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顏龍揮手丟出一個籃球大小的火球,把隆德已成碎『肉』的屍身籠罩在了熊熊的火焰中。

娘的,總得讓老子也出口氣不是,顏龍看著隆德的屍體在跳動的橙『色』火焰中燒焦,燒爛,直到徹底成為灰燼,當日的那口惡氣總算是出了。

兩人收拾停當出了樹林。

此時離開他們剛才呆的地方不遠處的一棵樹上,躍下了一個窈窕的人影,拍著自己高聳的『胸』脯道:「太可怕了!」

紅髮,碧眼,貓耳朵!

竟然是之前撞壞他們馬車的貓『女』寶琳娜!

寶琳娜好不容易從剛才血腥的場面里緩過來,立刻又換上了平時桀驁不馴,大不咧咧的招牌表情,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意:早知道這倆傢伙不簡單,沒想到居然是一個人類,一個異端『混』血兒!只怕說出去也沒人相信啊!真是有趣啊,就再跟去看看他們到底要幹什麼吧!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跳下樹的一瞬間,正在往樹林外走的顏龍耳朵動了一下。

***********************

「老大,你發現了沒有?」剛出樹林,銀瞳突然對顏龍道。

「你是說躲在樹上那隻小野貓?」顏龍笑道,他早聽到了。

「原來老大你早發現啦?」銀瞳佩服地道,自己靠得可是嗅覺,不知道老大靠得是什麼?

「喘氣聲那麼大,我想聽不到也得行啊?」顏龍『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自顧自地往馬車走去。

「老大,我們的秘密被發現了,要不要?」銀瞳橫掌往自己的脖子上一比。今天報仇的那一幕『激』活了他基因中殘忍嗜血的狼『性』。

「滾你的,這麼可愛的『女』孩兒你也捨得殺啊?」顏龍嗤之以鼻,「趕緊過來趕車,咱們一邊走一邊聊,把你剛才打探到的消息告訴我!」

銀瞳嘟囔著走過去,「老大,這樣子我們很危險的,憐香惜『玉』也要分分場合啊!」

「娘的,富貴美『女』險中求知道不?況且人家也沒對咱們做什麼啊?」顏龍好笑地道,還把一句成語改了改。

「昨天晚上拿腳踩你,今天早上撞壞我們的馬車,這還叫沒做什麼啊?」銀瞳還是有點不樂意,一邊解開拴在樹上的馬車,一邊嘟囔著。

「如果只是這樣就要殺了她,那我們跟戰神殿那些草菅人命的傢伙有什麼不同?再說了,在你老大我的心目中,美『女』是用來愛的,不是用來殺的,明白了嗎?」顏龍不耐煩地道,「剛才還說我指東你絕不打西呢,現在就開始唧唧歪歪了!」

銀瞳頓時沒話說了,跳上車轅開始盡他車夫的職責。

這個小野貓,還真是有趣啊?顏龍自顧自地想道。 ?顏龍在銀瞳身邊坐下,就像以前對待自己的兄弟一樣,親熱地攬住了銀瞳的脖子,「別鬱悶了,說說,今天在酒吧里都打聽到什麼了?」

一聽到這個話題,銀瞳又復活了,邀功般地回答顏龍道:「還的確很有收穫,那群冒險者都剛從西邊過來的,本來也都是想到無盡森林渾水『摸』魚的,可是那邊打得正『激』烈,路也被獅虎兩國的軍隊給封了,只好繞了好大一圈到這邊來,打算從這邊的沼澤過去!」

