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你的第一次機會…」

冷冰冰的言語毫無溫度,他本就是一道傀儡,從誕生靈智起就是為了替主人守護傳承,只有驚艷妖孽者才能通過他前去奪一奪那機緣,其他人,唯有死!

「天雷地火斬!」

醞釀已久的葉玄突然朝天猛然一喝,緊接著他周圍的空間好似都在顫動,彷彿是無窮無盡的源力充斥湧來,匯聚於葉玄所指的穹頂,爆發出極為耀眼奪目的光澤!

這始一出手,葉玄便是展開了近乎是他最為強大的手段。天雷地火斬,靈階上品源技,而且其本身威力的特殊更是能讓其威力更上一層樓。

「轟隆…!」

天雷滾滾,源力似乎轉化成了天雷,隆隆隱在源力風暴漩渦中,而在滾滾雷影下,那葉玄腳底所踏處居然似是燃起了熊熊大火,這火焰呈現三色,與葉玄體內暗藏的氣息同源,正是葉玄煉成熔岩火身所熬煉的三種神火。

神火上升,燃起道道火柱,天雷隆隆,降下茫茫雷霆。而在天雷與地火徹底碰觸的剎那,一道蒼勁喝聲響徹,天雷地火同時轟然爆開,轟鳴陣陣!

「斬!」

葉玄喝聲炸響,隨即驀然一指,洶湧爆炸的天雷地火中一道彎月刀芒悍然飛出,刀芒之上天雷地火的力量齊齊洶湧,這天雷地火的力量並沒有融合,而是相互蠶食,此時僅是被強行壓制,一旦壓制鬆開那力量便會綻放出屬於它最恐怖的威力。

這樣恐怖的刀芒,就是人魂境後期乃至圓滿的修者怕都是不敢貿然接觸,該都是選擇先避其鋒芒。但那黑色身影卻似乎沒有看到這危機,居然就這麼聳立原地,隨即被那刀芒狠狠轟中!

「轟…!」

刀芒炸裂,洶湧的力量立刻得到釋放,盡情洶湧,然而這樣強悍的力量卻始終未曾讓那黑色身影哪怕退後一步。天雷地火的力量即便再如何爆炸,卻始終僅是在那黑色身影身軀之上轟爆,難以侵入肌體分毫。

「怎麼可能?!」

見到這一幕的葉玄心底泛起了驚濤駭浪,這樣的臉色以往在葉玄的敵人身上經常能夠看見,但出現在葉玄身上,那還真是頭一遭。

但就是再怎麼稀奇,這一幕也真實出現在了眼前,天雷地火的力量耗盡后刀芒徐徐散去,露出其中的情形,那黑色身影依舊神秘莫測,但其上根本沒有絲毫傷痕,而那腳步也同樣沒有退後哪怕半步!

「第一次機會盡,失敗!」

冷冷的言語再度響起,說不出絲毫的嘲諷,有的僅是在陳述一個事實,但這事實卻讓葉玄心底苦澀。

「地魂境前期居然如此之強,又或者是這傀儡特殊,所以才如此之強?!」

葉玄心驚之際也在沉沉思考,隨即忍不住心底又是出現一抹絕望之意。無論是何種猜測結果,哪怕是擊退他一步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因而哪怕傳承就在前,但這也分明是一條死路!

「難不成我真的與這傳承無緣?」

葉玄心中無奈嘆息,眼色似乎也變得暗淡不少,而就在此時,那沉寂已久的黑色身影也發出了轟鳴。

「天賦異稟,但終究是差了一籌,哪怕身兼仙力與近仙之力,但實力才是根本。」

「來吧,你還有兩次機會,要麼有機緣之機,要麼死!」

「死么…?」

葉玄心中這一刻有著生死之機浮現,隨即他的目光陡然銳利,先前的暗淡之光迅速散去,再度展現出了一抹凶機。

「想讓我死,那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一字一句從葉玄口中吐露出來,然而就在這一行話落下最後一個字音時語調突然轉變,出現一剎那的錯愕。

一道道細小的光影從葉玄體內那朦朧的黑光中流露出來,那是神秘黑瞳所在。而這幾道光影迅速流轉后,葉玄心頭立刻轟鳴,眉頭舒展竟是忍不住露出了驚喜。

「道之境…境有境法,我生機不絕,更有得傳承之緣!」

葉玄驚喜間那不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眼神射出,徑直望向遠處那黑色身影所在,露出了一抹笑容。

「第二次機會,我要了!」

黑色身影驀然,沒有絲毫言語,不過即便是這傀儡的心中同樣升起了一抹驚疑。他實在不明白,在這樣的近乎是死路的關頭對方怎麼可能又會突然間充滿了信心,似乎真的突然間有了強悍手段?

