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林岩嘆了一口氣。

就在林岩他們準備繼續雪顏城深處走的時候,有百姓拉住了他,道:「不能在往裡面去了,裡面有些元妖宗的妖魔聚集在裡面,不知道想要做什麼!」

元妖宗的大軍雖然退走了,但是依舊有一些妖怪和妖人留在了雪顏城。

既然還有元妖宗的存在留在雪顏城,證明飄雪皇朝那些歸來的前輩,也被沒有攔住元妖宗,終究是敗了!

破虛宗的人,並不代表整個破虛宗這宗門。

身為聖道級宗門,很少會參與到這種事情之中,因為上面有天庭壓制著。

林岩問道:「既然雪顏城都這副模樣了,你們為何還不離去?」

那些百姓有人道:「離去肯定要離去,但是我們至少要把親人的屍體找到,讓他們入土為安。」

一個中年人怒道:「我的後代,後代的後代,一定讓他謹記仇恨,刻苦修鍊。有朝一日,踏平元妖宗,報仇雪恨!」

林岩點了點頭,仇恨,是任何人都無法忘記的。

雪顏城落到今天這個地步,何嘗不是因為仇恨,因為楚飛風的仇恨。如果夏麟風知道今日這般情景,或許當初也不會殺了楚飛風的女兒,又囚禁小狐狸這麼多年。

其實林岩有點好奇,如果早知今日,夏麟風會放了小狐狸和她母親,還是早早將小狐狸也斬殺,以絕後患?

林岩總感覺夏麟風那種人,就算知道自己今日的下場,也不會放人,而是斬草除根殺乾淨!

「哥,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林香茗對著林岩問道。

林岩則是看向夏小雪,他們接下來怎麼辦,不在於他,而是要看夏小雪的想法。

夏小雪低著頭說道:「我們回去吧!」

雖然她很想到皇宮裡面看看,那怕是已經淪為廢墟的皇宮。但是既然裡面有元妖宗的妖存在,她當然不能為了自己讓林岩和林香茗冒險。

林香茗握住夏小雪的手,道:「小雪,你別難過了,或許他們沒事,只是逃了出來!」

夏小雪搖了搖頭,道:「對不起,我自己的事情,還連累你們兩個跟我一起跑這麼遠。」

事實上這一路上,她的心情已經漸漸平靜下來,整個飄雪皇朝皇室裡面,也只有靜溪姐是她最擔心的。

林岩拍著林香茗的肩膀,道:「你是山海宗的弟子,你的事情,我這個掌教當然會管。」

夏小雪依舊低著頭,道:「謝謝。」

就在此刻,他們身邊那些百姓突然慌亂起來,往著四周跑去。

林岩抬頭一看,發現不遠處有一群人走了過來。

仔細看去,已經不能用人來形容!

因為這群人,要麼長著尾巴,要麼手掌上全是毛髮和利爪,是元妖宗的狐人和熊人。

當然,其中也有幾個和人類一模一樣的存在。按照林岩的了解,這些便是妖族血脈並不濃郁的存在,所以他們並不會妖化,但他們依舊是妖人!

「哥!」林香茗緊張的拉著林岩的衣袖,道:「我們也趕緊走吧。」

僅僅是剛剛和人隨意的交談了一番,林香茗已然感受到了元妖宗的恐怖。

林岩笑道:「好,我們走。」

如今既然有百姓能夠在雪顏城存活,就證明元妖宗沒有大肆殺戮屠城的想法,所以元妖宗應該不會再無緣無故的對百姓下手。

事實上之前百姓死掉八成,多數也是因為大能者交戰的餘波毀滅,而不是元妖宗刻意的屠殺百姓。

畢竟修鍊到一定境界,是不屑於對百姓出手的。

可是就在林岩準備帶她們兩個離去的時候,卻發現林香茗呆在那裡不動。林岩拉了林香茗一下,林香茗居然還沒有反應。

「香茗,怎麼了?」林岩奇怪的問道。

可是林香茗沒有回答林岩,而是突然就那麼傻傻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看著不遠處的那群元妖宗存在。

林岩奇怪,剛剛這個妹妹還被元妖宗嚇的要走,現在怎麼回事?難道是被嚇的腿軟都走不動路了?

