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交待,誰指使你這樣做的?」葉皓軒突然問。

「沒,沒人指使我,我這店平時就乾的是這些勾當,真的沒有,真的沒有人指使我。」胖老闆娘微微一怔,目光有些閃縮。

「你當我傻嗎?這是什麼地方?這是京城,是天子腳下,就算是你開黑店黑人,也不敢明目張胆的開在這麼繁華的地方,你確定不把指使你的人說出來?」

「看來剛才給你的教訓似乎不夠。」葉皓軒站起來冷笑道「孤風,讓她見識見識你的手段。」

「沒問題。」

孤風右手一翻,一把閃著寒光的匕首出現在他的手裡,匕首在他手中不斷的翻飛,挽成一朵刀花,孤風的匕首一出手,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寒意陡然而出,室內的溫度驟然下降了幾度。

「我說,我說,求求你不要殺我,我什麼事情都老老實實的交待。」胖女人終於害怕了,她尖叫著撲倒在地上。

「是誰讓你對我兩位朋友這樣的?」葉皓軒淡淡的問。

「是,是道上的一個大哥,他,他給了這兩位姑娘的照片,讓我宰她們一頓,我不知道會這樣,嗚嗚,我錯了,我真的錯了。」老闆娘放聲大哭。

「那人叫什麼名字?」葉皓軒起身問道。

「蔣,蔣才英,在這一帶很有名的。」胖女人顫抖著說。

「蔣才英?沒聽說過,但是他為什麼要對我的女人下手?」葉皓軒問道。

「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只有這麼多了,大哥,我真的錯了,你饒了我這一次吧。」胖女人哀求道。

「滾吧。」葉皓軒不耐煩的揮揮手,這女人如蒙大赦,一骨碌爬起來,連滾帶爬的跑出去了。

「讓孤狼查查這個蔣才英是什麼人。」葉皓軒轉身道。

孤風點點頭,轉身給孤風打了個電話。

唐冰和鄭雙雙兩個人把臉上的妝給洗了,葉皓軒開車送兩個人回去。

雖然大家聚在京城,但是為了避嫌,葉皓軒只和母親住在一起,其他的幾個紅顏各自有各自的住處。

「你們兩個也是,沒事做什麼美容嘛,都這麼禍國殃民了,在美容不是要人命嗎?」葉皓軒邊開車邊苦笑道。

「不是閑得無聊嘛,我們來京城后你一直把我們晾在一邊,你還好意思說了。」鄭雙雙幽怨的掃了葉皓軒一眼,顯然是還沒有從剛才的事情中緩過神來。

「我,我這幾天忙。」葉皓軒有些尷尬,確實,這段時間他整個人忙的團團轉,忽略了身邊的幾個女人,這確實是他的不對。

「忙著和京城的美女們打屁吧,哼,這裡的妹子們比清源的水靈多了,有些人就是這麼喜新厭舊。」唐冰冷哼了一聲道。

「我發誓我來京城之後誰也沒招惹過。」葉皓軒信誓旦旦的說。

「騙鬼吧,前幾天還和邵氏老總去打水戰去了。」鄭雙雙接過話頭來。

葉皓軒苦笑,他跟邵清盈明明是遇到了殺手了好不好,雖然這些女人心知肚名,但是還是會時不時的用這個來揭他的短。

「對不起。」葉皓軒突然滿懷歉疚的說。

「怎麼突然說對不起了?」兩女微微的一怔。

「我承認我是個花心的男人,而且我的事情太多,可能這段日子會忽略你們的感受,但是我對你們都是認真的。」葉皓軒說著把車停靠在路邊。

「別這麼說,我們都能理解你。」

唐冰和鄭雙雙輕聲道。

「你們能理解就好。」葉皓軒頓了頓道,「今天的事情不是偶然,我在京城惹到了一些人,他們可能會報復我,所以你們以後要多小心,我會派人專門保護你們兩個的。」

唐冰和鄭雙雙點點頭,葉皓軒突然翻身閃到了車的后坐上,雙手一探,已經把兩個女人攬在懷裡,兩人有些小鳥依人的靠著他,顯得極為乖巧。

「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葉皓軒突然道。

「不回去?你想幹什麼?」

「當然是想讓你們兩個待寢。」葉皓軒哈哈大笑,手上開始不老實了起來。

「討厭,現在還在車上呢。」

重生之末世凰女 兩人突然知道葉皓軒要做什麼了,葉皓軒還沒試過車震呢,不過這一次推了兩個,會是什麼效果?

