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吱!嘎吱!

雙拳緊握,看著楚嘯天那視自己如同豬狗一樣的神色,可殺可宰,葉宇心中在溢著血液!

此時,他渾身緊繃,目光冰寒地看向蕭諾蘭。

這女人,太過可怕,竟然能夠讓楚嘯天為她如此,她,到底有什麼依仗?!

「這種感覺,我不想再有第二次!」

葉宇看著楚嘯天和蕭諾蘭高高站在空中的身影,眼神深處,閃過一絲猙獰。

他沒想到,自己踏入了高階靈皇,在這些人眼中,還是那麼弱小?!

還是那麼豬狗不如?!

還是那麼一念就殺的螻蟻存在?!

葉宇此時心中壓抑,開始扭曲,他想對天長嚎,但是,他不能,這個時候,他要忍住自己的情緒。

而此時,看著葉宇那冰冷的目光,蕭諾蘭面色清冷,搖了搖頭,說道:「一個得到些許機緣的小家族子弟,我的承諾,沒有那麼不值錢!」

轟!

蕭諾蘭說著,隨即曼妙的身軀一動,瞬間破空而去。

「可惜了!」

楚嘯天面目閃過一絲遺憾,瞥了葉宇一眼,瞬間踏步破空,追著蕭諾蘭的身影疾馳而去。

而原地,眾人都是瞬間身上一松,那恐怖的威壓,瞬間消失了。

「好恐怖的強者!」

「那麼年輕,竟然踏入了這麼強橫的境界,真是可怕!」

「一定是那些仙道大教中的天驕弟子,沒想到,今日我們能夠有幸遠遠觀望一番!」

眾人說著,眸光中都是敬畏。

而此時,原地,葉宇站在那裡,雖然身軀外散逸的是純粹無比的浩然正氣,白光閃耀,但是那眸光中,卻是陰沉得可怕。

此時,一股極其屈辱暴虐的情緒從葉宇的心中生出,他雙目泛出一絲黑氣,眸光緊緊盯著那虛空中遠去的兩道身影,充滿了無盡的猙獰。

唿!

長吐一口氣。

「有人在窺視我?」

而就在這時,葉宇神色勐地一動,他瞬間感應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神念,環繞在自己的周圍。

這是有潛伏在暗中的高手在窺探自己!

「哼!」

那股神念極其弱小,葉宇嘴角劃過一抹獰笑,直接對著這古城外飛射而去。

轟!

葉宇縱身一躍,頓時朝著遠處的大荒蠻林中飛射而去。

而此時,原地,一道身影緩緩出現,這是一個年輕男子,身上氣息駭然,有著巔峰的靈王的實力,就快踏入皇者!

「三個月前臨走時,我接收到了來自家族的書信,這紈絝不是逃離了蒼茫城嗎?怎麼現在卻是出現在了此處?而且,還有一身初階靈王的實力?!」

年輕男子說著,眼神中出現一絲疑惑,但隨即他神色勐地一狠,陰沉道:「不過,你殺了我的弟弟錢平,註定要死在我的手中,縱然你如今也是拜入靈天宗!哼!」

這年輕男子不是他人,正是三個月前和蕭諾蘭,軒轅邪一起拜入靈天宗的錢無道,當日蒼茫城三大家族錢家的大少爺。

他體內被靈天宗強者發掘出了一個遠古大能的遺留密藏,是一個小空間,藏在他的體內。

裡面,有無數的戰兵靈寶和靈藥丹藥,短短的三個月內,藉助著那恐怖的資源,硬生生將錢無道的修為從天靈師推到了巔峰靈王,就快踏入皇者。

此時,他的實力,儼然已經是半步皇者。

雖然沒有蕭諾蘭那麼恐怖,但是,這種修鍊速度也是極其恐怖了!

不過,這個時候,錢無道和蕭諾蘭都不知道,燕地,早就發生了巨變。

夜魔宗和血妖殿大舉進攻,燕國早就不復存在。

如今,燕地已經是大戮王朝的天下!

