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虛空魔獸來不及考慮這是什麼情況,他就急忙後撤而去。因為這個與古天悲一模一樣的老人此時手持神兵此時悍然發動了致命的攻擊!

「萬古今宵!」老者大喝一聲,虛空魔獸的身形竟然被定在了半空之中!

虛空魔獸驚駭欲絕的想要遁進虛空之中,可是他發動了本命天賦之後才發現,自己不但無法動彈,即便是任何的技能都無法使用了!

這時一切彷彿都靜止了一般,時間停住,世界變得一片寂靜。空間也被定住,再沒有一絲縫隙可以透出。更加了怕的是虛空魔獸感覺自己的生命力也被定住了!

彷彿從古至今,所有的一切都在這一刻定格!就如同這一刻才是真正的永恆!

虛空魔獸的識海里看到的是一片無垠的星河,璀璨的天幕在他眼前綻放。無數的星辰點綴在浩瀚的夜空之中,他自己也置身在星海,根本無法分辨自己是一顆星辰還是生命,只能任由命運自己的抉擇。

看著虛空魔獸保持著劃破空間的姿勢,古天悲背後的黑洞也自動消散,失去了虛空魔獸的魔力支持,那術法自然也無以為繼。

古天悲手中的長幡就是萬古大帝隨身帝兵的仿品,這件禁器在古家也是不可多得的寶物。現在古天悲一擊將虛空魔獸重傷,他再次使用帝經中的法術將對方困住以後,準備用至強一擊結束這場爭鬥!

「開天氣刃!」古天悲奮力搖動長幡,一道靈氣所化的光刃撕裂而出,隨著這光刃的經過,沿途的空間都紛紛坍塌下去,如同泥土被犁過一般的痕迹。

此時的虛空魔獸卻無知無覺,在這巨大的攻擊面前都不為所動,顯然是仍然被萬古今宵術法禁錮在虛空之中。

「轟~!」虛空碎裂!空間都是一陣寂滅,片片碎裂的空間被黑洞吞噬,虛空魔獸也被瞬間絞碎成無數碎片。他的部分**都被無意間卷進虛空之中,瞬間化為飛灰徹底的消散在世間。

古天悲此時一臉的疲態,他年歲以高法力已經衰退。現在手持禁器連續發動了兩次絕強的攻擊,他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而且這禁器上的裂紋也漸漸變多,在使用過兩次以後已經顯得有些破損。

之前被虛空魔獸的術法困住以後,古天悲在瞬間發動了自己秘術,將自己一分為二。在虛空魔獸得意的同時,他先施展帝經之中的禁錮之術將對方禁錮,然後在使用禁器一擊必殺!

努力的平復著自己的呼吸,只要斬殺了虛空魔獸,其餘的魔物在古天悲面前根本就不值一嘻。他的兩具身體再次合二為一,古天悲一步跨到虛空魔獸破碎的身體前。

這虛空魔獸的身體碎成了無數片漂浮在半空,一些碎片被捲入虛空之中后,空間快速的再次回復的完好如初。現在即便是將虛空魔獸的屍體對起來也難以完整了,虛空魔獸在這一擊之中已經被完全粉碎。

「看來這個魔王,在魔域中應該是實力較弱的,也對,強悍的魔王誰願意來干這苦力活。」古天悲看著虛空魔獸散碎的身體淡淡的開口說道。

古天悲將目光轉向六根通天魔柱,摧毀這些魔柱才是他最終的目的。滅殺魔王只不過是為了掃清障礙,現在他可以放開手腳將這些魔柱全部摧毀了。

這些魔柱在天武境強者的眼裡堅不可摧,但是在聖武境的古天悲面前卻也是稀鬆平常。古天悲抬手就要發動攻擊,將這些魔柱徹底的摧毀。

毀掉這些魔柱,並不需要動用禁器。這強大的法寶還能留給後輩子弟,現在他隨就能毀掉這些魔柱。

古天悲右手高舉,一道道金光將他的手掌包裹。這佛門的《伏魔金剛掌》,最是能夠剋制魔族!

