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乾坤聖地的這些弟子傾巢而出,如同一條洪流一般,瞬間席捲整個乾坤大世界,引起的轟動可以想象。

而首當其衝的便是最靠近這裡的那些小勢力。

因為乾坤聖地所處的地方乃是乾坤大世界最為貧瘠的地帶,只有那些沒有什麼靠山的小勢力才會選擇留在這裡。

所以,這群實力強大的武者從他們駐地的上空飛過,就好比一隻老鷹從一隻耗子的頭上飛過,起害怕稱帝可以想象。

畢竟,任何一名武者降臨,都能輕易的將他們覆滅。

好在,他們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轉瞬之間,這一行近萬人便從他們的頭頂飛過,轉眼便消失在天際。

可是即便沒了他們的蹤影,但這些勢力依舊無法平靜。

因為他們從沒想過這個荒蕪之地中居然隱藏著如此強大的一股勢力,更想不明白他們此番作為所為何事。

但是他們壓根就沒有將他們往聖地上想。

雖然乾坤聖地處在乾坤大世界中,但是與乾坤大世界的人接觸的也是非常之少,因為他們不參與任何乾坤大世界的任何事物,就連資源,他們也能夠從洞天中獲得。

再加上,各大聖地為了繼續保持他們的神秘性,做一些事情的時候,都是特別的小心翼翼,根本沒有人察覺到。

像今天這樣傾巢而出,根本沒有出現過。

所以,就算是這些待在乾坤聖地邊緣的那些勢力都不會想到,他們的旁邊就守著一座傳說中的聖地。

所以,他們一時間也是滿腦子漿煳,不明白動地發生了什麼事情。

吳塵站在青葉劍的身上,以肉眼難辨的速度朝前面飛遁,看起來飛得很遠,但實際上只過了幾個唿吸的功夫。

終於,在十息之後,青葉劍停了下來,吳塵也從上面跳了下來。

此時的吳塵已經是滿臉的蒼白。

青葉劍雖然跟自己非常親近,也積累了不少的力量,但是以吳塵現在的修為控制起來非常吃力。

這十息的功夫,已經快要耗盡了他的真氣。

要不是他之前在洞天之中修為有所提升,再加上《霸天訣》的關係,真氣是同階武者的五倍,以及青葉的主動幫助,他甚至連一息的時間都堅持不到。

但即便這樣,他也逃出了數百萬里之遙,即便是武尊,想要追上來也得費一定的時間,而這段時間足夠他用的了。

「老大,對方派出了所有的武者,照這樣下去,我們根本無法逃脫。」大黑吞噬了兩塊仙界碎片,即便是對於其他的世界也有了一定的控制力。

所以,他能夠輕易的感受到這方世界里的大致情況,也知道了乾坤聖地傾巢而出的事情,心中也是頗為緊張。

俗話說得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而且,乾坤聖地是傾巢而出,如此龐大的一股力量,就算是毀滅一方世界也輕而易舉。

雖然吳塵能夠藉助青葉劍的力量逃脫他們的包圍,但這件事情可一不可再,因為吳塵的修為已經決定了這些。

再加上吳塵這邊勢單力孤,一旦被他們抓到,後果幾乎沒有還手的力量。

「我知道,所以我要改到天古絕地。」吳塵早就想好了,如果無法逃脫,就前往天古絕地中避難。

三千大世界九大絕地,吳塵已經全都進去過了,就連上一世沒有踏足的雲海絕地,這一世也給補全了。

所以,天古絕地對外人來說很危險,但是對於吳塵來說,卻是一個最佳的避難場所。

「你說的是西北方向的那片混亂區域?」大黑能夠感受到乾坤大世界的大致情況,對於一些特殊的地貌自然是瞭若指掌。

一聽吳塵說道什麼覺地,它立刻就想到了之前了解到額那片混亂區域。

這個混亂區域對於大黑來說,簡直就像是黑夜中的燈塔一般顯眼,因為整個乾坤大世界,就只有這一個地方讓它無法看透。

因為其中的規則非常混亂,甚至還有秩序的雛形,而這些,嚴重阻礙了大黑的探索。

雖然大黑不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有一點它可以確定,那就是這裡面絕對是兇險無比。

「不錯,不過在此之前也得給他們點顏色看看。」吳塵可不是好欺負的主,立刻道:「大黑,將那些守墓人一個個的放出來,我要用他們來布陣。」

「現在布陣,來得及嗎?」大黑有些搞不明白吳塵腦子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要知道後面的追兵很快就要追上來了,他居然還有心思布陣,再簡單的陣法,也得需要一定的時間來構建。

再者說了,這群守墓人可都是和他們有矛盾的人,他們能乖乖的幫助吳塵布陣嗎?

