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面無表情,其實心裡對吉雄十分的不滿。在他看來阿麗是足夠配得上他的,現在就這麼放棄了,總覺得十分可惜。在村子裡面,他們都認為二人是最為相配的,如果沒有出現菲菲的話,二人恐怕早就成親了。

吉雄猶豫了一下,感受到小手的溫度,說道:「我願意解除。」

說完,他看了一眼阿麗,對方的眼眸或許太過於清晰,導致他根本就不敢對視。菲菲自然沒有說話,其實她也早就看不慣阿麗,她知道阿麗十分喜歡吉雄,就算是解除了婚約,恐怕也喜歡吉雄。她忽然生出了一種勝利感,雖然自己的武力值比不過阿麗,卻能夠讓阿麗曾經的未婚夫喜歡自己。

想到這裡,她不由垂下了眸子,勾了勾嘴角。這一次,是她勝利了,微微側頭,她餘光掃視了一眼木冰雲,赫然對上了一雙似笑非笑的眼眸,心頭一驚,連忙低頭下去。

她不會是看出了什麼吧?

菲菲心裡有些不安,再次偷偷的抬頭觀看,卻發現,木冰雲早就沒有注意她。心裡鬆了一口氣,或許那只是她的錯覺。

「現在我宣布,阿麗與吉雄的婚約作廢,二人今後可以自行婚配!」

村長的話,讓不少人都有了些遺憾。眾人直覺覺得這件事的關聯都是菲菲,不知道是誰在說,將方才菲菲與阿麗的事情悄聲的議論了出來。當然,關於菲菲之前的言論,也讓大家都知道了。

現在大家明白了,原來是菲菲說了誣陷木冰雲的話語,惹得阿麗不滿,阿麗打了菲菲,結果被吉雄撞見了。吉雄讓阿麗道歉,阿麗不願意,最後二人就鬧到了要解除婚約的事情。

當然,說得這麼大聲,村長不可能聽不到。

菲菲明顯感覺到了不少責怪的視線,一向對她柔和的村長,此刻看到她的目光,都不由凌厲了幾分,她身體略微顫抖,有些害怕。

「菲菲。」

聽到村長叫她的名字,她身體緊繃了起來。 第737章後手

旨意送到姜雲卿府上的時候,姜雲卿恭恭敬敬的領了旨,讓人給了賞錢將宣旨的太監送出去。

等到宮中的人走了之後,穗兒頓時暴跳如雷:「他們這是什麼意思,賜封就賜封了,為什麼還要寫個大義滅親,姜家落到現在這樣那是他們報應,憑什麼算在小姐頭上?這旨意要是傳揚出去,小姐往後還怎麼做人?」

大燕以仁孝治天下,不管別的如何,單隻是不孝二字,就能將人釘進泥土裡不得翻身。

姜雲卿雖然得了鄉君的誥封,可頂著個「大義滅親」的名頭,別人會怎麼看她?

姜雲卿倒是沒所謂,她本就不看重這個,更何況之前送姜慶平入大理寺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後果。

她將聖旨扔在一旁桌上,輕笑著道:「這麼生氣幹什麼,這上面也沒寫錯,姜家如今這樣子,可不就是大義滅親嗎?」

「小姐!」

穗兒氣得臉頰鼓鼓,瞪圓了眼睛:「都什麼時候了,您還開玩笑!」

姜雲卿見她氣的炸毛,不由伸手拍了拍她腦袋:「好了,彆氣了,你家小姐又不是靠名聲吃飯,更何況白得了個鄉君,還有了這兇悍之名,往後出去誰還敢招惹我?」

穗兒聞言依舊撅著嘴,低聲罵了元成帝幾句。

姜雲卿讓穗兒把聖旨收起來。

君璟墨坐在她對面輕笑出聲:「你身邊這丫頭嘴巴倒是厲害,連皇帝也敢罵。」

姜雲卿倒了杯茶水遞給他:「穗兒看著性子衝動,實際上她知道分寸的,你別瞧她現在碎碎念的模樣,等出了這房門,她嘴巴比誰都緊。」

「你調教的丫環,自然都是好的。」

「你這般誇我,總叫我覺得你有企圖。」

君璟墨聞言笑起來:「我的企圖你不是很清楚嗎?」

他湊上前,嘴角輕揚笑得慵懶,眼神專註中帶著几絲靡麗,隱約帶著甜膩道腐敗的誘惑,讓人沉迷,讓人著魔,讓人墮落……哪怕是早已經習慣了他長相的姜雲卿,都忍不住心口直跳。

姜雲卿下意識的後仰著避開了些,耳朵紅了一片。

「好好說話,湊這麼近幹什麼。」

君璟墨看著她通紅的耳垂,忍不住低笑出聲:「卿卿,你臉紅了。」

姜雲卿:「……」

別以為你好看我就不揍你!

