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那就在鳴人出來后我們就和他們見個面,估計綱手這次該請我吃飯了,木葉的天才們都被我弄回來了,哈哈!」葉楓大+激情小說/class12/1.html笑道。

自來也也開心的笑起來,木葉腐朽的根已經拔出,現在才是一個全新的木葉,而他們這幾個影級強者就是給木葉這棵大樹的保護人員。半天後,美恩露帶著杜庫小隊四人趕到,他們一來葉楓就說道:「你們總算來了,現在我們有12人了。美恩露鳴人的位子找到了嗎?」

「嗯已經找到了,現在鳴人已經能完美控制九尾了,不過聯合軍派人將鳴人和八尾看住不想讓他們出來戰鬥。」

「這群白痴,以為沒有鳴人這一類的高端戰力他們能勝利嗎,真是的,美恩露你去想辦法將第四次忍界大戰的事讓鳴人知道,以他的性格肯定會衝來的。」

「明白了!」說著他就飄起飛走。趁現在葉楓開始製作迪達拉的身體,而其他讓人就在旁邊看著,這穢土轉生可是超s級禁術,特別是杜庫幾人都死命的記著葉楓的步驟,不過他們在完全不知道這原理下都看不懂,最後除了大蛇丸外,其他人都放棄,而大蛇丸嘿嘿笑道:「葉楓,你將這個術開發的很完美啊,雖然沒有我們的數量龐大,但是這實力已經基本發揮,而且是完全聽命於你。」

「這個還不是你給我開了個好頭,不然我是不太可能能研究出這種術的。」

「呵呵,看了你的手法后我也有所領悟,看來這次我可以拿兜試試了。」

「對了,大蛇丸,你也應該收集了不少的屍體了,應該能拿下兜吧!」

「這個不用你擔心,我大多的屍體都是兜幫我看守的,現在我自己手頭的就幾個戰力不錯,不過現在我的身體戰力也不是兜能抗衡的。」

「嗯!那我就放心你去了,別到時是我給你收屍。」

一天後,白絕的分身大軍已經開始和聯合軍交戰,而兜開始放出了大量原先死去的上忍。剛一接觸聯合軍就損失慘重,加上這些穢土轉生而出的上忍都是殺不死的,只能封印,這樣一來就是聯合軍的精英上忍出手也是一時沒辦法,最後雷影立即派出大量的封印小隊,配合戰鬥人員先制服他們再封印,這樣一來這些招出的上忍才被一個個的封印。

正在聯合軍佔上風時,突然白絕全部退去,聯合軍突然感覺奇怪,這時地面出現震動,接著對面遠處出現了大量的魔獸和怪物,葉楓等輪迴者一見驚叫道:「魔獸!」

自來也驚奇道:「楓,你知道這突然出現的怪物是什麼?」

葉楓點頭道:「嗯!這個以前遇到過,他們統稱為魔獸,就是擁有高端戰力的野獸,強的魔獸實力比上忍還強,甚至有影級的,不過我看去這些中只有少部分是上忍實力的,大多是中忍實力,不過這魔獸都有各自的天生本領,如果聯合軍不謹慎對待的話,可能會吃大虧。」

大蛇丸笑道:「不是可能,是已經吃大虧了。」只見大片的忍者見是野獸,都使出火遁,而有些生活在火山的魔獸立即迎上,將這些火焰一口吞下,接著大量的魔獸就衝進聯合大軍,一時間聯合軍死傷無數。 正在聯合軍為這+激情小說/class12/1.html大群魔獸逼的連連敗退時,我愛羅和土影趕到。我愛羅立即控制著大片的沙子鋪天蓋地的將這些魔獸埋於地下,接著他雙手一捏「沙榑疚」地下的魔獸立即爆出大片的血水。過了一會見埋在下面的魔獸都不動了,聯合軍都歡呼叫著,不過在他們還沒高興多久,我愛羅立即提醒道:「大家小心,還有沒死的。」剛說完,地面突然跳出十幾個高大的魔獸,有雷虎、風狼、雙頭蛇、巨岩人等強大的魔獸。我愛羅和土影立即各自帶人攻向這幾隻魔獸。

