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而還勒令王戰絕對不能再對葉雲出手,可是王戰倒好,卻偏偏要和葉雲繼續斗下去,非要打敗了對方為止。

當然他要是知道葉雲連道帝境的強者都給打跑了的話,估計就不會有任何想法了。

葉雲隨著賀剛進入了大殿之中,目光便落在了在大殿上布置的兩座傳送陣,左邊一座的傳送陣已經閃爍著光芒,有專門的天陣部弟子看護著。

右邊的傳送陣,則擁有眾多的布陣材料,還有些銘刻著眾多的陣紋,繁複的讓人眼花繚亂。

「老大,這座就是通往天羅沙漠的天玄城,眼下我實力不夠,只能一步步慢慢來,唉,也不知道那邊的天玄城怎麼樣了。」賀剛搖了搖頭,他還是非常想念那邊的。

「那邊有千輕塵坐鎮,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而且五行大陣真正的發揮起作用的話,會非常厲害。只是當初我修為不夠,眼界也不夠,所以那邊的布置還是有些疏忽,現在我們就是要先完善了這裡,達到兩邊的互通,這樣對於我們來說,才是真正的有退路。」葉雲沉吟道,現在對於他來說,不管是前進的路,還是後退的路,都要想清楚,不然的話,只會害了大家。

「那……老大我們開始吧?」賀剛搓了搓手,目光落在傳送陣上,兩眼綻放著精光。

就是葉雲都哭笑不得,想讓賀剛這個活寶能認真起來,也就只有投其所好,一個是收集寶貝,一個是陣法了。

現在賀剛整個人就像是著魔了一樣,這種感覺瞬間也感染了葉雲,雖說葉雲以前也和賀剛搭檔布置過陣法,但是卻從來都沒有現在這個這麼繁雜。

要是傳揚出去,恐怕都有人要罵葉雲和賀剛,簡直就是異想天開,先不說供應傳送陣,每一次開啟需要多少道石,便是連這種浩大的工程,就需要對虛空之道和陣法之道有著非常深厚的造詣,就是在整個玄天道界,也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到這些。

或許是因為年輕人有這種衝勁,也或許是因為葉雲本來就野心很大,敢想敢做,然而現在兩人通力合作,竟然非常的投入在其中。

就是連葉雲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對陣法之道,漸漸地產生了興趣,有很多地方不懂的就會問賀剛,甚至連和傳送陣沒有任何關係的陣法知識。

賀剛早就興奮起來,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葉雲問的這些,反而是有問必答,吐沫橫飛,越說越帶勁。

如此往複之下,傳送陣也終於在三個月之後,弄好了。

看著面前散發著深邃氣息的傳送陣,葉雲眉頭微微一挑,也不禁激動了起來。

下面就是開始試試這陣法,是否真的有用了。(未完待續。) 葉雲正想跨上去,卻又被賀剛一把攬住了,「老大,先別急啊。你過去的話,總得帶上我啊?萬一你成功了,到我的時候失敗了,我豈不是要流離失所了?」

「你說的倒是也對,畢竟這麼遠的距離傳送陣,在玄天道界就是一種非常偉大的創舉,簡直就是奇迹。可是誰也不知道好不好用。本來我以為,我最適合試陣,就算我丟了,也會回來,可要是成功的過去了,反而又耽誤時間。」葉雲點了點頭,倒是很認可賀剛的話,現在對他來說,時間就是最重要的,反覆耽誤了,反而沒這個必要。

賀剛連連贊同的說道:「老大,你說的對,而且現在我們過去的話,按照先前的經驗,布置新的傳送陣和這邊對接,也僅僅只需要一個月而已。不過,你是不是應該丟個分身在這裡?畢竟你回來的消息,那些大家族肯定都知道了,很多事情,還需要你來處理啊。」

