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中,我也去找一本書看,你要什麼書,我幫你拿。」山本良太一邊朝書架走了過去,一邊熱心地問道。

「那就幫我拿……」李學浩說了書名,那是他上次看過之後沒有看完的,正好利用現在的時間,把它看完。

山本良太到書架那裡去找書了,李學浩就在長桌前坐了下來,也是他常坐的座位,屬於千葉美佳的下首。

,對面的久川千和忽然放下書籍,看了過來。

「是的,久川前輩。」李學浩禮貌地應道。

「謝謝你。」久川千和面無表情地道了謝,又繼續低頭看書了。

這讓李學浩有些摸不著頭腦,不明白她的感謝具體指的是哪件事。因為有兩件事值得她說「謝謝」,一次是「恐怖高校」事件,另一次則是最初的天狗事件嗎,因為兩次他都救了她……或許她也是兩件事同時道謝?

然而道謝的誠意似乎有所欠缺,不過看得出來,這估計是已經盡了她最後的努力,從她經常地被忽略和自帶透明屬性以外,顯然並不是一個擅長交流的人。如果能說會道的話,恐怕根本就不會被人忽略掉。

等山本良太把書帶過來之後,在他下首坐下。

靈級社的成員也陸陸續續地到了,先是千葉美佳,然後是齋藤灰次,最後進來的是身為部長的鈴木美娜子。

唯一沒到的就只有顧問老師長妻黑音,不過長妻黑音除了是靈級社的顧問之外,她還是學校的保健老師。

相比起靈級社的顧問,保健老師才是她的正職,所以現在這個時間段她在做著本職的工作一點也不奇怪,有那麼多的時間跑到靈級社來,那才是不同尋常。

「真中,可以過來一下嗎?」。鈴木美娜子進來之後,沒有坐在屬於她的上首位置,反而走到了房間里另一邊用來會客的豪華沙發那裡,坐下之後朝李學浩招呼道。

李學浩皺了皺眉,不明白她叫自己過去是什麼意思。不過他沒有拒絕,畢竟在幾個靈級社的成員面前,他也不想表現得太過特殊。

「鈴木前輩有什麼事嗎?」。走過去,在鈴木美娜子的對面坐下,李學浩淡淡地問道。他估計鈴木美娜子是有些不能讓山本良太等人知道的事情跟他說,不然不會特意把他叫到這邊來。

「真中見過我的姐姐對嗎?」。鈴木美娜子直接問道,精緻漂亮的臉上甚至帶著一絲焦切之色,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會出現在她臉上的表情。

「嗯?」李學浩聽的不由一愣,他見過鈴木大小姐的事情,鈴木美娜子又是怎麼知道的?他記得和鈴木大小姐相遇之時,並沒有暴露過身份,而現在鈴木美娜子卻知道他見過她的姐姐鈴木大小姐,這又是怎麼回事?

「真中是不是很疑惑為什麼我會知道你見過姐姐對嗎?」。鈴木美娜子淡淡地看著他,繼續說道,「那是因為真中曾經叫過姐姐的名字,而姐姐確認沒有見過你,所以認為你是認錯了人,把我當成了她,然後姐姐打了電話來問我,我才知道,真中在東京見過姐姐。」

事情原來是出在自己的那聲稱呼上?其實那是因為不知道鈴木大小姐叫什麼,而叫「鈴木小姐」的話又顯得有些恭敬了,當時雙方那樣的「敵對」氣氛可實在沒有客氣的必要,所以乾脆以姓氏稱呼。沒想到這反而暴露了自己。

至於鈴木美娜子又是怎麼確定碰到她姐姐的那個人就是自己的,那也很簡單,通過外貌的描述,李學浩自認並不是讓人過目就忘的那種,所以鈴木美娜子可以確定遇到她姐姐的人就是他也不奇怪。

知道了原因所在,李學浩也沒有什麼後悔的情緒,因為就算被鈴木大小姐知道了自己,那又如何?

「鈴木前輩找我過來就是因為這個嗎?」。李學浩面無表情地問道,他相信事情應該不會這麼簡單。

果然,鈴木美娜子搖了搖頭,神色也稍稍變得鄭重起來:「其實我是代表姐姐來邀請真中的。」

「邀請?」李學浩聽到了這個特殊的辭彙,眼裡帶著濃濃的疑惑,邀請?邀請他做什麼?

