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婉兒一愣,扭回頭,吃驚地看著王羽。

王羽便將這兩日發生的事極簡略地說了一遍,然後道:「婉兒姐,這些事以後再對你細說,既然你現在已無大礙,我得趕快出去,想辦法帶領妖族衝出巨荒城。」

此時,銀柔夫人的一位妹妹捧著南宮婉兒的衣服,笑盈盈地走了過來。

南宮婉兒嘟著嘴白了王羽一眼,將他的雙手放開,從地毯上站起,拿過自己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王羽從地上站起,對銀柔夫人和南宮婉兒以及那十一位妖族女子道:「你們待在一起,等我率領妖族勇士攻破這巨荒城,你們就跟著城中的百萬妖族一起出去!」

銀柔夫人點了點頭,微笑道:「你放心吧,實在不行,我們還可以通過那個地洞逃出城。」

話音剛落,外面突然傳來了無數人的驚叫和慘呼聲,顯然是巨荒城中出了什麼大事。

王羽趕緊轉過身,飛身出了小岩洞和溫泉池所在的大岩洞,穿過銀柔宮,來到了外面。

眼前的景象讓他大吃了一驚。

原本低低覆蓋在巨荒城上空的那層魔雲不知何時落了下來,離地不足百丈,已經將整座巨荒城罩在了其中。

魔雲中不斷有蛛網般的閃電秘密集射出,擊在城中那些妖族男女的身上,那些妖族男女頃刻間變成了一個個火球,很快被燒成了一堆灰燼。 王羽大吃了一驚,轉眼之間,魔雲中射出的閃電已經擊殺了數百名妖族的人,而且不分男女老幼。

看樣子,屠人城是要借這層魔雲滅掉整個妖族,而不僅僅是將妖族的成年男子殺戮殆盡!

妖族的人本來都站在石屋外,打算跟著王羽一起衝出巨荒城,此時見魔雲中射出的閃電兇猛,紛紛驚叫著向石屋中跑去。

但魔雲中電閃雷鳴,不斷有閃電射下,一道閃電擊中一座石屋,「轟隆」一聲巨響,將整座石屋擊成了一堆碎片。

妖族的人頓時驚恐萬狀,石屋竟然也擋不住魔雲中射下的閃電!

若閃電這麼無休無止地擊下來,整個妖族被屠滅只是時間問題。

巨荒城四周的圍牆由巨大的黑石砌成,高百丈,厚二十多丈,唯一的出口已經被完全封死。

如今魔雲落下,距離地面不足百丈,整個巨荒城像一個加了蓋子的鐵桶。

在魔雲的籠罩下,巨荒城中一片昏黑,密集的閃電不停地從魔雲中射下,射在妖族身上,便將他們變成一團團火焰,射在石屋上,則將石屋擊得粉碎。

王羽從未見過這樣的情景。

百萬妖族無處可藏,也無處可逃,方圓百里的整個巨荒城完全變成了一座地獄!

王羽怒目圓睜,體內的魔血漸漸沸騰,倏地亮出了右手中的誅神斧。

但現在屠人城和他手下的那些魔兵都在城頭之上,隔著這層魔雲,根本看不見他們的人影。

王羽運足體內的神力,右手一揚,將手中的誅神斧朝離自己最近的城牆擲了過去。

諸神斧在空中迅速變大,最終變成一個十餘丈大小的巨斧,「咔」地一聲砍了城牆上。

王羽本來以為這一斧至少可以在城牆上劈出一個巨大的裂縫,沒想到誅神斧飛回手中,竟然只在城牆上留了一條不足一尺深的痕迹。

這巨荒城的城牆竟然比玄鐵還要堅硬許多!

王羽暗暗心驚,難道自己和這百萬妖族真要困死在這巨荒城裡?