「你說的對,我現在將日分身留下的話,其他家族也不會對我的修為有什麼懷疑。」葉雲倒是因為這段時間一直在忙著陣法,有些頭暈腦脹,反而把那些大家族的事情給忘了。

以他們的能耐,肯定會知道葉雲回來了,自然會找機會談論合作的事情了。

葉雲要前往葉家和李家,暫時還不適合了暴露自己的修為,十大分身目前正好是初階道祖境的修為,三年的時間,以外界對自己天資的猜測,就算是初階道祖境,最多也只是引起轟動而已,還不至於太過懷疑了。

當然當初巔峰道聖就能夠戰勝中階道祖的他,現在修為要是進入了初階道祖境的話,恐怕就完全可以使得九大家族的任何人有一種壓迫感了。

紅色長袍的葉雲分離出來之後,便閃身回去了,至於葉雲的本體則一把抓著賀剛,便閃身一步跨入了傳送陣之中。

傳送陣內,一陣陣龐大的吸引力,拉扯著葉雲和賀剛消失了。為了能夠切身體會一下這傳送陣的效果,葉雲並沒有施展出任何防護力量,只是就這麼直接抓著賀剛。

一道道深邃無比的虛空力量,在身旁不斷的穿梭而過,葉雲就感覺到似乎距離在不斷的和天玄城拉遠了。

「傳送陣作為最普通的一種傳送陣法,其實也可以說是最玄奧的陣法。從起初上來說,這只是短距離的虛空傳送,可若是跨度再大一點呢?大到超出了這個世界,達到另一個世界的傳送呢?就比如虛空通道一樣……」葉雲眼眸中閃爍著精光,突然發現當初神秘老者所說的話,是絕對正確的。

再怎麼高深的道法,也會有最基礎的存在,而再基礎的道法,隨著不斷的完善和提升,也終究會轉變成為最強大的道法。

想到這裡,葉雲心中一動,問道:「賀剛,你說這傳送陣是否可以做到跨世界的傳送,就比如道武大世界到玄天道界這樣?」

「絕對可以!」賀剛想都沒有想,很果斷的就肯定的說道。

「那你可以布置么?」葉雲嘴角揚起一抹笑意,揶揄道。

「呃……」賀剛聞言頓時就哭著臉說道:「老大,你這是在逗我呢?你都看到了,老賀我能夠布置這個傳送陣,都花費了太多的精力了,修為不夠啊,陣法之道博大精深,我也只是懂了一點點皮毛而已。當然我想要是哪天我成為了絕世強者的話,要布置跨世界的傳送陣,定然不是什麼問題。」

葉雲被這傢伙給都笑了,鼓勵道:「好,我等你成為絕世強者,不過你最好在沒有研究陣道的時候,多多修鍊,可別到時候修為拉下來,還不如小玉兒,你可就成了墊底,還要被欺負了。」

「老大,我知道,我就是修為再差,怎麼說也不能被小玉兒那小子給甩太遠了。」賀剛非常自信,挺了挺【胸】膛,自認為自己怎麼說也不能輸給了陳玉了。

葉雲點了點頭,其實他卻很清楚,其實賀剛相對來說還是非常努力用功的。表面上看起來,賀剛沒心沒肺,就是一個極品活寶,可是再看看大家的修為,和賀剛的修為,賀剛也僅僅只是差了第一點而已。

賀剛一直都在努力的提升修為,不然的話,又怎麼可能在陣法之道上有所建樹呢?

總得來說,葉雲還感覺自己有些虧欠賀剛,從剛認識開始,到發現賀剛擁有陣法上的能力之後,到現在,一直以來都在為了宗門,為了眾人的安危在布陣,可是誰又能想到,賀剛究竟花費了多少的時間精力去研究陣道的同時,還要講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呢?

