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葛璐宇怯怯出聲問道:「你,你真是活閻王的媳婦?」

蘇蔓面色泛紅:「還不是。」

「哦,那阿姨勸你三思。」葛璐宇直了直身子,「別像阿姨一樣,現在想離個婚都那麼費勁。」

蘇蔓:「……」

章和瑋心中頓時咯噔一下!

霍彥霆沒發飆,只是掏出手機給霍振德撥去電話,冷冷說道:「爺爺,管管你的老夥計!姓章的一家,在勸你孫媳婦三思,讓她不要跟我在一起。」

章和瑋和葛璐宇:!!!

蘇蔓跟著抽了抽眼角,然後踮腳奪過霍彥霆手機,對霍振德說道:「爺爺,別聽你龜孫亂講。」

(本章完) 終於,大冰鬼被壓縮成拳頭那麼大,靛藍色,藍的發紫了!

這是多麼高的濃度。

可它不屈不撓,還在試圖掙扎,可卻怎麼也沖不破這冰雪之光。

這時候落月仔細觀察冰雪權杖,發現他的身上其實有個鑲嵌寶石的地方……

這是權杖的共同點。圓圓的,那裡還空著呢……

落月使出靈力,大冰鬼被冰雪之光包圍著相當於一個絕緣層,落月的靈力可以控制它了,繼續壓縮,直到壓縮成拳頭一半那麼大,濃度更好,靛藍中的靛藍,落月從來沒見過這種顏色,藍的刺眼。

「入!」她的手指隨著她的聲音,將壓縮的大冰鬼滑入權杖空著的寶石座里,竟然紋絲合縫……

忽然間聽不到掙扎的聲音了……

整根權杖猛的掙紮起來,落月靈力逼入,她知道這是融合的關鍵時期,要麼藍煙把權杖吞噬,要麼權杖掌控事態。

落月不惜掏空自己,把所有靈力使出來,如果不能征服藍煙,遭殃的不只是冰雪權杖,還會危及整個大陸!

四輪成熟期,山河萬朵!

一朵朵碎金一樣的靈力化成無數美妙的花朵,朝著那半個巴掌大的藍煙飛過去了,一陣陣的射殺,一陣陣的壓迫。

當然還有水澤家族的水之力!現成的冰塊怎麼能不用呢?

藍煙還不消停,冰雪權杖已經筋疲力盡,落月將周圍的冰雪斂起來,取其精華,凝結成真冰,罩住了寶石座的部分,藍煙就在裡面,任憑它怎麼掙扎都沖不破……

在靈力和冰雪的雙層作用下,藍煙的掙扎一點一點的慢下來……

等落月覺得力竭的時候,藍煙徹底的安靜了。

打開真冰,藍煙和冰雪權杖的融合已經完成,表面已經固化了,內里,還能看到流動的煙絲一樣的極細緻的線條……

它們沒有威脅力了,只有巨大的能量。

冰雪權杖回到落月手裡,這次手感不一樣了,有一種本來就該歸我所有的感覺!

權杖已經充滿了靈性。

正是這凝結的藍煙打破了表層的愚鈍,開啟了冰雪權杖的靈性,這靈性只限於它和主人之間。

很奇妙的感覺穿過掌心,傳入胸腹,傳入經絡,全身,甚至周圍的土地。

遠看,就是一塊藍寶石鑲嵌在冰雪權杖上,成了完美的點綴,白中深藏一抹藍。

危機解除,城主和大學士們的心徹底落下。

冰雪城的大學士走過來。

看著落月的權杖。

「這是冰魂。它,它開啟了權杖。」大學士有些激動,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冰魂嘛,原來冰魂真的存在。

