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死!」雷凡心中的怒火一下子被對方點燃了,他的本質其實還只是個少年,對於人世間的善惡有著自己的判斷,他有自己的底限,對方辱他罵他,他可以一笑置之,但只要是涉及他的父母,親人他會真的生氣,憤怒!甚至以死相拼!

雷凡輕輕將風玉顏的身軀放在白虎的背上,然後轉身一步步向對面四人走去!

「找死!」吳青陽差點失聲大笑,「哈哈,你說我找死!不知死活的東西,別以為你戰勝了幾個小毛孩就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你還差得遠那!阿四,給我拿下他!」

吳青陽身邊的一個黑衣人一步跨出,緩緩向前邁步,他的身後生氣了一團龐然大物的虛影,仔細看去竟然是一頭巨大的青牛,青牛身軀肌肉膨脹,四蹄踏著青幽幽的火焰,讓人一看就有一種猙獰之感。

這個黑衣人竟然擁有著特殊體質,幽冥蠻牛體!

這是一種非常霸道的體質,擁有這種體制的人,力可拔山嶽,可翻江倒海,而且擁有一種狂暴的特性,只要陷入憤怒當中就能短暫的擁有數倍於自己的力量。是凶獸體質中比較強大的一種。

這黑衣人每邁一步他的身軀就膨脹一圈,那鼓脹的肌肉一下子將身上的衣物全部撐開,條條小蛇般的青筋暴露在空氣當中,猙獰可怕。

五步過後,此人竟然變成了一個身高兩丈,青面獠牙的猙獰巨人,一種蠻荒,狂野的氣息在空氣中不停傳播,讓對面的雷凡都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抑感。

「弟弟小心!這是幽冥蠻牛體!力量是他最大的強項,千萬不要和他硬碰硬!」風玉顏焦急的提醒雷凡,因為她看了出來,這阿四根本就是一名強大的氣海凝血境的修鍊者,他知道雷凡是擅長近身戰,對方恰好克制他,這讓她心中有些擔心雷凡不是此人的對手。

她那裡知道,雷凡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二十二虎,加上手中覆地棍的重量恐怕就連血海神胎境的強者都不敢與雷凡比力量,這頭蠻牛簡直就是班門弄斧。

「哼!想比力量嗎?」雷凡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猙獰,比力量的話恐怕會讓對方非常失望!

他順手拔出了後背青皮葫蘆上的塞子,覆地棍在手頓時整個人的氣質為之一變,一種兇悍暴虐的情緒在瘋狂的釋放,辱人親人父母者,殺無赦!

「嗷!哈哈!竟然只是一隻葫蘆塞子就想抗衡幽冥蠻牛體!這簡直是我今年聽說過的最大的笑話!」吳青陽哈哈大笑,他可以想象下一刻是什麼樣的結局,棍折人亡!

「阿四!不要殺死他,打殘就好了!」吳青陽此時還不忘囑咐一下,他想要雷凡活著,活著嘗遍世界上最痛苦的酷刑!只有這樣才能一解他的心頭之恨。

「嘿嘿!」雷凡只是低聲冷笑,他並不屑於去解釋,只有赤果果的現實才能讓對方清醒。

「哞!」黑衣人阿四,猛的加快了速度,雙腿猛的在地上一蹬,大地一陣搖顫,腳下頓時凹陷了下去,那龐大的身軀高高躍起,猛地朝雷凡的方向踐踏了過去!

「給我飛起來吧!」雷凡狠狠揮舞起覆地棍,恐怖的重量加上恐怖的重量,那種衝擊力即便是一頭真正的幽冥蠻牛都要被一棍掃飛。

「嘭!」

一聲沉重的擊打聲傳入了眾人的耳膜,一個諾達的身軀凌空飛了起來,天空中頓時血花四濺,接下來便是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那頭剛才還猙獰兇猛的蠻牛此刻就如同一條死狗般的趴伏在地,隱約可見腰部以下被重物擊打的粉碎,骨頭渣子和血肉混合在一起,一個剛才還氣焰滔天的可怕人物,轉眼變成了一個廢物!

