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雷早就見到過薛小蝶身後的那柄巨劍的,只不過雷並沒有認出來它究竟是那一柄劍!而且這巨劍之上似乎是隱藏著什麼,雖然巨劍看似僅僅只是聖器的水平,但是它卻常常爆發出了超越聖器的恐怖威力!

「司空大哥!」而在看到司空楠木之後,原本那個一面平鏡,臉上沒有絲毫表情的薛小蝶突然的露出了會心的微笑。那種微笑是來源於內心深處的喜悅。而司空楠木在看到薛小蝶沒有事情之後,也微微的鬆了一空氣。不過隨後司空楠木便將目光投向了薛小蝶身後的那柄巨劍。

而在注意到司空楠木的目光之後,薛小蝶便問道:「司空大哥,是想要看看小雪嗎?」司空楠木自然是知道薛小蝶的那巨劍名字叫做小雪,所以在聽到薛小蝶的話之後,司空楠木便點了點頭。

各位親們魂武的qq群:368589681,魂武群歡迎你們,各位看官有什麼建議都可以再群里提出來的,雨辰再次歡迎您們加入魂武之巔的群。。謝謝 而聽見薛小蝶的話,薛小蝶背後的巨劍顫抖了一下,似乎是在抗拒薛小蝶意思。而薛小蝶取過了身後的巨劍,用手指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劍體,說道:「小雪,別這樣,司空大哥就是想看看你,你就讓司空大哥看看吧。」而在薛小蝶的話音剛剛落下,那捧在薛小蝶手掌上巨劍這才停止了顫抖。

而隨後薛小蝶便將那巨劍交給了司空楠木,這就是司空楠木和別的武者的區別,別人搶都搶不過去,而在司空楠木面前,薛小蝶卻雙手將劍送了過來。而隨後司空楠木雙手捧著那巨劍,雙眼仔細的打量著那巨劍的每一寸地方。這還是司空楠木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察這柄巨劍的!

「雷,可有什麼發現?」在司空楠木觀察那巨劍的時候,雷也在仔細的觀察著,而在聽到司空楠木的話之後,雷便說道:「我也看不透,這劍體上似乎是有著某種的掩飾,遮掩了此劍本來的面目。很高明的手段。」

而就在司空楠木注視著那手中的巨劍的時候,雨辰趕了過來,而當雨辰走近,司空楠木手中的那柄巨劍突然地顫抖了一下,而一隻注視著司空楠木的薛小蝶在她的巨劍顫抖的一剎那便猛然的抬起了雙眸,看向了雨辰的方向。

薛小蝶一直都將注意力投在了司空楠木的身上,所以她並沒有注意到雨辰的到來,只不過是司空楠木手中的巨劍顫抖了一下,薛小蝶感應到了那巨劍的異動,所以這才回抬頭看向雨辰的!而隨後薛小蝶一眼便望向了雨辰背後的那柄漆黑的重劍。

雨辰的重劍和薛小蝶的巨劍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劍身異常的寬大!而除了這一點之後,兩柄劍器根本就沒有相同之處。不過薛小蝶第一眼還是感覺到出來雨辰背後的那柄黑色的重劍似乎並不是尋常。而雨辰也是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司空楠木手中的那巨劍,雖然那巨劍看似笨重,但是雨辰卻能夠從那巨劍之中感覺到一股不同的氣息。

雖然雨辰的重劍能夠感應的到司空難么手中的巨劍,但是雨辰並沒有從重劍上得到任何反饋表明那巨劍跟重劍有關。而雨辰一過來司空楠木便感覺到了自己手中巨劍的異動,而隨後那在司空楠木手中顫抖的巨劍,「嗖!」的一下,便飛回了薛小蝶背後的劍鞘之中。而雨辰背後的重劍始終沒有任何的動作。

「你來了!」而隨後司空楠木對雨辰說道,而隨後司空楠木有對薛雨和薛小蝶兩人介紹了一下雨辰,當然司空楠木並不會說出雨辰是神物之主的身份的了!而隨後雨辰和司空楠木一行四人便一起離開了這獸神谷,而雨辰在離開之前轉頭看向了那懸崖的方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雨辰總是有一種感覺,似乎那個神秘的空間之中依然有著某種與自己有關的東西若有若無的在呼喚自己!而且雨辰還有一種似乎自己以後的某一日還會在回來的錯覺!

而司空楠木自然是注意到了雨辰那回眸的一瞬間,不過司空楠木並沒有詢問,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司空楠木並沒有詢問,就是司空楠木好奇雨辰的血液與常人不同,以及之前雨辰額頭的那道妖神之紋,不過司空楠木並沒有開口詢問。

而隨後雨辰便跟隨司空楠木三人一同去了南武十三堡!而在路上雨辰這才有機會查看自己的體內,而此刻雨辰也才發現自己的血液顏色竟然發生了改變,而雨辰猜測這種改變應該是跟那妖神之紋有關!而隨後雨辰便發現了那玄武精元珠在自己的體內運轉,而雨辰能夠感覺到那玄武精元珠之中蘊含的強大的力量!

而同時雨辰也發現自己體內的筋脈似乎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但是這種改變竟然讓雨辰的魂武決運轉更為流暢,彷彿雨辰體內的筋脈就是順著那魂武決而改變的!而且此刻雨辰的實力也在經過了血脈覺醒以及融合了玄武精元珠之後突飛猛進,達到了陽元境九層的地步!

這半年來雨辰的都在沉睡中度過,而雨辰的實力竟然在不知不覺之中連連突破了四層!這可以說是有史以來雨辰最舒服的突破了!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疼痛!對雨辰來說僅僅只是睡了一覺就突破了!

而且雨辰體內的玄武精元珠每一次的旋轉那玄武之氣就會從玄武精元珠之中湧入到雨辰的體內,強化著雨辰的身體,那玄武精元珠跟雨辰融為一體,也使得雨辰的不死金身訣不知不覺的突破到了第四層!而且雨辰現在也是最基本的玄武之軀了!雨辰的防禦力將會異常的強大!

