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就好!」張羌神色不變,對於金符大陣,他已經掌握得十分熟練,陣法已成,只是更換靈石而已,幾個呼吸功夫便足夠了!

「好!」萬懷晴面色微松,看著張羌一臉嚴肅布陣的樣子,一臉期待之色。

認真的男人最迷人,此時的張羌便是如此。

萬懷晴斜睨了眼正處於突破中的張巧碧,心想:「巧碧妹妹若是能和這小子在一起,倒是一件美事,也可以解決了她現在的困境。」

張羌將手中令旗放在萬懷晴面前,卻發現她魂不守舍,忍不住搖了搖令旗,提醒道:「萬師姐,陣法可以用了!」

前一刻還著急使用金符大陣,現在卻在面前走神!雖然之前便覺得萬懷晴性格大大咧咧,張羌依然覺得有些無語。

「萬師姐,陣法可以用了!」張羌聲音響亮了幾分。

「知道了,著什麼急呀!」萬懷晴回過神來,看向張羌的眼神有些興奮,聲音也隱隱有些撒嬌的感覺。

將陣旗交給萬懷晴的同時,張羌便退出大陣,默默地等在一邊。

見那些長老和護法臉色有些難看,張羌嘆道:「這次幫了張巧碧二人忙,同時卻讓天羅宗的顏面受損,事後多半要被懲戒一番。」

不過轉念一想,此時的主要責任卻在費玉耀,若不是他動用金符大陣,自己也絕不會動用大陣,更不會讓張巧碧二人在眾目睽睽之下突破修為了。

「長老和護法都沒有阻止兩女突破,或許是忌憚兩女背後的勢力吧!」

覺得心中有些亂,張羌乾脆閉目養神,什麼也都不想,一心一意地恢復起來。

貴賓席上,一些雲佳山各大勢力的築基修士,紛紛好奇地看著道天心。

這位天羅宗主,對於兩女在自己的地盤上突破修為也不聞不問,當真是奇怪之極。

其中一些得到小道傳聞的人,紛紛開始懷疑道天心和兩女是否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了。

