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這些,那長發男子視線方才漸漸鎖定在葉玄身上,語氣陰冷,視線也是如此,冰寒陰冷,仿若能動徹人心。

聞言葉玄倒沒有多大的神色變化,依舊是帶著那一幅淡淡的笑容,眯著眉目開口道,「葉玄,或者你也可以叫我你兄弟經常叫我的廢物。

這一剎那短髮男子立即臉色一僵,因為這般時刻他哪裡還敢把葉玄當做廢物因為若是對方是廢物,那自己是什麼,豈不是比廢物更不如?不過他倒也是聰明,並沒有去爭辯什麼,因為他知道這是對方故意的譏諷言語,多做計較只是給對方更多嘲笑自己的時間。

所以短髮男子沉默不言,似是沒有聽到葉玄的言語一般,而後倒是那曲宏也是眯著雙眼,緩緩笑道,「雖然曲楓是有些不自量力了,不過我的兄弟依舊不是你可以侮辱的,即便侮辱了,可也拿點代價出來!」

言罷這曲宏便是腳尖一點,在他的腳尖處似是有一圈一圈如同水面波紋的漣漪蕩漾而出,一剎包括的範圍不過方圓數尺,但下一剎卻已是周遭數丈範圍。

「寒冰界…!」

隨即便見到曲宏緩緩抬手掐訣,在那手訣之下,不僅腳下漣漪擴散速度再度增加,而且他的頭頂後背上空似是有著一座雪白大山勾勒而出。自這雪峰出現,無盡的寒氣便是瀰漫開來,寒氣所過之處天地緊繃,似乎都已是被凍結,只要再輕輕觸碰一二便是會如同冰塊般破碎開來。

見此一幕曲楓眼露笑容,他深知自己大哥的寒冰界的厲害,無論是腳下的寒冰湖或是天空的寒冰山,被其觸碰就會被生生凍結,而且即便是火焰都是無法熔化,即便葉玄先前有著火焰類型源技又如何,對這寒冰界根本無用!

因而曲楓再度看向葉玄的眼神已是浮現出點點輕視之意,不為其他,就為其即將落敗。

而後他便見到葉玄緩緩抬起右手,似乎隨著他手的抬起有著無盡的火海噴涌而出,形成一道道巨大的火蛇張牙舞爪,盤踞在其周身。

「沒用的,我大哥的寒氣並非無根之源,源頭乃是他收服的九幽寒晶,尋常火焰在其面前根本沒有逞凶的可能,只會被強勢熄滅。所以你這火焰源技對上大哥的寒冰界,必敗無疑!」

聞言燕相思與白修同樣神色一緊,雖不知那九幽寒晶究竟為何物,但火焰無法將其降服可見其寒冰只威能,而這樣說來,葉玄的火焰源技對其還能有用處嗎?

「轟…!」

終於,在五人各不相同的目光中那火蛇與冰山寒界轟然碰撞,只是在碰撞之後曲楓臉上的輕視魚冷笑就戛然而止,因為他見到那火蛇並未迅速潰敗,反而是有一種越燒越旺的感覺,與那冰山寒界對轟起來竟是絲毫不落下風。

這完全顛覆可他的想象,因此不由讓其滿臉震驚,就連身體似乎也是一顫。

「怎麼…可能!!?」 ,最快更新爺,夫人又逃婚了最新章節!

督軍和督軍夫人強闖到文景園要搶修兒這件事很快就傳到了封少瑾的耳朵里,封少瑾一路飆車回了文景園,一手抱著修兒,一手牽著墨凌薇:「我現在就帶你們去新的別院,往後再也不會有人找你和修兒的麻煩了。」

墨凌薇也不想住在這裡徒添煩惱了,默默跟著封少瑾去了另一處別院。

封少瑾安頓好了兩人,又驅車回了督軍府。

許久不曾回府,車子才剛開進大門,整個督軍府的人都知道封少瑾回來了。

封家正在擺晚飯,一桌人才剛入座,正要站起身,就見封少瑾怒氣沖沖的闖進了餐廳:「誰准許你們去找凌薇和修兒的麻煩的?」

封督軍被封少瑾質問,臉色陰沉沉的猶如風雨欲來。

封夫人趕緊打圓場:「是我的主意,也不是找麻煩,只是聽說那孩子是你的,我們想要把人接回督軍府一塊住。

你父帥老了,身體不好,也到了含飴弄孫安享晚年的時候,你常年不在家裡……」

封夫人眼圈紅紅的,說道這裡,眼淚又涌了出來:「是不是墨大小姐對你說了什麼?