「這你就甭管了,按照我說的做。」吳塵卻不以為意。

「好吧!」大黑不知道吳塵喉嚨里賣的什麼葯,但看他如此自信,也就沒有在勸,說話之間,就按照吳塵所指定的地方放出了一個人。

這守墓人剛一出來,就看到了眼前的情況發生了變化,在看到吳塵之後,兩隻眼睛頓時充滿了怒火。

但吳塵根本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立刻轉移到了其他的地方,頃刻間便將這三十六人全都放在了指定的位置上。

說起來很漫長,但實際上也就是一轉眼的功夫。

突然間,天地一陣晃動,而後,一股無形的力量從冥冥之中降臨而下,將這三十六人禁錮了起來。

而後,一股強大的力量一閃而逝,連同那三十六名守墓人也隱去了身形。

「三十六地煞陣?」大黑眼睛一亮,立刻認出了此陣來。

因為此陣乃是極為強大的陣法,即便是在仙界也經常被用到,此陣沒有具體的品級,布陣所用的法寶或者武者越強大,陣法就越強悍。

與之對應的乃是七十二天罡大陣,同事,這兩個陣法又能合二為一,形成滿天星斗大陣,即便是放在仙界,也是非常強大的一個陣法。

只是,大黑不知道的是,吳塵是什麼時構建好的陣基。

吳塵含笑不語,其實,早在一個多月前,他的身為化身就已經在這裡準備好了一切,為的就是防止意外的發生。

這個陣法也是根據守墓人的數量量身定做的,也只有使用這樣級別的陣法,才能夠拖延乾坤聖地的腳步。

布置好一切之後,吳塵繼續朝天古絕地趕去。

他很清楚,這些守墓人的修為雖高,但也只能給自己拖延一些時間而已,他必須要儘快進入天古絕地,只有這樣,他才能真正的躲過這一劫。

很快,乾坤聖地的大軍便抵達了抵觸。

可他們剛一進入到地煞陣的範圍,四周立刻升起了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而濃霧之中隱藏著三十六道黑影,不斷地在濃霧中穿梭。

所過之處,沒有人能夠抵擋這黑影的襲殺,轉瞬之間,就有近千人死於非命。

此時,那些守墓人的心裡也是非常的無奈。

現在他們已經與陣法融為一體,除了他們的意識之外,什麼都控制不了,只能根據吳塵的設定對進入陣法的乾坤聖地的人進行屠殺。

但是,乾坤聖地之中也有陣法高手,很快就發現了此陣乃是三十六地煞陣,雖然不是上古十大殺陣,但確實非常恐怖的一個陣法。

此時又由三十六位武尊構建而成,其威力可想而知。

但很快他們便想到了應對的方法,立刻召集三十六名武尊,同事對三十六個陣基發起了攻擊。

不過,地煞陣收到了天地之力的加持,遠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夠擊敗的,到最後,直接動用了四十名武尊的力量,才最終將地煞陣壓制住,而後藉助一件半步帝兵的幫助,才成功將地煞陣破除掉。

而那三十六名守墓人也跟隨地煞陣,消失在天地之間。

對於這個結果,吳塵早就知道,但他並不覺得自己做的有什麼不對的。

因為追殺自的就是乾坤聖地的人,他們想殺自己,自己自然也要還手,別人死總比自己死要好。

而他在這個時候,已經快要抵達天古絕地了。

可是就在他準備進去的時候,面前卻出現了一道熟悉的人影,正是干北斗。

「我就知道你會來這裡,可惜,你進不去了。」干北斗冷哼道。

在吳塵修鍊的這半年中,干北斗也沒有閑著,而是派出了不少人去調查吳塵的情況,還真被他調查除了不少有用的東西。

尤其是在雲海絕地的時候,他做的那件事情讓他記憶深刻。

所以,吳塵逃離之後,他解決完那些個墓靈之後,立刻趕到了這裡,他可不想重蹈凌浩天的覆轍。

「看來這半年多的時間,你做了不少的功課,既然如此,你應該知道葉蒼煌的下場。」吳塵看得出來,這個干北斗調查過了自己。

不然的話,他也不可能直接繞道來這裡阻截自己。

所以,他才把葉蒼煌搬了出來,希望讓其忌憚,畢竟,葉蒼煌就是死在自己的滅世金輪至下的。

吳塵相信,這一點,干北斗肯定也調查到了。

而且,他之前沒有躲在背地裡偷襲,而是光明正大地出來,就已經說明他在忌憚自己的滅世金輪。

「哼,你以為我是葉蒼煌那樣的廢物嗎?」干北斗冷哼一聲,右手一晃,一顆金色的圓球出現在他的手中。

「乾坤金球?」吳塵一驚。

這乾坤金球可是乾坤大帝的第二件帝兵,據說它是乾坤大帝用一個快要覆滅的世界煉製而成,其中充滿了毀滅的氣息。

所以,這可金球又被稱之為毀滅金球,因為它擁有讓一切觸碰之物毀滅的能力。

即便是帝兵,也抵擋不住它那股毀滅氣息的侵蝕。

就像乾坤榜會因為洞天的毀滅也破碎一樣,這是天地意志的體現,非人力可改。

只不過,這東西據說已經跟隨乾坤大帝塵封在了史的長河之中,如果一直都掌握在乾坤聖地的手裡,他們不可能不拿出來。

因為就連青葉劍也的當不住它長時間的侵蝕。

「你果然知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就是數萬年前的哪位無塵大帝吧?」干北斗確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測。

