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時徽羽正靠在軟塌上,手中拿著個陶罐不知道在鼓搗些什麼東西。

她滿臉專註的看著陶罐之中,連有人過來了也沒發現。

姜雲卿見狀走了過去,等到了近前看了眼陶罐,卻有些瞧不清楚裡頭是什麼,不由開口問道:「你這是在做什麼呢?」

「娘娘?」

徽羽驚了一下,連忙抬頭,當見到站在身前不遠處的姜雲卿時,連忙就想撐著起身行禮。

推薦老羊愛吃魚的《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回到十一年前,葉青青只想有仇報仇,有恩報恩,最大的恩人自然得此生相守,再替他醫好廢了的雙腿,重爭榮光!

(本章完) 就在雷罡子喃喃低語的時候,耳旁忽然傳來一個聲音,「他們是誰?」

雷罡子猛地抬起頭,發現距離自己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少年,這個少年眉清目秀,眼睛很大很亮,有一種熟悉感。

「你!你是昊天的兒子!」雷罡子驚呼出聲。

「不錯!我就是雷凡。」

雷凡剛才聽到父親被囚禁,心中一急便亂了方寸,現在看到雷罡子那憔悴的面容,他心中又有許多的不忍。

「算了,你也有你的難處!我不逼你了。」雷凡重新理順了心情。

「昊天總算有后了!」雷罡子看到雷凡的出現,情緒激動,幾乎控制不住老淚縱橫。

「我知道前輩的難處,剛才我也看到了那個傢伙的威脅。我只想知道宗主是不是也參與了進來?他們是不是墨家?」

「和他們都沒關係,你怎麼能想到墨家!」雷罡子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雷凡,不過他的眼睛卻是有意無意的眨了眨,也唯有在雷凡這個角度才能看到這個細微不可察的動作。

雷凡滿意的點點頭,轉身離開了雷罡峰。

雷罡子剛才的表現讓雷凡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玄天宗宗主和墨家有最大的嫌疑。

這件事情看起來並不是這麼簡單,那個黑影或許就是墨家的人,他們無時無刻不在監視著雷罡子的一舉一動。

回到了靈劍峰,在自己的洞府中雷凡默默的陷入了思考當中。

現在已經逐漸抓到了事情的脈絡,父親的失蹤應該是宗主和墨家的合謀。

他們到底是為了什麼要害自己的父親?這其中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自己還未來到雷罡峰,就有黑影過來警告雷罡子,他們這是掌握了我的行蹤。

看起來我的身份恐怕已經暴露了,墨家或許已經知道了我就是雷凡。

不過現在我還不能離開玄天宗,因為這裡他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完結,封印大殿!

現在的當務之急便是,及早打探清楚封印大殿的情況,然後不驚動旁人的情況下進入封印大殿中。

不過他去過封印大殿周圍觀察,發現在封印大殿外圍,無時無刻都有著一道非常強橫的神魂在掃蕩,很可能是一位陰陽合一境中期,乃至後期的強者在周圍守衛。

如何能不驚動這位,進入封印大殿才是最難的事情。

雷凡在玄天宗的日子重新又歸於了平靜。

在靈劍子的教導他,他的煉丹手法日益精進,他的丹道知識也是越來越淵博。

他驚奇的發現,在真正的煉丹之中,他的神魂之力增長的非常之快。

現在不需要火焰熔爐的情況下,他也能完美的煉製靈級丹藥,而且成丹率也在五成以上。

他知道這一切都事努力所致,在煉丹的過程中,他的七寶琉璃火也運用的如臂使指,小傢伙非常乖巧,對於雷凡的命令更是一絲不苟的之行。

一個多月過去了,他的修為雖然依舊還在血海神胎境的後期,可是精氣神都在煉丹中達到了一個完美的程度。

現在只需要一個小小的契機就能踏入靈台孕神境!

