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此時他的身體卻已經沒有了腦袋,成了一具無頭人屍。

丁麒從來不會對敵人留情,儘管這個青年是在他的誘導之下對他出手,但無法否決這個青年對他有惡意的事實。

但這一幕卻讓所有人都看呆了。

幾乎大部分人都以為,丁麒出手將那猥瑣青年抓住是想要救下對方,但是他們卻絕對沒想到事態後面的發展。

那如同西瓜汁般飛濺的穢物讓這些剛剛來到主神空間中的人,非常不適應。

好幾個依舊醒著的人都禁不住嘔吐起來,哪怕是生化危機的女主角愛麗絲都別過了臉,不斷的乾嘔。

這實在是太讓人難以接受了,不只是表面上看起來,在場人的心裡都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他們無法接受一個活生生的人,竟然這樣被殺死。

而殺他的還是一個長著雙手雙腳,長著人的臉,人的身體的存在。

這些在現實生活中虛度光陰,完全沒接觸過人世間存在過的黑暗的人們,感覺自己的三觀,你道德,還有那脆弱的心靈,都被重鎚狠狠一擊一樣,幾近崩塌。

「你們看到了,是他先對我動手的。」

不知什麼時候,丁麒又帶著張傑走了出來,站在人群邊上,搖著頭一臉無奈的說道。

他的身上非常乾淨,就連手上都沒有絲毫痕迹,並且那自然而然的面色,以及淡漠的口吻,就好像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但是,丁麒的出現卻讓他周圍的人群一下子分散開來!

包括生化危機女主角愛麗絲,以及鄭吒這個《無限恐怖》的主角。

沒有一個人有反應,包括被丁麒勾肩搭背站在一旁的張傑,張傑甚至更加的不堪,他已經整個人都沒有了任何錶情,只有冷汗不斷流下來。

他是最能夠感受到恐怖的,因為他就站在丁麒旁邊。

而且,丁麒剛剛的所作所為證明了他的猜測,那就是他們這些輪迴者的死亡會給予丁麒,非常動人的獎勵。

他不知道那獎勵究竟有多個分身,但是他能夠推測出來的是,隨著輪迴者的實力越來越強大,那輪迴狙擊者所獲得的獎勵也會越來越高!

而這部電影中能夠給予丁麒最高獎勵點數的毫無疑問就是他了。

張傑甚至感覺,下一刻死亡便會降臨到自己頭上。

……

丁麒帶著這群人繼續往前走,一路上他又製造了許多自己隨時能夠被擊殺的誘惑場景,但是無奈這些人都有了一定的防範,並沒有再上當。

對此丁麒也沒有其它辦法,問了問身邊的張傑他們還有幾分鐘,就可以返回主神空間,得到了答案是。

三分鐘。

「看來這次的收穫應該就只有這麼一點兒了。」

丁麒頗為無奈,他還是做不出那種單純為了獎勵點數就毫無節制喪心病狂的殺人的行為。

不過他也沒什麼好惋惜的,畢竟以他的實力,在這主神空間中要想賺取到足夠的獎勵點數簡直是輕而易舉。

所以,對於自己這個輪迴狙擊者的身份,丁麒基本上是抱以被動的態度,除非是有人先向他出手,或者是他看到了一些,自己都看不下去的事情,才會出手懲罰某些人。

「雖然擊殺一個輪迴者或是一個新人更加簡單,但是殺掉一個爬行者,也費不了多少功夫。」

丁麒心中想著,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十分的自信。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被丁麒抓來的三個逃跑者,卻是一個接一個的醒了過來。

那胖子揉著自己的後頸,觀察了半天才看清楚周圍的狀況,知道自己逃跑失敗,便如同霜打的茄子般的低下了腦袋。

不過這胖子的眼神中也有疑惑,他分明記得張傑朝自己開了一槍,但是自己卻活下來了。

他當時只顧著往前跑並沒有往後看,難道張傑的槍法那麼不準?

