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楊渾身用力地扭動起來,他身上騰起了濃郁的橙色光芒,顯然元氣已經是瘋狂的運轉起來,只可惜,似乎想要崩開繩索,還差上那麼一點。

「呵呵,我有什麼不敢的?我還有什麼不敢的?」

趙一水不斷地說著話,似是在回答李楊,又彷彿是在鼓勵自己,堅定著心中的心念。

羅天對這一切都宛如未聞,只是一心想要速戰速決,將江正龍這個最大的威脅給解決掉,再談其他問題。

依然發了瘋似的蹬踹羅天的江正龍,所能夠使出的力道越來越小,雖然羅天的肩膀骨頭都快要被踹散架了,力道已經受到了不少影響,但單以攻擊方面而言,還是要強出江正龍一些。

經過一場激烈的戰鬥,無量生生木的生機之力也快要消耗殆盡,但依舊給羅天帶來了極大的幫助,傷勢癒合的速度雖然慢了下來,但在這般形勢之下,卻是顯得極為醒目。

感受到體內生機的漸漸流逝,江正龍的腿腳也越發的無力起來。

真是可笑,江家乃是萬風城的真正主人,而包括神陽宗在內的所謂五大宗派,嚴格來說,只不過是江家養的幾條狗罷了。

別說是神陽宗的外門弟子,就算是宗主劉長天,見了自己這堂堂江家四公子,就算是再有著元丹境強者的矜持和自尊,那也得地下他那高傲的頭顱!

可是,自己今天居然要被家裡養的狗咬死?

江正龍心中滿是屈辱和絕望,這種感覺當真是難以用語言和文字去細細描述,這一刻,江正龍恨不得自己早一些死去。

「羅師兄,小心!」

李楊見趙一水已經是抓著赤金槍跑了過去,準備偷襲羅天,急的目眥欲裂,頓時大吼起來,原本便是使到了極限的力量,忽的又加強了幾分,竟是瞬間便將繩索給掙脫出來。

當然,代價便是手腕手背之上的皮都快被撕下去一片。

火辣辣的灼熱和疼痛之感,並未讓李楊猶豫和停頓,他立刻便是拔腿飛奔,試圖阻止趙一水。

聽到了李楊的喊聲,正酣暢淋漓的進行著攻擊的羅天,和已經有著閉目等死想法的江正龍,頓時都不由自主的朝著後方看去。

明晃晃的赤金槍,極為醒目和刺眼,而這一把上品寶器,此刻正被趙一水緊緊地抓在手裡,他和羅天的距離已經不遠,幾個呼吸之後,鋒利的槍尖就可以扎進羅天的背部了!

趙一水也想直接扔過去,但是那樣一來,不受自己控制的赤金槍萬一再被羅天抓住的話,恐怕不但江正龍死得更快,自己就再無一點機會了。

所以,寧願多花那麼一點點的時間,趙一水也要親自將羅天捅死!

徹底的瘋狂!

江正龍見到來了幫手,心中重新又涌動起來生的希望,他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腰部發力微微仰起了身子,腦袋也稍稍一扭,大吼道:「快,殺了他!」

找死!

羅天眯起眼睛,通過趙一水體內的元氣流動,他可以斷定趙一水不會手上猛然發力投擲赤金槍,於是心中瞬間便是有了主意。

左手的力道用至極限,手指幾乎都要陷進了江正龍的肉里,羅天猛地把江正龍的身子往懷中一拽。

江正龍猝不及防的愣住,但是隨後,他眼眸之中便是出現了羅天張開的右手手掌,不過剎那而已,便由小變大。

不——

還來不及再說一句話,羅天便是呼的一巴掌狠狠地拍到了江正龍的腦袋上。

人得頭骨自然堅硬無比,但是其內的大腦卻相反,無比的脆弱。

連一眨眼的時間都沒有超過,江正龍已然是死透了。

元力幾乎已經被羅天消耗殆盡,可憐的脈流境修士沒了力量,就像是老虎沒了爪牙,雄鷹失了雙翼,即便說不上不堪一擊,實力卻也絕對是十不存一。

一向沒什麼實戰經驗的江家四少爺江正龍,第一次對戰失利,便是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

知道自己一掌之下的力道如何,羅天根本沒有半分的猶豫,立刻便是順勢右臂撐住地面,左手發力將江正龍的屍體朝後扔了過去。

這幾下兔起鵑落,快捷無倫,簡直看的李楊目瞪口呆。

沒有一點點防備的趙一水連反應都沒做出來,便立刻被江正龍的屍體砸中,赤金槍噗的一聲便是扎了江正龍個透心涼,前沖之勢也倏然而止,甚至由於羅天力道太大,竟是撞的趙一水立足不穩,一屁股便是坐到了地上。