而在遠處三頭觀看的自來也好奇道:「這到底是誰弄出來的怪物,以前我怎麼不知道我們這還有這些怪物。」

杜庫說道:「這個一定是卡杰特弄出來的,召喚捲軸雖然很貴,不過以卡杰特小隊的實力,有這些也不奇怪。」

葉楓淡淡的說道:「不用擔心這個,只是拖延時間的道具罷了,這些還決定不了戰鬥的趨勢。」在葉楓剛說完,我愛羅和土影已經解決了這十幾個魔獸,只有a級實力的魔獸如何是兩個s級實力的對手。在這魔獸死去瞬間,只見卡杰特跳出,他大笑著拿出一個紫色的捲軸,這個是他最珍貴的捲軸,召喚需要大量的祭品,不過這裡正好足夠多,只見他在上面滴了一滴血后,接著念了一段咒語,土影突然有不好的預感,立即出手攻擊,卡杰特一笑手中的捲軸發出紫色的光芒,他一下甩到地上,只見地面以捲軸為圓心出現一個巨大的紫色五芒星,這五芒星一閃後周圍大量的死氣被它吸收,同時大量的忍者屍體和魔獸的屍體也被吸進五芒星內。而卡杰特弄完這些立即閃開,土影在這巨大的五芒星出現后就停住,這個給他的感覺實在不好。

沒一會只見這五芒星放出一道紫光,一隻巨大的血手伸出,接著再出現另一隻手,之後上半身爬出,只見是一個全身由各種怪物血肉組成的巨大怪物,等這怪物爬出五芒星后對天大吼,身上開始飄出綠色的腐臭味,整個身體高有三十多米,和魔獸里的胖屍王差不多。緊接著一聲狼吼,這五芒星中突然黑光一閃,我愛羅面前出現一隻地獄犬,不過這隻有一頭的,實力也有s級。土影和我愛羅都互看了眼眼中露出了深深的震撼,這地獄犬給他的壓力真的很大,身上邁著黑紫色的死氣,他個頭只有十來米,不過比前面的屍王壓力大了不止一倍。

在土影認為結束,要出手時,我來羅立即攔住他說道:「小心又來一個。」

突然聽到一聲響徹天地的龍吟,只見五芒星中爬出一隻紫色的骨龍,他全身被白紫色氣息圍繞,當他看到我愛羅兩人後再次大吼一聲,雙腳一蹬飛起來,這次這骨龍給他們的壓力更加的大,而那個五芒星在閃了幾下后瞬間破碎消失。

遠處觀看的卡杰特和斑、絕看到這三個怪物也都震驚這怪物的恐怖,那個骨龍已經接近地級實力,而地獄犬在s級頂峰,屍王實力和一般的影級差不多。斑好奇的問道:「卡杰特,這捲軸是什麼,竟然能招出這麼利害的怪物,那個狗一樣的不比九尾差,而那條骨龍是我第二次看到這種實力,遠遠比九尾還要強。」

卡杰特笑道:「這個是腐毒屍王、幼年地獄犬和冰霜骨龍,能出冰霜骨龍和地獄犬我也很意外,估計是這次收集的祭品和死氣太多而導致超標了,本來就一個屍王的。」

「哦!那這捲軸你有多少?」

「就一個,這種東西如果我有多的話,那我不是無敵了。」

「呵呵不錯,越強的東西他越珍貴,現在我就要看看聯合軍是如何對付這三頭怪物的。」斑笑著點頭。

這時絕說道:「阿飛,我們要不要將那個迪游的超尾獸也放出去,這樣聯合軍可能不用我們出手就要毀滅了。」

「不行,這個迪游是因為紫魂晶才變化的,現在放出來他呼敵我不分,看到什麼就打,而很大可能是會攻擊最強的冰霜骨龍。」卡杰特說道。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那我們就在這看好戲吧!我要看看五影要如何對付這三個傢伙。」斑開心的說著。卡杰特能拿出這個他真的很意外,算是個驚喜吧!其實他還有一絲絲擔心鐵面會去幫助聯合軍,不過到現在也沒發現他們出現,加上卡杰特說鐵面和克魯斯那五人打起來,很難會活著,所以他也暫時不去多想。