原本相互爭鬥的兩座金符大陣,此時已經落入兩名姿容俏麗的女子手中。

張巧碧和萬懷晴兩人,將自己的功法催動到極致,似乎是氣血十分旺盛,兩人此時都是臉頰通紅。

台下一些弟子心中憤憤不平,覺得兩女這樣明目張胆地強佔天羅宗弟子的陣法,當著眾人面突破築基修為,讓宗門受辱了。

可是看著兩女迷人的姿色,那些弟子心中的氣又消了大半。

修鍊之人,女子數量極其稀少,這般天才女修士,又姿色出眾,這簡直是男人心中的女神存在。

「宗門受辱,那是長老和護法要考慮的事情,我們這些練氣士,平時根本沒有說話的權利,根本不用操這些心!」一些弟子這樣想著,乾脆睜大眼睛看著台上兩女。

地面上有兩道巨大的影子出現,眾人抬頭一看,一臉駭然。

不知天空之上,何時多了兩片巨雲,將方圓百丈的陽光悉數擋住。

天,如同要黑了一般。

張羌同樣抬頭看天,看著一黑一青兩片巨雲,張羌想起典籍中記載的一種傳說,喃喃自語道:「她們到底修鍊的什麼功法,竟然能引動天地之力,似乎比炎虎訣還要厲害!」

一陣風莫名出現在比斗場上,先是微風拂面,然後漸漸變強,最後勁力越來越大,變成了狂風。

天空中的雲朵發生了變化,出現了一黑一青兩條巨龍,在天空中盤旋不已。

巨龍的下方,萬懷晴和張巧碧一臉肅然,手中法訣連綿不絕。

張羌覺得周圍的天地靈力似乎變化了,露出一絲意外神色,接著便發現似乎周圍的靈力全都向兩座陣法湧入。

見周圍之人紛紛色變,張羌知道他們也發現了這種情況,心想道:「金符大陣有一百多塊靈石支撐,她們竟然還需要從周圍吸取天地靈力。突破築基修為,竟然需要這麼多靈力么?」

張羌心中打定主意,比斗結束之後,還需要多煉製符?,換取足夠的靈石才行。

否則的話,等突破築基修為時靈石不足以支撐,那可就麻煩大了。

萬懷晴和張巧碧忽然一躍而起,身形忽閃不定,拳腳並用,似乎是在施展什麼功法。

一眼看去,只覺得裙衫飄舞,宛如兩個仙子一般,飄逸出塵。

奇特的是,無論是萬懷晴身上泛出的青色光芒,還是張巧碧身周的黑色光芒,都顯出幾分妖異。

兩人不像是人類修士進階,反而有些像是妖獸歷劫突破一般。

張羌的心躁動起來,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身體越來越熱,身上氣血不由自主的滾湧起來。

「難道說要出現功法共鳴的情況了?」張羌上次在和張巧碧發生功法共鳴之後,便特意查找了相關資料,明白了兩人發生龍虎交匯的功法共鳴現象之後,張羌才放下心來。

因為修為莫名其妙地大幅提升,任何修鍊者都不能安心的,但功法共鳴不同,這是堪比頓悟的難得契機,根本沒有任何負面影響。

張羌又搖了搖頭,嘆道:「功法共鳴何等際遇,根本是可遇不可求的,哪能這麼快再次出現?或許,只是她二人的煉體之法很是特別,和我的神秘煉體之法有些相通之處,我有所感應罷了!」

比斗場中,萬懷晴和張巧碧身後各自浮現出一條巨大龍形,搖頭擺尾,虎虎生風,顯然是到了突破的關鍵時刻。

只見兩人各自拿出一枚血紅色丹藥,相視一眼之後,同時仰頭吞入腹中。

同一時間,兩女手中法訣接連點出,並且越來越快……

無色靈光閃耀不停,匯聚之後,緩緩沒入兩女體內。

半晌之後,兩女身上靈光外泄,五彩之色逐漸消退,變成了單純的白色靈光。

「成了!」張羌面色微喜,同時心中奇怪起來:「和兩女算不上熟悉,不過見過兩次面而已,為何她們突破,我心中忍不住喜悅起來?難道說……」

天空之中,兩條龍形雲朵相互追逐嬉戲,似乎非常歡快,在相互靠近的過程中,竟然逐漸變化,變得更加凝厚起來。

遠遠看去,宛如兩條真龍出現一般。

與此同時,兩女背後的龍形忽然一散而開,接著再次靈光一閃,又凝聚出來。

不過明顯和之前不同,重新凝聚的龍形虛影,更加凝厚,顯得更有靈性。

「看來她們的功法和炎虎訣有些相似,等到背後龍形宛如實體的時候,功法便到了大成!」可一想到炎虎訣中的記載,張羌又有些憂慮起來,想道:

「炎虎訣的確是很強大的功法,可惜那創始之人當時自己尚且是練氣修為,對於築基后的功法完全是憑空猜測的,連他自己都沒有練過。我直接修鍊的話只怕不容易,看來除了靈石,還應該找一部合適的功法才行!」

正思量時,張羌忽然覺得心口一沉,接著體內精血猛然爆發起來,張羌露出一副又驚又喜的表情。

「功法共鳴!」

上次發生龍虎交匯的時候,他開始時還擔心身體出現狀況,竟然想要以功法壓制,錯過了不少機會。

這一次,他放開身體的控制,任由功法引起的共鳴,貫通他的各處經脈。

體內的靈力路線一變,瞬息便成為炎虎訣的運轉路線,接著張羌背後虛影一閃,一隻體型巨大的猛虎虛影忽然出現。

嗷嗚!

