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說掉進空間裂縫之後,立刻就會被空間巨獸給吞噬掉嘛!眼前這人是怎麼回事兒?」

雙方的議論聲不斷,而何林華,則在等到倒數第二具軀體也從混沌之內逃出之後,還在混沌之內留下了一具分身——混沌之內的情況,雖然枯燥了一些,但對何林華來說,在混沌之內卻還是有著不少好處的。一具軀體分離在混沌之內,對何林華而言,遠遠要比所有的分身都在宇宙裡面強得多。神識一動之下,何林華將其餘的分身都給收了起來,僅僅只剩下了本體,淡漠地在這些修士的身上一一掃過——外界正在戰鬥的人,數量還真的不少的。先前何林華還以為僅僅只有上百人,沒想到現在出來之後卻看到了上萬人的規模!上萬名渡劫期修士在這裡爭鬥,這種情況,實在是有些挺震撼的了。當然,這些人的實力,比起何林華來說,實在太過弱了一點兒!這些人裡面,實力最強的,也不過就是渡劫期頂峰的修為。對何林華來說,都是一些可以隨手就給滅掉的小雜魚。

何林華也懶得再同這些小雜魚繼續糾纏下去,直接淡漠地開口問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在場的一群修士都是靜默之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才有一人不知是誰開口道:「這裡是弱者墓地,你又是什麼人,居然從空間裂縫裡面跑出來的……」

「弱者墓地?」何林華眯著眼睛,思索著這個名字——這個名字,對何林華而言,還真是有些太過陌生了!他對宇宙也算是有那麼一些了解了,但對這弱者墓地。居然連聽都沒聽說過的。

何林華微微搖了搖頭,隨後扭頭問道:「這裡要如何離開?」

其中一位修士才又說道:「那邊就是弱者墓地的出入口。從那邊就可以出去……」

「謝過了。」何林華向著那位修士點了點頭,然後神識一動之下,立刻向著這弱者墓地的出入口方向飛去。

不過,何林華身形才剛剛一動,周圍數量眾多的修士們這才反應過來,其中看似領頭的二人雙目之中閃過一絲貪婪,然後一同將目光看向了何林華——一位孤身的修士。居然從空間裂縫裡面跑了出來!這種情況,他們還真是聽都沒有聽說過呢!不過,他們兩個倒是可以肯定的。何林華的身上,一定是擁有什麼奇異的寶貝,要不然,這掉進去之後就是必死無疑的混沌,又怎麼可能會容忍何林華生存的?

「有寶貝,那就一定不能錯過!」

那兩位領頭之人心裏面存著一模一樣的心思,神識一動之下,直接下令道:「所有人聽令!眼前這人實在是可疑,很有可能是其他勢力派到我們弱者墓地裡面的探子!所有人合力,將此人拿下。好好拷問一番再說……」那些其他的修士聞言,一個個也都反應過來,明白了兩位頭領的意思,一同向著何林華圍攏了過去。當然,也有一些聰明的人,十分明智的只是在旁側站立。動也不動的——在他們看來,何林華能從混沌裡面生還,實力肯定弱不到哪裡。若是何林華真的那麼容易欺負,那死了也是活該。若是何林華比他們還強,他們這上前去衝殺,那不是送死是什麼?

「嗯?」何林華冷眼一掃周圍這一群圍攏上來的修士,臉上表情很不好看——本來,現在何林華剛剛逃出了混沌,心情算是不錯的,根本沒想著要大開殺戒。不過,眼前這些人卻不知死活的上前來找麻煩,還真是讓何林華很不滿的——一些實力不過是渡劫期的小雜魚,居然也敢找事兒,這些人,擺明了就是來找死的啊!

何林華冷著臉,語氣聽不出一絲波瀾地說道:「我心情不錯,你們現在滾開,可以免得了一死!」

那些圍攏上來的修士卻一個個哈哈大笑道:「你讓我們離開我們就離開,那我們得多沒面子啊!」

「哇哦!他的實力好像比我們要強哎!」

「是啊!是啊!至少也是大乘期的修為了吧?」

「我好怕啊!」

「哼!」何林華聽著這些人的調侃話語,心裏面的怒氣更甚。頓時,何林華神念一動之下,直接將陰魔蠱王給召喚了出來。面對這些不知死活之輩的挑釁,何林華的手段很簡單,那就是殺!直接將這些人給殺乾淨才是!

陰魔蠱王一出現之後,立刻收到了何林華殺戮的命令。頓時,陰魔蠱王化身為冰蜂蠱蟲模樣,鋪天蓋地的冰蜂向著眾多的修士紛涌而去。同時,在混沌法印的破靈效果加持之下,冰蜂蠱蟲的破靈能力加強了n多。那些人身上的靈力防護,紛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裂開。

隨後,何林華駕馭起了混沌劍,手中劍訣掐動,口中念動著劍咒,同時靈力運轉之下,看上去似乎只是淡淡地一劍揮舞出去,無數股劍氣已經憑空出現,向著那些修士攻擊而去——一些被破除了靈力的小雜魚,又被劍氣擊中,這些修士一個個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何林華給徹底秒殺掉了!他們這差不多萬人,在何林華的面前,彷彿就是為了表演這一場杯具才是!

「啊?可惡!居然玩偷襲!」那兩位領頭之人見狀,一同怒吼一聲,卻是速度絲毫不慢,朝著何林華沖了過來,還吼叫道,「這位修士,你這為人未免有些太不知輕重了吧?我們之間的戰鬥,至少也得先借力才能開展!像是你一樣這樣玩偷襲,太不講道義了!」 –記住哦!