「嘭~!」一隻鋒利的獸爪抓住了古天悲高舉的右手,那勢在必得的一擊也被徹底的打斷,一道道血跡順著獸爪抓傷的痕迹流淌下來。

「你們人類還真是看不起我們魔族啊!就這樣就想要毀掉我們辛辛苦苦建造的虛空祭壇?」一道聲音淡淡響起,虛空魔獸的身子在半空中漸漸浮現了出來。(未完待續。) 古天悲臉色陰沉的看著虛空魔獸,「看來我之前的推斷是錯誤的,你不但不是一個弱小的魔王,反而是一個極其強大的存在!」

虛空魔獸雖然躲過了那致命的一擊,但是他為此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特別是那些被卷進虛無之中的身體碎片,更是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傷害。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躲過這一擊的,但是即便你躲了過去,現在也是死路一條。」古天悲冰冷的眼神不帶任何的感情,似乎他對面的就是一具死屍一般。

虛空魔獸現在虛弱不堪,他的身體也是殘缺不全,那巨大的身軀上有一個個巨大的血洞。裡面的血肉不翼而飛,而這傷勢卻也沒有絲毫好轉的意思。

「萬古今宵,禁錮的不僅僅是時間和空間,即便是你的身體在這一擊下受到了傷害,也很難再次回復過來。若是我的功力足夠,你不論有什麼手段也無法在那一擊下存活下來。」古天悲的聲音幽幽的傳來。

「可惜了,你並不是萬古大帝!」虛空魔獸臉色猙獰的吼道,他鋒利的爪子兇猛的攻向古天悲。

「轟~!」古天悲的右手被抓住,行動起來十分不便,這一次的對攻他完全不佔優勢。

對於魔域的生物來說,他們都十分擅長近身戰鬥,魔域的險惡環境造就了他們強悍的魔體。古天悲年老體弱又不擅長近身戰鬥,此時他自然占不到一絲的便宜。

虛空魔獸抓住這個近身的機會,立刻展開了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古天悲飛遁神速,但是虛空魔獸跨越空間的速度也是如光似電。

兩者在追逃之間頻頻交手,但是古天悲卻總是守多攻少。他並不願意與對方進行近身戰鬥,畢竟他的年紀已經不適合這種熱血的戰鬥方式了。

他想要竭力的擺脫虛空魔獸的糾纏,而虛空魔獸也知道不能夠在讓古天悲隨意的施展神通,或者使用強大的禁器進行攻擊。所以虛空魔獸也是不遺餘力的纏住古天悲,企圖將多方耗死在這裡。

虛空魔獸的傷勢雖然嚴重,但是他一直都在不斷的恢復魔力。雖然他的身體無法恢復,但是魔力確實源源不絕的在快速的恢復。

反觀古天悲,此時他的身體卻在被一點點的限制住,而體內的靈氣也是越用越少。若是繼續打下去,不能夠快速解決掉對方的話,他的結局也將會十分的不樂觀。

「一擊殺不了你,我就再來一擊!「古天悲狠狠的盯著虛空魔獸,他的前兩次攻擊都沒有能夠成功的殺死對方。現在他的實力也開始下滑,靈力的眼中消耗讓他也感覺有些吃不消了。

最關鍵的是禁器的使用次數只有四次,現在他已經全力的攻擊過了兩次。也就是會所禁器只能再發動兩次攻擊,雖然前兩次攻擊已經重創了虛空魔獸,但是古天悲的實力下滑以後,雙方還是勢均力敵的局勢。