就像是之前雨辰被玄武精元珠之中的惡念所佔據的時候跟司空楠木大戰一樣,那個時候的雨辰是完全沒有自己的意識的!可是雨辰的身體在承受到司空楠木的攻擊之後,那玄武符文便會從雨辰的體內主動的浮現,守護著雨辰不被傷害!而且玄武符文的防禦能力遠比一般的寶器強大多!有其隨著雨辰的玄武之軀的不斷地進化,最終很有可能會成為玄武真身的!

而且在經歷了這大半年的一覺之後,雨辰也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就彷彿是完全的給雨辰換了一個身體一般!而且這具身體的強大,遠遠的超過了以前。而就在雨辰打量自己身體的變化的時候,突然一道聲音湧入到雨辰的心神間,「九代吞噬印主,我是雷,初次見面。」

而這道突來的聲音也讓雨辰猛地一驚,以往只有火麒麟可以跟自己這樣交流,而雷還是第一個外人!而在聽到對方的話之後,雨辰也知道對方就是雷帝令。「怎麼雷?」雖然雨辰早就知道九大上古神物都有著器靈,可是雨辰還是第一次跟神物的器靈對話。

「九代,若是有機會您一定要去往神魂域的英靈山莊,吞噬印受損實在是太過於嚴重了!直到現在噬都依然陷入沉睡之中!只有在英靈山莊,吞噬印才可以得到恢復!才能夠將噬喚醒!」而雷所說的噬就是吞噬印的器靈了!

「雷,英靈山莊能夠讓你們修復?那過段時間我帶你去。」而就在這個時候,司空楠木說道。雷帝令可以和吞噬印相互交流,而身為吞噬印主的雨辰和雷帝令主的司空楠木也是可以藉助神物之間的聯繫,而用心神相互交流的!

九大上古神物自從上古時期的那一場巨大的戰役之後,一直到今天都沒有完全的恢復過來,而歷代神物之主雖然都在想方設法的想要修復神物,他們卻都沒有辦到,而且歷代神物之主也都在使用著神物,也會讓神物再次受損的!就如同八代吞噬印主一般,強行動用吞噬印的本源之力使得吞噬印在這萬年間都陷入在了沉睡之中。

「英靈山莊對我而言,作用並不大!但是吞噬印現在卻迫切的需要恢復!九代吞噬印主現在的實力很弱,一旦遇到強者,他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只要噬能夠蘇醒過來,到時候,九代吞噬印主的實力就會大大的增加!而且有著噬在,九代吞噬印主就不會那麼容易隕落的!」雷對司空楠木說道。

「雷,謝謝你!我一定會去的!」雨辰說道,雨辰在得到吞噬印以來,就沒有真正的動用過吞噬印,也從來都沒有見過吞噬印的器靈!而且雨辰身為九代吞噬印主,雨辰有責任將吞噬印修復的!

而隨後雨辰便跟雷詢問了吞噬印為何會受損如此的嚴重?而雷也給予了解答,雖然上古的那一場大戰之中,九大神物都嚴重的受損,可是在經歷了億萬年的修養,以及歷代神物之主的修復,九大神物也都在緩慢地恢復著,尤其是吞噬印,其強大的吞噬之能更是讓吞噬印在八代的時候幾乎快要完全的從損傷中恢復了過來。

可是在後來,魔族入侵神魂域,而當時神魂域億萬的魂修者和武者都陷入了到了魔族一族血魔的包圍之中,這血魔以血為食,而神魂域當時的億萬武者幾乎都會成為血魔的食物,而當時散落各地的其他八代神物之主雖然得到了八代吞噬印主的救援信息,可是魔族對於這一次的入侵早有預備,而其他的八名神物之主皆被魔族困住脫不開身。

而魂武大陸九大聖地雖然派遣了無數的高手前來支援神魂域,可是血魔一族的兇悍和殘忍根本就等不到這些援助的力量趕來便已經有著無數的性命葬身在了血魔之口。而八代吞噬印主,不忍再有武者葬生,只好強行動用了吞噬印的本源之力,頓時那數之不盡的血魔被吞噬,當時整個神魂域幾乎都被吞噬之力所籠罩!而那一戰血魔幾乎被滅族,為為此付出的代價卻是吞噬印本源受損,虛弱至今,就此沉睡數萬載! 而雷的話也雨辰記下的神魂域的英靈山莊這個地方,吞噬印對於雨辰來說關係十分的重大,只要是有任何的能夠讓吞噬印修復的機會雨辰都會去試一試的,尤其是這個建議還是雷說出來的,那可信度更是百分之百!只不過雨辰的實力現在還是太低了,雨辰根本就無法到達神魂域之內,更不要說是尋找英靈山莊了。

而一路的交流讓雨辰從雷那裡得到了更多關於以往吞噬印主的訊息,而雨辰、司空楠木以及雷他們三者的交流,薛家兄妹並沒有發覺。而這趕回南武十三堡的一路都是平靜,並沒有發生什麼特殊的事情。

而在返回南武十三堡之後,雨辰便隨著司空楠木前往了司空堡了,在這南武的十三堡是一個由十三大家族組成的一個巨大的聯盟,而司空堡在這十三堡之中威望一直都是最高的,這不但是因為司空堡的堡主實力強大,而且司空堡是在這和南武是最的人的!所以司空堡這些年都是南武十三堡的領頭人。

不過這南武十三堡的盟主之位,並非是一個一直不變的位置,通常南武十三堡會十年舉行一次選舉,從而選舉出威望最後的人,成為南武十三堡的盟主,統領這南武十三堡的全部事情。

這南武十三堡每一家都曾經出現過統領這十三堡的盟主,只不過盟主出自司空堡的更多,這並不是因為司空堡的武力強大的震懾作用,而是司空堡的為人處事風格,讓南武十三堡其他的十二堡信服!而如今的南武十三堡的盟主正是司空楠木的老爹!一個連任了五屆的南武十三堡的盟主!若不是司空楠木的老爹司空宇得到南武十三堡所有人的信任的話,他也不會連任五屆的盟主!

而近些年南武十三堡附近的馬家幫卻連連的向南武十三堡發起挑釁,這馬家幫的祖先原本就是一個土匪窩子,只不過他們不想要在過這樣靠搶奪為生的生活,所以就遷到了馬家幫來定居了!並且這這裡繁衍生息了。經歷了那麼多年,馬家幫人人安居樂業,也不招惹別的勢力,所以這馬家幫已經早就不是那個土匪窩了!

