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到危險,唐似月頓時一驚,然而兩人實在是離得太近了,臉色才變化便是察覺到對方已經來到她的身後了,霎時被嚇得花容失色。

「還敢不老實!」

聶雲頓時冷哼一聲,腳尖微微一動,地上那疤臉男的武器便是飛了過去,只見暴起的黑衣青年的手離著唐似月只有不到一寸的距離,卻是驟然停住,如何也前進不得。

砰!

兵器沒入他的身體,直接穿過,射線不遠處的小山丘,頓時削平了大半。

低頭望著自己的身體,黑衣青年看到一個巨大的血窟窿,汩汩的冒出血來。(未完待續。) 傅音音出去約會了,宿舍里只有樊笙和姜染兩個人。

姜染一直在床上,需要什麼樊笙都會遞給她。

姜染吃了幾口菜,覺得無聊,看了一眼正在書桌前看書的樊笙,問道:「笙笙啊,你想不想談戀愛啊。」

姜染覺得現在宿舍里就差樊笙沒有脫單了。

這才半個學期過去,她和傅音音都有男朋友了,就樊笙還是一個人。

倒不是她歧視單身狗,而是她覺得樊笙好孤獨。

今天要不是她姨媽來了,她大概也會出去和江野吃飯,那今天樊笙就會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呆在宿舍里。

「……」樊笙翻書的手一頓,片刻后她抬眸和床上的姜染對視:「這個問題,好像不是想不想就能解決的。」

姜染咳了聲。

真的是一針見血。

樊笙總是那麼犀利。

「那你喜歡什麼樣的男生啊。」姜染好奇。

樊笙是那種有些冷酷的女孩,但不是刻意冷酷。她這個人頭腦特別清晰,遇到什麼事也是最淡定的那一個。在她們宿舍里,她和傅音音默認樊笙就是老大。樊笙也很少對她們兩個說『不』,基本上她們有什麼事,樊笙都會幫忙,不厭其煩,有時候也像個奶媽。

整個宿舍里,樊笙絕對是最成熟的那一個。

別說她了,就連傅音音都不知道樊笙喜歡什麼樣的男孩子。

她從傅音音那邊了解到,高中的時候樊笙也沒有談過戀愛,一門心思都在學習上。當年的文科狀元就是樊笙。

樊笙搖頭,「沒有想過。」

「那阿姨就沒有催過嗎?」

「沒有。」樊笙說的是實話.「我家裡雖然贊成我談戀愛,但的確沒有催過。這種事,順其自然吧。」

姜染唔了聲,沒再說什麼。315中文網

按照樊笙現在的三點一線的生活來看,順其自然遇到男朋友的幾率真的太小太小了。

唉。

「笙笙你有什麼愛好啊。」姜染趴在床邊的欄杆上問。

樊笙回了兩個字:「學習。」

姜染:「……」

原來這就是學霸。

和凡人的愛好差距都這麼大。

……

傅音音風風火火的推門進來,把包扔到一邊,她連忙湊到姜染床邊,八卦的問:「江校草真的來了???」

她回來的路上就看到帖子了,雖然她早就知道這兩個人是真的在一起了,但是看到有八卦的時候還是比較激動。

沒辦法,這對cp太好嗑了。

「昂,他送了點東西,笙笙幫我下去拿的。」姜染不以為然。

「真的有衛生棉?」傅音音小聲問。

姜染神情有些不自然,輕輕地點了下頭,「有。」

江野原本約她出去吃飯,她說自己生理期到了不方便出去,之後江野就送來了東西。

她一開始只以為裡面有吃的,誰知道還有紅糖,以及……衛生棉,日用夜用的全都有,還挺專業感覺。

江野真的是過分貼心了。

「我死了!江校草真的太會了吧!!!祁遇都沒給我買過呢。」

回來的時候她和祁遇討論過這件事,祁遇說男孩子去買這個,肯定是要害羞的,甚至還會手足無措。

書客居閱讀網址: 「不知死活!」

聶雲冷冷地開口,此人的想法倒是夠陰,時機也抓得好,但他不知道的是他下手的目標身邊可是有個連聖血都見過不少的聶雲,以聶雲的機警他想玩這些手段簡直是找死。

砰!

