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的沉默讓我覺得也許是別有內情。「怎麼?發生了什麼事了?村子里有什麼情報傳來嗎?!綱手大人有新的任務要給你!?」越說越覺得有可能。

「不~」卡卡西回過神來,否定了我的疑問,隨便找了個理由來打發我:「因為迪達拉在我這裡你會不放心吧?所以,找機會再來見一面也是可能的~!」

這樣嗎?我有點疑惑,雖然,到了這裡,見到迪達拉和卡卡西兩個人相處的還算安然確實很欣慰,但是,當時打開地圖察看他們位置的一時衝動,我可記得清清楚楚不關迪達拉的事兒的!

迪達拉自己也是撇了撇嘴——拿我做擋箭牌啊!還欺騙女人,真無恥!

三小都在心裡說:老師真傻!佐井也是大感興趣的看著我們唱三人行,不過他們這幾天沉默慣了,倒是都沒吭聲。

不過我很快就給自己找到了理由。

「卡卡西,你知道么?我找到了雷神之劍,並且發現了雷神之劍的秘密!」

雖然語氣非常的激奮,但是聲音卻壓得很低,不過卡卡西還是聽得很清楚,當然迪達拉也一樣。

「不過,能夠證實並實踐我的想法的,現在只有擁有雷屬性的你了!」我又補充道。

原來是這樣么?卡卡西在心裡暗嘆一聲。

迪達拉也一樣。

這兩個人哪!……為了方便訪問,請牢記bxwx小說網,bxwx.net,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什麼?雷神之劍怎麼會在鯨魚肚子里?!」隨意找了一間旅店,七個人暫時先都跑去一個房間,把事情的前因後果由幾個當事人各自親自說說清楚,當卡卡西聽葵說道被鯨魚吞食之後卻意外發現雷神之劍的時候,不由得非常驚訝。另外,不得不說明的是,當我在後來補充說發生這一切的時候我就在一邊冷眼旁觀的時候,卡卡西看向我的眼神更加的意味深長。

葵當然無法回答他,我和卡卡西討論的結果是,由於雷神之劍掉落的地點屬於潮間帶非常淺的水域,在隨後到來的颱風中被風浪從海底掀起,隨波逐流,再被前來覓食的小鬚鯨吃進肚子也是很有可能的,至於雷神之劍能安然無恙的在小鬚鯨的肚子里待個兩年,那還幸好小鬚鯨只是普通的海洋生物而不是什麼尾獸,否則它發起威來,不小心把雷神之劍激活,搞一個自戕也是很有可能的~~

「那麼,試驗――」卡卡西又囁嚅著看向我,內心感慨著:這個女人的試驗都是不太靠譜的啊!

「沒什麼啦,讓你使用一次雷神之劍而已!」說著我把劍鍔平握在手裡,輸入經實驗得出的最小需求的查克拉,一柄淡青色的長劍悄無聲息的出現了。因為查克拉只是剛剛夠,所以劍身呈半透明的狀態,而且顏色很淺。

「喏,就是這個樣子啦,我要你從一開始少少的輸入查克拉,然後逐漸增加,直到你能承受的極限為止,我需要了解在這過程中雷神之劍的變化!」由於有迪達拉在此,我並沒有說出劍鍔中陣法的存在。

卡卡西剛剛變得有些慵懶獃滯的神情再次認真起來,伸手接過劍鍔,依言向里輸入查克拉。

果然呢~!我的眉毛跳動了一下,卡卡西的話,從一開始就呈現出非常純正的青藍之色,非常的清澈湛明,恍然若有水波流動,猶如實質。

卡卡西自己也很疑惑,可以感覺得到,這是非常純凈的雷屬性的查克拉,但是,卻完全沒有雷的活躍和暴虐,自己創造並使用著雷切――千鳥,可是知道得很清楚,雷遁是非常不穩定的忍術,幾乎無時不刻不在變化著形狀,傳統的雷遁忍術都是靠自身的查克拉來激發天象,只是把自己作一個發生器而已,而千鳥,卻是破天荒的讓雷電集結在手上,這已經是無上的創舉了,而即便如此,也無法讓雷屬性的查克拉保持在一個固定的形狀上。(由此可見佐助果然是天才中的天才,我家卡卡不得不甘拜下風,哭!)

但是,這雷神之劍的構成,可是高密度凝聚的卻又超級穩定的查克拉,到底,是用什麼來約束的呢?