「什麼!」吳青陽使勁揉了揉眼睛,他獃獃的看著地傷奄奄一息的阿四,低聲喃喃道,「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連他身邊剩下的兩個黑衣人都目光獃滯,阿四雖然叫阿四,卻是他們的大哥,阿四的實力他們最清楚,足可以與氣血化海境中期的強者對抗,現在怎麼被一個看起來不過十六七歲的少年一棍子拍成了廢人!

風玉顏震驚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弟弟嗎?剛才那一擊的力量能夠直接擊飛對方,到底有多強?二十虎還是三十虎?(未完待續。) 兩名假面騎士相互配合得極為默契。mage進行防守,birth便負責攻擊。他取出自己的主裝備武器birth爆裂槍(r),踢開隨身攜帶的挎包,用半透明的特製彈匣從挎包裡面滿滿勺起一匣子變身硬幣,以麻利手法安裝上去,大喝道:「伊達,讓開!」平端槍口,猛然扣動扳機發射——正好抓住了魔法防護牆消失的瞬間,時間上的配合,堪稱天衣無縫。

比蘿蒂絲成為蒲觀水的從者,比沈落雁與白清兒成為陳勝從者的時間更長。故此,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見識現代化武器了。原本對於敵人使用槍械進行攻擊,她還有些不屑一顧的。因為沙羅曼蛇是火焰之精靈,並非物質界之生物。無論用劍抑或用子彈,凡人的武器,絕對無法對它們造成任何傷害。

然而黑妖精不知道,假面騎士birth變身和用作武器的硬幣,卻並非普通硬幣那麼簡單,而是中世紀歐洲鍊金術之造物,故此同樣擁有神奇力量。說時遲那時快,猶如暴風驟雨般的攻擊,當場就將地面上那十幾隻沙羅曼蛇全部打得粉碎。爆裂槍余勢不歇,更加著地掃射,沖著黑妖精瘋狂掃過來。

比蘿蒂絲大吃一驚,連忙跳躍閃避。就在此時,瑪法女神官一聲嬌喝,施展出了她的第二個神聖魔法。空氣形成炮彈,呼嘯著筆直轟向假面騎士birth。這攻擊無形無蹤,極度難防難避。假面騎士birth當胸吃了一記,當場大叫著凌空飛起,向後倒撞開去。

假面騎士身上那些護甲,可不是單純穿著好看的。所以mage完全清楚,這一擊還不會對birth造成什麼重大傷害。但放任對方三人連續施展魔法,對自己這邊也極度不利。於是他馬上再換上另一個魔法戒指。在腰帶驅動器上一按:「w(鎖鏈,現在)。」

腰帶的電子語音剛起。蕾妮雅身邊上下左右,赫然同時憑空浮現出四個魔法陣。下個瞬間。四根完全由魔法能量能凝聚成型的鎖鏈,如閃電般射出。蕾妮雅閃避不及,立刻被捆了個結結實實。這鎖鏈倒沒有什麼殺傷力,但如此一來,瑪法女神官在脫困之前,都不能再使用神聖魔法幫助其他人了。

蕾妮雅和比蘿蒂絲關係不能算很好。但畢竟大家是戰友。黑妖精也不會幸災樂禍袖手旁觀。何況失去了神聖魔法作掩護,對於自己這方也是個大損失。故此乍見女神官受困。黑妖精立刻中止了「吟唱咒文以召喚更高等級之火焰精靈」這個打算,轉而拔出腰間佩戴的魔法細劍,奮力去斬劈鎖鏈。

魔法鎖鏈的強度並非無限,所以絕不能任由黑妖精持續進行破壞。mage火速再更換戒指。然而。這一次不等他把戒指按上腰帶驅動器進行發動,蒲觀水的古代語魔法咒文已經吟唱完畢,並且搶先發動了。虛空之中一道閃耀雷光當頭轟下,不偏不倚,剛好把mage打了個正著。