虎嘯龍吟,再度響起。

張羌面色一紅,體內精血和靈力瞬間便被催動到了極限。

即便是他的體質比較強橫,此時也覺得火焰焚身,十分難受。

不僅僅是張羌,萬懷晴和張巧碧也十分興奮,這才剛剛突破,便遇上功法共鳴的情況,足以為她們省下數月苦工。

不過她們同時心中疑惑起來,功法共鳴據說是發生在兩人之間的,她們現在的情況,可是三人的功法共鳴,這當真是聞所未聞的事情!

在體內靈力迅速凝練的同時,張羌感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似乎有兩座大山壓在身上一般,讓他喘不過氣來…… 功法共鳴是一種很奇特的現象,通常會發生在兩個功法互補之人身上。

也就是說,兩人的功法必須相輔相成,相互促進才行,並且只是有概率發生而已。

張羌上一次和張巧碧發生龍虎交匯的功法共鳴,已經引起天羅宗一些人的注意,此時異象再現,眾人心中紛紛不是滋味。

尤其是費玉耀,這個被萬懷晴一腳踢出陣法的修鍊天才,此時的臉色尤其難看。

「那陣法可是我花大代價布置的!此時這兩個女人藉助陣法之力提升實力也就罷了,竟然同時和張羌發生功法共鳴!」費玉耀的拳頭緊緊握了起來。

「功法共鳴,還是三個人的!」

「萬懷晴本來就實力強橫,現在更是我們只能仰望的對象了!不過我很好奇,她進階築基修士之後,到底能發揮出什麼樣的戰力!」一名主機大圓滿的弟子嘆了口氣。

功法共鳴時,修鍊者能得到的好處是巨大的。

萬懷晴和張巧碧感應著體內滾涌的精血和靈力,一臉喜悅之色。

相對而言,張羌就沒那麼好過了。

兩女的實力本來就在他之上,此時又突破了築基修為,散發出來的靈力和契機都壓迫在他身上,十分難受。

不知不覺間,張羌已經大汗淋漓。可即便如此,他也無可奈何,此時根本是身不由己,只能苦苦支撐。

盞茶功夫之後,萬懷晴和張巧碧相視一眼,微微一笑。

只見她們同時施展法訣,朝張羌點出。

兩道精純靈力一閃而出,瞬息便來到張羌身前,接著便沒入他體內。

張羌有所感應,只覺得身上壓力一輕,體內靈力便加速凝練起來。

不可思議地一幕出現了,張羌的靈力修為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提升起來,身上氣息逐漸膨脹。

感激地朝兩女看了一眼,張羌知道她們這是在幫助自己提升修為,也不反抗,當下催動炎虎訣,修鍊起來。

忽地覺得頭腦中一聲轟響,張羌發現自己的靈力修為竟然直接進入了練氣大圓滿層次。

功法共鳴,居然又讓他修為提升一階!

突破了!原本還想精心準備一番再進入練氣大圓滿的,沒想到在這裡竟然這麼順利地突破!