只見對手的屍體轟然倒下,微微顫動了一下便是沒了動靜。

「嚇死我了,都是我不好,差點壞了事!」唐似月連連拍著胸脯,旋即立馬道歉起來,要是對手真抓了她,可不一定就是放跑一個那麼簡單,甚至會以她做要挾,到時候是個什麼情況還不知道。

「沒什麼,我也沒想到他還有這膽子!」聶雲連忙安慰。

「是嗎?」慕白卻是虛眯著雙眼,他剛才也能出手相救,卻是比聶雲慢了一步,不由望向聶云:「這傢伙無論是機警還是反應都是超乎尋常,這一點我絕對比不過他,以前聽前輩們說,這種人往往是刀口舔血之輩中的佼佼者,先前倒是沒看出來!」

聶雲看上去很是人畜無害,只有動真格或者唬人的時候會不自主子散發出一股寒意,但慕白卻沒有怎麼見識過,也因此到現在他才確定,聶雲在這方面的經驗遠超他這個自認經驗豐富的傢伙。

「有意思,或許能陪我一起殺到最深處去!」

……

安慰好被嚇壞的唐似月,眾人連忙說收拾好離開。

不久后他們停了下來,這裡已經離著事發地很遠了,不用擔心出什麼有人追來。

一具具屍體丟出來,除了唐似月一個女孩子,其他人很是興奮地開始搜刮起來,大有小時候拆禮物的樣子。

「我靠,這一身金甲不得了,聖器之下絕對算是極品了!」

慕白一改平日斯文模樣,第一個把那一身金甲給扒了下來,他本身便擅長祭器,對於法器一看便知什麼檔次,這鎧甲可以算是靈器,也可以算是法器,就看祭煉人的實力了,顯然這件金甲很是了得,才會讓慕白這般樣子。

「怎麼?很拽嗎?」聶雲不由問道。

「拽,當然拽了,這玩意兒八成不是這傢伙的,而是在這裡得到的,給這傢伙可就真是暴殄天物了,要是給我能絕對能短時間釋放出鎧甲本身的力量,雖然消耗大,但那般時候聖域之下近我身都難。」慕白不由道。

「這麼說,那就你拿著吧,你最需要了!」聶雲笑道。

「是啊,你們操控法器最怕近身,雖然你肯定有很多門道防著,但多一層保護也是好的!」唐似月也道。

「這……那我就不推辭了,等下其他東西你們多拿一點!」

慕白激動,這見鎧甲對於一般祭器修者來說何止是多一層保護,對他這等祭器修者來說都是不得了的保命之物,沒想到他們沒碰上過剛被發現的「機遇」,卻是從別人手裡得到這般好東西。

接下來果不其然,一通搜刮收穫簡直是驚人,這些傢伙實力強大,本身身上就有不少好東西,這一路也是搜刮到不少。

「組建那般強大的隊伍,看來的確在這方面很有優勢!」

「極地雪蓮露,果然有!」

最後,他們搜刮到了極地雪蓮露,不但有,而且很多,比起之前他們得到的加起來還要多幾倍之多。

「嘖嘖,咱們這票夠大!」

唐似陽忍不住兩眼冒光,聶雲當初提出那般大隊伍由於實力強大,防備心反倒不重,可以干一票大的的時候,當時他都沒想到這一票會這麼大,收穫太驚人了!

「這極地雪蓮露你拿七成吧!」慕白忽然道。

「七成?不好吧!」聶雲推辭,七成數目太多了,這一來慕白三人豈不是一人一成?

「我贊同!」然而,唐家兄妹卻是連忙表態。

慕白不由笑道:「我拿的這件金甲比你們想象中還要厲害,至於唐兄和唐姑娘他們得到的劍也很是了得,也是這些傢伙沒有使劍的才藏著,也不知道這些傢伙什麼****運得了這麼多好東西,說來我們都佔了大便宜了,已經沒啥好的給你的了,我看你對這極地雪蓮露很是喜歡,正好給你,你拿七成絕對不過分。」

唐家兄妹聞言不由點頭,慕白的意思顯然便是他們的意思。

要說這極地雪蓮露,聶云何止是喜歡,以至於在幾人面前根本沒有掩飾他對極地雪蓮露的追求,有這些玩意他能最快到達天元境巔峰,然後準備衝擊聖域。

「那我也不推辭了,這次的七成我就收下了!」聶雲也不再繼續推辭,慕白那件金甲就是他都覺得很不錯,至於唐家兄妹各自收了一對寶劍,比之他的火鱗劍都不差多少,說來給他的那些一比的確成了破爛了,正好拿這他最需要的極地雪蓮露來彌補。