這道毀滅性的雷霆。絕非普通人所能夠承受得起的。儘管假面騎士的防禦能力遠超常人,正面吃了這麼一雷,同樣也要教他好受。霎時間,mage慘叫一聲,禁不住屈膝半跪。渾身上下火花亂竄。精神力更因為劇痛而潰散,導致魔法也無以為繼。束縛女神官的魔法鎖鏈當即「嘩啦」徹底崩潰散碎。

蒲觀水冷笑一聲,命令道:「比蘿蒂絲,召喚伊夫利特!蕾妮雅,掩護她。」雙手同時激烈舞動,再度準備施展下一個咒文。

黑妖精深深吸了口氣,開始進入半出神的冥想狀態,要與炎之精靈王進行溝通,藉助世界四大本源元素之一的能力,去將敵人徹底消滅。mage感受到四周魔法力量的不尋常聚集,心知對方是在蓄力放大招了,哪裡敢讓對方有機會完成?強忍劇痛提振精神,他把新的魔法戒指按上腰帶驅動器:「w(閃光,現在)。」

刺目欲盲的閃光陡然炸裂,將四面八方全部淹沒於一片雪亮巨浪之中。蕾妮雅和蒲觀水都措手不及,同時失聲驚呼,直感雙眼灼痛欲盲。與此同時,birth也捲土重來。他向自己的腰帶驅動器投入第二枚硬幣,扭動了旋轉手柄。腰帶核心處貌似扭蛋膠囊的指示燈,當即出放射綠光,致使右臂處的裝甲隨之變形成為起重機吊鉤。他高聲大喊,縱身沖前的同時揮臂急甩。把連著鋼索的吊鉤向前甩出,氣勢驚人地打向蒲觀水。

雖然同樣也目不見物,但黑妖精的聽力,卻要比普通人更加敏銳好幾倍。耳朵微微一動,早已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她完全不假思索,奮不顧身地撲向蒲觀水,叫道:「王,小心!」竟要以己為盾,用纖弱身體去替蒲觀水擋住這致命一擊。

電光石火之際,好不容易剛剛恢復了些許視力的蒲觀水,赫然驚見黑妖精縱身撲過來,身後就是呼嘯的起重機吊鉤。如此情景,當場把他嚇得幾乎心臟停跳。要知道,這群假面騎士動不動就是幾噸幾噸的殺傷力,別說黑妖精這種小身板了,哪怕是頭水牛,也經受不住一兩拳啊。情急之下更來不及多說了,蒲觀水閃電般出手扯住比蘿蒂絲,把她拉入自己懷裡,然後便和身往地下一滾。

「轟~」的轟鳴震響炸裂,起重機吊鉤把地面狠狠砸出了個巨大土坑。當場塵土四揚,亂石紛飛,氣勢猛惡,駭人慾絕。伏在土坑旁邊,勉強逃過一劫的蒲觀水咳嗽兩聲,把嘴巴里的泥土吐出去,隨即低頭向被自己抱在懷裡壓在地下的那位黑妖精,厲聲喝道:「以後不準再做這種傻事,懂不懂?什麼都不要管,專心去召喚伊夫利特!」

不由分說,蒲觀水挺身躍起,順勢把黑妖精向旁邊推開,隨即一腳踩上了吊鉤。武器受制,birth當然要把它收回來。然而將收未收之際,羅德島的魔劍王已經取出他的魔劍碎魂,用力揮劍斬落。

這柄魔法寶劍的刃鋒,銳利得近乎無堅不摧。一劍劈下來,當場就傳出了「嘣~」的清脆聲音。連繫著吊鉤和手臂之間的鋼索,當場就被斬成兩截。birth本來正發力向後拉扯的,鋼索被斬斷,他當即身不由己地大叫著向後翻滾,接連打了兩個筋斗方才停止。

一劍得手,蒲觀水更加得勢不饒人,提劍就衝刺撲上。他號稱魔劍王,可不是羅德島上最常見的,那種隨便跑上幾百米都會氣喘吁吁的瘦弱法師可比。在沒有時間繼續詠唱咒文的情況下,單純只和敵人近身搏擊,他同樣也有3星級巔峰水準的。憑著魔劍碎魂的銳利,他絕對有信心收拾其中一名假面騎士。