「羅……羅師兄……」

回過神來的趙一水,看著站直了身子宛如一座大山般的羅天,哭喪著臉,欲言又止。 王林的死狀,還依然徘徊在趙一水的腦海當中,未曾消散。

而一旁這剛剛失去生命的江正龍,屍體尚軟,鮮血仍溫,汨汨地流淌出來,宛如一條赤紅色的小溪,但這卻並非是象徵著勃勃生機的水流,而是喻示著死亡。

這一瞬間,趙一水感覺到自己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不僅僅是心理上的一種莫名壓迫,更是來自身體本能的畏懼。

趙一水不敢亂動彈,他生怕羅天誤會自己想要幹什麼,而立刻痛下殺手。

「羅師兄……我……」

竭力地使自己波動的心緒稍稍平復下來后,趙一水硬著頭皮問道:「我出手還算及時吧?」

「恰到好處。」

羅天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右肩微微的聳動著,儘管剛才被江正龍攻擊之時,肌肉一直在不停的顫抖著進行卸力,但是卻依舊不能夠將那江正龍臨死之前瘋狂宣洩的力道卸開,承受了大半部分。

見面前的少年言語之間沒有任何的感情波動,趙一水不自覺的心慌起來,他剛要開口說話,就聽到了後方的李楊大喊道:「羅師兄別相信他!」

小人!

趙一水心中暗自咒罵,這李楊真是無恥,自己只不過說了一些不合時宜的話而已,又有什麼不對的?

當時那種情況,難道放著脈流境高手不選,而要支持凝氣境的羅天?

「羅師兄!」

李楊此刻也感覺身體有些不適,並不是因為跑了幾步路而勞累,而是因為多日被江正龍折磨,驟然身體恢復自由之後,氣血流通不暢,肌肉也有些僵硬所導致的。

「你的手怎麼了?」

羅天皺了皺眉,李楊一臉的急切表情,但是手腕之上的皮膚卻彷彿快要被撕裂下來一般,殷紅如血,似乎下一刻,內中的液體就會衝破薄薄的皮膚噴湧出來。

「沒什麼……那個繩子太緊了……」

李楊不在意的揮揮手,又嫌惡的看了一眼趙一水,恨聲道:「羅師兄不要信他!這趙一水,之前認為你會死掉,所以不但一直聲援江正龍,而且還……」

「住嘴!」

趙一水霍然站起身來,氣勢洶洶的道:「李師弟,若你真的心向羅師兄,就要像我一樣,在剛才他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衝上前來幫他把江正龍給殺掉!而不是這樣姍姍來遲,反咬一口!」

李楊聽到趙一水如此顛倒黑白,頓時呆住了。

「呸,瘋狗!」

見自己的話將李楊震住,就連羅天的表情都有些微的波動,趙一水頓時鬆了一口氣,不過癮的又給李楊補了一刀。

人才啊!

羅天饒有興味的看著趙一水表演,彷彿真是收了天大的委屈,不由得雙眼之中,微光閃動。

「趙一水你王八蛋!」

李楊氣的眼睛都紅了,當下便要衝上前去和趙一水拚命,哪怕自己根本不是對手。

「趙師弟,你如今是凝氣境第五轉?」

霸道帝少請節制 羅天眸中閃動著他人看不到的金色光芒,口中淡淡的問道。

「羅師兄……」

趙一水聽羅天這語氣,哪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立刻便是語氣激動地順杆子往上爬:「羅師兄明鑒!我之前就向羅師兄請教過一些修鍊上的小問題,現在也算是卡在元氣修為的瓶頸了,再進一步,就能成為第六轉!」

照這樣看來,羅天他是願意相信我了?

相比於接受羅天指點之後的修鍊突破,更讓趙一水高興的,自然便是既往不咎,對自己的話沒有懷疑。

一個是實力,一個是生命,孰輕孰重,無需多言。

不過說實話還真是挺好騙的,自己後面的幾個說辭連用都沒用上,就這麼過關了,倒還真算是意外之喜。

蠢貨,早晚栽在天真無邪上!

趙一水心中呵呵冷笑,面上自然是感激涕零:「羅師兄,還是三百貢獻點吧?」

「不,我現在急需貢獻點,趙師弟你還剩多少?」

羅天淡淡的道,雖然是一副要宰人的架勢,語氣裡面卻沒有半點的不好意思。

「我還有兩千不到,羅師兄,你要是用就全拿去!」

聽到羅天的話,趙一水眼珠一轉,便是極為大方的道,隨後拿出了自己的身份令牌和羅天碰了一下,立刻便是將一千八百貢獻給了羅天。

「那就多謝趙師弟了,有機會就還你。」

羅天肅然道:「運功,我指點你修鍊,聚精會神!越是這種戰鬥之後,就越是提升實力的好機會!」

趙一水沒有絲毫的猶豫,便是盤膝坐了下去,開始行功,體表的濃郁青色光芒毫不掩飾的彰顯出了其實力。

羅師兄還有心情指點趙師兄修鍊?

