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眾人心思不一,就是老者也愣了一下以後,也被夏洛淺乾淨利落的行為和轉身就走的果斷氣的哭笑不得。

他手掌一番,一塊質地非常普通的玉石便出現在了手中,手臂輕輕一擲,玉石便朝著夏洛淺的方向飛去,夏洛淺意有若感的回頭,接住了玉石,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老者。

被夏洛淺這個表情再次氣的胸悶的老者兇狠狠說道:「我可不會在這裡待很久,這是我的經過信物,有種子以後就打破它,我會感應到,隨即便會來找你。」

夏洛淺挑眉:「這不會是什麼刻有靈魂印記的跟蹤信物吧?」

聽到夏洛淺的話,老者不高興了,瞪大了眼睛,氣呼呼的喘著氣,連鬍子都氣的不停的顫抖起來。

「丫頭!我是那樣的人嘛!」

夏洛淺仔仔細細的從上倒下掃視了面前怒氣沖沖的老者,淡然的點頭,十分耿直的反問道:「難道不是嗎?」

老者更是怒了,不過面前這丫頭的「無情」和「陰險」他算是領教過了,沒好氣的揮揮手,那意思就是讓夏洛淺趕緊走,不然他這一把年紀真是經不起她這麼一氣。

「我不會那麼做的,你快點走吧。」

雖然人打扮的邋遢,倒是此時說話倒是無比讓人信服,這下輪到夏洛淺好奇了。

她回頭對著老者疑惑道:「你就不怕我拿著它就消失了,你不就打水漂了嗎?」

老者篤定的搖搖頭道:「你不會。」

夏洛淺笑了,雖然確實她不至於那麼沒品,倒是被今天第一天認識的人這般肯定的下結論,這種感覺倒是挺新鮮的,她笑著說道:「那可不一定喲,畢竟如果這菲葉茴天只有一顆種子怎麼辦?就算它有好幾顆,我少給你一顆,賣了都能賣不少錢呢!」

老者看了一眼面帶笑意的夏洛淺,緩緩的說道:「你有一顆成為強者的心,但凡向道之人都會十分在意心性修鍊,你小小年紀就有如此膽魄,老頭子我非常想要知道到底是何方前輩高手才有你這樣的徒弟,所以你斷不會為了一顆種子讓自己的心有了瑕疵。」

稍稍嘆了一口氣,老者意味深長的再次開口道:「我非常期待我們的再一次見面,到時候給你介紹另外一個小狐狸,你們肯定聊得來。」

夏洛淺不甚在意的一笑,對於老者的評價也只是微微一笑,轉身離開之時,聲音也飄入老者的腦中。

「介紹人就算了,以後還你種子的時候希望老人家以真面目示我。」

老者毫不在意的哈哈大笑起來,還真被她看出來了,真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心情極好的老者手一揮,地攤上所有的東西全部消失,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哼著不知名的小調,背著手穩步離開了。

徒留一群不明真相的人相顧無言。

這年頭有權有錢的人已經滿大街跑了嗎?隨便一個小孩子和一個老頭子都是高手?

真真是令人無語的費解。

老者離開古街之後便一閃身進入了一道漆黑無人的小巷,周身玄力震蕩,瞬間破損的衣服宛若乞丐一樣的面容來了個大變樣。

老者的身形也消失在了巷子里,無影無蹤,寂靜的巷子依然沉靜異常,彷彿這人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離這個巷子兩條街外的一座客棧里,老者十分有精氣神的走進了位於頂層的豪華大間。

