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彩兒對自己的關心之意,文月格格才知道,至始至終,在那麼多服侍丫鬟中,只有她對自己是真心的。剛才若不是她那一聲喊,她還得繼續遭罪。

「格格,你沒事吧?」彩兒走過來時,才發現文月格格額頭和鼻尖上都是汗,她忙拿了帕子幫她擦拭額頭上的汗。

文月格格卻就勢抓住了她的手,彩兒因為文月格格手上過於冰涼,

她不由擔心的詢問道:「格格,你的手怎麼這麼冷,是不是還有什麼不適?」

文月格格朝她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沒有,你伺候我穿衣吧,我想到後花園里走走,其他的人,都我退下吧。」

俗話說法不責眾,既然堵不住眾人的悠悠之口,她又何必再去遷怒旁人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一天一夜,她經歷了太多的事情,她突然覺得有些疲倦,竟然沒有去懲罰,那些在她背後嚼舌根子的丫鬟們。

若是在平日里,那幾個丫鬟,不死也得掉層皮。

看到彩兒欲言又止,文月格格看了她一眼,隨即道:「彩兒你怎麼了,有事你直接說就是。」

彩兒想了想,才道,聽說客棧那邊左將軍一行要走了。

她本來以為文月格格會讓她立刻幫她穿衣服,然後讓她們趕過去。不想文月格格沒有回答,卻直接問向她:「世子,將玉佛寺的**師請來了嗎?」

「請來了,聽說**師已經在準備祭壇,等格格準備好,我們就可以一起過去了。」

「好!」文月格格嘴裡就說了句,這麼簡潔的字,再也沒有說話。

彩兒見她不想再提起客棧的事情,不由也乖乖的閉上了嘴。

其實她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完。那個左將軍不但病好了,還十分風光的帶著她那個未婚妻,一起回左府去了。

只要那個女人一回去,想必不久后她的身份就被人知曉,然後格格之前做的所有事情都白費了。

可是作為下人,她也看得出,那個左將軍到底喜不喜歡自家格格。

格格都這樣三番兩次的去找他了,他不但沒給任何回應,對她的出現似乎還十分的反感。

她都看出來了,格格這麼聰明的一個人會看不出來嗎?

梳妝台的銅鏡里,印出一張略顯蒼白,但是難掩其秀麗姿色的文月。只見她望著鏡子里的自己的,漸漸的出神。隨即她的臉上流下兩行淚水。

彩兒不忍再去看她的臉,指著外面一株開的格外艷麗的海棠花,對著文月格格說道:「格格,一會後我將你打扮好了,我們就去看海棠花。現在海棠花剛剛盛開,正是欣賞的最佳時候。」

「好!」文月格格嘴裡應著,心裡卻想著,無論再好的花,也終是只有燦爛一時,一切歸於平靜之後,一切的繁華,將終於會淹沒於人世間。

彩兒攜著文月格格的走兩個走過繁花間,只覺得一切美的猶如在仙境中一般。

而這時,寧王府里突然響起一陣陣梵音,文月格格聽到這梵音,嘴角突然揚起一片微笑,隨即她便朝那名,坐在眾人之間身為法袍的**師走了過去。

**師一行臨走時,身後跟了一頂轎子,董王妃卻哭成了一個淚人,寧王一手緊緊的扶住他,臉上也帶著滿臉的不舍和擔憂之色。

只見他輕拍了下王妃的手,說道:「放心吧,等到月兒想通了,她會回來的。」

這時董王妃的哭聲,更是響亮了幾分。

左漢庭畢竟身體底子不錯,加上李淼淼幸運炒飯的功效,到得第二日早上,他已經可以起身和正常人一樣活動了。

等到幾人站在客棧門口時,錢有財則是樂的嘴巴都合不攏嘴了,因為這個活閻王終於要走了。

左漢庭不在了,那個文月格格想來找自己的晦氣,估計也提不起興趣了。(未完待續。) 「站住!」

「站住!打人啦!哎呦呦,疼死老娘了!」

「你們給我站住,你們兩個垃圾!」

……

李潔敏像是潑婦一樣大吼大叫,雙腳亂蹬,伸手亂舞,然後費勁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揉了揉屁股。

李潔敏雖然大罵著,但,卻是不敢再上前來了,她怕蔡曉東再給她來一次,她就是怕了。

雖然李潔敏不敢上前來,怕了,但,不意味著她就這麼算了。

「你們別走,我告訴你們,你們完蛋了!」

李潔敏咆哮了一句,伸手擼了擼散亂的劉海,然後從褲子裡面摸出一個愛瘋六,噠噠噠的撥號,將手機放在耳邊,一臉不善的看著周飛和蔡曉東,一臉威脅的樣子。

周飛雖然沒有幹什麼,不過,周飛一直和蔡曉東站在一堆,李潔敏就把周飛也恨上了,並且,周飛的那種淡然看小丑一樣的眼神,讓李潔敏非常的不舒服,一個年輕人,居然敢這麼看著她,什麼玩意。

