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玉凰渾身一個激靈,頭頂的百會穴關竅打開,和天地之間的靈氣相接,大量的靈氣被引導下來,進入身體四個源泉當中,這種感覺,就算是三伏天吃了一根冰棍,激爽!

「好酒好酒!」

柳玉凰咕嚕咕嚕地,將這壇酒喝了個精光。

「若是這裡面再增加一味酸麻子就更加好了,靈路大開,又勁又猛,不光增加了功效,更多的人也能夠品嘗到。否則,這酒便如同你的曲子一樣,高山流水,陽春白雪,下里巴人可是欣賞享受不來啊!」

柳玉凰意有所指地說道。

無論是從這人的字,曲,酒,甚至是區區的幾句話,都能夠感受到這是一個傲到極點的人!

而柳玉凰從最開始解陣,到喝酒,到這添加的一味靈植,都是一種另類的較量,否則兩者現在早就一言不合,打生打死了!

就是她最後所說的這一味葯,成為打開一條通道的鑰匙,那青年似乎認識到再這樣下去未免不好,袖子一揮,景色變化,就像是鏡子翻轉過來一般,兩邊起了陣陣的霧氣,而那青年坐在玉石凳子上,平靜地看著她。

這是鏡像啊!

柳玉凰不由得暗暗讚歎,這個青年妙想連篇,他其實一直都在那裡沒有動,但是他不想見的人,是萬萬也看不到他的正面的,無論走到哪個角度,都是一樣的結果,而他想要見的人,便就是如同拿開了那鏡子,看到他本人真身。

不過,當柳玉凰仔仔細細地看了這人幾眼之後,卻是微微一震,既是驚訝,又卻是如同在情理之中,上一世懸而未解的謎題,就這樣迎面解開,不得不感嘆一聲命運的多變莫測啊!

「怎麼,看你樣子,你似乎是認得我。」

那青年如此說道。

柳玉凰道:「倒也不是說認得,只是,和故人有些相似。」

那青年風流雅緻,瀟洒地一笑:「不知道,是哪個故人,讓莫某如此的有幸與其相似。」

是了,真的是他!

莫無邪!

這個莫無邪,乃是帝京莫家的神醫,小小年紀,醫術驚人,被至聖學院直接吸收,上一世,他一手醫術,還要力壓孫逸,為人亦正亦邪,只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二十四歲便被奉為「聖醫」,只要出手,就從無治不好的病!

只不過,天妒奇才,這個年輕的聖醫,本來可以以醫入神的天才人物,卻是得了一種不治之症,他自己治不好的病症,年紀輕輕,就英年早逝! 第1007章有些迷戀這種感覺了

祝煊看著被壓倒在地,仍舊罵不停口的聞夜,猛地抽出腰間的寶劍,對準了他:「既然你不識抬舉,那今天,就殺你祭旗!」

說著,他一步一步的走過去。

手中的劍,閃爍著寒光,幾乎已經刺入了聞夜的眼睛。

可是,聞夜毫無懼色,只咬著牙,狠狠說道:「祝煊,你以為殺了我就可以成事嗎?我告訴你,你做夢!」

「……」

「像你這種不仁不義的小人,註定一生都是皇上的手下敗將!」

「……」

「若就此收手,還能得善終,否則,你一定不得好死!」

「你——!」

聽到這近乎詛咒的話語,祝煊的心中更是怒火中燒,猛地提起長劍,對著他的脖子狠狠的斬了下去。

就在這時,旁邊突然走上來一個人,急忙說道:「王爺且慢!」

「……!」

長劍,硬生生的停在了聞夜的頸項上方。

周圍所有的人,都出了一身的冷汗。

再回頭一看,剛剛開口的不是別人,正是跟聞夜一同前來的巡撫趙乾。

他的臉上也是被嚇到的神情,這個時候走過來,對祝煊陪笑著說道:「王爺,何必動怒呢?」

祝煊轉頭看著他:「怎麼,趙大人,難道你要反對本王出兵嗎?」

「……」

「若真是如此,那本王——」

他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的長劍又對準了他。

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他將自己的心意,計劃都已經宣布了出來,就已經把自己和這裡的人都逼到了一個絕路上。

願意跟自己一路的,自然能活。

而反對的,必須死!

