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蒼是公正的,總會有一天,這些人會得到清算…….」這條狼仰天長嘆,它這樣子真的不像一條粗暴的狼……它竟然難得一見的沒有噴垃圾話。

「我這一輩子只聽從兩個人的話,一個就是我那該死的老爹,它生了我,沒有它就沒有我,我沒有辦法。另外一個就是吳用,在他消失的時候,雖然我離五行山那麼遠,我竟然都感覺到他的力量,我不顧一切的趕了過來,我還是來晚了,竟然沒有和他道別。」

一滴眼淚從這條狼的眼睛之中掉了下來。

一頭兇惡的魔獸,竟然也有眼淚,這不是鱷魚的眼淚嗎?古風塵很想嘲諷一下這頭狼,但是他發現自己根本說不出口。

因為他看這惡狼的樣子,它真的是傷心了。它對這位天啟騎士團當年的大宗主,五行門最傑出的弟子吳用是有感情的,想起來,這位一定是一個頂天立地的人物,不然的話,為什麼這麼多人為他守護著呢?

「小子……」半天,這條惡狼從悲傷之中走了出來,恢復了那種沒心沒肺的狀態,「小子,你一定不要給他丟臉…….」

老公大人請息怒! 古風塵就鬱悶了,不要給他丟臉?這是什麼意思?他和吳用有交集嗎?

這麼一說,好像自己欠了那個當年的天啟騎士團的大宗主吳用什麼似的。

(未完待續。) 這還是頭一次,她被他關門外呢!

好氣哦,可還是得保持微笑。

葉佳期耷拉著小腦袋,看著他的門。

外面電閃雷鳴,風大雨大,黑暗的天空中時不時劃過一道閃電,划亮天空。

葉佳期垂頭喪氣地走回樓上,回到自己房間。

她不開心地絞動睡衣衣角,很不開心吶!

幹嘛趕她出來?他討厭她了?還是她做錯事了?

明明她今天一天什麼事都沒做,晚上吃晚餐的時候,他還給她夾菜了呀。

葉佳期百思不得其解,很納悶,很費解。

她坐在自己的小床上想了好一會兒,唔,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但今天雷聲很響,她確實怕怕的。

葉佳期跳上床,躲在被子里,捂上耳朵。

她不敢看閃電,那一亮一亮的閃電很嚇人。

沒關燈,她躲進被窩。

那一晚,睡夢中,迷迷糊糊時,她像是看到有人坐在她卧室的沙發上。

她太困,很快又閉上眼睛,總以為自己在做夢。

因為……沙發上那個人好像那個趕她出來的壞蛋。

夜裡依舊雷雨交加,但她睡得很沉很香。

喬斯年就那樣在她的卧室里坐了一個晚上,困的時候打個盹,生怕她半夜做噩夢嚇醒。

凌晨雨停,趁著葉佳期還沒有醒,他回到自己房間。

以至於葉佳期醒來時,什麼都沒有看到,以為自己做了一場夢。

早上起床,她還故意不理他。

「七七,吃早餐。」他喊她,給她切了麵包,塗上她愛吃的草莓醬。

「不吃,我今天要去吃學校的營養早餐!」

「……」喬斯年嘴角一抽,「你不是說學校的早餐很差勁嗎?」

「就是不吃,哪有什麼為什麼。」葉佳期用他昨晚上的話來反駁他。

喬斯年越發無奈,鸚鵡學舌的本事倒不小。

她背著書包,冷哼一聲,傲嬌地往門口走。

他傲嬌,她也會啊!

不就是抬頭挺胸,不理人嘛!

她會!!!

就在葉佳期快要走到門口時,喬斯年淡淡哄道:「回來,晚上帶你去看煙火。」

葉佳期頓住腳步。

「還有音樂噴泉。」

葉佳期不動了。

今天是周五,晚上她正好放假,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聽上去……有那麼一點點讓人動搖呢。

咦,她的意志開始不堅定。

「我數到三,一,二……」喬斯年淡淡道。

「帶不帶我吃冰激凌?」葉佳期急忙問。

喬斯年皺眉算了算,不是她例假的日子,便點點頭:「嗯。」

「那就勉強同意吧。」葉佳期往回走,放下肩膀上的書包。

她坐到他的對面,笑眯眯地看向他。

某人一身乾淨的白襯衫,俊美如斯,優雅從容。

「看什麼,吃早餐。」喬斯年敲了敲她的牛奶杯,「喝完。」

「唔,我想喝你的咖啡。」葉佳期指著他的杯子,臉上是甜美、清新的笑意。

她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像月牙兒一樣,露出珍珠白的牙齒。

睫毛纖長,瞳孔晶亮。

那時候的她臉上還有點嬰兒肥,看上去臉色紅潤有光澤,嬌俏大方。 「你現在的地位,與天啟騎士團有著莫大的關係。」這條狼說,「因為天啟騎士團的存在,因為吳用的存在,你受到很多大人物的重視!」

古風塵無語了,這頭狼說得自己好像受了天啟騎士團的大恩惠似的,可是古風塵自己怎麼總覺得,當年的天啟騎士團的大宗主,好像一直在給自己挖坑一樣呢?