道義?道義算是個什麼玩意兒的?還有,這人先前所說的借力又算是什麼回事兒的?何林華貌似之前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這種說法的啊!當然,最為重要的是,何林華根本就沒有把這些人放在眼裡。–/–/–記住哦!一群僅僅只是渡劫期的小雜魚而已,就算是讓這些人一起上的,他們又能發揮出什麼實力來?這些人既然敢圍攻何林華,就要有身死的覺悟!

何林華不屑地撇了撇嘴,冷笑道:「你們想要殺我,難道我還站著讓他們殺不成?而且,像是你們這些小雜魚,老子用得著在乎你們的想法的?」何林華話音落下,雙目之中猙獰之色一閃而過,隨後身形一動之下,混沌劍再度刺出,目標正是那兩位領頭之人。

這兩位領頭之人在看到何林華向著他們兩個攻擊過去之後,臉色先是齊齊一變,隨後二人同時爆喝一聲,道:「借力!」隨著二人話音落下,只見二人身周的氣勢卻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猛然間暴漲起來——兩個人的實力原本僅僅只是渡劫期頂峰,但轉眼間的工夫,卻已經是大乘初期、緊接著又是大乘中期、大乘後期!短短的時間內,兩個在何林華眼中只能用來送菜的小雜魚,居然已經變成能同何林華正常狀態下一教高下的人!隨後,這二人力道猛然間加強,合力之下,一人舞動長鞭,一人舞動巨刀,將何林華的混沌劍給擋了下來!何林華這一道攻擊,在二人合力之下,卻是並沒有發揮出多大作用的。

不過,這還不算完的,緊接著,這二人靈力瘋狂地運轉之下,居然再度提升了力道,各自施展出法術,向著何林華攻擊過來!看樣子。這二人顯然是想通過這一道攻擊直接滅掉何林華了!

何林華感覺到這二人身上的氣息變化,臉上表情不由得一變——丫丫個呸的!這是在開什麼玩笑?短短的時間內,這兩人的實力居然提升這麼多?難道說這兩個人的身上,居然有著空間不成?不過。這未免又更扯淡了一點兒吧?話說整個宇宙裡面,擁有空間的修士都算是鳳毛麟角的,何林華又怎麼可能一下子遇到兩個,而且還是這種一看就知道沒有多少自保之力的渡劫期頂峰修士?

心中念頭千轉,但何林華手上的動作卻是絲毫不慢的。手腕顫動之下,何林華手中一個又一個劍訣地掐動,天門御劍訣的劍訣馭使之下。混沌劍猶如一道長虹一般,向著這兩位頭領斬了過去!現在,混沌劍的威力在何林華的劍訣馭使之下,卻是直接爆炸了出來,瘋狂的靈力涌動之下,那兩位領頭之人也是心中陣陣發麻!他們二人對視一眼,顯然並沒有同何林華對拼的心思,在略微一猶豫之後。飛身閃開。何林華這一劍刺在了虛空之中,立刻將虛空劃出了一道恐怖的空間縫隙。空間縫隙之內,混沌獸的吼叫聲傳來。讓人聽著寒戰不已!

何林華暫時站定,不再與對方動手。至於對面那兩位領頭之人,在知道了何林華的實力之後,顯然也沒有同何林華拚鬥的心思,暫時停了下來。何林華臉上表情幾番變幻,最後才問道:「你們兩個……明明只有渡劫期頂峰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會有這麼恐怖的戰鬥力?這到底是因為什麼?」

那兩位領頭之人,還有這兩位領頭之人身後的一些殘存人馬聽到何林華的話語之後,臉上表情都出現了一些變化。隨後,那兩位領頭之人的其中一位才開口道:「這位道友。原來道友是從其他空間裡面剛剛來到混亂星域啊!既然如此,那先前的事情,我們是不是可以當成一個誤會,就讓這一切隨風而去如何……」這二人,卻是對何林華的實力頗為忌憚,不想再同何林華繼續打下去了!

「混亂星域?」聽到這個名字。–記住哦!何林華微微皺眉,隨後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你說什麼?這裡是什麼地方?」

那兩位領頭之人都是微微一愣,隨後二人臉上的表情都恍然過來——他們總算是明白,何林華先前為什麼會不管不問,直接動手了!原來,何林華原先根本不是混亂星域裡面的人!不是混亂星域裡面的人,但是卻還從混沌裡面出來……他們兩個不由得有些呆愣了——這種人物,該有多麼強大啊!沒有混亂星域裡面的力量加持,居然還敢闖進混沌裡面去……

其中一位領頭之人連忙拱手笑道:「原來道友卻並不是混亂星域裡面的人!這倒是難怪道友先前會先動手了,看來,我們之間確實是有誤會!誤會啊!道友有所不知,這裡卻是混亂星域之內的一方小世界,名為弱者墓地。在這裡的,大多數都是渡劫期的修士。而這些渡劫期的修士,在這一方世界裡面相互爭奪道紋,進行勇者試煉……」

何林華皺眉道:「什麼誤會不誤會的?難道說,你們就想用這輕飄飄的兩句話全都給揭過去?」何林華眯著眼睛,又接著問道:「還有,這道紋,還有勇者試煉又都是什麼意思的?」

「道友是從其他世界來到混亂星域的,只怕是有所不知了。這道紋,卻是在混亂星域裡面的一種特殊產物,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修士的修為!比如說在下現在僅僅之後渡劫期頂峰的修為,但是因為在下的身上一共有著三層道紋,所以在道紋全開,同混亂星域借力之後,在下的實力就能夠飛速提升。所有的道紋一同借力之後,在下的修為能提升三個小層次,達到大乘後期!這就是道紋的威力。至於勇者試煉,則是修士在得到道紋之後,需要進行一場勇者試煉進行道紋融合。只有融合之後的道紋,才能發揮出其特殊效果。若是道紋不能融合,不僅僅對修士無益,反而會有害的……」其中一人立刻解釋道。

「哦……」何林華聽著,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的——丫丫個呸的!話說,這種情況,他還真的沒有聽說過的。先前何林華聽聞了混亂星域裡面的情況,根本就沒有提及到這裡面的一絲一毫啊!這道紋的威力,真的這麼恐怖?如果說。多上一道道紋,能夠讓實力提升一個小層次的話,那像是原始宇宙裡面那些大乘後期、大乘期頂峰的強者來到這個地方,再加上他五道、六道道紋的。豈不是要逆天了?他們那種級別的修為,又算是什麼說法的?