說時遲那時快,魔劍王與birth兩者之間的距離,已經收縮至咫尺之遙。蒲觀水腳步非但不停,反而再度加速,挺劍瞄準了假面騎士的咽喉突刺。birth尖叫著向後翻滾躲開,向自己的驅動器再投入第三枚硬幣,扭動旋轉手柄。腰帶中間的指示燈隨之呈現藍光,右臂處的裝甲變幻,起重機吊臂消失,改而出現了一個嗡嗡高速旋轉的鑽頭。反臂向上一揮,剛好和魔劍碎魂迎頭撞上。

金鐵交鳴之聲響徹夜空,激濺出無數火花。即使魔劍鋒利無比,可是遇上不斷旋轉的鑽頭,斬擊力量當場被偏轉削弱了大半,這一劍竟然沒能把鑽頭斬斷。birth乘機用力一推,把蒲觀水向外推開,自己挺身躍起,揮舞鑽頭臂大叫:「男人的浪漫就是鑽頭啊口古月!」橫掃直劈,威不可擋。

雖然在蒲觀水這種千錘百鍊的戰士眼中,birth的攻擊幾乎處處都是破綻。無奈假面騎士的力量太強了,真正是一力降十會,三招兩式之間,顯然拿他不下。當下蒲觀水只好打起精神,以技巧彌補力量之不足。

這邊廂兩個打得如火如荼,那邊廂其他人也沒有閑著。mage定了定神,重新換上那枚「捆綁」的魔法戒指,要重施故技。蕾妮雅則輕聲嬌叱,再度施展神聖魔法,搶先給自己和黑妖精都同時加上了一個魔法護罩。任何外來的魔法攻擊只要進入護罩範圍,都會被中和抵消而失效。

mage愕然一怔,隨即嘆了口氣,搖頭道:「好強的小姐們,對不起啦。我會手下留情的,妳們就乖乖休息一會吧。」取下第三枚魔法戒指戴上,向腰帶驅動器一按:「w(複製,現在)!」這魔法卻並非向女神官和黑妖精施展,而是向mage自己。光芒閃爍,幻影顯現,由淡轉濃,凝虛為實。假面騎士魔法師竟然一變為二!這還不算,接下來他更加依樣畫葫蘆地又把這魔法再重複一次。於是兩人變四人,四名假面騎士mage同時現身,並且揮舞裝備在左手上的龍形巨爪,向黑妖精和女神官直接殺過去。

單打獨鬥,近身肉搏,蕾妮雅和比蘿蒂絲無論如何也比不過假面騎士,更不用說四名假面騎士了。然而千鈞一髮之際,忽然間剛才被birth打得折斷的大樹之下,傳來了「ant(螞蟻)!」的電子音。緊接著一聲厲叱,蘇紫菱所變身的假面騎士ant,把樹榦高高舉起,然後奮力向前擲出。 「吳青陽,你口口聲聲說要將我擒下,現在你還說什麼?」雷凡看著吳青陽向他掃來的惡毒目光譏諷道,「你只不過是一個可憐的小丑而已而已,有什麼資格對我的女人指手畫腳。」雷凡原本想說我的姐姐,不過話太不順口,太不霸氣,乾脆直接說『我的女人』!

而一旁的風玉顏聽到『我的女人』這四個字,連騰地一下就紅了,她的一顆小心肝撲通撲通亂跳,眼中更是異彩漣漣!