第一寵婚,老公壞壞愛 見狀,慕白三人不由微笑,聶雲不收下他們反而不好意思了。

……

四人給了韋凡不少東西,看得韋凡眼睛都閉不上了,最後便是留下了韋凡,不再帶著他前進了。

他們都沒忘記不久前聽到的消息,有一處廟宇等待著他們去,但接下來絕對不是之前經歷的戰鬥可以比的,韋凡去了只會成為累贅,連自己的小命都難保。

不過韋凡已經很滿意了,他知道接下來很危險,也沒有能發揮的作用了,能走到現在已經很是滿意了。

「小心,實在不行就躲起來等到聖戰結束,不過我猜測不會等那麼久!」

聶雲說完,便是和慕白幾人離開,留下韋凡。

韋凡直到不見了幾人身影,這才不舍地離去,想著起初被攜裹來當誘餌還不大情願,現在如何也不會有那般想法了:「這些人,一定能走得很遠!」

……

「我們現在去哪?」唐似月很是期待道,要是就自己和哥哥兩人或許還要掂量一下,但有聶雲和慕白在,她一點都不擔心。

「咱們現在不知道地方在哪,得先找到地方才是!」聶雲聞言道。

昨天那傢伙不長眼,被聶雲直接滅了,也導致他們還沒問出地方在哪。

「就這麼直接去找他們嗎?」慕白立馬猜到聶雲要去找誰問地方了,依稀記得昨晚那人說過,他們老大去打探的時候還碰上了他們敵對隊伍的人,要是一個小嘍啰或許不好找,但像昨日那樣強的隊伍,打聽一下還是容易找到的,只不過一般人不會去招惹。

「又不是去抄他們老家的,準備什麼?」聶雲卻是笑了。

然而,無論是慕白還是唐家兄妹,卻是用一副就怕你臨時起意抄了人家老家的眼神看著他。(未完待續。) 祁遇還說,除非是萬不得已,不然他絕對不會去買那種東西的,想想就覺得尷尬。

傅音音雖然有些不滿意他的回答,但是也可以理解。

畢竟十個男孩子里有九個都不會想去買衛生棉的。

但是江野不一樣啊,還是主動去的。

祁遇聽到她的話時也有些驚訝,因為按照江野的性子來看,打死他,他都不會去碰這東西的。

傅音音把祁遇說的話一五一十全都和姜染講了,之後還不忘感慨一句:「愛情的力量啊~」

「我雖然現在有男朋友,但是怎麼和你一比,我還像個單身狗呢。甚至聽完你和江校草的故事後,還想發出一聲狗叫。」

吃狗糧真的太快樂了。

姜染:「……」

……

最近一周,江野和姜染也沒見幾次面,算一算,兩人就一起吃過一頓飯而已。

晚上,樊笙回來的有些晚。

聽到動靜,傅音音朝著門口看過去,之後吐槽了一句:「學生會是不是有病啊,忙到現在?」

「笙笙吃飯了嗎?」姜染跟著問。

樊笙把帆布包放在一邊,才回答:「吃過了。」

「最近在籌備運動會的事,學生會人手不夠,確實忙。」頓了頓,樊笙把目光落在二人身上,問:「學生會打算招新,你們兩個……有興趣嗎?」

傅音音:「……」

姜染:「……」

樊笙難得和她們開一次口,傅音音和姜染哪能說不啊。

順利通過面試后,姜染和傅音音都進了樊笙的部門,三個人在一起有個照應,這樣也不會發生有誰被欺負的事情,樊笙自己也放心。

「走吧,去樓上開會。」樊笙把著本子,叫著她們兩個。吧

「我們也要去?」

傅音音一愣。她和姜染就是個小角色啊。

樊笙說了句:「反正也是江會長開會,怕什麼。」

聞言,傅音音來了興趣:「走走走!」

說著,她一把拉起還在裝死的姜染,三人迅速出了門。

江野姍姍來遲,進門后,他徑直走向最裡邊的位置。

把手裡的東西放下后,他單手撐著桌面,抬眸掃視了一圈四周,想要看看人到齊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