那種輕視的眼神,弄的李潔敏相當的不愉快。

「等著,等著碩凱來了,你們就死定了!哼。」李潔敏不爽的哼了哼,很快,電話接通。

「喂,碩凱,你快過來啊,這裡有人欺負我,我被抽了一巴掌,家家和明明都落水了呢,兩個大小夥子見我一個婦道人家,欺負我呢,還想敲詐我的錢,不給就動手打人,凶的狠。滿嘴的髒話,我不活了!你快點過來。不然我要被欺負死了,慢了我以後不理你了!」

李潔敏一通亂說。將整個事情完全黑白顛倒,明明是她先動手的,先辱罵人誣陷人的,現在反過來說別人如何如何欺負她。

電話說到最後,還帶著點撒嬌的意味在裡面,有種騷/媚的音調。

「什麼,居然敢這樣?混賬,你放心,我馬上過來。寶貝不要生氣了嘛!」王碩凱看了看周圍,沒有人注意到這裡,語調一變道:「小騷/貨,你說,晚上出不出來,我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你,想不想我的定海神針!」

這話越說越是浪/盪,十分的輕佻。

「討厭,你快點過來。今晚隨便你弄,我就和碩金說我去好姐妹家裡好了,你快點過來!」李潔敏騷滴滴的小聲說了幾句,逗得王碩凱在辦公室搓手。

「嘿嘿。放心放心,多大點事情啊,我馬上來。」王碩凱笑了笑。站了起來,在辦公室挺了挺腰。

卧槽!

耳朵微微一動。周飛將這個李潔敏的通話內容聽得清清楚楚,差點沒噁心的吐出來。太噁心了,騷啊!

不知道這個李潔敏聯繫了誰,好像很有能量的樣子,看這架勢,是要把周飛和蔡曉東都抓起來,然後收拾收拾,看看那掛了電話之後飄過來的得意眼神,嘖。

「白痴女人,真是麻煩。」周飛嘀咕了一句,本來,周飛是打算直接和蔡曉東走人了,這件事情,太過噁心,還是眼不見為凈好一些,反正蔡曉東也抽了對方一巴掌,蔡曉東也是好公民,思想沒有這麼暴力,若不是對方實在是欺人太甚,他也不會動手抽了李潔敏一巴掌,算少了,對方還抽了他兩巴掌呢,還一下還不行?

沒想到,這個女人不想就這麼算了。

她的威脅話語,蔡曉東和周飛都沒看在眼裡,蔡曉東看來,自己又沒有犯什麼錯誤,警察叔叔還能抓自己不成,難不成對方黑老大女人?蔡曉東認為這個世界是非常安定了,這種事情,就算有也離得太過遙遠,哪裡可能隨隨便便就遇上啊,所以,對於李潔敏的威脅,蔡曉東只當做李潔敏這個女人是個神經病,猖狂慣了說瞎話而已。

周飛呢,則是無所畏懼,管你踏馬逼的是誰啊,不要太猖狂惹到我頭上,不然直接滅了你,所以,李潔敏的威脅,就像是螞蟻說要踩死大象一樣,完全不是一個級別,周飛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只當做笑料而已,不自量力。

但是現在呢,周飛要管一下,聽這個打電話的內容吧,他要是不出手解決一下這個路障,蔡曉東可能會遇到一些小麻煩,當然,甚至會是大麻煩,畢竟,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普通人被整,往往會損失慘重,到最後還一頭霧水的,即使最後沒有造成多大的損失,但,精神上面,肯定會受到許多壓力和恐嚇,這可不是周飛想看到的。

對於蔡曉東,周飛對他的印象還不錯,一個很不錯的小夥子,雖然只是萍水相逢,周飛也不想看到蔡曉東被人整。

「你們不準走!停下,給我停下!」

周飛還沒有什麼行動呢,李潔敏忽然跑過來攔在了周飛和蔡曉東面前,打完了電話,李潔敏的騷膽也壯了起來,敢衝過來攔人了,必須得攔住啊,不然怎麼收拾他們,跑掉了就不好找了,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居然敢打她巴掌,還把她推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現在屁股還疼呢,褲子還髒了,一層泥!

「我說,叫你們停下,聾子啊!」李潔敏氣勢洶洶說著,眼神裡面全是威脅和居高臨下,在她看來,周飛和蔡曉東,都完蛋了,要被她狠狠的整一整,然後道歉求饒!

