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動拳」三個字出現在方盡眼中,方盡接過這本靈技心頭湧起一陣熱流,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中,想要有一個這般關心你的師傅簡直是難上加難。

也不多說什麼,方盡現在也幫不了自己師傅什麼,拳頭有些攥緊,朝著門外走去,荊絕看到方盡神情有些不對,詢問道「方盡你不會是被師傅臭罵了一頓吧,確實你深入亂宗腹地這一行為太危險了,還辛虧你回來了,師傅當時可是大發雷霆,一人屠殺上萬亂宗弟子。」

方盡聽到荊絕的話沉默了,孫無行對他確實很好,他都能想象孫無行怒髮衝冠,帶著滅世之威一拳轟死一群亂宗弟子。

荊絕一把摟著方盡肩膀竊竊私語起來,王泉也被孫無行叫了進去,之後荊絕也被叫了進去,三名徒弟分別得到了自己需要的東西。

「師弟,我帶你去殺一波亂宗弟子,聽說還有半個月就要開啟絕戰,只是不知道我們明明佔據優勢,為何還要等待一個月。」荊絕手中玩著一把紅色匕首,靈力在手心跳動著。

「這次聯盟完全是表面看起來團結,要是沒有大晉派得一名元帥鎮壓全場,各大宗門早就各自為營了,亂宗相比我們就團結多了,一旦他們有能抵擋大晉元帥的人出現,這次戰爭就懸殊了。」二師兄王泉臉色十分不好看,可見他認為大晉現在能勝利完全就是有大晉元帥在。

方盡也知道,前世大晉就因為這次戰爭,國力衰退了不知道多少年,甚至最後也只是擊敗亂宗卻沒有全滅亂宗。

三人速度很快就出了靈雲宗駐地,前往進紅色迷霧範圍之中,這霧氣各大宗門大能曾經出手驅散過一次,可是第二天這紅色迷霧又會再次出現,因為沒有毒性,各大宗門大能也就放棄了驅散。

方盡靈魂力如導航器在四周巡視著,一支八九人的黑衣人在方盡不遠處行走著,他們速度並不快最高實力者才氣海境巔峰。

「東北方向有一支八人小隊。」方盡說完身影化為一道紅光沖向那支隊伍,荊絕和王泉醒悟過來,紛紛追逐了上去。

「殺!」亂宗弟子領頭之人見方盡襲來,原本有些慌張,但是看清楚只有方盡實力只有氣海巔峰也就冷笑起來。

亂宗帶頭的那人,手中靈力化為一把漆黑無比的長刀,黑光一閃,長刀劈向方盡,帶著撕裂空氣的聲音砍在方盡身體之上,發出鐺的聲音,方盡身體上只是出現一道白痕,連鮮血都沒有冒出。

亂宗那人虎口發麻震驚的看著方盡「你是體修?體修的肉體也不可能這麼堅固,一起上布黑刺大陣滅了他。」

方盡抖動了一下身體,就連身體上的那道白痕消失不見,再次變成普通皮膚色。

現在方盡內心是激動的,現在肉體強度跟在那個血氣世界中一模一樣沒有任何變化,每一次藍色小球將他吸入世界中,方盡自己都能獲得各種增強,從第一次的擂台技巧拼搏,到這一次天地煉體訣突破到了第四重,世界境以下根本無法給他造成傷害了。

黑霧籠罩著他們八人,八人身上黑色靈力形成一根巨大的黑刺,黑刺帶著滔天黑氣在紅霧之中顯得十分特殊,隔著老遠都能看到這邊異樣,一名身穿黑色盔甲的男子手持長刀正砍斷了一名宗門弟子脖子。

「看來有弟子遇到麻煩了,不知道那名將氣海境巔峰碾壓的宗門弟子會不會滿足我的大刀。」黑甲男子將眼前的最後一名宗門弟子,手中充滿鋸齒的巨刀帶著奪目黑光帶起一股鮮紅的血液。