這日,他正在靈劍子身邊觀摩靈劍子煉丹。

一個真傳弟子匆匆忙忙的闖了進來,臉上全是焦急之色。

「峰主,不好了!」

靈劍子眉頭一皺,他煉丹的時候最不喜歡別人打擾,不過看這個弟子臉色焦急好像真有什麼大事。

「什麼事慌慌張張的?」

「峰主!大荒派幾位老祖帶領真傳弟子來我派交流,真武師兄在交流的時候被打成了重傷!」這個弟子臉上露出了憤怒之色,「這些大荒派的真傳子弟下手極狠,很多其他峰的師兄都受了重傷。」

柳真武靈劍峰的第一真傳,在所有真傳弟子中排名也是靠前,其修為已經達到了靈台孕神境初期。

「哦!大荒派如此囂張,他們到底要做什麼?雨田我們去看看。」靈劍子心中對雷凡的實力非常自信,大荒派根本不會有這樣的妖孽存在。

雷凡點頭,他也想去看看大荒派的弟子如何。

尤其是了無痕現在如何了?這一別差不多有半年多了,不知道他現在是親傳弟子還是真傳弟子,這次來的有沒有他。

宗主峰上,宗主大殿前。

宗主和幾位峰主,正在陪著幾位鬚髮皆白的老者在笑談著什麼。

而在他門不遠處的廣場上,大群的玄天宗真傳弟子正在與十幾個大荒派弟子對峙。

而在廣場中央,兩個人影在激烈的對戰。

宗主一眼就看到了靈劍子身邊的雷凡,他的心一下子安定了下來,他深深的知道這個小子到底有多恐怖,就連自己的第五親傳都被他打的道心破損,現在還沒有恢復過來。

此時場中轟隆一聲,已然是分出了勝負。

一個身著青袍的身影倒飛了出去,嘴裡鮮血狂噴,跌落在地已經是受了重傷。

「張師兄!」

幾個玄天宗弟子跑上去將人扶了起來,急忙給他餵了幾顆靈丹。

「你們大荒派也太狠毒了!這是切磋,為什麼要下重手?」一個弟子氣不過,出口指責。

「哼!這是切磋,不是小孩子過家家,難免受傷。怕死就別上來丟人現眼。」對面大荒派勝出的是一個黑臉大漢,此人修為在靈台孕神境初期,態度極為囂張,根本不把玄天宗眾弟子放在眼裡。

「你……」這個弟子修為才不過血海神胎境,自然不敢上去找虐。

「你什麼!不敢的話就給老子閉嘴,別在這裡嘰嘰歪歪,信不信惹火了老子,老子大嘴巴抽你!」在人家門派這樣說話,這種態度已經不是囂張,而是肆無忌憚了。

「荒老!貴派這位弟子太囂張了吧!」宗主李長生臉色很不好看,對方這是赤果果的在打他的臉啊。

「哎!小孩子不懂事,李宗主莫要在意,小孩子的事就讓小孩子解決吧!」李長生對面的竟然是荒老怪,此老臉皮極厚,隨意一句小孩子不懂事就帶了過去。

李長生眉頭大皺,朝著身邊的一個長老使了個眼色,並且超雷凡這個方向努了努嘴。(未完待續。) 趙構面色鐵青,憤怒之中又有幾分害怕。下意識又想要抓起什麼東西,砸碎了以作泄憤兼掩飾自家內心惶恐。可是手一動,卻抓了個空。這才想起,自己剛才已經把能砸的東西都砸完了。他不甘地重重哼了一聲,放下了手。事已至此,他反而冷靜下來、凝聲問道:「方卿家,此事當真?」

方應看面不改色地道:「兇犯現在就囚禁在不見天大牢之內。官家假如有什麼問題的,大可以把兇犯提出來,當面進行審訊。是真是假,官家英明神武,當能有所判斷。」

趙構嘆了口氣,擺手道:「不用了。朕還信不過神通侯么?」旁邊的万俟卨「撲通~」一聲再度下跪,焦聲道:「官家,現在已經真相大白了。岳飛那逆賊狼子野心,根本由來已久。官家應早作決斷了。否則,否則……」竟不敢再說下去,只是連連用力磕頭。