君璟墨見著她有惱羞成怒的趨勢,趁機偷親了一口便滿是饜足的退了回去,然後趕在姜雲卿拿茶杯丟他之前開口說道:「李慶淼死了,在陳王問斬之前。」

姜雲卿瞬間就被吸引了注意力,開口道:「祝書榮做的?」

君璟墨「恩」了一聲:

「那天祝書榮從大理寺出來之後,就命人暗中打聽李慶淼的下落。」

「寧王府對李慶淼本就不看重,對於過繼之事更是滿心抗拒,所以根本就沒想過把他接回陳王府,而是直接把李慶淼送往了別院,誰知道當天夜裡,李慶淼就失足落了水,等到被人發現撈起來的時候,身子都已經凍僵了。」

「寧王對外說,李慶淼是因為受不了府中之事,自盡的。」

(本章完) 菲菲顫抖的抬起頭,小臉看起來也十分的蒼白。木冰雲遮掩了一下嘴角,若不是在這裡的場合不太適合笑出聲來,她估計會樂得笑出來。

不過在看到阿麗神色失落悲痛的樣子,她收回了笑容。吉雄雖然老是憨厚,經歷卻淺了些,不知道生命中最珍貴的東西是什麼。或許他真的對菲菲是真摯的感情,但是,他對阿麗就只有傷害了,是非不分,為菲菲出頭,就是對阿麗的傷害。

他可以不喜歡阿麗,卻不能夠因為菲菲來傷害阿麗。

村長的神色格外的嚴肅,讓菲菲的眼淚都快要掉落下來了。吉雄看到之後,十分的心疼。

「村長,這不關菲菲的事情,她只是無心說出來的,她是擔憂村子的安危,並沒有什麼壞的心思。」聽到吉雄還在解釋,阿麗眼眸再次黯淡了幾分。不得不說,她確實依舊喜歡著吉雄,與對方解除婚約,不過是想要保留一點最後的尊嚴。

「吉雄,木姑娘是我們村裡的貴人。」

村長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吉雄:「雖然我管不了你們感情上的事情,但是關於我們村裡的貴客,不是你們能夠得罪的。我相信木姑娘對我們不會有任何的危險,如果她真的有什麼目的,對我們有壞心思,你們倆之前就不能夠活著回來。你還真的以為沒有木姑娘,你們能夠闖過森林裡面的妖獸圍攻嗎?」

村長到底活了一百多年,看過的事情無比得多。木冰雲確實對他們沒有任何目的,甚至給他們帶來了無限的好處。

在知道阿麗打了菲菲的事情后,他甚至覺得打得好。若是因為這樣,將他們的貴客得罪,他都不知道有什麼後果。就算木冰雲真的不是純人族,也不是從那邊過來的又怎麼樣?

這重要嗎?

一點也不重要,木冰雲對村子,到現在只給他們帶來了好處,相反,整個村子還虧欠她的。

「木姑娘,我代表整個村子給你說一聲抱歉。」

村長鞠躬,木冰雲連忙扶起了他,除了菲菲,這個村裡的人都還不錯。至於給村裡帶來的那些東西,不過是順手,並沒有想要用這個來換取什麼。說到底,她也是喜歡自己在這個世界過得舒心一點,至少不要吃那種味同嚼蠟的東西。

「村長說哪裡話,其實,如果不是今天這麼多事情,我早就打算和村長告別了。」

「木姑娘要走?」

「木姑娘,你難道是生氣了嗎?我們都沒有懷疑木姑娘的意思,在心裡都十分感激你。」

「你不要走啊,木姑娘。」

……

村裡的人都十分的熱情,現在聽到木冰雲要走,臉上除了不捨得,還有愧疚,這讓她方才鬱悶的心情變得好了起來。就連失落的阿麗也活了過來,緊緊的抓住了她的手,雖然力氣比較大,不過她完全承受得住。

「木姑娘,是我們招待不周,不如再住些日子吧?」

「我並沒有生氣,遲早都是要走的。只是沒有一個合適的時機,我還有需要事情要做,總不能夠在村裡面一直居住下去吧?」

眾人沉默了,也是,他們總不能夠留著人家一直在村裡吧?