在這個緊要關頭,古天悲只得依靠禁器之力,迅速的解決掉虛空魔獸。他們這個級別的戰鬥,若是沒有神兵利器,想要戰勝對方並不難,但是若是想要打殺對方就非易事了。

對於這一點十分了解的光榮榜,自然是打算再最後兩擊內將虛空魔獸解決掉,因此他也不再留手。

「鴻蒙萬界!」古天悲手捏蘭花印,他手中長幡一拋,在半空中滴溜溜旋轉個不停。周圍的天幕在這一刻開始變幻無窮,原本屬於魔界特有的黑色天空,現在卻變成了一片充滿星辰的星夜。

虛空魔獸不用抬頭就看到了四面八方的點點星辰,他的心中此時憋屈不已,「又是空間類法術!」虛空魔獸心中暗惱卻又無計可施,這古天悲所擅長的術法正好克制住了他的天賦技能。

虛空魔獸所擅長的隱遁虛空的天賦被古天悲完美的剋制住了,現在這片神秘的空間無比堅固,虛空魔獸嘗試了幾次都無法破開其中的空間壁障。這樣一來他的許多法術和天賦能力就無法發動,那麼在面對古天悲之時他就只能硬打硬抗。

而這一切對於現在的虛空魔獸來說,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戰鬥模式。但是現在他沒有一絲選擇的權利,只能被動的接受這個現實。一旦進入了這個虛空結界,除非施術者主動撤掉,敵人很難將這個結界打破。

「不用白費力氣了,這是我手中禁器幻化的空間。你現在已經被我抓緊禁器之中,憑藉你的虛空法術還沒有辦法突破這禁器設下的空間壁障。」古天悲陰沉的說道,試圖給虛空魔獸製造一些心理壓力。

虛空魔獸最終低吼幾聲,卻並沒有要說什麼的意思。

古天悲將這一片空間禁錮起來,就是為了阻止虛空魔獸的快速恢復,同時使他的大部分神通都無法使用。這樣一來古天悲即便是不使用禁器也佔據了一定的優勢,畢竟虛空魔獸的傷勢十分嚴重,而他自己卻是完好無損的。

掌握了大帝帝經的古天悲憑藉《萬古今宵》帝經中的手段,想要戰勝對方還是十分有把握的。況且在這禁器製造的空間之中,古天悲就是這篇時空的主人,他的力量將會得到很大的加強。

這樣一來禁器就只剩下最後一次的試用機會,這三招已經將虛空魔獸重創被限制住了。現在對方就像是籠子中的野獸一樣,想要屠殺虛空魔獸也只是動動手的事情。

古天悲左手一揮,一柄武器出現在他的手中,這是他的聖兵!八卦開天斧!

這件聖兵是他從小溫養到現在,已經數千年的歲月。從一件凡品材料,祭煉到現在威力早就已經超凡入聖。這件聖兵雖然比不得大帝神兵,但是其威力也足以毀天滅地。

這雙刃巨斧六尺左右,斧面上雕刻著四個八卦形狀的圖案,斧柄上則是一條龍型繚繞盤旋。

古天悲大斧子向前劈砍,做開山之勢。

「斧鉞開山!山河斷!」一聲大喝,風起雲從,古天悲如同回到了當年意氣風發之時,這趁手的兵刃一擊打出了蓋世的威能。

「吼~!」迫於無奈的虛空魔獸只得全力以赴,他鋒利的前爪奮力向前一搏,擋住了那疾馳而來的斧刃。

「轟隆隆~!」虛空魔獸雖然擋住了這一擊,但是在斧刃的衝擊力下他根本止不住自己的身體。被那股巨大的力道推著迅速的向後滑去,知道百丈以外他才堪堪穩住身形。

「斧鉞滅魔,蒼生盡!」一擊之後古天悲緊隨其後,在虛空魔獸身影未穩之時再次的全力一擊已經臨頭!虛空魔獸只來得及勉強的招架住已經被再次劈飛了出去!

