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葉雲還在思考的時候,便見到一隻巨大的青鸞神鳥,綻放著青光在李天樂的面前出現。

「唳!」青鸞神鳥發出一聲清脆的啼鳴,一震雙翅,一道道青色的羽翼瞬間化作了萬千的利劍一般,向著葉雲撲來。

「嘎吱,咔嚓……嘩啦……」青鸞羽劍與裂空撞擊在了一切,不是羽劍斬掉了裂縫,就是虛空的裂縫將青鸞羽劍給滅殺了。

不過服用了回升丹之後,李天樂已經恢復到了鼎盛時期,這施展出的道法,自然毀天滅地,比葉雲的強大了太多,不計其數的羽劍如同蝗蟲過境一般,鋪天蓋地!(未完待續。) 「哎」,一聲幽怨的哀嘆傳遍了整個房間,再配上那凄美的面容,如果有個男人在一旁的話,肯定會忍不住將其摟在懷中好好的疼愛。

不過現場只有一隻什麼也不懂的大熊貓,就算是再美它也不懂的欣賞,依舊一動不動。

拿起一根鮮嫩的竹子后,盧曉緩緩的走到可可的身前,將其放到了地上,語氣溫柔道,「可可,快吃吧,新鮮的竹子哦。」

聽見動靜后,可可很是吃力的抬起頭來,但只是伸出鼻子聞了聞后,便不再理會,繼續趴在了原地。

盧曉並沒有放棄,而是拿出一個蘋果,將其切成兩瓣后,放到了可可的身前,但就算是香味濃郁的蘋果,它也是沒有任何的胃口。

再換了幾種食物試試后,盧曉終於放棄了,就這樣坐在了可可的身旁,一臉的疲憊。

沉默好一陣后,盧曉語氣哀怨著對可可道,「可可啊,為什麼你就是不吃我們喂的東西喃?難道那王旭陽喂的竹子就那麼好吃?」

「可可」,像是聽懂了一般,可可發出了一聲鳴叫,隨後又趴了下去,好像都動不了一般。

「哎」,再次嘆了口氣,盧曉苦笑道,「這可怎麼辦啊,就算輸液那也只能治標啊,難道就只能看著它餓死?」

「要不,把那王旭陽叫來當飼養員?」,突然,盧曉精神一震,想到了一個好方法,但很快她便搖了搖頭。

雖然她沒在王旭陽家待多久,但也從一旁聽到了翡翠級蔬菜是他家的產品,他怎麼可能會放棄自家的生意,跑到這裡來當飼養員。

「不管了,只要有一絲希望,那都要試試」,咬了咬牙后,盧曉眼中閃過了一抹堅定。

不過這會時間已經不早了,而且她也沒王旭陽的電話號碼,所以只有等明天再說了。

一想到王旭陽,那自然又會想到自己那留下的假號碼,盧曉頓時臉色一紅,在她看來,兩人基本不會再有任何聯繫了,但沒想到自己還有求他的一天。

「希望他還沒有發現吧,不然以後見面可尷尬了」,盧曉搖了搖頭,自我安慰道。

時間匆匆而逝,盧曉突然感覺一陣肚疼,趕緊站起身來就向衛生間里跑去。

在離開的時候,她只是將門給拉上,並沒有鎖門,因為保護區里的工作人員都已經下班了,而且可可也不會開門。

但她才剛走進衛生間,一位帶著黑帽的鬼祟男子就從一旁走了出來,深深的看了盧曉一眼后,戲謔道,「不知道大熊貓現在的情況被報道之後,你還不會像現在這麼風光?」

自言自語一句話后,黑衣男子走進了關著可可的房間,然後拿出了一個單反相機,對著瘦了一圈的可可猛拍了幾張。

做完這一切后,黑衣男子悄悄的離開了房間,帶走了那幾張高清拍攝的照片。

不一會後,盧曉回到了房間中,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但她卻不知道,有人已經得到了一些對他不利的東西。