「你!你……」吳青陽怒極,仇恨的看著雷凡嘶吼一聲道:「不過是區區一個氣海凝血境後期修鍊者而已,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耀武揚威!」

「哼!不的話太多了,今天我就送你上路,你的罪惡由我來審判!」雷凡再次一步步逼向對方。

「你!你別過來!」吳青陽驚恐的看著雷凡越來越近,他的腦袋裡開始拚命計算,到底該如何逃出生天。

「可惜已經晚了!你已經成功激怒了我,現在你能等待的只有死亡的宣判!」雷凡的臉上露出了殘忍的表情,每到這個時候他的內心就會產生一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掌控生死,宣判死亡,逐漸讓他變得更加冷酷無情。

「難道你就不怕我們吳家的報復?」吳青陽色厲內荏,抬出了自己最後的底牌,「我已經得到主家老祖器重,在我身上留下了神魂印記,你若殺我老祖一定會第一時間知道!」

「哦!吳家老祖已經達到了陰陽合一蛻變神魂的境界?」雷凡還真有些吃驚,這種修鍊者早已經脫離了人的範疇,飛天遁地,遨遊星空,已經逐漸接近了神!

「怎麼樣怕了吧!」吳青陽看到雷凡臉上微微變色,心中不覺生出了希望,急切道,「你若放我走,此時就權當沒有發生過,我吳青陽發誓日後定然不會找你的麻煩!」

「哼!不找我的麻煩?我看是直接殺死我吧!」雷凡雖然震驚,可是卻絲毫沒有動搖殺死對方的決心。

因為他知道,就算是他不殺此人,日後此人回到吳家也會記恨自己,甚至遷怒到風玉顏身上,還是那句話,斬草除根不留後患。

既然早就有了決定,雷凡再不猶豫,身形如電般射出,沖向對方三人。

「保護少爺!」兩位黑衣人悍不畏死的沖向雷凡,他們本就是吳家培養的死士,在這種危機時刻他們毅然決然的攔在了雷凡的面前。

不過任他們再不怕死,死神依舊降臨收割了他們的生命,雷凡手中覆地棍舞動,每一擊都足以開山裂石,整個虛空被棍影所籠罩,對方的兵器磕著就碎,根本阻攔不住恐怖的力量和無堅不摧的堅硬程度。

幾聲慘嚎過去,兩個死士已經被亂棍打成了無數碎塊,場面斷臂殘肢血肉模糊,一股子血性之氣沖人腦門。

風玉顏此時已經閉上了眼睛,她什麼時候見識過這種血腥殘忍的場面,早就嚇得花容失色,後退到了洞口處。

雷凡如同一個死神,在血雨紛飛中一衝而過,朝著身影逐漸消失的吳青陽追去。

吳青陽聽到身後不遠處的慘叫,心中逐漸被恐怖爬滿,他慌張的轉頭向後看去,只見到一道璀璨的電光劃過樹林落在他的面前。

「你!你這麼快就殺了他們?」吳青陽驚恐的看著落在自己面前的雷凡,聲音驚顫,他的雙腿此時正再劇烈顫抖,心中更是悔恨不已。

早知道這個傢伙這麼厲害,打死他都不會說出那種話來,真是現世報來的快。

「吳青陽,你的無恥讓你走上了今天的絕路,現在我就宣判你的死亡!」雷凡臉若寒冰,這種宣判人生死的感覺讓他覺得心中舒暢。

有時候他自己都懷疑,自己體內是不是住了兩個人,一個是正常的自己,為人友善和藹,待人親切。一個是狂躁兇殘的自己,性格暴躁,殘忍嗜殺!

「我吳家老祖是不會放過你的!」吳青陽抽出了腰間長劍,試圖反抗,他不甘心就這樣死去,他想要經歷活下去。

可惜此刻他已經被雷凡嚇破了膽,原本的實力發揮不出一半,雖然吳家身法靈活多變,他的修為也高出雷凡許多,可是在雷凡狂風掃落葉似的攻擊下,他最終被一棍子掃中小腿,整條小腿一下子被打的粉碎,整個人摔倒在地,痛苦哭嚎!

