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就在那把神器匕首上,神器匕首上附著一道強大的靈魂,對方似乎是知道魔方世界的秘密。

按照原主的猜測,對方一直都在等待能夠打破魔方世界的人出現。

當翟辰鳴被原主帶到抽獎箱的面前,這道神秘的靈魂,便明白他的機會來了。

翟辰鳴之所以能夠抽到這把神器匕首,實際上是這道靈魂在作祟。

接下來不用猜測,翟辰鳴肯定是在這道靈魂的蠱惑中,相信了對方說的話。

而且他也想出去,並不想一直留在這個世界,亦然選擇,用這把匕首,捅進原主的心臟,使得交易城土崩瓦解。

魔方世界中,每一座城都息息相關,一座城被毀滅,會連累整個魔方世界崩塌。

「好奇害死貓啊。」

接收記憶之後,唐果不由的說道,「就算是交易城城主又怎麼樣,如果沒有她,這幾個人還不一定能夠活到最後呢。說到底,不過是侵犯了自己的利益,正好有人給他送一個借口,才將原主給捅死的。」

【那宿主大大,現在你們才剛剛碰面不久,要不要直接走人,讓他們去死!翟辰鳴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還是讓他死在這裡吧。】

「他可是男主,死不了,沒了我,還會遇到其他的光環,還不容易掌控。再說,我還得靠他,將那把神器匕首引出來。隱藏在抽獎箱里這麼久,還是在我的交易城裡,居然沒有被發現,肯定不是那麼簡單的。」

【所以……】系統的聲音弱弱的,【宿主的意思是,繼續陪著他們走下去,還得陪到最後?】

「嗯,但這一次我可不提醒他們什麼地方有危險哦。」

系統:哦,明白了,是想一路整著翟辰鳴的意思嗎?

「這一次我要當一個柔弱的小女子,長的好看,有點武力,其他的什麼就不會了。」

系統:呃……開什麼玩笑。

他上下打量了唐果,見她穿著一身月白色的旗袍,姿態優雅的坐在凳子上,面前是茶水,手邊還擺放著一把木雕摺扇。

看起來還真的是好看,也挺柔弱的,那張臉瞧著確實不像一個特別精明的人,只會覺得超級美。

再看看這座幸福城裡,穿著各種服飾的人都存在,甚至各種膚色,發色的人也有。

魔方世界裡面的人,都是來自各個世界,有些人是主動來的,有些人是無意間來的。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有侍劍提供詳細信息,羅嵐很快制定出一個清晰的獵殺方案,從前進路線到撤退面面俱到。

時間一到,他們乘坐土龍和風龍直撲試煉目標――被強行貼著一小片龍鱗的上位劍鱷魚。

這時候劍鱷魚分散在沼澤四面八方捕食,目標劍鱷魚也離開沼澤中心。

土龍和風龍在天上飛行,一部分劍鱷魚若無其事繼續覓食,另一部分劍鱷魚被激怒,緊緊跟在後面,不斷發出呼嚕呼嚕的怒吼,宣示領空。

幾頭劍鱷魚甚至還射出後背的劍甲,能射到兩百多米高,但兩頭元素龍都在五百米的高處。

瑪爾和灰石都有點害怕,潔西卡反倒一點不擔心。

羅嵐說:「不用怕,這一切都在掌握之內,只要以最快的速度獵殺目標劍鱷魚,我們馬上從高空脫身。」

兩頭元素龍的飛行很快,沒過多久,羅嵐就看到目標劍鱷魚,它的後腦鑲嵌著一塊黑色的鱗片。在他們的下面,聚集了五十六頭領主劍鱷魚和兩頭上位鱷魚。

兩頭龍開始慢慢下降,向目標劍鱷魚飛去。

「好,速戰速決」羅嵐從空中跳下,揮劍直劈目標劍鱷魚。而矮人灰石揮舞著大斧站在羅嵐身後,瑪爾和潔西卡一起召喚元素巨人,然後施法擋住追來的劍鱷魚群。

目標劍鱷魚身長十五米,身體上部是青灰色的堅硬外皮,而下面的外皮是相對柔軟的白皮,後背上豎著幾十根鋒利的劍甲。羅嵐還在半空中的時候,劍鱷魚的後背劇烈收縮,隨後十二片泛著水光的劍甲**而出。

十二片劍甲非常鋒利,但羅嵐身上有聖器護體,又動用鎮壓劍意震飛一半的劍甲,沒有任何損傷。

「這些劍甲竟然能在我的鎮壓劍意下毫髮無傷,比螳螂的刀臂更強大。」

羅嵐立刻使出最強大的晨光劍,將光耀劍意和火之鬥氣凝成一線,擊中劍鱷魚。但是,羅嵐萬萬沒有想到,劍鱷魚的體表立刻冒出一層水汽,讓晨光劍的力量分散,並以堅硬的外皮承受晨光劍殘餘的力量。