他看這條兇惡的狼,竟然流出了眼淚的份上,沒有說出自己真實的想法。

「這個時候,你一定不能輸,所以,我教你我們地府之中的功法。」這條惡狼說,「地府功法,其實和五行門的功法,並沒有本質的區別。」

這頭狼搖了搖頭說:「只不過,地府的功法更加簡單直接,並且傷害人的性命,五行門的功法比較柔和一點點,五行門修行的功法,一是提高自己的戰力,但是最終一條,他最後的修為,能夠被五行門所吸收,五行門的傳承,最後造就一位無上強者…….」

這條狼搖了搖頭說:「五行門的老祖,是五行門的開創者,但是絕對不會是這套功法的開創者,這套功法的開創者另有其人,這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事情了。」

它的臉上,無比的遺憾。

「現在,我教你修習地府功法的秘籍!」這頭狼說。

「然後我去發動天災?大哥,你不是在搞笑吧,我現在修為這麼低,到什麼地方去發動天災呢?估計我還來不及發動,就被別人一巴掌給拍死了,你要陷害我,也不用這樣吧?」

古風塵看著這頭惡狼,說。

「錯,你不需要發動天災,我將我自己的修為,提供給你……」這條惡狼毫不猶豫的說。

古風塵嚇得倒退了一下,這條惡狼,怎麼會這樣呢?

「捨不得孩子套不得狼……」這條惡狼說,它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古風塵打斷了。

「大哥,你可是一條狼啊……誰要套你?」

「你亂打斷老子說話幹什麼?」這條惡狼非常不滿古風塵打斷它的話,「反正就是這個意思了,捨不得孩子套不得狼的意思了,不下決心,我們怎麼可能戰勝強敵呢?你吞噬我的修為和功法,然後打敗那個傢伙,帶著我離開這地方……」

這條惡狼看樣子是下決心了。

「我輔佐你,重建天啟騎士團,這世界的偽君子太多,要好好清算!」這惡狼說。

古風塵真沒有什麼重建天啟騎士團的想法,不過,他對流落在兩界山朋友們很是不放心,假如有條件的話,他一定會好好照顧那些朋友,他們是那麼的可愛,那麼的堅強,那麼的樂觀,並且還是那麼的執著。

但是,他不能接受這條狼的提議。

假如他同意了這條惡狼的做法,他和那些發動天災的人又有什麼區別呢?

但是,他能直接拒絕這條狼的好意嗎?即使他拒絕,這條狼願意幹嗎?這條狼,是打定了主意認為自己假如可以贏,就可以帶著它離開這地方了。

他不能接受這條狼的好意,他一定要說服這條狼,想了一下,他選擇了破口大罵:「你這條傻狼!你咋什麼都不懂,你根本就不知道,修行這樣的功法,根本就是外門功夫,這功夫是藉助外力,會為自己今後的修為種下禍根,根本無法達到巔峰,你這條蠢狼,你咋不想想,開創地府修鍊體系的是地府之主,是洪無悔大帝的師兄,最後不死在洪無悔的手下,他修鍊時間比洪無悔久多了,怎麼就干不過洪無悔呢?只是他的的修為體系出了問題…….」

古風塵信口亂說。

「你錯了。」這條狼很慎重的說,「洪無悔也沒有勝,他們是同歸於盡的……」

「你這個傻叉,你根本就什麼也不知道!」古風塵沖著這條惡狼吼道,「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還不用腦子,他們決戰的地方是什麼地方,是在地府啊!你懂個毛,地府的大軍,看到自己的老大受到了攻擊,一個個都回來援助老大,但是,地府之主還是被洪無悔殺了,你說洪無悔的戰力,比那該死的地府之主要高多少?」

這條惡狼搖了搖頭,這事情好像他沒有想過,也沒有聽說過,但是經過古風塵這麼一說,它覺得古風塵的說法是很有道理的,怎麼來說地府之主受到了攻擊,他手下的人都不可能坐視啊。

這麼一說,洪無悔應該比地府之主戰力高出一大截才有可能在地府之中誅殺地府之主啊。

這條狼,竟然被古風塵胡說給鎮住了……

「你說得好有道理哦…..」

這句話,從這條惡狼的嘴巴中發了出來,古風塵嚇了一大跳,他差點給坐在了地上,這話,他經常從古雅小糖的嘴巴之中聽到,怎麼可能……從這條惡狼的嘴巴之中發出呢?