看我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就知道我肯定是有答案的,卡卡西帶點疑惑的眼神瞟向了我,不過我可沒打算現在就說呢~

「餒,還沒完呢,繼續啊,加油!」只是一味鼓動卡卡西加大輸出。

卡卡西在面罩下面撇了撇嘴,用左手握住拿著劍的右手,手腕一沉,手掌中竟發出輕微的噼啪聲,雷神之劍長長的劍身之上立刻藍光大盛,甚至有那麼一瞬激發出尺許多長的鋒銳的劍芒,但隨即又穩定下來,只是不復有盈盈瀲灧之光,反而泛出一股冷洌的青白之色,但絕非那種單薄的慘白,而是厚重的金屬的反光。

「咦?」眾人全部輕咦了一聲,這劍,似乎有了實體一般啊!

我也有些驚訝,但口中仍是說道:「還能繼續么?」手裡卻是準備了一個護盾隨時要見機丟出去。

卡卡西苦笑了下,我的悠悠小姐,咱倆查克拉量是差不多的好不好?我能發揮出多大的實力,你應該是很清楚的啊!看這架勢,我不拚命怕是不行了呢~!

當下也不說話,微闔上眼皮,心中微微一動,只覺大腦中某處爆裂開來,發出轟然一響,隨即全身都被激活了似的,五官靈動,氣血翻騰,猛地張開眼睛,便有精光四溢而出,令人怦然心動。

這傢伙……我在心裡感慨,居然使用了八門遁甲……認真起來了呢~

佐井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迪達拉也是大感興趣――雖然八門遁甲是木葉流體術的不傳之秘,但以他們二人的身份,至少也應該是略有耳聞,現在看起來並不確定,但是腦子稍微活躍一點,也總可以猜到卡卡西剛才幹了什麼。

而打開了第一門「開門」的卡卡西,所能發揮出的實力比起之前又不可同日而語。

雷神之劍的劍身,已經完全失去了剛才流光溢彩的炫目效果,變得樸實無華,鐵青色的劍身稜角分明,散發著冷冷的清輝,甚至於隱隱傳出一股鐵血之氣。

我已經算是眾人之中最冷靜的一個了,但還是不由自主的忘記了呼吸……

緩緩的、有點發顫的伸出自己的手,在劍身之上輕彈了一下。

「錚!~~~」卻是清脆渾厚的盪出金屬的餘韻。

我無聲的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雷神之劍作出肉眼根本無法看清的高頻率的微小震蕩,幻出層層劍影,等到它平靜下來,鬼使神差的,拿手指貼近那細薄如紙的劍刃――

並沒有感覺到自己觸碰到了什麼東西,手指運動間,恍若無物,讓人以為這雷神之劍的存在,只是一個幻影。

「啪!――啪!」卻是迪達拉和佐井同時出手,打在我的手上。迪達拉坐的較近一點,當先拍到,佐井那一下,卻是有些遲了。

「嗯?」我有些納悶的抬頭看他們,還沒等說話,突然從手上傳來一陣尖銳的疼痛,不由得咬緊牙關,悶哼一聲。

低頭再看自己的手指,赫然一道猙獰的傷口,深可及骨,從這個角度看上去,實際上那細脆的指骨也有一道清晰但平直的裂紋,但是,居然沒有斷。這劍,居然鋒利至此么?!

不過,眼光所及,也只是一瞬,轉眼之間,便有大量的鮮血涌了出來,又帶來了一陣疼痛。

我咧了咧嘴,看著洶湧的鮮血汩汩流出,又在重力的作用下狠狠的砸到地上,砰然有聲,莫名的有點恍惚。

「你傻了么!」一個聲音讓我清醒過來,還是迪達拉。

這傢伙,看起來有點憤恨呢~我無辜的眨了眨眼,帶點奇怪的看著他。

卡卡西也從最初的震驚中清醒過來――要說這裡面受到震動最大的就屬他了――遽然發現我居然在流血,「咦?這是怎麼回事?悠悠你怎麼受傷了?!」

眾人齊齊拿白眼瞪他。

卡卡西打了個寒顫,心神一動搖,手中雷神之劍一陣蜂鳴,傳來隱隱的風雷之聲,就那麼消散了。

好可惜……我不禁又伸出手去在那劍鍔之上的空間來回摩娑,這次是真的消失了,不見了。

「喂!」迪達拉不客氣的又把我的手打掉。

「唔~痛!」這一下震動怕是指骨都要斷掉了,我抱著自己的手指直吸冷氣,一雙眼睛滿含委屈的看了過去,迪達拉也是毫不避讓的回看了過來。

我癟了癟嘴,看在這麼多孩子的面子上不和他計較,小心的對正了骨頭,一個又一個的治療法術拍了上去。好在現在對於法術的運用已經可以不那麼死板了,要不然,怕是又會遇到初次和迪達拉相遇的時候的那種尷尬場面呢~!想到這裡我不由得粲然一笑,心中若有所覺,悄悄抬頭,卻發現迪達拉也正在凝神看我療傷,於是給了他一個白眼。