血液濺到了他的臉上,殷紅的血液被他猩紅的舌頭所舔舐,自己一人化為一道黑光沖向方盡他們所在的地方。

此時的方盡面帶不屑的眼前的黑刺,渾身力量噴發而出,血氣和靈力在體表形成雙重護罩,黑刺轟擊在方盡體表,僅僅擊碎了一層血氣護罩。

「你們打完了,現在到我了吧。」血氣衝天而起,在方盡右拳上纏繞,猶如一條血龍。

「破空拳」這一次方盡拳頭上只是肉體力量,卻沒有任何靈力存在,血龍嘶吼的撞到黑刺之上,黑刺瞬間崩潰,血龍撞倒一名名亂宗弟子身上,發出哧,哧的聲音。

亂宗弟子連慘叫聲都無法發出,就一個個倒在了地上,等到荊絕和王泉趕到的時候,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八名氣海境亂宗弟子,在方盡面前居然一個照面都沒有扛住,方盡該是有多強。

「小師弟你到底經歷了什麼啊。」荊絕心中想到。

王泉正準備查看一下四周的環境,一股勁風襲來,王泉反應速度極快,頃刻間身體做出來反應,一把黑色鋸齒刀劈斬到了地面之上,王泉身旁的地面被層層蹦開,露出一長條溝壑。

「給我死!」王泉手中多出一把紅色巨刀橫斬出去,如同紅色半月射出,那突如其來的襲擊者速度也不慢,立馬提刀抵擋,發出鐺的一聲,紅色靈力與黑色靈力撞擊到了一起,兩人出刀速度都極快,一刀餘威未完,新的一招再次出現。

兩人身旁的紅霧都退散了三分,方盡和荊絕站在不遠處,荊絕手中出現一根長刺,準備去偷襲那人,方盡伸手拉住了他。

「二師兄現在還不容易遇到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就讓他戰個痛快吧,說不定還能在這次戰鬥中得到不可思議的好處。」方盡說明的原因,荊絕眼中紅色消失,手中長刺消失不見。

樂成再次與王泉碰撞了一下,激蕩起火花,兩人身形暴退,樂成虎口被震得有些發麻,但是臉上嗜血表情越來越濃,舔了舔嘴唇,再次沖向王泉。

王泉眼中興奮之情也是顯而易見,第一次遇到讓自己暢快淋漓的對手,但是王泉體內靈力消耗的有些快,趁著空檔吞服下恢復靈力的丹藥,迎擊起樂成的攻擊。

就在這時不遠處紅霧中一道黑色攻擊突然暴動,刺穿王泉的後背,王泉手中巨刀速度為之一緩,樂成見到王泉身後黑袍人眼中神色出現不滿。

。 但是他的如意算盤真的打錯了,葉皓軒難道是嚇大的嗎?

「哦,意思就是你上面有人,而且你也是黑社會,你現在是黑白兩道通吃,對嗎?」葉皓軒笑了,他感覺這傢伙真逗。

「不錯,我是兩邊都有人,你是誰?」胖哥見葉皓軒的語氣軟了下來,他也找回了點自信,他記得剛才自己找葉皓軒麻煩的時候,他主動把那盤烤串讓給了自己。

這傢伙應該是冒充的狠人,他一定也是一個怕事的人,沒錯,一定是這樣的。

「我是你大爺。」葉子昂畢竟還是年輕氣盛啊,他可沒有時間像葉皓軒這樣和這傢伙磨來磨去的,他直接站出來,指著那傢伙的鼻子道:「你身後有人,讓他站出來,我看看到底是誰,連我們葉家的閑事都敢管。」

「什麼葉家?」

胖子明顯的不知道葉家是什麼,而且以他這種人的檔次,也根本接觸不到葉家這個大門大戶,他冷笑了一聲道:「在這裡,我聽說過王家,李家,張家,可我就是沒有聽說過葉家,呵呵,你還是洗洗睡吧,現在我說說我們之間的解決方法,你看看你能不能接受。」

「能接受怎麼樣,不能接受又怎麼樣?」葉皓軒笑呵呵的說。

「能接受,按照我們說的話去做,今天的事情,就此打住,如果不能接受,呵呵,那不好意思了,我覺得你們絕對活著走不出這裡。」胖子得意的說。

「聽起來很可怕,子昂,要不要我們聽聽他們說說他們的解決方案,別動不動就動手,以和為貴嘛。」葉皓軒笑道。

「行,聽哥的。」葉子昂笑了笑,退了一步,靜靜的聽這傢伙能說出來什麼解決方案來。

「首先,你打了我的兄弟,我這兄弟的手,恐怕以後就要廢了吧。」胖子指著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瘦子道。

