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蠍仰天長嘯,這一刻展露出的氣息居然極速攀升,不多時就突破築元境界,沖入人魂境後期,最後更是再度一衝,踏入了人魂境圓滿!

這讓見證這一幕的葉玄艷羨不已,想來他也就人魂境前期境界,雖然能夠越級而戰,甚至可戰人魂境圓滿,可他本身畢竟僅是人魂境前期啊!

可這暗蠍倒好,幾乎是瞬間就將他超越,踏入人魂境圓滿,將他甩開了距離。

可這讓暗蠍依舊極為的不滿,眉頭緊緊皺起,「居然才恢復了這點力量,看來輪迴六世,這力量只能依靠自己恢復了!」

隨後暗蠍又恢復了那一副睥睨天下,捨我其誰的霸氣,看向葉玄,道,「小輩,本尊有解救你妖獸之法,你先將你妖獸找來吧…」

葉玄忍住毆打暗蠍的衝動,盡量平和語氣,道,「你說你實力未曾恢復,那你究竟能有什麼方法可以治療小蛇?

「哼!本尊最厭惡有人質疑我!本尊雖然實力尚未恢復,但腦中方法甚多,你那妖獸雖然損失了近乎一半精血,但本尊有延緩之法保住其性命。還有一秘方,只要你能將其中藥材找齊,不僅能讓它恢復,實力還能由此飛躍,真正化蛟!」

這時候暗蠍突然詭異一笑,接著道,「不過你可要想清楚了,延緩其性命之法將會對你損害極大,為了一妖獸而已…你可願意?」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970章不會辜負了封少瑾一片心 「你可願意?」

暗蠍怪異地笑道,然而這問題對於葉玄而言又哪裡會有任何偏差,小蛇對於葉玄的意義而言早已不再是妖獸寵物,而是一個夥伴,一個跟隨自己一直從弱小到強大的夥伴!

對於夥伴,莫說是對自身損害極大,就算是有可能豁出性命,那葉玄也要試上一試。

葉玄沒有回答,但那鄭重與堅決的臉色已然說明了一切,見狀暗蠍也就嘿嘿一笑,道,「看來你心中已有了決斷,是執意要救那小妖蛇了…」

「這樣看來我也算是沒有看錯你,不是我開玩笑,若是你猶豫不決推三阻四,那我寧願這妖蛇就此死去,也好過落在你這麼個主人手中!」

「不過你的回答還算令我滿意,快去吧,將那妖蛇帶來,我會告訴你接下來的做法…」

言罷暗蠍在空中溜達了一個圈,說來也怪,這暗蠍分明只是人魂境圓滿實力,而且本身也不曾擁有翅膀,但居然可以在空中飛行,而且是如同天魂境強者般踏空而行!

然而此時的葉玄哪裡還有時間去管這些,趕緊推開房門沖了出去,而衝出房門的剎那果然便看見了數道熟悉的人影,正是楚雄,樓成等人。

「盟主!」

「盟主!」

眾多驚意之音接連響起,但葉玄卻不能一一去回應,只能粗略一點頭,不過在這之間他眼神掠過,居然是見到了一位身姿嫣然,容貌秀麗的女子。

「月明師姐,你怎麼來了?」

這女子正是柳月明,這讓葉玄頗為意外,不過心中或多或少有著一些意料,微微一嘆,心中似乎變得更為沉重。

柳月明沒有答話,只是那發自內心的欣喜卻是怎麼也掩飾不住的,即便她掩飾得極好。

而被葉玄看得久了,柳月明粉嫩的臉頰頓時生出明艷的紅潤來,欣喜的視線化為羞澀,偏轉開去。

「嘿嘿嘿…」

人群中也不知誰人發出曖昧的笑聲,緊接著這曖昧的氣味就瀰漫在空氣中,不僅是樓成羅雲這些小夥子如此,就連楚雄這素來沉穩的人都是如此。

「盟主,可不光是柳盟主來了,劉盟主,靈劍盟主都曾來過,只不過離去了,不過柳盟主來得最多倒是真的!」

「柳盟主可送來了不少治傷丹藥,都在盟主房間中呢!」

「………」

樓成羅雲等人七嘴八舌地說著,一個比一個激動,一個比一個興奮,不過畢竟還是有著級別身份存在,所以當葉玄微微咳嗽一聲後幾人的臉色就緩緩如常,不再嬉笑。

「別再胡言亂語了,我只問一句,我被送回之時可曾發生什麼?」

楚雄等人不知所云,只有柳月明神色一動,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道,「是不是有關於你的天魂境妖蛇?」

