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關鍵的你們都知道了,都介紹一下自己吧,從你們先開始!」

隊長忽然望向他的兩位副手。

以後便是一個隊伍,不需要知根知底,但一番自我介紹還是免不了的,如今是夜晚也無法行動,正好有的是時間。

「在下青玉,來自天火谷,和蝶舞妹妹一起來長點見識!」

輪到青玉介紹的時候,他微微一笑,十分爽朗,讓人頓生好感。

「天火谷嗎?似乎沒聽說過……」隊長忍不住心中想著,來之前老人家已經告知過他大概的情況,自然會更注意青玉這個高手。

「他叫青玉嗎?」聶雲倒是一下子想到了司徒青羽。

暗中,青玉微微打量了一眼聶雲,卻見聶雲神色不變。

輪到聶雲的時候,不知不覺,不少人望向了他。

聶雲在白日考核中的表現,大家都看在眼裡,越是細想越是覺得聶雲不一般,而此刻最好奇的人,還要數那些懷疑聶雲便是炎風的人,這是他們最想確認的。

青玉看似漫不經心,卻同樣在意。

唯一不怎麼在意的,只有隊長和他的兩個副手,他們是知道聶雲身份的。

「在下炎風,還請各位多多關照!」

聶雲的話很簡單,甚至比青玉的自我介紹還要簡單,至少人家自報家門了,但他的話音才落,便是一道又一道異樣的目光投來。

「炎風?你就是那個炎風?」

隊伍中,有人忍不住激動道,這些日子,炎風這個名字太響了!

「如假包換!」

聶雲微微一笑。

隊伍的氣氛頓時變得不一樣了,所有人開始打量起了聶雲來,一個力壓紫星,擊敗龐烈,獨戰各大勢力天才的人,如今就在他們眼前,果然是很年輕。

「難,他輕易踏上天梯第六層,更是在第二輪輕易擊敗挑釁的對手。」

「一點都看不出他的深淺,原來他便是炎風。」

人們神色各異。

「原來閣下便是炎風,幸會!」眾人紛紛拱手,就連天元後期的人,都是報以微笑望來,顯然這名聲便是一張臉,一張能改變其他人態度的臉。

聶雲報以微笑還禮,這個身份沒有必要瞞著,更主要的是,公開出來,以後多少有點話語權,也更加利於日後可能的行動。

另一邊,青玉淡淡一笑,對聶雲愈發感興趣起來。

若是有人小瞧他的智商,恐怕要令對方失望了,更何況他一直有種朦朧的直覺!

hp:.. 她確實不知道姜染是誰,沒聽說過。但是姜染旁邊的男生她是認識的。她回國后圈裡的小姐妹給她介紹過,說江家的小少爺特別帥,她看過江野的照片,只不過拍的有點模糊,真人比照片好看多了。

但是這江家小少爺從進來到現在視線全在這個姜染身上。

她開始有些嫉妒。

後來又看到桌上這麼多人眾星捧月般的對待姜染,她就更不平衡了。

所以小姐妹剛剛問起姜染那個手鐲時,她才故意那麼說的,就是想報復一下。

路箐箐也是從小被家裡寵著長大的,特別是朱冬這個表哥對她也很好。所以她在聽到朱冬讓自己道歉的時候更加不滿。

「我才不要道歉,我憑什麼要給她道歉!」

路箐箐甩掉朱冬的手,坐在那抱著胳膊直勾勾的迎上姜染的目光。

四目相對,姜染眸裡帶著濃濃的笑意,路箐箐眼裡滿滿的傲勁。

沒等姜染說話,宋晟第一個不高興了。

「朱冬,你這表妹倒是有意思。故意針對不說,讓她道個歉還搞得像是我們欺負了她似的。」

宋晟這個『我們』用的很妙。

這算是變相承認了,路箐箐一下子得罪了他們三個人。

朱冬下意識又看向一直沉默的江野。

江野早就放下了筷子,靠著椅背雙腿交疊,一隻手放在膝蓋上,另一隻手自然的搭在姜染的椅背上,呈一種保護的姿態。

儘管江野沒開口替姜染說什麼,但是朱冬看到他那個眼神,就明白了。

「菁菁!你知不知道這是誰!快道歉!」

朱冬捏了一把汗,說話的語氣也重了些。

路箐箐扭過頭,就是不看他,也不動。

就在這時,對面突然傳來一道刺耳的聲音,椅子摩擦著地板滑動,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大家看過去,就瞧見江野已經站了起來,拿著外套就要穿。