賀剛不會像陳玉那般玩世不恭,也不會像笑三少那樣,除了抽煙喝酒之外,就是在練功,更不會像火望一樣,全心全意的修鍊了。

葉雲是一個重情的人,此刻也自然將這份情誼牢牢的記載了心中,覺得等到穩定的時候,還是要好好補償下賀剛。

遠距離的傳送,速度即便再快,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而葉雲和賀剛也不知道,這傳送陣到天羅沙漠的話,究竟需要多少天,畢竟若是換做一個道聖境的強者,不吃不喝全速飛行的話,也需要一兩年的時間了。

至於道靈境強者的話,最快也只是道聖境強者的一倍而已。現在這傳送陣的好處,不僅僅只是隱秘,還有就是速度也提升了太多。

葉雲憑藉自身的虛空之道,暗自感受了一下,這樣的虛空穿梭流速的話,應該也是在半個月後到達目的地。

這樣的速度,還真的是很快了,畢竟玄天道界實在是太大了,就算是道祖境的強者飛行,也至少要三個月的時間。

這半個月來,傳送陣的傳送倒是沒有出現任何問題,至於會不會被發現,葉雲絲毫不但心。

傳送陣的傳送本來就是轉瞬即逝的,即便道帝境的強者,也沒有辦法清晰的捉摸到,除非是像朱長安那樣的虛空之道強者!

「老大,我感覺到傳送的力量也快用完了,除非是到時候兩大傳送陣都連通起來,那麼應該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了。」賀剛雙眼閃爍著精光,似乎已經想到了兩大傳送陣互通的時候的情景。

與此同時,兩人已經從虛空之中穿梭了出來,頓時便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未完待續。) 在王旭陽的心目中,做大官的基本上都像是白永源他父親一樣,身上帶著淡淡的威嚴。

但現在盧俊義的出現,卻是完全打破了他心底的印象,因為其穿著睡衣,穿著一雙棉拖鞋就跑了出來,還一臉緊張的模樣。

不過王旭陽也知道,盧曉的心結解開,對盧俊義來說卻是個天大的喜訊,在自己女兒面前,什麼威嚴儀錶都可以拋棄。

士兵們看到盧俊義這幅裝扮出門也是嚇了一跳,不過也都是驚訝一下便恢復了正常,恭敬的行了個禮。

「伯父好,盧曉交給您了,我先離開了,再見」,在盧俊義進入崗亭后,王旭陽便站起身來笑道,隨後向崗亭外走去。

「等等」,還沒走出兩步,王旭陽便被盧俊義叫住,道,「你們是坐計程車過來的吧,這麼晚了可不好打車,要不今晚就到我家休息吧,反正有空床。」

王旭陽遲疑了一下,不過看了看四周,還真沒什麼計程車經過,只得點了點頭,道,「那就麻煩伯父了。」

「不麻煩,曉曉還是你扶著吧,人老了,身子骨沒那麼利索了」,盧俊義微笑著道。

「好吧」,王旭陽直接答應了下來,雖說盧俊義與自己父母年齡差不多,但可能是心力憔悴的原因吧,讓他顯得有些蒼老。

王旭陽再次將盧曉給扶起,隨後與盧俊義一同將其帶進了其房間中,隨後便由家裡的女保姆伺候去了。畢竟兩人都是男人,有些東西還真不方便。

「困嗎?如果不困。我們聊聊?」,處理好盧曉后。盧俊義面帶笑容的對王旭陽提出了邀請。

「還不困,聊聊吧」,王旭陽微微一笑,可能是剛才盧俊義的形象原因吧,面對其他還真沒多少緊張。

盧俊義家並不豪華,甚至可以說是簡陋,但一走進其書房,王旭陽就被那海量的藏書給驚到了。

「活到老學到老,這裡的書都是我一步步積累下來的。只要我看過的,我都會買下來收藏」,盧俊義一邊泡著茶,一邊對王旭陽道。

王旭陽默然,他也算明白了,為什麼盧俊義能坐到這個位置,靠的就是這種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

「嘗嘗吧,這可是我最好的茶了,平常我都捨不得喝」。將茶杯推到王旭陽身前後,盧俊義也輕啐一口杯中茶水,一臉的怡然自得。

自從上次品嘗過至尊論道后,王旭陽對茶也專門的了解過。特別是本省產的茶葉,更是了解頗深。

盧俊義泡的茶正是本地的茶葉,所以王旭陽只是微微一看。就知道這是本地的綠茶,價格大概在幾百塊錢一斤左右。

按理來說。像盧俊義這種身居要職的人來說,想喝好茶。那根本就不需要開口就有人來送。

但現在他泡的茶,不算高也不算壞,那就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他沒收過別人送的東西,還有一種就是他在避諱自己。

