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羽微笑著點了點頭,先把自己留著的那枚百血神丹一口吃了。

林羽裳猶豫了一下,拿起他手掌上托著的另兩枚百血神丹,一口一個吃了。

兩個人咂了咂嘴,林羽裳對王羽道:「你跟我回去吧!」

時候不早了,王羽本來也打算回去的,但聽她這麼一說,生怕又與她在一起待久了,橫生出什麼枝節,惹她生氣,便恭恭敬敬地道:「師姐,你先回去,我想再練一會兒新學會的伏魔拳。」

林羽裳嘟著小嘴道:「先回去,以後再練,我有事要對你們這些新入門的弟子說!」

說完,她轉過身,輕擺腰肢,裊裊娜娜地向潛龍院七號小院的方向走去。

王羽不敢怠慢,趕緊跟在了她的身後。

等他們走遠,兩個人從一塊大山石後面慢慢走了出來。

一人白衣,一人青衣。

正是燕水寒和蕭風。

望著林羽裳和王羽遠去的背影,燕水寒喃喃地道:「以前我送她百血神丹她死活不要,最後還是龍宗主發話,無奈之下,她才勉強收下了那一小盒百血神丹,前天她還給了我,沒想到昨晚她又腆著臉來向我討了三枚,我正奇怪呢,原來她是要送給這小子……」

蕭風冷冷地道:「殿下,屬下找機會殺了那小子!」

燕水寒扭頭看著他:「為什麼要殺了他?」

蕭風面無表情地道:「林師姐是殿下看上的女人,他竟敢與林師姐糾纏不清,該殺!」

燕水寒冷笑一聲,道:「玄天宗里有那麼多弟子想與林羽裳糾纏不清,你要把他們都殺了?」

蕭風一怔,隨即又道:「他們只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林師姐根本連正眼也不會瞧他們一下,王羽那小子與他們不同。」

「有什麼不同?」

「那小子一入宗門,林師姐就對他格外青睞,前天屬下無意中撞見他們在草地上……」

「休要胡說!」燕水寒厲聲打斷蕭風的話,「你後來不是聽到了雲英子與他們的對話,當時是林羽裳要抓住他嗎?」

「昨天林師姐帶新入門的弟子進玄天洞,他擅自深入,林師姐進去把他背了出來……」

「林羽裳是他們的輔修,王羽要是死在了玄天洞里,按照宗門規矩,她要受嚴懲!」

「今天林師姐又將殿下贈送的百血神丹給了他……」

「賤人,竟敢將我的東西隨便送人!」

燕水寒終於忍不住鐵青著臉罵了一句。

沉默半晌,蕭風小心翼翼地道:「殿下,王羽那小子的修為似乎不淺,前天您讓屬下在用膳堂羞辱他一下,屬下無能,竟然一擊不中,有朝一日,他怕是會成為殿下的強勁對手。」

「哼!」

燕水寒冷笑了一聲。

「不過是個山野村夫,你太高看他了!昨天他擅自深入玄天洞,不是差點兒死在裡面了嗎?修為不過如此!」

蕭風沉默了一會兒,忍不住又道:「那小子是個隱患,殿下還是早點將他除掉為妙。」

燕水寒搖了搖頭,冷冷地道:「現在雲松子是玄天宗的代宗主,他這個人古板得很,執行宗規甚嚴,你先不要輕舉妄動,免得惹出麻煩。今年宗門大比,王羽要是自不量力敢參加,我們再找機會廢了他!」

他眯著眼睛看了看那輪已升起一竿高的朝陽,對蕭風道:「時候不早了,咱們先去用膳堂用早膳吧。」

兩個人一前一後,向用膳堂的方向走去……

王羽跟在林羽裳身後慢慢回到七號小院的時候,其餘的人,包括趙虎,都已經在用膳堂用完早膳回來了。

不少人學著趙虎的樣,已經在院子里練起了昨天在玄天洞里剛學會的拳腳功夫。

見林羽裳來了,眾人紛紛上前來給師姐請安問好。

林羽裳將眾人召集到身邊,對他們道:「各位師弟,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正式開始小成境前期的修鍊了,一般來說,對於天賦較高之人,快則三年,慢則五年七年,便可突破小成境前期,進入小成境中期。」

「師姐,怎樣才能三年就突破小成境前期啊?」

一名少年在人群中問道。

「這正是我今天要對你們說的。」

林羽裳道。

她掃視了一遍面前的這三十一名小成境前期弟子。

「玄天峰上生活清苦,除了刻苦修鍊,你們最好能服用一些強身健體、益氣補血的丹藥,這樣會使你們丹田內積聚元氣的速度加快不少。」

「可是我們上山之時,並沒有帶著丹藥啊!」

不少人紛紛嚷道。

林羽裳示意他們安靜下來,對他們道:「你們現已學會了《玄天心經》第一重心法和一門拳腳功夫一門兵器功夫,即日便可下山回家,讓家裡支持你們購買些丹藥帶上山來,順便再尋一件趁手的兵器。」 就好比在陽世,人們喜歡跟充滿陽剛之氣的人在一起。