不過規則在前,他沒有多想,迅速壓下不該有的驚疑后沉心準備迎接接下來葉玄的攻勢。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918章我看靜淑似乎挺關心少瑾的 「第二次機會,我要了!」

淡淡的言語之中充斥著自信之意,雖然讓人想不明白葉玄這自信究竟從何而來,但卻會率先讓人情不自禁地相信他。

話語落下,餘音散去,隨後葉玄臉色緩緩肅穆,這張臉並不算俊朗,頂多也就可堪併入清秀一列。但這張臉上卻有著一抹同齡人極少能擁有的,堅毅!

葉玄心中轟隆,那一段被他反反覆復察看了多遍的訊息已然浮現於心。

「道之境,境有境法!」

道之域境有道之域存在,領域之內萬物都要低頭,對敵人乃是極大的壓制,甚至稍弱者身形修為會被徹底禁錮,被道之域鎖死,成為自身砧板上的魚肉!

而道之境,同樣擁有著其特殊處。道之境者,可逐漸千奇百怪的各種境法,甚至都能擺下一些簡單強悍的道陣,可謂是道之五境中極為重要的一環。

境法,之前葉玄便略有耳聞,尤其是韓長老傳於他的那道意念中,對境法也有一定的解釋。然而縱使存在解釋,但自身不曾踏入道之境,因而對境法壓根是一竅不通,百思不得其解。而如今踏入道之境,又得提點,可謂是一通百通,讓葉玄如同恍然大悟。

「境法,我早就修有,神魂攻擊法門星雲衝擊,便是境法!」

葉玄雙眼放光,這一道特殊的攻擊法門葉玄從前一直不明白為何會存在,甚至不光是他,很多修者都不知曉,因而一直以為這是一種特殊的攻擊神魂之法。

但其實,這就是一種境法!

「如今的我踏入人魂境,實際上修為大漲,源力雄厚前所有,但本質上我最強大的卻是神魂!神魂境養神魂,神魂境對於大道師而言就是飛躍前的最好跳板!」

「若我以神魂施展境法,就是比起先前我以源力施展天雷地火斬也要更強!而這,就是生機與機緣!」

葉玄心中思慮完全,隨即不再遲疑,他也擔心其他的修者會先他一步,到那時那可就前功盡棄了。

「嗡!」

葉玄閉目凝神,似是沉思。而在他閉目后的不久,冥冥中他的四周立刻有著嗡鳴之聲響起。嗡鳴聲越發響徹,最後竟好似雷霆轟隆!而相對的則是葉玄身軀的神魂之力似乎越發微弱,那先前一直維持戒備的方圓一丈道之域也早已被斂去。

這樣的無聲無息片刻后,那嗡鳴是驀然停止,隨即那蘊藏已久的火山轟然爆發,神魂之力如同噴泉,蓬勃噴涌!

「星雲衝擊,星雲一指!」

境法一出,天地好似更暗上幾分。而在那黑暗中,點點星芒瞬息浮現,幾息間竟是化作一片星海,隨著葉玄的一指迅速成形,化作一道星雲大指。

星雲指出,神魂之力洶湧,隱隱間連源力都被破開,而後一指如同化作流光,如是撕裂空間般瞬息出現在黑色身影前方,而後一指對著其胸口而去!

這一指,暗淡了天地,似乎就連那黑色身影都出奇地黑霧微微翻湧,黑暗下那一雙眉目竟然是罕見地露出了一抹笑容。

那笑容中包含著吃驚,包含著難以置信,但同樣也有一抹解脫。

「守候了千年,終於算是遇見了有緣人,不過想要得主人甚至是主人之主的機緣,也要看你究竟有沒有本事!」

說著那黑色身影竟是微微向前踏出一步,一步踏出與那星雲大指更為接近,但同時也好似這一步之下與天地冥合,那浩瀚穩健如同泰山般的磅礴之意,與星雲大指的氣勢轟然相碰!

「轟隆…!」

氣勢衝撞,那浩瀚磅礴之意居然瞬息布滿裂紋,似乎那攻擊之力太過強大,因而就連這泰山都難崩的氣勢也都崩滅。

「轟轟轟…!!!」

而就在氣勢相觸后的瞬息,那星雲大指也在其後狠狠砸在黑色身影的胸口,這一撞,浩瀚的星雲層層碎裂,在那泰山前層層粉碎,似乎也是難以奈何。不過這樣強悍的星雲炸裂,恐怖的后坐力層層疊起,到最後時更是磅礴如同浩海,同時洶湧而起!