不過王旭陽還是比較傾向於第一種可能,畢竟自己根本就沒必要被他避諱,也可以說是沒資格。

……

兩人誰都沒有先開口,都在靜靜的品著茶水,就好像是誰先開口誰就輸一樣。

王旭陽自然是好奇盧俊義叫自己來,是想說些什麼,不過見其不開口,他也保持沉默。

而盧俊義則是想看看王旭陽耐心如何,如果耐心不好的話,可能早就忍不住開口詢問了。

就這樣沉默著,終於第二壺茶沖泡上,盧俊義才微笑著開口道,「是不是很好奇,我叫你來究竟想說什麼?」

「的確」,王旭陽不可否認的點了點頭,道,「起先我以為是要感謝我讓你們父女和好,但又覺得不可能。」

「呵呵」,盧俊義淡然一笑,道,「感謝不用說出來,記在心裡就好,不過我找你來,是想問你幾句的,方便嗎?」

「方便,伯父有什麼想問的,你就問吧」,說完,王旭陽站起身來倒茶,用疑惑似的眼光看著盧俊義。

「好,第一個問題,你老實告訴我,對曉曉,你有沒有升起過男女感情的想法?」,略一開口,盧俊義神色就是狂變,身上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氣勢,再加上那鋒利如刀的雙眼,讓王旭陽一時間有些喘不過氣來。

不過這也只是一瞬間,王旭陽便適應了過來,思考良久后,才道,「如果說沒有,那我一定是在說瞎話,但那也只是一瞬間的想法而已,不可能付之於行動。」

「呵呵」,盧俊義再次笑了笑,淡淡的道,「第二個問題,那就是如果我讓你曉曉跟你在一起,你會同意嗎?」

「什麼?」,任王旭陽心態再好,聽到這句話后,也都是心神不守,一下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伯父,你在開玩笑是吧,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再次坐回到凳子上,王旭陽聲音乾澀道。

「如果我說,我這話是認真的,你會怎麼選擇?」,盧俊義神色沉著的再次詢問道。

「我會拒絕」,王旭陽並沒有過多的考慮,雖然他對盧曉還是挺有好感的,但這不足以讓他拋棄劉雙雙那個愛他幾年的女人。

「為什麼拒絕?曉曉不比你女友漂亮?還是你覺得家室配不上你?」,盧俊義神色依舊如常,彷彿王旭陽的回答他早就預料到了。

「沒有,如果在遇到雙雙之前,我可能會考慮盧曉,但現在卻是不可能,我和她畢竟沒有感情經歷」,王旭陽搖著頭道。

「好」,被王旭陽乾脆的拒絕,盧俊義並沒有生氣,反而是叫了一聲好,眼中露出了欣賞的神色。

盧俊義何等身份?而且盧曉又長的是如此的美貌,如果是要找男人的話,絕對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而且盧俊義只有盧曉這麼個女兒,如果攀上他,那可以說在整個省都能是呼風喚雨。

但王旭陽卻是不在乎這些,對他來說,權利金錢都沒有感情重要,如果他真為了這些而拋棄劉雙雙,可能他這輩子都會活在愧疚當中。

「伯父,我有些困了,如果沒什麼問題,那我就去休息了」,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王旭陽直接提出了請辭。