冰魂,最昂貴的裝飾品。

冰鬼的魂魄經過凝聚,壓縮最後成了點綴權杖的冰魂,當然不只是點綴,它可是攜帶著巨大能量,尋常的寶石,晶核什麼的與之相比,簡直是天上地下。

「大學士果然博學多識。」落月說。實際上她不在乎是什麼,有力量在手就行。

「你這是假裝恭維我,你,真的不認識水澤家族的人么?你剛才的……」大學士又提起這個話茬了。

「我猜大學士心中說不定藏有一個美麗的故事……」落月笑了笑,以反問作為回答。

讓對方無話可說,既不想說自己的故事,又想打聽別人的,哪有那麼好的事呢。

。 「不,我跟你借,以後我會還給你。」間島由貴很固執,或者說,女足隊長狀態下的間島由貴很執著,要維護自己的自尊,不願直接要他的錢。

「好吧。」李學浩沒有再說什麼,他能猜到女足隊長的心思。

山內佐美看了看間島由貴,又看了看某人,最後把目光放回間島由貴身上:「間島由貴,看來你找了一個有錢的朋友。」

「他不是朋友,是我的戀人。」間島由貴驕傲地強調了一遍。

「戀人?」山內佐美被震撼了一下,吃驚地看著間島由貴,「身為長頸鹿,你居然也能找到戀人嗎?」

「你還是像以前一樣討厭。」間島由貴最不喜歡別人拿她的身高說事,不過因為是她,所以這次只是冷冷地說了一句,並沒有生氣。

山內佐美撇了撇嘴,看向了某人,似乎在他身上的校服多停留了兩眼,然後問道:「喂,你真的很有錢嗎?」

這話問得太直接了,李學浩正考慮著怎麼回答,山內佐美卻又轉向了一旁的間島由貴說道:「間島由貴,我拒絕你的幫助。」

「為什麼?」間島由貴皺了皺眉。

「因為我不想欠你任何東西,我要以自己的努力……」

「去做YJ嗎?」不等她說完,間島由貴就直接打斷了。

「什、什、什麼YJ……」山內佐美的臉頓時漲得通紅,也羞憤不已,「我才不會做那種不知廉恥的事情。」

「那麼剛剛是怎麼回事?」間島由貴緊緊地盯著她,等著她的解釋。

山內佐美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只是想勸那個傢伙多買一點東西,所以陪他出來,不是你想象的那種。」

間島由貴勉強接受了她的解釋:「你打工根本賺不到多少錢吧,佐美,你想過沒有,連高中都沒有讀完,也找不到好工作。如果你能重新回鶴義附高,繼續學業,甚至可以和我們一起獲得全國冠軍,選入國家隊……」

李學浩有些詫異,間島由貴居然還有這樣「蠱惑人心」的一面。

山內佐美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似乎被她描繪的前景所吸引,她的身高也有一米七五到一米七八的樣子,擁有一副超模的身材,只是臉上化了妝,看起來顯得很艷俗。

「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可不是在幫你,以後你賺了錢要還給我,還有利息。」間島由貴又補充了一句。

因為這一句話,山內佐美臉上的表情至少不是那麼抗拒了。

間島由貴見說服得差不多了,轉向某人道:「浩二,現在身上有錢嗎?」

「有。」李學浩點點頭,直接從口袋裡掏出了厚厚的一疊紙幣,全都是一萬面額的。

這一幕看得間島由貴和山內佐美一起瞪大了眼睛,兩人顯然沒有想過,某人會隨身帶這麼多現金在身上。從厚度上看,可能有幾百萬円。

「你一直在身上都放這麼多錢的嗎?」間島由貴一臉古怪地問道,又看了看他的口袋,似乎在懷疑,也不像有能裝下那麼多錢的空間。

「由貴姐,夠嗎?」李學浩不答反問。

「這裡……有多少?」間島由貴看著他手上的錢,遲疑地問道,她只是想借一點,可沒有想過這麼多。

「五百萬円。」李學浩回答道,從儲物戒指里把錢取出來時,他就已經計算好了數字。

「這、這麼多?」強勢驕傲如女足隊長的間島由貴親耳聽到這個數字,也有些被嚇到了,長這麼大,她還沒有見過這麼多的現金。

「我剛剛還留了一百萬在咖啡屋裡。」李學浩只是想說明這點錢並不多。

「什麼?!」間島由貴卻是聽得面色一變,恨鐵不成鋼地看著他,「就算要請客,也不用那麼多……」

「我知道用不了那麼多,松岡她們應該會把剩下的錢還給我吧。」李學浩沒想到她會這麼激動,連忙說道。

「嗯。」間島由貴陰沉著臉點了點頭,突然神色又鄭重起來,「為了保證以後你不亂花錢,請把你所有的資產都交給我保管吧。」

「……」李學浩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聽,這像是間島由貴說的話嗎,她居然還有管家婆的潛質?

「嗯?不可以嗎?」見他不回答,間島由貴冷下臉來。

「並不是不可以,由貴姐,你確定要保管嗎?」李學浩有種搬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早知道的話,他就不低調地「炫耀」了,雖說間島由貴並不知道他有多少資產,只交一部分給她保管就可以,但既然給了間島由貴保管,那千葉小百合幾人肯定也不能落下,否則最後被她們知道了,也是個麻煩。

「沒錯,等未來我們有了孩子,可以作為他的成長教育基金。」間島由貴認真地點著頭,說到最後,臉上出現了淡淡的紅暈。

「你們兩個,沒有看到我在這裡嗎?」一旁的山內佐美咬了咬牙,臉色陰晴不定,聽了兩人的對話,她只有一個想法,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她們家連住的地方都殘破不堪,可是有人身上隨時帶著幾百萬円,甚至請客也拿出一百萬,這還是她所認識的世界嗎?