「噔…」

力量之強大,雖然似乎依舊未曾傷到這黑色身影一毫,但卻在那最後的一瞬,使黑色身影的右腳微不可察地向後倒退一步,方才徹底散去那力量…

「可撼動我身,並損我一毫,你獲得了主人及主人之主的傳承之機…」

黑色身影冷冷說道,語氣中存在解脫之意。葉玄這裡看去,原來,在其胸口居然出現了一個半指深的小洞。

而葉玄則從半空中落下,臉色蒼白,神色略顯萎靡。這不是源力的損耗,而是神魂,雖然葉玄神魂強悍,但這損耗同樣驚人!

「境法若是正確使用,極強!」葉玄心中暗嘆,那吃驚之意並未浮現,被隱藏得極好。隨後迅速盤坐下身軀,從儲物戒指中取出幾株恢復滋養神魂的靈藥。

恢復神魂的靈藥靈草因稀少而珍貴,即便是此時的葉玄也就只有寥寥幾株而已,至於靈果級別的此類天材地寶葉玄別說是沒有,就連見都沒有見過!

感受著神魂中陣陣舒暢之感,葉玄才放下心神,抽空望向那黑霧中的黑色身影,思慮片刻后開口,「你主人…便是此地之主?」

「吾主天蠍老人,天劫教主下三尊之首,超脫天魂,差之元輪僅隔一線!」

簡短的一句話,卻顯得霸氣無比。這天劫教,自然就是當初那強大得居然妄圖撼動龍雲天的最強邪教!龍雲天,那可是這片天地中唯一的二星宗門,實力之強位列五宗之首,可以想象,當初那敢於挑釁龍雲天的天劫教曾經又是如何的強大!

「得吾主傳承,可得主人畢生心血天蠍法,可是有大量資源以及我等三關鎮守者護道!」

這樣的傳承說出口,恐怕頃刻間引來無數修者的覬覦,莫說是葉玄此等外門正式弟子,就連那一個個內門弟子怕都是會驚嘆眼熱,出手爭奪!

然而這樣的傳承誘惑卻始終未曾讓葉玄沖昏頭腦,他雖然雙眼放光,但卻有一抹理性尚存,咽了口唾沫覺得有些口乾舌燥,道,「你說的主人之主的傳承,又是何物?」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919章是我害死他的 黑暗中,那黑色身影的漆黑眸光一閃,沒有光澤,有的僅是令人心悸的黑暗。

「主人之主,天劫教主!」

冰冷的言語緩緩傳出的,陡然讓葉玄一驚,隨即心中狂喜,道,「天劫教主,他的傳承也在此處?」

葉玄此時心中又驚又喜,一來是因為這巨大的機緣而有些被沖昏頭腦,二來則是此界分明是那天蠍老人所創造,按理說留下天蠍老人的傳承倒是合情合理。而那天劫教主的傳承則該隱匿在內邪城異空間世界中某處才是,怎麼這裡會有通往其傳承之路?

然而此時這黑色身影卻沒有太多的解釋,語氣冰冷,不帶絲毫感情,冷冷道,「主人之主至高無上,無人知曉其傳承,而你,要麼嘗試得主人之主傳承,要麼退而求其次嘗試吾主傳承!」

「有其他人得知主人之主傳承嗎?」葉玄急急問出一句,而那黑色身影聞言則是淡淡道,「原本你們都只有得吾主傳承之資格,但你,身負仙力與那近仙之力,所以你是唯一有資格嘗試得主人之主傳承者!」

聞言葉玄忍不住心中有些得意,隨後正欲開口,突然間一道道輕微,但卻餘音陣陣,清晰無比的轟隆聲在天地四周響起。

「這是…?!」

葉玄驚疑,但他想要仔細探查時卻根本什麼都感受不到,先前轟鳴聲方向已是沉入寂靜,再也沒有絲毫動靜。

「呵呵…十七人闖關,八人竟都過關,這一次,吾主傳承有望!」

黑色身影這一次竟是大笑了出來,笑容中解脫之意濃郁,隨後黑暗中雙目驀然一凝,再次射向葉玄。

「吾主傳承最終爭奪開始,給你十息,做最終抉擇。」

「不用十息,若要傳承便要最強!」

葉玄瞬息做出抉擇,他已是想清楚了問題而且如今那天蠍老人傳承更是開始爭奪,其中的不確定性已經越來越大。既然如此,還不如去搏上一搏那天劫教主的傳承!