「我們是準備去拉攏『精』靈族,他們去『混』什麼水,『摸』什麼魚?」顏龍有點奇怪地道。

銀瞳『露』出著獻寶一般的表情,「老大你不知道,聽說無盡森林裡出大事情了,不知道怎麼搞的,無盡森林兩個月前開始出現了魔獸***,據說很多普通野獸也變成了魔獸,讓『精』靈族防不勝防,焦頭爛額。獅虎兩國的探子得知了這個消息立刻傳回國內,這才有兩國聯合出兵無盡森林之事,本來兩國是打算保密的,想要獨吞無盡森林,不知道什麼原因現在搞得全大陸都知道了,別的獸人公國也打算『插』一腳呢,就連普通的冒險者,傭兵團也想趁機進去殺點魔獸或者抓幾個『精』靈美『女』!」

「原來是這樣!」顏龍恍然大悟,「看來讓我老丈人給說對了!」

「你老丈人?」銀瞳嘴開始不利索了,「大嫂是神聖龍族公主,那你老丈人不不就是神聖龍….龍…龍王?」

「就是神聖龍王啊,怎麼了?」顏龍沒有明顯低估了神聖龍族在天龍大陸的地位,更低估了自己老丈人的威懾力。

「沒,我就是覺得咱老丈人果然不愧是天下無敵,英明神武的龍王,這都能讓他猜得著!」銀瞳竭力想表現得正常一點,結果還是犯了語病。

顏龍直接一巴掌扇在銀瞳的後腦勺上,「滾,什麼咱們老丈人?那是我老丈人,你小子敢占你嫂子便宜,不想活了是不是?」

雖然有頭盔保護,銀瞳還是一陣眩暈,趕緊陪笑道:「老大,我這不是太『激』動說錯了嘛,您別跟我一般見識,我這可還趕著車呢!」

「要不是看你趕著車,你早被我一巴掌扇車底下去了!還能好好坐在這兒?」顏龍沒好氣地道。

銀瞳趕緊轉開話題,「老大,你看咱現在是去螳螂人的曼提斯公國呢,還是抄小路直奔無盡森林呢?抄小路的話只需要再通過牛頭人的考恩公國就可以到達無盡森林東邊的無盡沼澤了!」

「抄小路!」顏龍現在已經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當然是越快和『精』靈族接觸越好,難道等到他們被滅了啊?

「明白!駕!」

***************

「這就是牛頭人的主城啊,果然比尼斯雄偉多了!」顏龍抬頭看著考恩公國主城諾曼底那十多米高的城牆,以及一排排又高又壯,扛著巨大的木製圖騰柱,瞪著一雙雙大牛眼的牛頭人衛兵,感嘆地道。

他因為巴圖魯的關係,對這些長相憨厚,身強力壯的牛頭人非常有好感。

等有空了,一定要去找巴圖魯,既然是兄弟,那就要有福同享啊!顏龍怔怔地想著。

「那當然,牛頭人的戰鬥力本來就很強,不然也不敢在這邊界立國了!」銀瞳道,「要不是他們腦子向來都不太好使的話,光憑一招戰爭踐踏他們就足以晉身上位貴族國家,可惜了!」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啊!」顏龍想起巴圖魯以前給他倒的苦水來,感嘆地道,「走,進城!」

看到城『門』口的牛頭人衛兵只穿著破爛的皮甲,肩膀上扛的木製圖騰柱因為用的時間太長已經都裂開了,不由得有點心酸,於是他讓銀瞳停下車,客氣地對一個牛頭人衛兵道:「這位強壯的牛頭人勇士,你們一年有多少薪水?」

牛頭人衛兵有點受寵若驚地道:「多謝這位貴族老爺關心,我們這一階的衛兵一年大概能有六十個金幣的薪水,已經勉強夠一家幾口人開支了!」

顏龍心道我靠,幸福感還『挺』強,要求也太低了吧?於是對銀瞳道:「賞他兩百個金幣!」

銀瞳嘟囔著打開車廂里的箱子,一邊數著金幣一邊嘟囔道:「哪有這麼『花』錢的?」

顏龍一巴掌扇在銀瞳的後腦勺上,「數什麼數,凈給你老爺我丟人!」親手抓了一大捧子金幣遞給那個牛頭人衛兵,二百個只多沒少。

牛頭人衛兵不敢相信地看一大捧金幣閃著金光來到了自己的手上,巨大的牛眼睛頓時蓄滿了淚水,撲通一聲跪下了:「多謝貴族老爺賞賜,多謝貴族老爺賞賜!我兒子卧病在『床』已經一個多月了,一直都沒有錢醫治,老爺您這是救了我兒子的命啊!我替他謝謝好心的老爺了!」