若非虛空魔獸實力強悍,而且肉身強悍,只怕早就在這聖兵之下化為飛灰了。現在虛空魔獸雖然成功的擋住了古天悲的攻擊,但是卻也並不好受。

他本就重傷在身,現在吃了古天悲這狠命的連續兩擊,五臟六腑之中的傷勢已經再次崩裂開來。他的肉身雖然強橫無匹,但是內臟卻相對於驅殼弱了些許。在這種巨大的力道碰撞之下,內腑受創也是自然的事情。

一口口魔血噴出,虛空魔獸依然冷靜的觀察著周圍的情況,他能夠成為萬魔窟的大魔王,自然不是等閑之輩。在魔域那種危機四伏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強者,都是一個個不可以常理揣測的另類。

「呵呵,至強一擊!利斧臨頭,斷頭顱!」緊跟著被急速打飛的虛空魔獸,古天悲大斧自下而上做斷頭之勢。

「吼~!」在這生死危急之際,虛空魔獸也爆發了無窮的戰意。但是九在他將要有所動作之時。古天悲再次施展了令虛空魔獸絕望的一招!

「萬古今宵!」古天悲噴出一口老血,他的身體也已經超過了負荷!施展萬古今宵定住對方的一剎那,這術法就自動的解開了!因為他的靈力已經不足以支撐這個強大的帝術!

但是這一瞬間已經夠了!正所謂剎那永恆,這一瞬間,就足以古天悲這位大聖,滅殺對方數次!

虛空魔獸也在這一瞬間就再次掌控了自己的身體,但是在一切都不自已拯救他的命運,他根本來不及啟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巨斧劃過自己的脖頸!

晶瑩的紫色雷光晶甲根本擋不住那鋒銳的斧刃!

「噗~!漆黑的血液如同井噴一般潑灑長空!虛空魔獸巨大的猙獰頭顱轟然掉落地上,黑血瞬間將整個腦袋都噴染成黑色。

那巨大的雙瞳撲閃撲閃的看著古天悲,強大的生命力並沒有第一時間讓他死去。

「你很強!」虛空魔獸平靜的說道,那雙大眼中的驚愕也就此定格!

古天悲大喘著粗氣,他順手抹去胸前鬍鬚上的血跡。這一戰雖然他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是斬殺了這個魔王,還是很值得的事情!

魔王已死,這被魔化之地也已經是它的囊中之物,只要摧毀者九根魔柱,一切事情就算是解決完了。(未完待續。) 古天悲呵呵一笑,他撤去了禁器的獨特空間。

斬殺虛空魔獸看似簡單,但是卻是古天悲消耗巨大,頻頻發動禁器造成的假象。若非藉助禁器的威能發動雷霆一般的連續攻擊,只怕想要斬殺虛空魔獸還要再費一番周折。

快步向九根魔柱靠近,古天悲的情況並沒有表面上看去那麼好,他要迅速的破壞掉這些魔柱,以免再有什麼意外發生。

八卦開天斧上道道光華繚繞,一些魔帥顫抖的衝上來象牙阻攔古天悲的行為。但是那斧刃微微一盪,就將那些魔帥瞬間化為齏粉。

古天悲一步不停,直接到了九根魔柱的跟前。正在此時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油然而生,古天悲急忙抽身後退,虛空之中一隻獸爪忽然自虛空中伸出來。

「噗呲~!」獸爪將古天悲的身體洞穿,一瞬間就將他重創。

急忙後撤,古天悲不敢置信的看著那虛空出,他萬萬沒有想到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沒有死!」古天悲實在想不通,對方在自己的禁器禁錮之下,竟然還神不知鬼不覺的逃生了。

「不,你已經殺死我了,在你那個空間之中,我根本無法逃生,你的術確實厲害。準確的說,這大帝神兵的術確實厲害!」虛空魔獸看著古天悲呲著獠牙,看著對方虛弱的模樣,他也樂意拖延時間。