才剛剛打開門,裡面便射出一道玄力刃,電光火石之間已經到了老者面前,老者眸中一驚,手上動作卻不慢,輕輕鬆鬆化解了這道玄力刃。

對著屋內有些諂媚的笑道:「可是爺爺回來晚了,小青兒生氣了?」

屋內豪華的大床上側坐著一個面容柔麗,眼睛大大,古靈精怪的少女。少女約莫七八歲的模樣,看著老者嬉皮笑臉的樣子嬌哼道:「去了這麼久,收到徒弟了嗎?」

少女轉頭,如果夏洛淺在肯定是要驚訝到合不攏嘴。

因為這個少女的容貌和明老極為的相似,尤其是那雙炯炯有神的黑眸,完全就是一個模子倒映下來的。

任誰都否認不了他們的血緣關係。

這下,有趣了。 夏洛淺心滿意足的帶著淘回來的寶物走在回程的路上,雖然還是平時那個十分面癱的樣子,但是從心而發的愉悅就連身邊的冷玉都感覺得非常明顯。

冷玉笑著對夏洛淺道:「一盆快要枯萎得草也能讓小姐這麼開心嗎?」

夏洛淺點點頭,也不願意多做解釋,畢竟說了她也未必懂得。

至於菲葉茴天?

如果只是茴天丹,琉璃塔中有非常有比之更加珍貴的藥材和擔當,夏洛淺何須為了區區一株菲葉茴天耗費如此多的心力?

菲葉茴天確實是救命神丹茴天丹的主材料沒錯,茴天丹雖然號稱只要有一口氣就能把你從鬼門關上拉回來的丹藥,但確實有些言過其實了,茴天丹可以治療重傷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修復靈魂創傷,這一特性在丹藥中非常的稀少,不然茴天丹也不會備受修真者的追捧。

但是茴天丹的作用在修為踏入月階之後就沒有什麼用處了,而且有一點也是至關重要的一點。

服用茴天丹后的人,恐怕修為難以再進一步了,菲葉茴天的藥力之強雖然可以修復重傷,但是同樣也有弊端,就是菲葉茴天是有毒的,這種毒性隨著丹藥的煉製會更加加劇,雖然不足以致命,但是卻也確確實實的會讓人留下不可磨滅的暗傷。

自此修真之路也就到此為止。

夏洛淺怎麼會為了一顆這樣的草藥費勁了心思?

菲葉茴天是為數不多可以類似於玄獸進階的草藥,而它的升級就是菲葉芸香,一千珠菲葉茴天中才會有一株菲葉芸香,而琉璃九塔中的眾多草藥中夏洛淺急缺的偏偏就沒有這菲葉芸香,菲葉芸香是煉製比茴天丹更加高級的神丹不老丹的主材料,顧名思義,不老丹的功效一般就用在高手快要接近大限時服用這種丹藥可以沒有任何副作用的延長壽命,菲葉芸香的藥效越好,延長的壽命就越長。

夏洛淺現在沒有壽命的煩擾,但是菲葉芸香有另外一種用途那就是它也是靈魂神丹乾坤丹的主藥材,夏洛淺早就已經計劃好要去好好泡一下碧水山莊的那處寒池,明老當時就說過,如果同時服用靈魂感應類的丹藥效果會加倍。

由於明老當時修為非常高,所有高階的靈魂丹藥他也承受得住,但是夏洛淺不僅年歲尚淺還只是處在煉藥十分淺薄的階段,很多藥材即使放在她面前她都不能用,當時明老思考了良久才決定了出了乾坤丹和另外一種名為青蓮丹的丹藥。

偏偏這兩種丹藥都缺了主藥材。

乾坤丹就是菲葉芸香,這起碼夏洛淺還聽說過,至於明老說的青蓮丹中的如意墨銀筍,她連聽都沒有聽過。

本來想著等莫寒完全掌控了地下勢力之後,廣發徵集令,找這兩味藥材的,沒想到今天竟然能在這裡碰到了菲葉芸香,當時看到的時候,夏洛淺的心臟都近乎要跳出來了。

雖然中間過程有些堅信,不過想到那顆菲葉芸香現在在琉璃塔中好好的吸收玄力,夏洛淺就十分的愉悅。

就是不知道如果那個老者知道他今天送出去的是比菲葉茴天要珍貴無數倍的菲葉芸香,就憑他那個老狐狸奸詐的性格會不會氣的吐血,半夜睡不著覺呢?