「沒事,現在郊區呢,路上沒有……」

「不要……」

這輛輛瑪莎拉蒂就在野外的路邊,劇烈的晃動了起來。

唐冰和鄭雙雙在一幢別墅里住著,第二天一大早,葉皓軒準時醒來,兩女還在沉睡當中,葉皓軒昨晚折騰的太久了。

葉皓軒沒有驚動兩人,小心翼翼的穿了衣服起來,然後為兩女做了早餐,放在微波爐里熱著,然後才開門離開。

剛一開門,孤狼已經在門外等著了。

「老闆,查出來了。」

「那人是誰?」葉皓軒問。

「一個小混混頭目,在這一帶混的挺開。」孤狼道。

「他為什麼會跟她們兩個過不去?」葉皓軒不禁問。 「頭狼出動了!」風友滄眉頭緊皺,「這樣下去,很快我們便要守不住了!」

「看來,不走也不行了,必須馬上設法突圍出去才是!」風清業深吸一口氣后,環視眾人,有些凝重的說道。

周圍的幾人聞言頓時面面相覷起來。其實誰心裡都很清楚,突圍才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不過面對這數百隻戰將境的豹紋風狼,還有數頭戰神境的妖狼,想要突破此地,順利逃離,恐怕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了死了。

此時,那隻體形巨大的頭狼再次發起了攻擊,它的雙翅展開,足有十丈之長,血盆大口當中根根利齒如同利刃般,犬牙交錯,閃爍著陰森的寒光,臉盆般大小的腳掌上長著尖利的腳爪,上面的每一根爪子都足有人的手指頭長,彷彿十把銀色的匕首,令人不寒而慄。

頭狼完全釋放出自身的氣息,身上濃濃的妖氣仿若潮水般滾滾而來,兩個燈籠般的瞳孔散發著陰森的綠光,掃過風族眾人,讓人不禁身軀一寒,渾身一顫。

轟!妖狼一聲撞擊,光幕顫動,與此同時,在頭狼的招呼下,其餘的戰神境妖狼亦是紛紛出動,加入進攻的行列,如此一來,更是令法陣不堪重負。

轟轟轟!無數氣浪狂卷而開,緊接著便聽得咔嚓一聲巨響,原本便已經搖搖欲墜的黃色光幕終於裂開,在其表面產生了大量蛛網狀的裂紋,並且迅速朝著四周蔓延開來,眼看就要崩潰的樣子。

而在處於法陣之中的眾人神色大變中,眾人手中的銀盤亦是驀然間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光芒一閃之後,眨眼間暗淡了下去,而後咔嚓一聲,銀盤跟著裂開。

「此陣馬上就要崩潰,我們必須要走了,大家準備突圍吧!」風清業臉色清冷,沉聲道。

這時,那頭狼竟然沒有再攻擊,而是略微後退,緊緊地盯著風清業,其他的幾頭戰神境的妖狼亦是稍稍後退。

緊接著那頭狼一昂高大的狼首,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嚎叫,頓時,眾多豹紋風狼一陣騷動,再次排好除隊形,準備發起攻擊。

「如此之多的妖狼,硬要突圍的話,兄長自然沒問題,可是他們幾人實力較弱,恐怕……」風友滄眼中光芒一閃,看了一眼杜風等四人,低沉的說道。

「沒關係,我身上帶著一物,名叫魔香草,此物對妖獸有著極大的誘惑力,對付這些妖狼應該也有不小的功效,若是有人能夠帶著這魔香草衝出去,應該可以將這些妖狼引走大半,其餘之人逃生的把握就大了許多了。」風清業目光一閃,看了看眾人,輕聲說道。

「魔香草!」眾人均是一驚,他們也聽說過此物,魔香草是一種長在深山當中的藥草,能夠散發濃烈的香味,有著淡淡的肉香,因此對於食肉的妖獸頗有誘惑力。

不過,對十階以上的戰神境妖獸,效果便會差一些了,這種藥草一般是戰將境的修鍊者用來誘殺低階妖獸的誘餌,想不到風清業居然會帶這種東西。

「此法或許有效,但是由誰來引走妖獸呢?這個任務可是極其危險,搞不好就是九死一生了!」風友滄神色一緩,但是緊接著便臉色一凝,沉聲說道。

「危險肯定是會有的。」風清業點了點頭,緊接著道:「不過此人離開時,我會先施法助其破開一條通道,這樣危險就小了幾分,至於負責引開妖狼之人,我們其餘六人每人須從剛才所得中拿出五百萬靈石,作為此人以身犯險的報酬,這一點,大家應該沒有意見吧?」

風族眾人聽了風清業所說之後,均是一陣面面相覷,一時間竟無人出言反對。眾人相互看來看去,對於三千萬石頭雖然眼紅心熱,不過再一掃谷外張著血盆大口的狼群,如同冷水澆頭般,心下窪涼一片,均是緊閉嘴巴。

「風兄若是信得過的話,那便讓我來做吧!」正當風族諸人全都噤聲不語時,一個淡淡的聲音卻在眾人耳邊響了起來。

風族諸人聞言望去,眼中均是充滿了詫異之色。主動請纓之人,竟然是杜風!