劍鱷魚仰天沖羅嵐大吼,一道三米粗的泥漿從沼澤中升起,正中羅嵐的黃金護罩。半空中的羅嵐立刻被沖飛,落在十米外的沼澤中。

劍鱷魚尾巴一擺,竄過去,張開大口咬向羅嵐。

羅嵐的雙腳之下立刻噴出鬥氣,藉由這股力量高高躍起,一甩長劍,三個爆裂之錘依次飛出。劍鱷魚竟然不慌不忙,口中噴出一連串的巨大水球,每個都有一個人高。

「砰砰砰……」爆裂之錘和水球相遇同時炸開,形成強烈的震蕩。

「果然比上位螳螂厲害得多」

羅嵐熔岩劍上的鬥氣之光更加濃烈,#**小說12/1.html彷彿火焰熊熊,以燃燼劍意向劍鱷魚的頭部斬去,在這一刻,熔岩聖劍彷彿化為天火,焚盡萬物。

劍鱷魚的眼中露出驚訝之色,隨後沖著羅嵐大吼一聲,只見一個由魔力凝聚而成巨大鱷魚頭出現,整個鱷魚頭長達二十米,一口把前方的羅嵐吞下。隨後鱷魚頭極速旋轉,內部長出無數鋒利的劍甲,妄圖絞殺羅嵐。

羅嵐體表的黃金護罩的顏色迅速變淡,最多十秒就會消散,高等位面的上位魔獸之強可見一斑。

「開」一面巨盾閃現,生生把鱷魚頭撐破,組成鱷魚的魔力被吸入巨盾。

劍鱷魚大怒,張口噴吐連綿不絕的水箭,在水箭碰觸巨盾的瞬間,一個和剛才一模一樣的鱷魚頭從巨盾飛出,一口吞下劍鱷魚和所有水箭。

鱷魚頭迅速轉動起來,內部形成無數的鋒利劍甲展開絞殺。

劍鱷魚發出驚天慘叫,隨後鱷魚頭向四面八方**鮮血。整整絞殺了十五秒,鱷魚頭才消散,露出目標劍鱷魚的屍體。

羅嵐吃驚的看到,上位劍鱷魚的背部堅韌的青灰色外皮和劍甲毫髮無損,只糾纏在一起,而腹部的白皮和其他部位全都被絞得粉碎。羅嵐一眼看出,這頭鱷魚的外皮比成年巨龍的龍鱗都更加結實,普通的上位巨龍根本不是這頭劍鱷魚的對手。

羅嵐飛躍過去,把劍鱷魚的青皮和劍甲收入次元空間,並從中抽出一片巴掌大的漆黑鱗片,這就是那個半神考官的一張鱗片的千分之一。

「到手了,我們走」羅嵐大喊,隨後使用飛翔靴上升。

其他人已經陷入苦戰,聽到這個聲音立即乘坐元素龍升空。

「好樣的」矮人灰石全身浴血。

「你沒事吧?」羅嵐問。

灰石拿出一件魔導器,清理全身,大笑著說:「我們矮人的鍛造技術第一,我沒受傷。」

羅嵐這才發現灰石身上多了一套灰色的全身甲,一部分稍稍下陷,但正在慢慢恢復。

「繼續?」羅嵐問。

「好」三個人齊聲說。

他們向下一個地點飛去,下面的劍鱷魚追了一陣后悻悻返回。

用了整整一天的時間,他們才得到四枚鱗片,其中羅嵐兩枚,潔西卡一枚,矮人灰石一枚,瑪爾比較倒霉,抽籤失敗。

戰鬥的過程極為兇險,羅嵐要不是有聖器,他們早就被兇猛的魔獸群殺死。如果沒有聖器,拿到任何一片鱗片都需要一支數量超過二十的巨龍隊伍。

到了第二天晚上,他們在一座小山上挖了一個大洞穴住進去,然後用魔法擋住洞口。

經過一天的生死戰鬥,四個人和四頭龍的關係非常融洽,為了慶祝今天的戰鬥,各自拿出相對昂貴的食物準備晚宴。

瑪爾得意洋洋地拿出一個一尺高的巨大忙過,不無炫耀地說:「這是我們榮耀大陸最昂貴和最美味的水果之一,精靈芒果,經歷上千年培育出的品種。我自己都捨不得吃。」說完,他用刀把精靈芒果分成六分――元素龍不吃普通食物,只吃水晶。

洛莉不怎麼喜歡吃水果,但這次吃的津津有味,最後還從歌龍那裡搶了一半,氣得歌龍吧嗒吧嗒直掉眼淚。洛莉馬上從秘寶空間取出一串以前吃剩的麻辣肉串,用火一烤送給歌龍,歌龍這才破涕為笑,一口吃光整串肉,然後又哭了,被辣椒辣的,洛莉笑得前仰後合。

