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李茜怒了,要說女人最忍受不了的是什麼?那就是被別人說自己長的不漂亮,李茜算得上是一位美女,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

而且在這禁閉之地裡面,她可以說是能稱得上是絕頂美女了,但是現在葉皓軒一句輕描淡瀉的話就讓別人把她給比下去了,這讓她十分不服氣。

她本能的認為葉皓軒是在吹牛,但是看葉皓軒一本正經的樣子,倒又不像是在吹牛。

「好好,我的錯,我的錯,你很漂亮。」葉皓軒自知推廣主,他連忙岔開話題道:「既然你想出去,那就要付些什麼,從現在開始,謝春雨的一舉一動,你都要告訴我。」

「而且,我要你想盡一切辦法去從謝春雨那裡弄清楚禁閉之地的秘密。」葉皓軒說:「當然,這些是保證你自己安全的前提下。」

「禁閉之地的秘密,我倒是知道一些。」李茜道:「但是這作用不大,我想辦法弄清楚禁閉之地的出口在哪裡吧,如果找不到出口我們就算是在折騰也不可能離開這裡。」李茜說。

「好,隨時保持聯絡。」葉皓軒微微一笑道:「送到這裡就行了,你請回吧。」

「我還有一件事情想確認一下。」李茜叫住了葉皓軒,她盯著葉皓軒問道:「我想知道,我的長相,比起你的紅顏,真的差很多嗎?」

「呃,這個……」葉皓軒微微一愣,他暗自苦笑,女人啊,果然都是一些較真的動物,他苦笑一聲道:「其實,你也不差,至少,在禁閉之地裡面,你並不差。」

說完這句話,葉皓軒揚長而去,只留下了李茜站在當場微微的出神,她看著葉皓軒的背影,怔怔的出起神來。

到了山腳下,便有一輛汽車在那裡等著,幾名西裝革服的保鏢已經在那裡等著了,看到葉皓軒過來,幾人恭敬的把車門打開,請葉皓軒進去。

現在誰不知道葉皓軒是謝春雨的救命恩人,他能讓殘廢了幾十年的謝春雨站起來,雖然現在還沒有做到,但是現在誰也不敢輕視葉皓軒。

就在葉皓軒要走到車門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傳了過來:「你們回吧,這個人,我送他回去……」

葉皓軒回頭一看,只見一位身穿大紅衣袍的女人緩緩走來,一眾保鏢微微的對她一躬身,然後轉身離開。

葉皓軒從車裡走了出來,他盯著這個女人,脫口問道:「妖姬?」

「沒錯,是我。」妖姬咯咯一笑,她一步踏出,身形驟然向前急行,本來她離葉皓軒有十多丈遠,但是她這一步踏出,人已經向前躥出了數丈,十丈距離,幾乎是瞬間即至。

「我該怎麼稱呼你呢?」葉皓軒盯著妖姬,這是一個傳奇女人,她在禁閉之地裡面也算是一方人物,十大戰神之一,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奸詐狡猾。

「別人都叫我妖姬,你當然也可以這樣叫我,呵呵,除非……」說到這裡,妖姬湊近了葉皓軒,她伸手放在了葉皓軒的胸口,纖纖玉指順著葉皓軒的胸口下滑。

她附到葉皓軒的耳邊道:「除非,你與別的男人不一樣,如果你與眾不同,你就可以不這樣稱呼我,但是這樣的男人,恐怕還沒有出生。」

「離我遠點,我對你不感興趣」葉皓軒皺了皺眉頭,他下意識的退了一步,就退這一步,妖姬的臉瞬間變得難看了起來。

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夠抵受得了她的誘惑,這也讓她一度認為,天底下的男人都一樣,只要你一個眼神,就能將那些男人們迷的神魂顛倒的。