一位領頭之人又說道:「而這種道紋,對各個階層的修士都是有用的。所以,像是道友之前殺掉的我們那些手下,雖然表面上看上去,一個個實力對只是渡劫期的,但其中擁有兩層道紋、三層道紋甚至於四層道紋的都有一定數量。他們的真實爆發力量,也都在大乘初期到大乘後期不等,在我們弱者墓地這一方小世界來說,算得上是強橫無比了!是以,先前你一下子殺掉他們,我們兩個才會……」

何林華總算是想明白了——合則,這兩個人以為自己現在是開啟著道紋,直接順手殺掉眼前這些人的啊!他們這裡相互之間打鬥的話。居然還有是否開啟道紋的道理?這還真是有夠稀奇古怪的!

何林華雖然聽得明白了,但是表面上卻並沒有絲毫放鬆的,他繼續冷聲道:「怎麼!難道你們兩個還想找我麻煩不成?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彼此找找晦氣再說!」

那兩位領頭之人已經知道何林華的厲害了,現在又怎麼敢同何林華硬拼的!同何林華拚鬥?他們兩個現在合力之下,估計都打不過何林華的啊!於是乎,這二人連忙一同搖頭道:「不敢!不敢!道友先前既然是不知道,那就是不知者不怪。我們兩個就算是按照混亂星域的情況來說,那也是無從怪起的。是以,道友若是想要離開的話,盡可離開就是,我們絕對不敢有任何怨言!」

何林華聽完,冷笑一聲。臉上的表情有些怪異——他們這話說的倒是挺好聽的,不過何林華卻也明白,這都是建立在現在何林華的實力比他們兩個要強的基礎之上。如果現在何林華還是先前那樣,根本打不過眼前這二人的話,那這兩個人說不得,肯定要替他們的手下討個說法了!

雖然何林華有實力滅掉眼前這些人。但若是費力殺掉眼前這些人,卻無疑要浪費太多的時間,而且一個不小心,甚至於何林華自己都有有一些損傷的。是以,何林華在略微一猶豫之後,還是決定同眼前這些人「友好別過」。他拱了拱手,算是全了一個基礎禮儀,然後才又問道:「既然你們說了到此為止,那便到此為止便是!在下現在還想在這裡詢問一下,想要離開這混亂星域,回到原始宇宙裡面,卻是要如何才好?」

這兩位領頭之人一聽,對視一眼,隨後其中一位才說道:「道友想要回到原始宇宙?這……只怕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啊!回到原始宇宙裡面,可絕對不是什麼簡單事情的……」

何林華冷聲道:「簡單還是困難,不用你們兩個說的,我自己自然知道!哼!你們只需要告訴我,如何才能回去便是!」

其中一人點了點頭,連聲道「是」,然後才又說道:「這位道友,這說起來的話,倒是也簡單。若是想要回歸原始宇宙,只需要在混亂星域裡面闖過一個回歸原始宇宙的勇者試煉就可以了!不過,這勇者試煉卻是分著不同的等級的,像是道友的基礎等級是大乘期的,那就得闖過大乘期修為的勇者試煉。不過,這勇者試煉實在是太過困難,以道友的實力想要闖過去,未免有些……」

「我的事情,還不用你來管!」何林華冷聲一聲,然後才又問道,「那勇者試煉在什麼地方,且先告訴我!」

這二人立刻回答道:「這位道友,我們這裡是渡劫期修士的聚居之地,弱者墓地,當然沒有大乘期強者的勇者試煉了。所以,道友若是想要通過大乘期的用著試煉,需要先離開我們弱者墓地,然後前往強者戰場或者強者墓地那些地方,才能找到試煉的場所……道友現在若是想要離開,從這裡向前,看到那裡的那道出口位置也就是了……」

「嗯……」何林華點了點頭,然後不再說話,飛身一閃。向著這一方小世界外面飛了過去。

等到何林華飛的看不見人影,這二人才鬆了一口氣,其中一人率先說道:「這人是從原始宇宙裡面來的?看上去殺氣這麼重,還真不是一個容易招待的人啊!」

另外一人立刻點頭回答道:「可不是么!他的實力看上去僅僅只有大乘初期。但是發揮出來的力量卻已經達到了大乘後期,咱們兩個若是不小心的話,說不定還會折損在他的手裡面!像是這種人物,若是在混亂星域裡面打開了道紋,絕對會是一位絕頂強者了!」

「是啊!不過,他必須得先能成功地闖出弱者墓地才行!」

二人說到這裡,卻是對視一眼。微微一笑,一同點了點頭——他們兩個相互之間算得上是敵人,但是仇恨的來源,卻有些不清不楚的。尤其是他們兩個領導的隊伍,雖然相互之間不斷地打鬥,但這一切僅僅只是為了順應混亂星域裡面的爭鬥法則罷了!當何林華出現,打破他們兩者之間的平衡的時候,他們二人自然就要先把何林華給除去的——其實。想要除去何林華的,可不僅僅只有他們兩個,還有整個弱者墓地!大乘期的修士。不應該出現在弱者墓地裡面。一旦出現,那唯有一死罷了!