他雖然知道銀柔宮中通向城外的那個地洞,但那個地洞只適合少數幾個人逃出城,這百萬妖族絕不可能通過那個地洞逃走,而他既然答應了要將妖族從囚禁中解救出來,就絕不會丟下這百萬妖族不管。

正無計可施,一道閃電突然從魔雲中向王羽射了過來,他眼疾身快,倏地向旁邊飛出百丈,躲了過去。

閃電「咔嚓」一聲擊在了他剛才所站著的銀柔宮門前的那個平台上,頓時將平台擊得粉碎。

王羽心裡一驚,正有些擔心閃電會擊中銀柔宮,突然耀眼的電光一閃,一道巨大的閃電從魔雲中射出,「咔嚓」一聲巨響,不偏不倚,正擊在了銀柔宮的房頂上。

銀柔宮轟然倒塌,轉眼間變成了一堆廢墟。

王羽一下子呆在了原地,過了一會兒,不見廢墟中有任何的動靜,他才稍稍放了心,銀柔夫人和南宮婉兒她們應該沒事。

他抬頭望向頭頂上不足百丈高的那層魔雲,心中暗暗生疑。

這魔雲似乎有些詭異,剛剛向自己射出一道閃電,一道更大的閃電便擊毀了銀柔宮。

他正在驚疑,突然身後有人道:「尊駕,那表面上是一層魔雲,實際上是一張修羅魔網。」

王羽倏地轉過身,見那位狐族青年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自己身後。

「修羅魔網?」王羽看著他,微微皺起了眉頭,「你是怎麼知道的?」

狐族青年道:「這巨荒城中的妖族無人不知,妖族有像鷹族這樣的分支,化為原形后可以高飛,修鍊到一定程度的其他妖族強者也可以飛上數百丈的高空,因此屠人城便在這巨荒城的上空設置了這張修羅魔網,防止我們妖族逃走。」

王羽問道:「這修羅魔網中為何有閃電射出?」

狐族青年道:「這正是修羅魔網的厲害之處,它平時藏在魔雲之中,若有人觸及,便會釋放出極強的閃電,非神靈魔靈之體不能抵擋,屠人城還可以驅動這張修羅魔網,從網中主動射出閃電。」

王羽恍然大悟,怪不得剛才連續兩道閃電閃電射向了自己和銀柔宮,原來這修羅魔網受屠人城的控制。

他正要問狐族青年如何破解這修羅魔網,耀眼的電光一閃,一道閃電從修羅魔網中射出,向他們所在的地方射了下來。

王羽趕緊一把抓起狐族青年,帶著他一起倏地飛到百丈開外。

「咔嚓」一聲巨響,閃電在他們剛才站著的地方擊出了一個方圓數丈,深達一丈的大坑。

王羽身形極快,可以躲過閃電的襲擊,但巨荒城中的妖族卻沒有一人有這麼高的修為,更沒有這麼快的身法,因此被閃電擊中之處,往往都是驚叫和慘呼聲響成一片,妖族傷亡慘重。

現在整個巨荒城中已經有數萬人死在了修羅魔網的閃電之下,其中多數是婦孺。

王羽目眥欲裂,扭頭問那狐族青年:「你可知如何破這修羅魔網?」

狐族青年躬身道:「這修羅魔網受那屠人城控制,尊駕擊敗屠人城,自然就破了這修羅……」

他話未說完,王羽已經現出隱藏在肌膚下魔血中的金盔金甲,右手握著誅神斧,化作一道金光,向頭頂上的那層魔雲飛了過去。

他偷偷將腹中的那顆青玉魔珠從口中吐出,握在了左手之中。

這顆青玉魔珠有極強的吸收閃電的魔力,羽夏城大戰時,幽龍曾憑藉這顆青玉魔珠,吸收了九龍天罡陣釋放出的全部閃電。

那層魔雲距地面不足百丈,王羽剎那間飛到了魔雲邊,果然發現魔雲中隱隱約約藏著一張巨大的蛛絲一般的網。

他正要揮動手中的誅神斧劈向那張修羅魔網,網中突然同時射出數道閃電,將他包裹在了其中。

下方的百萬妖族看得清清楚楚,不禁齊聲驚呼了起來。

王羽的身前突然青光大盛,那數道閃電頃刻間都消失在了那團青光之中,他安然無恙。

下方的百萬妖族驚得目瞪口呆。

王羽掄起誅神斧,耀眼的藍光一閃,向那張修羅魔網劈了過去。 「沒錯,本少的確不是鬼帝,但本少是捉鬼龍王。

這個名號,以後會比鬼帝更加響亮!」

林天佑聞言,咧嘴一笑,繼續道:「既然不賠償的話,那你們這些家族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全部當本少的食物吧!」

說完,林天佑用舌頭舔了舔嘴唇,一副讒嘴的模樣。

少年的這副舉動,再次驚愕眾人。

一道道參雜著各種複雜的目光,全都彙集到了林天佑的身上。

把汲水鎮的老牌家族當成食物吃掉?