而雷影在知道這三個怪物后,立即和綱手和水影同時出動,這次五影不同時出手是沒法勝了。而戰場上,我愛羅頭一次結印「沙遁流沙大葬」無數的沙海包向地獄犬,地獄犬立即嘴一張一個紫色的火球噴出,這火球所過沙子都被直接汽化,我愛羅立即顧不得操控沙子立即施展沙遁躲開。哧的一聲,我愛羅原來的位置被融化出晶體。這是高溫將土地溶化形成的。我愛羅震驚的看著這條大狗,這次他絕對是對付不了這傢伙了。

而冰霜骨龍正追著土影,在空中飛行土影根本比不過對方,在雙方飛了一會後土影就被追上,他無法只能轉身結印「塵遁原界剝離之術」一個正方體放出,冰霜骨龍也張口吐出一口寒氣,兩種力量對碰,這塵遁將立方體內的寒氣都分解,不過其他的寒氣瞬間飄來,土影立即感覺到刺骨寒氣襲來,他啊立即飛退,不過胸前的衣服都已經結冰變成冰屑。

最後的屍王被大量的聯合軍圍殺,不過這屍王皮粗肉厚,加上恢復力驚人,忍術打在他身上只給他撓癢,而大型的忍術也只讓他痛點,同時被屍王打中的人中毒非死即傷,同時被他綠色的屍氣粘上的人很快就會變成殭屍反過來攻擊聯合軍。這屍王的攻擊力並不是很強,就防禦極高,加上這獨特的毒氣,給聯合軍照成了很大的麻煩,而卡卡西在對他使出「雷遁雷神之刃」后,一柄雷電成型的短刃射出,噗的一聲直接刺進他的體內,接著這雷刃瞬間爆開將他內臟給絞碎一片,同時雷電之力將他的傷口給電焦。屍王一聲慘叫,倒在地上,其他人一尾打倒這怪物剛沒高興,就見屍王很快站起來,他一把將那些變成殭屍的忍者抓起來吞下,只見他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其他人大驚立即再次向屍王攻擊,不過這手裡劍什麼都對他無效,卡卡西立即叫道:「上忍留下,其他的都退到五百米外,你們的攻擊對他沒用,而且他的毒氣會把你們變成殭屍的。」其他人一聽到命令就立即退開,只留下各大忍村的上忍。

此時一個雷忍說道:「卡卡西,等會我帶著雷忍的人去切斷他的雙腳。」

另一個土忍也說道:「我們會捆住他!」

水忍的人說道:「我們負責防禦他的攻擊。」

沙忍的人說道:「我們負責纏住他。」

卡卡西點頭道:「明白,那我們木葉就負責給他最後的攻擊。」所有人點頭。

沙忍的人立即操控大量的傀儡纏住屍王,水忍的人立即同時結印:「水遁超級水陣壁」一道巨大的水壁出現將這屍王擋住。同時土忍的人也結印:「土遁加重岩之術」大量的岩石覆蓋在屍王的各關節處讓他一時無法動彈。雷忍的人立即衝上去,一個個拔出悲傷的長刀雷電之力輸入,當接近時他們同時使出「雷遁雷之刃」沒人都揮出半月形雷刃,切向屍王的雙腿,在十來個雷刃切割下,屍王的一條腿被硬生生的斬下,這樣一來他立即失去平衡,身體開始倒下。