「想好了,就走吧!」黑色身影似乎已經料到了葉玄的抉擇,幾乎是在葉玄語落時便黑霧涌動,剎那間彷彿顛倒了時空,周圍空間變換,再度清晰時葉玄已來到了另外一番天地。

而同一時間,在黑暗空間中的某處,一座座獨立的大殿中,正各自有著一道身影聳立,猶如泰山。而在這座黑暗大殿中,則是一青衣男子,面容俊秀,氣息敦厚,竟是處在人魂境圓滿境界!

在他前方,那黑暗中同樣是一道黑色身影,冰冷的言語傳來,「吾主傳承機緣,你…」

突然間,這黑色身影笑了笑,道,「你是第一個得此機緣者。」

方天聞言隨意一笑,但那笑意中充斥著傲氣,這是他的驕傲,他可是雷霆宗外門第一弟子,宗門對他看重,長老對他寄與重望,就連那九師弟則是比他身份都差了一等。

身處高位,天賦妖孽,實力高深,集三點於一線,因而方天認為自身第一個獲得機緣完全是合情合理,以至於就連那黑色身影先前言語間的怪異之處都自動省略了去。

然而就在片刻后,那黑色身影同樣一一將其他人也先後獲得了傳承機緣的事相告,對此方天淡淡一笑,似乎傳承已經是囊中之物,即便有再多的人爭奪也絕不會被搶走。

「既然我是第一個獲得這先機的,那麼我就該也是最後得此傳承者!」

說著方天踏步,緩緩對著那黑色身影指出的空間漩渦而去…

「哈,該死的,終於給我擊退!」在另一處大殿中,一白衣青年興奮笑道,但隨後那倒退一步的黑色身影的話則讓他興奮熄滅大半。

「你是第五個得此傳承機緣者…」

「該死!沒想到居然有四人在我前方,方天師兄肯定是其中一個,而另外三人…難道是大荒門的兩人?除此之外,難道是那什麼赤雲仙子或南明老祖弟子南天星?」

這被稱作九師弟的白衣青年不停說道,但話語以及腦海中卻始終把青雲宗撇在一邊,他甚至都懷疑在了兩位隱世強者弟子的身上,但卻忽略了同為五大宗之一的青雲宗弟子。

「哼!僅是佔了先機,而且此時這機緣最後爭奪開始,究竟傳承者為誰,難以定奪!」

另一處,一位鵝黃色連衣裙的年輕美艷女子嫣然一笑,道,「有意思,居然有人走在了我沁水之前,不過這天蠍法與我馭獸之道接近,此傳承註定屬於我!」

這時候,柳月明以及大荒門那與葉玄同齡的青年,南天星,赤雲仙子也都先後過關,而最後過關者居然是姜不凡!

姜不凡左眉上的黑痣微微閃爍,居然有點點光華流轉,隨後那光華迅速隱去,再度恢復如常,好似這就是一顆普通的黑痣。

「我有感覺,似乎這一次對我而言十分重要,但不是這傳承,而是…」

姜不凡若有所思,視線望向遠處,隨後冷冷一笑,手中居然出現一道若有若無的絲線,從這絲線上散發出若有若無的氣息,竟是有著一縷與葉玄源力同源的意味。

「呵呵…」

……………

一共八人,先後浮現在了黑暗的空間內,這處空間並不大,光是感知下便可以看到這空間僅有方圓千丈範圍。

八道身影,幾乎是同時出現,八人都清楚知道發生了什麼,因而雙眼中沒有絲毫迷茫,立刻退後幾步拉開了距離,腳踏著虛無的空間大地,彼此警惕。

氣氛似乎在這一時間凝固,但所有人都知道,這樣的僵持只會持續片刻,因為那傳承,他們之間遲早會展開激烈的爭奪。

而這爭奪,唯有戰!

在這邊氣氛尷尬時,葉玄已在那一處空間中扎穩了腳跟,而這腳跟扎穩葉玄方才驚嘆,因為在他四周,一幕幕景象飛快掠過,好似他在那些景象中真實經歷,但他好似又只是一個旁觀者,僅是在冷眼旁觀。

如此多的景象流逝,葉玄也越來越心驚,因為這些景象都不是身處於現在,而是在那千年前,在那天劫教被滅教之前的情景!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 一幕幕光影飛掠,即便是葉玄心中知道此為假,但還是如同真正沉陷進去一般,感覺似乎與那天劫教共同度過了一段血腥浩瀚的歲月。

天劫教,曾經龍雲天內最強的邪教!

光影中,葉玄零零亂亂地看見了那浩瀚的城池,古樸的殿宇,屹立在蒼穹間,萬教皆來朝聖,甚至就連當初的龍雲天都十分尊重,沒有如對待普通邪教般對待天劫教。

然而,依稀間,連天般的驚世大戰驟然爆發,這不是簡單的兩人之間的交戰,而是整個教派與龍雲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