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金箍棒毫不留情的嘲諷說道,向著天地意志再次揮擊而去。

「很好,我在這方天地沉睡了許久,你們卻硬要激發我的怒火,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戰!」

「天地禁錮!」

天地意志在和如意金箍棒鬥嘴了一段時間后,

話語交際能力瞬間提升,並向著兩人丟出了一個大招。

秦浩頓時感覺自己的身形凝滯了起來,揮擊的速度也變慢了,彷彿時空被凍結了一般。

一股晦澀之感在心底蔓延,

他明白,為什麼如意金箍棒這麼爽快的答應分他一半了。

原來這尼瑪天地意志不是一半的難纏,

能控制空間,還沒有形體,還擁有極強的戰鬥意識,這年頭,吃個東西,真難啊!

(如意金箍棒居然坑主角,太可惡了,全部給主角吃,額,算了,分他一成吧,不知道,吃了天地意志能突破幾鼎呢?嘿嘿嘿) 「嗡!」

「你們,都給我去死吧!」

天地意志嘴角露出一絲獰笑,右手一揮,一個大金色手印轟然凝起,向著兩人轟擊而去。

「轟隆隆!」

「轟隆隆!」

秦浩揮動如意金箍棒一顫,將金色大手印擊碎,身形卻也驟然一掠。

掠出了那被天地禁錮的空間,

卻也是他,若是常人,被困在天地禁錮的空間,怕是連呼吸都直接禁錮。

但此時的秦浩對於天地意志這種近乎無賴的辦法也表示毫無辦法,太bug了。

一接近就被凝滯,一凝滯便是一連串急驟如狂風暴雨的猛烈攻擊,幾乎已然成為了一種新型套路。

並且為天地意志熟練掌控了。

「咦,還頗有幾分本事,可惜啊,卻還是奈何不了我,那就別走了,留在這片天地吧!」

天地意志訝聲道,手中出現了一柄金色權杖,向著秦浩揮去。

兩條金色靈龍驟然自虛空凝起,咆哮怒吼,攜裹著無上靈威向著秦浩衝擊而來。

「干!」

秦浩心中一狠,寫輪眼驟然閃爍,揮動著如意金箍棒便向著兩條金色靈龍的要害攻伐而去。

「轟!」

兩條靈龍被轟然間擊碎,化作精粹的能量消亡與這天地。

「有點意思?」

天地意志輕笑道,右手再揮,這次卻不止是兩條靈龍了,而是足足二十條靈龍。

咆哮怒吼,傲視蒼穹!

這些靈龍的修為大都穩定在雷難境界,

只有兩頭靈龍渾身冒著燃燃火焰,眸子中也血紅一片,卻是兩頭已然進入火難的靈龍。

而這足足二十位三難強者卻僅僅是天地意志用三秒鐘凝成,用來阻攔秦浩,或者說是戲耍秦浩的。

秦浩內心表示是拒絕的,太悲催了,卻又不得不提起手中的如意金箍棒與這些靈龍戰在一起。

「父上!「

葉不舉看見兩人酣戰正急,身形一晃,離開了保護罩籠罩中的銀河城,向著葉非凡隕落的屍體飛掠而去。

卻不是這廝有多大的孝心,而是他知道葉非凡日夜將銀河域的界域之心隨身攜帶,寸步不離。

現在這銀河域除了這枚界域之心外也沒什麼事是葉公子看的上眼的了,恰好天上兩位大佬酣戰正急,無暇顧忌自己這種小人物。

拿著銀河域的界域之心溜出銀河域,去找一個小界域,或者乾脆將銀河域的界域之心賣給一個需要的大勢力。

所能獲取的資源雖然不多,卻也能讓葉不舉富貴一生,甚至還會有一絲突破三難的可能。

思慮間,卻已然來到了葉非凡的屍體前,

葉不舉眸中光亮一閃,

不去看葉非凡那死狀凄慘的殘軀,右手一掠,卻撫上葉非凡右手上那一枚閃爍著亮光的銀色戒指。

那正是葉非凡的儲物戒指,葉非凡的重要事物都儲存在那兒,說不定還有《裝逼大法》的修鍊法門,

雖然葉不舉無法將裝逼大法修鍊到高層,但,這也是銀河域最值錢的事物之一了。

「應該也能賣個好價錢吧!」

葉不舉心道,

卻發現根本扯不動那銀色戒指,心下一狠,以手為刀,生生斬裂了葉非凡殘軀上的右手。

再匯聚一道精純的火系能量,將那手臂焚燒,銀色戒指方才落到了葉不舉手中。

「畜生!」

葉不舉卻聽聞身後的銀河城傳來一陣陣怒吼,一些葉非凡的信仰者因為他的冒犯舉動飛掠出了銀河城,向他衝殺而來。

「一群白痴,就和這個銀河域一起陪葬吧!」

葉不舉嘴角露出一絲獰笑,心念一動,打開了銀色戒指,眼眸驟然一擴。

「界域之心!」

「億萬靈晶!」

「帝兵兩件!」

「戰甲三千」

一件件珍奇的寶物如走馬觀花般陳列在葉不舉眼前,寶光四溢,靈氣充盈,

葉不舉可以非常肯定的說,銀河域八成的財富都在這枚戒指中。

這次算是賺大了!