……

「喔喔喔」,清晨,勤勞的大公雞將王旭陽從睡夢中叫醒,穿衣洗漱后,桌上已經擺上了茶水。

「爸,早」,像往常一樣,王旭陽給父親打了個招呼,倒上一杯茶水后,便拿出手機看起了新聞。

鄉下就是這樣,訂購報紙非常麻煩,所以王旭陽只得花點流量在手機上查看新聞,免得自己兩耳不聞窗外事。

輕啐一口茶后,王旭陽點開了一個著名的新聞網站,第一眼看到的自然就是那被置頂加紅加粗的頭條。

「大熊貓深陷生命危險,是工作人員虐待?還是環境不適?」

看到這條頭版,王旭陽手不禁一抖,因為他猜到,這條新聞說的大熊貓,很可能是可可。

神色緊張的點開新聞界面,王旭陽往下翻了下去,臉色變得越來越陰沉,呼吸也急促起來。

「砰」,實在看不下去了,王旭陽一拍桌子站起身來,「專家,狗屁的專家,都成這樣了,還不知道通知我。」

「怎麼了,怎麼了,小陽你這是?」,王旭陽的動作自然是嚇了王建清一大跳,有些疑惑的問到。

「不好意思啊爸,剛才情緒激動了點,所以……」,聽著自家父親的詢問后,王旭陽低頭抱歉道。

王建清搖了搖頭,道,「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怎麼突然就發這麼大的火,是看到了什麼嗎?」

「哎」,王旭陽嘆息一口氣,然後將手機遞給了自己的父親,道,「爸,你自己看下就知道了。」

「哦?」,王建清疑惑的看了王旭陽一眼,然後拿起手機看起了新聞,臉色也跟著越來越陰沉。

「砰」,不一會後,王建清也是一拍桌子,憤怒道,「什麼狗屁專家,在我家還不是好好的嗎,怎麼去他們那裡就變這樣了。」

王旭陽默然,因為他知道,這可可不吃東西,自己要付很大一部分的原因。

所以王旭陽只怪那盧曉不通知自己,讓可可變成這個樣子,要是早通知他的話,可可也不會遭這麼多罪。

沉默了一會後,王旭陽將父親手中的電話接過,然後網上查找到保護區的電話號碼播了過去。

只不過幾個電話要不就佔線,要不就打不通,王旭陽播了好幾次,愣是沒一次打進去。

再播了幾次后,王旭陽放棄了,他知道現在保護區肯定忙的一塌糊塗,就算打進去了,也不一定有人接。

「看來我必須要親自去一趟了」,將手機放回兜里后,王旭陽下定了決心,他必須去解決一下這件事情,就算不能解決,那讓可可吃頓飽飯也是行的。

「爸,我準備去卧龍保護區一趟,今天你就帶大家去把地開墾出來吧,明天再播種」,吃過早飯後,王旭陽直接對父母提出了告辭。

「去吧,少你一個人也沒事,不過那隻熊貓的事你得去問個清楚,如果他們真養不活的話,那你就將它帶回來,咱們自己養」,王建清提議道。

「談何容易,大熊貓太精貴了,我們想養國家不會同意的」,王旭陽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

「那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那隻熊貓餓死?我還不信他們真敢這麼做」,王建清一拍桌子,憤怒道。

「情況太複雜,到時候再說吧」,王旭陽皺了皺眉,他也想這麼做,但做起來太難,也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

…… 裂空這一招道法,雖說厲害,但是其本身卻又因為葉雲自身的修為和境界的限制,根本就不能和李天樂這一個高階道祖相提並論。

所以裂空這一招,還沒有攻擊到李天樂的面前,就已經被青鸞羽劍給破壞掉了。

「避無可避……」葉雲的臉色也是一變,現在他肯定是不能用天道玉心的力量進行防禦,不然的話,說不定就會被這些傳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家族道祖發現端倪來。

「飛龍在天!」葉雲低喝一聲,天龍神槍爆發出一聲龍吟來,一條五爪金龍衝天而起,擋在了葉雲的身前,並且張牙舞爪的撲向了李天樂!