「是,他的手,除了我,誰也接不上。」葉皓軒笑了笑道:「我就打他了,那又怎麼樣。」

「打人了賠醫藥費,不用太多,你拿個兩百萬就行了,一個人的一條手,換你兩百萬,我怎麼算這也是賠本的。」胖子冷笑道:「而且,我看中的妞,讓她義務陪我一晚上,還有,你得向我們磕頭道歉。」

「就這麼多嗎?」葉皓軒笑道。

「不錯,我暫時想起來這麼多,那就先這樣吧,如果一會兒我覺得不爽了,在去找你。」胖子冷笑了一聲道。

「你確定?你不在想想其他的條件,這可是一鎚子買賣,一件事情訂下了,以後在想反悔的話就晚了啊。」葉皓軒冷笑了一聲道。

「你放心吧,我說話向來說一不二,我說這麼多,那就只有這麼多。」胖子冷笑道:「我怕的是,你出不起這個價。」

「你這個價格我出得起,就算是你在多要十倍,我也出得起,我出得起錢,但我怕的是你沒有命花啊。」葉皓軒冷笑道。

「你特媽的說誰沒命花,你媽的你是不是在耍我。」胖子怒了,他這才感覺到畫風不對,敢情自己剛才和葉皓軒說的那一大堆,人家都沒有當成一回事啊,不能忍,這絕對不能忍。

葉子昂實在是忍無可忍了,他猛的上前,啪的一大嘴巴子抽了過去。

葉子昂軍人出身,而且是在特種部隊裡面呆過,他這一嘴巴子抽過去,真心抽的不輕,胖子撲通一聲向後便倒,趴在地上的他,噗的一聲,吐出了一口血水,而且血水裡面還摻雜著幾顆牙齒。

「上……特媽的給我上,把這兩個小子都給我弄死……」胖子嘶聲慘叫了起來,他覺得對方根本沒有跟他談的意思,他也覺得對方絕對是瘋了……

他的一干小弟面面相覷,剛才葉皓軒的狠勁,大家都看在眼裡呢,這個神經有些不正常的傢伙,誰知道他會不會做出些什麼瘋狂的事情來。

萬一他們也跟那瘦子一樣,被葉皓軒把手給弄斷完了,他們豈不是吃大虧了?

「媽的,你等著,我讓你死,我一定會讓你死的。」胖子慘叫了起來,他確實是有個遠房親戚有點來頭,但這只是遠房親戚,真的出什麼事情了,他的遠房親戚也未必會出面,他平時也只是仗著這個出去耍耍威風裝逼罷了。

可就在他剛剛拿出電話的時候,一干軍車呼嘯而來,為首的人正是楊興國,他匆匆忙忙的跑到了葉皓軒的跟前,然後行了一個軍禮道:「葉醫生,總算是找到你了。」

「哦,楊上校,有事嗎?」葉皓軒有些詫異的問,自己手機早關機了,可這傢伙居然還能找到自己,不得不說,這貨很拼啊,而軍部的效率,也很快。

「葉醫生,請隨我們回到醫院去,軍部對於這件事情,很重視的。」楊興國苦笑道。

「等我處理完了眼前的事情在說。」葉皓軒指了一下那胖子道:「這傢伙調戲小姑娘,而且威脅說他上邊有人,要弄死我,呵呵,你們這裡的治安,難道差成這樣了嗎?」

自從楊興國這一身行頭出來了以後,那胖子混身上下都不自由主的發抖了起來,他這才發現,他不知不覺中,居然得罪了一位大神。

他認識軍銜,知道楊興國是什麼級別,而這個級別的人,向葉皓軒行禮,那麼問題來了,看起來一般般的葉皓軒,他到底是什麼身份?

「這件事情,交給我處理。」楊興國道:「聯繫當地派出所,告訴他們,如果這些小混混們他們處理不了,那我們軍隊來處理,尤其是附近的派出所的所長,如果說他幹不了他自己的活,那自然會有人接替他們把工作給做了。」

「大哥……」胖子雙腿一軟,直接跪倒在地上,他嚇尿了,他真的嚇尿了。

雖然和平年代,軍隊不能代替當地的警察執法,但是對於軍人,每個人都有種天生的畏懼,那種正直的強光,讓胖子幾乎不敢抬起頭來,他撲通一聲跪倒在葉皓軒的跟前,痛哭了起來:「大哥你放了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有眼不識泰山……」 第三百六十二章