「是的,邀請,姐姐想邀請真中去一個地方……」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拒絕。」沒等她把話說完,李學浩就直接打斷了。

「真中可以先讓我把話說完嗎?」。鈴木美娜子似乎知道他會這麼做,但臉色僵硬的同時,也皺眉說道。

「……說吧。」李學浩淡淡看著她,心裡已經打定主意,無論是有什麼理由,他都不會答應的。別說從這裡去東京有沒有時間,就算有,他也不會去做多餘的事情。

只聽鈴木美娜子說道:「姐姐是東大的學生,她創建了靈級社,其實也是因為姐姐的啟發,我也才在櫻野高中創立了同樣的社團……」

隨著她的語氣展開,李學浩可以聽得出來,她顯然很尊敬她的姐姐。不過鈴木大小姐對於她這個妹妹的看法,卻不怎麼好,之前李學浩「偷聽」過她和那個比她稍矮的女生的談話,神態非常不屑,當成一個完全幫不上忙的「小傢伙」。

「姐姐最近發現了一個地方,那裡可能藏有『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的寶藏,就在山梨縣的首府甲府市,但是……」

「等一下,你是說甲府市?」不等鈴木美娜子繼續說下去,李學浩再一次打斷了她的話,因為他聽到了「甲府市」這個熟悉的地名,正好,他自己也想找個時間去一趟甲府市。(未完待續。) 第1406章像雲老夫人

雲老夫人這邊,掛了電話后就立刻跟雲想閣預約。

普通的預約都排到一個月後去了,好在她的是高級會員卡,規定直系親屬能借用,但是高級會員的特權上有限制。

不過對於雲韻來說,一般的葯浴按摩已經足夠了。

因為雲老夫人的會員等級夠高,打電話問了今天高級會員的預約還沒有滿,顧雲念還在飛機上,不知道雲老夫人已經帶著剛找回來的外孫女去了雲想閣。

看到雲老夫人帶著一年輕女孩,奚向暖迎上前,「雲奶奶,這就是您的外孫女吧!跟您雲家三叔長得真像。」

雲家的認親宴,只是奚父奚母去了,奚向暖和奚博容兩人都沒去。

雲家三兒子,長得最像年輕的雲老夫人。

奚向暖沒見過雲老夫人長什麼樣,但見過雲家三兒子。雲韻長得和雲家三兒子很像,跟雲老夫人,也還能看出三分相似。

聽說也是看到雲韻和雲家三叔長得太像,又看到信物,才被找回來的。

雲老夫人聽著笑得好不開懷,「是呀,這就是我的外孫女雲韻。暖暖呀,你都安排好了嗎?」

「安排好了!雲奶奶和雲小姐跟我來。」

奚向暖把兩人帶到當日執勤的醫生那裡檢查身體建立檔案。

看雲韻有些緊張,安慰道:「別怕,不痛的。醫生只是給你診脈檢查身體。」

雲老夫人也滿臉心疼地安慰,雲韻這才把手伸出去,緊張地看著醫生帶著口罩的臉。

「小姑娘別怕!」醫生放柔聲音安慰道,兩隻手都診過後,說道:「小姑娘底子不錯,只是最近一年虧了身子,受了寒,宮寒有些重,要好好調理一下,去去寒,不然以後生育有影響。」

