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帝大人!」

「統領。」

「族長……」

這時候宮殿已經徹底崩塌,所有人都能看到木樨風站在虛空中,手上提著他的並且板斧,但卻沒辦法動。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流光閃現,乃是一支手掌,成紫金色,並不是血肉之軀,而是能量凝聚,猛然從虛空中探出,橫亘在木樨風和端木仙帝之間,抓向端木仙帝指尖飛出的劍光。

「飛魚暗。」端木仙帝眉頭一皺,指尖劍光更加刺目,同那手掌碰撞,將紫金色手掌擊穿,並又在木樨風身上洞穿出一個大洞。

木樨風飛退,身上除了兩個大洞之外,連一寸寸皮膚都已經如蜘蛛網一般,出現了裂痕。

這一擊令他的傷勢更重,但還在被那紫金色手掌擋了一下,否則哪怕不死也會丟掉半條命,至少肉身崩潰是肯定的。

「唉……」端木仙帝後退,沒能夠殺掉木樨風他感覺很遺憾,但也知道自己沒機會了。

人影一閃,混沌一族另一仙帝境高手飛魚暗出現在木樨風身邊,他看了木樨風一眼,兩人點點頭。

緊接著,虛空不斷開裂,一個個人影閃現。

一共足足有四個人出現,每一個都是仙帝境界,算上木樨風和飛魚暗,一共六個仙帝境,他們立身在虛空中,頓時令整個時空都彷彿凝固,那些混沌一族的人全都不能夠再飛行,被迫降落,並遠遠離開。

這就是仙帝境的恐怖!

看著對方的六大仙帝,端木仙帝神色平靜,對青銅書中的李牧傳音道:「李牧,我是走不了的,這裡畢竟是混沌一族的老巢,高手無數,他們不會讓我這麼輕易離開。我只能盡量幫你拖住這些人,讓你離開。」

與此同時,一份地圖傳入李牧腦海中,端木仙帝道:「地圖上那個地方就是通道所在,答應我,一定要活著回到天界,將消息帶回去。」說完,端木仙帝手一翻,將青銅書扔了出去。

「仙帝大人。」李牧從青銅書中出來,沖著身後大喊。

但他沒辦法回去,端木仙帝將一股力量灌注進九天混沌塔,令九天混沌塔籠罩李牧,將他送走。

「哼,我說你被混沌玄陽鐵大陣困住怎麼就忽然脫困而出了,原來是因為這個小子。」木樨風恍然大悟,大手探出,抓向李牧。

嗡…...

萌寶辣媽好V5 九天混沌塔震動,浩蕩出混沌氣,將木樨風的大手震開。

與此同時,端木仙帝發動攻擊,撲向飛魚暗等幾個混沌一族的仙帝境高手。

「木樨風,你去追那個人類小子,這裡交給我們。」飛魚暗說道,「絕不能讓他靠近通道。」

「好。」木樨風答應,追向李牧。

而飛魚暗,以及幾名混沌一族的仙帝境高手則撲向端木仙帝,與之大戰,劍光衝天,混沌氣瀰漫,一片迷濛。

恐怖的力量令虛空破碎,大地開裂,以戰場為中心,方圓百萬里,頃刻間化為了廢墟,一個個大坑呈現,像是被隕石撞擊過一樣。

…...

「小子,你逃不掉的。」木樨風手握板斧,劈出一道道斧光。

他雖然剛才被端木仙帝殺掉,但到底是仙帝,對付李牧區區一個真仙實在是太輕鬆了,哪怕是李牧有九天混沌塔,有神秘的古琴的法寶也不頂用,畢竟九天混沌塔也是需要催動的,李牧本身修為太差,怎麼能和木樨風比?