可是這種情況就在近些年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馬家幫這些年來一直都收留這一些亡命之徒,無論是誰,只要你的實力強大,馬家幫就會把你拉入伙,而且這個已經從良的馬家幫竟然再一次的干起了他們先祖遺棄的職業!只不過馬家幫雖然離南武十三堡比較近,但是卻一直沒有招惹進犯過南武十三堡,所以南武十三堡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沒有去過問。

可是最近這馬家幫竟然又猖獗了,不但搶了南武十三堡的東西,而且還殺了南武十三堡的人,尤其是現在馬家幫竟然還囂張的貼出了挑戰書,要求進行兩輪對決,而每一輪進行五場比試,一輪是老一輩的之間的對決,而另外的議論是年輕一代的對決。以此來決定究竟是馬家幫強還是十三堡更為強大!

而這次的挑戰,南武十三堡在聯合商議之後,便接下來了,而決戰的日期就定在半個月之後,此刻司空楠木等人回來的時候,正好是南武十三堡選擇年輕一代應戰人選的時候。南武十三堡人數眾多,而幾乎每一個都修武,所以年輕一代的武者十分的眾多。而司空楠木和薛雨兩人就是南武十三堡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之一。

在這南武十三堡之中眾人公認的年輕一代最強的共有九個人,至於他們之間的排名就沒有定論,因為他們之間並沒有相互的較量過!但是最為公認的年輕一代最強大的應該是單家堡的單穹然了!而司空楠木僅僅只是在這九人之中排在第四第五左右!當然這是因為司空楠木一直都在隱藏自己的實力而已。

而在南武十三堡接下這個挑戰書之後,南武十三堡的九名年輕一代的武者在外面闖蕩的就被召喚回來了。而雨辰這個客人在來到南武十三堡之後,也能夠感覺到南武十三堡之中充滿的那股戰意!畢竟這可是關乎南武十三堡聲譽的一件事情,無論如何南武十三堡都勢在必得!

而且其實說真的,南武十三堡的人並不是很看得起馬家幫的人,畢竟馬家幫的先祖的營生並不是很光彩,儘管他們都已經從良了,但是這種略微歧視的心裡,南武十三堡的武者卻是改不掉的。

雖然南武十三堡的武者有些看不起馬家幫的武者,但是馬家幫的武者實力擺在那呢!尤其是近些年來馬家幫收攏了許多無惡不作的大奸大惡之人,而這些大惡人的實力還是很之強,就是這一點,雖然南武十三堡的武者也不得不承認馬家幫的實力確實暴增了許多!

而南武十三堡的盟主,司空楠木的父親司空宇真正在乎的並不是這一場較量究竟是誰輸誰贏,這雖然關乎面子問題,但是讓司空宇真正擔心的是,馬家幫的目的!這馬家幫在數百年前就已經是從良了,這些年來馬家幫更是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按理說馬家幫應該很滿足才是,但是近些年來究竟又是為何變的如此的猖獗呢?

難道馬家幫的人不知道,一旦他們放棄了原本安逸的生活,那麼他們將會面臨別的勢力的剿殺,那樣的話鮮血和死亡就不可避免!所以真正讓南武十三堡這些堡主們在乎就是馬家幫的真實目的是什麼?

而雨辰並不懂南武十三堡與馬家幫的事情,所以雨辰在司空堡僅僅只是跟司空楠木探討了一些武學上的東西,而這天薛雨和薛小蝶兩人來到了司空堡尋找司空楠木,而隨後薛雨也加入了討論,頓時三人都將自己的所學和對武道的簡介相互的說了一下,頓時三個武痴便把一旁的薛小蝶給忘記了。

而這樣的事情也不是發生了一兩次了,所以薛小蝶僅僅只是坐在一旁靜靜的看著談論中的司空楠木。薛小蝶的武道天賦一般,而且薛小蝶的實力並不高,所以對於雨辰和司空楠木他們談論的東西,薛小蝶並不是很感興趣,而且有很多東西薛小蝶也是聽不懂的。

而在一番談論下來之後,薛雨便想要跟雨辰較量一番,薛雨以往都是跟司空楠木較量的,雖然薛雨通常都是輸多勝少,但是作為武痴的薛雨卻經常的來挑戰司空楠木,而現在在跟雨辰談論了大半天之後,薛雨發現雨辰在武道上的見解十分的獨特!而且雨辰對於武者有著自己的認知!所以這邊吸引起了薛雨的好戰的情緒。

而自從睡了一覺醒過來之後,雨辰的實力便暴增了很多,說雖然雨辰已經適應了現在的力量和身體,但是雨辰去從來都沒有動用過自己的力量,所以就是雨辰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自己的力量有多強!而薛雨的提議,雨辰自然是欣然的接受了!而隨後雨辰便和薛雨來到了司空堡的練武場,這個練武場是司空堡年輕一代子弟專用的,所以練武場上有著很多的司空堡的子弟在修鍊。

而在司空楠木來到之後,便將清空了練武場,頓時整個練武場上就剩下了雨辰和薛雨兩人,而在練武場的周圍聚集了一圈司空堡的年輕子弟。而司空楠木和薛小蝶兩人就站在最前面,司空楠木看著場上的雨辰和薛雨,而薛小蝶看著一旁的司空楠木。

「兄弟,你是客人,先請吧!」而在這個時候,薛雨對雨辰說道,而雨辰對著薛雨點了點頭之後,頓時一股陽元境九層的氣息從雨辰的體內爆發出來,那去陽元境九層的氣息絲毫不像是剛剛踏入陽元境九層,就彷彿是已經在這個層次沉浸了好幾年一般。

「陽元境九層?」而在感覺那股雨辰身上傳過來的氣息,薛雨有些差異的想到,一直以來雨辰都沒有動用過自己的力量,所以薛雨並不知道雨辰究竟是在什麼層次!其實在雨辰暴露出陽元境九層的氣息的時候,一旁的司空楠木也很詫異,他知道雨辰的實力不高,但是卻也沒有想到竟然卻僅僅只是陽元境九層!

