭然夜晚已經吃了很多,但此刻的,似乎跟沒有吃東西的人似的,站在小丘上,咽了咽唾沫。

一刻鐘后,蕭然終於到了村落的門口,既然被守衛給攔下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樣的山村野地,既然還會有守衛,那些守衛,明顯,明顯,只是凡人,確實會出現在秘境當中,蕭然不經覺得奇怪,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眼神,也是有些微眯。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既然出現了很甜,很甜的話語道:「你們在幹什麼,不是告訴過你們了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你們怎麼可以把別人拒之門外?」這是誰,似乎並不害怕這兩個守衛一樣,而且,看起來,這也是一個凡人,為什麼。

那兩個守衛聽到這話語的時候,明顯有些敬畏,低著頭,道:「是,小姐,我們錯了。」又轉過身,對著蕭然道:「朋友,請進,剛剛是我們不對,請你原諒。」蕭然擺了擺手,就當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

說真的,蕭然真的沒有介意什麼,只是有些好奇,這裡怎麼會有凡人出現,而且,那個小姐,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同屬於凡人,他們要對她這麼恭敬,想到這裡,蕭然走路,眼神也都是有些微眯,他不得不猜想,這也是他的考驗,但陷仙劍,為什麼要設置這麼多的考驗,難道在骷髏界的那些還不夠嗎?(未完待續。) 第201章這裡的人,既然是已死之人

蕭然跟著那女子到了村子當中,村中的建設,隨算不上華麗,卻也是極為好看的,就連蕭然也是喜歡上了這裡的風景,這些,真的不是由靈力造出來的嗎?蕭然疑惑再起,但還是搖了搖頭。

那些耕種的村民,都是看到女子走過,紛紛道:「小姐,這是又有來客了,太好了,都三個月沒有見過人了。這終於是來了一個人。」蕭然頓時間錯愕了,三個月,三個月前,他可是還和骷髏學這劍法,這就終究是怎麼會師呀!難道在這三個月間,還有人來過這裡?

那女子沒有喝村民說什麼,只是扭過頭,甜甜一笑,對蕭然道:「你是不是很懷疑這裡的一切,其實你是被這裡的表面現象所迷惑了。」蕭然聽到這話后,眼睛瞬間瞪的賊大,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沒有人能夠解答,唯一可以的,就是眼前的這個女子了,蕭然沒有多想,點了點頭。

那女子繼續道:「其實,這裡也是有著修士的,比如我,就是一個修士,只是我們將氣息壓制的很好,一半都是以這樣凡人的修為見客的,想來,你也是遇到過骷髏,那些骷髏,就是這裡所有人的修為,但那畢竟是陰陽兩地,所以沒有任何人會懷疑那些骷髏,,也就一直被世人以為是真仙修士磨練心性的地方。」聽到這裡,也就能夠解釋那一切的一切了。

蕭然看著女子,聲音有些低沉,道:「也就是說,這裡的人,都是死人嗎?」蕭然沒有多說只是這樣僅僅的問著,他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能這樣問,而且,也害怕這些人聽到,這樣,可是會引起公憤呀!

聽到蕭然這話,女子眉頭畢竟一擰,蕭然看事不妙,不過女子很快,變了回來,對著蕭然說道:「這些話,你可千萬不要對任何一個人說,當然除了我在內,而且,這裡的人,也並非死人呀!你一定要注意你的話。」蕭然不再說話,這裡的人不是死人,難道這裡,就是對那些進入骷髏界當中人的懲罰,不得與外世接觸。

看著女子一直向前,蕭然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趕忙跟上,在女子的耳邊道:「我們現在要去什麼地方呀!」蕭然咽了咽唾液,是被眼前這女子身上淡淡的香味所吸引了,最後,還是這樣呀!

女子似乎是感受到了蕭然的動作,白了他一眼,道:「你到這裡不見見我父親嗎?」父親,這到底是相親呀!既然這麼快就要見岳父了,蕭然如痴如醉的站在那裡,但很快,夢就被打滅了,女子道:「我的父親,是這裡的族長,你想什麼呢?」蕭然沒有再多想什麼,徑直跟了上去。

沒有多久,便到了竹樓前,女子對蕭然說道:「你在這裡等我一會,我去叫我爹來。」蕭然沒有多想什麼,點了點頭,女子也沒有回頭,便走向了竹樓,走著,還叫著:「阿爹,有客人來了。」裡面似乎是有了回聲,縱然間,一個中年人從地上走了過來,看著女子道:「阿蠻,怎麼三個月間,終於有人來了。」是呀!有人了,不管是誰,既然都會感覺這麼驚奇。