因為這樣的人,給人的感覺非常舒服。

而在冥界,邪氣則是他們最喜歡的一種氣質。

前些年,兵人燕曾經在九幽城見過一次幽逍遙。

當時她只是看了一眼幽逍遙的側臉,就被那個天才少年深深的吸引。

因為那個少年身上的邪氣極重。

加上鬼帝之子的素養,看上去就像一個完美的男人。

自那以後,哪怕她見到的男人再英俊,再瀟洒。

都勾不起她的一絲興趣,因為她下意識的就會拿別人跟幽逍遙作對比。

可今天,一個比幽逍遙還要年輕的鬼族少年,身上的邪氣,居然如此強盛。

實在讓她大為意外。

更讓兵人燕吃驚的是,那個少年目光在掃向幾人的時候,經過她的身上,卻連半秒鐘都沒有停頓。

就好像她在那個少年眼中,如同普通人一樣,根本引不起對方的注意。

她雖不敢稱冥界第一美女,但氣質與天賦都是女人之中頂尖的。

前幾年幽逍遙見了她,都主動開口贊了她一句『有氣質』。

可眼前的少年,除了身上邪氣凜然之外,就好像是一個無所欲求的男人。

竟無視了她的美麗,這太意外了。

「你就是那個死胖子口中說的捉鬼龍王?」

司馬澤看向林天佑,臉上帶著一絲不屑。

他本以為凌天鬼王口中說的林天佑會是個實力不錯的鬼王強者。

但現在看來,這個少年根本就是一個鬼魔級別的小鬼頭而已。

這麼弱的鬼族,居然還有這麼濃烈的邪氣,莫不是裝出來的?

帶著這樣的想法,司馬澤直接開口道:

「我也懶得跟你廢話,你的木蘭戰甲,我們三家都看中了。

但一時爭執不下,現在由你來決定,到底將那木蘭戰甲賣給誰。

你的決定,或許也關係著你的生死,最好考慮清楚了!」

司馬澤的話,帶著濃濃的威脅。

只要林天佑敢選其他人,那他就會毫不客氣的將林天佑滅殺。

然而,他的話語剛剛落下,林天佑便直接沉聲道:

「本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也不管你們來自何方,現在每人拿出一百萬魂幣做為道歉,然後立刻滾蛋!」

林天佑眼神冷漠,目光從幾人身上逐個掃過,語氣帶著不容置疑。

「你說什麼?」

木浩揉了揉耳朵,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一個鬼魔級別的少年,看上去似乎鬼齡都不到二十歲,竟然敢對他們這些四五境的鬼王如此說話?

要知道,站在這裡的人,隨便站出來一個,都能一巴掌將林天佑拍成肉泥。

如果林天佑選擇討好一家,哪怕得罪其他兩家,他們都還能接受。

現在倒好,林天佑的一句話,直接把三家都給得罪。

以他們的身份,哪怕林天佑所在城池的城主出來,都要向他們行禮問好。

兵人燕暗暗嘆氣,林天佑竟然無視她的美麗,她本以為林天佑是個無所欲求的鬼中聖人。

可現在看來,這個傢伙完全就是一個沒有腦子的笨蛋。

「這樣的白痴也能擁有如此濃郁的邪氣,真是浪費了!」

兵人燕搖搖頭,不再去關注林天佑。

「臭小子,你好大的膽子,知道我們是誰嗎?敢叫我們滾?」

司馬澤眼神變的無比冷厲,他是司馬一族的四境鬼王,雖然在十線城池不算什麼。

可在這種小地方,卻是高高在上,令眾鬼族都需要仰望的存在。

怎麼可能忍受一個鬼魔在他面前放肆?

他已經下定決心,無論這個少年賣不賣木蘭戰甲,他最後都會用暴力的方式去搶走。

畢竟,在冥界,還是實力至上!

「憑你也敢索要我們的魂幣?

你信不信我一掌就能把你斃命於此?」

木浩向前踏出一步,同樣也是目光冷厲。

之前聽凌天鬼王對這個少年各種吹捧,還說什麼認識五百魔戰將,他壓根就不相信。

現在一見到本人,果然如他內心所想,林天佑不過是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的無知鬼族。

他決定,給這個傢伙一點教訓,也好讓那個死胖子知道,什麼是強者的威嚴。

正準備出手攻擊林天佑。

這時兵人燕淡淡開口:

「木浩,我剛才說了,不要隨意欺壓別人。」

木浩一怔,心裡很是不爽,但他沒有違背兵人燕的意思,強行將魂力收回。

林天佑掃了一眼兩個想要對他動手的木浩與司馬澤,表情戲謔的道:

「本少讓你們交錢滾蛋,這已經是無上的仁慈了,你們別自誤。」

眾人聞言,全都愣在當場。

幾秒鐘過後,他們發出一陣哄堂大笑。

木浩一臉譏諷的道:

「讓我們交錢滾蛋是對我們的仁慈?

那我倒想問問看,你的不仁慈又是如何表現出來的?」

其他人也是一臉嘲笑的看向林天佑,他們在冥界混了這麼久,還是頭一回遇到弱者敢於向強者挑釁的。

簡直搞笑!

鬼兵族的長老站在旁邊冷眼旁觀,心中冷笑,「人家常說,初生的牛犢不怕虎。

面對我們這些四五境鬼王的威迫,居然還敢囂張,他也算是有種了。」

「什麼是本少的不仁慈?」

林天佑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笑意,道:

「如果不仁慈的話,我會直接當著你們的面,將你們的心臟、手腳全部生吞進肚子里吃掉!」

「什麼?」

木浩似乎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

他朝前踏出一步,走到林天佑的身旁。

「就憑你區區五千魂力,也想生吃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