「五爪金龍!」李天樂瞠目結舌,他實在想不到,一柄長槍,竟然達到了可以演化成神龍的程度,尤其是,看到了五爪金龍散發的氣勢,哪裡會像是一柄神槍?這分明就是一條神龍!

玄天道界雖說古老,可是目前來說,還真的沒有發現傳說中的神龍,現在就這麼**裸的擺在了自己面前一條五爪金龍,怎麼能夠不讓他心生恐懼?

「這不是真的!」李天樂只有自己安慰自己了,咬牙切齒,他自己都沒有想到,一個巔峰道聖,能夠和自己戰鬥到現在,不僅沒有落了下風,竟然越戰越勇!

「當、當、當!」青鸞羽劍確實厲害,犁地三尺,這威力竟然提升了好幾倍!就是連著堪比祖階神兵的材質,這岩石依舊承受不住!

青鸞羽劍就像是長了眼睛一樣,雖說都被天龍神槍給擋住了,但是還是有很多,被李天樂操控,一揮手繞了過去,攻擊向葉雲!

「嗤、嗤、嗤……」實在是太快了,葉雲僅僅只是來得及進行虛空穿梭,可是卻很快的就踉蹌的從虛空中跌落。

「哥哥!」李蘭詩大急,就想要衝上去,可是卻被上官夢一把拉住了。

「妹妹,不要去!我們現在上去,只是給他添亂!」上官夢看到葉雲的樣子,心痛不已,雙目都含著心痛之意。

「可是哥哥,他身受重傷了……他……」李蘭詩說不下去了,她心疼葉雲,淚水本來就在眼眶裡打轉,現在更是忍不住滑落下來。

她可以在任何人面前堅強、倔強,可是在葉雲的面前,她只是一個弱女子,只是一個需要保護的鄰家小妹。

「妹妹,你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誰也沒有那個資格讓他有事!」上官夢說這句話的時候,緊緊的盯著李天樂,眼眸中閃爍著寒芒,只是這寒芒,沒有人能夠發現!

「誰也沒有資格傷害他,他是我的男人,若是他出事了,那麼這個世界的人,都要為他陪葬!」要是讓葉雲知道,一個一直溫柔賢惠的女子,現在內心的想法的話,恐怕就會被嚇一跳了!

只見現在葉雲的情況真的是慘不忍睹,身上就跟被凌遲一般,都是傷痕纍纍,衣衫盡毀,血肉都翻卷過來,深可見骨!

這是他從上次星元島重傷以來,第一次受了這麼重的傷,當然這也是因為他現在的修為處於瓶頸,沒有辦法提升上去,才被這超越了道祖境的道法給重創了。

葉雲大口的喘著粗氣,鴻蒙道體都能夠被重創到這種程度,除了一個腦袋,還有心臟和丹田,被他體內的力量保護好了,沒有受傷以外,身上還真的每一處是好的。

在虛空之中,仿若都被青鸞羽劍給鎖定了一樣,原來虛空穿梭並不是無所不能,在面對絕對的力量的時候,一樣還是要被破掉的。

這並不是說虛空之道和磁場之力不行,而是修為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就算葉雲沒有達到道祖境,就是達到了道靈境,也不會這麼被動,這就是天地規則,即便葉雲天賦異稟,也無法輕易打破。

「怎麼樣?受傷的滋味不錯吧,哈哈,小子,你居然還沒死,看來身上真的有什麼好寶貝啊!」李天樂見到葉雲重傷,卻並沒有死,臉上不禁又出現了貪婪的神色。

「有本事就來拿!」葉雲眼眸綻放著寒光,要不是有通天神樹在的話,肉身遭受到了這麼嚴重的創傷,想要輕易恢復,還真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心念一動,通天神樹之中的生命力量迅速的從丹田空間內湧出,修復著肉身上帶來的創傷。

「呃?好強的恢復力!這具肉身就已經是寶貝了,哈哈哈……」李天樂並沒有發現葉雲有吃了丹藥的痕迹,那麼就是葉雲的肉身恢復力了,簡直就是不死不滅啊!