你為了她,絲毫沒將我們放在眼裡,可你知道不知道,她差點開槍打死了我和你父帥?」

封少瑾眯起眼:「她開槍了?」

封夫人:「……」

封夫人以為墨凌薇對著封少瑾添油加醋的告狀了,才使得封少瑾怒氣沖沖的回來質問長輩。

封夫人見封少瑾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越發悲憤了:「那丫頭看似通情達理,實則手段跟她嫂嫂楚雲瑤一模一樣,狠著呢!」

封少瑾勾唇,冷笑:「我倒是不知道,你們竟然有本事氣到她開槍!」

他趕回來的時候,廳堂里的碎瓷片已經已經被傭人打掃乾淨了。

她並未對他提這件事,他索性也沒有仔細追問,卻沒料到,兩方對峙,竟讓一向沉靜穩重的她開了槍。

他們究竟說了什麼?

封夫人被封少瑾噎了一下:「在你眼裡,是不是就只有一個墨家的大小姐,我們封家人都成了你的敵人?」

封少瑾不置可否:「修兒那孩子不論是不是我親生的,在我眼裡,都跟我親生的一樣。

我今天來,是警告你們,往後不要再去尋她的麻煩了,否則,這封家人說不定就真成了我的敵人。

反正從我接管封家的那一日起,你們便只在乎封家的利益,不再理會我的死活了。」

他說完,利落的轉身離開。

封夫人:「……」

封督軍揉著額角,「去把逸辰叫回來,我有話要問他。」

賀靜淑暫時回了賀家,墨瑾瀾在得知封夫人和封暮雲去文景園找墨凌薇的那一刻,就去給封少瑾通風報信了,卻被賀家人攔在了半道上。

宮肅和安浩宇恰巧騎馬路過,將傷的奄奄一息的墨瑾瀾救了下來。

墨瑾瀾聲音虛弱,揪著宮肅的衣角:「宮肅哥哥,快去找封少瑾,就說督軍和夫人要對付墨凌薇和修兒,你們快去營地幫我傳個話……」

宮肅抱著墨瑾瀾,眸瞳驟縮:「凌薇不是在錦城嗎?怎麼也來了雲城?修兒究竟是誰的孩子?

是楚雲瑤生的,還是凌薇生的?」 「怎麼可能?!」或許是因為震驚,曲楓的嗓音都是變得有些沙啞,他的視線緊緊鎖定著寒界與火蛇的碰撞之處,那裡極寒與極熱不斷碰撞轟鳴,空間也是承受不住這樣恐怖的極度力量,大片大片的爆碎開來。

反觀曲宏,雖然面色也是稍有變化,但卻並未如同曲楓般大驚失色。他的眼神陰寒,陰寒之中蘊藏著極為陰冷的光點,好似要爆射而出,直奔他人而去。

他死死盯著那巨大的火蛇,似是沉吟,半晌過後忽然眼眸一亮,臉色露出少有的凝重來。

「天地神火,你居然擁有真正的天地神火!」

「呵呵…眼神果然毒辣!」

聞言葉玄倒是沒有刻意隱瞞,淡淡一笑便是說道。然而在那話音落下之時他的身影陡然消失,這讓曲宏臉色凝重,似有所感趕緊連連退後數十丈。

而就是在他連連退後的剎那,他腳下的空間突然破開,緊接著一道道突兀的火焰爆射而起,化作一道道火柱,不斷向著曲宏洶湧衝去!

不過就在曲宏再度退後數十丈時,他面色陡然一寒,旋即大手重重朝著大地一按,袖袍之中立即有大量的寒流湧出,寒流濃郁幾乎是化作了一道寒流大河,並且寒流的源頭竟是還幻化出一道龍頭之影,張開那血盆大口,噴涌寒氣一下咬來。

冰龍破空,每一道火柱雖然也是強悍,但在那寒氣侵蝕之下終究是被凍結而去,旋即在冰龍龐大的身體碰撞下破碎而去。而做完這些,那寒龍再度橫空,在曲宏操控之下陡然朝著一個方向衝去。

冰龍飛出數十丈,突然在其前方一道身影陡然出現,那自然便是葉玄。

隱匿起來被發現葉玄並沒有多少的意外之色,而是早有預料。因而在他出現之時便是抬起雙手,熊熊如同烈焰般的源力洶湧而出,匯聚在他的雙手之間。

緊接著那雄渾的源力便壓縮起來,壓縮到某一刻時陡然一爆,爆炸過後當即便是呈現出一道漆黑的虛空黑洞,磅礴的吸力從中爆發出來瘋狂吸掠著天地的一切。

「妖吞!」

「轟…!」

吸力爆發,那冰龍也同時飛躍而來,直接就是沖入了黑洞之中。而待冰龍沖入黑洞之時,那黑洞周遭立即便劇烈顫抖起來,並且黑洞之上一道道裂紋不斷瀰漫而出,覆蓋整個虛空黑洞,彷彿隨時都有可能解體。

顯然,那冰龍力量之強,幾乎到達了妖吞所能承受的極限。此時若是稍有不慎,那麼黑洞破碎,葉玄便會遭受到巨大的反噬,甚至可能危及性命。

不過葉玄最終還是扛過了這一關,雖然那虛空黑洞裂紋密布,不斷顫抖,但直至最終也未曾爆炸開來。

見此一幕,葉玄淡淡一笑,旋即猛然抬手一指,旋即那虛空黑洞也是猛然一顫,緊接著黑洞炸碎,一道栩栩如生的璀璨冰龍應聲而出,直逼曲宏而去!

