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這個稱號,本尊根本看不上眼。

本尊這次過來,可是奔著天道鬼神而來!」

林天佑霸道無比的開口。

彷彿天帝這種級別的強者,都根本入不了他的雙眼!

「你、你說什麼?

天道鬼神?」

天道守護者嚇的打了個哆嗦。

彷彿在看怪物一般的看著林天佑。

「你可知道,天道鬼神是什麼樣的存在?

那可是能比肩天道主宰,與天道主宰共同執掌天道的超級真神!

憑你也敢說出如此狂妄自大的話來?

你瘋了是不是?!」

「不錯,我就是為了轟飛天道主宰,這才拼著一切代價將實力提升到這一步的!

現在你卻告訴我,通過這道門,我只是成為天帝?」

林天佑殺意暴漲,一種被愚弄的感覺升起。

這讓他非常憤怒,憤怒到想毀盡世間一切!

唰!

殺戮之劍按在了天道守護者的脖子上。

已經割破了他的皮肉。

鮮血順著殺戮之劍流下。

「別,別衝動!」

眼看這個瘋子一樣的少年就要把他的首級斬落,天道守護者連忙擺手喊叫。

「我明白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了!

一定是天道主宰搞的鬼!

是他不想讓你突破天道鬼神,所以把你弄進踏天領域,去挑戰自己。

一般情況下,進到踏天領域的人,根本無法戰勝自己。

所以只要你進到踏天領域,就等同於你突破失敗了。

但凡事有一個意外。

萬一你成功戰勝了自己,還要過一道天道之門。

在門裡,你會遭受天道之力的洗禮。

割裂七情六慾,最後通過大門,成為一任天帝。

沒有了七情六慾的天帝,這是非常容易受天道主宰控制的,也對天道主宰沒有任何威脅。

所以,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你要是不高興,就去找他報仇,我是無辜的啊!」

生死存亡之際,天道守護者竟是毫不猶豫的就把天道主宰的陰謀說了出來。

只求林天佑能放過自己。

「是天道主宰搞的鬼?」

林天佑沉默了,如果真是這樣,那他突破天道鬼神,還真是難上加難。

「是這樣的!

天道主宰總是擔心這個萬界之中,會出現一個超級天才,然後將力量突破到跟他一樣的境界。

他擔心這種事情會成為現實,所以就在萬界布下了天劫之雷。

但凡有人想突破,即便是十重完美鬼神境,都會遭受他的天劫之雷的攻擊。

可這只是他的一方面手段。

萬界這麼多,保不齊會有漏網之魚避開了天劫之雷的攻擊。

所以,在他萬界所有的世界里,又布下了一道術法。

只要有人魂力境界突破到了天道半神,就會被這術法強制送到踏天領域。

這位天才,我看你現在就是天道半神的實力,不出意外,你是剛突破天道半神,就被天道主宰的力量送到了這裡。」

天道守護者感受著林天佑身上的力量,將他的想法都說了出來。

只是讓他恐懼的是,天道主宰千算萬算,就是沒有算到這個超級天才,有可能會把天道之門的守護者都打敗。

看來天道主宰也不是萬能的。 蘇子涯猝不及防的望著這群突如其來的亡靈,不由得大聲說道:「各位不要慌亂!這些亡靈的弱點就是他們的頭顱,只要砍斷他們的頭,他們就不會再生了!」

隨著蘇子涯的話音一落,在場的所有強者們紛紛幻化出了自己的先天魂器,一同抵禦外敵!

玉墨嬋站了起來,一襲黑裙襯得她身姿妖嬈又火爆,她伸出手來,一股強大的黑色幻光瞬間便籠罩了整個教會場地!

「玉前輩……」蘇子涯感激的望了玉墨嬋一眼,他立即打開自己隨身攜帶的醫藥包,伸出手來,將白色的粉末撒在了空氣中。

這些是藏雪花,對這些亡靈有極為有效的作用,是蘇子涯一直以來就在煉製著的葯。

當場所有的皆站起來對付著亡靈,唯有一人。

夏侯祭淡淡的坐在原來的位置上,一襲白衣,腰間佩戴黑色如墨的玉,正襟危坐,淡然的不正常。

他雙眸清澈而又專註,認真的望著擂台之上與光明主教大人戰鬥著的百里流月。

擂台之上,百里流月一襲墨發傾瀉而下,紅色長裙染了斑斑血跡,她狹長的雙眸有著近乎瘋狂的神色。

「姐姐,救我!」

弟弟阿北求救以及他在大街上死時的模樣在她的腦海中不斷的閃現著。

百里流月手執紅月之鐮,她的周身散發血紅色的光芒,只見殘影一瞥不見,再次見到她時,她已經出現在了光明主教的身後。

她伸出雙手,右手紅月之鐮,左手以血紅色顏色為主的魂氣,重重的向前方衝擊而去!