龍淵送葉皓軒過來的時候,他曾說過葉皓軒與其他的男人不一樣,但是妖姬並沒有把這件事情給放到心上。 &nbsp&nbsp&nbsp&nbsp有些人之間是兩條平行線,在無限的空間延展出去,永遠不會交匯;有些人之間則是交叉的直線,一點,便已足夠。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白色輕盈的飛絮從綠意盎然的樹木梢頭飛出,隨風高高揚起,在飽滿充足的陽光中混合濃郁芬芳的花香,樹木的沉香,帶著雨後土味,一股腦通過敞開的落地窗,湧入房間里。

&nbsp&nbsp&nbsp&nbsp窗檯外的花架上,繁茂盛開的小花亂亂地展開紫色白色的花瓣,隨風輕擺。未經任何刷漆的原木牆壁上掛著一張弓,一壺箭。簡潔流暢的暗金色線條爬行在木牆之上,穿過靠牆而立的木琴,穿過書架背後的空隙,穿過牆上掛著的弓,堅韌、勇敢、毫不動搖的顏色,很配雷諾的金眼睛。

&nbsp&nbsp&nbsp&nbsp「這麼說,我現在很有錢!再說一遍那個數字行嗎,雷諾,慢慢說,一定要慢慢說…哦,幸福死了——「

&nbsp&nbsp&nbsp&nbsp梁小夏微微傾身向前,綠色的眼珠里染上了金色,手指搭在椅背上,興奮地輕輕顫著。

&nbsp&nbsp&nbsp&nbsp「庫存財物全部折為金幣的話,約在五十三億至五十六億之間,貪財的…女王陛下。「

&nbsp&nbsp&nbsp&nbsp雷諾果然說得很慢很長,還刻意在結尾加了重音,語氣中滿是調笑與寵溺。

&nbsp&nbsp&nbsp&nbsp「哎…金光閃閃的小寶貝們,媽媽真是愛死它們了。「

&nbsp&nbsp&nbsp&nbsp梁小夏深吸了一口屋子內溫暖芬芳的空氣,滿足地咧嘴一笑,水綠的眼睛就像兩汪跳出遊魚的閃光幽泉,晶晶發亮。

&nbsp&nbsp&nbsp&nbsp然後小魚跳起,又落入泉水中,光不見了。

&nbsp&nbsp&nbsp&nbsp「雷諾,破禁需求的準備工作龐大得我都不敢直視,估計等材料全部購買收集齊。你再念出的數字仍然會讓我激動得吐血。「

&nbsp&nbsp&nbsp&nbsp「那你改主意嗎?「

&nbsp&nbsp&nbsp&nbsp雷諾問,神情柔和。就像在誘惑抱著魚的貓將自己爪下鮮魚交出來一樣。

&nbsp&nbsp&nbsp&nbsp「不,這值得,錢堆在一起不去用它,就不再是錢了。雷諾,求你了。別再蠱惑我,再勸下去我說不定真的會改主意的。「

&nbsp&nbsp&nbsp&nbsp梁小夏俏皮地眨眨眼,看到牆角地上堆滿的公文,深深地回望開始對面前兩份甜膩膩的葡萄蛋糕奮鬥的雷諾。

&nbsp&nbsp&nbsp&nbsp「雷諾。沒處li完的公務先交給我吧,你可不能讓我徒占女王的地位,卻不能享受手握權力的樂趣。還有。蛋糕不想吃就別吃了,你那副皺眉的樣子,看得我都難受。」

&nbsp&nbsp&nbsp&nbsp小桌底下傳來一聲冷哼「假好心「,梁小夏毫不客氣地給了桌子下一腳,咚一聲后又安靜下來。

&nbsp&nbsp&nbsp&nbsp雷諾沒聽梁小夏的建議。依然握著小勺子,大塊大塊忍著膩味的噁心將兩塊蛋糕吃完,然後端起身邊的茶杯猛灌一大口苦茶,才吐出一口氣。

&nbsp&nbsp&nbsp&nbsp「被圍困的時候,我們們什麼吃的都沒有。那時候我看見樹皮都想抱上去啃兩口。沒想到安定下來,身體還嬌氣上了。「雷諾一邊說著。一邊配上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金眼睛里卻難掩失落。