冰龍橫空,空間破碎,整個天地都在此時顫抖起來,只有那一道絢爛的冰龍舞動,直衝天穹。

然而這樣的攻勢,卻並未引起曲宏多大的重視。曲宏淡淡一笑,旋即忽然抬起右手,但這一次卻不是磅礴的寒流從其袖袍湧出,而是極為強悍的源力席捲出來。那源力之中裹帶著絲絲縷縷的雷霆之力,隱隱間有著輕微的轟鳴不斷響起。

而在轟鳴之間,一股浩瀚強大的氣息綻放開來,那是地魂境圓滿的氣息,氣息一出源力風暴四起,直接便是壓制著那飛掠而來的巨大冰龍,讓其速度驟減。

冰龍速度驟減,而後在其頭頂更是隨著曲宏五指的張開一道源力巨掌應時出現。巨掌之上光紋璀璨,那是源力極度凝實的表現。而這樣一座如同巨山的源力巨掌若是鎮壓下來,恐怕不論是地魂境前期,就連後期乃至圓滿修者也會心神劇顫,無可奈何。

而結果也是如此,冰龍被強勢鎮壓。巨掌落下冰龍被硬生生鎮壓在底部,只能無力地發出憤怒的嘶吼,卻始終不能掙脫出來。

抬手鎮壓了冰龍,曲宏眼皮也是不抬一下,視線依舊盯著葉玄,緩緩說道,「終究只是地魂境前期修為,而且你不過只掙脫了一道枷鎖,不是我的對手。」

「哦,是嗎?」

聞言葉玄反問一句,淡笑之下身形已是再度掠出,出現在曲宏頭頂,身軀之上有著火焰流影浮掠而過,旋即便是一拳氣勢洶洶落下,砸碎空間,直逼曲宏頭顱。

見狀曲宏似是嘆了口氣,也不抬頭,只是向上一拳,頓時一道源力巨拳浮現而出,與葉玄的拳頭狠狠碰撞。這般結果不出意料,葉玄被強勢震退出去,並且似乎虎口都有些震裂,淌落鮮血。

「唉…真是無趣,螳臂當車。而若是你只有這些手段,那就結束了吧…」

曲宏緩緩開口,開口之後另一旁的曲楓便是興高采烈,狠狠盯著葉玄,那目光似乎已是把葉玄當做了死人。而另一旁燕相思與白修則是臉色焦急,不過在焦急之中兩人卻都有些疑惑,因為在他們看來葉玄不可能會做先前那些無用之功,而他還是做了這些,難道是在準備些什麼…?

而隨後便能見到曲宏腳踏虛空,凌空降臨到葉玄前方數丈處,他的臉上帶著輕慢之色,緩緩抬起右手,嘴角輕咧,凍徹人心。

「結束了…」

旋即便見到一座巨大的源力巨山降臨墜落,源力巨峰之上有著山水景色雕刻,只是此時這些山水美景不再美好,每一道都散發出凌厲的殺機,重重鎖定葉玄。

「轟…!」

巨峰降臨,殺機畢露!

然而就在這一刻,葉玄一直微微低沉的腦袋忽然抬起,只見其臉上掛著一抹輕蔑的笑容,嘴唇微動卻不見聲,但這卻讓曲宏腦袋轟鳴震天,心中有著極為不好的預感滋生。

下一剎虛空之中忽然有著巨大的金色光芒瀰漫開來,將方圓數十丈乃至近百丈都囊括進去,同時九個方向一道道巨獸的身軀浮現而出,巨大恐怖的壓力鎮壓而下,讓得曲宏心神劇震。

這時他忽然想到了先前葉玄的唇語,那意思似乎是——你上當了! ,最快更新爺,夫人又逃婚了最新章節!