卡卡西還是有點暈乎,「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只一點小傷,這一會兒就已經大好,眼見自己所料全中,我是興奮異常,拉著卡卡西就站了起來。

「跟我來!」

按卡卡西對我熟悉的程度,已經很清楚接下來我就會把他拉到外面去上演全武行了,趕快撇清自己:「喂,不行的!這樣下去,明天我就爬不起來了啊!」

我皺了皺眉,這樣嗎……卡卡西你還真弱……

看著我眼中幽怨的神色,卡卡西也不禁有些赧然,「那個,明天,今天,總之,如果你不著急的話,我們可以在這裡多耽擱一段時間,慢慢來陪你做試驗……」

「哈?」我沒聽錯嗎?我是沒關係的,反正無論怎樣都是歷練,可是,卡卡西可是有任務在身的啊!這樣隨便耽擱的話,綱手那邊能交待的過去么?

卡卡西也有些頭大,為這種理由而延誤了任務的話――雖然說任務實際上可算是完成了,但畢竟還沒有交接,責任還在自己身上――也不知道要怎樣解釋了,唉!

渾然不知身後幾小一直在交頭接耳。緘默了一路,遇到這種事情,實在是無法再保持沉默了啊!

「簡直是目中無人了啊,老師他們~」

「你用錯詞了!這叫『忘我』,懂么?」

「目中無我么?」

「『忘我』啦!如入無人之境懂么?」

「……」

「……」

竟然一時間忘記了心中的隔閡,對我和卡卡西毫不客氣的品頭論足起來。

而迪達拉,就那麼帶著一抹讓人看不透的微笑,站在沒人注意的角落裡。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為了方便訪問,請牢記bxwx小說網,bxwx.net,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改錯字,看過勿入。

**********************************************************

懷著對未來的美好憧憬好好的睡了一覺,第二天早上再次看到卡卡西的時候,發現這傢伙果然是精神矍鑠,不愧是上忍,心理素質硬是要得,即使對將要發生的事情感到惴惴,仍然可以休息得很好。

囑咐幾小自行找地方訓練,帶著卡卡西找了一個還算得上隱蔽的地方,準備我的試驗大計。

「餒~像昨天那樣來弄,不過……我要你使用木葉白牙的心法噢!」

「?」卡卡西的眉心收縮了一下又放開,雖然沒有說話,但疑問之情溢於言表。其實,並不僅僅是為什麼在試驗中要應用到心法的問題,而是,和木葉白牙有什麼關係?

「嗯,其實是因為,旗木家的心法應該是配合雷遁的體質而專門開創的,而雷神之劍之所以被稱為『雷神之劍』我想一定是會有其特殊的原因……可是奇怪的是,既然二代已經逝去了,為什麼雷神之劍沒有交由旗木家使用而是被封印存放起來,以至於被祿所葵鑽了空子……也許這其中有什麼隱情也說不定!」我說了長久以來一直存在心中的疑問。

「那個――」卡卡西一本正經的沉吟著,「那是因為,雷神之劍是劍,而我們家傳的心法卻是要配合著刀來使用的啊!」

「沒有的事!」我都覺得自己有點蠻不講理的感覺,「總之,你現在就要配合著從你老爸那裡學來的東西來使用一次雷神之劍!」

卡卡西頗有些無奈,但是仔細想想,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妥之處,但是幾經度量,還是跟我提出了一個要求:「無論如何,這樣試驗的話,可不能開門了,否則,使用這種武器,恐怕我很難控制住威力!」

「OK!」其實我也有點害怕,昨天手被割傷的那一幕還讓我心有餘悸,如果不是迪達拉及時制止了我,恐怕手指被切掉了我都沒有感覺呢!