&nbsp&nbsp&nbsp&nbsp「夏爾…苦棘他,真的喜歡吃這種東西嗎?「

&nbsp&nbsp&nbsp&nbsp實在是,太甜了。甜得整個嗓子都發啞,甜得舌尖發麻發苦。雷諾不明白苦棘為什麼愛吃這個,實際上,他也從未懂過自己的弟弟。

&nbsp&nbsp&nbsp&nbsp現在,他想試著連同母親和弟弟的份一起去承受。所以他放下了弓,所以他拿起文件,吃起甜品,毅然決然地扛起屬於自己的責任。

&nbsp&nbsp&nbsp&nbsp母親為了保護他,將他養在華容長老身邊,華容長老雖然不曾虧待過他一分,卻無法提供給他真正的親情。就連他的母親,也只能用那種隱忍的、內疚的目光長久地注視他,讓年幼的他曾經無所適從。他希望自己有親人,有兄弟姐妹可以一起成長玩耍,可苦棘並不接受他的好,而他的驕傲也不允許自己總熱情地對著一個時刻對自己敵視致死的精靈。

&nbsp&nbsp&nbsp&nbsp雷諾毫不避諱地問她任何有關苦棘的事情,苦棘的愛好習慣,苦棘的性格和他曾經說過的話。他只能用這種方式緬懷苦棘,緬懷逝去的兄弟和親情。

&nbsp&nbsp&nbsp&nbsp梁小夏點點頭,心頭酸而顫然。

&nbsp&nbsp&nbsp&nbsp她一直很敬佩雷諾,不是每個男人都能壓在那樣的家族下而不想反抗,也不是每個男人都能守著本心,在家庭破碎親人離世后還能勇敢地向過去看。雷諾像一塊散發冷硬光澤的鋼鐵,雖然處事不夠智慧,卻硬得永遠都不可能被掰彎折斷。

&nbsp&nbsp&nbsp&nbsp換做是她,遇到同樣的事情,梁小夏自認無法像雷諾那樣堅強。

&nbsp&nbsp&nbsp&nbsp哪怕是此刻,她都無法像雷諾那樣笑出來,一邊說著苦棘的名字一邊皺眉地嚼著甜死人的鳶尾葡萄,還能笑出來。笑得就像苦棘還活著,和他像個真正友好和睦的兄弟坐在一起搶蛋糕一樣。

&nbsp&nbsp&nbsp&nbsp所以,梁小夏將躲在桌子底下看熱鬧大笑不停的獨角獸揪出來,氣沖沖地去扯獨角獸額頭僅剩的幾根稀疏毛髮。

&nbsp&nbsp&nbsp&nbsp「陛下,女王陛下…你不能這樣!嗚嗚,放過我吧,你答應我要留兩根的,不嫩這麼絕情。「

&nbsp&nbsp&nbsp&nbsp沒有了通身象徵雪白聖潔的毛髮,獨角獸依然頂著體面的金角,身上卻還不如一隻禿毛的癩痢狗,脖頸后柔軟細白的銀色長鬃被剔得短不如半截指頭,肚皮兩側和下部疤疤拉拉地露出大塊灰色和肉粉色相間的肉,四根細腿撐著一個吃得肥胖得起褶子的軀體,若在下方再加個火堆,直接就能當烤肉架用——連肉都是現成的。

&nbsp&nbsp&nbsp&nbsp「哦,是誰巴巴地在禿了以後來求我用綠色霧氣催長毛?我應該好好地回報他一下,好讓他知道我是個冷酷絕情的精靈女王,你說對不對,梅耶法拉?「