上一次和張巧碧發生龍虎交匯的共鳴現象,讓張羌得到了不少好處,這次更不一般,兩名實力強大的女子同時和他發生共鳴,更是特意出手幫了他一把。

場上比斗因為三人的變故終止下來,那些長老雖然有些不快,但是道天心宗主都沒有意見,他們自然不會說什麼。

況且,他們可是聽說眼前兩女大有來歷,不是他們能得罪的。

張羌驚駭地發現自己體內的靈力竟然有著五行合一的趨勢,五色靈光逐漸匯合,緩緩朝白色轉變。

「不行,我剛到練氣大圓滿修為,心靜不穩,不能進階築基修士!」張羌心中不舍,但毅然將體內無法吸納的靈力排出體外。

見到此幕,一直沉默的道天心神色一動,露出一絲意外之色,而後看向張羌的眼神,有著濃濃的欣賞。

靈力對於練氣士就是一切,捨得將體內靈力排除體外,這樣的人心性絕對非比尋常。天羅宗出現了這樣的弟子,身為宗主,道天心是開心的。

片晌之後,張羌長長地吁了口氣,感激地朝萬懷晴和張巧碧點了點頭,說道:「多謝兩位出手相助!」

萬懷晴兩女沒有回答,反而朝道天心一拜到底,同時說道:「多謝宗主成全,晚輩感激不盡!」

道天心只是點頭致意,也不說話,嘴唇微動之後,直接轉身離去,似乎對後續的比斗完全沒有興趣了似的。

風長老耳中響起道天心的傳音,神色一動,當下問道:「還有人要向張羌挑戰么?」

見無人響應,風長老宣佈道:「本次大比第一名已經確定,就是張羌!今日的比斗暫時終止,明日繼續!」

離開比斗場之後,張羌不顧眾人異樣的目光,朝洞府回去。

先前一番戰鬥,加上實力提升的感悟,他有所收穫,此番鞏固修為之後,便要準備突破築基了。

「張羌!」一名清脆的女聲傳來。

回頭一看,張羌抱拳道:「萬師姐!」看了眼張巧碧,又道:「張師姐。」

「叫我們師姐?那你可是佔了大便宜!要知道我們兩個,現在可是築基修士了!」萬懷晴玩味兒地看著張羌。

張羌眉毛掀起,笑道:「兩位這麼年輕,難不成想要我稱呼前輩?就不怕被我叫老了?」

萬懷晴笑了笑,說道:「跟你開開玩笑,這次多謝你了,可是幫了我們大忙!以後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

張羌道:「萬師姐不必謝我,出手之前,你可是說要給我一個天大的好處,我現在期待得很那!」

萬懷晴看了看張巧碧,見張巧碧低下頭顱,微微皺起眉頭,說道:「好處少不了你的!不過你也不用著急,我萬懷晴答應的事情,從不食言!」

想起一事,張羌問道:「張巧碧道友,不知為何,我覺得你很面熟,我們見過么?」

張巧碧抬起頭來,眼睛中透著一絲奇異的光芒,和張羌對視片刻,而後又低下頭顱,說道:「應該……沒有吧!」

一旁的萬懷晴卻撲哧一聲笑了起來,說道:「張羌,你這橋段太老套啦!我家巧碧妹子不知道多少人追求,你這種橋段也好意思拿出來用?」

「晴姐,你瞎說什麼呀!」張巧碧嗔了眼萬懷晴,臉色通紅。

嬉笑片刻,萬懷晴收斂笑容,忽然嚴肅地說道:「張羌,有沒有興趣和我們走一遭?只要幫巧碧妹妹解決了她的問題,姐姐答應你的好處立馬兌現!如何?」

張羌疑道:「幫忙?金符大陣不是已經幫你們解決了么?兩位已經是築基修士,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張羌,你的炎虎訣功法並沒有築基後面的階段吧?」萬懷晴話題一轉,說出讓張羌心驚不已的話來。

雖說炎虎訣是有築基階段功法的,但那些卻是憑空臆測,能不能修鍊成還是兩說的事情,張羌本來便憂心此時,此時便開口問道:「怎麼,萬師姐可是有辦法?」

「只要你幫我們這一次,我不僅解決你修鍊功法的問題,還能幫你的血脈更上一層樓!這個交易對你百利而無一害,你好好想想!」萬懷晴道。

「百利而無一害?萬師姐說得這麼輕鬆,只怕沒那麼容易做到吧!」張羌不太相信。

萬懷晴拉著張巧碧的手,朝她點了點頭,說道:「張羌,一個月之內,到雲明山歸龍宗來幫我們,到時候我會詳細告訴你的。想想看,強大的血脈,最頂階的功法,對你可是難得的機會!」

思量片刻,張羌點頭答應下來,將剩餘的靈石歸還給萬懷晴時,卻聽她說:「這些靈石都送給你了,那些中品靈石在你突破築基修為時會有大用,就當是你幫我們解決金符大陣的報酬!」

目送兩人離開之後,張羌返回洞府,閉目修鍊起來。

此番爭鬥,原本消耗頗多,可再最後遇上功法共鳴的情況,張羌的消耗如數恢復不說,修為更是再進一層,成為了天羅宗不多的練氣大圓滿修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