葉玄猛猛點頭,隨後終於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原來歸來之時居然是白屠天將其送回,並且先是送到了諸葛長老那裡,隨後才又是諸葛長老將葉玄送回。

葉玄沒有再開口,眼神一動直接朝著門口掠去,楚雄等人想要追趕,但似乎也知道問題的嚴重性所以並未阻攔,而柳月明則嬌軀一動,直接追了出去。

葉玄速度快,柳月明同樣不慢,不過兩人卻詭異地保持著一種默契,竟是一前一後前行,直到臨近長老院時方才慢了下來。

「葉玄,到底發生了什麼?!」

「月明師姐,我不瞞你,小蛇是我無意中收服的妖獸,但它現在危在旦夕,所以我必須救它!」

柳月明聞言秀麗臉龐臉色一動,隨後再沒有異色,而是看向前方那長老院,看著這可以說是外門最被弟子所敬重的地方。

長老院,其中居住著諸多長老,而內門有長老到來時也是居住在其中,因而諸葛長老身為大長老的諸葛長老自然也是如此,居住在這裡。

長老院院落看起來毫不起眼,樸實無華,可以說也就只是比起普通村落也就好上了一些。不過就是這樣的院落卻沒有人敢小覷,許多弟子路過之時都會露出崇敬尊崇之色。

長老院沒人看護,其實也不需要人看護,因為長老院里居住的就是這外門的最強者們,又有誰敢亂闖?

而葉玄走進這院落時,周身立刻就有一些路過並且眼尖的弟子將其認出,頓時一個個臉色變得驚異與欣喜起來,並且指指點點嘰嘰喳喳不停。

葉玄沒有去理會他人的目光,事實上就連柳月明也不理會。在柳月明眼中此時就只有葉玄與這長老院,而葉玄眼中則滿腦子都是小蛇。他不知道小蛇究竟如何了,也不知是生是死,不過他終究是抱著極大的希望。

深深吸了一口氣,葉玄輕輕敲打了長老院的大門,這聲音並不重,甚至可以說是輕微,不過這在寂靜的長老院中卻清晰無比,如同咚咚雷音。

「嗯?!葉盟主這是在做什麼?」

「葉盟主在敲打長老院門?莫非是有事與哪位長老有關?!可是這長老院的規矩不可破啊,哪一位想要求見長老的弟子不都是要稟告執事得到同意后才能被接見入長老院內啊!」

「嘶…還記得上一次不懂規矩的弟子,仗著自己有一些天賦與資質便認為與眾不同,求見長老竟是直接推門而入,結果不但是被狠狠教訓了一頓,甚至最終似乎還被趕出了青雲宗!」

「………」

議論之聲紛紛響起,極多的人都是想起了多年前的那個例子,那個青年同樣是意氣風發,同樣是青年俊傑,但就是因為對於長老院的不尊重,結果落得個悲慘下場。

因而此時有一些人似乎也看到了葉玄接下來的下場,對此他們不禁暗自搖頭,覺得葉玄太過莽撞,居然如此不懂禮數,難道不知道不尊重長老院的後果嗎?

也有不少人覺得葉玄是太過自傲了,畢竟如今的葉玄如日中天,身份高大的足以問鼎外門頂尖人物,而且據聞白屠天與姜不凡都將離開青雲宗,這樣一來還有誰能與其匹敵?

