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到幽泉邊,按下遁光,那裡已有許多連水盟和靈木盟的修士紮營,申崮和蒯量書等人埋屍處已被掘開,幾具屍首整整齊齊擺放一旁,被人仔細驗看。

「水盟主!」

看見她來,眾人紛紛行禮致意,這垂垂老嫗,竟然是連水盟掌門盟主。她態度淡淡的,拽過當年曾參與追捕楚奪的金丹女修,單獨動問最新的情況。

「蒯通遺族,外面還流落有不少做了散修的,經我多方查證,這裡其中一具遺骨生前叫蒯量書,當年曾和多羅諾在這幽泉邊,鬥了數年。」

「還有一具遺骨,就是和羅鳳遺寶有瓜葛的申崮,當年蒯量書在博森城,就是雇了他,到了這幽泉邊。其餘幾人,也曾受雇於蒯量書,應是一路來的。」

「多羅諾結丹前最後一次露面,是在齊南城,取其侄兒多羅信的遺物,當時是楚秦門齊休作保,後來只知道他和齊休分手后,一路去了北邊,至於去了哪,就查不到了。」

女修將詳細稟明,面露一絲疑惑,避過靈木盟的人,傳音問道:「此地眼下在靈木盟地界,雖然我們五行盟同氣連枝,一直守望相助,但如此動靜,您又不肯告知緣由,只怕他們會有什麼想法。」

老嫗恨聲回道:「我閉關多年,元嬰還是無望,又是陽壽快盡的人了,哪還能管得了別人怎麼想。多羅諾很可能拿了我養在這幽泉之下的絕世寶貝,楚秦齊休既然和多羅諾認識,這就去把他叫來!」

女修面露一絲難色,「齊休眼下被楚紅裳照看著,她已是元嬰中期修士,只怕……」

「怕什麼!」老嫗發瘋似的大吼,「把齊休找來見我,馬上!」

連水盟的人飛速趕到楚秦山,還是晚了一步,齊休已帶著展仇、秦長風、顧嘆三人,出發去赴南宮止的約了。

……

黑河峰頂,南宮止,南宮利,南宮嫣然,還有一位南宮家的金丹修士,同樣也是四人,和齊休不過是前後腳到。

南宮嫣然剛剛甩脫姜炎的婚約,沒想到要被家裡嫁到白山這苦哈哈的地頭,本來萬般不願,但是一看到秦長風的長相,哪個姐兒不愛俏,立時換了態度,主動上前,大大方方對秦長風道了個福。

秦長風已有六十歲了,一直單著,不知道是志不在此呢,還是不懂風情,對南宮嫣然主動示好有些意外,尷尬還禮,規規矩矩,不顯一絲親近。

這也是齊休和南宮止把兩人帶來的目的,見沒什麼問題,默契對視一眼,算是將婚事定了下來。

南宮止貴為齊南城南宮家族的元嬰修士,又是這次探寶的召集人,自然一切都是他做主,他不說走,而是呆在黑河峰,繼續等人。

器符城經過祁無霜死後大亂,許多制符煉器修士出奔,再次受到巨大打擊,隔死亡沼澤相望的黑河坊雖不能建城,但繁榮更勝往昔。站在黑河峰上憑肉眼遠眺,就能看到坊市的璀璨燈火。

南宮止笑道:「若是沒有上次那事,黑河坊建城后,只怕高家不會容城邊有你家這處制高點了。」

「是,是。」齊休笑著附和,當年殺高廣盛,是大家一起做下的,之後參與此事的所有元嬰,都隱隱有些同盟關係。齊休也在他們面前混了個眼熟,比如上次滅劉家時,南宮止就曾賣了個小面子。

兩人隨意聊著,沒等很久,對方就到了,一水的棲蒙派服色,打頭乃是棲蒙派唯一的元嬰修士,其餘三位都是金丹,何玉也來了,對齊休只輕輕點頭示意,便扭扭捏捏躲在兩位師兄身後。

來的是棲蒙派,有些出乎人意料,不過對方元嬰看上去和南宮止很熟,反正都是齊雲派根腳,除了高家遺族,哪家勢力來都是有可能的。

齊休看見何玉和這棲蒙派元嬰老祖,想起當年和張世石兩個練氣修士找上門去的事情,那時候棲蒙派作為有元嬰修士的大派,在自己眼中簡直就是萬丈高山一般的存在,想都不想想。沒想到百年還未滿,已經不需太仰望他們了。

