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不像阿希格那樣煞氣十足,也不像阿日斯蘭那樣鋒芒畢露,原本在這樣兩個人面前,他應該是一點存在感都沒有的。

可是不知為什麼,他的氣息,反倒很引人注意。

南煙下意識的抬頭望向他,只見他面色嚴肅的說道:「北蠡王,今天的酒宴,是朕款待炎國貴妃的國宴,你實在不應該說這樣的話。」

阿希格一聽,他是在指責自己,頓時眼睛都有些發紅了。

氣息一沉,正要說什麼。

蒙克又說道:「再說了,你可知道,這位炎國貴妃的真實身份?」

「真實身份?」

阿希格的濃眉一皺,沉聲道:「她不就是一個炎國的貴妃嗎?還有什麼身份?」

一聽到蒙克的話,南煙的心也跳了一下。

蒙克平靜的說道:「她,有可能就是朕那位失蹤的姑姑,塔娜公主的孩子。」

「什麼?!」

阿希格失聲道。

不僅是他,周圍所有的人全都大驚失色,有些人甚至連手上的酒杯都拿不穩了,哐啷的跌落在地。

但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去顧忌御前失儀什麼的。

一下子,大殿上幾十上百雙眼睛,全都看向了南煙。

甚至比剛剛,她出現在大殿上的時候,更灼人。

南煙也沒想到,蒙克竟然真的就把這件事給說了出來,這件事不是還沒確定嗎?

他怎麼就公布了?

阿希格瞪大眼睛看著南煙,道:「你說的是真的?她真的就是——」

蒙克說道:「這件事,你可以問南蠡王。」

「……」

「是南蠡王將她從炎國帶回來的。」

阿希格一聽,立刻抬頭看向了阿日斯蘭,阿日斯蘭大概也有些意外,蒙克會在大庭廣眾,而且是在國宴上,公布南煙還沒有證實的身份。

但他還是很快就說道:「沒錯。」

「……」

「我們經過多方查證,這位炎國的貴妃,的確有可能,就是失蹤的姑姑塔娜公主的孩子。」

「……」

「所以——」

他盯著北蠡王,沉聲道:「阿希格,你還要對她做什麼嗎?」

這一回,阿希格說不出話來了。

他是倓國大公主的兒子,司南煙如果是塔娜公主的女兒,那他們兩個人,還算是表親。

更重要的是——

阿希格的眼中閃過了一道精光。

玉璽!

誰都知道,塔娜公主失蹤,跟玉璽有關係。

之前,他對北平用兵,包括他暗中查知,蒙克和阿日斯蘭跟炎國交好,都是為了找回玉璽。

而現在,玉璽的線索,就在他們眼前!

活生生的!