「怎麼了?小子?」

看到古風塵的失態,這條惡狼迷惑的看了一眼古風塵,問。

「變態!」古風塵直接給這惡狼一個白眼,罵道。

這條惡狼不明就裡,自己怎麼就變態了呢?他要向古風塵討說法,這句話可不是隨便能罵的。

但是,古風塵死後也不能將將真相告訴這條狼,這條狼拿古風塵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也只有作罷。

從這個意思上來看,這條狼完全接受了古風塵對待它的態度…….這也是一條奇葩的狼,一個毛頭小夥子,竟然在它面前呼來喝去的,它竟然也能被接受。

古風塵也沒有想到這條狼竟然這麼沒有骨氣,它雖然氣呼呼的,但是它沒有離開,也沒有再對古風塵出手,只是在一邊生著悶氣。

這條狼自己也覺得奇怪,明明自己對古風塵是痛恨不已,為何自己竟然…….內心深處,還有一絲絲欣賞呢?

或許,這傢伙就是一個被虐狂,它異常巨大的身軀,根本無法掩蓋他有著一顆小受的心。

良久,這條狼總算平息了自己心中的怒火,它站了起來,一把抓過了古風塵,一屁股坐在古風塵的身上,吼道:「小子,既然你不願意接受地府之中的功法,那行,我滿足你!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面,老子對你進行特訓,逼你修為迅速提升,老子可不想死在這裡……」

這條狼在吼叫,古風塵在它屁股底下掙扎……但是古風塵的掙扎沒有用處,這條狼的力量太大了,將他壓住,讓他一動也不能動。

這明明是報復——在這條狼還是一條小狼狗的時候,古風塵也曾經將它當凳子坐——現在,它就這樣報復著古風塵。

「從現在開始,我對你進行特訓,我老人家怎麼也算見多識廣,教你這不成器的小子是綽綽有餘的!」

這條狼說。

「切,我見過的名師,比你聽說過的還多,東方奇才學院那些老師,隨便拿出一個都秒殺你——可是,他們就是對我沒有一點點辦法!」

古風塵洋洋得意的說:「就你,也想改變我?我有自己的方法,你們誰也教不了我!」

古風塵聽到了特訓兩個詞,不禁想起了愛莉所謂的特訓計劃來,他心中非常鬱悶,這該死的愛莉,現在在什麼地方呢?

假如愛莉在這裡,她一定會替自己說話,一定會為自己洗刷冤屈……

(未完待續。) 這個時候,古風塵無比的懷念的愛莉,假如都是特訓的話,至少愛莉不會這麼粗暴——這不準確,應該這樣說,雖然愛莉可能比這條狼更加粗暴,但是好歹人家也是一個女的,並且還是一個長得不錯的女的。

比如一樣是將自己當凳子坐吧,坐在愛莉的屁股底下,愛莉的身體非常輕盈,香味撲鼻,可是坐在這條巨狼的屁股下面,只感覺到一股濃濃的狼糞便的氣味……

這****的巨狼,古風塵真的想將這傢伙熬成一鍋肉了!

這條狼好像根本感覺不到古風塵的憤怒,它笑眯眯的對著古風塵說:「你說吞噬人家修為來得太容易,也對。首先,我將為你築基,長期行走在地府邊緣,我弄了不少的絕世大葯……你突破了王者,正好為你築基。小子,這些大葯,我本來是準備留給我的後代或者我自己突破用的,你小子有福了!」

古風塵這下傻了眼了,這頭惡狼,竟然還不知道他的本性吧?

「這不行,我跟你說,藥物對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作用,或者說,藥物對我來說,只有副作用!」

「小子,我將你揍成那個樣子,你都能忍住痛苦,竟然一點點藥物造成的痛苦都不能忍受,我高看了你!」

這頭巨狼很是不滿的說:「小子,你知不知道築基的重要性,突破以後及時築基,對今後修為大大有益處,這不像吸取別人的功力,這功力,可以說是你用痛苦等換來的!」

「我不行!我小時候長期浸泡在藥物裡面,對天下的靈藥真的已經有抗藥性了!」古風塵隨便扯了一個理由說。

「瞎說,你當時沒有突破王級,怎麼可能經受著我手上的這些大葯的藥力呢!你不要亂搞了!」

巨狼憤怒的說,他不滿古風塵這信口雌黃的說法。

「假如無效,浪費了你的大葯,你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古風塵看這頭狼的意志非常堅定,根本容不得改變,說。

「幹什麼怪你呢?是我自己做出的決定,世界上哪裡有這樣的人,竟然靈藥對他無效,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人,就算你成了骷髏戰士,靈藥都一樣有效果的…..小子,你就別推辭了,雖然這藥物珍貴,但是,你遠遠比這些靈藥值錢!」

這頭惡狼,瞪著古風塵說,他非常想給這傢伙揍一頓,這麼好的靈藥,他竟然會認為藥物會無效……很可能,這個小子其實良心未泯,對於自己這種大出血的行為內心不安,在想辦法推辭吧?

它只能是這樣安慰著自己,它根本不信,這個世界上會有藥物對他沒有作用的,這樣的人,是聞所未聞的,在這條惡狼的心中,是不可能存在於這個世界的。

它不信邪,根本就不相信這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