葉雲身上的傷勢被磅礴的生命力覆蓋,迅速的恢復到了巔峰,他心中也不免有了一種無力感,以巔峰道聖戰高階道祖,實在是太吃力了,更別說,還想要斬殺對方,就實在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難如登天!

「不拚命的話,想要斬殺對方,實在是不可能的事情。」葉雲終於下定了決心,立刻便又融合了一道分身進入體內。

日分身融合之後,葉雲體內的力量頓時就開始了膨脹,竟然是整整一倍有餘,這可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了。

葉雲剛恢復的肉身頓時出現了裂痕,這種痛苦由內而外,和剛才由外而內的創傷又不一樣了。

要爆炸的感覺,使得葉雲痛苦不堪,不過他咬著牙堅持,目光落在了李天樂的身上,嚇的對方渾身一個哆嗦,難以置信的看著葉雲。

李天樂不知道為什麼,葉雲剛恢復的肉身,就成了這個模樣,而且是要自爆?

難道打不過自己了,就選擇自爆么?可是他從葉雲的身上清楚的感受到了在提升的實力!竟然在與他相同了!

「不好!」李天樂的心中一咯噔,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剛才葉雲就已經很難纏了,現在已經讓他有了很強的危機感,就是生命都要受到了威脅的那種。

「姐姐,他要幹什麼?」李蘭詩也不知道葉雲究竟是怎麼了,剛才不還是恢復了嗎?現在居然要自爆了?

上官夢搖了搖頭道:「他本就是這個世間獨一無二的天才,已經達到了任何人都沒有辦法達到的高度,可是危機和責任,使得他自己都感覺到,這些還不夠……」

「嗚嗚……姐姐,還是我們太弱了,不能給他幫助……」李蘭詩心痛不已,自己顯得修為都已經走在了大家的前頭,可是依舊還是不夠……不能幫到葉雲。

葉雲的眼眸爆發出了瘋狂的光芒,雙手開始結印,嘴角冷冷的低喝出了三個字,「四、象、勁!」(未完待續。) 「四象勁是什麼鬼東西?」李天樂臉色大變,不知道葉雲究竟是想幹什麼,但是感受到了那種驚天動地的氣勢,臉色是徹底的變了!

「蘭詩,你們……最好退出海島……」葉雲還是能夠記住在觀戰的李蘭詩和上官夢,雖說沒有真正的試過,四象勁這屬於自己創的第二招道法,究竟會有多麼強大,但是在丹田空間內,那種星河崩塌的感覺,可不會假。

李蘭詩自然是不願意離開的,好在上官夢是最為冷靜的,立刻就拉住了李蘭詩,向著海面上飛去。

只是上官夢看著葉雲的目光,也有著不舍和心痛……

待會四象勁完全施展出來的話,葉雲有信心滅殺了李天樂,可是究竟有多麼強大的毀滅力量,他不敢肯定。

反正看看先前,血色初陽就知道了。這兩招都是葉雲從鴻蒙天道訣之中感悟而來,威力蘊含天道之威,即便是道祖境強者,面對的時候,也只有退避!

而葉雲現在融合了第二個分身,肉身更是在迅速的崩裂,好在通天神樹一直在用生命力不斷的修復。

就這麼一會,崩裂修復了好幾次。那種痛苦,真的是比凌遲還要難受百倍。

不過葉雲並沒有去在乎,手中的光芒愈發的強盛起來,有了強大的道力支撐,他很快就勾畫出了四象勁的第一個神獸,「青龍!」

「嗷吼!」龍吟震天,整個海島都在震動,天地都仿若塌下來了一般。因為鴻蒙道體的特殊,青龍也成為了紫金龍。

葉雲記得當初創出這招的時候,自己僅僅只能勾畫凝結出兩大神獸,青紫金龍、白虎。

「白虎!」葉雲又是一聲低喝,白虎瞬間成形,雲從龍,風從虎!