間島由貴本來還想詢問下某人到底有多少資產,經她提醒,意識到這裡不是在家裡,便打消了問下去的想法。

從某人手中接過那五百萬,間島由貴推到山內佐美的面前:「佐美,希望明天我能在學園裡看到你,不要讓我失望!」

山內佐美看著那厚厚的一疊現金,猶豫掙扎良久,接了過來,重重地鞠了一躬:「請放心,我一定會連本帶利還給你們。」

「那麼,明天見。」間島由貴淡淡地點了點頭,是不想給她壓力。

在山內佐美的相送下,兩人走到門口,李學浩先一步把門打開。

門外,一個穿著初中生校服的女生正抬起手似乎準備敲門,不過當看見打開的門走出兩個陌生人時,她的表情瞬間就獃滯了。

他們是誰?為什麼從她家裡出來? 大學士離開了,心中的故事也許某一天會對某個人說一說吧,但不是現在。

落月需要調整一下自身狀態,剛才為權杖融合的時候,靈力已經完全透支了,現在,只覺得渾身虛脫。

看著熠熠發光的冰雪權杖,值得了。

落月屏氣凝神,調解內息,還沒多久,就聽到一陣窸窣的腳步聲,很輕,很弱,不像女子,更不是男人,是誰呢?沒聽說冰雪城有養貓的。

腳步聲越來越近,走到一定位置停下來了。

「你的鑰匙真好看。」是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童稚的聲音在寂靜空曠的樓頂顯得格外的清脆。

落月微微睜開眼睛,小男孩正披著一層厚厚的貉絨斗篷,風吹起貉絨劃過著他的臉頰。

低頭,鎖骨上鑰匙露在衣衫外面了。

風吹過落月的長發,小男孩恍惚間驚艷了一下子!剛才,青絲白雪,真是太美了!

「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好不好?」小男孩走近了幾步。

「秘密,我最喜歡聽秘密了。」落月說。

「我知道一個地方,你的鑰匙能打開。」小男孩說。

「你確定?」這可是城主和大學士都不知道的事。

「反正那個地方的印記和你的鑰匙一樣。」男孩說。

落月想去看看,可現在體力不支。

「我可以帶你去,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小男孩想了想。

「說吧。」落月到是很好奇,他能提什麼樣的條件。

「等我長大了,做你的丈夫。」男孩像個小男子漢一樣。

噗……

落月看在他嚴肅認真的樣子上,憋住沒笑。

「不過,你還沒告訴我你是誰呢?」落月問。

「我是冰雪城城主的兒子,他們都叫我小城主,等我長大也會當城主的,我知道你是女王,他們說女王高高在上,不可直視,可我覺得你很溫和很美麗,然後我還覺得女王也要丈夫啊,等我長大會成為男子漢的。」小城主說的很認真。

「你為什麼想娶我為妻?」落月好奇的問。

「因為風吹過你黑色的頭髮很特別,你是我見過最美的人。」小城主說。

「也許長大后的某天你會發現世界上很多漂亮的姑娘都是黑頭髮,風吹過都很美。」落月輕柔的說。

「我知道會有那一天的,不過,你是我見過的一個,這才是最重要的。」小男孩很篤定。因為這一刻已經在他心中根深蒂固了。

落月笑了笑。童言童語。

「你笑就是默許了,太好了!我要快點長大!」小城主高興的跳起來。

「不過,你現在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時間,等你休息好了就來找我。」小城主說。

這時候,找不到小城主的城主夫人和城主上來了。

「打攪了女王陛下,十分抱歉。」城主很不好意思,知道自己的兒子十分頑皮。

落月笑了下,很吃力的模樣,連客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和女王陛下有個約定。」小城主很高興,做了一個鬼臉,帶著心中的秘密和父母離開了。

大學士把落月帶到冰宮最安靜的房間,在這裡讓落月閉關恢復,修鍊,還有和冰雪權杖融合,如果冰雪大陸再遇到危機,都要指望女王大人呢,因此誰也不敢打攪和怠慢。

落月閉關的日子開始了。

……

天空之境,紫年和白象,骷髏手,紅鳳凰,水郎跳進去了,不知道身後落月發生的一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