「求求你!放過我吧!我這裡有大量的靈丹靈藥,金銀靈玉,只要你不殺我,這些東西都是你的!」吳青陽滿頭疼的都是黃豆大小的汗珠,用哀求的眼神看著雷凡,自己的一條腿雖然廢了,可是只要保住小命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死了,這些東西也全都是我的!」雷凡面色冰冷沒有絲毫感情,他走上前去一腳踏在對方的胸膛上,冰冷的說道,「你這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不過現在我改變主意了,就這樣讓你死實在太便宜你了,我要按照你說的那樣,踩碎你的骨頭,讓你哀嚎至死!」

雷凡狠狠踩下,一腳踩碎了吳青陽的一隻胳膊。

「噗!」

血花四濺,這位狂傲的吳家天才少爺一聲痛苦哀嚎,牙齒咬得咯嘣咯嘣作響,不過明知必死,這位少爺倒也變的硬氣,死死的盯著雷凡道:「你太歹毒了!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這麼折磨我!」

「歹毒?」雷凡不由咧嘴一笑道,「我歹毒嗎?怎麼不覺得。我只是將你要對付我的手法,轉用到你的身上,怎麼你覺得歹毒嗎?這是你咎由自取而已,怨不得任何人。」

雷凡又是一腳踩碎了他的另一隻胳臂,吳青陽終於忍受不了巨疼,開始痛苦哀嚎起來。

「放過我吧!我錯了,只要你放過我我什麼都答應你!」吳青陽再也沒有了剛才的硬氣,他從小嬌生慣養,什麼時候受過這種罪,精神一下子崩潰了,鼻涕眼淚橫流,身下同時也傳來了一陣陣的惡臭!

「呸!」雷凡嫌惡的吐了一口,「吳家大少,剛才的硬氣哪裡去了!」

雷凡不屑的一腳狠狠踩在對方的胸口上,結束了這條骯髒的生命。

「你,你會後悔的……」吳青陽死死的盯著雷凡,嘴巴里的聲音越來越低。

「哼!我做事從來不會後悔!」雷凡冷冷的掃了一眼吳青陽的屍體,心中的狂躁隨著吳青陽的死去也煙消雲散了。

他興奮的將吳青陽的儲物戒指取了下來,開始清點自己的戰利品!

「哇!這下發達了!」雷凡差點興奮的昏倒在地,這傢伙實在是太富有了!

儲物戒指的空間足有數丈方圓,十幾瓶丹藥安靜的躺在儲物戒指中,其中有一半上表面標註的都是玄天丹,還有幾瓶真陽丹,靈慧丹,解毒丹,最珍貴的就是一顆裝在木盒中的桃核大小的丹藥,丹藥的名字赫然是真玄丹!

這個世界丹藥品級很多,從低到高分別是普通丹藥,靈丹,玄丹,聖丹,帝丹,神丹……。

據說有的丹藥剛才被煉出便有天劫降臨,在成功渡過丹劫後有一定的幾率產生丹靈,這種擁有靈智的丹藥自己可以修鍊,它們先天便擁有強大無比的靈力,修鍊起來事半功倍,最終很可能由丹藥成道,修鍊至皇級甚至帝級!

現在雷凡接觸到的最多也的就是靈丹級別的丹藥,像剛才得到的玄天丹便屬於低階靈丹,而真陽丹,靈慧丹則屬於中階靈丹,至於解毒丹更是普通丹藥,這些丹藥一般都是三階以下的低階修鍊者使用,雖然珍貴卻不至於讓雷凡興奮過頭。

而真正的收穫是那顆真玄丹!此丹屬於玄階丹藥之列,乃是形成血海凝神胎最好的輔助丹藥,次要在市面上根本看不到,只流通於一些大宗門內部。

而吳青陽則是因為被主家老祖看中,所以才賜予了真玄丹讓其衝擊血海神胎境,這下卻便宜了雷凡。

在吳青陽的儲物戒指中還發現了大量的金票,數百顆低階靈玉十幾顆中階靈玉,還有幾件低階的靈器,這些東西雖然雷凡不需要可是卻可以換取大量物資。

只要有足夠的修鍊資源,雷凡的境界便會一路攀升,他的強大體質根本就沒有修鍊的瓶頸,只要靈力足夠,氣血充盈便可以直接進入下一個境界。(未完待續。) 第2559章退位讓賢?

穗兒低聲回道:「南疆的人。」

陳瀅還記得之前去張家時張閣老說的,南疆人想要跟君璟墨和親的事情,聞言瞬間起身道:「他們來幹什麼?」

難不成是想要找姜雲卿的麻煩?