卡卡西點點頭,揮揮手示意我走遠些。我立即倒退著躍出近五十米,這倒不是因為我認為卡卡西會誤傷我,而是迫不及待的要看到他的精彩表演,所以一次性退出到讓他可以安心施為的距離。

卡卡西站在那裡,久久沒有動作,我甚至一度擔心他是不是把家傳刀法給忘了……其實當然不會,雖然任務中很少有需要拔刀的時候,但是,卡卡西是絕對不會讓自己退步的,這樣的猶豫,只是因為手裡握著一柄看不到的劍來施展刀法,有些不習慣罷了,而不把狀態調整到最好,一方面怕會影響到實驗的效果,另一方面,很隱秘的一方面――他希望能在我的面前展現自己最好的一面,而不希望被我看到因他的無能造成的失誤。

這些我當然不知道,我只以為他在凝聚力量罷了,因為過了一會兒,雖然卡卡西的人還是沒有動,但雷神之劍卻驟然嗡鳴起來,藍色的查克拉如閃電般突然出現在那個我已經非常熟悉的虛無的框架之內,構成一柄劍的樣子。

卡卡西仍只是站著,但是身上的氣勢卻越來越強,不過奇怪的是,我只是直覺的認識到這一點,卻並沒有能夠直接感受到他的氣勢。

有點意思了~我大感興趣的看著卡卡西,雖然兩人並沒有互相對視――我猜他的目光的焦點應該是我旁邊的某棵樹――但是他眼中的光芒已然讓人無法直攖其鋒――那是一種很有張力、很尖銳、富於侵略性的目光,就像是,隨時都會脫韁而奔的野馬,又或者,在蛇陣中高高昂起,蓄勢待發的毒蛇,再比如,飢腸轆轆、擇人而噬的餓狼,總之,就是在帶給你危機感的同時又有著深切的無力感。

而這種氣勢在他而言,卻是自然而然的,並不需要特別的張揚和做作。

這就是木葉白牙稱號的由來么?

這確實是突入敵陣的一枚尖牙,可以撕裂它所遇到的一切。

就在我為了這種眼神目眩神迷的時候,卡卡西終於動了,呵,果然,這套刀法居然一個防守動作都沒有,大多都是劈砍扎抹,根本看不到撩掛之類的動作。難怪據傳聞,木葉白牙的衝刺速度,在木葉是僅次於金色閃電的四代,而卡卡西顯然也具備這一素質,這樣只攻不防的刀法,還真的需要有超出常人的速度為基礎呢~

不過我對刀法還是知之甚少,若不是手底下有一個相馬做學生,恐怕更是一點興趣都欠奉,所以儘管卡卡西舞的精彩,但作為外行,我也只是看個熱鬧而已。

不過我也漸漸看出了問題。根據卡卡西外傳上面的內容,在他12歲剛剛成為上忍的時候,就已經可以發出刀氣來了,可是現在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即使卡卡西沒發揮出全力,也不應該是一點劍氣都沒有溢出啊!仔細回想一下昨天的過程,似乎在卡卡西第一次認真輸出的時候出現過一次劍芒,但隨即就消失了,而且直到後來卡卡西開了八門遁甲,都沒有再出現過。

那麼……

卡卡西心裡也在納悶兒呢,即使是持著普通的短刀,這種程度的練習也足以對周圍的環境造成一定的破壞了,但是手中的雷神之劍,卻是像海綿一樣完全吸收了自己的查克拉,又像守財奴一樣一點一滴都不肯吐出,無論自己怎樣揮動,都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查克拉泄露出來――還真是見了鬼了!

這樣的話,完全看不出效果么……兩個人都在心裡有著這樣的想法。

「嗖!」我也不提醒,直接扔出去一隻飛鏢。

「――」即使沒有露出寫輪眼,這樣的單隻飛鏢筆直飛過去,對卡卡西來說也算不上什麼威脅,想都不想就直接劈了上去,令人吃驚的效果出現了――飛鏢被準確的從中間劈開,一分為二,而這個過程中連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

卡卡西的眉毛跳了跳,沒有說話,我則是立刻想到自己的手指,甚至於立刻感到一陣刻骨的疼痛。

「叮、噹啷!」這是飛鏢的兩半分別掉到地上的聲音。

「繼續、繼續!」我很有些歡呼雀躍。

卡卡西把刀法使到了第二遍,仍然沒有什麼變化,我在心裡隱隱有著想讓他打開八門遁甲的念頭,但既然已經就這個問題作了約定,那麼……

「悠悠,我打算開門試一下,你最好離遠點。」結果是卡卡西自己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嗯……」開門當然好,但是我可不打算離遠!