「去吧」,盧俊義毫不掩飾的用欣賞的目光看了王旭陽一眼,點頭答應了下來。

……

一夜無話,不過王旭陽卻是有些失眠,一起床后才發現自己居然是最後一個,盧曉父女兩都已經在客廳中吃早餐了。

解除了心結后,父女兩的關係自然暖了起來,一副其樂融融的模樣,盧俊義的臉上也是充滿了笑容。

見王旭陽下樓后,父女兩都是熱情的打了個招呼,讓他入座,早飯已經準備好了。

盧俊義家的早餐並不豐盛,甚至可以說是簡便,也就是一碗稀粥,一個雞蛋,再加兩個包子。

昨天的法式大餐,王旭陽就沒有吃飽,雖然後上桌,但卻是第一個吃完了所有東西。

「這個給你吧,我不愛吃」,見王旭陽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樣,盧曉將自己身前的雞蛋遞給了他。

「謝謝」,盧曉不愛吃雞蛋,那是確有其事的,所以王旭陽也沒什麼心裡負擔,接過手后,便剝開吃了起來。

將盧曉給的雞蛋解決完畢后,王旭陽擦著嘴巴,道,「對了,盧曉你朋友給你打電話了沒,我那執照真的今天就能下來?」

「你就放心吧,他說今天就今天」,盧曉並沒有正面回答,但話語間卻是充滿了信心。

「什麼執照?小王你這是要做什麼嗎?」,盧俊義也消滅完了所有早餐,開口詢問道。

「是這樣的……」,王旭陽將自己要去參加展銷會,但沒有公司的情況說了一遍。

「嗯,這次的展銷會我們也是花了不少力氣推廣,的確是一次不錯的機會,加油」,聽完王旭陽的話后,盧俊義點頭道。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去上班了,小王你的車是在修吧,正好我順路,就帶你們一程吧。」

「謝謝伯父」,王旭陽點了點頭,這裡實在不好打車,能有順風車坐,也是件不錯的事情。

三人一同走到門口,只見這裡已經停下了一輛奧迪a6,很明顯就是盧俊義平時的公用車。

還沒上車,盧曉便走到了駕駛室的車窗前,對其中正目瞪口呆的男人笑道,「林叔叔,有那麼驚訝嗎?這裡本來就是我家。」

聽到這裡,王旭陽也總算明白了過來,這盧曉口中的林叔叔究竟是何方神聖,原來是盧俊義的秘書,怪不得會有如此許可權。

「是有些驚訝,記得上次見你們父女在一起,那都是十多年前了吧」,林秘書眼中露出了一抹懷念的神色。

「好啦,以後你就見怪不怪了,我們走吧」,盧曉也是展顏一笑,心結解開后,她覺得渾身輕鬆。

王旭陽很自覺的坐上了副駕駛室,將後排留給了父女兩,畢竟他們肯定有許多話要講。

結果也的確如此,一上車父女兩都一直在聊天,而王旭陽也發現,這林叔叔不時的就會看自己一眼,眼中露出奇異的目光,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

終於在半小時后,汽車開到了工商局門口,王旭陽才送了口氣,與盧曉一同向裡面走去。

……(未完待續。。) 只見面前綠意盎然,簡直就是一處世外桃源一般的仙境,哪裡像是當年所見到的破敗不堪的樣子?

僅僅只是三年,這裡就徹底的變了模樣,要不是這裡的氣息沒有太多的變化,葉雲和賀剛險些以為來錯了地方。

「哎呦,我去,這裡的環境還真的好啊,弄的我都不願意走了。」賀剛深呼吸了一下,興奮不已,倒是有一種回家的感覺。

葉雲也是深吸了一口氣,臉上帶著輕鬆的笑意,拍了拍賀剛的肩膀,「走吧,我們進去看看,有什麼變化?」

這是一種回家的感覺,雖說並沒有待的時間待久,但是現在這一片綠洲已經被改變了,若非四周還是環繞著天羅沙漠的黃沙的話,恐怕真的和九大家族的地域沒有任何區別。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數道強悍的氣息沖了出來,一道聲音立刻就高聲大喝道:「來者何人,我天玄宗的地方,爾等前來,為何不遞上拜帖?」

葉雲和賀剛一愣,互相對視一眼,哭笑不得,倒是沒有想到來到自己的地盤,還被喝問了,這連綠洲都還沒進呢!

尤其是這聲音怎麼聽著有些耳熟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