樂成沒說什麼,手中巨刀依舊橫斬而下,對他來說,對手就是用來斬殺,王泉比他以往斬殺的那些人強大了很多,斬殺他也很有成就感。

王泉橫刀抵擋,整個飛了出去,那藏在紅霧中的亂宗殺手,再次化為一道黑光想要將手中匕首再次刺進王泉體內,但是他的身形還未動,藍色從他腹部透體而過,他的身體前進勢頭瞬間被遏制。

「這不可能!」他艱難的回過頭看到方盡正一臉冰寒的看著他,手中破天長槍用力一攪,藍色靈力和紅色血氣雙重作用下,亂宗殺手的身體直接被炸開,化為一塊塊碎肉。

殺完以後方盡迅速來到王泉旁邊,手中長槍挑起樂成的巨刀,巨刀斬在長槍上居然沒有撼動長槍一分,樂成眼神變得暴虐起來。

「狂暴!」樂成身上黑氣纏繞,湧入他的雙臂之中,手中巨刀提起,洶湧的黑光化為刀光斬下。

氣勢壓人,方盡不屑的看著黑光中的刀光,手中長槍甩動起來,身體隨之跳躍起來,長槍提起,藍色光芒突破黑光,樂成身體直接被擊飛,手中巨刀也飛了出去。

樂成落下在地面上昏迷的時候,最後一個想法就是,這個人力氣好大,方盡對於這種想要殺自己師兄的人自然不會客氣,幻靈指射出,樂成的喉嚨處出現一個血洞,整個人失去了生息。

方盡拿出一枚丹藥喂服給王泉脫下,卻沒有發現自己周圍屍體的血液被血霧所吸收,化為一滴滴血色液體,隨著紅霧流動進入到一座祭壇之中,祭壇外的那名老者看到不斷湧入的血液,眼中光芒閃爍不定。

祭壇之中的溝壑也已經被血液侵染過半,還差半圈就會形成一個循環,整個祭壇有一種濃郁的血腥味,這半圈血色都至少用上十萬人血液構成的,

還有陣陣咆哮聲從祭壇底部傳出,聽著咆哮聲那名老者念念叨叨「尊主,還給我幾天時間,你就可以出來了,到時候就是我們亂宗真正崛起的時候了。」

這處地方就是上百年前亂宗亂天王尊被封印的地方,那些血霧也是這名老者為了掩蓋吸收血液時候產生的異動營造出來的,一旦祭壇下的亂天王尊破封而出,整個大晉必將生靈塗炭。

「啊!誰殺了我徒兒,該死!」樂成死後,一陣咆哮聲響起,三道黑色光芒透過紅霧印在了方盡三人體內,王泉二人卻毫無察覺,方盡察覺到自己體內的出現一絲不同。

「難道被一名尊者印上了印記?」方盡覺得這種感覺有些熟悉,就像是自己師傅在自己體內留下印記一模一樣,只不過這道印記充滿了暴虐和邪惡,明顯就沒帶什麼好意。

方盡和王泉離開后,一大批攜帶黑色靈力的亂宗弟子趕到了這裡,他們都是接到了其中黑風尊者的命令,前來查探情況,在這群弟子之中,世界境強者都有五名以上。

他們如蝗蟲一樣,所到之處宗門弟子皆死亡,一時間各大宗門排出門下世界境核心弟子帶領內門弟子與之對抗,方盡三個始作俑者卻在靈雲宗駐地內一起喝著小酒,享受著生活。

「小師弟,你太強悍了,這一身實力比起宗門哪些大師兄也差不到那裡去,只是小師弟你境界明明只是氣海巔峰啊,怎麼一槍打爆那群氣海境的。」荊絕眼中出現狂熱之色,他知道方盡擅長的是槍術,這一次方盡大顯神威,一槍就破了對面的防禦。

「額,那時候得到了機遇,整個人槍術境界提高了一些。」方盡打了一個馬虎眼,沒有說清楚,留了一個浮想的懸念。

荊絕點了點頭也不多問,既然方盡不想多說,他對於度還是把握的很准,二師兄腹部傷口已經包紮了起來。

「師弟這杯酒師哥敬你,師哥欠你一條命。」王泉仰頭一口灌下。

「我們都是師兄弟,不需要那麼見外,只是師兄還是少喝一點,對於傷口恢復可不大好。」方盡勸誡了一聲,給自己酒杯中倒滿了酒同樣一口喝下。

王泉哈哈大笑幾聲,繼續喝酒起來,方盡只是搖搖頭,跟王泉對碰酒起來,靈修武者恢復速度還是挺快的,喝點酒確實沒事,三人由於王泉受傷,獲得了休息特權,其他人卻全部開始圍剿那批亂宗弟子。