「他的實力算是不錯,一個人的戰鬥力已經同我們兩個的相去不遠了。不過,就他的力量,想要闖過弱者墓地的守關人,卻還是有些困難了!要知道,那個守關人的實力,至少也擁有六層道紋了!渡劫期頂峰的修為,再加上六層道紋……」二人說著說著,目光之中居然情不自禁地帶上了一絲恐懼之色。

「我們兩個這麼長時間都闖不過去。更不用說他了!雖然那守關人並不會殺人……」

「不過他就難說了!他的實力達到了大乘期,守關人僅僅只是不殺渡劫期之下的修士罷了。他大乘期的修為,若是再遇到那守關人心情不好的話……哼哼!」

「好了,不說他們兩個了。我們兩個,還是先躲開再說吧!萬一這人要是死不了,再返回來的話。我們兩個說不定又要倒霉了……」

這二人還正說著,忽然之間,他們兩個只覺得周身靈力出現了奇異的變化,身周的護體靈力猛然間破開。他們兩個大驚失色,剛剛立起了防禦手段,卻只見一道劍虹劃過了二人的脖頸之處。這二人還沒來得及反應,已經徹底被滅殺掉了!

隨後,只見陰影之處,何林華乘坐著影麒麟緩緩地從陰影之中走了出來,冷聲道:「這兩個小雜魚,還真以為我就這麼離開了!想陰我?沒那麼容易!」隨後,何林華揮手間,又將其他的那些人都給一一殺掉,心裏面嘀咕道:「看樣子,這混亂星域,遠遠不像是原始宇宙裡面傳聞的那麼簡單!不說別的,僅僅只是這道紋一說,就足夠讓人痴迷了!哼!道紋,擁有道紋之後,實力能夠不斷地提升……如果真的如同先前那人所說,這什麼通向下一層的守關人實力為渡劫期頂峰,而且擁有六層道紋的話,那那人的實力,就算是在大乘期頂峰的修士裡面也算不得弱的了……我現在,還是尋一處地方,徹底了解一下這裡的情況才是……」

何林華想著,身形一動之下,才算是徹底從這一方小世界裡面離開了。

混亂星域。

這是一處據說出入口就在整個宇宙最為核心位置的特殊領域。雖然在原始宇宙裡面的修士,都知道有著混亂星域這麼一個去處,甚至於對混亂星域還有所了解的,但是他們對混亂星域的了解,卻很明顯並不算是太準確的!先前狐尊曾經說過,她結實過一位從混亂星域之內出來的修士,名字叫做神尊的。而那神尊在出現之後,顯然也沒有過多的解釋混亂星域裡面的情況了……

離開了那一方小世界,何林華出現在了一整片的星空之內。浮空之中,繁星點點,而何林華的腳下,卻是一塊兒根本不知道有多大的陸地。從這一片陸地向著周圍掃視,根本無邊無垠,看不到邊際一般。

何林華直接找了一處洞穴,隨手布置了一個小小的防禦陣法,然後直接將狐尊給召喚了出來,問道:「狐尊前輩,您對混亂星域,到底知道多少?」

「混亂星域?」狐尊微微一愣,說道,「你現在該不會是在混亂星域裡面吧?」(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記住哦! –記住哦!

「嗯!」何林華肯定地點了點頭,然後等待著狐尊的回答。–/–/

「你怎麼會跑到混亂星域那個鬼地方?混亂星域裡面,到處都有失控的地方,而且人的修為不是可以直接感應得明白的,一個不小心就會栽跟頭的……當初神尊他出來的時候……」狐尊說著說著,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猛然間一呆,扭頭疾聲問何林華道,「你說什麼?你說你現在在混亂星域裡面?!這麼說來,你現在……現在已經逃出混沌了?!」

何林華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我的運氣不錯。方才僥倖之下,還真的逃出混沌來了。」

「你……你……你廢話少說,快些先讓開,讓我透透氣兒再說!這都多長時間了,整天都在你的空間裡面,簡直就是要無聊死了!」狐尊說著,直接一伸手推開了何林華,然後快捷地閃過了何林華布置下的隱匿陣法,感受著周圍的虛空,嘴裡面又嘀咕道,「沒錯!這裡的氣息味道,和先前你空間裡面的完全不一樣!嗯……空氣中的靈力雖然有些雜亂,但卻要比原始宇宙濃郁許多,看來,這裡確實是在混亂星域裡面了……」

至於何林華,則十分無奈地翻了翻白眼,然後才又扭頭說道:「話說,狐尊老妖婆,你這還不至於的吧!不就是有段時間沒有出來么……還有,你對混亂星域到底了解多少,能不能全部告訴我?我現在可是在想著辦法要出去呢!」

「少廢話!臭小子,先讓我舒服一會兒。然後再說其他的!」狐尊翻翻白眼,說罷,又扭頭說道,「還有。你的那些個手下,我估計這麼長時間,他們肯定也都憋得夠嗆的!你讓他們也都出來透透氣兒吧。還有雨菲小丫頭,我看她整天無聊的……」

現在周圍的情況根本算不上安全的,他又這麼會讓其他人出來。何林華搖了搖頭,說道:「狐尊老妖婆,這些先不著急的。你倒是先說說,這混亂星域裡面。到底同外界有什麼不同的。」

狐尊又喘了會兒氣,才又扭頭看向何林華道:「何林華小子,你這到底是怎麼出了混沌的?能從混沌裡面逃出來,你這也算是整個宇宙裡面數的過來的人物了吧?」

何林華說道:「還能是怎麼逃出來的?當然是聽了你先前說的法子。就這樣一直在混沌裡面遊盪,尋找混沌之內的空間縫隙了!我的運氣不錯,先前找到了一個,然後就給傳送出來了。不過,現在卻到了這個更加怪異的混亂星域裡面……」