畢竟拖得越久古天悲的傷勢就越重,形勢對他來說就越有利。

「我之所以能夠存活下來,其實是另一個我的存在。這也是我虛空魔獸一族的天賦能力,自從我們虛空魔獸誕生的那一刻,每一個虛空魔獸都會將自己的一律神念寄托在虛空之中。」

「經過無數歲月的成長和溫養,這屢神魂也漸漸的壯大起來。從而形成一個身外化身一樣的魂體,這個魂體平日里根本無法運用,只有在本體死亡之後,他才能夠得以降臨世間,讓我們得到另類的新生。」

「今天你得以見證我的魂體降臨,這一次你死也應該瞑目了吧。你擊破了我的肉身,使我的魂魄得以解脫。作為回報,我要親手將你殺死!」虛空魔獸說道最後,已經殺機隱現,對於逼迫的他如此狼狽的古天悲,他誓要將對方斬殺於此。

「呵呵,想要殺了我這個老頭子,那也得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我能殺你一次,就能殺死你第二次!」古天悲雙目圓瞪,他左手持著禁器,右手中拿著八卦開天斧。

「即便賠上這條性命,今日也定要與你一決高下!」古天悲言語之中已有死志,他使用秘法燃燒起自己的生命精氣,在這最後的關頭要與對方拼個你死我活!

「以吾之精血,喚醒先祖之魂,帝臨!」古天悲以血為契,以禁器為媒,竟然施展了震驚天地的絕招!

此刻天地之間一片金光璀璨,黑**雲都被盡然成一片金黃,山川河越層林盡染,到處都是一陣陣霞光萬丈,瑞彩千條。

虛空魔獸察覺到此刻天地之間的巨大變化,這魔化之地彷彿也已經失去了任何的效用,他急速的將自己再次寄托在虛空之中,並快速的遊離在萬界之間,企圖躲避來古天悲這致命的一招。

在那虛空之處,紫恆大陸的上空一道虛影漸漸成型。

那虛影雖然看不真切,但是卻有無盡的威嚴鋪天蓋地而來,彷彿潮水一般洶湧澎湃。

這影子就像是跨越了萬古而來,他留戀的俯瞰著神州大地,這裡是他熟悉的地方。

他沒有過多的留戀,一隻大手收在胸前,想著遠空緩緩拍去。

「可惡!」古天悲此時頭上汗珠滴滴掉落,他的心中充滿了不甘。

「我的生命力竟然衰竭到了如此嚴重的地步,這樣一來根本就無法擊殺那虛空魔獸,只能毀壞這片魔化之地了!」古天悲不甘的看了一眼遠空,現在已經來不及鎖定虛空魔獸的身影了,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摧毀者魔化之地。

雖然撲捉虛空魔獸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但是古天悲現在的情況已經不允許他那麼做。他的生命里即將耗盡,而大帝的身影也終將再次消散,他必須儘快打出一擊!

虛無身影正是大帝的影像!他就是萬古大帝!即便現在出現的只是一道殘缺的虛影,但是天地都被渲染成一片金黃!

那巨大的光影手掌平平推出,大帝的影子也開始緩緩的消散。

從身體到手掌,慢慢的再次化為一片虛無。最後只剩下一個手掌劃過這片魔化之地,而沿途的一切事物都無聲的泯滅了。就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無數的魔物在無聲中死去。

就連那魔柱與九座大山,都瞬間化為一片平地,然而這一切都在絕對的安靜之中完成。就彷彿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定格,這有那手掌在活動一般。

魔柱消失了,魔物們也化為了齏粉,那天武門的舊址也護衛一片一馬平川的平原。這裡的一切都不服存在,古天悲的身體依然筆直的站在那裡,但是卻早已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

虛空魔獸此時隱遁在萬界虛空之中,他內心忐忑不安的等待著那絕世的一擊。但是時間慢慢流逝,他的心也漸漸的放了下來。

「定是發生了什麼意外,這,天不亡我!」虛空魔獸也是聖級強者,他再次浮現在曾經的魔化之地邊緣。

看了看眼前的景象他已經能夠推斷出事情的經過,這讓他不禁感慨萬千。

數月來的努力在這最後一擊中,全部化為了泡影。雖然虛空魔獸意外的保住了性命,但是一切都必須再次重頭再來了!