如此看來,這葉玄也就難怪驕傲如此了…

總之在種種猜測下,那長老院的木質大門從內部被緩緩推開…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971章沒有人會為難你的 「嘎吱~」

木質大門被緩緩推開,現場的氣氛似乎也在這一刻陡然凝固了起來,所有人都死死地盯著被緩緩推開的木門,心彷彿都提到了嗓子眼。

大門被推開,露出其中的一角景象,不過這景象很快就被一道高大的人影所填補,這人影並不高大,甚至身形都顯得有著佝僂,但他往這大門一站,卻給人一種泰山壓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感!

這是一種極強的氣勢,這樣的氣勢是葉玄從未感受過的,就連那王長老與魯長老這兩位地魂境長老也不曾給過葉玄這種感覺!不過葉玄也不能肯定此人的實力,畢竟就連葉玄也不知道地魂境修者的氣勢究竟該有多強。

而正當幾人晃神之際,那佝僂的身軀緩緩直起,不過這速度實在太慢了,就像這簡單的直起身子的動作就要耗去他全部的力氣,他不得不如此緩慢。

終於,他直起了一些身子,不過背上還是有著一個明顯的駝峰,這看起來十分滑稽,但卻沒有一個人敢笑一聲,場面一片死寂。

這佝僂身子的主人緩緩伸出右手,隨即撩起自己長有數尺,並且雪白如冰的散亂頭髮。不過頭髮下露出的不是一張女子面孔,而是一個男人模樣,而且是一個極為年輕的男子模樣!

這男子眉目微閉,似乎睜開在看著葉玄也不知道但似乎又什麼都沒看,還在假寐。

「何人…擾亂長老院清靜…?」

白髮佝僂男子沒有開口,但聲音卻傳了出來,同時那股強橫的氣機鎖定在葉玄的軀體上,讓葉玄如臨大敵,肌體似乎一下子冒出了冷汗,如同遭遇了極大的危機。

那些圍觀的弟子一下子躲得遠遠的,並且身軀顫抖,好似看到了什麼極為恐怖的東西,不敢多說一句,哆哆嗦嗦。

唯獨柳月明一人還站在葉玄身後,不過她同樣遭遇了極大的威壓,鋪天蓋地的威壓氣勢襲來,壓迫著她的嬌軀,頃刻間就讓她軀體上覆蓋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不過柳月明卻咬緊銀牙不肯退後一步,她注視著前方,同時她心中早已有了決斷,若是葉玄遭遇任何危險她都會不顧一切出手,即便這裡是長老院,即便那白髮佝僂男子給她的感覺深不可測。

葉玄站在最前方,他感到的氣機自然是最強的,不過他知道自己不能退後一步,小蛇危在旦夕,也容不得他退後一步!

「弟子葉玄,求見諸葛長老!」

「嗯?」

白髮佝僂男子聞言眉目一動,剎那間睜開了一瞬,只不過這一瞬實在是太短暫了,以至於根本無人可以察覺,外人看來就像只是這白髮佝僂男子冷哼了一聲,氣機紊亂如同發怒!

隨後發生得一切更是詭異,這白髮佝僂男子直接一伸手,這探手向葉玄抓來時葉玄自然是要反抗,不過葉玄臉色憋紅卻也動彈不得絲毫,身體被氣機鎖定,如同人偶。

「又是這種感覺!」

葉玄心中怒吼,他已經不止一次感受過這種感覺,每一次都被他人死死壓制,就連最基本的反抗也做不了。這已經讓葉玄無論如何也不能忍受,強大又如何?能抬手擊敗自己又如何?我就是要反擊!

「轟…!」

葉玄體內神魂之力涌動,那暗藏在血肉中的道紋也在復甦,在掙扎,要衝破這氣機束縛。而這種衝擊雖然細微,但卻有一股不朽的抗爭意味,拚命衝擊,不死不休!