狐尊微笑著點頭道:「這宇宙裡面。估計也就只有你這個小傢伙才有這份兒能力,在混沌之內也能存活……」說著,狐尊話音一變,才開口回答起了何林華的問題:「要說這混亂星域。說實在的,我知道的也並不是太多的。嗯……如果要是真的說起來。應該說是根本沒有誰對混亂星域知道的足夠多的!自從原始宇宙剛剛出現的時候,似乎便已經有了這混亂星域。凡是掉入混亂星域裡面的人。只有萬分之一的人才能生還。而那些人回來之後,大多數也僅僅只是停留片刻,留下隻言片語的,便又會離開宇宙,回到混亂星域裡面。這種行為,卻是很是古怪了!至於我對混亂星域最多的了解,卻是同神尊見過一面之後——當初,我僥倖遇到了從混亂星域裡面出來的神尊,同其有一定交流,他曾經說過,他的實力在原始宇宙裡面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並算不得巔峰實力的。而且,似乎在混亂星域裡面,用以衡量修士實力的,似乎也不是僅僅只是看修為而已,似乎還同混亂星域之內的一種奇特屬性有關……」

「應該是道紋吧?」何林華聽到這裡,已經知道狐尊所說的這奇特屬性算是什麼意思,同時在腦中品位起了神尊曾經說過的話——那位神尊曾經到過原始宇宙?而且還曾經同狐尊說過,他的實力在原始宇宙裡面受到了極大的限制?那豈不是說,這道紋僅僅只是在混亂星域裡面有用,而在原始宇宙裡面卻沒用了?這神尊按照當初狐尊見到他時的實力算起來,算是大乘中期的。那在原始宇宙裡面,神尊的實力應該就是大乘中期。不過嘛,在混亂星域裡面神尊的實力到底有多強,那可就成了另說了。

同時,何林華也有些瞭然,像是狐尊先前所說,那些僥倖逃出混亂星域的人,最後還會回到混亂星域之內的事情——這些人在混亂星域裡面,借用道紋的力量,一個個能發揮出遠超過他們真實實力n倍的力量,而當他們回到原始宇宙之後,卻又恢復成了原先的實力,他們當然忍受不了這種力量上的虛弱了!是以,為了力量,重新回到混亂星域裡面,倒也是說得過去的。至於混亂星域裡面的秘密,想來原始宇宙或者隱世空間裡面肯定是有人知道的。不過,他們知道是知道,卻根本不可能讓這樣一個增強的途徑公之於世的。是以,關於混亂星域之內的秘密,才會被隱瞞下來……

狐尊並不知道何林華的腦中已經閃過了這麼多的念頭。她只是略微有些奇怪,怪異地問道:「你說什麼?道紋?這就是神尊所說的那種可以在混亂星域裡面提升實力的特殊手段?道紋!道紋!名字裡面有個『道』字,倒是也難怪它的作用會這麼明顯,這麼變態了……」

何林華點了點頭,說道:「這道紋的秘密,只怕是真的不小!不過,我們現在的當務之急,卻還是要離開混亂星域,回到原始宇宙裡面才是。」

狐尊立刻回答道:「這個我倒是知道,當初神尊曾經說過。若是想要離開混亂星域的話,只要通過一個相應級別的勇者試煉便可以了。不過,這勇者試煉到底算是什麼東西的,我卻是有些不太清楚……」

何林華說道:「這個我倒是稍微知道一些……」何林華將先前那些人告訴何林華的一些簡要信息盡數告知了狐尊。然後才又說道:「按照先前那些人所說,我若是想要通過勇者試煉,首先必須得先離開這渡劫期修士待的弱者墓地,前往強者戰場,或者強者墓地才是。不過,聽他們的意思,這想要前往強者戰場,似乎也需要通過一個試煉。這個所謂的試煉。還有著一個所謂的守關人,而且那個守關人的實力似乎很不錯……」

何林華心裏面嘀咕的時候,心中念頭早就轉悠開了——如果要是按照那兩個人所說,那個守關人的實力何止是不錯?擁有六層道紋。渡劫期頂峰的修為,那就意味著,借用四層道紋之後,那人的實力就足夠達到大乘期頂峰,同何林華當前能夠爆發出的最強力量不相上下了!而且。這貌似還不是結束的。那人還擁有兩層道紋!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那人絕對要比一般的大乘期頂峰修士強橫!甚至於,那人的實力都有可能達到龍怒焰的那種級別!話說,如果那位守關人的實力真的有龍怒焰那麼強大的話,何林華可是沒有絲毫把握從那人的手下生還了……

狐尊聽著何林華說完。臉上表情卻也是微微一變,隨後說道:「聽你這麼一說。這想要離開,難度似乎還真的不小的!那位守關人的實力若是真的那麼強橫。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闖的過去。是以,我看你現在貿然前去闖關,倒不如先在這弱者墓地裡面活動一段時日。相信只要同周圍的人多接觸了,自然能夠得到一些提醒的。離開的路子,應該就在其他人的話裡面……」

「也只能如此了。」何林華沉默片刻,然後點了點頭。確實,現在若是貿然闖關離開,只怕最後很有可能會連個渣子都剩不下的!現在,當務之急,卻還是要先了解一下這混亂星域了。只有了解了這混亂星域裡面的彎彎道道,離開這裡的把握,才會更大。

又同狐尊閑聊了幾句,言語之中定下來一些簡要的目標之後,何林華才準備將狐尊送回空間裡面,獨自在這一方世界裡面轉悠一下。不過,何林華想送狐尊回去,狐尊卻是死活不同意的!她這好不容易才離開了煉魂神殿和體內空間這兩個地方,又怎麼可能會願意再次回去?是以,最後狐尊同何林華約法三章之後,又讓何林華將龍寧給召喚了出來,算是讓她們兩個當何林華的扈從,而何林華則扮演成了一個浪蕩公子哥的模樣,尋找起了人多的地方。