「大帝的後人竟然如此恐怖,若是他們攜帶真正的帝兵前來,只怕我們魔族也只能夠飲恨了。怪不得數萬年前先祖們都無法佔領紫恆大陸,只怕是現在也並不容易。」虛空魔獸看著眼前那造化一般的力量,他的信心也不由的下降了許多。

「若是採用遍地開花的模式,或許能夠有一戰之力,畢竟曾經的入侵就是這樣進行的,而且那時候還是有大帝存在的時候。」

虛空魔獸見所有的魔物們都已經死亡,他這才來到古天悲的屍體旁邊。這種聖人級別的強者,他們的屍體對於魔物們來說也是大補之物。

「哈哈哈哈~,吞噬了這具聖人的屍體,也能夠幫我恢復幾分實力了!」虛空魔獸跨越空間出現在古天悲的屍體旁邊,這位聖者即使死亡以後也依然保持著站立的姿勢,並沒有因為死去而倒下。

聖人的威嚴不容褻瀆,即便已經沒有了生機依然不是誰都可以冒犯的,只有同為聖級的強者才能夠做到輕鬆自如。

古天悲右手中的禁器此時已經遍布裂痕,看起來根本不能繼續使用了,只要稍微觸碰就立刻化為齏粉。他左手中的八卦開天斧也同樣是一把聖器,虛空魔獸此時就將目光放在了這把聖兵之上。

禁器的威力雖然巨大,但是已經無法使用。這把聖兵也是神兵利器,雖然虛空魔獸不擅長使用,但是也不願這等寶物輕易落入敵手。

虛空魔獸深處巨爪就要禁錮住這把聖兵,但是這兵刃卻化作一道流光遠遁天際。

「想跑?沒那麼容易!」虛空魔獸巨爪一揮,八卦開天斧前方的空間就被虛空魔獸劃破。他的利爪從虛空中直抓八卦開天斧而去,那斧子卻靈活的一個折轉,再次逃了開來。

「禁錮!」虛空魔獸悶哼一聲,他現在有傷在身,但是卻不願就此撒手。他禁錮之術一出,就將這斧子牢牢的禁錮在了一片獨立的空間之中。

「一件無主之物也想從我手中逃脫,雖然我不善使用兵刃,但是拿你還是有哦辦法的!」虛空魔獸再次跨越虛空,出現在被禁錮住的八卦開天斧面前。

那八卦開天斧似乎真的能夠聽懂虛空魔獸的話一般,它竟然自動的搞搞揚起,斧刃迅猛的豎劈而下。

「轟~!」空間被一擊而破,禁錮之力也紛紛散去。那斧面上四個八卦模樣的圖案浮現出來,在空中旋轉不停。破開禁錮之後,這八卦開天斧急速遁去。

虛空魔獸驚駭與這武器的強大和通靈,但是也沒有了再捉拿的意思。現在他傷勢不輕,自然要快速的恢復過來。而且這片魔化之地可是連接著魔域的通道,若是被徹底的摧毀了,那些魔族的魔物就再也無法來到紫恆大陸上了。

八卦開天斧一陣急遁,它破開無盡空間,很快就出現在一片山野之間。穿過重重迷霧,這八卦開天斧在一片陣法之中發現了一個建築群。

這裡靈氣濃郁的猶如實質,一個個十分強大的人類在這裡來來往往。這些強者在外面都是一個個了不起的人物,但是在這裡卻有許多與他們實力相似的存在。

仙草神樹遍地都是,靈禽異獸穿越在林間道上。這裡彷彿一片人間仙境!

「轟~!」八卦開天斧掉落地上。(未完待續。) 一陣響動吸引來了眾多的目光,一個個俊男靚女為了上來想要看個明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