心中有些得意,又有些感慨,以地主身份,上前對棲蒙派元嬰行禮致意,不過微微彎了下腰而已。

「好!人齊了,出發罷!」

南宮止家世顯赫,即便修為不如棲蒙派元嬰,但依然是做主的那個人,說完話,便望向對方,原來這探寶的消息,掌握在棲蒙派手中。

「嘿嘿,這次探寶,不在別處……」

棲蒙派元嬰笑道,然後直接飛到黑河峰底,那處寒泉旁邊,「就在此泉之下。」

齊休當場就變了臉。

為何南宮止會獨獨看上自己,嫁一個女兒過來,也要拉自己參與探寶,原來早就把目光看上自家這一畝三分地了!

心中無名火起,目光死死盯住何玉,要說這黑河峰下一處無名寒泉,有什麼人會費心探尋的話,場中就只有這個在此生活了十來年的小畜生了。

本來玉樹臨風的何玉,這時候將身體縮在同門身後,偷偷朝齊休打著討饒的眼神,形色分外猥瑣。

他怕自己鬧出來,自己就偏偏要鬧出來!什麼玩意兒!

「何玉!」

手指何玉大罵,「你好歹也曾是我楚秦門人,我這輩子,對你可是問心無愧!得了我門中秘密,出賣給下家主人,何等的不知羞恥!」

他這激烈的反應,兩名元嬰都沒料到,棲蒙派元嬰肯定是知道的,閉口不言,南宮止則露出訝異神色,看來他也不知道其中內情。

何玉本來料准了齊休的性子,想著自家勢大,他肯定會默默吞下,沒想到在元嬰老祖面前,被突然發飆的齊休直介面水噴在臉上。算盤打空,窘在當場,臉騰一下子就紅了,低著頭不敢回嘴。

他那兩位師兄的表情就精彩了,在齊休、何玉兩人之間掃來掃去,雙目放光,根本不幫何玉的腔,乾等著看自家這半路進門的天才師弟笑話。

「咳咳,何玉這孩子也是不把穩,這不,我親自來驗看一番,還叫上了南宮道友,他家和你家眼下快結親了罷?你不知道,我家和他家也是做過親的,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這泉底密藏,你楚秦一家肯定是撈不到手的,這樣,探寶之後,所得一分為三,你一個金丹初期,獨得一份,這樣可好?」

這種醜事,棲蒙派元嬰自然沒告訴南宮止,見他聽了齊休的話,臉色有些不好,連忙打個圓場。

南宮止想了想,決定還是賣他個面子,一道勸說齊休。

「不行!」齊休斷然拒絕。

兩位元嬰沒想到這個小小金丹初期還真敢讓自己下不來台,同時色變,南宮止不悅喝道:「齊休!你以為你什麼身份!?給你點臉,就真到我這開染坊了?」

「南宮前輩容稟!」

齊休是肯定不會就這麼和他們一道下去的,這合夥探寶是一回事,但在這黑河探寶是另一回事。雖然此地屬於楚秦門,但那是受了南楚門的饋贈,要是甩脫楚紅裳,背著她和南宮止等人取下重寶,回頭在自家真正靠山那裡根本沒法交代。

和南宮止把態度表明,無論如何,這件事自己必須請示楚紅裳決定。

南宮止大笑,「我如何不知道這裡原是紅裳的!只是她一向不理我,我怕去找她,讓她以為我是在沒臉沒皮痴纏,所以才退而求其次找上了你。你要是真能把紅裳找來,我自然求之不得!」

他既然表態,齊休再無多話好說,打發展仇去黑河坊,將此事告知在那的楚慎,然後就站在寒泉邊守著苦等,哪也不去。

左等右等,半月之後,卻把秦思瑤等來了,她是向齊休稟報連水盟來找的事。不過這種事,用傳訊靈禽就行了,哪用特意跑一趟,很快纏上齊休,非要同路去探寶。

齊休不同意,她就一個勁往身上湊,被煩得無奈,只好點頭。

秦思瑤參與進來,立刻找上了南宮嫣然,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也是眾人在黑河峰停留太久,南宮家又沒遮掩行跡,被她得到了消息,立刻借口有事,巴巴地趕來替兒子姜炎出氣。本來該是婆媳的二女,表面看上去親熱得和姐倆似的,但言語之間,全是在互相揭短,一個諷刺對方不守婦道,一個諷刺對方無賴悔婚。

兩個女人鬥嘴,自然不會讓別人聽到,齊休和南宮止都不怎麼關心,只有南宮利猜到一些,暗暗留意。

足足等了一個多月,西邊萬丈紅雲姍姍來遲,楚紅裳果然還是來了。 今天小小的爆發下,6500多字了,大家也給力一些哈,收藏一下!