大晉的這些大佬卻不知道,他們所認為自己做的好事卻成就了別人,血霧之中血液遍撒滿地,一名名身穿金色甲胃的士兵整齊劃一的攻擊,士兵雖然只有化氣境實力,但是亂宗方面卻被他們十個小方陣殺了一名世界境以及多名氣海境大量化氣境弟子。

這就是大晉的資本,震懾那些宗門的資本,他們士兵以特殊方陣訓練,每個境界都有相應的陣法,上千人的氣海境士兵甚至可以讓一名尊者忌憚。

「大晉的雜碎們,跟我的煞靈軍團決鬥吧。」煞靈尊者從天而降,隨著他降下的還有上千名變成煞靈的弟子。

「我血魔軍團也來了。」

「狂魔軍團來也。」一名名亂宗尊者出現在天空之上,有的直接一掌拍下,整個戰場的天空都被渲染成了黑色,在不遠處的祭壇外,那名黑袍人眼中出現虔誠的光芒。

「殺!」萬劍宗一名太上長老出現在天空,手中的劍劃出一長條劍芒從天而降,落在地面之上,成百上千的亂宗弟子化為了有利於修鍊的物品這也是為什麼那些尊者強者不輕易出手的原因。

大晉的宗門弟子對於亂宗弟子是補品,亂宗弟子對於宗門弟子也是補品,就看那一方殺人殺得多,隨著萬劍宗太上長老出手,各大宗門尊者也紛紛出手,只不過三大宗門除了靈雲宗只有一名太上長老,其他宗門都是兩名太上長老,在天空之上的光芒就看得出來。

大晉將軍李離的傷勢也已經恢復過來,與另外一位趕過來的大晉將軍凌空站在天空,兩者一人身上金光閃閃,一人卻是渾身血紅,有種魔神的感覺。

。 第三百六十三章

「亂臣賊子全部都得死!」被血紅盔甲所包裹起來的那名將軍冷聲喝道,聲音像滾滾天雷,震得亂宗弟子身體都晃動起來,甚至靈力修為比較低的弟子都是七竅流血倒地不起。

站立在空中的幾名亂宗尊者身形都晃動了一下,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從亂宗尊者中走出來,手心噴發出大量黑色靈力,伴隨著靈力散發而出,男子周圍也開始聚集起靈力,整片天空顯得黑暗無比。

「嗚嗚」聲從黑霧中傳出,一個個黑色骷髏從黑霧中衝出,襲擊下方的宗門弟子。

宗門那些大能早有準備,一道道巨大威力的攻擊降下,抵擋住黑色骷髏的進攻,一個個黑色骷髏被宗門大能兇猛的攻擊擊碎化為了黑氣重新融入黑霧之中,骷髏就像無窮無盡的一樣,死了一批再出來一批,就連宗門那些大能殺得都有些心驚,偶爾一兩個黑色骷髏突破宗門大能絞殺,進入到宗門弟子之中大肆殺戮。

「阻止那些骷髏。」萬劍宗一名世界境長老手中劍氣掃出,一個骷髏被斬落,萬劍宗弟子被黑色骷髏擾亂的陣型很快就再次整頓起來。

各色靈力灌注到他們站在陣眼處的那人身上,那人實力瘋狂暴漲,分分鐘突破到了世界境,十道奪目劍光從十個方陣發出,每一道都斬落一個骷髏,萬劍宗這邊威脅暫時解除。

靈雲宗方向,兩道年輕的身影在空中競相殺戮著那些骷髏頭。

「霜林你這一次可比我殺的少啊。」其中一名身著靈雲宗服飾的男子對著另一名身穿紅色金紋線的男子哈哈大笑道。

「哼,不過比我多幾個而已,看我馬上殺回來,靈雲無塵。」霜林手印打出,靈力在手印上快速聚集,在他手印處出現一隻巨大的手掌,掌心紋路無數,沒有停留橫直拍了過去,那些骷髏來不及散開被紛紛拍成了黑氣。

冰雪宮有著一群實力強悍的紅靈衛的守護,加上自身實力強大,也未造成什麼損傷,只有少量弟子受了傷,那些小宗門沒有這麼多世界境坐鎮,被一頭頭骷髏咬住喉管,慘叫幾聲,鮮血都被吸進那亂宗老者後方黑霧之中。