要說這混亂星域,還真是一方混亂的區域。何林華帶著狐尊、龍寧二人先是在這一方世界內疾速飛行,不過半個小時的工夫便已經臨近了這一片土地的邊際——而何林華這也才發現,他們現在所在的這一方土地,實際上就是星空之內一塊兒破碎的巨岩罷了!到了巨岩邊際之後,再極目四望,四周還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各種物質的碎塊漂浮在一片虛空之中。何林華和狐尊、龍寧看著都是大為驚奇——這混亂星域裡面的這種情形,在宇宙之內,卻是根本不可能出現了。

何林華和狐尊、龍寧三人掃視了虛空之後,很快在其中一塊兒岩石之上感覺到了數量較多的修士氣息。之後,三人飛身一躍之下,直接跳入虛空之中,快速飛行,向著那塊兒巨岩而去。

這裡的虛空,同宇宙之內的虛空,卻是並沒有什麼異常。三人飛行在虛空之內,速度也是飛快,不過是十數秒的工夫,便已經劃過了近半的距離!就在三人繼續飛行的時候,忽然之間,何林華和狐尊、龍寧三人同時感覺到周圍氣息的變化,三人心中都是一驚,連忙防禦了起來。隨後,只聽著「砰砰」兩聲巨響,卻是兩道能量光柱直接擊打到了何林華和狐尊、龍寧的身上!

好傢夥,這兩道能量光柱,就力道強度而言,卻已經同大乘初期修士的實力不相上下了。如果不是何林華和狐尊、龍寧警醒的話,先前那一下子。說不定還真的要吃個小虧的!不過,何林華、狐尊、龍寧被這突然出現的偷襲一下子可是氣得夠嗆——丫丫個呸的!他們這在虛空裡面好好地飛行著,沒有找別人的麻煩,居然還有別人找麻煩找上門兒來了!這卻是什麼道理的?現在何林華他們要是還能繼續忍下去。那才算是有鬼了的!

何林華、狐尊、龍寧三人神識一掃之下,立刻就在虛空之內發現了偷襲他們三人的是什麼東西——這東西,卻是一艘長形的如同飛船一般的東西!這長形物件,裡面很明顯有人,而且之上應該還有隱匿陣法。要不然,何林華先前神識覆蓋的時候,不可能發現不了這種東西的。

何林華正準備氣沖沖地跑過去問罪,結果還沒等何林華開口。卻見那物件下端破開一道口子,其中走出一人來,趾高氣昂地看向何林華三人道:「喲呵!沒想到啊! 緋聞女王的獨家祕戀 你們三個的動作還是挺敏捷的嘛!艋舟的靈力光柱,居然也沒能打死你們這三個小雜種……」

「嗯?」何林華臉色頓時變得更加漆黑了起來——他何林華本來就算不上是一個什麼好人的。一直以來的脾氣更是夠嗆的!以前,只有他何林華教訓別人的份兒,哪裡又有別人在他面前撒野的事兒?現在這人居然敢在何林華面前說這種屁話,何林華要是還能不生氣,那才有鬼了!更何況。眼前這人的實力,居然僅僅只有合體期頂峰,連渡劫期都不到!這種人都敢同何林華撒野,何林華心情能好才怪了!

何林華生氣。不過狐尊和龍寧二人卻還都知曉情況。她們兩個對視一眼,覺得還是有必要搞清楚眼前這人的身份才行。現在他們在混亂星域裡面。僅僅只能算是新人而已,必須得謹小慎微。萬一一個不小心得罪了什麼吃罪不起的勢力,對他們來說,可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兒的……

於是乎,狐尊笑眯眯地問道:「這位道友請了,我們主僕三人,卻是一不小心到了混亂星域裡面。初來乍到,若是有什麼得罪之處,還請道友見諒。不過,在下還請問道友,卻是因為何事,要對我們主僕三人主動攻擊的?我們主僕三人自認為同道友之間並沒有任何恩怨才是……」

「切!」那位合體期修士臉上的表情稍微好了一些,但卻依舊趾高氣昂地說道,「誰說沒有恩怨就不能動手了的?你們三個是剛剛來到混亂星域裡面來的?這倒是難怪了!我說你們三個的身上連一個道紋都沒有,還這麼不懂規矩的!罷了!罷了!看在你們三個是新來的份兒上,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給交出來,然後你們兩個再陪我一晚上算完,你們看如何?」那位合體期修士說著說著,臉上的表情不自覺地變得淫邪了起來——顯然,這傢伙看到了美艷的狐尊和龍寧,心裏面起了邪念了。

這可憐的傢伙!僅僅只是看到狐尊和龍寧長得漂亮就起了這種心思的,卻根本不知道,他這卻相當於在拔老虎鬍子的!狐尊和龍寧有哪個是簡單人物的?不說別的,僅僅只是這一句話,這人已經被判了死刑了!

狐尊、龍寧二人臉上表情一寒——她們兩個同何林華在這裡都是隱藏起了實力的。外人看上去,何林華和狐尊、龍寧的實力都只有渡劫初期而已,這也難怪這可憐的傢伙敢口出狂言的。要是何林華、狐尊龍寧三人亮出真實實力的話,這人肯定不敢這麼說話了!

