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那些事情,有什麼證據嗎?」夜心目光冷漠的看著他,問 歐陽震山出的價實在是太搞了,不說別的,長老的身份就是他們給不了的,畢竟,一位長老每年都享受著極高的待遇。

對於那些能夠鎮守門派的高手享受這樣的待遇,他們能接受,可是讓一個毛頭小子來享受這樣的待遇,就有些不合適了。

歐陽震山之所以會如此,完全是因為邵陽宗輸不起了。

因為此次的邵陽宗試煉積分仍然是最後一名,如果這次不能扭轉局面,用不了多久,邵陽宗就會因為資源不足而沒落。

到那時,其他的六大宗門絕不會給他們崛起的機會。

所以,為了邵陽宗的未來,付出再大的代價他也在所不惜。

「看來,沒有人能出更高的價了對吧?」吳塵依舊錶現的十分平靜,因為他根本不在乎加入哪個門派。

因為對他來說,所有的一切他都能輕易獲得,根本不需要門派的支持。

但他之所以這樣做,完全是為了報復林雪。

這個女人不是覺得自己配不上她么,甚至為了攀上高枝,不惜偷襲自己,那自己就讓她高攀不起,然後一點點的奪走她想要的一切,讓她得到應有的懲罰。

只有這樣,才能解他心頭之恨。

而聽了吳塵的話,其他幾個勢力的人都沉默了,他們並不像邵陽宗那樣迫切,所以根本不會耗費如此大的代價來爭奪吳塵。

「那我就加入邵陽宗。」吳塵做出了決定。

「好,哈哈,好啊,我相信你不會為此次的決定而後悔的。」歐陽震山笑開了花,有了這一次的第一,他們邵陽宗也算是渡過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

有一年時間的緩衝,他們邵陽宗也就什麼都不怕了。

歐陽震山是高興了,可是林雪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了。

本來,她以為吳塵能夠直接成為內門弟子就已經很厲害了,卻沒想到居然成了長老。

要知道,長老在邵陽宗的地位極高,就算是宗主也不能輕易罷免,這樣的一個存在豈是她一個小小的外門弟子所能撼動的。

這一刻,她的心裡無比的後悔,當初如果自己再忍忍,或許自己就能夠長老夫人,而這一切卻被自己一手給毀了。

同時,她也開始害怕了。

因為從吳塵之前的表現來看,他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她想去改變這一切,可是突然她發現自己是那麼的弱小,什麼都左右不了。

到最後,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會到邵陽宗的,腦子裡一直在想著自己該怎麼辦。

而回到邵陽宗,吳塵並沒有著急去對付林雪,而是直接找到了歐陽震山,要求他兌現之前的承諾。

至於那百枚人丹他則直接兌換成了修鍊《不滅聖體》需要的藥材。

之所以如此做,倒不是因為他做過丹種,心裡有抵觸,而是因為這人丹之中蘊含了大量的雜質和人的怨氣,服用多了只會增加業障,完全是有害無利。

而且,他能夠凝聚靈液,這可是堪比靈丹的東西,還毫無副作用,有這個,傻子才會去服用人丹。

得到了藥材,吳塵立刻來到了器閣,以長老的身份將那些煉器師給攆了出去。

沒辦法,這樣的小世界中沒有煉丹一說,所以根本沒有煉丹室,所以,他只能退而求次,選擇了器閣。

因為煉丹需要用到地火,鑄體也需要地火。

只是,煉器用的地火要比和煉丹用的地火更加狂暴,想要用來煉丹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這對吳塵來說,卻是沒有任何難度可言。

他進入器閣后便將房門關上,又以神通將整個藥房布滿禁制,以防止他人窺視。

隨後,吳塵便徑直走到了這地火旁邊,隨手一招,一團地火竟然被剝離出來,落在了他的手心之中。

奇怪的是,那炙熱且狂暴的地火,在吳塵的手裡竟然變得無比溫順,好像沒有溫度一般,竟然連他身上的衣服都沒有燒破。

如果那群煉器師們看到這一幕,肯定會被嚇死,因為這簡直是不可能出現的一幕。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吳塵使用了一部名為《焚世經》的帝術,此帝術是數十萬年前,一位叫做炎帝的帝境強者所創。