「嗯?」

那白髮佝僂男子見狀臉色一動,半開的眸子緩緩睜開,不如同先前僅是持續一瞬,而是徹底睜開,放出精光,一瞬間仿若有蠻龍出世。

然而隨後這白髮佝僂男子手勢一動,磅礴的力量傾瀉而出,即便是葉玄的反抗再激烈也毫無用處,直接被摧枯拉朽破壞而去,隨後那手掌就抓在他的肩頭,緊接著竟是將其抓入了院落中。

柳月明見狀哪裡還能再等待分毫,嬌軀掠起,冰藍色源力噴涌而出,在空中便是化為道道寒冰勁氣,如同一陣冰晶劍雨,灑落衝來!

但對此那白髮佝僂男子卻恍若未聞,只是半開著雙眼盯著被自己抓在手中的葉玄,隨後左手抬起一指那半空,瞬息間那冰晶劍雨便是停留在半空,而後無力墜落,化為源力消散而去。

「等在外面,今日長老院不見任何人…」

「晃蕩!」

木質大門瞬息關閉,柳月明臉色頓時大變,但任憑她之後如何轟擊這木門都毫無作用,莫說是使木門破壞,就連讓其震動絲毫也是不可能!

「糟了…我見過那白髮人,當初就是他動手教訓那弟子,並且將其半廢!」

「嘿嘿…葉盟主完蛋了,得罪這白髮人,性命危噫…」

「據聞那白髮人的身份在外門中數一數二,若非有諸葛長老韓長老等存在那就是當之無愧的大長老啊!葉盟主得罪了他,危險了!」

「………」

聽聞這些議論,柳月明原本就焦急的芳心愈發顫動,狠狠轟擊這木質大門,但就是他再如何轟擊也毫無用處。

院落內,白髮佝僂男子忽然冷冷一笑,盯著被自己抓著的葉玄,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

「擅闖長老院,該殺!」

「呵呵…」然而此時葉玄卻忽然大笑了起來,仿若發了失心瘋,笑得很大聲,隱隱讓白髮佝僂男子心中極為不安,冷冷道,「你笑什麼?」

「哈哈…」葉玄依舊在笑著,好一會兒方才止住,緊緊盯著白髮佝僂男子,與其對視,道,「我笑我先前居然一直被你矇騙了,我想,你就應該是守護外門的天宗妖獸…白虎冰霜獸吧?」

白髮佝僂男子聞言臉色頓時變得陰沉,不過卻並沒有再說話,相反還放開了葉玄,片刻後方才緩緩低沉道,「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的?」

「本來我也不該知道,不過你也該是知曉,我有一天魂境妖獸。」

「呵呵…怪不得了,與天魂境大妖相處多日,我自然也很難瞞你,而在觸及你之時怕就是讓你認出我真身之時吧?」

葉玄緩緩點了點頭,的確如同這白髮佝僂男子所言,本來他也僅是有著一些好奇,僅是覺得這白髮佝僂男子氣息有些怪異,而在白髮佝僂男子擒住他左肩時才隱約洞悉了其身份。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972章墨凌薇見封家長輩 白虎冰霜獸,形似白虎,但卻帶著濃重的足以凍結天地的冰霜之氣,因此而得名。不過這畢竟只是傳聞,畢竟誰也不知道妖獸白虎是什麼樣子,只是有著大概模糊的影像而已。

不過白虎雖然罕見,但白虎冰霜獸卻並不那麼稀有,就好比青雲宗便有這樣一頭白虎冰霜獸,如今已然站在葉玄的面前,站在這破舊平凡的院落里。

被葉玄識破了身份,白虎冰霜獸也不惱怒,退開與葉玄保持一段距離后忽然縱身凌空躍起,而後那瘦弱的身軀驟然鼓脹,不超過幾個呼吸后便是化為了一個肉球,而這之後那屬於白虎冰霜獸的軀體方才漸漸顯露了出來。

葉玄知道天魂境大妖可以化形為人,但他卻從來不知道這究竟是個怎麼樣的過程,如今他算是知曉了。所謂化形,就是天魂境大妖生生扭轉自身根骨血肉,將其化作人形,。而這樣的過程痛苦是必然的,而且稍有不慎對妖獸肌體造成的傷害同樣極大,也就難怪只有天魂境大妖才敢化形了。

「既然都讓你猜出了我的身份,不讓你看看我的本體倒是可惜了…」

冰冷的言語傳來,那在葉玄眼中的肉球已經不在,轉而是一頭威風凜凜,身軀龐大如同一座小山的巨大妖獸!