村長有些無奈:「這太突然了。」

他們村子剛剛發展起來,現在木姑娘就要走了,他多少有些遺憾。但是,他也知道是留不住人,木冰雲這樣的人,不可能一直在這個小小的村子。

想起前幾日,她從自己這裡打聽其他的事情,或許在那個時候,她就已經決定了吧!知道不是因為菲菲的事情得罪了貴客后,村長心情也平靜了下來。

對於菲菲,則是更加不太喜歡了。

「木姑娘要走,我也攔不住,不過再居住兩日吧!木姑娘來到這裡一定十分不熟悉,我準備給你一張地圖,再將這邊的一些事情寫出來,到時候也方便一些。」

木冰雲當然答應了:「那就多謝村長了。」

如果能夠有一份地圖,再有些關於這裡的注意事項,那對她來說,真的方便不少。於是,木冰雲答應了,再居住兩日。村裡人一聽,都十分的高興,連忙下去準備,煮肉的煮肉,采野菜的去采野菜,都想在這個時候好好的招待木冰雲。

其實獸人村裡面的人大多數還都是非常淳樸的,除了菲菲這種個別的極品,她還是挺喜歡和這些人一起生活。

「木姑娘。」

深夜,敲門聲響起,是阿麗。

木冰雲開門,果然看到了穿戴整齊的阿麗,從她來了之後,就教會了這裡人怎麼縫製衣服,雖然只有簡單的獸皮,只要花費一些心思,依舊能夠做出十分好看的衣服。

現在阿麗穿著也沒有之前那麼滑稽,除了手臂,其他的地方再也沒有裸露的地方了,在她看起來已經十分的順眼。

「阿麗怎麼來了?」

「木姑娘,都這麼晚了,你還忙著?」

「嗯,寫點東西出來。」

阿麗看到獸皮上的字,她認字比較少,所以並不知道上面是什麼,但是這不會抑制住她的好奇心:「木姑娘寫什麼呢?」

「寫一些農作物的種植方法,辨識方法,以及怎麼織布,做衣服,各種工具的製作和利用。」在華國這麼多年,不是白白呆的,加上當初烏雲記憶中的信息,還有她自己的一些經歷。所以,她準備寫得粗淺一些,將這些東西交給村長。

這裡真的是太落後了,她覺得自己能夠做的就是這些,讓他們自行發展,能夠領悟多少,就是他們的本事了。

「這麼多?」

阿麗也不是傻的,當然知道木冰雲寫出來的這些東西究竟有多麼的珍貴。她實在是想不通,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慷概的人,想起菲菲說的那些污衊的話,她心裡更為憤怒了。

這樣好的木姑娘,怎麼還有人忍心污衊?

果然,菲菲就是那個不安好心的,現在她對菲菲已經達到了一種恨之入骨。她相信,如果大家知道了木姑娘在做什麼,都會與她有同樣的感受。

「木姑娘,你說的織布,就是能夠織出你穿的這種嗎?」 木冰雲看到阿麗羨慕的樣子,心裡瞭然一笑。凡是女子,怎麼不會喜歡美麗的衣裳,自從自己教給村裡女子做衣服后,她們沒事就湊在一起研究。奈何獸皮的利用有限,許多樣式是無法做出來的。

「嗯,確實是這樣的,不過這也要分為許多種。如果能夠找到一種叫蠶的小蟲子,那麼就能夠做出我身上這樣的衣服了。至於其他料子的,就沒有這樣好了。」

尤其是粗布衣衫,穿在身上其實十分的不舒服,真的不如獸皮來得好。當然,那些衣服穿起來確實要方便許多。

她還將蠶的樣子畫了出來,其生長的壞境,以及生活壞境,還有關於各種利用,她都寫得詳細。當然也沒有漏了其他的,阿麗雖然看不懂,但是能夠感覺到木冰雲特別的細心。

心裡對木冰雲更加的佩服,原本與吉雄解除婚約后,也沒有那麼失落了。

「木姑娘,那這個是什麼?」

阿麗眼睛放光的看著一個樣式特別好看的髮飾:「這就是戴到頭上的嗎?」

「嗯,對,這是戴到頭上的,就像是你們用獸骨雕刻出來的髮飾一樣。不過這種髮飾,是用金子做出來的,也有用銀子做的,上面還可以鑲鑽各種寶石。雖然不知道裡面這裡為什麼沒有這樣的貨幣,但是這兩種東西都能夠開採出來,我後面會一一的寫到,今後就要靠你們自己去尋找了。」