他的妹妹可沒有這麼脆弱。

當林岩順著林香茗的目光望去,看著越來越靠近自己的那些元妖宗之妖時,他的動作也是一頓。

林岩的臉色,也是一瞬間冷了下來! 林岩的臉色冷了下來,他終於知道妹妹為什麼會獃獃的站在那裡,因為他看到了一張人臉。

那群妖人之中,雖然有半妖之身,但是每個妖的臉龐,都是人臉。

林岩看到的那個人臉,從頭到尾都是沒有妖化,是完全的人身!

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張人臉,林岩和林香茗無比熟識,熟到了靈魂深處。

那張臉,是馮玉玲的臉!

馮玉玲是誰?

是林岩和林香茗的生母,是林鴻飛的妻子。

之前楚飛風和林岩說了那番話之後,林岩其實心中已經隱隱有些猜測,或許自己的母親真的和狐族有什麼關係。

但是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這一次帶著夏小雪來雪顏城,居然能夠遇到自己這個身體的母親!

林香茗獃獃的站在那裡,林岩也是冷著一張臉,沉默的看著對面那群元妖宗的妖往他們的方向走來。

夏小雪原本低著頭,但是此刻感覺到了詭異的氣氛,忍不住的抬頭看向林岩和林香茗。

「香茗,林大哥,你們怎麼了?」見到林香茗和林岩兩人的神情,夏小雪滿臉的詫異,不知道什麼情況。

那群元妖宗的妖,平靜的從林岩他們那裡走過,並沒有對林岩他們出手,也沒有多看林岩他們一眼。

那個有著和馮玉玲一模一樣臉龐的女人,也沒有多看林岩和林香茗一眼,徑直的隨著眾妖走過。

「哥,剛剛是我看花眼了嗎?」林香茗愣愣的看著林岩,滿臉疑惑的問道:「我剛剛居然看到了母親,你也看到了嗎,你告訴我,是我眼花了還是真的看到了?」

林香茗神情獃滯,直到此刻她都不知道是自己的幻覺還是真的看到了母親的臉。

她很想衝過去攔住那些元妖宗的妖,仔細的看看那張臉,可是她不敢。

畢竟,那時元妖宗的妖,連飄雪皇朝這個龐然大物都能夠滅掉的妖,林香茗不敢得罪!

林岩知道林香茗沒有看錯,因為他也看到了。一個人會看錯,但兩個人同時看見,絕對不會有錯!

尤其是林岩看到那個女妖雖然沒有看向自己和林香茗,但是身體卻在微微的顫抖,尤其是肩膀的聳動,十分明顯。

她不平靜!

為什麼不平靜?

因為她看到了自己和妹妹。

因為這個女人,就是馮玉玲!!

林岩對著妹妹搖頭道:「你看錯了。」

林香茗道:「可是……」

林岩打斷道:「沒有可是,趕緊離開這裡。」

說著,林岩拖著林香茗和夏小雪,往城外走去。

夏小雪看到林岩和林香茗的反應,臉上的詫異更甚,不過她卻識趣的什麼都沒有說。

一直來到城外,林香茗的還是顯得有些獃滯,她看到了,真的看到了母親臉,不會有錯!

可是母親的臉,怎麼會出現在一個元妖宗的妖身上?

「哥,你也看到了是不是?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到底是什麼情況!!」城外,一處小樹林中,林香茗終究忍不住,再次和林岩提到這個問題。

林岩面色平靜,道:「你看錯了!」

林香茗臉上露出了不滿,道:「你騙我,我如果真的看錯了,哥你不會這種反應!她就是我母親對不對,她不是失蹤了嗎,她為什麼會和妖混在一起?」

夏小雪也是一臉的疑惑,自從那群妖從他們面前走過之後,林岩和林香茗的反應便不正常了。

難道說,真的如林香茗所說,他們兄妹倆的母親,剛剛在那群妖中?