這就不是夏洛淺關心的了。

心情非常雀躍的回到了夏府,本想好好休息一番,但是人還沒有進門,婉兒輕盈的身影便向她飛撲過來,口裡還大喊大叫道:「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夏洛淺看著她方向都不轉的直直撲向她,眉心一皺,心裡劃過一絲無奈,身體一斜,避過了婉兒的魔爪。

直接越過看上去慘兮兮的婉兒走進了房內,不慌不忙的倒了一杯茶,無奈的說道:「怎麼回事?慌慌張張的像什麼樣子,是天塌下來了還是地崩裂了?」

婉兒看著夏洛淺淡然的樣子更是著急上火,急吼吼對著夏洛淺的耳邊大叫道:「小姐,比天塌了地崩了還要嚴重!」

夏洛淺一個不查被婉兒的大嗓門震了個正著,沒有防備的她頓時感覺頭暈目眩,她伸手直接拍開了婉兒湊在她面前的那張大臉,道:「有事就說事,別大喊大叫,你家小姐我沒有被事情嚇死先被你的聲音震死了!」

婉兒也不拖沓,開始手舞足蹈繪聲繪色的講起來。

「小姐你不知道,今天我和柳荷出門添置衣物,聽見外面都在議論小姐,說小姐你蠻橫跋扈,囂張無理,三歲的時候就在自己哥哥的宴會上把分宗的姐姐打得直接毀了容,前幾日昏迷太子好心好意看望您,也被您給罵回去了,還有你欺負嫡姐,侮辱戍姐,無惡不作……」

夏洛淺越聽眉心皺的越緊。

三歲打了分宗的姐姐?是夏薔?拜託,把她打毀容的是夏洛瑤不是她好嗎!

昏迷太子來看望被他罵走?就北辰星那個高高在上還和夏洛瑤親親我我的窩囊樣子,她根本就沒有興趣去罵好嗎?不過說了兩句就自己走了也能怪她?

欺負嫡姐? 重生豪門記事 夏洛瑤?

侮辱戍姐?夏洛丹?

夏洛淺算是知道了,這根本就不用調查也知道是誰散播的消息,她抬起頭看著婉兒淡淡道:「是誰說了這話?」

「所有人!」

夏洛淺……

看來夏洛瑤為了詆毀她也算是下了血本了,難道真是愛北辰星到骨子裡去了,不過都還是些孩子,怎麼就這麼幼稚。

夏洛淺無語的搖搖頭,轉身就準備進內屋。

婉兒本來以為夏洛淺會很生氣然後去和夏浩宇告狀然後嚴懲散播謠言的人,但是夏洛淺轉身就走是什麼意思,她連忙喊道:「小姐,你就不做點什麼嗎?」

夏洛淺腳步沒停,聲音輕輕淺淺的傳出來,帶著些許的疲憊,更多地是冷漠,淡然道:「不過是些跳樑小丑,夏洛淺在眾人之間的名聲早就已經聲名狼藉,根本就不介意再多這麼幾點,我不在乎,你又何須在乎。」

婉兒還想說什麼,但是夏洛淺卻並沒有給她再開口的機會,一句話便讓她閉了嘴。

「如果不是嫉妒我,何須在背後藏頭露尾的詆毀我?」

「難道狗咬我一口,我還要反咬狗一口?」

「是非曲直,時間會證明一切。」 來到琉璃九塔內的夏洛淺連忙去看被她放到葯田中的那株菲葉芸香,葯田中種植著眾多十分珍惜的藥材,靈力聚集濃郁,再加上本來塔中的玄力就是外界的數倍,也正是塔中得天獨厚的條件,原本枯萎得生命力近乎消逝殆盡的菲葉芸香也慢慢有了起色。

點點綠色的生命力從經絡鮮明枯黃的葉片中緩緩滲出,明老透明的靈魂也飄然而至,看著這一幕,徒孫二人相視一笑,皆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明老一邊撫摸著長長的鬍子,一邊笑道:「原本以為即使一月以後出發也沒有辦法立刻進入碧波寒池,現在有了這株菲葉芸香,一切就準備妥當了,如今就差你要成為練藥師這臨門一腳了。」