一見他的劍已經指向了自己,趙乾嚇得急忙站住,擺著雙手說道:「不不不,殿下息怒,下官怎敢反對王爺?王爺起義兵,伐無道,這是天理昭然,下官當然是擁護王爺這一義舉的。」

「哦?」

祝煊挑了挑眉毛。

而另一邊的聞夜聽到他這麼說,頓時氣得臉色蒼白,破口大罵:「趙乾,你這個卑鄙小人,你身為朝廷命官,竟然趨炎附勢,依附這樣一個犯上作亂的小人!」

趙乾嘿嘿的笑了一聲,說道:「聞大人哪,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如今王爺已得天命,而皇帝陛下嘛,人心盡失,這種時候,你若還是執迷不悟,那可就是有違天命了。」

「……」

「違天命,不可活啊。」

「呸!」

聞夜狠狠的一口啐到他臉上,咬牙道:「我就算死,也不會跟你們這些人同流合污!」

一聽這話,趙乾搖了搖頭,說道:「哎,既然聞大人如此冥頑不靈,那在下也就無話可說了。」

祝煊的臉色沉了下來,說道:「既然如此,那就更不能讓你活了。」

說完,手中的劍又舉了起來。

而這時,趙乾卻又說道:「王爺且慢。」

祝煊的眉頭一皺:「幹什麼?趙大人,你莫非還要為這個人求情嗎?」

「求情自然不敢,」趙乾陪笑著說道:「只不過,王爺有沒有覺得,只是這樣殺了他,有些可惜。」

「可惜?」

祝煊的手微微一滯,轉頭看向他:「你什麼意思?」

趙乾笑著說道:「王爺,要知道聞夜可是當今皇上親手訓導出來的武將,當年在燕王府跟隨皇上出征,這麼多年來,他已經是皇上的心腹了。」

「這,不用你說。」

「如果這樣的人,都反對皇上,那天下的人還有什麼話好說呢?」

祝煊皺著眉頭道:「可他剛剛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他不會跟我們一道的。」

趙乾笑著說道:「如今,他人就在王爺的手中,什麼話,還不是王爺說嗎?」

「……!」

一聽這話,祝煊的心微微的動了一下。

被按在地上的聞夜也聽出了他的意思,頓時氣得目眥盡裂,怒罵道:「趙乾,你這個卑鄙小人,你休想利用我!」

趙乾嘿嘿的笑了兩聲,轉頭看向祝煊,說道:「王爺就以按察使大人的身份對外發出征討檄文,這樣一來,即有人帶了頭,王爺又不必立刻面對那些還被蒙在鼓裡,妄圖保護聖駕的人,所有的阻力,就都到他這裡了。」

「……」

「等到事成,王爺再將他殺了。」

「……」

「這樣,豈不是事半功倍嗎?」

祝煊聽得眼睛一亮。

他轉頭看了一眼施一儒,施一儒的目光也微微的閃爍著,對他點了一下頭。

這,的確是個好計策。

甚至,他們可以以聞夜的名義發出征討皇帝的檄文,然後他們以護駕為借口,調兵出城,去「迎接」聖駕,等到事情辦完,該殺的人都殺了,再以誅滅叛黨為名,殺掉聞夜。

那樣一來,他們還多了一個誅滅叛黨的功績。

施一儒沉聲道:「此計可行。」

祝煊聽了,便刷的一聲,將手中的長劍收回到劍鞘中,抬頭看向周圍眾人:「將聞夜押下去,關起來!」

「是!」

幾個武將立刻將聞夜五花大綁綁起來,帶了下去。

然後,祝煊又慢慢的轉過身,看向了周圍一片目瞪口呆的眾人。

顯然,只是前來為他賀壽的這些人,完全沒有想到會在壽宴上發生這樣驚天逆轉的大事,大家一時間都還有些回不過神。

祝煊沉沉的說道:「現在,還有誰,要維護皇帝?」

他一邊說著,一邊將手按住了腰間的劍柄。

這個時候,誰還敢說不?