趙構還未說話表態,方應看已然緩緩道:「官家,據微臣所知,金風細雨樓現在派了人日夜守護在岳飛府邸之旁。看來……他們也有所勾……交往了。」

趙構恨恨道:「又是這幫江湖人,又是這幫江湖人!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當初朕就不應該容許他們在臨安紮根的。現在好了,朕聽說過一句話,什麼江湖上的英雄好漢,六分雷,四萬蘇。那金風細雨樓的什麼刀南神,還控制了臨安整整三成的禁軍。當時朕就覺得不妥的。如今他們翅膀硬了,就要造反了。怎麼好,這怎麼好。」

米公公幹咳兩聲,道:「官家不需如此煩憂。雖然說同樣是江湖中人,但金風細雨樓和六分半堂。還是有所區別的。那金風細雨樓的首領蘇夢枕,平日里總自稱是東坡居士後人,故而常常口出大逆不道之言。六分半堂的雷損則向來是個聰明人,最是體貼朝廷用心。老奴以為,他未必肯附逆吧。」

方應看也附和道:「正是。前一陣朝廷命令六分半堂派人保護金國使者,這差事六分半堂就辦得不錯。聽說……昨天晚上,雷損的五名兄弟也在秦相爺府里,也一起被害了。所以微臣認為。或許六分半堂並無心附逆與朝廷作對。假如官家給他們下一道聖旨,讓他們戮力自效,則十有八、九,可以兵不血刃地解決了這兩名叛逆。」

趙構面色一片青白,緩緩道:「神通侯,你確定六分半堂會願意聽旨行事?」

方應看單膝下跪。斬釘截鐵道:「微臣願以身家性命相擔保。」

趙構沉聲又道:「就算藉助六分半堂的力量,解決了金風細雨樓。但謀害秦丞相和金國使者的兇手怎麼辦?這種高手,你們對付得了嗎?」

元十三限介面道:「官家不須擔心這個。嘿。什麼唐門七煞,什麼七絕神劍,什麼雷家五傑,什麼金國九兵衛,在臣眼中看來,不過猶如土雞瓦狗,豈堪一擊?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微臣猜測,干下這等大逆不道事情的,必定就是那個撥雲開霧鋪血途。哼,上次在汴梁。沒來得及和他一較高下。這次他若敢再來,咱們正好乘機分個勝負。微臣定必將這逆賊的人頭拿下獻予官家。」

「什麼撥雲開霧鋪血途?哦。就是殺了金國四大王,又斬了朕的欽差那個什麼陳勝吧?」趙構先是愕然一怔,隨之恨恨地咬咬牙,咒罵道:「這逆賊,總是替朕添麻煩。」又來回踱了幾圈,心底下始終覺得不保險。元十三限修為如何。趙構不太清楚,只知道很高。但具體究竟有多高,和陳勝相比誰更加高,趙構終究沒底。從感情上來說,趙構覺得最可靠,最能保護自己安全的,其實有兩個人。一個是米公公,他就在身邊,第二個是諸葛先生。可惜諸葛先生被自己打發到汴梁去了,遠水難救近火。至於第三……

雖然明知道不太可能。但趙構還是抱著萬一的希望,問道:「神通侯,最近你有沒有和方大俠他老人家聯繫?他老人家可在臨安附近么?有沒有辦法可以通知他儘快趕回來?」

方大俠,就是方歌吟,神州大俠蕭秋水的唯一傳人,也是方應看的義父。當年金兀朮率軍南征,「搜山檢海抓趙構」,把趙構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當時米公公和諸葛先生又恰好都不在趙構身邊,趙構好幾次都被逼得幾乎就要自殺了。全靠方歌吟仗義出手,硬生生把趙構從鬼門關裡面拉了回來。趙構自然對之感恩戴德,待得金兵撤退之後,便冊封方歌吟為神通侯。

方歌吟淡泊名利,不願入朝為官,也不受封賞。方應看於是自告奮勇,以義子的身份代義父入臨安受封。既顧全了朝廷顏面,又讓方歌吟不至於激怒皇帝,自己也因此得了進身之階,可謂一舉三得。