狐尊、龍寧二人強忍著殺意,又笑眯眯地問道:「這位道友,想要讓我們兩個陪你,也不算是什麼問題的。不過,這位道友卻還是要先告訴我們,我們到底違背了什麼規矩才是……」

那位合體期修士根本不知道現在他的腦袋已經寄養在狐尊和龍寧的手上了,猶自不知死活地說道:「什麼規矩?哼!這也是告訴你們,在弱者墓地裡面,卻有這麼個規矩的!想要從一塊兒陸地前往另外一塊兒陸地,不能夠自己飛行前往,一定要乘坐我們艋舟幫的艋舟橫渡才行!若是有什麼人敢不聽話的話,那就是同我們整個艋舟幫為敵!你們兩個明不明白?!」

「艋舟幫?」何林華聞言,輕哼一聲,心中基本上無視掉了。而狐尊,則依舊微笑道:「艋舟幫這名字,一聽上去就是挺霸氣的啊!那敢問這位道友,你們艋舟幫的總體實力,卻是如何?」

那位合體期修士說道:「我們艋舟幫的實力?哼!說出來不怕嚇死你們!我們艋舟幫的幫主,是一位渡劫期頂峰的修士,而且還開啟了四道道紋的!這份兒實力,你倒是說說,厲害不厲害?!」(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記住哦! –記住哦!

渡劫期頂峰的實力,而且還開啟了四道道紋,那實際上的真實實力,便已經達到大乘期頂峰了!這一份兒力量,比起先前何林華遇到的正在戰鬥的那兩個團隊的領頭人的實力還要強橫,也不算是弱者了。–/–/–記住哦!這倒是也難怪,這艋舟幫的人,居然敢如此之囂張。不過,這種實力,在何林華他們面前,卻還不是很忌憚的!就算是何林華直面對上了那位艋舟幫的老大,哪怕是打不過,也不至於喪生的。既然根本就不畏懼,現在自然就更說不上什麼害怕了!至於狐尊和龍寧,她們兩個自然也都是一副無視的架勢——在她們的眼裡面,眼前的這傢伙,還是一個死人!

不過,何林華等人的無視,落在那位合體期修士的眼裡,卻又成了另外一個意思。這位合體期修士卻是以為何林華等人根本不明白什麼意思,緊接著又解釋道:「哼!看你們似乎有些聽不懂,那大爺我就好心地再給你們解釋一下!在混亂星域裡面,衡量一個修士的實力,他的真實修為算是一方面的,而道紋又是一方面的。一道道紋可以無視任何條件,直接提升一位修士一個小境界的修為。也就是說,我們艋舟幫幫主的真實修為,實際上已經達到了大乘期頂峰!怎麼樣!聽了是不是害怕了!哇哈哈哈!你們這兩個漂亮的女修士,我告訴你們,進了混亂星域,想要出去可就遠遠不是那麼簡單了!看你們兩個的架勢,應該是這小白臉的奴婢吧?他這種做什麼都不行的人,在混亂星域裡面,根本就是被欺壓的對象!所以,你們兩個若是識趣兒的話,趁早還是重新找個主子,要不然說不定哪一天被人就給順手殺掉了!嘿嘿嘿……你們看我怎麼樣?我雖然只有合體期頂峰的修為,但是卻有三道道紋,真實實力已經達到了渡劫後期。比你們三個可是要強太多了!要我說,你們兩個跟了我,這男的直接殺了也就是了,是以……嗬嗬……呃……」

「呵呵呵……」何林華聽到這裡。實在是聽不下去了。

至於狐尊和龍寧,她們兩個更是實在是難以壓制心裏面的惱怒之情,飛身一閃之下,直接飛身到了那位合體期修士身前,伸手一探之下,龐大的靈力湧出,順手就直接將靈力和主神念給禁錮在了他的這具肉身裡面——這還不算完的。緊接著,狐尊、龍寧二人拖著這位合體期修士的肉身,用力一扯之下,直接就把這可憐的傢伙給分屍了——不得不說,這傢伙還真的是挺可憐的!你說你得罪誰不好啊,偏偏得罪了狐尊、龍寧這兩個猛女的。現在能這麼安生的死掉,估計都算是狐尊、龍寧二人覺得麻煩,懶得繼續折磨的。

狐尊、龍寧二人滅掉了這小雜魚之後。都是憤恨地一甩手,冷聲道:「哼!這次算是便宜了這傢伙了!若不是還有其他的事情,定然要讓他知道。隨隨便便說些腌臢話的後果!」

何林華卻笑眯眯地說道:「狐尊老妖婆,龍寧,看來,你們兩個在別人的眼裡面,也不是什麼用處都沒有嘛!反正看上去,絕對要比我有用多了!這才多長時間,都已經有人要讓你們給他暖被窩了!看看我,人家直接就是喊打喊殺的,一點兒優待都沒有!」

狐尊冷哼一聲,丟給何林華一個白眼。嗔罵道:「何林華你個小混蛋!你就在這兒看老娘的笑話吧!哼!老娘都幾十萬歲的人了,今天居然在這裡被這麼一個小傢伙給調戲了!你個小傢伙,若是再胡說,小心我讓我寶貝徒弟狠狠教訓你一頓……」

何林華笑了笑,不再說話。而也就在這時候,從那艘所謂的艋舟裡面。–記住哦!卻又出來一人。這人看上去修為同那位合體期修士相去不遠,而他一出來之後,立刻就看到了那位合體期修士的屍體,臉色「刷」的一下變得老白,驚慌失措地大吼道:「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殺了咱們艋舟幫的人了!快點兒來人啊……呃……」這人話還沒說完,又被狐尊順手一扯,直接給撕成了兩半,給滅掉了。