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就要付出什麼樣的努力。

縱然赤冶裡面有無數的好東西,她卻沒有打算拿出來,還是那句話,授人與不受人於漁。只有他們通過自己努力得到的,才是他們的。她可以教給他們各種知識,卻不會給他們現成。

阿麗眼睛露出了欣喜的光芒:「我也覺得木姑娘就是上天派下來的神女,是來拯救我們的。」

對於阿麗的話,她只是笑了笑,她確實是天上來的,但是她也是從地上去天上的。這裡落後得還是物物交換,或許,經過她走一遭,他們能夠慢慢的改變。

這種改變是循循漸進,她沒有那麼多時間幫忙。若是讓她什麼都不做的話,又覺得會缺少什麼。一直以來,她總覺得自己的經歷中缺少許多東西。

當經歷了華國之後,她又覺得圓滿了些,比先前空蕩蕩的感覺要充實許多了。

「木姑娘,我覺得你比村長還要有智慧,竟然會識字,也會寫字,還知道這麼多好東西。」阿麗的眼中充滿著崇拜,那雙眸子越發的清晰,「若是我也能夠識字寫字多看,我看這些字真的很漂亮。」

木冰雲握住筆的手一頓,回頭看了一眼認真的阿麗,那雙眸子中有著羨慕:「你想要識字?為何不與村長學學?」

「可能我太笨了,村長教好幾遍都不會,在我們村裡,能夠識字的都是智者,像我這種,就適合成為一個女勇士。」

「那可不一定,你識字了不就是識字的女勇士了?女勇士以武力勝人,有智慧的女勇士可以用計謀勝人。」阿麗不太明白,眼眸中帶著不解,疑惑,還有求知慾。

木冰雲輕笑一聲:「若是阿麗願意的話,可以再試試識字。到時候我留下一些書本給你翻閱,你就知道這個世界究竟有多麼的精彩。」

阿麗眼中大方光芒:「木姑娘不會嫌棄我笨嗎?」

「當然不會,我從來不會嫌棄笨的人,笨,可以先學,努力學,勤奮學,若是懶,任你再聰慧,都不可能學到什麼。然而,我覺得阿麗並不笨。」

阿麗一點也不笨,相反十分的通透,或許是當初的學習方法不對,比較落後,又或者是環境的原因。若是阿麗願意學習,她當然願意教了。

想到這裡,她收起了獸皮,「阿麗,走,我們出去識字。」

阿麗當然興奮的跟上,神色間的求知慾,讓人不想教都不忍心。

二人出來后,來到了一個比較寬闊的地方,找到了有沙子的地方,木冰雲取了一根木條,只有手指粗,阿麗見狀,有學有樣的取了一根木條過來,站在木冰雲的旁邊,十分的嚴肅認真,彷彿如臨大敵。

木冰雲看到后,滿意的笑了笑,划動木條,在上面寫了一個字。阿麗一下子就興奮了起來,她指著這個大氣的字體,不知道該說什麼。

「阿麗認識?」

阿麗重重的點頭,呼吸都有些沉重了:「認識,看到村長寫過。」

「看來阿麗是記得自己的名字,記性挺好的。那麼阿麗來試試怎麼寫,我們一筆一劃的來。」即使是深夜了,木冰雲依舊沒有困意,只要有仙力在,運轉幾圈,就能夠恢復精神。

阿麗跟著一筆一劃的寫著,沒有多久就能夠寫出自己的名字了。而後,木冰雲又教了阿麗十個字,都是村裡人的名字,她也很快就掌握了。

這讓木冰雲疑惑了,阿麗很聰明啊?

「阿麗,你學得很快,為何原來沒有學會?」

阿麗抬頭:「以前都是和大家一起學,學著學著就玩鬧起來,村長也不願教了。」

木冰雲倒是明白了,貪玩去了,既然阿麗聰慧,她決定多教教也好。於是,她再次教給了阿麗二十個字,果然還是能夠掌握了。

「好了,已經很晚了,明日再來吧!」見阿麗強忍著不睡的樣子,她不由停止,「明日再來,我暫時又不會走。我離開這裡也是去獸人城,你若是願意的話,可以跟我出去看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