雖然雨辰身上湧現的氣息要比一般的陽元境九層的實力要強的多,但是陽元境九層畢竟就是陽元境九層!陽元境與陰陽鏡的差距絕對是巨大的!而薛雨可是陰陽鏡五層的實力了!而司空楠木表面上的實力也是陰陽鏡五層!

而在感受到雨辰的氣息之後,薛雨頓時便將自己的實力壓制在了陽元境九層的地步!薛雨是陰陽鏡的武者,他自然是知道陽元境與陰陽鏡之間的差別的,就是他將實力壓制在陽元境九層,也不是一般陽元境九層的武者能夠戰勝的!畢竟他薛雨可是一名陰陽鏡的武者!而在看到薛雨壓制自己的實力之後,雨辰並沒有說話,而是對薛雨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 「殺戮!」而伴隨著雨辰的心念一動,頓時一股恐怖的殺戮規則從雨辰的體內湧現,而同時雨辰的那一雙眸子也化為了血色,那已經達到第四層的殺戮規則縱橫,而從雨辰體內湧現的那股殺戮規則在湧入雨辰手中的重劍之後,那股從重劍之中爆發出來的殺戮氣息則是更加的恐怖!

而薛雨手提著長劍,雙眼注視著雨辰的一舉一動,而就在這個時候,那股從雨辰和重劍之上爆發出來的殺戮氣息越發的濃郁,而在雨辰的那雙血眸之中,整個世界都化作了一片血色。而伴隨著雨辰體內的殺戮規則不斷地融入到重劍之中,而一道高大的黑se魔神虛影,而雨辰的身上的氣息和殺戮在這一刻也完全的融入到了那那魔神虛影融為了一體。

「殺!」而伴隨著雨辰的聲音落下,雨辰手中的重劍斬落,頓時一道巨大的血色劍芒劈斬向了薛雨,那血色的劍芒讓周圍散發的殺戮規則顫抖,恐怖的劍芒撕裂了薛雨周身散發出來的氣場,直射薛雨而去。

而就在雨辰的那一劍劈斬而下的時候,薛雨手中的長劍頓時滑動,薛雨動劍的速度十分之快,在薛雨手中的長劍劃過之處,頓時便留下了一道道劍的殘影。而隨後薛雨手中的長劍便直接的刺向了那道血色的劍芒,「轟!」頓時巨大的碰撞,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劍氣風暴。而在那道血色的劍氣被破,可是薛雨卻連退數十步之遠,就連薛雨握劍的右手,都感覺了一陣發麻的感覺。

而在剛剛那一擊之後,薛雨看向雨辰的目光頓時便複雜和看重了一些,雖然現在雨辰和他一樣同為陽元境九層,可是他畢竟是一名陰陽鏡的武者,而剛剛僅僅只是一擊自己便退後數十步,而雨辰卻站立在原地依然紋絲不動,這已經算的上一種戰敗了。

「小雨,動用全力吧!你絕對不能夠把他看作普通的陽元境九層的武者!他若是動用全力與你的實力應該是不相上下的!」而在這個時候,一旁觀戰的司空楠木說道,雖然司空楠木沒有與雨辰對對戰過,當然那一次是司空楠木大戰被邪念佔據的雨辰不算!因為那並不是雨辰真正的實力!

儘管司空楠木沒有跟正常的雨辰比試過,不過同為神物之主,司空楠木自然是知道神物之主的強大,哪怕是不動用神物,他們也依然比一般同階的武者強大的多!司空楠木曾經就在陽元境七層的時候越階斬殺了一名陰陽鏡三層的武者!所以司空楠木對雨辰還是有著十足的信任的!

尤其是之前司空楠木與雨辰交戰的時候,司空楠木發現雨辰的防禦力竟然十分強大!哪怕是他動用全力也未能破開!最後還是被他引動的九天之雷才轟破的!光是這種變態的防禦力就可以讓雨辰立於不敗之地!而且雨辰已經是陽元境九層的實力,在加上雨辰的不死金身訣已經達到了第四層,而雨辰的肉身的力量也是空前的膨脹,以雨辰的元力和肉身力量合起來,雨辰的力量絲毫不比陰陽鏡武者的弱上分毫。這也是為什麼雨辰可以越級對戰的重要原因。

而且雨辰的體內還有著玄武精元珠,只要雨辰動用玄武精元珠的力量,就是司空楠木動用全力也未必能夠勝的了雨辰。當然是在司空楠木沒有動用雷帝令的情況下!

而在聽到司空楠木的話之後,薛雨也不再客氣,頓時一股強大的氣息從薛雨的身上爆發,那陰陽鏡五層的實力徹底的顯露了出來。而雨辰早就知道薛雨是陰陽鏡的武者,所以對薛雨爆發出陰陽鏡的實力,雨辰並沒有任何的驚訝。

而隨後雨辰也盡數的爆發了體內的殺戮規則,恐怖的殺戮規則從雨辰的體內衝天而起,那血色的雙眸之中透露出了一股絕殺的氣息,而在感受到了雨辰身上爆發出來的那股極致的殺戮規則,之後,薛雨也是有一些皺眉頭,這股殺戮實在是太過於極致了!讓他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尤其是薛雨在接觸到雨辰的那一雙血眸的時候,薛雨似乎總有一種要被這血眸淪陷進去的感覺。

而一旁的司空楠木也是驚訝的看著雨辰,司空楠木見過很多擁有殺戮規則的武者,可是像雨辰這樣擁有如此極致的殺戮,司空楠木還是第一次見到。「是他手中的那柄黑色的劍!」而就在這個時候,雷提示道。

不錯!此刻的雨辰已經完全的以他手中的重劍融為了一體,那股強大的殺戮氣息從雨辰的身上散發出來,向著四周蔓延而去,而周圍觀戰的武者們在被雨辰身上的這股殺戮氣息所影響,頓時一股股殺戮的意念從這些武者的心中慢慢地滋生,而這股從眾多武者心中滋生出來的殺戮氣息頓時便融入到了雨辰周身的殺戮之中,使得雨辰身上的殺戮規則越發的強大。而伴隨著雨辰身上的殺戮規則恐怖的暴增,雨辰身後的那道高大的魔神虛影也越發的凝實清晰。