這時雛田立即叫道:「大家用火遁和風遁向我攻擊。」 皇陵。

經過商討,去往白霧幽林的人選已經定下。

東慕國這邊只有三人,慕淵,俞琬琰,以及作為闖蕩毒霧必備之人沈靖宇。至於慕子琪,則是和姬夜離留下來應付慕容恆等人。

謝羽蕭貴為太子,一起進入幽林已經算是冒了很大的風險,因此帶上了兩個武功高強的侍衛。

於是,一行六人,在距離皇陵大約五里的地方集合了。

俞琬琰一身男裝,她和慕淵因為身份的原因,特意易了妝容。當然,也就是因為易容,才讓對面的謝羽蕭變成了口吃。

「你……你們,你們不是賣給我特等茶葉的茶商嗎!」

如今回想昨日吳掌柜看見他時的借口,他說什麼來著? 落魄千金:薛少認真疼 「殿下讓小人留意的茶商已經找到了,請隨小的來。」

原本以為只是個說辭,卻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慕淵笑了笑,對著新晉的大舅哥行禮。

「我們二人那日原本是發現慕容恆和三皇子私下見面,這才進了表哥的雅間,卻沒想到事情會那麼巧,遇見了表哥。」

所以,賣給你茶葉什麼的,並不是我們願意的。

然而謝羽蕭並沒有聽出他的潛台詞,聽到「表哥」兩個字,極為不舒服。

「哼,你們瞞的我好苦啊,作為安慰,每年給我提供茶葉吧!」

吆,這是打算趁機敲詐啊?

俞琬琰默了默,抽抽嘴角,並不打算插手。

慕淵無奈一笑,「可以,不過眼下天色已晚,我們是不是該趕路了?」

謝羽蕭冷哼一聲,帶著眾人走過皇陵的重重關卡,經過一上午的時間,終於到達了幽林的邊緣地帶。

「這裡便是白霧幽林了,山林的範圍很大,一眼望不到邊,又有讓人聞風喪膽的白霧,大家一定要小心。」

謝羽蕭脫下身上的錦服,露出了一身勁裝,帶著同樣勁裝打扮的五人,站在了一片林子的外圍。

沈靖宇弔兒郎當的深吸一口氣,從隨身攜帶的香囊里拿出一個瓷瓶,給每人倒了一粒藥丸。

「這是解毒丸,那白霧想必是瘴氣,先吃下去一粒,倘若不頂用,我再行想辦法。」

眾人依言,紛紛將手裡的黑色藥丸放進了嘴裡。

「天色不早了,進吧。」

謝羽蕭前腳邁出去,身後的兩個侍衛便擔心的開了口。

「殿下,讓屬下打頭陣吧,您在後面為好。」

這片林子詭異的很,他們不敢大意,萬一發生了意外,讓他們回去之後如何跟聖上交待?

謝羽蕭皺著眉頭尋思半響,視線看向前面,並未發現半絲不妥,便鬆了口。

「罷了,你們在前吧。」

俞琬琰一身男裝打扮,和慕淵對視了一眼,便跟了上去。

「這幽林雖然傳言恐怖,但目力所及沒有什麼異常的地方。想必眾人傳言的那些,應該是在最深處。」

慕淵的話音剛落,便率先邁開步子,朝著幽林走去。

「我覺得也是,別太大驚小怪了,那白霧就算是有毒,吃了解毒丸也不會影響太大,放心吧。」

沈靖宇扯了扯身上統一的黑色勁裝,十分的不適應。

謝羽蕭點點頭,暗自瞪了兩個侍衛,甩下兩個字便跟上了眾人的步伐。

「多事!」

侍衛:「…….」

兩人對視一眼,無奈的跟了上去。

一行人大約走了半個時辰,不曾出現任何異常,就在沈靖宇有些不耐煩之際,忽然發現周圍的空氣慢慢變得模糊起來。

「這是……白霧?!」

「原來這白霧不是一直存在,而是有時間限制的!」

幾人在原地停了停,發現周圍的霧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了朦朧的一片,可見度瞬間變成了五米之近。