人的心理往往很奇怪。論功勞,米公公、諸葛先生、方歌吟三者其實都差不多。但他們在趙構心目中的份量就是有所不同。諸葛先生雖然有救駕之功,但他在朝廷里屬於主和派,整天嘮嘮叨叨的,趙構心裡對他煩得不得了。只不過看在他是三朝老臣的份上,沒對他怎麼著罷了。這次一找到機會,立刻就把諸葛先生遠遠打發走了,正是個「眼不見心不煩」的主意。而米公公是宦官,天子家奴。趙構信任他,卻不會太過重視他。唯有方歌吟,他因為不入朝為官,不像諸葛先生和米公公那樣天天都可以見得到,所以趙構反而至念著他的好,反倒覺得方歌吟比其餘兩位救駕功臣都更加值得信任了。

可惜世事不如意者,往往十常*。聽得趙構詢問方歌吟的下落,方應看不禁便面露難色,道:「家父雲遊四海,向來極少與微臣聯繫的。所以……請官家恕罪。」

趙構嘆了口氣,無可奈何地道:「那也沒辦法。好吧。朕就下一道聖旨,由米公公你帶去給雷損,讓他出力剿滅了金風細雨樓那幫賊寇。至於岳飛……哼,他若識相,便只擒了送到不見天大牢去。但他若敢反抗,則與其餘反賊一起格殺勿論。」

頓了頓,趙構又吩咐道:「元卿家,你收攏人手,加強內廷護衛。方卿家,給朕看緊了臨安城中的禁軍。這種非常時候,誰知道他們會怎麼樣?唉~假如楊存中還在的話,朕何至於如此煩惱?現在回想起來,楊存中被害,只恐怕也是早在那伙叛逆的計劃之中了。」

說到這裡,趙構便顯得有些鬱郁不快。他嘆口氣,揮手道:「沒你們的事了,都去辦差吧。情況緊迫,事不宜遲。若能渡過這個難關,朕絕不吝於封賞。」

眾人連忙躬身稱是。元十三限和方應看專門走出御書房,米公公則等到趙構親手寫好聖旨,蓋上印章之後才和万俟卨一起離開。趙構雖然已經竭盡所能布置好了一切,卻不知道怎的,始終覺得不夠保險。他背負雙手,在御書房內走來走去,越走越是心煩意亂,終於狠狠咬咬牙關,轉身出門,直往後宮而去。

片刻之間,趙構踏入了皇宮的崇慶殿之中。殿內的侍女和太監們見皇帝駕到,自然紛紛下跪行禮。趙構隨意擺擺手,道聲:「罷了,都起來吧。朕要見太后,你們趕快前去通傳。」

皇帝發話,這些侍女太監哪個膽敢耽擱拖延?所以不過彈指呼吸,內里已經傳出說話,請趙構入內相見。趙構當即邁步走入崇慶殿,徑直往後閣而來。只見后閣內青煙繚繞,散發出淡雅香氣。上首處端坐著一位衣著打扮之中,盡顯雍容華貴氣度的婦人。但頗為奇怪地,這婦人乍看之下,也不過只有三十來歲年紀,比趙構也大不到哪裡去。趙構卻立刻下跪行禮,畢恭畢敬地道:「兒臣見過母后。」

「構兒,免禮平身。」那雍容貴婦玉手輕抬,隨之吩咐左右道:「快替官家看座。」又含笑道:「官家國事繁忙,怎麼有空來哀家這裡了?」

原來,眼前這位雍容貴婦,就是當今太后。不過她雖為宋徽宗的皇后,卻並非趙構生母。故此兩人年紀相差不大。當日靖康之變的時候,她僥倖逃脫,未被金人擄掠回北方。故此如今大宋朝皇宮之內,除去趙構以外,就唯太后獨尊了。

趙構對於這位年紀比自己僅僅大了兩歲的年輕繼母,自然說不上什麼孺慕之情。不過禮數上他總是做到十足的。當下先噓寒問暖,講了幾句沒什麼意義的客氣說話,隨之摒退左右。待得共店內只剩餘彼此兩人,這才長長嘆一口氣,道:「今日朝廷之上,發生了一件大事。是這樣的。」不疾不徐,把秦檜和完顏亮被殺,以及剛才自己召集群臣,對於整件事情的詳細分析一一道來。

————

天氣太熱了,白天也要開冷氣,否則簡直坐不下去寫字,55,12我討厭這種天氣啊 那位長老會意,急匆匆的朝雷凡這邊趕了過來。

雷凡心裡暗笑,想讓我出手也不是不行,就看你們的誠意如何了。

那位長老急匆匆來到了靈劍子面前,拱手道,「靈劍子兄,你看大荒派此人如此囂張,不如讓貴峰弟子雨田上去給宗門掙點面子吧!」

靈劍子心中暗罵,好你個老東西,你這是故意來為難我吧!