「果然是極致的殺戮!竟然能夠影響到別人的情緒!」而在看到司空堡的眾多武者身上都散發著一股殺戮氣息,司空楠木心中想到。「喝!」而就在這個時候,薛雨一聲怒吼,頓時一股霸道而又強大的氣息從薛雨的身上爆發,而這股霸道的氣息阻擋著那股殺戮氣息對自己的入侵。

「霸道!」而伴隨著薛雨的一念而動,頓時一股規則之力從薛雨的身上爆發,那是霸道規則!橫行無忌!霸道無方!這就是霸道規則的精髓了!而在薛雨的霸道規則爆發之後,不但薛雨周身的氣息暴增,就連薛雨的身影都拔高壯大了許多,而那股霸道的氣息頓時便撲向了雨辰,而雨辰的那雙血眸微凝,頓時一股強大的殺戮規則直衝而去。

兩道眼神,兩種規則頓時碰撞在了一起,「魔神降臨!」而隨後雨辰縱身一躍,頓時手中的重劍斬落。「橫行無忌!」都是薛雨那高大的身影沖向了雨辰,而同時一道巨大的劍芒向著雨辰直射而去,「轟!」頓時兩道劍芒爆裂,而隨後薛雨手中的長劍再一次的刺向了雨辰。

而雨辰將手中的重劍一番,頓時重劍那寬大的劍身就如同一個盾牌一般,擋住了薛雨的長劍。而同時一道道玄武符文在雨辰的周身閃動,保護著雨辰不被兩股劍氣所傷。這並非是雨辰的刻意而為,而是玄武之軀的自主防禦!而在擋住薛雨的一剎那,雨辰的另一手已經握成了拳頭,頓時殺戮規則瘋狂的融入到那拳芒之中。

「聖象勁拳!」而就在著一刻雨辰一拳轟殺而出,而幾乎就在雨辰出拳的一剎那,薛雨的拳芒也已經轟了出來,「霸道無方!」而伴隨著薛雨和雨辰的一聲怒吼聲,頓時兩隻充滿了力量的拳芒便劇烈的撞在了一起。

而就在兩道拳芒碰撞的一剎那,頓時一股巨大的氣勁風暴從兩人碰撞的拳芒之中爆發,而那些距離雨辰和薛雨兩人近的武者們,都被這股爆發出來的氣勁逼退了數步這才停止了下來。

「喝!」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一聲大喝,而隨後雨辰的腳掌猛地一跺地面,頓時地面如同蜘蛛網一般炸裂,而隨後雨辰和薛雨兩人同時再次出拳,兩隻充滿了爆發力量的拳芒再一次的碰撞在了一起,而兩隻拳芒碰撞,頓時便產生了一聲巨大的轟鳴聲。

而雨辰和薛雨兩人都在這次撞擊之下,而被那股強大的反震力道震退了數十步這才停了下來。而在向後退去的趨勢停下的一瞬間,雨辰便舉劍再一次的向著薛雨直奔而去,那沉重的重劍之上透露著一股強大的幾乎令人窒息的殺戮氣息!

「砰!」而就在雨辰手持重劍劈斬向薛雨的時候,薛雨一個閃動,后發而先至,而一瞬間薛雨便一腳踹出,那充滿了爆發力量的一腳頓時便踹向了雨辰的胸膛。而雨辰手臂一彎便擋在了胸前,不過雨辰還是被薛雨的那股強大的力量踢飛了出去,而後撞塌了一面牆壁之後,這才砸落在地面之上。

而從廢墟之中站起來的雨辰,身上玄武符文閃動,雖然薛雨的那一腳力道十足,可是卻沒有傷到雨辰分毫,而隨後雨辰抬起頭看著那站在練武場中央的薛雨,頓時雨辰的那雙血眸緩緩地退去,而同時雨辰身上的殺戮規則逐漸的隱入到了雨辰的體內。而隨後雨辰將手中的重劍插在地面之上,那一雙眼睛平靜的看著薛雨。雖然薛雨不知道雨辰在干做什麼,不過薛雨知道這一場戰鬥並沒有結束,儘管雨辰身上的殺戮退去,但是雨辰身上的戰意卻越發的濃郁了!如此強大的戰意,絕不是罷戰的前提!

今晚還有一更,大家等等啊,歡迎大家進魂武之巔的群,謝謝 而就在眾人都不知道雨辰究竟想幹什麼的時候,「嗡!」一簇火焰在雨辰的冒出,而在這簇火焰出現的剎那,雨辰便被這赤紅色的火焰包裹在了其中,而同時一股強大的火焰規則從雨辰的周身散發,就連雨辰的雙眸之中都燃燒著一簇火苗。

「火焰規則!五層!」而在感受到雨辰身上傳來的那股毀滅的氣息,眾人都心中驚訝道,之前雨辰就展露過殺戮四層的規則之力了,而現在竟然再一次的暴露出了更為恐怖的規則之力。

「砰!」而就在這個時候,雨辰抬腳向著薛雨走去,而每當雨辰的腳步落下,那雨辰周圍的火焰都會再一次的蔓延,此刻的雨辰猶如火焰精靈一般,在那燃燒的火焰之中,信步而行,而同時一股強大的戰意從雨辰的身上湧現。

「砰!」雨辰再一次的向前邁去,而半隨著雨辰的每一次的向前,那周圍的火焰都為之翻騰,那火焰熾熱的氣息也越發的恐怖。而在感受到雨辰身上那逐漸增強的氣息,頓時薛雨便直接的暴喝一聲,而隨後那霸道規則湧現,霸道的氣息蔓延在整個練武場之上。薛雨自然不想雨辰再繼續的將那股氣息積累下去。頓時那霸道的規則融入到薛雨手中的長劍之中。

「橫行霸道!」而隨後薛雨手中的長劍化作了一道劍光向著雨辰直射而去,而在那長劍說過之處,地面爆裂,無盡的塵土飛揚,霸道之威橫行,那長劍勢如破竹,就連那從雨辰周圍的火焰之力在那霸道一劍之下也直接的就被洞穿了過去。霸道之下,儘是毀滅!