&nbsp&nbsp&nbsp&nbsp梁小夏手指不懷好意地輕撫過獨角獸的脊背,引起獨角獸陣陣涼意,惡狠狠地在心中罵她好幾遍「你這個惡魔「,又快意一樂。

&nbsp&nbsp&nbsp&nbsp「嘿,鏡月不在,我罵她聽不見,聽不見——「

&nbsp&nbsp&nbsp&nbsp然後。獨角獸王還沒精神勝利,又聽到摧殘它意志的一聲喊。

&nbsp&nbsp&nbsp&nbsp房門大開。泥球臉上掛著還未乾的淚,見到梁小夏后眼眶又紅了,瞬間撲到她懷中大哭起來,抽噎得上氣不接下氣,不停打嗝:

&nbsp&nbsp&nbsp&nbsp「梁小夏啊——他不要我了。嗚——他怎麼能這麼對我——「泥球別說邊哭,話語里充滿了斷點的形式邏輯,眼淚流到嘴巴里,猛一回頭。望著卧在梁小夏腳邊的獨角獸,被它那驚悚的外觀嚇得眼淚又逼了回去:」這是什麼丑東西?!地下世界的怪物嗎?!「

&nbsp&nbsp&nbsp&nbsp曾經救過獨角獸王的美麗少女毫不作偽地掩著嘴看著它,吃驚地說出的話才最是傷人。尤其是獨角獸王還暗暗喜歡的美麗精靈姑娘。

&nbsp&nbsp&nbsp&nbsp獨角獸王感覺自己脆弱的小心肝瞬間被幾支利箭穿透了,伴著泥球陌生而防備的目光,傷心到了每寸皮毛下。

&nbsp&nbsp&nbsp&nbsp連梁小夏看著它一副大受打擊的模樣都有些不忍了,她急忙板正泥球的肩膀,耐心拿出一塊手帕。窩起一個角,擦乾泥球眼邊的淚痕:

&nbsp&nbsp&nbsp&nbsp「迅風又和你說什麼了?難道…他欺負你了?「

&nbsp&nbsp&nbsp&nbsp泥球嘴裡的「他「,除了迅風不做它想。

&nbsp&nbsp&nbsp&nbsp雷諾什麼都沒說,離開房間,將空間讓給這兩個親密的精靈少女。還體貼帶上了門。

&nbsp&nbsp&nbsp&nbsp雷諾一走,泥球才糯糯地小聲開口:

&nbsp&nbsp&nbsp&nbsp「他說。他暫時不能和我在一起,他也很喜歡我,卻謝謝我的好意…梁小夏,怎麼辦,他是不是根本就不愛我,只是不想拒絕才騙我安慰我的?可我…我已經…梁小夏,我沒法放手,沒法不想他…「

&nbsp&nbsp&nbsp&nbsp泥球隨著說話臉漲得越來越紅,是一種特殊的羞澀與憤怒混雜的情緒,她大大的眼睛里充滿了水霧,希冀地看著梁小夏,好像她臉上有自己尋求的答案和解脫一樣。

&nbsp&nbsp&nbsp&nbsp梁小夏知道是怎麼回事,卻沒挑明,暗暗頭疼著,說到嘴邊的卻是另一番話:

&nbsp&nbsp&nbsp&nbsp「泥球,你是乖孩子,可甚至還沒成年,別把自己壓榨得那麼緊,你的選擇還有很多…這世上配得上你的精靈,不止迅風一個。「

&nbsp&nbsp&nbsp&nbsp梁小夏就是生氣,生氣迅風把持不住自己將泥球吃了,竟然還惹得泥球落淚。那個笨蛋,難道就不能指天對地發誓他的感情,甜言蜜語一番然後兩個人一起共同面向未來么?

&nbsp&nbsp&nbsp&nbsp她也很擔心,泥球太年輕了,她沒法評判泥球是否懂得真正的愛情應該是什麼樣。可泥球很坦蕩,不愛就是不愛,愛就是愛,愛就是敞開了心對別人好。這麼個純潔的姑娘的愛情太過轟轟烈烈,不懂得保護自己的心,也不懂得男女之間的擒縱的交鋒與智慧的進退。

&nbsp&nbsp&nbsp&nbsp梁小夏莫名害怕,一方不停付出,另一方享受著成理所當然了,那份情誼也就貶值了。所以,她在其中百般阻撓,也是不想讓迅風覺得到手得太過容易。

&nbsp&nbsp&nbsp&nbsp「泥球,要記得,在愛情中誰先付出真心,誰就落於被動了,得承受著更多委屈,面臨更多妥協。「

&nbsp&nbsp&nbsp&nbsp可她說這話,畢竟是晚了,泥球何止是輸了,簡直輸得一塌糊塗。梁小夏甚至覺得,自己也是沒資格說這番話的,她也輸得很慘。一個能讓人靜下心保持理智,想出花招勾心鬥角的感情,還是感情么?