矮人灰石拿出八塊土黃色的晶石,晶石內部竟然有類似牛肉的紋理,說:「這是我們矮人族的肉晶,很好吃。」說完用大斧把肉晶切成小塊。

羅嵐拿了一塊品嘗,嚼頭十足,咀嚼一會兒后,肉晶變成液態,散發出淡淡的香味。

潔西卡也拿出許多水果,不算珍貴,但種類繁多,讓人贊口不絕。

最後,羅嵐拿出八個高腳玻璃杯,說:「每人半杯,土龍和風龍也能喝。」說著,他拿出一個瓶子向每個杯子倒出少許果汁。

一股濃郁的清香散發開,讓人精神大振。

瑪爾經驗老到,連忙拿過一個杯酒,經過看、嗅和嘗,最後像捧著寶貝一樣小心翼翼捧著酒杯,看著羅嵐問:「羅嵐伯爵,您……您這果汁是不是傳說中的神國果汁?」

「你果然見多識廣,的確是。」羅嵐含笑點頭。

瑪爾卻急忙拿出一個魔導器小瓶,滿臉的惋惜,說:「神國果汁給你們都是浪費我辛苦一年都買不起這一小杯果汁。我回去檢驗一下,如果是真神親手釀造的,那我就能直接榮升位面商人,你們不知道這種果汁在基礎位面有多珍貴。小瑪爾,你的那杯我替你收起來了」

完,他又拿過一杯果汁,把兩杯一起放入魔導器小瓶中,像捧著自己心肝一樣放進樹葉空間。他的風龍氣呼呼地盯著他。

「財迷」灰石嘀咕一聲,拿過兩杯,一杯給土龍,一杯自己喝下,喝完后大讚美味,然後全身發暈,睡了過去。

這杯果汁蘊含各種神性物質,對晉陞半神很有益處,聖位強者願意用大量元素水晶換取。

「巴佬原始位面的巴佬」瑪爾心疼地看著灰石面前的空杯子說,「這種果汁在關鍵時候可以救一個聖位的命」

瑪爾馬上笑嘻嘻地看著羅嵐,說:「羅嵐伯爵,您能賣我一點嗎?二十杯……不不不,十杯,就十杯」

羅嵐看都不看這個貪婪的傢伙,向潔西卡舉杯,然後一飲而盡。果汁中的神性物質滋養他的身體,其中有一半被他吸收,另一半身體無法吸收成為祖劍的補給。

瑪爾尷尬地笑了笑,連忙吃東西。

入夜後,瑪爾和潔西卡兩個法師使用守衛魔法,羅嵐毫不擔心地睡下。

進入劍天地,侍劍開始第三次演化天地。

羅嵐感覺四肢百骸非常清爽,眨了一下眼睛,發現自己變成一縷清風,在半空中輕盈地躍動,無拘無束,無憂無慮。

輕風吹動,路過小河,河面泛起漣漪;路過草地,小草輕輕搖曳;路過土地,塵土飛揚;路過樹木,卻被密密麻麻的樹葉遮住,再也無法前進。

受到樹木的遮擋,輕風的情緒發生了變化,心中的怒意越來越強,最後樹葉突然震動,輕風化為大風衝出樹葉的束縛。

大風處於更高的空中,俯視樹木,猛地衝過去,樹葉被吹得嘩啦啦直響,樹枝輕輕搖擺。大風狂傲起來,見到什麼都要碰一碰,讓自己顯得更加有力量。

身為大風的他,可以升入高空,可以行於地面,自由自在地來去,在空中,沒有什麼能束縛他。

很快,大風遇到一片森林,他想低空飛過,但無窮無盡的樹枝牽絆他的腳步,讓他越來越無力,越來越疲憊。

不多時,他感受到太陽的光芒照耀著一切,讓他的力量越來越強,許許多多風湧進他的身體,讓他變成陣陣狂風。

狂風得償所願,變得更加強悍,更加憤怒。

身為狂風的他像巨人一樣在樹林中肆無忌憚地飛行,所有的樹木都隨著他的步伐而搖動,樹冠在狂風的吹動下像波浪一樣上下起伏,如同一隻大手在推動,慢慢地,許多樹木無法承受狂風的力量,被連根拔起。

狂風意氣風發,推動著各種細小的東西向前飛翔。狂風進入沙漠,將沙塵納入胸膛,帶著它們滾滾向前。在狂風的力量下,很普通的沙塵變成了強大的武器,遮天蔽日,沒有什麼生物能在沙塵暴之下長期生存。