「你想幹嘛?快點走開,我們還有事情,懶得睬你。」蔡曉東皺了皺眉,有些不爽說著,這個女人真是胡攪蠻纏的,煩。

「我想幹嘛?你這個垃圾打了我……」

啪——!

李潔敏還在嘰歪,周飛直接一個巴掌抽在了她的臉頰上面,沒多大力,但,絕對不好受,勁力鑽進去,臉上留下一個大巴掌印,並且,有一股透入骨髓的刺痛感。

啪——!

啪啪啪!

「啰嗦個屁!」周飛不爽的狂抽了李潔敏一頓巴掌套餐,李潔敏的臉蛋還不錯,挺光滑,算是一個長得有幾分姿色的少婦。

事實上,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李潔敏才能和自己老公的哥哥勾搭上,李潔敏的老公叫做王碩金,王碩金的哥哥叫做王碩凱。

王碩凱看重的,不僅僅是李潔敏的幾分姿色,還有弟弟老婆這份異樣的快感,那是相當的暴爽。

感謝訂閱支持!!!(未完待續。。) 左漢庭畢竟身體底子不錯,加上李淼淼幸運炒飯的功效,到得第二日早上,他已經可以起身和正常人一樣活動了。

等到幾人站在客棧門口時,錢有財則是樂的嘴巴都合不攏嘴了,因為這個活閻王終於要走了。

左漢庭不在了,那個文月格格想來找自己的晦氣,估計也提不起興趣了。

「將軍請一路走好!」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錢有財特意贈送了一輛馬車,和滿滿兩食盒的點心。

這時站在客棧門口的李淼淼,卻不著急上馬車,而是一副東張西望的神情。

左漢庭等了半天,等她到馬車上來,卻見她依舊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

「你幹嘛站在這裡,準備做門神嗎?」左漢庭昨晚吃了兩份李淼淼做的炒飯,當時吃著是過癮。不過到了早上,他的喉嚨還是有些吃不消,因此他這會說話的語氣也不是很好。

要是按照以前,李淼淼看到左漢庭陰沉的臉,一定會立刻乖乖的跑到他身邊,過來服侍他,對他噓寒問暖的。

不想,今日卻不靈了。

李淼淼依舊站在那裡,伸長了脖頸,猶如一隻優雅的白天鵝。左漢庭還是第一次在白日里看到他穿女裝的模樣,這才發覺,她的身形是多麼的纖細苗條。

今日李淼淼在頭髮後面,挽了一個簡單的髮髻,讓兩旁的秀髮自然的垂下來,烏黑秀麗的髮絲輕輕撫摸著她的臉,讓她的容顏猶如海棠初綻,微微輕輕拂動她嫩黃色的衣衫,也別有番嫵媚動人的風情。