看到這也許即使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會眨眨一眼的剛強漢子居然給自己跪下了,顏龍覺得自己的心也酸澀得不行,「銀瞳,再給他抓一把!」

「呃!」

直到通過了諾曼底,一直默不作聲的顏龍才對銀瞳道,「看見沒,受苦的人不光是你們這些『混』血兒,哪都有!」

銀瞳吆喝著拉著的馬,眼睛直直得看著前方,有點出神。

*****************************

「這裡就是無盡沼澤?真是夠大的啊!」顏龍望著眼前一望無際,跟個大湖泊似的沼澤,在地球上的時候他連西城市都沒有出過,是一個標準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不然怎麼叫無盡呢?現在應該是豐水期吧!」銀瞳一邊解釋著,一邊心疼地把馬車拴好,希望等回來的時候馬車還在吧!

顏龍可沒猜到銀瞳的想法,「別顯擺了,雖然你過目不忘,不過我可不相信你連這裡都很熟悉!還是我拖著你快點從這裡過去才是真的。」

銀瞳拍拍馬的腦袋,哄孩子一般道:「馬兒馬兒,你們要乖乖地在這裡等我們回來哦!聽話哦!」

顏龍不耐煩地道:「我說你跟馬較什麼勁啊?你又不是半人馬族,它們聽得懂才怪!」

銀瞳悻悻地扛著金幣箱子走到顏龍跟前,『摸』了『摸』鼻子:「好幾十個金幣呢!」

顏龍被他打敗了,「娘的,真受不了你的狐族血統,怎麼著,過沼澤你也要背著那大箱子?」

銀瞳乾笑道:「還是不要了老大,你放你那個寶貝香囊里吧!」

*************************

還是希望大家多多收藏和投票,別讓包子這本書仆掉,謝謝 喬醉和方堯離開,顧君逐帶著葉星北和兩個小傢伙兒回了他們自己的包廂。

葉星北一臉玄幻的問顧君逐:「你那天和我說的是真的嗎?你外甥是特種兵王?」

「嗯,」顧君逐笑看她:「怎麼?覺得不像?」

葉星北搖頭好似撥浪鼓,「豈止是不像?根本就是一點都不像。」

頓了下,她又說:「我覺得他更像我們星宮的藝人,他要是簽了我們星宮,我保證他能大紅大紫!」

就算沒特長都沒關係,有顏值就夠了。

這世上就沒顏值解決不了事情。

如果有,那肯定是顏值不夠高。

以喬醉的顏值,不說能顛倒眾生也差不多了。

「那你就別想了,」顧君逐抿了口紅酒,「我爸不會讓他進娛樂圈。」

葉星北點頭:「我明白。」

老人總覺得娛樂圈是名利場,太浮華。

顧老這種身份的人,當然不會讓自己外孫進娛樂圈。

她說:「我就是打個比方而已。」

「他確實是特種兵王,我沒騙你,」顧君逐笑著說:「不過,論武力值,方堯應該在他之上,只不過,即便是單兵較量,也不是有武力值就夠了,腦子同樣重要,方堯武力值在他之上,但沒他陰險,所以每次比試都要輸給他。」

葉星北:「……」

陰險?

顧五爺您確定您這是在形容您親外甥嗎?

