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道冰錐從其右臉刺入,然後又從其下巴透出,鮮血順著冰錐滑落,其模樣慘不忍睹!

當然,林天佑可不會光用冰錐去殺。

他還用自己的火焰,對毒邪神進行冰火兩重天的夾擊。

皮膚燒焦了,腸子烤熟了,甚至有肉香傳出!

即使是這樣,毒邪神還是死不掉,但他的慘叫已經因為嗓子變啞而變了形。

林天佑則是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似乎在欣賞一般。

面對毒邪神的慘嚎,沒有半點憐憫! 「出去。」南霽雲臉色蒼白至極,捂著心口,艱難的吐出這兩句話。

南陌與星火面面相覷,兩人一同出了門。

「父親他是第一次聽到母親的死訊,恐怕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也不枉母親生前心心念念著父親。」南陌不知為何舒心了許多。

星火聳了聳肩,無奈道:「沒想到,生離死別,又在我的身邊發生了。」

星火的這句話,帶著離別的嘆息,還有隱藏的無奈。

為何世間就沒有一件事是圓滿的呢?

南陌心中默默沉思,如今他可以光明正大的跟著那位名喚姐姐了。

……

「試煉還有多久開始?」屋內,百里流月慵懶的看著書,紅唇微微輕啟。

「大約還有一天時間吧。」澹臺玉瀲淡笑著抿了一口茶。她放下了茶杯,淡淡笑道:「流月,你最近,是不是在籌劃著什麼?」

百里流月慵懶的放下了書,她抬起眸,似笑非笑道:「這樣平淡的生活豈不是太過無聊了?要做,就做一番大的。」

澹臺玉瀲聞言啞然一笑,流月果然是唯恐天下不亂,她與流月在這一點上,終歸是不同的。她所有的城府所有的思緒,都只想要一個安穩的生活。

「那麼,我拭目以待了。」澹臺玉瀲揚唇一笑。

敲門聲響起。

「進來。」百里流月慵懶道。

夢海棠端著午餐緩緩走了進來,一見裡面有澹臺玉瀲,心中瞬間不舒服了。這個女人怎的總來流月的寢屋呢?

澹臺玉瀲淡笑著輕輕勾起了淡淡的粉唇。

夢海棠眯起了妖艷的眸,她輕聲哼了一聲,然後面上綻放了笑意,午餐輕輕端放在了桌子上。

「流月,我知道你不喜歡吃那些大魚大肉的,這些都是我命人去西方極樂園採摘的奇異花果,香甜清淡,入口即化,你試試?」

說罷,夢海棠笑著用銀色筷子輕輕夾起來一個金色的果子,放在百里流月的嘴間。

百里流月慵懶的挑了挑眉,望著那金色純凈的果子,她微微張開了嘴。

果子入口即化,清香恬淡,先是有微微的苦澀,後來便蘊著雅緻的甜味。

就算在細緻,也還是不及他的萬分之一。

百里流月眉目淡然,慵懶道:「放下吧。」

夢海棠心中微微一愣,這些果子都是極佳,流月似乎並不很喜歡?

百里流月慵懶道:「尚可作為午餐,你走吧。」

夢海棠聽此,頓時心花怒放,可以作為午餐,那就是認可了她的果子!

不過,流月似乎並不是很喜歡,所以她得要命手下的人,花更大的勁,找到更好的食物才行!

夢海棠滿懷心思,欣喜的出了門。

「這夢海棠當真找了你的魔,不過一句話,瞧把她樂的。」澹臺玉瀲淡笑著勾起了唇。

百里流月懶懶道:「她?她不過是我那未曾謀面的父親送給我的見面禮。」

澹臺玉瀲挑了挑眉:「哦?何以見得?」

百里流月慵懶的抬起眸,勾起唇:「她不是人,而是一個靈。是我那未曾謀面的父親,專門送於我,為我而活的禮物。不管這個禮物之前對我有再大的偏見,只要被我馴服,都將忠誠無比。」 「太、太殘忍了!」

這是所有雲雀山豪門子弟以及護衛隊成員們的內心想法。

雖然他們痛恨毒邪神。

也曾在內心無數次想過,要把這個混蛋滅掉。

但如此折磨,實在是令他們無法接受。

光是這漫山的烤肉香氣,就足以令他們作嘔想吐。

四羽身體打著哆嗦,把頭扭到一邊。

朱雀主人說龍皇是真神,他相信。

但現在看來,真神會如此殘忍嗎?