慕淵觀察了四周,果斷選擇了一個方向。

「趁著白霧還未濃郁,我們還是加快腳程吧。」

俞琬琰贊同的點點頭,隨即從身上的背包里拿出一根繩子遞給大家。

「以現在白霧出現的速度發展下去,不用多長時間就會完全看不見,大家將繩子綁在手腕上,就算是白霧太濃郁,我們也不至於走散。」

謝羽蕭抬手便接住了她扔過來的繩子,頗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在剛開始走的時候他便發現了俞琬琰身上的繩子,卻不知用處,原來是為了防止大家走丟用的。

「表妹這個方法頗為有用,真聰明!」

在謝羽蕭的眼中,表妹做什麼都好!

慕淵無奈的搖了搖頭,便將另一頭的繩子綁在了手上。

「對了,表妹你……當真會武功?」

他將俞琬琰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邊,就是感知不到她身上的內力,難道……表妹的武功要比自己強很多? 現在,她公公婆婆在著,不會虧待了她和蘇志恆,她和蘇志恆吃喝不愁。

可等她公公婆婆百年之後,把蘇氏集團全都留給大房,她和蘇志恆就只能吃殘渣剩飯,節衣縮食的活著了。

她不甘心。

真的不甘心!

「所以,你該試試,」龐母說:「小北那孩子你知道,聰明懂事,又討人喜歡,等他過繼過去,就會管蘇志恆叫爸,管你公公叫爺爺,人和人之間只要相處的時間久了,就會有感情,只要小北能討到你公公的歡心,等你公公百年之後,多少給小北留點,就夠小北給你和志恆養老的了!」

龐潔枝被說動了心。

她娘家這兩個侄子都很聰明懂事,討人喜歡,她一直都很疼愛他們。

如果真能過繼一個,給她做兒子,不說別的,只要她每天能看到,她就覺得歡喜。

但她擔心她大哥大嫂和蘇家那邊不同意:「我大哥大嫂還有志恆、我公公婆婆能同意嗎?」

「你大哥大嫂這邊,你不用擔心,我去和他們說,小北要是能過繼到蘇家去,身份一下就變得貴重了,小南也能跟著沾光,當父母的,都是為了孩子好,你大哥大嫂一定會同意的,」龐母說:「至於志恆和你公公婆婆那邊,事在人為,我和你爸沒本事,你靠著自己,能嫁進蘇家那麼好的人家,只要你用心,你就能讓小北做你兒子,媽對你有信心!」

龐潔枝被龐母的一番話說的,突然覺得原本灰敗的人生又有了希望。

侄子當然不如親生女兒親,但對她來說,也差不了多少。

尤其她兩個侄子都聰明,仁義,孝順,她好好培養,將來肯定差不了。

她心中忽然燃起了希望,有了期盼,人也精神起來,和龐母湊在一起商量,怎麼才能讓蘇志恆和她公公婆婆同意讓她侄子過繼到蘇家。

最主要的,是先說服蘇志恆。

回到蘇家之後,龐潔枝找了一個合適的時機,先哭著和蘇志恆賣了一通慘,然後話鋒一轉:「志恆……我想過繼小北當咱們的兒子,你看行嗎?」

過繼龐淮北當他們的兒子?

過繼?

當這兩個字闖入他的腦海,他的心中一下閃過一個念頭。

「也不是不可以……」蘇志恆緩緩說:「不過……」

「不過什麼?」見蘇志恆沒有生氣,也沒有一口否定,龐潔枝大喜,仰臉看他。

蘇志恆說:「只過繼龐淮北一個,我怕我爸媽會不同意,要不,把倩倩一起過繼了吧?」

龐潔枝愣住。

倩倩?

盧芳倩?

盧芳倩,是蘇志恆干兄弟的二女兒。

蘇志恆的干兄弟叫盧新傑,弟妹叫邵惠美,家裡是開茶莊的。

他們還有個大女兒,叫盧芳菲。

蘇志恆和盧新傑之間的關係,比他親大哥還要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