「好吧!帶我去看看獸人奴隸!」庫克也不計較,這少年明顯是想賺點零用錢而已。

「謝謝您!先生,您可以稱呼我為漢姆!」漢姆十分欣喜的回答道。

「漢姆!前面帶路吧!」庫克把手一揮,巴格魯則挺胸抬頭的跟在後面,並且不時的把手裡的武器給揮舞兩下,巴格魯覺得自己太幸福了,雖然增加了一個主人,但是卻學會了烤肉技能,更讓巴格魯覺得庫克是最好的主人的是這一身厚厚的金屬盔甲,以及黑黝黝的金屬武器,儘管訓練很累很累,但是巴格魯除了洗澡,其他的時候都把這盔甲給穿上的,因為巴格魯害怕一旦脫掉盔甲就會消失了,而且巴格魯從來沒有生活的這麼好過,鮮美的食物,安全的環境,更難得的是偶爾還有一次酒喝,天啦,那可是巴格魯從來沒有體會到過的滋味,這一切都是庫克這個主人帶來的,巴格魯所要做的就是不讓主人丟棄自己,所以巴格魯覺得自己還需要表現一下。

而庫克則沒有理會洋洋得意的巴格魯,而是聽漢姆說話:「先生!不知道您要買獸人奴隸做什麼,不過總的說起來,獸人奴隸並不是很好,做苦力來說吃的比做得多,做護衛那些獸人頭腦都不怎麼靈光,只有那些愛現的貴族才喜歡帶著兩個高大的護衛,當然了,還有些貴婦人也喜歡強壯的獸人。」

「呵呵,我是傭兵團的!」庫克笑呵呵的說道。

「傭兵團!先生,這倒是比較合適,獸人適應很多的野外環境。」漢姆對於奴隸很是了解。

庫克看了看少年,很是意外的問道:「漢姆,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

「先生,我漢姆從小生活在這裡,都是聽大人們說的,還有就是自己看到的,先生,你呆會選奴隸的時候,要選那些手上有老繭的,而且看起來穿的很乾凈,但是不是很好的那些獸人,他們都是老實人。」漢姆小聲的解釋道。

「呃!這是怎麼回事?」庫克驚愕的問道。

「先生,那些獸人是剛剛從獸人領地那邊過來的,只想賺取金幣,而一些來的早的獸人跟著我們人類學壞了,早來的獸人不知道換了多少個主人了,所以油滑的很,而且不服管教。」漢姆繼續的解釋道。

「呵呵,漢姆,呆會你就幫我挑選一下,我知道你肯定認識那些老是進出這裡的獸人,我不需要那樣的獸人,事情辦完以後我會給你一百金幣。」庫克眼珠子一轉就說道。

「先生,你說的是真的么?你真的給我一百金幣?」漢姆激動的問道。

「當然!」庫克猜測的沒錯,漢姆經常在這裡出入,所以那些熟悉的面孔漢姆怎麼可能不知道。

「好的,先生,您跟我來,我知道新來的獸人都在一個地方。」漢姆得到庫克的許諾,立馬就行動起來。

當漢姆帶著庫克穿過了好幾個區域,幾乎是在奴隸市場最偏僻的地方,果然這裡數百個獸人,而且這些獸人都明顯的精神有些萎靡,庫克拉了拉漢姆問道:「漢姆,我怎麼覺得這些獸人好像有問題呢?」

「嘿嘿,先生,他們是餓得,他們都是新來的或者是挺老實本分的,所以爭不過其他的人,別小看這自由交易這一塊,其實也是要繳納保護費的,那些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段,每個月一個人基本要繳納一個金幣,因為那些地方貴族喜歡來,而且貴族不怎麼喜歡這裡面的氣味,往往就在入口的位置轉悠一圈就走了,所以就被那些油滑的傢伙霸佔住了。」漢姆嘿嘿笑著說道。