就算是夏小雪這個外人,都有點難以置信。

林香茗想到母親,這些年的思念便迸發出來,她呢喃道:「母親失蹤這麼久,我一直在擔心她,哥,你告訴我,剛剛那個就是母親對不對?」

「她為什麼會和元妖宗的妖在一起?她是被挾持了嗎?她是被綁架了嗎?」

「當年母親突然失蹤,我就知道不對勁,原來她被元妖宗的妖給抓走了!」

「哥,你要救她,她是母親啊!!」

…………

……

林香茗淚水忍不住的掉了下來,自從父親去世后,她就沒有再掉過眼淚了,可是此刻卻一點都忍不住。

一句「你要救她,她是母親啊」,居然說的林岩心頭一顫。

前世他就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他從來不知道母愛是什麼樣的一種玩意。

可是這個身體的記憶,此刻卻瘋狂的從腦海中噴出。小時候的一幕幕,出現在林岩的腦海中,讓他心頭悸動。

林岩嘆道:「香茗,你沒有看錯,她是母親!」

聽到林岩肯定的話語,林香茗一瞬間彷彿被雷劈了一般,徹底的呆在了那裡。

「真的是母親嗎?」原本她一直在用肯定的語氣質問,可是聽到林岩肯定的答案,她反而又迷惘了,感覺難以置信。

她做夢都想不到,自己隨意的出來跑一趟,居然會這麼巧的遇到母親。

這是天意嗎?

林香茗忍住心頭的各種情緒,強制自己冷靜下來,對著林岩問道:「哥,你怎麼會這麼平靜,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林岩點頭道:「香茗,你應該知道,我不喜歡欺騙你什麼,哪怕是善意的謊言,我也很少去說。因為你也長大了,很多事情都需要你自己去承受,而不是活在謊言之中。」

「哥,你知道什麼你告訴我,我沒事的,什麼我都可以承受!」林香茗止住哭泣,但是臉上的淚漬卻未乾。

林岩將妹妹臉上的淚水擦去,道:「其實父親去世前,告訴我一些關於母親的消息。母親當年不是失蹤,而是主動離去的,並且留給了父親一封信!」

林香茗一臉愕然:「父親為什麼不告訴我們?」

林岩搖頭道:「因為母親留下的書信說,母親和人私奔了,她有除了父親之外的愛人。這種事情,父親自然不會告訴我們。」

林香茗大驚,目瞪口呆的驚呼:「不可能!!」

林岩點頭道:「是不可能,母親留下的那份書信,應該是騙父親的。」

頓了一下,林岩看著林香茗的眼睛,平靜道:「事實是,母親她,是妖!」 「不僅母親是妖,你和我,都有妖族的一絲血脈!當初母親離去,應該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不想拖累父親和我們,才會主動離去。」

林香茗面色蒼白,她瘋狂的搖頭道:「不可能,母親怎麼會是妖,我們怎麼會是妖?」

林岩道:「香茗,其實有沒有妖族血脈,並不重要。因為所有的人類,祖先都是由猿族進化而來的。如果真要算的話,人類都有妖族的血脈。」

「重要的是,我們自己把自己當做是人,那便是人!人有善惡之分,妖也是如此。」

片刻之後,林香茗平靜下來,道:「不管母親是人是妖,都是我們的母親,從小到大,母親照顧我們,她對我們的愛沒有錯。」

「哥,我相信母親離去是有苦衷的,她肯定不舍離開我們。無論如何,不能讓母親喪失自由,我們要把她救回來!」

一旁,夏小雪忍不住的開口,她滿臉疑惑道:「等一下,你們的意思說,剛剛在雪顏城內遇到的,真是你們母親?」

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世間怎麼會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林岩道:「不出意外的話,十之**都是!」

如果只是容貌相似的話,她不會看到自己和妹妹那麼異常,那種強忍著的激動林岩一眼便看出。

「哥,那我們怎麼做?」林香茗一臉的堅定道:「不把母親帶回來,我不會回去的!」

短短的時間內,林香茗已經適應了這個消息。無論如何,只要是自己的母親,她就要找回來。

至於其他是人是妖的問題,她都不在乎,這麼多年都這樣活著的,她的思想,她的三觀,她的一切都人,不會改變。

事實上那些血脈淡薄的妖人,的確和人沒有絲毫區別!

林岩道:「元妖宗,乃是王道級宗門,根本不是我們可以抗衡的。所以千萬不能亂來,這一點必須謹記!」

林香茗點頭道:「我明白。」

她是想要救出母親,而不是害死母親。

「做什麼事情,都要暗中進行,不能明目張胆。因為這雪顏城中,至少也有多位無極境界的妖鎮守。」

林岩看向夏小雪,道:「小雪,這件事情與你沒有關係,我先給你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免的發生什麼危險!」

夏小雪搖頭道:「林大哥,你把我扔在什麼地方,都沒有在你身邊安全!」

的確,在夏小雪看來,跟在林岩身邊才最安全。不是她在恭維林岩,而是林岩的確有著扭轉乾坤的能力,之前林岩便已經一次又一次的證明了這一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