朱冬急了。

他能猜到江野要是走了,宋晟姜染都要走,那這一走,還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

「江哥你彆氣,我這表妹從小就被慣壞了……」

朱冬趕緊起身去攔江野。

包廂里安靜的可怕,僵持了一會兒,姜染拉了拉江野的袖子:「行了,坐吧。」

隨後,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江野氣定神閑的放下外套坐了回去,全程一個多餘的眼神和動作都沒有,特別聽話。

「算了,我也不為難你,吃飯吧。都是出來玩的。」姜染鬆了口。見狀,朱冬也放下心來,連連道謝著坐回去。

原本大家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可能是今天小公主心情好,大人有大量不計較。

誰知道……

一桌人吃的差不多了,大家都在閑聊著。

「什麼?箐箐你要簽餘聲影視了!!!」

這話一出,包廂內自動安靜下來,路箐箐只以為大家是因為驚訝羨慕,畢竟餘聲影視可是出了名的影帝影后製造機,隨便拎一個出來都是一線。

「對啊,已經談好了明天就要簽合同了,等我拍完第一部戲就能火了。」。

聞言,姜染突然笑出聲來。 “”=”(‘”=””>

聶雲亮出身份,不出所料,立馬引來一陣騷動。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在場除了混天宗三人和青玉二人,還有兩名天元後期的武尊,就連這兩人都忍不住套近乎,顯然對於聶雲這些日子的名聲感到佩服。

超級勢力太遙遠了,超級勢力培養的天才後輩一個個都是用來仰望的,在人們眼中,到了天元境已經很難再越級而戰,這是事實,但對於超級天才來說,這卻沒有束縛到他們一般,彷彿他們完全不受限制。

聶雲能力壓陽宗紫星,其可怕足以可見。

那個龐烈,據五龍山附近勢力的人們說,他在天元境甚至越過兩重修為斬殺敵人,打得那一帶同輩盡皆膽寒。

最後呢,還是敗在聶雲手中。

獨佔群雄,誰都知道所謂群雄或許在聶雲眼中不算什麼,但真要探究,其實一個個都是蕭山宗蕭林那等級別的天才,聶雲卻能在大戰龐烈之後,依舊橫掃無敵,有多可怕眾人心中自然有數。

而這個人,現在就在他們眼前。

身形高挑,臉頰略微有些消瘦,給人稜角分明之感。

的確是俊朗,卻也並不如何出奇,若是他不言明,誰知道他便是那個炎風?

沒有人懷疑聶雲在冒名頂替,這種事情要是傳出去,可不是小事,更何況還是都當著混天宗的面,所以,炎風這麼一個超級天才,真的就在眼前。

「你真的是散修嗎?」

有人開口問道,聶雲卻是淡淡一笑,沒有回答,這人立馬意識到這個問題有些過分了,人家如此一個天才,沒給你臉色看就不錯了,胡亂打聽可不是什麼禮貌的行為。

「傳言紫星沒有出全力,閣下是怎麼看的?」

很快,大家換了一個話題,但顯然都不願就這麼放過聶雲。

「當時的紫星挺強的,但我也覺得他沒有盡全力。」

聶雲如實回答,但臉上的自信分明在說,他又何嘗動用全力了?跟高手交戰,才會讓他興奮,若是有機會,他不介意再一次將紫星踩下去,因為對方已經成長到一個十分之高的程度,這些年顯然由於的當年的屈辱他修鍊速度愈發驚人,對於這些年不再過於追求修為的聶雲,顯然已經被甩很遠了,會是一個強大的對手。

他既然選擇這條路,自然不後悔,關鍵在於,就算如此,他也要無敵下去,這才是他的內心最深處的霸道。

「龐烈呢?他真的很可怕嗎?跟紫星怎麼比?據說他一直找機會要跟超級勢力的天才交手……」

又有人問道。

聶雲微微點頭,道:「龐烈的棍法很強,已經超過了他這個修為正常能發揮出的水平,不過他比紫星修為高一重,所以我很難說他們兩誰強誰弱,同等修為的話,他大概能跟當日與我交手的紫星一戰!」

聶雲這話顯然是肯定了龐烈的實力,但同樣,這話也說明紫星其實更強,因為紫星當初與聶雲一戰沒有出全力,況且龐烈的年紀稍大。

「對了,傳言你大戰龐烈之後,獨戰群雄,他們……」

忽然,這人問道一半不知道如何開口。

聶雲淡淡一笑,知道對方要說什麼。

他們肯定懷疑,那些所謂的天才是不是徒有虛名,否則怎麼會那麼不堪一擊,好歹都是各大勢力的天才,在人家非全勝狀態下被一頓橫掃,實在是太丟人了!