那黑袍人嘰嘰咕咕了幾句,亂宗尊者紛紛就像接受任務一樣四散開來,亂宗的人散開了,大晉的幾名尊者也必須散開了,找上各自實力相對的對手。

「死!」李離踏前一步,在他的面前是一個氣息達到尊者五重的屍魁尊者,渾身看起來乾枯無比,整個人就像乾屍一樣,他本身其實就是一個煉屍,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獲得了意識,並且遇到了亂天王尊,王尊給予了他新的生命。

他的皮膚刀劍難入,比方盡的肉體力量還要強悍,李離手中出現金色長劍,一道金色劍芒劃破天際,天上的黑霧全部消散,黑色骷髏紛紛慘叫起來,被灼熱的金光全部灼燒成灰。

劍芒切下,屍魁尊者卻是躲都不躲,站在原地任由劍芒劈在他的身上,劍芒在他身上發出刺耳的摩擦聲,屍魁尊者桀桀的笑了幾聲,身上出現滔天黑氣,尊者五重的境界絲毫不漏的釋放出來。

「你的攻擊太弱了,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當上大晉將軍的,看來大晉氣運不行了,那麼就由我們改朝換代吧。」屍魁尊者速度化為一道流光,十指上閃爍著幽光朝著李離身體抓去,十指在空氣中抓出音爆之聲。

李離當然不會中這種低級的激將法,大晉氣運盛與衰自然有國師盤算,李離渾身金光迎上屍魁尊者,金色靈力灌入長劍之中,奪目金光一閃而逝,屍魁尊者襲擊而來的十指被斬斷了兩根。

剩下八根帶著黝黑的黑色靈力抓在李離盔甲之上,手指上的力量讓李離一口鮮血吐出,身上的盔甲瞬間四分五裂,頭髮散亂的在空中退後了幾步,李離搖晃了一下腦袋,背後慢慢浮現出一隻巨大的猛獸,頭生獨角,腳下踏著金色火焰,李離的劍上也開始出現縷縷金色火焰。

「聖角斬!」一道火柱從天而降,空氣都被其上的火焰灼燒的扭曲起來,底下的那些亂宗弟子有些都被直接點燃了身體灼燒起來。

屍魁尊者看著那火柱臉色變了起來,火焰是他最忌諱的東西,想要逃離這片是非地,但是火柱範圍極廣,李離又是刻意而為,直接對著亂宗方向丟的攻擊,火柱轟擊而下,發出震耳欲聾的撞擊聲,整片大地出現不同層度的龜裂。

火柱範圍內所有生物都是頃刻間全部灰飛煙滅,那些弟子都是被活生生燒死的,只有屍魁尊者渾身焦黑狼狽不堪的站了起來,其他幾個方向的尊者都是不約而同的看向這邊。

大晉方向意識到自己這邊的優勢,靈雲宗的那位太上長老背後出現一把靈力形成的巨劍,在他的操控之下一斬而下,亂宗也不落後,也以範圍靈技進行攻擊,大晉弟子開始慢慢後撤,但是亂宗弟子卻是死死拖住他們,讓他們與自己同歸於盡。

「該死,這名大晉將軍該死,到時候就用他的血來作為開啟主上封印的鑰匙吧,屍魁尊者給我把他活捉,黑風尊者你也給我活捉那名紅甲的大晉將軍。」站在祭壇處的老者,因為李離破壞了大量血液來源,身上氣息隨著暴怒噴發而出,尊者九重的境界直接讓天空被所有黑雲所遮蓋。

兩道漆黑如墨的靈力柱被從老者手中鑽出,進入到屍魁尊者和黑風尊者的體內,屍魁尊者原本受到重傷的身體瞬間恢復,實力還暫時性提高到了尊者七重,尊者境每高一重基本上就是碾壓,所以李離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屍魁尊者還順手滅了一大群大晉軍士。

另一邊身穿紅甲的白深與黑風尊者打得旗鼓相當,王深身體周圍十幾道紅色刀芒劈了過去,靈力將黑風尊者震得連連後退。

一道黑光突然湧進黑風尊者體內,黑風尊者苦逼的臉龐瞬間變成一副小子你完蛋了,尊者七重的實力爆發而出,王深吃驚不已,不知道為何黑風尊者實力增長的如此之快,王深一拳打出,一頭紅色猛虎迎上黑風尊者的攻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