不過,他這一吼,雖然聲音沒有傳出多遠的,但是那艋舟裡面的人卻全部都聽的一清二楚的。立刻這艋舟裡面一下子飛出來十幾位修士,再看到何林華等三人之後,二話不說,就動手攻擊的。這些人一出現,似乎立刻就開啟了道紋,借用了那股子玄妙的力量。一時之間,這些在何林華身前的人,實力居然都達到了渡劫期甚至於大乘期的!何林華面對這些人,倒是並沒有多少畏懼的。不過,為了不耽擱時間,何林華立刻讓陰魔蠱王出來,直接一招破靈過去,先破掉了這些人的護體靈力。這些人的護體靈力一被破掉,那威脅力一下子降低了n多,狐尊龍寧再加上何林華三人全力出手,數秒鐘的工夫就將這些人給徹底滅掉了!最後,這十幾位修士一個逃走的都沒有。這些人雖然在借用了道紋的力量之後,有的達到了大乘期修為,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的身體、魂魄強度也達到了大乘期的!他們的真實力量,畢竟僅僅只有渡劫期甚至於合體期罷了。這也意味著,這些人只要是主神念被殺掉了,一樣會死掉!而狐尊和龍寧顯然還擔心有人順著這一條線索給追過來,居然還直接將艋舟幫的那艘艋舟給毀掉了,順帶著將周圍的靈力給破壞的一乾二淨的,這下子,就算是天王老子過來,估計也找不到任何線索了。

做完了這一切,狐尊和龍寧才又向著何林華說道:「何林華小子,這裡發生了這事兒,現在只怕是已經不算安全了。咱們還是快些離開的好……」

何林華笑眯眯地點了點頭,又調侃道:「哎!要我說,還是要怪你們兩個啊!你說那人要搶你們兩個當老婆,你們兩個就這樣屈從了不就是了,這樣不就沒什麼麻煩了嘛!看看現在給鬧的,殺人毀屍滅跡的,一個個還都挺熟練的……」

狐尊又丟給何林華一個白眼,說道:「臭小子你還說!哼!要是按你的說法,安人還想要把你給殺了呢!你是不是還要伸長脖子等著那人來砍的?懶得再同你小子廢話的!我們還是趕緊先去那城市裡面。好好問一下這裡的情況才是。」

何林華、狐尊、龍寧三人很快從這裡離開,繼續向著那塊兒巨岩飛去。不多時,三人便已經飛落到了那塊兒巨岩之上,向著中心聚集人數最多的地方趕去。又向前飛了片刻。三人才算是看到了那座城市的輪廓——這與其說是城市,倒不如說是一個有些頹敗的小鎮來的準確些!這「城市」之內聚集的人數似乎並不多,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人。有的在販賣一些雜物,有的逛來逛去。城市之內也有一些酒肆、酒樓什麼的,三三兩兩的修士在這裡吃吃喝喝,看上去似乎極為平和。

到了這一處小城的城門之處,何林華三人才落了下來。準備進城的時候,卻又被兩位守城的修士給攔住了。這兩位守城的修士很是蠻橫地向前一伸手,然後毫不客氣地說道:「城門費三十塊極品靈石,每人在城市裡面多呆一天時間,就得多付出一塊極品靈石。另外,還有我們兩個的守城費用,五塊靈石!快些!快些拿出來!」

「……」這城門口收取靈石什麼的,何林華倒是也知道。畢竟。先前在原始宇宙的時候,進出修士城,這種事情算是見識的多了。不過。這兩個人卻還是讓何林華長了見識的——收取好處費的,何林華是聽說過,不過像是他們兩個這樣明目張胆,直接就給喊出來的,何林華還真是第一次見的……

雖然這兩人的態度算不上多好的,不過何林華卻也懶得計較的,隨後拋出了五十塊極品靈石,就準備同狐尊、龍寧三人進城去。不過,何林華的這番舉動,卻彷彿是往湖水裡扔了顆炸彈似的。猛然間,那些原本在擺攤的、修鍊的、吃吃喝喝的修士們似乎一下子都激靈了起來,忽然間動作一致地出現在了何林華三人的身周,嘴裡面說的話很簡單,就兩個字:「靈石!」這短短的時間內,何林華他們的身周。居然已經聚攏起了至少三千人,而且人數看樣子似乎還在不斷地增加之中!

發現這一情況之後,何林華可就怒了。他掃視周圍一眼,卻從周圍這所有人的眼中都掃到了貪婪二字,至於先前那兩個收取了何林華靈石的人,則是十分沒有風度的哈哈大笑,指著何林華、狐尊、龍寧三人,目光之中全是嘲諷之色。

「哈哈哈哈!傻子!這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笨蛋,連弱者墓地的規矩都不懂!」「哈哈哈!他們懂不懂,似乎也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身上可是有好東西啊!」「哈哈哈哈!靈石!靈石!就這麼說上兩句話,居然還真的能拿到靈石!」「祁家的那兩個混蛋還真是好運氣啊!要靈石,這三個白痴還真給了!哈哈哈哈!他們到手的東西,只怕是不太好拿出來了!」「一會兒多叫上一些人,總能把靈石給搶出來的……」「這三個人的設上似乎沒有道紋啊!莫非是剛剛到了混亂星域?」「沒有道紋豈不是更好?我們一會兒動手的時候也方便許多,用不著費太多力氣!」……

何林華從周圍這些人的話語裡面,總算是聽明白了。合則,那兩個所謂的守門人,根本就不是這座城市規定的收取靈石費用的人,根本就是兩個假貨啊!至於周圍的這些人,很明顯,是發現了這些有好處,所以就給聚攏過來了。他娘的!何林華還真沒有想到,他居然還會攤上這種事情的!

他又在周圍這些人的身上一掃——這些人的實力,還真是夠低的!渡劫期的是大多數,但其中也有一些合體期的,甚至於還有幾個是分神期的。至於道紋,何林華倒是看不出來。不過,就從這些人雜魚一樣的架勢,估計也強不到哪兒去的!當然,看不順眼是一回事兒,這裡人這麼多,難免動手了會惹什麼麻煩。是以,何林華暫時還不想動手的,只是兩眼在這些人周圍一掃。怒吼一聲,冷聲道:「滾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