「嗯!」庫克答應了一聲,然後就開始觀察起來,既然庫克知道這些獸人是餓的,就選擇那些骨骼大的傢伙。

「漢姆,這些傢伙身邊怎麼沒有牌子啊。就是那種把種族,特長,還有價格標註起來的牌子?」庫克倒是看好了好幾個獸人,但是卻發現了一個問題,庫克又問道。

「先生!那些牌子是需要花錢請人寫的,其實這個小的可以給你解答,獸人裡面的基本都是戰士職業,而且都是強力的戰士,他們身體強壯,力量大,而且不怕吃苦,當然也有一些特殊的職業,好像獸人裡面有祭祀這個職業,裡面的狐族,天鵝族,出現祭祀的幾率最高,不過其餘的獸人也有誕生祭祀的幾率,不過那太低了,像貓人就酷似人類的刺客,不但走路輕盈無比,而且能在黑暗中視物,做斥候最好,半人馬種族則是最好的射手……。」庫克驚訝的發現,這漢姆對於獸人比自己這個學院的學員更加的了解。

「好吧,漢姆!你去把這裡負責交易的人給我找來,我這就挑選。」庫克聽完以後,就對漢姆說道。

「是,先生!」漢姆小跑的離開了。

「你是什麼種族?有什麼特長?」這些獸人很好認,不過同種的獸人庫克就分辨不出來了,庫克問的是一個足足有三米身高的大傢伙,不過話說回來,獸人裡面三米多高的傢伙比比皆是。

「先生,我是犀牛族的,至於特長會游泳。」這個獸人的回答讓庫克大吃一驚,犀牛族的,怎麼沒有聽說過,而且游泳算是特長么?

「那麼你能狩獵么?」庫克只好換個話題問道。

「狩獵,這個是個獸人都會啊。」這犀牛族的回答讓庫克直接無語了。

「你是怎麼來這裡的?」庫克問出了最納悶的問題。

「走過來的!」大漢繼續的回答道。

「走過來,你不會是從魔獸森林裡面走過來的吧?」庫克不可置信的問道。

「是從魔獸森林的外圍區域繞過來的,我們獸人的聽覺靈敏,所以能避開大部分的危險。」犀牛族的大漢用手比劃了一個半圓。

「你們一起來了幾個?」庫克打定主意,一定要把這傢伙買回去,能夠越過魔獸森林來這裡,別的不說,這逃命的本領肯定是最好的,逃命的本領最好,那麼就意味著跑的快,跑得快是當戰士應該具備的基本技能之一,君不見以前紅軍就是跑的夠快,比人家的機械都跑的快。

「我們弟兄五個,另外在路上還遇見了羚羊族的三位兄弟,還有熊人兩兄弟。」大漢羨慕的看著巴格魯身上的裝備,咽了一口口水的說道。

「熊人?熊人怎麼會來這裡,他們不是獸人帝國的強力戰士么?」庫克疑惑的問道。

「本撒兩兄弟是沒有辦法,他的母親一次生育了三個,餵養成半大小子已經不錯了,所以兩兄弟不得不另外出來生存了。」犀牛族大漢指了指本撒兄弟,庫克一看這兩兄弟明顯的營養不良,眼睛部位已經凹陷下去了,不注意還不知道這是什麼種族呢,不過庫克仔細的看了一下,發現的確是熊人。

「好!你們十個人跟我走吧,我是龍與魔法師傭兵團的,我需要你們加入傭兵團……。」庫克微笑的說了一大堆的話。

「咳咳,咳咳,先生!先生,你過來一下。」庫克正講的興高采烈的,哪知道被漢姆拉了一下,庫克疑惑的跟了過去。

「先生,你說這些都沒用,你是來買奴隸的,不是招收傭兵團的團員的,你就直接說包吃包住一個月或者是一年給多少錢就行了,你說的太複雜他們也不懂的。」漢姆提醒的說道。

「好吧!」庫克被漢姆這麼一說,立馬就醒悟過來了。

「咳咳。咳咳,包吃,包住,一個月最低給你們五十金幣,我是傭兵團的,一共分為六等,你們剛剛去,就是最低等的雜役,包吃包住一個月五十金幣,然後我會訓練你們,只要達到了晉級標準,那麼你們就有可以從雜役升級為預備役的團員,這個時候最低給你們一百金幣,然後成為正式團員,一個月是兩百金幣,然後是小隊長,這一級別一個月最少是三百金幣,最後是中隊長,一個月是五百金幣,至於大隊長一個月是八百金幣,你們願意跟我簽訂契約嗎?」其實庫克的團員標準就是所有傭兵團的團員標準。