跟隨在胖子之後,逃跑的還有兩個人,一個是壯年大漢,一個則是中年婦女。

丁麒對這兩個人都有印象,但是這兩個都是剛剛出場便死掉的龍套,所以他並沒有太過於在意。

而是兩個人也知道自己逃跑失敗的事實,雖然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兒,但是也不敢再多話。

「咦?」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最先逃跑的小胖子,卻是突然抬起了頭,指著自己左手手腕上的金屬手錶大聲的喊道:「你們看,手錶上那個輪迴狙擊者的光亮了,你們的亮沒亮?這說明什麼?」

「說明那個輪迴狙擊者就在我們旁邊呀!整整十萬點獎勵點數,完全足夠我們回去了,而且還能兌換出大量的好東西啊!」

這個胖子故意將聲音放得很大,他害怕張傑找自己的麻煩,所以將自己的發現說了出來,想要吸引到大家的目光。

這個小胖子還是挺聰明的,懂得如何保護自己,也知道在張傑有了防範之後,自己再也無法逃出去。

「真的嗎真的嗎?」那個中年婦女也抬起頭來,瞪著眼睛看向小胖子,然後看向自己手腕上的表。

這個中年婦女顯然沒有什麼智商,目光短淺到了極點,完全不懂得利害關係,潑辣慣了,認為自己想做的事情都能夠做到。

「沒錯,是真的,我們聯手設定一個計謀,把這個輪迴狙擊者殺了,然後收穫的10萬點積分,我保證如果是我拿到手的話我一定先用5萬積分換取你們的生存用品,然後再用5萬積分送我回去。」

「沒錯,到時候不管誰得到了那10萬點積分都可以這樣分配!」那個壯年大漢也參與進了討論,他的頭腦同樣不怎麼複雜,就連那小胖子眼中飄忽的奸計得逞的光芒都沒有看到。

他們三個實在是太過於出神,竟是沒有發現自己周圍其他人看向他們震驚的目光。

「咳咳!」

鄭吒咳嗽了兩聲。想要提醒這三個人,讓他們看清楚眼前的局勢,他畢竟有一顆相當善良的心。

而三個正在討論之中的人也好像發現了異常,正看向自己周圍,一個突兀的聲音卻插了進來。

「你們真的要設計殺掉那個輪迴狙擊者嗎?」

胖子轉過頭去,只見一個頭上頂著兩隻誇張牛角的年輕人正微笑著一臉和氣看著他們。

也許是那年輕人的態度實在過於和氣,讓這胖子絲毫沒有察覺到周圍的異狀。

「那必須的啊!十萬點獎勵點數,你知道10萬點獎勵點數代表著什麼嗎?」胖子顯然有些激動,說到這兒才發現眼前這個頭上頂著兩隻怪異牛角的人,並不是自己所熟識的某一個。

於是,他皺起了眉頭問道:「你是誰呀?」

於胖子又將自己的腦袋轉向,距離自己最近的鄭吒,想要問問自己昏迷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頭上頂著兩隻誇張牛角的人,又問道:「可是說不定,那個輪迴狙擊者並沒有想過要殺你們啊?」 出浴后的喬斯年身材極好,鎖骨處還有一些沒擦乾的小水滴。

他擦著頭髮,動作性感而撩人,一雙狹長微暗的雙眸直直地看著葉佳期,手上的動作沒有停,唇角是稍稍上揚的弧度,仿若帶著笑意。

喬斯年本來就很少笑,他一笑,葉佳期只覺風景都失了顏色,世間只剩下他一人。

她抓著被子,盯著他看。

喬斯年邁開長腿往她走來:「給我把頭髮吹一吹。」

「年哥,你穿成這樣是要勾引小妹妹嗎?」葉佳期眯起眼睛,眼裡帶著色眯眯的意味。

喬斯年這人騷起來真是誰都比不過。

「不然得穿成什麼樣?」喬斯年挑眉,「等吹乾頭髮我去穿上睡袍。」

「讓一個孕婦給你吹頭髮,缺德不缺德?」

「……」喬斯年立馬就不敢了,「我還是自己來好了。」

「你話都說出口了,我怎麼好意思拒絕,我又不是你,什麼都能拒絕。」

喬斯年:「……」

他怎麼琢磨著她這話裡有話呢?