而就在那長劍快要射中雨辰的剎那,雨辰突然的轟出了自己的手中,頓時一道道玄武符文在雨辰的掌心之上閃爍,而那長劍刺在那玄武符文之上,頓時便發出了一陣猶如撞擊在重劍上的叮噹聲。而同時雨辰的另一隻手掌迅速地變化,而一道劍指點出,頓時那周圍的火焰翻滾,那火焰之力猶如長蛇一邊涌動。

那火焰之力化作了一道火柱直接的撞擊在了那被雨辰擋住的長劍之上,頓時那柄長劍便被擊飛了出去。而薛雨單手一招,那長劍便再一次的飛回了薛雨的手掌之中。「好強大的防禦力!」而在感受到那劍柄之上殘留的微熱的氣息之後,薛雨心中想到。

「人劍合一!霸道之行!」而在接回長劍之後,薛雨頓時一劍劈斬而下,那薛雨斬落的那道劍芒足足數十丈之長,五六丈之寬,彷彿這一劍就可以整個司空堡劈成兩半一般。雖然那劍影還沒有落下,到那時那地面已經承受不住那股霸道的劍氣而崩裂粉碎了!

周圍圍觀的武者那些實力弱小的也都感覺到了一股壓抑般的氣息,就彷彿是那巨大的劍芒是迎頭劈向他們的一般,將他們壓的喘不過氣來。「小雨的實力有強了!」而在看到薛雨斬出這強大而又霸道無匹的一劍之後,司空楠木心中想到。

儘管薛雨這一劍很強,但是司空楠木卻更加的知道雨辰那周身的玄武符文的防禦力有多麼的變態!即使是這一劍也未必能夠破開的了雨辰的那層自主的防禦力!而在薛雨這一劍劈下去的一剎那,雨辰清喝一聲道「「火鳳!」而同時雨辰的腳掌猛地踏入到地面上,頓時一隻火鳳從雨辰周身的那火焰之中湧現。

而隨後雨辰便直接的一戰轟向了上方,因為薛雨的那道劍芒正是從上面劈斬而下的,而就在雨辰手掌向上轟出的一剎那,頓時那火海中飛舞的火鳳發出了一聲鳳鳴,而隨後那火鳳便從火海之中順著雨辰的掌力衝天而起。而那周圍的火海也隨著那火鳳直衝而去。

就好像是一道巨大的火柱沿著雨辰的手掌直接的轟向了那道斬落的巨大劍芒一般!「轟!」頓時那火鳳與那劍影劇烈的碰撞在一起,頓時一股強大的氣勁因為這一次的撞擊而產生,那恐怖的火焰之力和霸道的劍氣肆虐。「嗤嗤!」那散亂的劍氣划傷了一名名周圍圍觀的武者。而那散落的火焰之力,頓時便點燃了一名名武者的武袍。

「轟!」而在那巨大的劍芒之下,那火鳳最終還是慘烈的鳴叫了一聲之後便崩潰了而消散了。「聖象勁拳!」而就在那火鳳崩潰的一剎那,雨辰一躍而起,那聖象般巨大的拳芒充滿了爆發力!「疊加!」而伴隨著雨辰的一聲嘶吼聲,那聖象勁拳的力量再一次的疊加了一倍!

原本雨辰的聖象勁拳就是能夠疊加三倍的力量了!而這一次覺醒之後,不但不死金身訣突破,而且雨辰的身體也強橫了數倍,所以雨辰便借這一次打鬥,將聖象勁拳再一次的突破一個階層!此刻的聖象勁拳已經疊加了雨辰四倍的力量!那充滿了爆炸般力量的聖象勁拳向著上方的那道巨大的劍芒直接的轟去。

「轟!」頓時那道巨大的劍芒被雨辰一拳轟碎,那崩潰的劍氣四射,而那玄武符文在雨辰的周身閃動著,阻擋著那一道道散亂的劍氣。而此刻一陣微風吹動著雨辰的武袍,而雨辰的黑髮在也隨著微風起伏,讓雨辰那雖然不算多壯實的身軀,充滿了神秘感!

這「火鳳」是雨辰根據七代朱雀給自己的記憶中感悟出來的,在七代朱雀給雨辰的記憶之中,當初七代也曾這樣做過,只不過那個時候的七代朱雀已經是武道大能者,抬手揮掌之間就自成招式了!而以雨辰對武道的理解自然是做不到這一點,但是雨辰還是根據七代朱雀的這一招領悟出了自己的這一招!

雖然這一招剛被領悟出來,好像威力並不是很強,但是隨後日後雨辰的逐漸完善,到時候這一招的威力還是能夠得到很大的提升的!而且隨著雨辰的實力的增強和肉身的強大,雨辰再動用聖象勁拳也更加的隨心所欲一些了!

而在剛剛一招過後,雨辰和薛雨兩人相對,那兩雙眼睛之中充滿了濃郁的戰意!「嗖!」、「嗖!」而隨後雨辰和薛雨兩人同時沖向了練武場的中央,「轟!」兩隻拳芒再一次的碰撞,而發成了響亮的轟鳴聲。

「砰!砰!砰!」雨辰和薛雨兩人都捨棄了兵器,兩人拳來腳往,兩人的速度都很快,尤其是薛雨的速度更是超出雨辰一截,這種速度實說移動的速度,而非是反應的速度!要說到反應的速度,雨辰就要比薛雨快上一些了!「砰!」而就在這個時候,薛雨一腳再一次的踢中雨辰肩膀。

而就在薛雨的腳還沒有踢中雨辰之前的剎那,那玄武符文便已經開始自主的閃動了!「砰!」而雨辰在承受了薛雨一腳之後,頓時便飛了出去,撞擊在了地面之上,頓時地面被砸出了一道大坑。

而雨辰單手一拍地面,頓時地面再一次的被擊碎,而雨辰藉助那股反震的力量一躍而起,雨辰的身影再一次的沖向了薛雨,那巨大的拳芒,充滿了恐怖的力量。「砰!」而隨後薛雨一拳轟出,頓時兩人再一次的轟在了一起。「轟!」頓時雨辰和薛雨兩人上身的武袍在承受不了這股巨大的衝擊力之後,盡數的爆裂!