「大人,包吃能吃幾分飽?」熊人本撒弱弱的問道。

「幾分飽?當然是你們自己認為吃飽了就可以了。」庫克理所當然的回答道。

「願意,我們願意。」庫克這一表態不要緊,周圍的數十人都叫嚷起來,把周圍負責治安的衛兵都招引來了。

「好了,好了,一個個的來!漢姆,你替我在旁邊看著。」這個時候市場的管理人員也來了。

「你叫什麼名字?」庫克首先問犀牛族的大漢。

「我叫黃蹄,這是我弟弟叫紅蹄,青蹄,雪蹄,黑蹄,這是羚羊族的木尾,石尾,酷尾,這熊人是本撒,大撒。」黃蹄主動的介紹道。

「好吧,你們先登記!」庫克對於浙西名字無語了,熊人兩兄弟不就是笨傻,大傻么,不過庫克把手一揮說道。

「大人,大人,我是牛頭人啊,我可是跑的最快的啊。」

「大人,大人,我是猴人啊,我在森林裡面爬樹,爬岩壁都快啊。」

「屁,你們猴人這算什麼,我們鼠人可是跑的最快的,而且我們的鼻子可以聞見周圍數千米之內的異常味道。」

「黃蹄!你說說看這些人裡面,那些能要?」黃蹄已經是庫克的奴隸了,所以庫克徵求了一下黃蹄的意見。

「主人。那幾個牛頭人可以,還有那幾個豬人,不過就是太能吃了,還有那個猴人…………另外大人我告訴你一個秘密,看見沒有,就是角落裡面的那個老人,那可是一個祭祀,我也是不小心發現的。」黃蹄指了指其中的十幾個人,黃蹄現在就是在為庫克著想了。

「祭祀?」庫克小聲的問道。

「好像是前些時候生病,自我覺醒的。」黃蹄不確定的問道。

庫克來到角落裡面,一看這個獸人根本就不像是其餘的獸人那麼高大,反而有些弱小,庫克徑直的走來問道:「你是什麼種族?」

「我問你是什麼種族?」庫克見這個人就是搖頭,庫克再次的問了一遍。

「這個我也要了。」這個不說話,庫克覺得黃蹄說的話有很大的可能,於是直接吩咐道,然後就有兩名護衛過來要架走這個獸人,因為在這裡交易的會被打上一個紋身,這紋身就是表示是庫克的奴隸了,而且在離開奴隸市場之前會被粗略的檢查一下,就是看有沒有什麼傳染類的疾病。

「放開我,放開我,你們這些野蠻人。」這人剛剛被護衛一碰,立馬就跳起來,徑直的撲向了庫克。

「女的?」庫克手一揮,直接就擒拿住了這個人影,這個時候庫克才發現這根本就是一個女性獸人。

「漢姆,這是什麼種族的?」庫克看著這獸人幾乎跟人類沒有什麼兩樣,不由的問漢姆。

「大人,我哪裡知道啊?不過我聽說有些獸人的特徵是會在成年的時候才會顯露出來的。」漢姆搖搖頭回答道。

「大人,好像是虎人?」黃蹄在一邊不確定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虎人不是不盛產祭祀么?」庫克疑惑的問道。

「你看她的兩顆虎牙,要是大人你不信,你摸摸看這小妞的後面,肯定有個尾巴,獸人所有種族都盛產祭祀,只是幾率高低而已。」黃蹄眨巴眨巴眼睛說道,而旁邊的漢姆則驚愕的看著黃蹄。

第一寵婚,蜜戀小甜妻 庫克被黃蹄這麼一說,立馬就把手裡的女性,應該說是少女直接的拉過來,然後伸手一摸:「真的是虎人!」庫克果然在寬大的衣服下面摸到了尾巴。

「大人?」漢姆大叫一聲,但是看到庫克已經做完了,只要閉嘴了。

「你,你這個流氓,我要殺了你!」哪知道庫克這一動作立馬引起了虎人小妞的反撲,不過庫克是什麼人,力量很是強大,看著虎人小妞的樣子,庫克徑直的一記手刀給打暈了。

「剛才你要說什麼?」庫克這個時候才轉過頭來問漢姆。

「大人,獸人一族的女性某些部位是不能亂摸的。」漢姆扭捏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