蕭然無奈的在一旁撓著頭,這真的秘境嗎?這裡的每一個人,既然都會帶給他一股神秘的感覺,此刻,阿蠻的父親,既然在對蕭然施加壓力,蕭然清楚的感受到,那是金丹後期的修為,蕭然死死的瞪著族長,絲毫沒有懼意。

族長道:「好小子,不錯,不錯,你要比他們強的太過了。」是的,蕭然在這裡,已經很強了,似乎並沒有任何一個年輕者能夠抵擋族長的威壓。

一旁的阿蠻似乎也是感受到了父親施展出來的威壓,道:「父親,你怎麼可以這樣,他畢竟是我們的客人呀!」是呀!是客人,可他的父親,既然在對客人施展威壓,這是不可饒恕的事情,她的父親,在自己的女兒面前,真的是牙口無言。

蕭然卻面無表情,對著阿蠻說道:「阿蠻,這不能怪你的父親呀!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測試。」聽到蕭然叫她阿蠻,她的臉,立刻紅了氣來,就連他的父親,也是啞口無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蕭然現在還不明白,阿蠻既然扭頭就跑。

看到自己的女兒轉頭就跑,族長也是開口說道:「還不趕快去追呀!看看你們這些年輕人,是怎麼搞的。」蕭然不知道怎麼做,趕忙上前追去。

蕭然離開后,族長便扭頭,邊微笑道:「這個小子不錯呀!既然一來,就奪了我女兒的芳心,好呀!」說著,既然還在大笑,真的不知道這個父親是怎麼當的。

阿蠻跑的再快,也終究是女子呀!又怎麼可能會由蕭然跑的速度快呢?蕭然拉著阿蠻的手,對著阿蠻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需要一個理由。」蕭然真的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只好這樣問問了,似乎還是他佔了大理一樣。

阿蠻紅著臉,宛如不染人間煙火的女子,道:「在我們這裡,男子叫女子的乳名,就是說明女子已經喜歡上了男子,所以……」後面不用在說,蕭然都已經知道了發生什麼,不再多話。

蕭然搖了搖頭,真的不知道要說些什麼,看著阿蠻,問道:「那麼,你的名字叫做什麼?」是真的不知道阿蠻全名叫做什麼。

阿蠻依然紅著臉,對著蕭然說道:「我的全名叫做蘇小蠻,你也可以叫我小蠻,但,絕對不能叫阿蠻。」蕭然不再多嘴,趕忙點了點頭,但阿蠻依然道:「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怎麼還不快點將手鬆開。」蕭然很快的便反應了過來,從開始到現在,一直拉著小蠻的手,悚然間,趕忙將他的手抽出。

很是不好意思的看著阿蠻,阿蠻卻也是一直低著頭,不知道要說些什麼,討厭蕭然嗎?才幾天,也不至於,最少比那些人而言,算不上討厭。

蕭然獨自在田間走了一會,便回到了村長家中,此刻的飯菜,都已經做好,就等蕭然回來吃了,這裡的菜,雖然比不上那些魔獸所含的靈力多,但也不是三千陸能夠看到的,吃起來也算不錯,飯後,沒有等村長問什麼,蕭然並已經離去了。(未完待續。) 第202章離開,也要幫我一個忙

蕭然並沒有遠去,就是在屋檐上,望著圓月,不經的想起了該想的人,若夢,晨曦,她們現在怎麼樣了,想要回去,卻又要在這裡尋找陷仙劍,哪怕是偷偷的看一眼,都不可能呀!從開始,就是這樣,這是蕭然自己的命,要怪,只能怪蕭然的命不好呀!不能與心愛的人長相廝守,世隔兩地,何時是相見之日呀!

想著想著,蕭然的淚,都已經流了下來,打濕了屋頂,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蕭然只能一個人默默的悲傷,想一想,自己的人生,究竟要怎麼渡過呀!戰勝異魔之後,還有多長時間,能夠與她們廝守,哎~

沒有多久,便看到小蠻來到了屋頂,看到流淚的蕭然,問道:「怎麼,想起了什麼,既如此悲傷,不放說出來讓我高興一下。」聽到小蠻說的話,他的臉,立刻就拉了下來,什麼叫做高興高興,這些事情是他能夠來開心一下的嗎?

