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蒂爾達說她的香水已經用完很久了,希望你能再送給她一瓶,em,很冒昧,其實我也很想擁有一瓶來自你親自為我設計的香水。」

沈繁星溫柔地笑了笑,「當然可以,我的設計能夠得到你們的喜歡,是我的榮幸。等我回去,馬上就著手準備……」

「不行!」

沈繁星的話還沒說完,薄景川便沉聲打斷了她。

斬釘截鐵,沒有任何可以商量的餘地。

史蒂夫夫人臉色微微頓了頓,轉頭看向身旁這個氣場格外強大的男人。

也許是他的氣場太強大,不自覺帶出濃濃的凌厲,殺傷力太濃,引來一旁史蒂夫上前,將自己的太太緊緊擁在了懷裡。

「發生什麼事了?」

沈繁星連忙要解釋,薄景川卻將她摟緊,神色仍舊不悅。

「準備什麼?你先問問你的肚子同意么?」

他說話過程中朝沈繁星凸起來的肚子上看了看,提示這個時候被他忽略的兩個小兔崽子。

沈繁星下意識地伸手覆在自己的肚子上。

史蒂夫夫人聽的一知半解,看到沈繁星的動作時,恍然大悟。

「很抱歉,是我太過分了!居然忽略了你現在的狀態。我不著急,真的不著急的,你現在自然是平安生下寶寶為重。」

沈繁星一臉歉意,「真的非常抱歉。」

狼性總裁不可以 史蒂夫也聽明白了,漸漸放開了夫人。

史蒂夫夫人開心地看著沈繁星,又道:

「可是你懷孕這麼大的事情,今天的妝容,是不是有些太重了些?現在化妝品有很多化學成分,對孕婦很危險的……」

提到這個,一旁的薄老爺子臉色倏然變得無比陰沉。

說的再絕情,他潛意識裡也把沈繁星肚子里地孩子當成了薄家的子孫。

一聽到她今天不會肚子里孩子的健康濃妝艷抹,一下子又是滿腔怒火。

「為了參加這次峰會出盡風頭,居然不顧孩子的健康……世界上的任何一位女性都不會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情來!畢竟是自己的親身骨肉,一個人到底殘忍冷血到什麼程度,半才能做出這種事情?!」

史蒂夫夫人有些尷尬,全場的氣氛更加緊繃。

眾所周知老爺子不喜歡沈繁星,卻沒有想到會在這種場合直接發難!

畢竟那肚子里的孩子是薄家的血脈,仔細想,這老爺子也確實有生氣的理由。

沈繁星挑挑眉,淡淡掃了老爺子一眼,隨後對史蒂夫太太道:

「我所有的護膚品和彩妝都是知沁公司自己研發的產品,保證絕對沒有任何對孕婦有害的化學成分。」

史蒂夫太太驚訝,就連周圍的其他女人也都蠢蠢欲動。

「真的嗎?」

老爺子瞬間七竅生煙。

「沒有化學成分?簡直一派胡言!」

周圍氣氛更加冷凝。

「薄老爺子,希望您能注意一下場合,這裡不是您撒氣的地方。」

薄老爺子冷哼一聲,「受不了就滾出去,以為參加一次國際峰會就要上天了是不是?!」 刀影只在眾人眼底閃現了一秒,便重新回到真小小眼中。

其氣息虛弱得很,只怕暫時不能再次動用。

然而今日在場的所有人,卻永遠都不會忘記這瀲灧的一擊!

可以說,只要她們以及她們的子嗣存活於南鼎,關於東靈修士的強大與神奇,便將代代傳承下去!

以開光戰元嬰!

這是任何幻想家,都不敢吹的牛皮!

沙離一死,封印之力迅速解除,皮膚上被燎起水泡的巨腹蛙也累了,一聲呱后便消失在真小小的丹田裡。

「看什麼看?還不開工,難道還要繼續指望……呃,那個誰嗎?」

片刻之後,綾羅的聲音打破沉寂,拍手跺腳吆喝眾人繼續集火,蝕融背甲。

「是有點想偷懶,因為沙家元嬰強者都死了,我們現在就算從正門出去,都不會有人攔呀,哈哈哈哈!」

人群里爆發出陣陣歡笑!

「那是那是,東靈姐姐不用休息的,一會兒你去開路啊!」一同經歷了生死,幾個火脈的弟子們關係越來越融洽,甚至還學會了相互調侃。

沙離一死,此地最大的威脅消失,笑容寫在每一個人的臉上……除了表情嚴肅的災掌火。

災掌火看了真小小一眼,而後壓低自己的嗓音朝眾人冷喝起來。

「小聲喧嘩,不要找麻煩!」

「你們現在通通都聽清楚,一會出去,我們正好在魔動武器與山脊之間,趁沙家人調試武器,所有人沿著這尊獄卒的身體下潛,藏在山隙里,尋找視覺盲區,分成十人小隊迅速逃離此地。」

「切記,就算沒有元嬰強者,這裡還有結丹、開光……也不是你們這些皮毛都沒好好學會的小菜鳥們可以抗衡的!萬事都要小心!」

一口氣交代完,災掌火威嚴地橫掃全場。

「嘿……那是你們地炎火脈的掌火大人?」枯葉火脈的弟子,用胳膊肘撞琉彩的腰,輕聲吐槽:「她老人家,好嚴厲的說!」

「就是……平時我們都叫她老古董呢!」琉彩吃吃地笑著,但見災掌火向自己看來,立即閉緊嘴巴。

「為什麼不一起逃走?」人群里有弱弱的詢問聲響起,但災掌火沒有聽到。

聽完災掌火的話,正從在地上調息的真小小,緩緩站起。

看來災掌火心中,也有與自己一樣的憂慮。

將沙離腰上的儲物袋取下收好,真小小用已撕裂的虎口,穩穩握起刀把,向前再一次揮出一斬,推進眾人集火破甲的速度。

「喂,我要叫你什麼?」綾羅努力地擠到了真小小的身旁。

「小小。」真小小撇撇嘴。

「小……小……」

萬萬沒有想到,對方會有一個如此清麗脫俗的名字!