而此時,錢無道看著葉宇離去的方向,雖然知道這恐怕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在蒼茫城的紈絝廢物少城主了。

但是,錢無道感受著自己身軀中強橫的力量,還有那傳承自體內小空間的遠古大能功法,他頓時神色帶上了一抹孤傲。

他當年本就是王靈學院的天才,此時進入靈天宗,自然是更加自傲。

心中帶著一份殺意,錢無道陰沉一笑,身軀一動,一片蒙蒙的神光虛影頓時從其體內噴薄而出。

昂!

昂!

昂!

那神光中,有十條蠻龍身影在環繞,從大荒蕪地中升騰而起,對天咆哮。

這是十條荒龍的虛影和意志,此時環繞在錢無道的周身,將其襯托得如同一尊龍皇,威勢非凡,氣息恐怖。

轟!

錢無道看著葉宇離去的方向,直接腳步一踏,在一陣龍吟聲中,頓時對著那個方向衝去。

……

這是一片焦灼的大地,周圍佇立著各種枯敗的植物,還有一具具枯黃的骨架散落在地面上,儼然如同一塊死亡之地。

而就在這時,葉宇本是飛速向前的身軀勐地一頓,頓時轉過身,眸光中帶著一絲嘲弄,看著不遠處的飛射而來的身影。

踏踏!

「你早就發現了我?!」

錢無道從天穹落下,看著站在那裡身軀不動的葉宇,眸光中露出一絲驚疑不定,但感受著那確確實實是初階靈王的氣息,頓時沉聲一笑,說道:「我不知道你的自信,從哪裡來?但是,你殺了我的弟弟錢平,就要拿命來償!今日,你註定要死在我的手中!哪怕,你是和我同門的靈天宗弟子!」(未完待續。。) 「竟然是你,錢無道?」

葉宇看著那站在自己不遠處的年輕男子,頓時神色劃過一抹詫異,但隨即便是陡然身上閃過一絲殺意,輕笑著道:「你要殺我?你確定能殺得了我?」

「死到臨頭,還在瘋言瘋語!」

錢無道看著葉宇那一臉如同在看著小丑一般的譏諷笑意,頓時冷喝道:「我本想突破到皇者,晉陞靈天宗的真傳弟子后,便回燕地,斬殺你這廢物紈絝,沒想到,如今的你也是踏入了靈王,甚至還拜入了靈天宗!」

錢無道說著,如同在享受著這擊殺仇人前一刻的暢快感覺,他狠然道:「我不知道你得到了什麼機緣,從當時的一個廢物紈絝成為一尊靈王,但是,一切,都不能阻止今日你的死亡!」

「廢話那麼多,莫非你是在忌憚我的手段?」

葉宇此時倒是不急於顯露自己的真實實力,他看著錢無道陰沉的面孔,不由輕輕一笑,嘴角劃過一抹譏諷。

「你?!」

錢無道看著葉宇那有恃無恐的模樣,頓時猙獰一笑道:「小子!別裝模作樣了!你根本不知道半步皇者的恐怖,也不明白靈王和靈皇之間的差距!你不過得了些許機緣,就在這耀武揚威,有恃無恐?!你根本不明白我到底得到了什麼傳承?!」

「吼!」

一聲劇烈的大吼聲勐地響起,錢無道渾身一震,勐地從身軀內部爆發處無數神光。

昂!

昂!

昂!

伴隨著一道道恐怖高昂的龍吟聲響起,十頭身軀百丈的荒龍虛影頓時從錢無道的身軀中爆射而出。

昂!

轟隆!

千億追妻,醫生老婆太高冷 龍吟聲陣陣,大地破碎,飛沙走石,天穹這一瞬間,似乎都暗了下來,那恐怖的力量,讓龍吟聲響徹天際。

嗡嗡!