因為乾坤金球知道的人非常少,即便是在乾坤聖地中,也無人知曉。

他之所以會擁有乾坤進球,則是因為他的先祖曾是乾坤大帝的手下,後來乾坤大帝隕落之後,這件寶物便被賜予了他的先祖。

慢慢地也就傳到了他的手裡。

這一點,就連乾坤聖地的代高層都不知道。

只可惜,自從他的先祖離世之後,他的家族之中再也沒有人能夠突破到武尊境界,也就沒有資格使用乾坤金球。

所以,乾坤金球一直被供奉在他家族的祖地里。

而干北斗是自己家族數萬年來,第一個達到武尊境界的人,他才回到自己的祖地將乾坤金球請了出來。

說起來,這也是數千年前的事情了。

而他也只是將它當做自己的最後的底牌來使用,也是憑藉著它的能力,才讓自己一步步地走到如今這個地位。

所以,根本沒人知道自己擁有這件異寶。

今天,他就是準備使用這件異寶來擒住吳塵,地道他的一切,這樣一來,他就能突破更高的境界。

這樣一來,乾坤聖地也能起死回生。

對於聖地來說,洞天固然重要,可是如果能有一位半步武帝甚至是真正的武帝坐鎮,洞天也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甚至只要他想,其他的六座洞天,也能夠成為乾坤聖地的囊中之物。

「竟然被你看出來了,你來這裡恐怕是為了我手裡的那些帝經吧?」吳塵很大方的承認了起來。

其實在他收回青葉劍的時候,就已經有了被認出來的心理準備,所以被干北斗認出來,他是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我想要的可不只是帝經,還有你的一切。」干北斗貪婪的道。(未完待續。。) 今天早上起的太早了,這會困得不行了,第二章實在是寫不下去了,欠一章,周六日補上,抱歉。

「我很好奇,你哪來的這麼大的口氣,就憑你手中的乾坤金球?」吳塵一臉平靜地看著干北斗,如果不知道滅世金輪的真正品級,吳塵或許還有些忌憚他手上的乾坤金球。

現在,就算是十個乾坤金球他也絲毫不放在眼裡。

先天靈寶是什麼樣級別的寶物,吳塵雖然不知道,到那時能夠引起仙界巨擘的爭奪,甚至連仙界都給崩碎了,就可以想象它的價值有多麼恐怖。

乾坤金球雖然強大,但也只是帝兵級別,與滅世金輪想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我承認,你的威名至今也有不少人知道,我心裡也有些忌憚,但我會用現實告訴你,這已經不是你的時代了。」干北斗知道吳塵手裡握著滅世金輪,但在他看來,滅世金輪也不過是一件帝兵而已。

畢竟,御天鏡也只是半步帝兵,與真正的帝兵相比,有著非常大的差別。

只要自己的乾坤金球一出,就算是真正的帝兵也發揮不出任何的作用來,也是因為這樣,他在知道吳塵的真實身份之後,才敢獨身前來。

他想的也很好,只要自己抓住了吳塵,得到了他的一起,自己必能快速崛起,到那時,自己便可以權傾天下,誰敢忤逆自己的意志。

甚至,他都已經想好了以後要走的路,那就是建立一個超級皇朝,統一三千大世界,成為萬古一帝。

「我拭目以待。」吳塵依舊平靜如常,甚至連眼神都沒有閃爍一下。

「既然如此,我成全你。」干北斗也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那些吳塵了,大吼一聲,乾坤金球直接祭出。

乾坤金球的用法很簡單,就是直接朝人砸過去。

但這砸卻也不是普通的砸,因為在砸出的一瞬間,它便鎖定了你的氣息,不管你逃到哪裡,它最後都會落到你的身上。

因為乾坤大帝知道乾坤金球的用法很單一,所以加入了一些其他的手段,來彌補這一點。

如此一來,想要抵擋它的攻勢,就只能用自己的法寶來抵擋。

但一旦與其觸碰到一起,就會將對方的法寶牢牢的吸住,其中的毀滅之力便會趁機侵蝕對方的法寶,幾個唿吸的功夫,便會讓一件帝兵以下的法寶崩碎。

即便是面對真正的帝兵,也無非是耗費的時間長一些而已。

可以說,這件乾坤金球也是乾坤大帝的得意之作,其價值也僅次於乾坤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