雖然雨辰和薛雨兩人穿上武袍都不像是壯實的人,可是在武袍炸裂之後,兩人那渾身充滿了爆炸性力量的肌肉這才凸顯在了眾人的眼中。「砰!砰!砰!」雨辰和薛雨兩人你來我往,一拳一拳的轟撞著。雖然薛雨的速度要比雨辰快的多,可是雨辰的反應速度很快,總是能夠在攻擊來臨前的一剎那避開薛雨的攻擊!而且就算是雨辰躲避不了,雨辰周身的玄武符文也會將雨辰守護的好好的!

而在兩人在場中相互交手數百招之後,雨辰和薛雨兩人都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雖然最後的戰鬥雨辰一直都是稍稍的落入下風的,可是雨辰卻沒有受到什麼傷勢!畢竟只要有著玄武符文在雨辰就像是一隻打不死的小強一般!

「呼!」雨辰和薛雨兩人都大口的喘著粗氣,兩人都相互的看向了對方,那雙眸之中的戰意也緩緩地散去,「以陽元境的實力竟然能夠跟我全力的時候打平!這也太打擊人了!你個變態!」薛雨看向雨辰,喘著粗氣說道。

話說一開始的時候,薛雨在知道了雨辰僅僅只是陽元境實力的時候,雖然薛雨表面上沒有表露出來,但是在薛雨的心裡多多少少是有一點看低雨辰的!畢竟陽元境與陰陽鏡的差距可以說一道鴻溝!陽元境僅僅動用的只是陽元之力!而陰陽鏡的武者達到了陰陽互揉,所以陰陽鏡的武者比陽元境的武者高出的並非僅僅只是一個等級的名稱而已,還有這那元力強弱的差別!而雨辰體內的陽元之力卻是異常的精純!雖然依然比不上陰陽元力,但是卻也相差不是很多!尤其是雨辰肉身每一次的強化,雨辰的筋脈都會被擴寬,所以雨辰體內儲存的陽元之力亦是異常的渾厚! 「你的實力真的很強!若不是因為我的防禦力,我早已經敗過了!」雨辰看著薛雨說道。而周圍司空堡的年輕一代的武者們,依然沒有從之前的那場精彩的戰鬥震撼的場面之中清醒過來!尤其是雨辰竟然以陽元境的實力對戰陰陽鏡五層的武者竟然不輸分毫!這是他們以往絕對不敢想像的事情!這絕對是打破了他們以往對於武道的認知!

而就在雨辰和薛雨兩人對戰的時候,那巨大的戰鬥場面自然是吸引來了司空堡眾多的武者,而司空堡的堡主也是其中之一,他將雨辰和薛雨兩人對戰的過程都看了過邊,而對於雨辰那異常強大的肉身以及那能夠自主防禦的符文十分的好奇!但是無論怎麼說雨辰都是他司空堡的客人,而且雨辰還是他兒子司空楠木的朋友,所以無論從哪方面來說他都不便詢問。畢竟這屬於雨辰自己的秘密!「楠木的這個朋友不簡單啊!」司空宇心中想到。

其實雖然司空楠木是他司空宇的兒子,但是司空宇也總是感覺他自己也看不透他這個兒子!司空楠木實力雖然表面上是陰陽鏡五層,但是司空楠木覺得他的兒子似乎並非是那麼簡單!就像是他的這個朋友雨辰一樣!身上總是有著某種秘密!不過既然司空楠木沒有說,他也就一直都沒有問!這也算是老子對兒子的一種信任吧!

而雨辰和薛雨兩人的這一場戰鬥,對於司空堡的練武場來說絕對是一個巨大的災難!那個原本結實的練武場此刻已經盡數的摧毀了!索性的是,司空楠木並不需要雨辰賠!而在雨辰和薛雨兩人的這場對決結束之後,司空楠木便來到了雨辰的身前。

「你的防禦力很強!一般人是破不開你的防禦力的!你的反應能力也十分的迅速!你的攻擊力在你這個實力也已經很強了!而你唯一的短板就是你的速度!你的身法武技等級應該很低!它拖延了你的速度!若是你的速度可以提升的話,你的實力將會再次提升一個層次!」司空楠木對雨辰說道。而司空楠木不愧是武道天才,他一語便直接的刺中了雨辰的弱點!

雨辰的身法武技確實是很低等,而且雨辰也一直都知道這就是自己的短板,這一點在當初與踏入大乾帝國的帝都的時候,在碰到那裡的武者雨辰就已經有了深刻的認識了!只不過好的身法武技十分的難得!雨辰也一直都沒有在身法上有什麼突破。若是剛剛雨辰的速度在提升一個層次的話,那剛剛拉長了戰局便不是雨辰被壓制著打了!

「這本是我所修鍊的身法武技!它是雷電屬性的,所以配合我的雷電之力,可以讓我的速度就像閃電一樣迅速!而你雖然沒有雷電之力,但是我想它也能夠將你的速度提升一個層次!這個你先勉強用著,等我找到你合適的時候,再換吧!」而隨後司空楠木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取出了一塊玉簡出來,交給了雨辰。

而隨後雨辰便將那玉簡收了下來,雨辰一直都知道自己的速度是自己的一個弱點,可是高明的身法武技十分的難得!所以雨辰這才一直將就沒有更換,只不過現在雨辰的這身法已經嚴重影響到了雨辰的實力!這讓雨辰不得不更換掉它!

而隨後雨辰便將用神識查看了那玉簡之中的內容,而隨後一篇名為「雷影分身」的武技便湧入到了雨辰的腦海之中,這雷影分身是為了擁有雷電之力的武者專門創造出來的!而根據記載,這雷影分身修鍊到極致,那速度可以快到瞬間分身千里!可謂是一種十分恐怖的速度了!

只要你速度夠快,就可以在說過之處留下一道道殘影,而當你的速度越來越快的快的話,那這道殘影的存在的時間也就越來越長!而根據雷影分身的記載,只要能夠修鍊到極致,這些殘影都可以成為一個個獨立的分身!這是一種恐怖的速度!就是現在司空楠木也做不到可以留下分身的地步!僅僅只是可以留下一道道瞬間即滅的殘影而已!