這種羞辱人的話語,比打斷許大良兒子的一雙腿還要嚴重。

鬼族最忌諱的就是被滅魂吃掉。

汲水鎮三大老牌家族以及汲水鬼王,他們在汲水鎮已經盤踞了近千年。

這千年的底蘊,可不是隨便就能破除的。

想滅掉他們,除非是二線城池裡的主宰級別的家族,否則,別人說這樣的話,就好像在吹牛一樣,讓人根本不能信服。

一個毛頭小子,一個憑藉英靈才贏下潛力榜第一的傢伙,居然敢說出這種狂語,不知道是說他無知,還是說他愚蠢。

許大良等三大家主全都被林天佑的話說的發出嘲諷的大笑。

「想把我們吃掉?哈哈,小子,你真是我這上千年以來,見過的最蠢的井底之蛙!」

宮家主笑的最狂,對林天佑的鄙夷根本不作任何掩飾。

宮家主笑的得意無比,絲毫沒有注意到,林天佑的臉色開始變的陰沉起來。

啪!

下一刻,宮家主的笑聲尚未停止,一聲清脆的耳光聲響徹整個汲水廣場。

一個個鬼族都眼眸子大張,好像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男神請入甕 那個捉鬼龍王,居然隨便揮了揮手,一道魂力凝化的手掌,便隔著上百米的距離,直接扇在了宮家主的臉上。

「怎麼會?」

陳昊和沐家主也是目瞪口呆,只見宮家主嘴巴歪斜,直接被那一巴掌拍翻在地。

似乎已經沒有了動靜。

眾人無不變色。

宮家族在汲水鎮也算有頭有臉的人物,魂力不說有多高,四百萬道還是達到的,可這麼遠的距離,都沒能防住捉鬼龍王的一掌,這就有些詭異了。

「你!」

許大良大驚失色,他怎麼也沒想到,林天佑敢在魂石台上直接對他們老牌家主動手。

「敢嘲笑本少,膽子不小!」

林天佑一巴掌打完,仍不解氣,右手再次抬起,掌心有星芒泛出。

正是捉鬼龍王的七星掌。

「給本少死成一攤爛泥!」

低喝一聲,林天佑一掌拍出。

「休想!」

許大良和田家主齊聲大喝。

剛才林天佑扇那一巴掌的時候,他們沒有看清,已經覺得丟盡了臉面,如果現在還被林天佑的那一掌打中,那他們就可以去死了。

因為沒臉繼續活在冥界!

二人魂力爆發,全部加持在雙手之上,然後守在宮家主的身前,準備合力擋下林天佑的那招七星掌。

林天佑見狀,嘴角勾起一抹嘲弄,他的七星掌,即便是所有招術里最弱的招術,但也不是這兩隻螻蟻能夠擋下來的!

砰!!

掌芒轉瞬即至,落在了兩位家主的身手臂。

許大良跟田家主只覺得一股從未體驗過的狂猛勁道,排山倒海而來。

他二人的雙臂傳出一聲脆響,竟是雙雙摺斷!

「噗哇!」

許大良一口鮮血噴出,被那一掌的力道帶著向後倒飛。

直接把階梯狀的看台都給撞出一個大坑,衣衫盡裂!

田家主實力較弱,身體骨折,當場暈死過去。

而宮家主就可憐了,他成了許大良和田家主的肉墊,整個身軀都被壓扁了,是死是活,沒有人知道。

「怎、怎麼可能?」

許大良的眼中已經被驚駭和恐懼充斥。

如此掌勁,他這一輩子都沒有見到過。

偏偏打出這一掌的卻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

沐家主和陳昊早已經嚇得呆在了原地。

連看台飛起的碎石都忘記去躲,任其砸在身上。

擁有近千年底蘊的三大老牌家族的家主,連捉鬼龍王隨意拍出的一掌都扛不住,這實在令人心顫。

「這個傢伙瘋了!」

廣場上的圍觀人群,全都被這一幕驚的面色狂變。

他們只覺得這輩子都沒有看過像今天這麼瘋狂的一幕。

一個少年,面對三大家族的老大,腳步動都不曾動一下,便全部打的吐血,這是什麼情況?

「怪物,他就是個怪物,還好我昨天認慫了,不然,我陳家真的會被這個怪物滅族!」

陳昊已經徹底被林天佑嚇破了膽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