「咦,居然沒有《裝逼大法》,老傢伙難道放到銀河殿里了嗎?」

「不管了,我現在可以走了,哈哈哈!」

葉不舉身形一動,

便向著西側的天穹飛掠而去,兩位大佬再打,攻擊範圍也打不到這麼遠吧。

「叮!」

「吞噬之心檢測到橙級界域之心存在,距離玩家一千米內」

秦浩一聽到系統的提示,

心念一動,吞噬之心立即出現手中,一點紅芒果然在其上閃爍著,那是西面?

秦浩急忙向西面望去

「叮!」

「橙級界域之心消失」

系統又提示道,

秦浩再看,

果然吞噬之心上的一點紅芒也消失了,但西面天空卻有一道金色身影急速飛掠著。

「界域之心在他身上?為什麼忽隱忽現,有趣!」

秦浩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要想打破天地意志這個泥潭,就必須要有更強力的東西出動了。

比如,天地意志寄居的界域之心?

「轟!」

秦浩揮動如意金箍棒,

打碎了身前的一條靈龍,再一腳踢出,踢爆了身後意欲偷襲的一條渾身冒著火焰的靈龍。

秦浩也不知道這條火焰靈龍有多強,反正一腳可以踢爆,必然是個弱****。

至於一腳踢不爆的?

那就兩腳唄。

「嗡!」

秦浩巨大的身形一動,腳踏虛空,就向著那金色身影踏步而去。

「轟隆隆!」

「轟隆隆!」

葉不舉在急速飛掠中,

身後卻陡然傳來巨大的轟鳴之聲,

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葉不舉神色驟變,驚慌失措,向身後回望而去。

那百米巨人赫然向著他踏步而來,嘴角,嘴角還洋溢起了一抹微笑。

那是無比自信的笑容,似乎要將一切都掌控。

「嗡!」

那是一雙巨大的手臂向他拍擊而來,如同拍擊蒼蠅一般,只是空間都微微一顫。

「不!」

葉不舉怒吼道,取出銀色戒指中的一個保護罩,據說可以抗擊三難強者的巔峰一擊。

頓時一輪月華護罩撐起在葉不舉頭頂,葉不舉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應該可以再撐一段時間了吧。

「啪唧!」

(今天的更新會盡量早一定,因為晚上有安排,嘿嘿嘿,啪唧,感覺視覺衝擊感很強啊) 窗外星星點點,蓮花形狀的路燈很好看,燈光幽明,宛如蒙了一層白紗。

這條路很熱鬧,四周都是店鋪,各色各樣。

他是下車買東西了嗎?

葉佳期坐在車上靜靜地等,雙手摸著肚子,月份大了,肚子眼看著就一天天的鼓了起來。

她倚靠在座椅上,心平氣和,此時此刻倒沒有什麼波動。

沒讓她等太久,喬斯年就回來了。

他的手上多了一捧紅玫瑰。

一上車,他就把玫瑰往她懷裡一扔,關上車門,系好安全帶,繼續開車。

「哎!」葉佳期抱住這一大捧玫瑰花,心口竟不可遏制地跳動起來,好漂亮的玫瑰,顏色很正,「總裁,是送給我的嗎?」

「白痴。」

「很好看,特別香。」葉佳期靠近玫瑰花,嗅了嗅。

氣息很好聞。

這一大捧玫瑰正好抱了個滿懷,她低著頭,手指輕輕撫上玫瑰花瓣。

花瓣柔軟綽約,手感極好。

大紅色的玫瑰花,有一種說不清的萬種風情,很是誘人,連帶著車裡都多了嫵媚的氣息。

車子往前開過一個紅綠燈,停在茶館的樓下。

晚上的茶館別有風情,茶香四溢,燈光撩人。

喬斯年下樓替她打開副駕駛的車門,葉佳期就抱著玫瑰花款款走下。

也不知道是花太漂亮,還是喬斯年太好看,葉佳期感覺到不少目光往她這兒聚集過來。

一下車,風吹起她烏黑的長頭髮和風衣衣角,柔軟的髮絲貼在臉龐上,她伸手撩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