沉默了一下,他突然皺起了眉頭道:「她真的是塔娜公主的女兒嗎?」

「……」

「有什麼可以證明?」

蒙克說道:「現在,還不能完全證明。」

「……」

「所以,朕留這位貴妃在庫倫城中,就是要等巫師回來。」

一聽這話,阿希格明白了過來:「皇帝陛下是要讓巫師以秘術來判定她的血緣?」

「沒錯。」

「如果,巫師回來,判定她的血緣是塔娜公主的孩子——」

說到這句話的時候,阿希格的眼睛里都閃過了一絲紅光。

那種對權力的慾望和渴求的火焰,一下子在他的身體里燃燒了起來,甚至將他全身的血液都燒得沸騰了起來。

蒙克平靜的說道:「那她,就是我們倓國的皇族。」

「……」

相比起阿希格眼睛都要紅了的樣子,他,卻很淡然。

阿希格深吸了一口氣,又轉頭看向了南煙。

半晌,冷哼了一聲,道:「好。」

「……」

「本王,就等巫師回來,把這件事,查個水落石出。」

說完,他對著高台上的蒙克一拱手:「陛下,本王告辭了。」

「北蠡王難道不繼續留下來嗎?」

「不必了。」

北蠡王對皇帝也絲毫不客氣,一轉身,便走出了大殿。

像是颶風過境一般,周圍的人都輕輕的鬆了一口氣,畢竟,每一次北蠡王出現,一旦和南蠡王相爭,都沒有那麼容易善了的。

這時,南煙抬起頭來,看向外面。

雖然天色已經完全黑了,可是,屋檐下的燈籠,勉強照亮了大殿外。

一個人,正站在那裡,等候北蠡王。

請大家多投月票

(本章完) 無論是錦鯉王還是行雲,一個是自己誓用生命守護的朋友,一個更是自己親情無法分割的大姨。

她們兩者只能成為朋友,絕對不可能成為敵人。

狼嘯天也咆哮道:「你們兩個畜牲,簡直是罪該萬死,公子把他們交給我,讓我來處理。」

錦鯉王也回應,冰冷的大喝道:「我看你們兩人是瘋了,這件事我不可能去辦,同時也與你們再無瓜葛,以後再見便是陌路人。」

「你們兩個畜牲,觸了我的逆鱗,既然小魚兒與你們兩個豬狗不如的東西再無瓜葛,我現在就以絕後患,讓你們魂飛魄散。」歐陽顏怒喝一聲,就要動手。

錦鯉王急忙求情道:「歐陽顏,放他們一條生路吧,他們這個要求雖然無理,但不至死。」

「行雲是我的大姨。」歐陽顏怒吼,道出了真相。

錦鯉王一聽身軀一怔,半晌說不出話來,她也是此時才知道,天行道宗當今的雲仙子行雲,竟然是歐陽顏的大姨。

就連被歐陽顏舉在空中,掙扎著的石姓兄弟都停止了掙扎,嚇得魂飛魄散。

他們根本不知道行雲是歐陽顏的大姨,卻在歐陽顏面前說出要殺他大姨的話來,這簡直就是自己找死。

澎澎!

歐陽顏猛的一甩,將石姓兄弟直接甩出了房間,連牆壁都砸穿了,如沙袋般的丟在地上咳血。

石靖咆哮道:「魚錦鯉,你不是要做個了結嗎?難道就是這樣了結?」

「你了結不了。」石天也咆哮。

他們兩兄弟掙紮起來的瞬間,歐陽顏等人已經掠出房間,對於這兩個深夜造訪,原來是找錦鯉王幫他們殺自己大姨的人,歐陽顏不管他們是出於任何原因,都不想放過。

錦鯉王急忙拉住了歐陽顏的手臂,懇請道:「讓我說兩句,如果他們真該死,請等我迴避之後,再處理吧。」

「好。」歐陽顏沉著了下來,反正石姓兄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是跑不了的。

錦鯉王憤怒的說道:「我與天行道宗的雲仙子有過一面之緣,她的為人極好,且不說我的實力不足以媲美她,就是我有能力將之誅殺,我也不可能與她為敵,你們簡直喪心病狂,我對你們失望透頂,以後你我井水犯河水,從此再無任何情誼可言,你們是死是活再與我無任何關係。」

錦鯉王說完,轉身就要離去,石天歇斯底里的咆哮道:「天行道宗四處聯絡被覆滅的諸國殘存血脈,我們不加入就得死,我們有什麼錯?你既然不願意相幫,還與他們同流合污置我們於死地,這就是你最後的報答之道,好,來吧。」

「夠了,你不要信口雌黃,扭曲是非,我大姨絕對不會對不是這樣的人。」歐陽顏怒喝一聲,根本不相信這兩兄弟的話。

「魚錦鯉,我們兄弟倆早已國破家亡,現在生無可戀,來吧,你不是要做個了結嗎?現在就殺了我們,我們願意死在你的手中,就當償還當年自作的孽,現在不可活。」石靖血紅的雙眼流轉著晶瑩,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決心,那雙眼睛中已經沒有了任何想活下去的光芒。