「沒關係,就這樣開始吧!影分身之術!」當然防備還是要有的,如果真出了什麼意外,卡卡西那邊也是需要照應的。

像昨天一樣,雷神之劍再次變成了鐵青色,在細碎的陽光下熠熠生輝,別有一番蒼涼的滋味。卡卡西沒有遲疑,全力運轉木葉白牙心法,舞起劍來。

呃……

真是可怕啊……

原來,我所計算出的激發雷神之劍所需要的最低量的查克拉,並不是構成劍身所需要的最低限額,而是能夠激活它去從周圍環境中吸收雷屬性的查克拉所需要的最低值,從周圍環境中吸收到的查克拉,表現在劍身上的形式,就很不穩定,所以會有流光出現,而昨天第一次出現劍芒的時候,是因為僅憑卡卡西輸入的查克拉的量,已經足以構成劍身,因此就把其他的不屬於自身的查克拉擠了出去,形成了肉眼可見的劍芒,在那之後,無論輸入多少查克拉,都只會在陣法的作用下越壓越實,直到最後量變成為質變,使得雷神之劍實體化而已。

可是,當雷神之劍實體化之後,卡卡西運用白牙心法的時候,卻是可以發出劍芒來的,而且,這劍芒也如雷神之劍本身一樣,無堅不摧,銳不可當,而且穿透力也非常的強,卡卡西只是舞了那麼一會兒,周圍的山石樹木都已經如摧枯拉朽一般紛紛碎裂跌落,好在卡卡西還是顧忌到了我的存在,沒有向這個方向揮劍,否則,除非開無敵,幾個盾也不夠他破的啊!

雖然兩個人都明白,應該控制好打開八門遁甲的時間,但是,這樣子的演練,實在是太令人興奮了,所以,叫停的話只停留在嘴邊,卡卡西大有把整套心法完整操練一番的勢頭。

很快,意外就發生了。

我在旁邊看得很清楚,卡卡西正斜步下蹲一個掃刀出去的時候,胸前的捲軸袋突然爆開,一支捲軸飛了出來,然後自動在空中展開,「砰!」的一團白霧散開之後,一把短刀掉了下來。

在沒有受到召喚的時候被封印的武器自己跑了出來,我想卡卡西的震驚一定無以復加,不過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在邊上大喊:「保持境界,繼續!」真是寒啊,連「境界」都出來了,但是我實在找不到更好的表達方式,只希望卡卡西能夠聽懂。

不過卡卡西對我的聲音根本置若未聞,獃獃的站在那裡死盯著地上的白牙短刀――自從神無昆橋戰鬥之後,它就被改造成了這個樣子――好在他的查克拉還在下意識的穩定的輸出,所以雷神之劍仍然保持在實體狀態。

然後,鬼使神差的,他又蹲下去,把白牙短刀拾起在左手上,試探性的小心翼翼的輸入一些查克拉進去,不過卻全無反應,再看看右手的雷神之劍,卻又捨不得現在就丟掉,想要同時讓雷神之劍保持這個狀態,再讓白牙短刀發出刀氣,這似乎有些難度。

然後,似乎做出了某種決定似的,突然就聽到卡卡西發出一聲低喝,模糊不清的聲音從面罩下面發出來:「八門遁甲•第二門•休門•開!」

我不由得睜大了眼睛,這可是我所知的卡卡西第一次開兩門,值得好好看一看。

不過,那到底,是為了什麼……?

原來,卡卡西也會使雙刀么?雖然,其中有一柄是劍,看起來怪異了點……

所謂,單刀就看手,雙刀傍地走,雖然,並不是說對於單刀來說身法就不重要,但是,雙刀一使將起來,確實有點讓人眼花繚亂的感覺,卻並沒有剛才那樣的壓迫感,已經失去了木葉白牙的銳氣了,真不知道卡卡西到底想要做什麼。

不過,我的疑問沒有持續多久就被又一件意外打斷了。

說是意外,也不盡然,因為,這幾乎是偶然中的必然――舞得忘乎所以的卡卡西,很快就達到了身體承受的極限,突然之間就暈過去了……

把恢復了原貌的雷神之劍、白牙短刀、捲軸統統收起來,半扶半扛的把卡卡西弄回旅店,迎接我的,是十道質疑的目光,不過我可沒什麼好說的,讓一大幫好奇心過重的孩子「探視」之後,把他們趕到門外,我一個人守在卡卡西床邊。為了方便訪問,請牢記bxwx小說網,bxwx.net,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無論怎麼說,造成這種局面,也應該是我的責任吧?不過,在沒有了解到確切的狀況之前,我可不想貿然動手治療,好在卡卡西也沒有昏迷太久,到了傍晚的時候,就醒過來了。只是剛睜開眼看見我就急切地問:「刀、我的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