雖說神是沒有七情六慾的。

可內心秉持著天道的法則。

而某種程度上來說,天道的法則,就是正氣的所在。

然而,現在看過去,龍皇給人一種並非真神的感覺。

反倒像是擁有了天道實力的邪神!

即便是邪神,也不會如此折磨一個人吧?

使者更是嚇的已經在吐了。

他現在才明白,當初上岸時,那百十多個敵人為什麼會死了。

不出意外,根本不是四羽大人所殺,而是被龍皇以強大的術法震死。

一想到自己當初在路上對龍皇的各種不敬,他心裡就一陣的后怕。

幸好這份不敬之心沒有表現的太過明顯,不然下場一定非常凄慘。

「太可怕了!」

這是所有毒素奴僕們內心的想法。

他們一路走來,見證了毒邪神的各種強大力量。

只要毒素施展出來,任何一個強者,都只能屈服。

在他們眼裡,毒邪神是戰無不勝的存在。

可今天,他們發現自己錯了,而且錯的非常離譜。

不死之身,有什麼用?

被龍皇吊起來燒,然後又用冰水降溫。

這一火一水襲來,其中的痛苦,連傻子都能想到。

這個時候,不死之身反倒成了毒邪神的累贅。

無論是誰,受到如此殘忍的折磨,肯定是希望早些死掉。

但毒邪神在受盡痛苦之後,卻怎麼也死不掉,彷彿處在痛苦的輪迴當中。

實在是凄慘至極!

慘叫,如殺豬一般從毒邪神的嘴裡傳出,回蕩在四周空間。

每一個人聽到都會忍不住打起寒顫。

即便是心腸最狠毒的人,此刻也轉過身去,不再看那可怕的一幕。

毒邪神的一條手臂燒熟了,然後被冰水一澆,直接斷裂。

林天佑忽然起了食慾。

他單手一招,那條烤熟的斷臂便飛到了林天佑的手中。

而後眾人就驚駭欲絕的看到,那個如怪物一般的龍皇鬼神,竟是張口把那條斷臂吃掉了!

不過,龍皇似乎嫌棄那條烤熟的手臂味道不好。

只咬了幾口,便吐在了地上。

「呸!

你的手臂怎麼全是毒?

這讓本少吃個屁啊!」

林天佑開口罵道。

毒邪神斷掉了一條手臂,很快,新的手臂慢慢開始生長。

但才長了一半,又被火焰燒成了烤肉。

他就這樣,在重複的折磨之中,體驗著無盡的痛苦。

「啊!龍皇,你殺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毒邪神滿臉都是焦黑的鮮血,他終於發出求死的喊叫。

這種折磨,比他被封印幾百萬年都要痛苦。

他不想再活了,只想讓對方給一個痛快。

「想死啊?

容易!

只要你把如何殺掉你的辦法說出來,我就給你一個痛快!」

林天佑咧嘴微笑。

他的臉上笑的非常和煦。

讓人如沐春風。

但配合上毒邪神的慘狀,再這麼和煦的微笑,就明顯有些不合時宜。

所以,此刻林天佑的笑容,不僅沒有讓人如沐春風,反而是一種魔鬼的微笑,不少人因為林天佑的這一次笑,產生了一輩子的心理陰影!

「我、我不知道,我自己都殺不掉自己,我又怎麼知道如何讓你殺啊!」

毒邪神嘶啞著聲音叫道。

他的一根手指又被燒斷掉了。

頓時令他倒吸一口涼氣。

現在他無比的想要暈厥過去。

這樣就不用再感受那些折磨的劇痛。

但每當他快要昏迷,林天佑的冰水就及時澆下來。

讓他再度清醒。

簡直是太殘忍了!

「不知道?那就繼續在那裡嘗盡痛苦吧!」

林天佑冷哼一聲,不再理會。

「四羽大人,毒邪神雖說是敵人,但這麼殘忍的去折磨對方,實在不是我們正義之士所為。

不如你去勸勸那位龍皇大人,讓他把毒邪神封印起來算了。」

就在全場陷入恐慌的寂靜之中,這時,護衛首領來到了四羽的面前,小聲提議道。

毒邪神所受到的傷害,簡直比世間最殘忍的刑罰都要殘忍萬倍。

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敢去觸龍皇大人的眉頭!

美女總裁的特種兵王 我可告訴你,龍皇大人連咱們的朱雀主人都要禮讓三分。

他是你一輩子也想象不到的強大存在!」

四羽冷聲說道。

如此明顯的提示,要是護衛首領還是聽不明白的話,那他就沒辦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