「哦,李長老,這件事我可做不了主,雨田你看……」

靈劍子把主動權交給了雷凡。

雷凡一皺眉頭,臉上露出了為難之色,「呀,你看人家是靈台孕神境強者,而我不過血海神胎境,我可萬萬不敢出手。更何況,我醉心丹道對於這些打打殺殺的東西不感興趣!長老還是另請高明吧!」

雷凡絲毫不給面子的就拒絕了,空口白話就讓自己出戰,傻子才會去。

這位李長老正待再說點冠冕堂皇的話,卻看到一道身影絕塵而來,在廣場中央站定。

這是一個青年,身材英偉,相貌堂堂,身上其實更是強大無比,一股若有若無的鋒銳之意在他身上流露,竟然是一名領悟了劍意的靈台孕神境初期的人物。

「是真陽峰首席大弟子問長歌師兄!」有真傳弟子驚呼出聲。

這個問長歌修為此刻已經達到了靈台孕神境的中期,在真傳弟子中已經是前三的存在,他能及時出現,這個面子或許能掙回來。

問長歌的出現,讓李長老停了口中將說出去的話,眼神灼灼的看向了場中。

黑面大漢一看到問長歌,急忙跳回了自己的陣營。

一個頭上蒙著黑紗的少女看了黑臉大漢一眼,緩緩的走入場中。

「大荒派真傳弟子蘇玉請教了!」黑紗少女聲音冰冷,絲毫不含感情在其中。

問長歌臉上肅然,對方修為和他相同,全都是靈台孕神境中期,而且他在對方的身上感覺到了危險。

「玄天宗問長歌!請!」

問長歌並不是個喜歡多話的人,長劍在手已經抬步向前。

黑紗少女身形如風般輕盈,身上的氣勢卻是如同瀚海般洶湧澎湃,無盡的雪花在虛空之中出現,恐怖的寒氣席捲整個廣場。

一朵九棱冰晶在她頭頂旋轉,巨大的雲霧漩渦在她頭頂緩緩出現。

「冰霧殺!」黑紗少女一聲嬌叱。

一隻擎天巨手從雲霧漩渦中猛的探出,朝著問長歌狠狠的拍了過去。

問長歌感覺到一股寒意襲體,身體頓時變的僵直,連手腳活動一下都非常困難。

他面色一邊,口中猛喝道:「劍意臨身!給我開!」

一股子凌厲劍意從問長歌身上散發出來,手中長劍猛的出鞘,一股斬裂蒼穹強大劍意從劍尖上噴薄而出,一道數丈長的金色劍芒衝天而起。

黑紗少女看到那道金色劍芒,眼神不由的微微一凝,這種攻擊讓她覺得全身一陣顫抖,她拚命想控制這漩渦中的大手閃避開。

可是金色劍芒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根本躲避不開。

金色劍芒與巨手碰撞,巨手的一節手指硬生生的被金色劍芒斬斷,一道墨綠色的液體滿空噴洒,一股腥臭值至極的氣味讓人們都不禁掩住了鼻子。

那截手指,轟然從半空中砸落,砸在地面上化作一片墨綠色的碎冰,濺的到處都是。

「嗷!」

一聲凄厲的慘嚎從雲霧漩渦中傳出,一隻巨大的頭顱從雲霧漩渦中彈出,巨大的頭顱與人類基本無異,只是額頭上生長著一對彎曲的尖角,尖角上刺滿了古怪的花紋。

雷凡眼角微微一凝,這是彎角族!他曾經在墟市中見過該族的人,難道這個黑紗少女竟然是彎角族的族人?

他心中不由疑惑起來,這個世界的守護分明是不允許異族進入,這個黑紗少女到底是通過什麼地方進入的?她又為何與大荒派扯上關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