但蕭然沒有生氣,反而面帶微笑道:「我想起了我的妻子,真的,太想念他們了,算起來,也差不多有一年的時間沒有相見了吧!自己身上的使命還沒有完成,又不能去找他們,悲傷嘍~」悲傷,真的悲傷,但又不得,他沒有辦法,沒有任何事物逃出命運的安排。

聽到蕭然說到自己的妻子,小蠻當場錯愕了,她怎麼也想不到,蕭然年紀不大,卻是已經有了妻子,問道:「怎麼回事,你既然都已經有妻子,真的太難相信了,我越來越想要知道你的事情了。」小蠻沒有笑,而是為蕭然感到悲傷,怎麼也想不到,蕭然既然這麼愛妻。

蕭然不說話了,單單的看著天空的圓月,當小曼快要睡著的時候,蕭然又繼續開口說道:「我大概要不了多久,就會離開了,這裡,真的不是我的世界,我的世界,永遠也不屬於這裡。」說著,蕭然又是搖了搖頭,只能夠這個時候對小蠻說了。

蘇小蠻似乎是聽到了蕭然說著話,打了一個寒摻,立刻清醒到:「不管怎麼樣,等你離開的時候,一定要幫我一個忙。」捨不得嗎?蘇小蠻此刻真的是有些捨不得,雖然僅僅只有一天的相處,她似乎是可以將自己的心,都交給蕭然一樣。

蕭然默默的點了點頭,對著蘇小蠻說道:「你回房睡覺吧!天挺冷的,受涼就不好了。」聽到他說這樣的話,小蠻的臉,瞬間有些紅漲,但還是點了點頭,回到了房中,這裡,又剩下了蕭然一人,雖然有些微風,但,這樣挺好。

過的時間,真的太長太長了,似乎都已經忘記,時間,到底是怎麼來的了,眼睛有些微眯,看著上空,不知不覺間,既然睡著了。

高陽普照,急促的聲音傳出,道:「蕭然,蕭然,醒醒呀!蕭然。」蕭然終於睜開了朦朧的雙眼,迷糊道:「小蠻,有什麼事情呀!既然這麼慌張。」蘇小蠻給蕭然白了一眼,將臉拉了下來,道:「還有什麼事,不就是來叫你起床嗎?昨天晚上將我攆走,自己卻在上面睡的跟豬似的,都叫你快一刻鐘了,終於醒了。」蕭然瞬間蒙了,自己真的有睡過這麼長時間嗎?

簡單的洗刷之後,蕭然便去吃午飯了,一個日夜,過的就是這麼快,想想昨日,此刻的他還被守衛攔在村外,此刻,都已經在勾搭上他們族長的女兒了,雖然他們的族長不是一直向下傳的,而是靠實力,定下的,但就連他們的族長,都未必是蕭然的對手,更何況是那些村民呢?

蕭然可不會太過栗色,直接從儲物戒當中拿出了十餘頭魔獸,對小蠻說道:「你將這些送給那些村民吧!想來你們也要打獵,這些就當是我這幾天的借宿費吧!」蕭然已經拿出了誠意,已經將好的東西都拿出來了,小蠻哪有不收之理?

受過這些魔獸,小蠻便吩咐,將這些送給村民了,小蠻真的不知道蕭然身上有多少秘密,真的想要一點一點的探索,問道:「你什麼時候離去?」是在詢問,問道一個準確的時間,不然,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讓蕭然幫她的那一個忙呀!

蕭然想了好一會,才開口說道:「這些事情,我還沒有想,但最少,會在這祥和的日子裡,呆上個十天半個月吧!否則,真的是太對不起我自己了。」祥和的日子誰不想要,更何況,蕭然也剛剛突破金丹,身體還是有一段的疲勞,最少,也要將身體養好了嘍在出發吧!不然的話,也真的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小蠻沒有在說什麼,蕭然確實到了農戶的手裡,拿來一把鋤頭,就算是再怎麼祥和,他也是閑不下來呀!對這裡的一切,也是充滿了好奇,此刻,也正道了除草的時候。

便到農戶的家中借來了出頭,為他們家中干一些活,雖然蕭然從來都沒有下過地,但干起活來,依然很是熟練,除草,那叫一個行呀!他的速度,與那些常年勞作的村民差不多,真的很難相信,蕭然是第一次下地幹活呀!

傍晚時分,蕭然似乎是聽到了有人在叫他,是小蠻,道:「蕭然,快點上來吧!我父親讓我給你弄了一點吃的。」說真的幹了半天的農活,也真的是夠累的了,沒有想太多,將鋤頭扔在那裡,當了小坡上,看到了正在為他盛飯的小蠻,趕忙跑了過去。

蕭然看著小蠻,還有一點驚奇,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呀!」 你給的溫柔已過期 疑惑,太疑惑了,要知道,蕭然可沒有告訴小蠻他要來這裡干弄活呀!

小蠻揉揉臉,道:「你這個人呢?也真是難懂,村裡的青年都去修鍊,而你,卻是要在這裡干弄活,你說我是怎麼知道的。」聽到后,蕭然還下意識的看了看,果然,在這裡幹活的,都是一些老人了,哪有他這麼年輕的小夥子。

蕭然無奈的撓撓頭,自語道:「什麼嘛!干農活,也是修鍊的一個過程,這是給我的嗎?」蕭然看著碗里的湯,早就已經饑渴難耐了,當然需要問是不是他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