而司空楠木將自己的身法武技交給雨辰的時候,一旁的薛雨有些吃驚的看著司空楠木!薛雨自然是知道司空楠木修鍊的是雷影分身!可是這雷影分身可是司空堡的不傳武技!僅僅只是司空堡的嫡系子弟!而且還是天賦絕佳之人才具有修鍊的資格,可是司空楠木就這樣就把這本司空堡的傳承武技交給了雨辰!這是一種怎樣的信任!

就連從小就跟司空楠木是朋友的薛雨都沒有這種特殊的待遇!說真的在看到司空楠木將那雷影分身交給雨辰的時候,薛雨是有些羨慕雨辰的,畢竟薛雨跟司空楠木自打娘胎出來兩人就是朋友了!可是似乎司空楠木對雨辰更加的好!而且薛雨都不知道司空楠木什麼時候多出了雨辰這個朋友的!又是什麼時候跟雨辰有那麼深厚的友誼關係的!

而對於將自己的家傳武技交給雨辰,司空楠木並不覺得有什麼!因為現在雨辰缺的就是這個,所以司空楠木就會幫助雨辰!而雨辰根本就不知道這雷影分身如此的重要,要不然雨辰絕對會拒絕的!而司空楠木的父親司空宇就在一旁看著這一切!

而當司空楠木拿出那雷影分身的時候,司空宇就本能的想要上去阻止的!不過司空宇卻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腳步!「楠兒並不是一個魯莽之人!他既然將這武技傳給別人,那自然是有他的考量的!而且他那朋友似乎也不簡單!算了!楠兒長大了,他自己知道該怎麼做的!」司空宇心中想到,而隨後司空宇便離開了這裡。

而司空楠木顯然也注意到了薛雨的表情,而隨後司空楠木拍了拍薛雨的肩膀說道:「我跟他是兄弟!同樣跟你也是兄弟!所以你們倆以後也就是兄弟了!而只要兄弟有需要,不管什麼事情!我就會挺身而出!我想你們也應該是一樣的!」而薛小蝶就如同一個透明的人一般站在一旁看著那三個有說有笑的男人!

其實往常也是這般,只不過那個時候,並沒有雨辰在!以往都是薛雨和司空楠木兩人來一場大戰,而薛小蝶在一旁觀戰,而在戰鬥結束之後,薛雨和司空楠木兩人討論自己和對方的不足之處,以及自己對於武道的新見解,對於這些事情,薛小蝶都已經習慣了!而薛小蝶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安安靜靜單單純純的小女孩!不管是在薛家堡還是在司空堡,都是一如既往的文靜。

而司空宇在觀看了雨辰和薛雨兩人之間的戰鬥之後,司空宇對於下一輩們這是更加的充滿了希望!而隨後司空宇便去處理十三堡的事情去了!由於南武十三堡與馬家幫的較量即將開始,所以南武十三堡正在選出出戰的人手。而老一代的出戰的武者都已經準備就緒了!可是年輕一代究竟有誰出戰還沒有確定下來。

「通知下去,立刻去請其他十二堡的堡主過來!有要事相商!」司空宇吩咐下去道。而隨後各大堡的堡主都紛紛的趕了過來。而司空宇便對其他的十二堡的堡主說道:「決戰將臨近,可是年輕一代的出戰人選還沒有確定,所以我們來商量一下對策。」

而就在司空宇的話音落下,李家堡的便說道,「不如從他們九個孩子中由比試選擇出五個,畢竟他們九個孩子可是年輕一代中最強大的幾人了!當然若是其他人想要參加,也同樣的可以與他們九人比試,只要進了前五,無論是誰都可以作為代表出戰!」李家堡堡主的建議是一條很簡單但卻也是最直接的建議。

而他所說的九個孩子正是南武十三堡公認的九名年輕一代的強者,他們分別是單穹然、孔聖傑、駱千凝、司空楠木、薛雨、龐鴻、房子由、張旭曉以及李言鶴!他們九人分別出世南武十三堡中的九大堡,而單穹然是整個南武十三堡最為公認的年輕一代的第一人!而在這九人之中唯有駱千凝是女孩子!雖然駱千凝是女孩子,可是實力卻不必其他八個人弱上分毫!

「我贊同李兄的這個建議,畢竟現在決戰的時間那麼短!讓我們準備的時間也不多了!」而就在這個時候,孔家堡的堡主說道。而這孔聖傑正是出自孔家堡,而且還是孔家堡的少堡主,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任孔家堡的堡主!

「不錯!李兄的這個建議確實是可以省去不少時間!而且凡是我南武十三堡之中的想要參戰的年輕一代都可以跟他們九人較量!只要是能夠勝出,都可以代表我南武十三堡與馬家幫對戰!」而在這個時候,駱家堡的堡主說道。而這九人之中的唯一的女孩子駱千凝正是這駱家堡的掌上明珠!

而隨後各大堡主都紛紛的同意了這個建議,而司空宇也比較接受這個建議是,所以在看到各位堡主都同意之後,司空宇便同意了,而隨後司空宇便讓各大堡主回去準備通知各堡的年輕子弟,準備這個年輕自己之間的角逐!而這個小小的比試就在兩天之後南武十三堡公共的決戰台舉行! 而在有了雷影分身之後,雨辰就一直都在參悟這雷影分身,雷影分身是雷屬性的功法這套功法對於擁有雷電之力的司空楠木而言就是量身打造的,所以當初司空楠木在修鍊這套功法的時候,並沒有用多長時間!而雨辰已經參悟了這雷影分身兩天了,不過雨辰一直都還沒有修連。

因為今天就是南武十三堡舉行這一場小小的較量從而選出無名年輕一代的武者代表南武十三堡參加也馬家幫的對決的日子!雖然雨辰不參加,可是司空楠木和薛雨兩人都要參加,所以雨辰就一同前來了。而在雨辰、薛小蝶、薛雨以及司空楠木四人來的時候,整個決戰台周圍已經擠滿了武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