不同於高山的沉穩,不同於烈火的漏*點,身為狂風,沒有任何力量能馴服他,他像一個永不言敗的戰士,撕碎眼前的一切。

太陽繼續照耀,一部分能量變成風能不斷注入狂風的身體,狂風越來越強大,不斷向前狂奔,最後和海洋上空的風合為一體,形成超強颱風。

颱風的力量更大,速度彷彿天下都在他的掌握,一切都圍繞著他轉動。颱風一開始目空一切,盡情的揮霍自己的力量。但是,徹底掌握自己的力量后,颱風不再膚淺自大,慢慢沉靜下來,但力量更加集中,破壞力更強大。

颱風慢慢沿著海洋快速移動,最後來到海岸,數不盡的東西被颱風捲起,拋入高空。

身為颱風的他,冷酷無情,毀滅眼前的一切,席捲天下。

最後,世界漸漸模糊,破碎,羅嵐的身體輕輕晃動,慢慢停下。

「飛翔狂野席捲這是風之劍意的三種最強劍意。」羅嵐眼中的颱風消散。

一早醒來,羅嵐走出山洞,開始修鍊飛翔劍意。

所謂飛翔劍意包括靈活、快速、輕盈、浮空、推動等多種特性,並非像斷絕或鎮壓等劍意是純粹的單一特性劍意,所以更加難以精通。

其他劍聖要晉陞領域聖位后才能毫無顧忌的飛行,否則必須要藉助法則或本源力量滑翔,但如果是掌握飛翔劍意的劍聖,哪怕是初始劍聖,也能夠在空中飛行。

至少要成為聖位,羅嵐才能發揮劍意的真正力量,所以他現在的劍意強是強,但仍舊有限。沒有劍聖源源不斷幾乎無窮無盡的鬥氣,他就算掌握飛翔劍意,身體也無法做到真正飛行。

羅嵐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準備靠劍來領悟飛翔劍意,讓劍技和鬥氣飛翔,而不是身體飛翔。

最簡單最實用的遠程風之劍技就是月吟之刃,能形成鬥氣之刃切割敵人,羅嵐已經掌握,在感悟風之劍意后,他再度使用,威力更大。

吃過早飯,他們幾個人再度尋找目標魔獸。

bk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第一天的試煉相對平靜,因為試煉者正在探索這個世界。但到了第二天,便發生了小小的變化,因為每個試煉者隊伍都發現,如果像昨天那樣繼續尋找,根本湊不夠自己隊伍所需要的龍鱗。魔獸牧場中暗流涌動……

這次有六千多名試煉者,但卻只有一千張鱗片,如果每個鱗片只對一個生命有效,那這場試煉的通過率還不到百分之十七,這是一個非常殘酷的數據,而這僅僅是第一場試煉。

別說是那些普通試煉隊伍,就連羅嵐這個有侍劍幫忙的隊伍,在第二天也發現試煉更加困難。

沒人知道龍騎士和巨龍這一對是共用一一片龍鱗還是每人一片,所以,他們四個人加四條龍必須要湊起八片龍鱗。但到了第二天中午,他們才拿到五片。

並不是他們找不到目標魔獸,而是六千多試煉者殺瘋了,見到魔獸就瘋狂殺戮,許多目標魔獸所在的地方都被佔據。

第一天羅嵐他們幾乎見不到試煉者,但第二天開始,每隔幾分鐘就能見到一個試煉小隊來去匆匆,只要看到上位魔獸先殺了再說。

得到第五片龍鱗,吃了午飯後,羅嵐看到遠方有多個試煉者小隊像無頭蒼蠅似的尋找目標魔獸,搖了搖頭。

羅嵐說:「我們的隊伍只有四個人四頭龍,一天半的時間才搶到五片龍鱗,那些有二三十頭巨龍的隊伍如果搶的和我們一樣多,這個牧場的龍鱗也基本被搶光了。那麼第三天的結局很可能是所有隊伍都沒有得到足夠的龍鱗,要麼一些人主動放棄,要麼去搶」

瑪爾從樹葉空間中拿出剛得到的龍鱗,仔細撫摸,唉聲嘆氣地說:「你說的沒錯,我已經沒什麼信心了,等時間一到,我把龍鱗給你們。」

羅嵐皺眉說:「收起龍鱗這種時候,就我們四個人四條龍在這裡,你拿龍鱗是在吸引其他試煉者嗎?」

侍劍提醒:「主人,西北方的那支隊伍突然調轉方向,向我們衝來。」

「怎麼回事?」

「根據我的猜測,他們的隊伍在四處觀察,而且視力極好,能從數公裡外看到龍鱗。他們不算窺視你,所以我沒有覺察。」

羅嵐狠狠瞪了瑪爾一眼,說:「你手中的龍鱗被別人看到了,快收起來,有人向我們這裡趕來。」他向西北方看去,一隊整整二十七頭巨龍向這裡飛來,有三個人類騎在巨龍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