「杜兄弟雖然勇氣可嘉,但是你的實力……」風友滄看著杜風,微微有些驚疑說道。

「杜兄弟,你?……」風清業見是杜風,亦是眉頭微微一皺,似乎有些驚訝。片刻之後,風清業點了點頭,「嗯,既然杜兄弟願意擔此重任,倒也合適。畢竟這裡除了我外,恐怕就你實力最強了。」

風清業此話一出,風泳祥等人均是一驚,杜風的實力竟然比他們兩個中級戰神還要強?不可能吧!不過既然他們兩人不敢出頭,杜風主動站出,倒也不好在此時多說些什麼,只能也點下頭。

三千萬靈石對杜風來說太重要了,這等於母親六年的禁足之期,他踏足此地,最大的目的便是為了解除母親的罰期,如今擺在眼前的便有六年之期,豈能不心動,即使冒些風險也值得的。

至於外面那些妖狼,他相信,以他不弱於高級戰神的實力,再加上金翅大鵬的速度,即便陷入一點危局之中,全身而退應該還是可以做到的。

「既然杜兄弟自告奮勇,事不宜遲,就立即行動吧!」風清業望了望法陣外已經排列得差不多的狼群,當即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玉瓶一把扔給了杜風。

杜風接過玉瓶點了點頭,再低頭一掃手中之物,但見手中玉瓶通體銀白,瓶口上面覆蓋了一張靈符,金光閃閃,絲毫的氣味也沒有散出來。

與此同時,風清業右手再次一揮,一大堆上品靈石出現,堆在地上,正是白天所得,剛好五百塊,「其他人也都取出靈石!」風清業聲音中含著淡淡的威嚴,不容拒絕。

其他人無奈,亦是紛紛取出白天所得靈石,每人五百塊,六人合計三千萬靈石。

杜風神色一冷,目光微微一閃,右手袖袍一揮,將地上的上品靈紛紛收起。風泳祥等人看著杜風收取靈石,眼中雖然羨慕,但卻也不敢絲毫異議。

。 「暫時不知道,但是背後有一點是清楚的,有人授意他這麼做。」孤狼道。

「會是誰呢?」葉皓軒自言自語道「薛鴻雲?不大可能,他不至於會這樣,難道是蕭文傑父子?可能性也不大,他們恨的是自己,不至於對女人下手。」

「老闆,我去查查吧。」孤狼道。

「不用了,這件事情我心裡有數,無非就是那幾個人罷了。你大哥他們什麼時候過來?」葉皓軒問。

「這幾天就來了,清源那邊現在產業不多,留一個人在那裡看著就夠了,他們估計後天就到了。」孤狼道。

「那好,留一個人保護她們兩個,餘下的人,發展自己的勢力。」葉皓軒淡淡的說。

「明白。」孤狼心中一凜,微微的點點頭。

葉皓軒明白,是時候真正的組建自己勢力的時候了,單是一個京城的局勢就錯綜複雜,雖然他自己有實力,可以無懼自己的敵人們,但是他身邊的人可能應顧不那麼周全了。

眼下太爺爺已經把事情交待清楚了,自己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鬧,把整個京城鬧個天翻地覆。

「你對影視城這邊的路熟不熟悉?沒事的話過來一趟。」蕭海媚在電話里說。

「怎麼,又要拍廣告了嗎?」葉皓軒有些意外。

「是啊,新品馬上就要推出市場了,不經過一輪廣告的狂轟亂炸,別人怎麼會知道我們的新品。」蕭海媚笑道。

「好吧,一會兒見。」

掛了電話,葉皓軒開著車就趕到了影視城那裡。

京城的影視佔地面積極大,普陀影視城距故宮直線距離16公里,是一座集旅遊觀光、影視拍攝、影視培訓、會議招待、文化交流業為一體的大型多功能影視城。

到了指定的影棚,蕭海媚已經在這裡等候多時了,見葉皓軒過來,蕭海媚拿出了一疊厚厚的資料,這上面就是這一次廣告策劃。

葉皓軒隨手翻了幾頁,然後就丟到了一邊,他不是專業人員,對於這些廣告方案看不太懂,而且有蕭海媚把關,他沒有什麼不放心的。

「怎麼,這一次要不要在做一次女王?」葉皓軒笑道,上一次雪蓮養顏露的廣告可以說是轟動一時,蕭海媚的那份唯美,現在依然是多少宅男的夢中女神,如果不是蕭海媚不願意走明星路子,現在估計早就是一個灸手可熱的大明星了。