墨凌薇帶著修兒在新的別院里住了幾日,眉心一直緊鎖著,心裡忐忑不定,生怕再出意外。

封少瑾教修兒打了一套拳法,抱著修兒回了卧房,就見墨凌薇站在窗口發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封少瑾放下修兒,大掌揉了揉修兒的小腦袋:「修兒自己去玩一會,姑父陪著姑姑說說話。」

修兒是懂非懂,轉身去了廳堂,玩雞毛毽子去了。

封少瑾的雙臂從墨凌薇的后腰穿過,環抱住她,下巴蹭著她的墨發:「在想什麼,嗯?」

「我想見穆清,是他帶著墨家軍一同送我來雲城的。」墨凌薇抬眸看著陌生的別院:「我和修兒搬來搬去,他不知道我在哪裡,會擔心我們的。」

封少瑾頓了片刻:「連他都不知道你們住哪裡,其餘的人就更不會知道了,不是更安全?」

墨凌薇:「……」

墨凌薇咬牙,順著封少瑾的意思:「你說的也對,這樣吧,我兄長那邊正是用人之際,不如我去見他一面,讓他帶著墨家軍回錦城吧。

反正我和修兒在這裡,有你保護我們。」

封少瑾勾唇輕笑。

好一招以退為進。

封少瑾沒有點破她,思索了片刻,同意了:「也好。」

墨凌薇心裡的一塊石頭總算落了地。

第二日,封少瑾早早的便去了營地,墨凌薇帶著修兒乘坐馬車,去找穆清。

見面的地方有些偏僻,穆清詫異:「大小姐,您為何親自過來了?有什麼事派人送個信就好,卑職去見您便可。」

如今世道不好,大街上前幾日有了槍擊事件,死了好幾個無辜的人。

一個穿戴華貴的大小姐帶著一個才兩歲的小孩子,著實太過危險了些。

「我如今也不知道我究竟住在哪兒。」墨凌薇鄭重的開口:「如今我哥哥正是用人之際,你還是帶著這些墨家軍回去吧。

留一隻精銳在我身邊便可,我需要人隨身保護。

前些日子,督軍和督軍夫人想要把修兒搶過去放到督軍府教養,想要用孩子來牽制住封少瑾和我……」

話沒說完,穆清登時大怒:「太過分了,這孩子又不是封家的,憑什麼給他們養?」

墨家家大業大,難不成還養不活一個孩子?

「你別生氣,他們只是想要用孩子做籌碼,逼封少瑾就範而已。」墨凌薇嘆了一口氣:「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的,只是我想要把孩子送回錦城也不可能了。

修兒難免要留在雲城,但凡我陪在他身邊一日,就不會允許此類事情的發生,所以,我今日來找穆先生您,是想要十個精銳的墨家軍。

這十個人,我會當成貼身護衛帶在身邊,確保修兒的安危。」

穆清一聽,立即明白了墨凌薇的意思,連連點頭:「好,我這就安排十個人給您。」

頓了頓,又道:「十個人會不會太少了?多安排一些吧?」

「不了。」墨凌薇道:「跟封家護衛相比,人數太多會讓封少瑾警覺的,至於其他人,你帶著他們回錦城吧,等錦城安定下來,哥哥和嫂嫂一定會來雲城接我和修兒回去的。」

正說著,敲門聲響起,低低的嗓音在外面響起:「大小姐,宮二公子來了!」 「你上當了!」

一字一句,如同一記有一記重鎚狠狠打在曲宏的胸口,讓曲宏臉色狠狠一沉,變得極為難看起來。

他知道自己上當了,而且上的當還不小!對方先前的行動都不是無所謂,而是小心翼翼在其眼皮底下布置著一座滔天大陣。而此時此刻,那大陣顯然已是合攏,一陣一陣恐怖的波動不斷散發出來,即便是他也是絲毫不敢輕視。

而一想到自己先前又是何等的自傲,與現在對比起來就如同一道道巨大的巴掌狠狠拍在自己的臉上,恐怕先前的自己在對方眼裡就只是一個傻傻被蒙在鼓裡的傻子!

但羞愧與憤怒之後,曲宏的心中又有巨大的震撼滋生而出。身處在這巨大的道陣中,他可以預感到這大陣巔峰時期究竟會是多麼的恐怖。而就算是現在,這座大陣也是帶給曲宏濃濃的危險氣息,讓其驚疑不定。

另一旁曲楓則是臉色陡然一黃,難看得如同生生吞下了一斤狗屎一般。他無法想象,先前還一直被自己的大哥壓在腳底的葉玄怎麼突然就會有一道大陣浮現,難不成先前他在暗中偷偷地布置?

一想到這個可能曲楓更是震驚得不輕,他不是大道師,但這並不妨礙他對於大道師的了解。他深知道陣布置不易,稍有不慎便會前功盡棄,即便是在無人打擾大道師全神貫注的情況下布置道陣也有極高的失敗可能,這葉玄怎麼可能在與大哥的戰鬥中布置成功?!

「一定是幻覺,說不定這只是什麼障眼法!」

曲楓努力想要說服自己,可是無論他如何擦亮雙眼,巨大的滔天大陣依舊呈現於眼前,九頭巨獸耀武揚威,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不斷瀰漫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