或許錦鯉王是支撐他們活下去的信仰,現在這個信仰已經破碎了,他們確實不想活了。

不過他們想死在錦鯉王手中,這種心情或許沒有人可以體會。

「難道大姨也到了邊關了嗎?」歐陽顏在心中暗想,他覺得從這兩兄弟口中還可以打探到自己想要的消息。

錦鯉王身軀微微顫抖了一瞬,她看向歐陽顏,懇請道:「放他們一命吧,讓他們走,此次過後,未來他們是生存還是毀滅,我都不會再管,這是最後一次,就當我求你,讓我最後一次報答他們的恩情。」

對於錦鯉王而言,哪怕對這兩兄弟如何的失望,也不想他們死在自己面前,更不可能自己親手殺了他們。

歐陽顏看著他們喝道:「你們滾吧,不要再讓我看見你們,若不是小魚兒求情,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還不快滾。」狼嘯天也咆哮道,他恨不得將這兩人撕成碎片。

石姓兄弟相互扶饞的站在那裡,面目絕望的瞪著籠罩著七彩虹光的錦鯉王,他們似乎不願意走。

或許他們知道這一轉身,從此與錦鯉王便是陌路人。

「你們快走吧。」錦鯉王說道,顯得有氣無力。

「在了結之前,讓我們看看你的樣子吧,就當是我們這一生的緣分,到此徹底的終結,從此讓我們再無牽挂。」石天的口氣柔和了下來,說的極其沉重充滿了奢求。

這是他們最大的夙願,一直以來都想看看化成人身的錦鯉王是不是他們想象中的樣子。

到了此時,他們還不甘心,還想看錦鯉王一面,想揭掉籠罩在錦鯉王身上的七彩虹光面紗。

錦鯉王嘆道:「事到如今,見與不見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你們好自為之吧。」

她話一說完,轉身走了,消失在他們的眼前。

石天兄弟看著錦鯉王毅然決然消失的背影,痛苦卻又仇恨的神色在雙眼中涌動著。

「你竟然如此絕情,我們一定會找到黃道一,讓他給我們個公道。」在錦鯉王的背影消失的剎那,石天大喝一聲。

話音落下之後,一道黃光在他們身上蒸騰而起,化為一張巨大的聖旨飛出,眨眼間將他們包裹,化為一輛金光閃閃的輦車載著他們沖霄而去。

歐陽顏輕皺的眉頭舒展了開來,目送著他們離開,東方的天色都露了魚肚白了,一晚的時間都要過去。

對於石姓兄弟攪和了一晚上,最後道出來的消息,歐陽顏有預感,自己會與大姨見面了,到時候就可以從大姨身上,問出自己母親的事情。

「公子,這會不會是放虎歸山。」狼嘯天在旁有點氣憤的說道。

「是虎也好,是蟲也罷,小魚兒的情面我必須給。」歐陽顏說道。

「可是他們有迫害雲仙子的心思……」

「他們沒有那個實力動得了我大姨,要不然也不會深夜急迫的來找小魚兒幫忙。」歐陽顏分析道。

狼嘯天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他們最後所說的黃道一,不知道是何人?」

PS:大家多多支持。謝謝了 第662章塔娜公主的駙馬

光,照不到他的臉,只能依稀的看到,那個人身形消瘦,穿著一身黑色的斗篷,連臉都被遮住了。

好像夜色凝結而成的一個人。

北蠡王一出去,跟他說了兩句話。

那人,彷彿往裡面看了一眼。

南煙的心在這一刻,微微的顫了一下,因為,她好像感覺到,那斗篷下的眼睛,直直的看向了自己。

然後,轉身走了。

南煙站在原地,仍舊看著外面一片漆黑的夜色,半晌,沒有一點反應。

阿日斯蘭回過頭來,看著她有些蒼白的臉色,說道:「沒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