夏洛淺亦是淡然一笑,想到接下來的練藥師的修鍊,心中便升起一番嚮往和性質。

揮手將買來的諸多東西取出,雖然種類不算多,但是應明老的要求,每一樣的數量都極為龐大,尤其是其中的魔芋草,魔芋草雖然稱之為草,但卻莖幹十分的粗大,每一根都宛若成年人手臂粗細,五百根的量盤根交錯的堆放在一起,夏洛淺看著這小山一樣高的藥材就覺得無語。

不過內心中對明老的信任和對練藥師的期待,夏洛淺伸手拿起一根魔芋草,摸了摸它粗壯的根莖,淡淡道:「老師,可以開始了吧。」

明老對夏洛淺不驕不躁的性格是極為滿意的,尤其是要想成為一個出色的練藥師,心態不可謂不重要。

「你先從提煉藥材做起,丹藥的藥效和提煉藥材的濃度有著非常直接的關係,這點你應該清楚吧」

夏洛淺點頭。

明老清清嗓子繼續道:「提煉藥材一般有兩種方法,第一就是用火焰的高溫煅燒,這種也是練藥師經常使用的方法,但凡能成為練藥師都是火元素極為擅長的修真者,以靈魂控制火焰之力提煉藥材使需要的藥效和捨棄的部分分離,所以眾多練藥師都會在火焰上下足了功夫,炎之法則的功法也會選擇較為上等的以供練葯時火焰的供給。這種方法就可以歸結為以火焰為主,以靈魂為輔。」

「第二種就恰恰相反,用靈魂火焰代替實物之火煅燒,靈魂源自於自身,以靈魂修鍊成火對藥材進行提煉,可以時時刻刻把握住藥材提煉的微小變動和細節,靈魂火焰越加精準,靈魂之力越強,對藥材提煉的精度絕對是最佳的,但這種方法也是極少數的練藥師才會選擇的路。」

既然是最佳的,為什麼反而選擇的人卻少了,夏洛淺略微思索,隨即開口道:「是因為靈魂之力?」

一下子便想到了關鍵之處,明老看著夏洛淺滿意的點點頭,道:「對!就是靈魂之力!」

「靈魂之力和意識都十分的飄渺,不僅難以控制而且修鍊也極為艱難,以靈魂之力來萃取藥材,如果是一名普通煉藥宗師要想完美的萃取藥材,都有可能靈魂之力消耗殆盡。」

「當然這種假設也是基於這名煉藥宗師平日里並沒有好的靈魂修鍊之法和修鍊天賦。」

夏洛淺垂首,輕聲淡然道:「老師讓我從提煉藥材開始是想讓我用第二種方法是嗎?」

明老點頭,肅然道:「要想煉出品質上乘的丹藥,對藥材的把握就應該儘可能的精準,所以越是優秀的練藥師靈魂之力就越精純,外界的火焰即使品質再高,終歸是外物,掌控不精純,藥力就會下降,丹藥成色也會變成次級。」

「所以站之頂尖的煉藥師也都是靈魂大師。你是我的徒弟,當然不能丟了為師的臉面!」

夏洛淺點頭,這是當然,既然要煉藥自然要向著最頂尖的目標而去,她夏洛淺不做則已,一旦開始就一定不會放棄。

「老師那我現在應該怎麼做?」

「你的靈魂經過琉璃九塔的認主和寒氣萃骨洗髓已經非常的有韌性了,第一步你要做的就是調動你的靈魂之力附著在草藥之上,好好感悟草藥中的那一部分是你需要萃取的,第二步就是鎖定這部分,結合火焰法則,靈魂成火,儘可能的萃取藥材,你現在的靈魂之力太弱小,形成的火焰也會十分的微弱,即使是最基本的魔芋草,要萃取它對於現在的的你而言也十分的困難。」