左漢庭心裡隨即想到,她這樣纖細的身軀,當日到底是怎樣將自己救下,然後拖回山洞裡的。

想必當時自己的樣子一定很嚇人吧,也幸好她心地善良,沒將自己扔下。若是碰到別人,那就難說了。

想到自己和未婚妻,竟然有這樣的一段不為人知的小秘密,他的嘴角不由微微上揚。

也許這就是人們嘴裡說的,千里姻緣一線牽吧,這一切都是他們兩人之間的緣分。

左漢庭將視線停在她身上許久,都不自覺。李淼淼似乎感覺有人一直將視線盯在她身上,她便微微側過頭,而這時左漢庭早就機警的將頭轉了過去,低頭看著自己手裡拿的一樣東西。

他手裡捏著一隻瑩潤如玉的羊脂金魚玉鐲,那隻玉鐲上面雕刻著一隻形態優美的小魚的模樣。那條小金魚,身形修長,在別人雕刻知識,長長的魚身是橫卧在整個玉鐲紙上的。

魚兒的姿勢無比的優美,彷彿是整條魚都懸浮在看著帶著幾分縹緲的羊脂玉鐲之上。而且它身上的每一片鱗片處,正好帶著几絲淡淡的粉色光暈。

因此看起來,就像是這條勇敢頑強的小金魚,在波光粼粼中,似乎想破除水面,飛躍高空一般。

最為有趣的是,那魚的眼睛烏溜溜的,是一顆會發光的黑色寶石,用極其精細的工藝鑲嵌上去的。因此顯得那條魚活靈活現,像會說話一般。

所以當日在去契丹的路上,他們偶然經過一家玉器店,被李明遠拖到店裡去的左漢庭,也被這隻羊脂玉鐲吸引。

最後竟然令得一向對這些東西不敢興趣的左漢庭,腦子一熱,就花了重金將之買下來了。

這會他心裡不由暗自慶幸,幸好當初自己買了這隻玉鐲,想必這樣的東西戴在她潔白的手腕上,一定很漂亮。

左漢庭盯著那羊脂玉鐲,看著看著忍不住笑了笑。

怪不得他總覺得,自己看著李淼淼的眼神,感覺有點熟悉,這會再細細看著這條小金魚的眼神,可不是和她那雙烏溜溜,水靈靈的大眼睛一樣嗎。

這會他突然很想將一切都說給李淼淼聽,甚至很想將她攬在懷裡細訴衷腸。

然而他坐在那裡,已經等了很長時間了,這時已經忍不住嘴裡輕咳了聲,而李淼淼依舊無動於衷。

這時就連站在一旁的楊玉龍都看不下去了,聽到左漢庭的咳嗽聲,他知道將軍有些不耐煩了。

他不得已上前提醒道:「小大夫,咱們該啟程了,今日將軍府的人,都盼著將軍趕緊回去呢。」

將軍府?想到回到將軍府,就要回去見公婆了,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場面的李淼淼,心裡也略微有些慌亂。

她忙說道:「再等等吧,文月格格昨日說今日,會來看將軍的,說不定一會就到了。」

原本已經不耐煩的左漢庭,聽了李淼淼的話,心裡的火氣頓時冒出來了。

這個女人怎麼這麼笨啊,竟然在這裡等文月格格,她這是想將自己往哪個女人身邊推么。

正準備發火的他,心裡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她應該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想必,她是無心的吧。

隨即他說道:「她今日不會來了,你快點上來吧。」

李淼淼在聽到左漢庭這麼說的時候,故意裝作不知道的樣子問道:「怎麼會,文月格格可是親自跟我說,她明天會來看你的啊,將軍難道不想和她見一面嗎?」

然後李淼淼的話音剛落沒多久,直接被左漢庭,拽著手,一把拖到馬車上了。

看到李淼淼終於上了馬車,楊玉龍也不由的如釋重負,他心道,這個小大夫看著挺聰明的,怎麼那麼沒眼力勁呢,將軍這架勢一看就是喜歡她呀,她怎麼愣是沒看出來呢。

楊玉龍在路上,甚至還在心裡琢磨著,要不要等會到將軍府的時候,事先跟李淼淼打個招呼,點撥她一下,

不然將軍倔強,又好面子,他這樣的大男人,是肯定不會親口跟小大夫說自己喜歡她的。而這個小大夫的反應,似乎又比同齡人慢半拍,這,還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監。

想到自己先是被左漢庭,略微粗魯的拖著手,隨後到了馬車前,他又是將自己的纖腰一抱,直接抱上了馬車,李淼淼的神情中帶著幾分不自在。

因此一到馬車上,她就掙扎著下來了,自己坐在了馬車靠裡面一點的位置。然而他身上清冽的氣息,以及他寬大手掌上的溫度,這會似乎還停留在她手掌中心,帶著些許的溫度。

等到李淼淼一上車,楊玉龍也隨即示意車夫開始走了。(未完待續。) 王碩凱和王碩金雖然是親兄弟,不過,兄弟兩個,關係並沒有那麼好。

雖然是親兄弟關係,但,彼此的親密程度連朋友都不如呢,雖然不至於有什麼仇怨,但,也沒有一般的親兄弟感情那麼深厚。

主要是男孩子,而且兄弟兩個性格都算是要強的,從小就互相對比,成績啊,運動啊等等,這對比倒沒有對比出啥惺惺相惜的感情出來,反而造成了一些小隔閡。

長大之後,這種對比的情緒就淡了許多,兄弟兩個,也在不同的行業做事情,總體上面,還是王碩凱混的好,並且小有能量。

王碩凱還沒有結婚呢,弟弟王碩金結婚,自然要邀請哥哥的,王碩金對此還有點小得意,王碩凱第一次見到這位弟媳的時候就食指大動,內心有一股騷動。

這個李潔敏,長的還是有幾分姿色的,身材不錯,凹凸有致,衣服也搭配的不錯,王碩凱一眼就看上了,雖然是自己弟弟的老婆,不過,王碩凱這個念頭反而更加強烈了,弟媳,這樣子更加有意思了。

婚宴上面,王碩凱就有意無意和李潔敏說一些露骨的話,當然,只有他們兩個聽得見的,怎麼說,他現在也算是李潔敏的哥哥了,交流一下,也沒有什麼,很正常的。

李潔敏一開始還有點臉紅的,不過,她本身就不是什麼安分的女人,骨子裡就有著一股騷/媚和不安定因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