修鍊到極致,可成火焰之祖,控天下萬火。

此術雖然不能與他創立的《皇天霸體》相提並論,但也是當時一等一的功法。

雖然這部帝術吳塵修鍊的還不到家,但控制區區地火,還是手到擒來的。

一抖手,手中的火焰化為點點火星,消散在天地之間。

隨後,在吳塵那龐大元神的控制之下,地火被分成了九個區域,每個區域中的火焰的顏色都不同,這表示著它們的溫度不一樣。

與此同時,那些藥材也在吳塵的控制下,分成九份,分別落到了不同的區域中。

他這是要九丹齊煉。

如果是那些大世界的煉藥師在這裡,看到這一幕,也會被驚掉下巴,恐怕就算是煉藥宗師也做不到這一步。

但這對吳塵來說卻是一點難度也沒有。

在吳塵那精妙的控制下,那些藥材在地火之中翻滾,一縷縷藥渣被燒盡,只剩下一團團晶瑩易透的藥液。

接著,柳旭心念一動,每個區域中的諸多藥液全都融合在一起,呈五顏六色之狀。

而這時候,地火在吳塵的控制之下,從之前的平穩開始變得變得躁動不已,火苗亂竄,整個房間的溫度也瞬間提升了起來。

而隨著火焰的變化,這九團藥液的顏色開始發生變化,逐漸地融為一體,變成了清一色的黑色藥液。

而它們的個頭也由剛開始的拳頭大小的一團,逐漸縮小到龍眼大小,房間中也開始瀰漫起陣陣香氣。

但吳塵並沒有收手,而是繼續維持這個樣子長達半個小時。

突然,吳塵猛地一揮手,地火像是徹底失去了控制,猛地竄出十米多高,如果不是有禁制守護,恐怕只能能將器閣的房頂燒個窟窿出來。

但緊接著,這火焰又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拉回到了地底,只留下九朵火苗在半空中不住搖曳。

柳旭一撈,這九朵火苗落入柳旭的手中,而後輕輕一握,再次張開的時候,手裡哪還有火苗,只剩下九枚烏溜溜的丹藥靜靜地躺在他的手裡。

是的,不是藥劑,而是一顆顆丹藥…… (有點卡文,我熬夜改改)

「是這樣嗎?」夜心努力的回想,努力的在臉上表現「笑」,但她那張清冷白皙的臉,因為刻意的「笑」,反而有些扭曲。

「好了好了,以後還有機會,慢慢來」蒼瓊連忙勸阻。

「哦,好」夜心點頭,又恢復了清冷淡漠的氣質。

「心心,快到侯府了,外面那個人,怎麼帶進去呀?」小紙片通過夜心的腦海問道。

「你一會出去,貼張隱身符在他身上,然後變成車夫趕著馬車直接進去」夜心也同樣在腦海中回道。

「好」說完,小紙片就瞧瞧的飄了出去,然後變成一個車夫的樣子坐在門外,假裝駕馭著馬車。

夜心的轎子守門的侍衛都認識,也就沒敢攔,直接放她們進去了。

蒼瓊也一起跟著夜心進了侯府。

待夜心先下馬車遣散了她院子里的人,這才把葉軒拖了進去。

「心心,就把他放在這裡就可以了嗎?」小紙片飛在夜心身旁,看著被夜心隨手丟到牆角的葉軒,問道。

「嗯,等我審問他后再把他放出去。」夜心點了點頭,然後看向蒼瓊,「你也要住在這裡嗎?」

「不了,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等我處理完了,我再過來找你」雖然蒼瓊想留下,但宮裡那位催他催得緊,他再不回去,怕引人注意。

「好」夜心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蒼瓊走後沒多久,葉澤就走了過來。

「辛兒,你在嗎?」

夜心不動聲色的把葉軒踢到了床下,才走了出去,「嗯,我在」

「為父聽說葉軒逃跑了,還讓葉智頂替他死了,衙門那邊喊你過去問話,情況怎麼樣?」葉澤問道。

「是有這麼回事」夜心點了點頭。

「那現在情況怎麼樣了?有找到嗎?」

「還未,就是讓我去辨別葉智的屍身確定他身份的」

「唉,這倆孩子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怎麼現在搞成這個樣子」說起葉智和葉軒,葉澤有些嘆息。

「不過,他們也是死有餘辜」葉澤繼續說道,「就算葉軒不死,爹也會幫你把他抓回來,讓他付出代價」

雖然葉智和葉軒是葉澤看著長大的,但和夜心對比,還是夜心比較重要。

夜心不出手送他們見官,讓葉澤知道了,葉澤也是會動手的。

「謝謝爹」夜心真心實意的看著葉澤道謝,雖然,他知道葉澤的關心來源於對原主的關心,但他的情感是真真切切的面對著現在的她。

「好了,你好好休息,爹不打擾你了」葉澤握了握夜心的手,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嗯。」