她無語了片刻,又問:「我聽他說,他同伴也受傷了?傷了腿?」

剛剛她特意注意了下,喬醉的同伴走路確實有些異樣。

有些跛。

但是要注意觀察才能看出來,不注意看幾乎看不出來。

「嗯,」顧君逐放下酒杯,「他同伴叫方堯,是他的隊長,他是副隊長,他們兩個一起執行任務的時候,方堯的左腿被子彈擊中,他為了救方堯,被子彈擊中了右臂,他們兩個都比較倒霉,傷到了神經,傷后久久不能恢復,只能一起退伍。」

他神色如常,葉星北卻感受到他內心的惋惜與失落。

珠玉之名 她忍不住將手覆上他的手掌,想安慰安慰他,卻找不到合適的話。

正當她絞盡腦汁籌措語言的時候,顧君逐看著她一笑,「寶貝兒,你要是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我會覺得更貼心。」

「……」葉星北深吸了口氣,收回自己的手,努力控制住了順勢抬手給他一巴掌的衝動。

她真是想太多了。

安慰什麼的還是算了吧,這貨根本不需要!

等兩個小傢伙兒吃的小肚兒溜圓,什麼也裝不下了,顧君逐和葉星北帶著他們回到別墅。

把凌越和小樹苗安慰好,葉星北去查看喬醉和方堯的客房。

顧君逐把給喬醉和方堯安排客房的事情,交給了管家去安排。

管家幾天前就安排好了,但葉星北覺得,再查看一番,是她身為女主人的心意。

她最敬佩的人就是像方堯這樣的忠肝義膽,保家衛國的人。

雖然不知道喬醉和方堯是執行什麼任務的時候受傷的,但既然對方有槍,還和國家對抗,必定不是什麼好人。 雖然在此之前,沈靈風也算翩躚公子,但與此貓妖一比,簡直渣都不是!

有些俊美,如山間泉,淙淙清涼。

但見無垠之洋,山泉的美縱然未逝,但已失無可取代的浩瀚與尊貴,瞬間變得平庸。

此時無論男女,都會被這靜坐於樹枝上的男子深深吸引,因為除了無懈可擊的容貌之外,他的一舉一動,還散發出種,難以被模仿的氣韻。

天光皆匯聚於其身,整個潭水,整片層林,都在隨他的呼吸而律動。

集天地華光,就連那些平日里最害怕生人的靈貓們,都若謁見君王般,乖巧地匍匐於男子四周的枝頭上,以一種近乎於狂熱的目光,偷偷打量著他的每一個面部表情!

甚至之前五人一直在追逐的藍毛靈貓,也在樹下駐足。

妖!

木子情說得沒有錯。

若是仙,又比仙帶三分邪。

若是魔,又剔透晶瑩不染半點塵埃。

只有妖能形容男子的詭譎莫測,神秘縹緲。

「貓……妖?」

聽到人語,男子以纖長乾淨的手指,輕輕合上書頁,挑起眉頭,笑著低吟一聲,同時撐著樹榦,側坐於枝上,好奇且輕狂地,打量來人。

聲如琴瑟,彈舌間鳳凰飛起。

媽呀!

聲音比長得還好聽。

我要不行了!

噗滋兩響,木子情的鼻腔里,噴出了兩柱鮮血。

側看就快要人命,這乍又看到正臉,自己的小心臟彷彿剎那被萬千箭羽扎了個篩子模樣!樹上的男子,彷彿超脫於這個是世界,最精緻雍容的存在。

我不要靈貓了,我要這貓妖!

哪怕他是鬼魅,吸了我靈魂都行!

少女在心中狂熱尖叫的同時,坐在樹上的沈某粥綳著英俊的臉,餘光卻只落在真小小一人身上。!

「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

與從容外表截然不同,精分的神子,內心歡呼雀躍得像是只剛下了蛋的雞。

好不容易,逮到這樣一個機會,在幽靜美麗的月潭前,與小小正式再見面。要知道,今兒他特地焚香又洗了頭髮,衣服穿得也是今年新制的褂子,看書的姿態與頜首的角度,已經在鏡子前練習了許多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