綾羅狐疑地打量真小小的臉與身體,而後迅速抖動著胸脯,嘴裡爆發出陣陣狂笑:「啊哈哈哈哈哈哈!的確是比我小!的確是比我……」

「東靈有好多帥哥……」真小小長嘆一聲,揮手又是一刀。

這一刀,猶如切在了綾羅身上。

她脊樑頓時彎曲,將自己的胸吸回肋骨里,無比乖巧地向真小小點頭哈腰。

「小小姐姐好。」 ?「進來吧。」

布瑞拉特沉聲道。

「打擾了。」

易峰進了校長室,然後關上了門。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布瑞拉特有點奇怪地問道。

「導師。是這樣的,我想問一下昨天早上你和莉莉絲談話的內容。」

易峰略帶緊張地問道。

「為什麼要這麼問。」

「那個…我昨天看見莉莉絲的表情有些陰鬱,所以猜測這期間可能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她又不肯告訴我,所以我只好來問您了。」

思考了半晌,布瑞拉特這才道。

「看來莉莉絲有一群好朋友啊。」

??

不知道布瑞拉特這話是什麼意思,易峰只好不回答。

「如果是別人的話,我可能還要考慮一下莉莉絲的感覺。不過這件事與你也有點關係,所以可以告訴你。」

與我也有關係?

易峰疑惑了。

「是這樣的。」

布瑞拉特大致說了一遍他自己和莉莉絲之間的關係,以及他和莉莉絲的祖父--阿德特瑞斯.格拉斯.里恩之間的事情。(忘記了的請看第二卷,第十章傳奇)

原來導師還是莉莉絲祖父的好朋友啊,難怪。

到現在為止,易峰終於解開了困擾著他的疑惑。而且,經過布瑞拉特的說明后,他對莉莉絲更多了一絲愛憐。

「會不會與那個送信的人有關?」

易峰大膽地猜測。

就過程上來看,還是相當有可能的。因為他是將信件送到莉莉絲的祖父--阿德特瑞斯手中的人,那麼送信后讓人進行跟蹤並殺害的話也就擁有很大的可能性了。

「現在還不清楚,我已經委託我的好友幫忙調查了。相信過一段時間后就會得到答案。」

「這樣啊。哦,對了。」

「還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

易峰對布瑞拉特說出了他瞳內隱藏著巨量魔力的事情。

「您有解決的辦法嗎?」

易峰滿帶期望地問道。

「最好的辦法莫過於自己主動去吸收了。」

「那麼,怎麼吸收呢。」

易峰緊張地問道。這關係到他以後的實力提升問題,能不緊張嗎。

布瑞拉特思考了一會這才說道。

「老實說,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因為瞳術師吸收魔力的方法和普通魔法師的不太一樣,而且遺迹中也沒有相關的說明。所以可能要靠你自己去摸索了。」

「什麼!您也不清楚嗎?!」

易峰一聽,頓時如瀉了氣的皮球中癟了。

「實在不行的話。你可以試試看將魔紋靠近魔力。應該可以起到一定的效果。」

這是布瑞拉特根據魔紋的特點進行推理得出來的,可不是亂說的。

「對了,這是我一個朋友的手記,應該對你有所幫助,別弄丟了。」

布瑞拉特又遞過一本小冊子,並鄭重提醒道。

易峰過小冊子看了一眼,然後將它藏到懷裡。

「我知道了。」

接著易峰又問了一些關於以後學習的安排事項。

「這個可能要等一段時間才行。我要先整理一下遺迹的資料,然後才能開始。在那之前,你可以先學習魔法的相關知識和一些歷史知識。」

雖然短時間內對不能對瞳術進行學習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但是為了讓自己能夠系統而條理地學習,所以易峰還是忍了。

「我聽芙蕾雅說,你跟莉莉絲學過一段時間劍術。」

「是有這麼回事,怎麼了?」

當時在威徹斯森林進行歷練時,他就已經要求跟莉莉絲學習劍術了。雖然只是臨時抱佛腳,但是這鍛鍊出來的劍術和戰鬥直覺卻已經救了他好幾命了。這幾天也就是因為事情比較多,所以才耽擱了。

「繼續鍛煉下去吧,瞳術師和魔法師、戰士都不一樣,它是一種能近能遠的職業。」

「我知道了,感謝導師的指導。」

得到了布瑞拉特的提示,易峰彷彿看見了一條強者之路在向自己敞開。

——-^0^——–.-!——-=_=#———

易峰在那邊yy不提,而依莉雅口中「好像是說有重要的事情去做」的三人組,艾琳、莉莉絲和玲瓏此時正走在大街上左顧右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