一道道斧光劈來,令九天混沌塔巨震,李牧也受到了波及,可怕的力量傳遞到他身上,令他大口吐血。

這還是在九天混沌塔的護持之下,如果沒有九天混沌塔,哪怕是任何一道斧光也能將他擊殺。

木樨風已經追到,而前方更是出現了無數混沌一族的族人,並且全部都是高手,形成了一道屏障,阻擋李牧。

見狀,李牧深吸口氣,猛然停下,渾身原本收斂的氣機迸發,一道光柱從他頭頂衝起。

「這是……」

混沌一族的人不禁一呆。

而木樨風則一眼看出了端倪,心頭暗罵一聲該死,一邊飛撲向李牧,一邊沖手下人喊道:「阻止他,他要渡天劫。」

「什麼?」

「啊……」

混沌一族的人如夢初醒,一個個飛撲向李牧。

一瞬間,無數兵器,各種神輝,全都湧向李牧,令天地崩塌,時空混亂,彷彿一片地獄,要將李牧吞噬。 第1979章屬於兩個人的回憶

是阿日斯蘭。

可他身邊的那一騎人馬,南煙一看,立刻皺起了眉頭。

因為陽光大盛的緣故,再加上隔得那麼遠,他們根本看不清那兩個人的樣子,只能憑藉身形輪廓來辨認。

而這個人,他的輪廓,非常的奇怪。

或者說,他沒有輪廓。

這個人穿著一身巨大的斗篷,將他整個人從頭到腳都包裹住了,騎在馬背上的時候,如同一座寶塔。

可南煙的心頓時沉了下去。

她,應該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身影。

如果沒有記錯,當初他們在荒城中迷路,始終找不到出路的時候,祝烽突然發現了其中的異樣,在一個燈下黑的位置找到了那個陣法的陣眼,將一個人從漆黑的角落裡打了出來。

當時他們看到的,就是這樣巨大的斗篷,漆黑的身影。

那個人是——

可就在她看清那身影的時候,遠處的兩個人一勒韁繩,策馬從那土坡上跑了下去。

一下子,便消失在了她的視線中。

南煙皺著眉頭,但什麼都沒說,只聽見身邊祝烽輕聲將葉諍喚了過來。

葉諍走過來:「皇上,有何吩咐?」

祝烽低聲道:「派人去周圍查看一下。」

「嗯?」

「不必聲張,你親自帶隊,看看周圍有沒有其他的人。」

葉諍露出的愕然的神情。

要知道,他們來這裡駐紮,是早已經讓人在四周都探查過,幾乎是堅壁清野的手法,畢竟要確保皇帝和貴妃的安全。

但祝烽現在所說,難道周圍有什麼危險?

他不敢怠慢,立刻便轉身下去了。

南煙想了想,對冉小玉道:「你也跟過去。」

「是。」

冉小玉巴不得,立刻跟著葉諍走了過去。

祝烽轉身帶著南煙回了營帳,但兩個人之間的氣氛稍變得沉悶了一些,祝烽坐下之後,抬頭看著她:「昨夜,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南煙想了想,說道:「皇上還記得,妾跟皇上提起過,我們曾經一同到過倓國境內一個叫『荒城』的地方,因為那個時候,妾還不確定自己的身世,所以要跟隨倓國皇帝蒙克去找他們的巫師,想辦法確定自己的血緣。」

「……」

「後來,皇上也來了。」

「……」

「我們就一起在那座荒城裡,經歷了一個很奇怪的夜晚。」

祝烽一聽,目光閃爍了一下。

這件事,他在閑暇時聽南煙提起過。

在他失憶之後,也要求南煙將他們過去發生的事告訴他,南煙也照做了,只是,雖然都是曾經自己親身經歷過的事,聽到別人提起,畢竟是置身事外的口氣,他也不能完全的回憶起自己那個時候的想法和感受。

而且,兩個人到底已經相識相知數年,這幾年裡,又發生了那麼多的事,不可能任何雞毛蒜皮的事都說得清楚。

當然,這件事算是一件大事,可南煙也只是略提過一次,並沒有仔細的說明。

他以為,這件事太過詭異,給南煙留下了可怕的印象,所以南煙不願再提。

但其實,南煙並不是不願意告訴他。

而是因為,這件事對她來說,太重要了——祝烽身為九五之尊,身系萬方,卻不顧危險,孤身一人直闖倓國境內來找她。

那個時候的他們,沒有經歷太多的誤會和算計。

甚至,連皇帝和貴妃的身份,都可以拋卻。

他們只是一對相愛的男女而已。

南煙不想完全告訴他,因為這段記憶是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她不想用一種置身事外的口氣說給他聽,而是希望他自己想起來。

只有他想起來的,那才是重新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回憶。

可現在,也不能不提了。

她輕聲說道:「那個晚上,也跟昨夜一樣,格外的漫長,而且也是讓人找不到出路的一個夜晚。到後來,皇上發現是有人在那城中設下了法陣,而且將設下法陣的找了出來。」

祝烽的目光閃爍:「就是,剛剛那個?」

南煙想了想,道:「離得太遠,妾也不能確定。」

「……」

「但感覺上,是他。」

「……」

祝烽的眉頭擰了起來。

如果說上一次,那個人將他們困在荒城,是想要困住炎國的皇帝和貴妃,那這一次,他又有什麼目的?

至少現在看來,他什麼都沒做,只是給了他們一個格外漫長的夜晚。

然後,就離開了。

是不是有些莫名其妙?

祝烽想了想,又抬頭看向她:「你沒事吧?」

南煙搖了搖頭,只說道:「妾只是擔心,皇上原本說進去探探就出來,可一整晚都沒有回來,妾擔心了一夜。不知道皇上在玉門關里,發生了什麼。」

「昨夜……」

提起昨夜,祝烽略微遲疑了一下。

南煙目光閃爍,只靜靜的看著他。

「也沒什麼。」

「哦?」

「遇到了那爺孫三人之後,因為時間已經太晚了,朕就打算休息一晚之後一早就出來,不過昨夜——」

「怎麼?」

「昨夜,特別的長。」

說到這裡,祝烽的氣息微微的沉了一下。

他已經忘記了上一次在那個荒城裡,經歷那漫長的黑夜時自己是什麼感覺,但昨夜,那漫長的夜色給他的感覺——

十分沉重。

好像心頭壓上了一塊大石頭。

此刻再回想,回想起站在石碑前,面對薛運的那一段時間,他從來沒有感覺到時間那麼的漫長,以至於,對方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個眼神,都那麼清晰的歷歷在目。

尤其是,她含淚看著自己時,欲言又止的樣子。

即便,已經從那黑幕一般的夜色中抽離了出來,可祝烽卻還是感覺,心上被壓了什麼東西。

沉沉的,讓他難以擺脫。

南煙看了他一會兒,笑道:「是啊,昨夜的確太長了,只是不知道,那個人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

「但這樣看來,皇上昨夜是真的一點都沒睡了。」

「……」

祝烽的心微微一動,抬起頭來看向南煙。

南煙也看著他布滿紅血絲的眼睛,眼中閃爍著一點複雜的情緒,柔聲笑道:「若是睡著了,也不會這麼覺得夜很長了。」

(本章完) 「轟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