葉佳期掀開被子下床。

她拿吹風機給他稍稍吹了頭髮。

他頭髮短,很容易就幹了,葉佳期順手在他精壯的後背上摸了一把。

身材真好。

喬斯年:「……」

摸什麼摸,又不是沒摸過。

大概是手感很好,葉佳期有些忍不住,又摸了幾下。

她低下頭,將下巴擱在喬斯年的肩膀上,在他的耳邊輕輕吹氣:「老公……」

葉佳期的聲音像性感撩人的小貓咪一樣,帶著壓抑的慾望,呼出來的熱氣落在他的耳垂邊,撩得喬斯年呼吸急促。

「小妖精。」喬斯年有些把持不住,「很想要?嗯?」

「沒有,別胡說。」葉佳期又不承認了。

「過來。」

「嗯?」葉佳期從他的身後繞過去,走到他的椅子前。

她小腹微微隆起,有著獨特的屬於孕婦的妖嬈,臉上的紅暈也像是染了胭脂一樣。

喬斯年抱住她,讓她坐在自己腿上,一雙銳利而幽邃的眸子看向她,薄唇微微勾起:「自己來?嗯?」

葉佳期臉緋紅:「你好討厭!」

「我怕我掌控不了力道。」

「討厭……」她嬌嗔一句,但很快就主動勾住了喬斯年的脖子,親吻他。

喬斯年順了她的意,他要是再不順著她,她可就得生氣了。

更何況,他今晚上也被她撩得有些綳不住。

她的吻也漸漸帶有技巧性,喬斯年被她吻得很舒坦。

她的小手順勢解開他的浴巾。

卧室里的燈光略有些昏暗,這昏沉沉的光線下,兩人的眉眼上都染了一層淺淺的光澤,四目相對,彼此的瞳孔里只有彼此。

情慾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不過,葉佳期體力不行,沒多久就勾住喬斯年的脖子喘氣:「你來……」

「小東西。」喬斯年被她惹得不上不下,十分不舒服。

他抱著她去了床上。

喬斯年顧及她的身體,沒有弄太久,事後摟著她一起睡。

燈關了,窗外星月沉沉,喬宅悄然無聲。

葉佳期滿足后靠在喬斯年的懷裡安然沉睡,喬斯年摟著她的腰,很照顧她的情緒和感受。 「管他有沒有想過,你殺雞的時候會在意雞有沒有想過要殺你嗎?」

卻是那個中年婦女脫口而出反駁了丁麒的話。

「沒錯,沒錯!」那胖子點點頭,然後伸手指向丁麒,一臉的疑惑,向自己周圍的其他人問道,「說起來,他是從哪兒來的?怎麼好像一直都沒見過?還有那兩隻牛角,是剛來的新人嗎?玩角色扮演的?」

幾乎沒有一個正常人看到某個人的頭上長著兩隻牛角,就會認為對方是牛魔王或者是什麼牛類的妖怪。

畢竟這是在現實世界,哪怕是進入了這個主神空間,他們所存在的地方是現實世界,被t病毒感染之後,頂多變化成喪屍或者爬行者。

還從來沒有誰見到過被病毒感染了,頭上長了兩隻牛角,並且還保留著作為人類的意識的存在。

所以儘管丁麒的形象相當怪異,但這個胖子,以及另外兩個逃跑的人都沒有多想。

「別管他了,我們還是來商量一下怎麼設計,把那個輪迴狙擊者殺了吧!」那個壯年大漢也插話進來。

「沒錯,這個必須得好好商量,不過我們還是得依靠大家的力量,和那個……張傑大哥,畢竟他是我們當中最強的。」

「我可一點兒都不想呆在這鬼地方,我們大家齊心協力,一定能把那個輪迴狙擊者殺了」

這幾人將站著說話不腰疼,與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特質發揮到了淋漓盡致。

「還真是有點可惜呀,我不會殺雞。」丁麒苦笑著搖了搖頭。

「誰管你會不會殺雞?你不懂事兒就不要亂說話,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那胖子終於認真的打量起了丁麒,這下卻發現站在丁麒身旁的,正是他們所有人當中最近有經驗的輪迴者張傑。

而現在,張傑的表情看起來好像並不那麼對勁!

胖子皺起了眉頭,他覺得自己應該忽略了什麼事情。

他向鄭吒頭去了求助的目光。

但就在這個時候,胖子眼角餘光看到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的自己身邊。

「人無害虎心,虎有傷人意,既然你們這麼是非不分想要殺我,那麼這三千點獎勵點數我拿走的話也就沒什麼好為難的了。」

那胖子,眼睛登時瞪大,整個瞳孔都緊縮起來,張開了嘴,還想說些什麼。

但是下一刻,他便感覺自己已經騰雲駕霧的飛到半空,並且不斷旋轉著,看到了一具無頭的屍體慢慢倒下,以及揮灑在天空中,燦爛的鮮血。

而另外那個中年婦女以及壯年大漢,也在同一時間被丁麒斬斷了脖頸,三顆人頭衝天而起,血出如噴泉般壯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