&nbsp&nbsp&nbsp&nbsp「你說得對,我該心胸更寬廣些,多包容他一些。謝謝你,梁小夏,我會冷靜下來好好想想的。每次我難過你都在身邊,梁小夏,有你當朋友是我覺得最幸福的事情。「

&nbsp&nbsp&nbsp&nbsp泥球用手抹抹眼淚,收起梁小夏給她擦淚的帕子,露出個靦腆的笑容。她的思維拐了個彎,直接跑向另一個詭異方向,梁小夏看著這小姑娘一副勇往直前向前沖的樣子,不禁在包容中更多了一分羨慕。

&nbsp&nbsp&nbsp&nbsp「是姐妹,你是我的妹妹。「

&nbsp&nbsp&nbsp&nbsp梁小夏摸了摸泥球的頭,糾正她的用詞。(未完待續) 直到葉皓軒一步一步的壯大,甚至得到了謝春雨的認可,她這才覺得葉皓軒有點與眾不同。

只是現在她貼上來,葉皓軒並不吃她這一套,這讓她有一種挫敗感,而且她十分生氣。

「你對我不感興趣?」妖姬笑了,她臉上的笑意越發越顯得明顯了起來,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笑的越歡,就代表她越生氣。

這是一個不喜怒於形色的女人,她始終就是那幅妖嬈的模樣,不認識她的人,根本看不出來她是在生氣。

「不感興趣,而且我對你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反感」葉皓軒盯著妖姬,他呵呵一笑道:「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妖姬笑了:「沒有哪個男人有夠拒絕我,呵呵,你這樣拒人於千里之外,真的好嗎?」

「因為,你和龍淵的關係不一般啊。」葉皓軒湊近妖姬的耳邊,他微微一笑道:「我做人有我做人的準則。」

「即使是在禁閉之地,也不例外,我恨的人,我討厭的人,我都記的清清楚楚的,你和龍淵的關係這麼好,但他偏偏是一手把我送到這裡來的人,你覺得,我會對你笑臉笑迎嗎?」

「咯咯,小傢伙,你挺記仇的嘛」妖姬咯咯笑了,她盯著葉皓軒,幽幽的說:「這裡是禁閉之地,我不管你在外面是什麼人,是龍,你得給我卧著,是虎,你得給我盤著……」

「做不到。」葉皓軒笑了,既然他打算得罪一個人,那麼他就決定把這個人給得罪死。

他呵呵笑道:「你挺漂亮的啊,呵呵,在禁閉之地裡面呆久了,母豬看起來都十分漂亮,可惜的是,你身上的香水味太濃了,如果沒錯的話,這是為了遮你的狐臭吧。」

「你…」妖姬大怒,她身上是有狐臭,她身上的香水味的確也是為了遮狐臭而存在的,但是葉皓軒這樣明目張胆的說出來,在禁閉之地里還是頭一份

她右手一伸,一把短劍已經出現在手中,她上前一步,翻起手中的短劍就要向葉皓軒刺去,但是葉皓軒對於她的威脅似乎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

「我三天之後,還要給謝春雨複診,如果今天我受點傷,恐怕他那裡不好交待吧。」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你覺得,對於一個下半身癱瘓二十多年的人,本來是有希望復原的,但是你把他的希望給斷了,他會怎麼樣對你?」