但這樣問出來顯然對聶雲有些不禮貌。

聶雲笑道:「他們是不是天才我不知道,我與蕭山宗蕭林交過手,他們與蕭林的實力差不多……」

聶雲頓了頓,又道:「如今的西華城,不是誰都有資格稱為天才的,那些稱為天才的人會被一個個踩下去,只有真正的天才才能一直屹立不倒……」

人們看到的不過是表面,實際上,真正的天才出手的時候,蕭林那等人物會顯得那般無用,試想一下,要是紫星展示他的真實實力,類似蕭林這等所謂天才有臉出手了?這就是差距,只不過真正的碰撞還未開始而已。

「沒錯,蹦躂得最厲害的不一定有多強,很多時候,真正的高手並不屑出手!」

人們望去,只見插話的是青玉,若是別人說這話,大家會覺得他是裝逼,但青玉說這話,卻沒有人敢否定什麼,他們都覺得這個毫無名聲的青玉,很可能也會是一個很厲害的角色。

真正的天才很多都是不屑出手,有一些則是在等待真正值得出手的對手出現。

就好像龐烈,他一凡一番挑戰下來,不無故意引來足夠強的對手出現的意思,所以當他在小鎮遇到聶雲,會那般興奮。

聶雲聞言望了一眼青玉,對方笑得十分爽朗。

「我對你挺感興趣的,等你追上來,我想與你一戰!」青玉忽然道。

眾人一驚:「這人是在挑戰炎風嗎?」

他們不得不驚訝,聶雲已經表現出超級天才級別的一面,這個青玉依舊敢下挑戰,若不是對方故意裝逼,那便是真有實力,說不定他便是自己剛才口中那不屑出手的人之一。

「難道又是一個高手不成?」

人們一下子興奮了起來,很想現在就看到到時候的那場大戰,一定精彩無比。

面對挑戰,聶雲卻是淡淡一笑,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這種態度青玉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似乎被小看了,他微微起身,走到了聶雲的身前。

「劍法並不是我最擅長的!」

嗡!

右手忽然一陣熾烈無比的烈焰升騰而已,一股極為強大的法則氣息令人驚訝,這會兒,就是隊長和他的兩位副手都不由一驚。

「此人好強,難怪前輩說他一定是個高手!」

他們感覺到,青玉那滿是法則之火的右手,還有著更為恐怖的力量蟄伏於其中,很難想象,此人竟然是一個來自從未聽說過的天火谷的後輩,強大得有些過分了:「果然,世上高人無數,誰也不能小看那些無名之輩!」

聶雲感覺到那股強烈的戰意,讓他也有些興奮起來:「是嗎,恰好,劍法才是最擅長的!」

「哦?什麼樣的劍法?」青玉好奇,瞬也不瞬地盯著聶雲。

「殺人的劍法!」聶雲忽然深色一凜。

鏘!

他拔出一劍,凌厲之氣剎那縱橫,彷彿將虛空都要割裂了,那般感覺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這幾乎超越了天元境能做到的極限。

「怎麼回事?」

人們忽然清醒過來,發現這一劍根本沒有任何威力,甚至連法則氣息似乎都沒有散發出來,然而,剛才那種感覺實在是太真實了,那種強大無比的凌厲之感,在眾人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劍意嗎?他只是在傳達他的劍意而已……」

「那他真實的劍法,又會有多麼可怕?」

hp:.. “”=”(‘”=””>

「殺人的劍法!」

「好一個殺人的劍法,有機會一定要領教一番!」

青玉眼中戰意爆涌,這一劍太普通了,卻又太可怕了,那般劍意蘊含的劍道,不負殺人的劍法之名,彷彿為收割生命而生,如此一劍著實是可怕,他確信,同等修為下聶雲絕對值得他全力出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