「一生做過一次就夠了,哪裡還需要做第二次。」蕭海媚微微一笑。

「這一次打算找誰拍這個廣告呢,可別在弄一個上一次的那種角色過來,我想想就倒胃口。」葉皓軒道。

「這一次準備找一個一線明星做我們的品牌代言,當然不是上一次那種三流貨色可以比的。」蕭海媚道。

「是哪位?」葉皓軒頗有興趣的問,雖然他不追星,但是總有一兩個感興趣的明星的,以前是一個窮學生的時候感覺那些明星遙不可及,現在想想,其實明星也就是那回事。

「寧巧,你一定認識吧。」蕭海媚笑道。

「寧,寧巧?」葉皓軒吃了一驚,這可是自己以前嚮往的女神啊,蕭海媚這是別有用意吧。

「怎麼,是你的夢中女神嗎?」蕭海媚問道。

「我夢中的女神只有你們,哪裡容得下別人。」葉皓軒連忙否認。

「咯咯,小弟弟,你看你的臉都紅了,還不承認。」蕭海媚嬌笑道,在他額頭上印了一下。

葉皓軒訕訕的笑了笑,倒也不說話,雖然現在對明星不怎麼感冒,但是驟然聽到曾經嚮往的女神要為自己的產品拍廣告,他還是挺期待的。

「怎麼樣,滿意吧,對於寧巧這個人,你怎麼看?」蕭海媚問。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認識她,不過她的口碑一向是挺好的,而且還是個慈善家,記得某個地方地震,她可是捐了一大筆錢啊。」葉皓軒道。

「那是當然,這一次我就要把我們美顏的品牌徹底打響,作為我們品牌的代言人,口碑肯定是要好的。」蕭海媚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矮胖的中年人走了過來,他笑道「蕭總,讓你們久等了,那邊已經準備好了,只要寧小姐來了,我們馬上就可以開始。」

「介紹一下,這是我朋友,葉皓軒,這位是為我們公司拍廣告的導演桓才藝。」蕭海媚笑著做了一下介紹。

「原來是桓導,久仰了。」葉皓軒聽說過這個導演的名字,這個導演在業界有點名氣,記得拍過某個職場電視劇,相當的成功,也為他積累下了不少的人氣。

「你好,你好,葉先生的氣質不錯,如果有興趣加入影視業的話,可以來找我。」

三句不離本行,說的就是桓才藝這種人,不過他說的話不是客套話,他就是屬於伯樂那種人,在他的包裝下,有不少的藝人一炮走紅,葉皓軒無論是從相貌還是氣質上,都適合走明星的路子。

「桓導說笑了,我只是一個醫生,對於成名這條路,我可沒敢想過。」葉皓軒笑道。

幾個人客套了一陣,便向另外一間影棚里走了過去,那裡的布景等東西一切就緒,一些工作人員已經把各種設備擺好,就等主角上場了。

「現在都快九點了,約好的八點在這裡碰面的,寧小姐怎麼還沒有到?」蕭海媚看了看時間,皺眉道。

「寧小姐一定是有其他的事情耽擱了,她向來是一個守時的人,我們在等等。」桓才藝和寧巧多次合作,了解她的為人,知道她不會無緣無故的遲到。

「在等等吧,說不定路上堵車了,京城的路況你又不是不知道。」葉皓軒笑道。

蕭海媚點點頭,然後和兩人一起坐下,閑聊了起來,桓才藝很健談,跟前的一男一女無論從氣質上還是相貌上都符合走明星有路子,不過可惜兩人對於藝人這條路子似乎是沒有什麼興趣。

聊了一個小時,十點多的時候,一名身穿白裙的漂亮女人才在經濟人的陪同下匆匆的趕來,葉皓軒一眼就認出了她就是寧巧。

她和昔日電視劇中那個知性的女強人一樣,美的讓人窒息,雖然早已經過了做夢的年紀,但是葉皓軒還是一陣目瞪口呆,女神啊,這是自己曾經的女神啊,現在就這樣站在他的跟前,這讓他如何能不激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