紫金龍出現之後,天地仿若降下了道道祥瑞一般,雲霧升騰,而白虎出現的時候,狂風大作。

數百丈之大的兩大神獸,散發出的威勢,已經使得天地都開始動蕩起來,就是連腳下海島竟然也開始裂開了。

李天樂臉色大變,現在似乎已經不是想去阻止葉雲了,而是想著怎麼逃跑了。

可是偏偏現在葉雲已經達到了高階道祖的實力,融合了一個分身之後,肉身都承載不了分身的力量,本來兩大神獸就已經足夠了。

葉雲卻並不滿意,他能夠感覺到,他還能夠再凝結出第三個聖獸,「朱雀!」

火焰的力量在不斷的跳動,炙熱感瞬間升騰起來,就是這一座海島,堅硬無比的岩石,竟然都開始融化了起來。

葉雲卻嘴角和臉龐在不斷的顫抖,因為調動全身的力量去凝結著第三個聖獸,已經使得他的肉身達到了極限。

崩裂也變得更加嚴重了,鮮血都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

葉雲渾身劇烈的顫抖,就連骨頭,都在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仿若承受不住,就要斷了一樣。

「啪……」一聲脆響傳來,即便是葉雲,都忍不住一聲慘叫,肋骨竟然承受不住,斷了一根。

這可不是好徵兆,因為葉雲自認為即便自己的血肉【硬】度,還沒有達到了道祖境高階,可是骨頭作為人體的主幹,絕對是已經達到了巔峰道祖的強度。

「啪……」又是一聲脆響,這回葉雲沒有慘叫,咬住牙忍住了,可是依舊還是忍不住慘哼了一聲。

本來準備逃跑的李天樂,突然見到葉雲開始爆體了,頓時就興高采烈的獰笑起來了,「哈哈,小子,你確實是天縱奇才,竟然還會這麼強大的道法,只可惜啊,不自量力,才巔峰道聖的修為,一個螻蟻而已,你就想要擁有巨象的實力,痴人說夢而已!現在你去死吧!」

李天樂見到葉雲快肉身崩潰自爆而亡,頓時放下心來了,他方才聽到了葉雲所說四象勁,那麼就很快聯想到了,這四象勁便是需要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

要是少一個,恐怕都不成。當然李天樂根本就不知道,這四象勁乃是葉雲所創,而且還根本不需要湊全了,同樣可以施展。

現在他都懶得動手,就站在不遠處,雙手抱【胸】,看著好戲一樣,追了葉雲一個月,又苦戰了這麼久,可是卻沒有想到,最後葉雲沒死在他的手上,反而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這又不需要李天樂自己動手,一想到葉雲身上的秘密,他就忍不住兩眼放光,能夠擁有這麼強悍的恢復力,這肉身的價值,縱觀整個玄天道界也沒一個啊。

「可惜了,這肉身不知道待會自爆之後,還能不能用呢?」李天樂現在想的問題,竟然是這個。

「姐姐……你就讓我去吧,葉哥哥……他……他快撐不住了……嗚嗚……」李蘭詩已經泣不成聲,哭成了淚人。

上官夢卻一把將李蘭詩抱住,非常堅定,可是聲音卻已經有些哽咽:「妹妹……我們要選擇相信他,他的大仇都還沒有報,弟弟也沒有找到,有那麼多未了的心愿,他又怎麼會捨得離去?我們現在……現在上去只是給他添亂……這道法太強了……我們待會肯定會被波及到……」

其實她的淚水一直在眼眶裡打轉,但是上官夢很清楚,一旦連她也哭出來的話,恐怕兩個人的情緒都會失控。

只要衝到前面,就必然會被葉雲施展的四象勁波及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