一股仿若來自荒蠻大地的古老氣息鋪散而開,錢無道立身空中,周身十條荒龍虛影環繞,看著底下的依舊風輕雲淡的葉宇,不由神色暴怒道:「裝模作樣!我的《十方荒龍勁》,乃是一位遠古大能的絕強傳承,是遠古盤龍宗曾經的鎮宗功法,十頭荒龍的力量,不是你能夠想象得到的!而且,我還有無數靈藥和靈寶!小子,你什麼都沒有,你拿什麼和我比?!」

「十頭荒龍的力量?呵!真是可笑!」

葉宇搖了搖頭,神色露出一絲不屑。

錢無道看著葉宇那副神色,頓時心中怒火更甚,他勐地吼道:「十方荒龍勁,大荒吾為主!」

轟隆!

轟隆!

大地開始破碎,無數土石全部席捲到空中,瞬間形成了十條身軀百丈的土石荒龍。

這十條荒龍全身蒼勁古樸,那一塊塊碗口大的鱗片,雖然是土石凝結而成,但也是看上去猶如鐵水澆築,寒光爍爍,剛勁有力,充滿著古樸蒼然的韻味。

錢無道此時踩在一條土石荒龍頭上,猶如一尊皇者,俯瞰蒼生,他看著底下依舊沒有一絲動作的葉宇,眼神中閃過一抹猙獰。

「殺!」

轟!

轟隆!

荒無道勐地一踏腳步,他周圍環繞的三條巨大的百丈土石荒龍頓時咆哮一聲,張開巨大的泥石大口,頓時對著不遠處的葉宇咆哮而去。

轟隆!

此時,空氣中發出一陣陣音爆聲。

那空間,似乎都承受不住這三條百丈荒龍的威壓。

轟!

恐怖駭然的龍威鋪天蓋地,三條身軀巨大的荒龍遮天蔽日,在空中張牙舞爪,猙獰的龍首,看上去讓人心驚膽寒。

昂!

一道龍吟聲咆哮而出,對著葉宇衝過去的其中一條土石荒龍已經出現在了葉宇的面前,猙獰的巨口張開,仿若要將葉宇直接吞下。

「叮!」

而就在這時,葉宇神色無波,只是緩緩伸出右手,一指輕輕點出,似乎毫無任何力量波動。

轟!

但就在這一刻,時空似乎靜止了。

在錢無道驚駭欲絕的目光中,葉宇只是輕輕一點,那衝到他面前的百丈荒龍竟然直接被一股無形的恐怖力量給瞬間禁錮,猶如精鋼的土石身軀頓時出現了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裂紋。

咔咔咔……

轟隆!

巨大的荒龍,瞬間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打碎開來,百丈龍軀瞬間化為漫天碎石。

「一指點碎一條荒龍?!」

錢無道踏步在不遠處的一條荒龍龍首之上,此時看著不遠處的一幕,頓時面色大變道:「不可能?!你不過區區初階靈王的實力,而且修鍊還是不善攻伐的浩然正氣功法,不可能有這麼強橫的爆發力?!一指點碎我十方荒龍勁凝聚的荒龍?!不可能!」

錢無道此時神色狂吼著,葉宇見此,冷冷一笑,看著剩下的九條荒龍,冷聲道:「每一個想要殺我的人,臨死前都會說三個字……」

「哪三個字?」

錢無道心中驚懼,下意識地問道。

「不可能!」

葉宇嘴角劃過一抹譏諷,勐地說道。

轟!

嗡嗡!

而就在下一刻,葉宇雙手一張,一片璀璨的黑芒頓時在其手中成形,凝聚成一桿古樸的黑色大弓。

這是魔獄神弓,擁有著屠殺神魔的偉岸力量!

「殺!」

葉宇大喝,身軀氣血滔天,澎湃到雙臂中,他瞬間拉開黑色大弓那仿若鋼筋般堅韌的弓弦。

嗡嗡!

這片周圍天地的力量,頓時涌灌到那弓弦之上,萬丈神光閃耀,恐怖的氣息,仿若要破碎萬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