雲老夫人聽著,擔心地皺起了眉,惦記著還是早機會讓顧雲念看看,幫忙給雲韻調理一下。

雲韻鬆了口氣,有些害羞地小聲說了一句,「謝謝。」

「老夫人也不用太擔心,小姑娘年齡小,好好調理就事了。」醫生給推薦了暖宮驅寒葯浴。

皮膚護理方面,小姑娘年齡小,一般的清潔保養就夠了。

雲老夫人擔心雲韻害怕,就一直陪著雲韻。

飛機抵達將江城,邵武親自開車來機場接了顧雲念。

上車后,邵武問道:「念念,回江景城還是山莊?」

「回葯堂,先去師父那裡。」顧雲念想到那個太歲,葯老看到一定會很高興。

一路在了解了江城這邊的情況后,就到了葯堂。

邵武還有事,就把顧雲念送到巷口先離開,明天再來接她。

顧雲念拖著行李箱進去,就看到葯老在樹蔭下的涼椅上小憩。

聽到動靜,葯老睜開眼看過來,見是顧雲念,露出了一抹笑意。

「回來了?吃午飯了嗎?」葯老關切地問道。

「沒有,飛機餐太難吃,我就沒要。師父,家裡有吃的嗎?等我吃飽了,給你看一樣好東西。」

顧雲念把行李箱一丟,上前撒嬌道。

「什麼好東西?想吃自己去廚房弄吧。今天天熱,你秦嬸弄了涼皮,廚房還剩了不少。」

2更

(本章完) 她的明艷和語出驚人,讓眾人側目,而更加令人沉醉的是那張光華灼灼的容顏。

慕延注視著幽雪染,看她一身如火,猶如開在野獸身邊的曼珠沙華,她抱著野獸的脖子,絲毫不畏懼,這般的美人如何不讓人心動?

而凌蒼冽,不論房間里眾人如何鬧,事態如何發展到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他都悠然瀟洒的坐在那裡。

骨節分明的手指上執了一盞茶,細細品茗,好似萬事都於他無關,好似在看一場好戲,好似他對幽雪染的信任,讓他清楚,這屋內所發生的事,會永遠都在幽雪染的執掌之下。

幽雪染沒有鬆開抱著慕雨脖子的手,其實她的心裡也害怕,若是鬆開慕雨,止不住他狂性大發會做出什麼樣的事來。

而她只能在這分秒之間,為慕雨爭取,慕家人對他的認可。

她轉過身,對坐在床榻上的慕辰說道:

「你真的愛慕雨的母親么?曾經的山盟海誓,都抵不過她變成狼的那一瞬間嗎?她即便離開了你,也一直把你送給她的羊脂玉佩留在自己身邊,而你把她給你的獸牙,放到哪裡去了?」

慕辰的嘴唇顫動了一下,在幽雪染句句質問中,他忽然無話可說。

幽雪染又道:

「不管慕雨的母親,她是人,是狼,你會喜歡她,就只是喜歡她的外表么?還是喜歡她的性格,喜歡和她相處的時光?

即使她變成狼了,她對你的善意和愛意,也是不會改變的,不然她不會在自己死後,都還護佑著自己的孩子,也不會把你留給她的羊脂玉佩交給慕雨。

野獸通人性,其實,素息一直是素息,慕雨也一直是慕雨,只有你,變心了。」

慕辰緊緊拽住腿上錦被的手終於鬆開來了,只有他,變心了……一直以來,他都在迴避這句話,而這句話從來也沒有人對他說過,如今卻從幽雪染的口中說出來,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青筋布滿了慕辰的額頭,此刻他的內心承受著比之前沒有麻藥碎骨時候,更加鑽心剜骨的疼痛。

他緩緩的閉上眼睛,想起那一年,草長鶯飛,木槿花開遍的山崗里,他與她打馬而過,一同看遍了帝都的繁華,一起走過青山綠水,雪夜飛揚中,她執燈而來,一步一曲,女子的笑顏在他的腦海中變得前所未有的清晰起來。

其實,他早已猜到了她與常人的不同,只是自己一直不願意相信,一直都在自我催眠,讓自己覺得,他所愛的,不過是個尋常的女人罷了……

可既然愛她了,何必在乎那麼多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人走涼煙散盡的時候,慕辰才恍然明白,他曾錯過了心中摯愛……

慕辰緩緩的抬起了手,布滿厚繭和皺紋的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他的肩膀開始顫動起來,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慕家這位曾經不可一世的老將軍為曾經遺失的過往痛哭起來。

而此刻,沒有人走上去勸慰他,在安靜的房間內,他的哭聲一陣陣敲打在每個人的心中。 ??「是的,甲府市!」鈴木美娜子不明白某人為什麼聽到甲府市就那麼「激動」,鄭重地點了點頭說道。

「織田信長的寶藏?」 (穿越)天后成長手冊 李學浩懷疑地看著她,「鈴木大小姐人在東京,怎麼發現甲府市有寶藏的?」

「姐姐也是受人之託,是一個叫小河和彥的人,前去東大找到了姐姐,然後給了姐姐一張藏寶圖……」鈴木美娜子似乎做了萬全的準備,有問必答。

「鈴木大小姐就那麼信任這個叫小河的人嗎?」。李學浩當然不信鈴木大小姐會輕易相信人,只能說是那個小河和彥給了她充足的證據讓她相信,而這也是他想知道的,對方怎麼會有織田信長的藏寶圖。