「咯咯,你的如意算盤打的挺好的嘛。」妖姬冷笑一聲,她緩緩的收起了短劍,葉皓軒說的沒錯,他現在是謝春雨的貴客,如果他有什麼損傷,謝春雨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這算不上是什麼如意算盤,我只是說了一句實話罷了。」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心裡現在十分不爽,但是那又能怎麼樣?你拿我沒有辦法」

葉皓軒哈哈大笑,他打開車門,走到了駕駛室上,然後自己發動汽車絕塵而去。

妖姬怔怔的站在當場,她直恨的咬牙切齒,但是她卻對葉皓軒一點辦法也沒有,最終,她恨恨的一甩袖子,然後離開。

葉皓軒開著那輛車,一路開回了懸壺居,這車雖然不是什麼好車,但是在禁閉之地裡面,有一輛車已經十分不錯了。

在這裡,汽車可是奢侈品,而且車上的通行證,能讓這輛車暢通無阻的進入禁閉之地各個地方。

葉皓軒知道,今天算是把妖姬徹底的給得罪死了,有句話說的好,寧願得罪小人,也千萬不要得罪女人,他相信那女人絕對不會善罷甘體的。

但是眼下嘛,葉皓軒覺得無所謂,得罪了就得罪了,他覺得自己在禁閉之地裡面呆不了太久。

「兄弟,你回來了?」鐵頭李及一干人看到葉皓軒從汽車上走下來,不由得大喜,他們幾乎是一同涌了上來。

「回來了。」葉皓軒微微一笑,他走下了汽車,然後順手把門一關,把鑰匙甩給了鐵頭李。

「車是哪來的?」鐵頭李有些吃驚的看著手中的鑰匙。

「謝春雨的,我順手開回來了,以後這些就是我們自己的坐駕了。」葉皓軒微微一笑道

「厲害,你把他的病給治好了?」鐵頭李向葉皓軒伸出了大拇指,他知道謝春雨,這可是三大巨頭之一啊,他的病有些年頭了,也看了不少的醫生,但是沒有人治好,葉皓軒這一出手,居然就把他的病給治好了,這確實厲害。

「暫時還沒有,不過多去幾次,問題應該不大。」葉皓軒微微一笑道。

其實謝春雨的病,對於葉皓軒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他只要稍微用點心,現在就可以讓他站起來,但是葉皓軒覺得,那樣的話就太便宜他了,而且他想多和謝春雨接觸幾次。

「那也挺厲害了,嘿嘿,我們這樣,是不是已經算是得到他的認可了?」鐵頭李嘿嘿一笑道。

「差不多吧。」葉皓軒說:「那傢伙癱瘓了二十幾年,現在好不容易有希望了,他怎麼可能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以後,我叫你大哥了。」鐵頭李哈哈大笑道。

「好了,兄弟們,今天晚上找個地方好好玩玩去。」葉皓軒大笑道:「我保證,跟著我,你們一定比以前過的更好。」

「好,以後,你就是我們大哥。」鐵頭李哈哈大笑道。

在禁閉之地裡面,也是有風月場所的,但是這些風月場所,不是一般人能進得去的,傅明看著禁閉之地城中心那高端的會所,在門口徘徊著。

以前這種地方,他是經常出入的,門口的門衛見他跟見到大爺似的,但是現在,他只能站在門口看看,而門口的那門衛,乾脆裝做看不見他。

這落差太大了,讓傅明的心情極度不爽,但是沒有辦法,有些時候人就是這麼現實。

看著這富麗堂皇的地方,傅明咬咬牙,他背起包,徑直向大門口走去。

「站住,你幹什麼?」門衛及時的把他給攔了下來

「不認識我了?」傅明抬起頭看了門衛一眼,他認識這傢伙,他不相信這傢伙不認識自己。 &nbsp&nbsp&nbsp&nbsp不是所有人都會為了大義和矛盾斗得頭破血流,奮不顧身。總有那麼些人,一邊做生意,一邊握著刀互相捅,妄圖裡子面子都爭到。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一直在萬有城內幫忙盯著風聲的虎人姐弟終於帶回了新消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