袁州暗自鬆了一口氣,他小心的解開繩索,心中的擔憂,倒是去了大半,看來羅師兄不準備追究什麼,這就好,這樣就好。

李楊則是一臉的欲言又止,想要開口說話,但是看看羅天的神色,卻又最終是沒有開口。

羅師兄既然有打算,那自己還是不要插嘴了……

「李師弟,那些小嘍啰交給你吧,留著他們終究是個禍害!」

渾不在意的瞥了一眼那十幾個盜匪,羅天並沒什麼興趣親自出手,倒不如讓李楊好好的發泄一下心中的怒氣。

李楊又十分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正在運功打坐的趙一水,張了張口,還是忍住了,老老實實的朝著一干頗有些魂不守舍的盜匪沖了過去。

趙一水這一陣子倒是沒閑著,一直在做宗門任務,而運功完畢之後,又得羅天指點,很快體表的青色元氣當中,隱然生出了一絲淡淡的藍色光芒。

要突破了?

袁州頗是有些羨慕的看著趙一水,心中不由得感嘆羅師兄當真是宅心仁厚,居然可以原諒趙師兄的那些不敬之言,當真是師兄典範。

隨著一點金色光芒飛入了腦海當中的神目之後,羅天嘴角也不由得浮起了一絲笑意:「趙師弟,很好,看來已經突破到第六轉了!」

「多虧了羅師兄精心指點!」

趙一水此刻還真是有幾分發自內心的感激和謝意,若不是有羅天,自己還真不知道何時突破呢。

「恩,突破了就好!」

羅天目中光芒爆閃,忽的龍行虎步般朝前一邁,一巴掌便是狠狠地朝著正坐在地上來不及起身的趙一水拍了下去!

原本實力就堪比脈流境高手,這一下又是猝不及防,根本沒有給趙一水任何反應的時間和機會,羅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便是將趙一水的腦袋裡面震了個稀爛。

趙一水臉上的笑意和諂媚尚未完全消散,而停留在他眼眸當中的,則滿是不敢相信,怎麼說得好好的,就突然動手了呢?

僅僅是羅天簡單的幾下動作,但是每一個瞬間,都讓李楊這個旁觀者有種人性凶獸在眼前施暴的感覺。

簡直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直到趙一水的屍身無力地癱軟在地,李楊才算是發覺到自己的呼吸順暢起來,頓時不由自主的大口的喘息了幾下。

「趙師弟,走好!」

羅天一臉浮誇的悲傷之色,不咸不淡的和趙一水道了個別,隨後便是慢慢的扭頭,看向了渾身正篩糠一般顫抖著的袁州。 第1963章帝王印璽(四)

安喜既然已經答應了下來,自然就沒有再推脫的道理。

有些事情若是拒絕,那也就算了,可是剛才睿明帝的話讓他動了心,而且也應承了下來,他便知道他如今就算是不想去也只能去。

既然答應,自然會想要事情更加周全。

睿明帝願意替他拖住南陽公主,給他時間去找姜雲卿,這自然是最好不過。

安喜連忙點點頭說道:「奴才明白,陛下放心吧,奴才定會將東西交到元安郡主手中。」

……

睿明帝快速提筆寫了起來,安喜站在一旁,睿明帝也沒有避開他,甚至還讓開了些許,讓站在一旁的安喜能夠很清楚的能看到睿明帝在紙上寫了什麼東西。

見睿明帝果然只是交託了那帝王印璽的作用,和想要讓姜雲卿保住赤邯江山的重託。

安喜這才放下心來。

「安喜,你替朕在那傳位詔書上蓋印。」

睿明帝一邊寫,一邊吩咐了一聲。

「魏寰還在外面候著,別待會兒讓她瞧出破綻來。」

安喜也沒有防備,想起魏寰她們這次來本就是為了詔書,聽了睿明帝的話后便直接拿著玉璽,躬身小心的在那寫著詔書的黃絹之上蓋上印鑒。

等他將玉璽蓋好,黃絹上晾乾之時,睿明帝那邊也全部寫好。

睿明帝將寫好的信摺疊起來,直接交給了安喜之後,又從貼身的地方取出一枚看著十分精緻,鏤空雕刻的赤紅色印璽來。

那印璽上面盤著五爪金龍,口含血玉之珠,而邊緣上則是纏繞著金色焚月花,樣式十分陌生,就連安喜也是第一次見到。

睿明帝將其交給安喜之後,對著他說道:「此事就託付給你了。」

安喜連忙將那帝王印璽小心收起來,連帶著那封信一起放在胸前貼身的地方,這才低聲說道:「陛下放心,奴才會將東西好生交給元安郡主,定不會辜負陛下囑託。」

睿明帝聞言難得展顏一笑,對著他說道:「朕信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