這妖獸形似白虎,當然在葉玄看來是形似妖虎,周身的皮毛花紋整體呈現出白色,但在白色之中卻有幾道冰藍色紋路,那紋路之中好似還有冰寒之氣流轉,讓葉玄僅是遙望,便有一種好似要被凍僵之感。

葉玄看著這白虎冰霜獸,雖然見過的天魂境大妖已不是絕無僅有,甚至連一頭天魂境大妖都時常依附自身,可是依舊被極大的震撼了。

「白虎冰霜獸…這就是強大的天魂境大妖么?」葉玄心中呢喃,雖然同為天魂境妖獸,但葉玄明顯感覺這白虎冰霜獸比起小蛇,比起曾見過的靈蛇王來,絕對要更強!

而在葉玄震驚之時,那龐大的妖獸軀體漸漸收縮,冰霜之氣湧來將其包裹,化作了一個冰球。片刻后冰球破開,從中又是那白髮佝僂男子走出。

「我知道你為何而來,不過那小傢伙暫時死不了,諸葛長老正在為其療傷,你不能去打擾。」

葉玄自然知道那小傢伙就是指小蛇,聞言之後一方面稍微安了安心,但立刻又緊張起來。難不成小蛇又出了什麼狀況?否則為何過去如此長久的時間卻依舊在被諸葛長老救治?!

但葉玄終究沒有再莽撞,而是尊敬地對白髮佝僂男子一躬身,道,「那弟子就在此地等待。」

白髮佝僂男子沒有回答,而是一指後方院落大門,道,「若想留下就先把你的小情人趕走,若非你之事諸葛長老特別交待,我白魔定要將你等嚴懲不貸!」

這一句話極為的霸氣,雖然它根本未曾動用源力,但卻讓葉玄心驚肉跳,仿若遭遇極端兇險,只能道,「多謝…白魔前輩寬恕!」

隨後葉玄退了出去,心中卻在想著,為何諸葛長老對自己的事特別交待了?難道是因為小蛇?

想來想去也只有這個答案,畢竟小蛇是天魂境級別大妖,已然足以引起青雲宗高層的重視,連帶著自己這個天魂境大妖的主人自然也是被多看了幾眼。

葉玄緩緩挪動木質大門,這種材質是他前所未聞的,明明感覺就只是普通的木頭而已,但葉玄有感覺,就算是自己再如何轟擊也絕對無法破壞其絲毫。

而葉玄正這樣想著呢,就看到一道靚麗的倩影正不斷轟擊著木質大門,即便她每一次的轟擊根本都毫無用處,但卻一直在堅持,如同瘋魔了一般。

葉玄見狀沉沉一嘆,關心則亂,沒想到就連柳月明都變作了這副模樣。

葉玄徑直推開大門,隨後看著一臉驚喜的柳月明,沉重道,「月明師姐,你先回去吧,諸葛長老已經答應見我,不過我還要在長老院里停留一段時間。」

柳月明狐疑地看了眼葉玄,確定他並沒有被脅迫或者受傷之後方才皺了皺黛眉,輕柔道,「我在小院里等你…」

這句話一出不知多少年輕俊傑的芳心咔嚓咔嚓碎了一地,他們心中不禁想著,難道柳月明與葉玄的關係居然親近到了這種地步,都已經住到一塊兒去了嗎?

「我不甘心啊!想我唐伯虎,修為蓋世,相貌英俊,怎麼就得不到柳月明的垂青啊!」

「就你?整個一豬頭臉,二十多歲的年紀才築元七重境界,也好意思吹噓?倒是我李大龍,這樣真正的青年俊傑怎麼還沒得柳盟主的芳心呢…?」 回到古代當匠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