那裡聽說了完整的經過,可能目的就是為了取信於他。

李學浩其實並不太相信這個「故事」,因為聽上去太離奇了,救了身負重傷的人,居然還能帶大批的寶藏出來,光這一點就值得懷疑了。畢竟逃命的時候,誰還顧得上帶身外之物啊?恨不得全身脫光了跑得更快才對。

而且,同樣也值得懷疑的是,為什麼那個小河愛平要把寶藏埋掉而不是自己拿走,就算因為他忠誠於織田信長而忍住對寶藏的誘惑,但為什麼還要留下一張藏寶圖?是希望他的後人把寶藏取出來嗎?可是這樣又與他的忠誠互相矛盾了。

不過懷疑歸懷疑,李學浩卻決定答應鈴木大小姐的邀請。反正他也要去甲府市一趟,帶那對雙胞胎怨靈小笠原姐妹回她們的故鄉看一眼,算是完成她們成佛前的「遺願」。

「我答應了,不過時間上……」

不等他說完,鈴木美娜子已經說道:「姐姐說了,時間上可以由真中你安排,小河君委託的是一個月的時間,只要在本月之內完成委託就可以了。」

「那就定在下一周的雙休日吧。」李學浩想了想,說道。

「為什麼不是這周?」鈴木美娜子輕輕地蹙起眉頭,本周的話,在時間安排上不是更充裕一點嗎?

「這周日曜日是我生日。」李學浩淡淡地說道。

「生日……」鈴木美娜子顯得有些意外,仔細看了他一眼,但並沒有多說什麼,「那就這樣吧。」

「嗯。」

……

「真中,鈴木部長和你說了什麼,好像很神秘的樣子。」社團活動時間結束,李學浩和山本良太一起下樓,準備回去,山本良太在旁邊喋喋不休地問道。

「一些和你無關的小事。」李學浩側看了他一眼,繼續下樓。

「真是絕情吶,真中,我們可是最親密的好友,有什麼事不能對我說的嗎?」。山本良太顯然八卦心起,非要打破沙鍋問到底。

「那不是……你的純前輩嗎?」。正好下到三樓樓道口,李學浩指了指走廊那邊正走過來的一個女生。

山本良太瞬間顧不上八卦,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兩眼放光的同時,興奮地朝那邊招手:「純前輩,純前輩,這裡,這裡!」

「良太。」那邊的逢坂純也見到了山本良太,帶著一絲驚喜之色走了過來,不過當見到山本良太身邊的某人時,目光又變得有些複雜起來。

看她稍顯遲疑之色,李學浩知道估計是那天在籃球館里教訓了她哥哥新房真也惹的禍,但還是禮貌地招呼道:「逢坂前輩。」

「真中同學!」逢坂純顯得有些矜持,猶豫地看了一眼旁邊的山本良太。

這尷尬的氣氛,李學浩知道不宜留下來當電燈泡,忙告辭道:「良太,我先回去了,明天見。」

「明天見,真中。」有了「純前輩」,山本良太什麼都不在乎了,而且某人的離開,對他來說正中下懷。

辭別了山本良太兩人,李學浩回教室拿了書包下樓,換好鞋子,走出了校舍。

時間已經是傍晚了,夕陽西下。陽光並不猛烈,照在人身上,拉出一條長長的影子。

走出校門口,路旁兩邊的櫻花樹花瓣基本凋謝了,只有樹下偶爾還能見到一些粉紅的顏色。

李學浩提著書包,走完屬於學校的那條水泥路,轉過拐角,然後直走,就可以一直通到家裡了。

只是……

原本以為會和平時一樣,很平靜地回家,但在拐角之後,卻遇到一件並不順心的事情。

幾個人檔住了他的去路,正確的說,不是攔住了他,而是攔住了在她前面的那個女生。

從背影看,那個女生身材高挑,有一米七左右,長發扎了個馬尾甩在身後。校服短裙下,露出修長的雙腿,腳下穿著白色的短襪和一雙黑色皮鞋。

這是標準的櫻野高中女生打扮。

而在女生的對面,站著三個男生……或許應該要說是男人更準確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