只見「轟隆」一響,擂台瞬間炸裂,那四處迸濺的血花,帶來一陣陣華美又絢麗的光彩。

這種光彩是華麗的,也是嗜血的。

擂台已然倒塌,當迷霧散去之時,光明主教已經死無全屍,粉身碎骨。

百里流月站在原地,紅色長裙上那若隱若現的血跡,綻放了華美至極的血色花。

微風吹拂著她的髮絲,她的側臉,在紅月當空的天空之下,顯得妖冶又絕艷。

「流月!」少年冷寂的聲音響起,那是來自教會殿堂外的一位身著青衣男子,他是樓瀾羽的養弟,也是絕殺閣的第二殺手樓桑。

樓桑往前飛快走去,卻被一隻修長的手擋住。

樓桑轉頭望去,便見到夏侯祭淡淡的攔住了他。

「夏侯先生。」樓桑皺了皺眉。

夏侯祭淡淡道:「不要打擾她,有何事跟我說。」

樓桑道:「我的哥哥呢?」

夏侯祭淡淡道:「去上界了。」

樓桑雙拳緊緊握住,「哥哥明明說不會離開我的!」

說罷,樓桑望了望教會內一大群亡靈,顧不得多少,當即便投入了戰鬥中去。

在這樣一個變得雜亂的教會中,赫連丹每經過一處,便有亡靈死於她的凰天劍之手。

他們都是殺害爺爺的兇手,都該死!

赫連丹瘋了一樣的施展魂術。

君芷凝在一旁看了只能幹著急,她踢開了一個亡靈,走到赫連丹身後,急道:「丹兒,你冷靜些啊!」 原來一切,都是一個陰謀。

如果不是林天佑的力量夠強,打敗了天道守護者。

或許,他就傻傻的走出了這個天道之門。

由一個半神,成為天帝。

雖然天帝也有著極高的牌面。

是一神之下,萬神之上的超級人物。

但這不是林天佑想要的。

他可不想被任何人踏在自己的頭上。

所以,他要成為跟天道主宰一樣的強者。

「本體龍皇,現在怎麼辦?

難道真的只能成為天帝這一條路了嗎?」

貪食龍皇一臉不甘的叫道。

辛苦了這麼久,最後卻沒有得到想要的結果,無論換成誰,都無法接受。

「誰說我要成為天帝了?

我前方的道路只有一條,那就是天道鬼神!

除此之外,任何一條路,我都不會走!」

林天佑大聲回答。

「可哪一條是通向天道鬼神的路呢?

我們找不到,也不知道該怎麼找啊!」

貪食龍皇以及懶惰龍皇都是滿心焦急。

「虧你們還是我的七情六慾。

難道沒有發現,我在反抗他們的洗禮時,就已經在朝著天道鬼神衝擊了嗎?」

林天佑一臉不屑的對著這兩個由七情六慾所化的龍皇說道。

「你已經在朝天道鬼神衝擊了?」

二人面面相覷,他們怎麼沒有發現?

「不錯!」

林天佑一臉傲然的回答:

「在踏天境,我與你們的戰鬥,提升了我的意志力。

戰勝自己,每個人都會說,但能做到的人卻屈指可數。

而我龍皇鬼神卻做到了!

這對我的精神力有了一個巨大的提升!」

「而在這天道之門,我經歷了第一道肉身的洗禮,令我的凡體變成了神體。

這是我成為天道鬼神的第二大提升!」

「最後,我為了保住你們不被抹除,以劍反抗!

你們應該也注意到了,我要斬殺這些天道力量時,我的魂血將他們全部吸收掉了!

這些都是天道之力,而成為天道鬼神,需要巨量的天道之力激發。

此刻,我已經處在天道半神的絕顛境界。

只要把這個天道守護者的力量全部吞噬,等我再度醒來,我便是這個世間唯一能與天道主宰比肩的天道鬼神!」

林天佑的聲音落下,貪食龍皇終於注意到了,那包裹著林天佑全身的天道魂血,已經完全被激發。

配合天道魂血的力量,再加上天道守護者的力量,突破天道鬼神,完全不是問題!

「你、你想吃掉我?」

林天佑說話時,並沒有刻意隱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