「如果你能成功萃取出一份藥量完整的魔芋草藥粉,證明稱為煉藥師的第一步你已經完成了。」

「當然我也提醒你一下,對於現在的你而言,靈魂成火沒有問題,但是對於靈魂的掌控你根本沒有經驗,不僅如此,你對藥材的認知也僅僅停留在理論之上,所以起初靈魂之力萃取時不可急功近利,不可操之過急,一定要細細感應,這樣才有可能成功。」

夏洛淺的靈魂她自己是非常清楚的,即使是相比煉藥師,夏洛淺也絕對不會遜色分毫,所以對於明老的所說的擔憂,夏洛淺倒是不置可否,心裡對自己卻是十分的自信。

然而當夏洛淺看到面前一堆黑色的灰燼時,面色也漸漸變得肅然起來。

果然沒有那麼簡單。

夏洛淺此時的靈魂之力之強靈魂之火的強度卻極其滿意掌控,面前這一堆灰燼就是因為魔芋草一碰到夏洛淺的靈魂之火就被燃燒殆盡了。

別說藥力,就是一點藥渣都沒有了。

可想而知她的靈魂火焰有多強。

明老在一旁看著夏洛淺緊皺的眉心和冷然的神色,戲謔一笑,道:「丫頭,都說了不會太過簡單的,不可操之過急,現在明白了吧!」

夏洛淺搖搖頭承認道:「答應莫寒的時間只剩下一個月了,如果不能控制靈魂之力就代表我要食言了,這並不是我想看到的。」

明老理解的點頭,道:「話雖如此,但是煉藥之事急於求成只能事倍功半,毫無意義。不如拋開一切,沉心而練才有突破的可能。」

夏洛淺冷寒的雙眸露出飛快閃過一絲慚愧,深吸了一口空氣。平和了心情,又繼續練習去了。

敗不餒,心不燥。 夏洛淺再次沉下心神,靈魂之力雖然源於自身,但是卻太過的虛無,淡淡的靈魂之力在指尖流轉,然後猶如收到了一陣洶湧的吸力,在夏洛淺的控制之下,壓縮,凝練在掌心之處,隨即便凝形成一道淺紫色的火焰,在夏洛淺白皙幼嫩的小手上,不斷的翻湧燃燒。

靈魂紫火!

雖然知道夏洛淺的靈魂來自異世,靈魂之力之強絕對時頂尖的,但是看到夏洛淺凝結的靈魂紫火,明老還是忍不住在內心之中讚歎了一句。

當真是天之嬌女。

靈魂火焰等級分紅橙黃綠青藍紫七個等級,顧名思義就是由弱到強的排名,火焰顏色並非是實力的強弱,而是天賦的強弱。

如果靈活凝火之時所顯現出的火焰是什麼顏色,那麼之後靈魂火焰的顏色只會加深而不會改變,天賦隨天,命中注定。

夏洛淺的各方面天賦都十分的優秀,而且領悟能力極高,說句實在的,即使夏洛淺的靈魂火焰只有紅色,明老也有把握讓她成為一個優秀的煉藥師。

但是夏洛淺的靈魂紫火讓明老心動了,心癢了。

他現在想要培養的並不只是一個優秀的煉藥師了,他想要的是讓夏洛淺成為一個前所未有,頂尖的煉藥師。

對於人才,像明老這樣的高手都會有惜才的想法。

夏洛淺凝形火焰之後,翻手再一次拿起一株魔芋草,但是依然來不及控制,火焰便翻湧撲騰而上,手腕粗細的魔芋草瞬間燃燒殆盡,再次變成如同剛才一般的黑色灰燼。

將手中的灰燼拍拍乾淨,夏洛淺對於自己連續的失敗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畢竟方才明老交代之時她還十分的不屑一顧。

明老看了眼夏洛淺,淡淡道:「繼續!」

揉了揉長長的頭髮,夏洛淺再次拿起一根魔芋草,然而此次的魔芋草的下場也並沒有好到哪裡去,略微在火焰中堅持了一下,還是沒有意外的變成了一堆灰燼。

「溫度還是太高了。」明明已經將溫度壓這麼低了,怎麼還是會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