孟少寧失憶了這麼長時間,而且記憶里空缺了一些,所以對京中的事情有些接不上,他以前是知道南疆的人和君璟墨之間的關係,沉凝著聲音問了句:「南疆的人已經入京了?」

姜雲卿點點頭:「來了有些時日了,我等下再跟你解釋。」

說完她扭頭對著穗兒問道:「來的人是誰?」

穗兒回道:「南疆族長殷萬生,還有南疆聖女殷瑤依。」

君璟墨的外公?

徐氏也是忍不住臉色微變,如果是別的人來了,或者只有南疆聖女一個人,他們還能將人拒之門外,隨便尋個借口就說姜雲卿身子不好,不方便見客。

可是來人是殷萬生,姜雲卿卻是不得不見。

徐氏忍不住看向姜雲卿,詢問她的意見:「雲卿?」

姜雲卿抿抿嘴角,開口道:「先將人請進來吧,讓他們在前廳稍候片刻,我等下就去。」

穗兒福身退了下去,吩咐門房那邊將外面的殷萬生兩人請進來。

而陳瀅這邊卻是忍不住說道:「雲卿姐,你真要見他們?」

「張閣老之前就說過,南疆的人有意和大燕和親,將那聖女嫁給陛下結兩國秦晉之好,可是陛下那頭一直拒絕,如今他們找上門來,保不齊是想要對你做什麼。」

「我記得陛下之前說過讓人守著門外,誰都不得打擾你休息,不如讓人去將他們打發了算了。」

姜雲卿失笑:「這裡是孟家,里裡外外都是我們的人,他們能做什麼?」

「況且來的是璟墨的外公和表妹,我總不能將他們拒之門外。」

徐氏在旁說道:「是啊,如果是旁人也就算了,隨便找個理由敷衍幾句,可是殷家的人來,雲卿若是不見,難保不會有人多嘴饒舌說雲卿的不是。」

如今封后之事在即,姜雲卿身份特殊,盯著她的眼睛數不勝數。

那些人里多少人眼紅中宮之位,又有多少人盼著姜雲卿倒霉,這個時候姜雲卿如果行差踏錯半步,君璟墨與她感情好自然不會說她什麼,可是那些言官和御史的唾沫芯子卻是足以將人淹死。

到時候一頂不孝的大帽子,就能壓得姜雲卿抬不起頭來。

徐氏說完扭頭對著姜雲卿:

「殷家的人不見不行,不過阿瀅的話也有些道理。」

「南疆的人這次來京目的不純,他們想要和親你卻占著皇后之位,難保他們不會起什麼歪心思。」

「雲卿,不如我陪你一起去見他們,也省的他們做出什麼事來。」

姜雲卿知道徐氏他們是擔心她,只是她還是搖搖頭拒絕:「不用了舅母,他們來這裡無非就只有兩種可能,一是礙著祖孫之情想要見見我這個外孫媳婦,看我配不配的上璟墨。」

「二是想要讓我退位讓賢,將后位讓給那位南疆聖女。」

(本章完) 長達五、六米的樹榦活像一支巨大的標槍橫空飛來,氣勢更是驚人。四名mage的其中之一走避不及,當場被樹榦撞個正著。萬鈞巨力撼上來,立刻就把他撼得煙消雲散——原來這只是複製體。

剛才大樹折斷的時候,蘇紫菱走避不及。雖然沒被樹榦砸中身體,但雙臂卻被樹枝壓住了。她幾經嘗試,好不容易才把雙臂抽出來,重新恢復了自由。之後,蘇紫菱第一時間要做的,就是拿出腰帶驅動器和蓋亞記憶體,進行假面騎士變身。扔出樹榦幹掉一個mage複製體,她毫不猶豫地翻手拔出「ant」的蓋亞記憶體,改為插入至腰帶驅動器右邊側腹處的必殺槽介面。立刻就有一把充滿威嚴的電子聲音從驅動器中傳出:「ant,maximumdrive(螞蟻,極限驅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