天黑后,葉軒才醒過來。

看著漆黑的一片,和明顯被繩子捆綁住的自己,葉澤有些驚恐。

剛出聲一秒,他就被什麼人抓了出去。

突然的光亮讓他有一瞬間不適應的閉眼,睜眼后發現自己身處在一間房間里,夜心就坐在旁邊俯視著他。

「怎麼?我還以為世子有多大的本事,原來也害怕啊」看到夜心沒把他送到官府而是把他藏到侯府,葉軒譏諷的笑了笑。。

「你說的那些事情,有什麼證據嗎?」夜心目光冷漠的看著他,問 一般來說,靈階下品和中品的丹藥,並不能算是丹藥,只能算是葯,因為它們是以散劑的形態出現的。

下品為劑,中品為散,只有達到了靈階上品以上才會出現顆粒狀的丹藥,這才是真正的丹藥。

為了好稱呼,所以統稱為丹藥。

究其原因,就是中下品丹藥所使用的藥材年份都不高,其中蘊含的藥力也不穩定,融於內含的水分中。

而想要煉製成顆粒狀,就必須要將其中的水分蒸發掉九成以上。

靈階上品以上的藥材倒是沒什麼,因為它們生長的年份足夠,藥力穩定,只會隨著水分的蒸發流失一小部分。

但柳旭此次卻是使用了一種特殊的煉製手法,直接用地火將丹藥包裹,瞬間將藥劑的邊緣固化,形成了顆粒狀。

但這需要對火焰有著絕得的操控,整個三千大世界,能做到這一步的決不超過一手之數。

不過,吳塵卻沒有覺得自己做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看著手中的九枚丹藥,吳塵的眼中也是閃過了一絲興奮。

不過,吳塵並沒有著急修鍊,而是趁熱打鐵又煉製了一爐丹藥,隨後一揮手,一道人影憑空出現在器閣內。

這傢伙之前出手偷襲過吳塵,被他拿下后封住六識,直接丟到了他的隨身空間里,同時,他也是吳塵準備來充當試驗《不滅聖體》的小白鼠。

之後,吳塵施展神通將此人的記憶完全抹去,並在其中種下了一道血契,就相當於吳塵多了一具分身,然後吳塵將九枚丹藥塞入了此人的口中並將他丟進了地火之中。

地火,源於地心,乃是一種擁有極高溫度的火焰,可輕易融化鋼鐵,人跳進去,不消片刻,便會被燒成灰燼。

但此人跳進去之後,竟然一點事也沒有。

這不是吳塵控火所致,而是他的體內出現了一種強大的力量在與這地火進行對抗。

這股力量的來源,正是吳塵為其服用的那九枚丹藥。

看到這裡,吳塵相信了《不滅聖體》的真實性,同時也明白了這九枚丹藥的不凡之處。

因為這九枚丹藥單獨拿出來並沒有特別出彩的地方,甚至,都沒有太大的作用,可一旦將它們一同服下之後,卻能夠彼此影響,其效力反而能成幾何倍的增加。

也正是這股力量阻止著地火,無法吞噬此人的身體。

但即便如此,吳塵也沒有放鬆大意,而是按照《不滅聖體》中記載的功法,控制著這具肉身開始煉化這股龐大的藥力,強化肉身。

畢竟,這《不滅聖體》對吳塵來說也是一部新的功法,他也不敢保證自己能夠一點錯也不犯,正好趁此機會熟練一下。

等自己修鍊的時候,也好有個借鑒。

過了大約一個時辰的樣子,這具肉身猛地一震,徹底發生蛻變,即便是恐怖如斯的地火,也難傷他分毫了。

「不錯,很不錯。」此時的吳塵,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這具肉身的強大之處,僅憑肉身,就擋住了可融鋼鐵的地火。

就算是他的《皇天霸體》,想要達到這個程度,也至少得達到第二重。

這時候,吳塵也有些意動了,但他立刻將這股意動壓了下去,盤腿坐下恢復了起來。

雖然這九枚丹藥能夠抵擋地火,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所以吳塵必須要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他可不想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這時候,影蛇似乎是猜到了吳塵接下來的舉動,趕忙從他的袖口跑了出來,躲到一邊,它可不想被地火烤一下。

吳塵沒有去管它,等他身體狀況調整到最佳之後,便迫不及待的吞下丹藥跳入了地火之中。

頓時,一股股炙熱的力量從地火之中傳入柳旭的體內,開始灼燒自己全身的細胞。

薄弱的細胞那能抵擋得住地火的灼燒,瞬間便被擊破,可這時候,但那股藥力立刻加入了進來,開始修補細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