人群中已經有一些人跪了下來:「我等唯王爺馬首是瞻。」

「我等聽命寧王殿下。」

……

有一些人帶頭,其餘的人也都跟著跪了下來。

祝煊的臉上慢慢的浮起了陰冷的笑意,尤其眼看著周圍的人齊刷刷的跪成一片,那種感覺,自己高高在上,看著眼前所有的人跪在腳下,彷彿整個大地眾生也都匍匐在了自己的腳下。

原來,做皇帝,萬人之上,就是這種感覺。

真是太好了。

雖然,還沒有真正的登上帝位,可他已經有些迷戀這種感覺了。

下一刻,他轉過頭去,對著趙乾和施一儒道:「立刻按照計劃,以聞夜的名義發布征討檄文,調集兵馬,出城——迎聖駕!」

(本章完) 如果說,這樣的介紹依然無法讓大家有明確的認識的話,那隻說,柳玉凰最初重生回來冒充的那位莫家「尊客」,便是此人無疑,利用這個名頭,她可是打下了自己的基礎,利用凝神丸賺取了第一桶金。

她冒充的,便是眼前之人,莫無邪!

只不過,她所冒充的莫無邪,乃是眼前這人尋常裝扮出現在眾人面前的莫無邪,而不是眼前這個眉眼之間,沒有一處不優雅,沒有一處不尊貴的青年!

這也只能說,這個莫無邪實在是太傲,太傲,他傲得不願意在眾人面前展露自己真正的容貌,寧願弄出個假樣子出來,讓人猜不透,看不清,哪怕是這人死了,也是靜靜地找個地方死去!

「難怪,他裝扮出來的樣子,樣貌普通,但是那通身的氣質,卻是如同朗月,貴不可言。難怪,莫家一個個都是美如天仙的,何曾出了這麼一位,普通的長相,根本就是不正常啊!」

想在,她想通了,想明白了,原來這莫無邪是沒有以真面目示人!

就算是想在進入遺迹的幾人,除了自己,陳南雨他們也覺不知道他長相如何吧,只要他不願意。

柳玉凰在看莫無邪,同樣,莫無邪也在觀察她,亦是越看越驚訝。

「你是女孩兒。」

忽然,他開口說道,語氣有幾分的感嘆,也有幾分的不可思議,當然,令他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很少很少,而現在柳玉凰也成為其中一個!

不過,柳玉凰聽到這句話之中,卻是乍然暴起,整個人銳氣四射,陣陣殺意籠罩住了莫無邪!

此刻,只要莫無邪一有異動,她會立刻暴起殺人!

「不要緊張,放輕鬆,我說你是女孩兒,那幾人根本就聽不到,另外我也沒有跟蹤你調查你,我本不過是天生的一種直覺和幾分的猜測,看來,我是說對了。」

柳玉凰亦是冷冷地看著他,全身肌肉緊繃,大有一言不合斬草除根的模樣,這莫無邪擺擺手,不得不解釋道。

「你的呼吸很輕,區別於一般男人的粗重,你的體態輕盈,走路的姿勢雖然很男人,但是亦有種柔美之感,儘管,你的體魄強大得令人感到震驚,但是卻並不往強橫方向成長,反而傾向修長苗條,這不正常,你的心跳舒緩寧靜,有種如同音樂般的柔美韻律,你應該是四品夢心,不過,卻又有種寧靜祥和,充滿了不同尋常的生命波動,你的手指纖細……」

莫無邪不斷地說著,他的確有一雙觀察入微的眼睛,以及強到可怕的洞察力!

柳玉凰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子,刀削一般的精緻面孔,好像是最傑出的雕刻家傾盡一生功力雕刻出來的線條,比起他的為人脾氣,他的長相實際上並沒有那麼尖銳,反而有些柔和,尤其是一雙眼睛,尤為的天賦不同,居然是深邃的藍色!

也許,這就是他總能夠看到別人注意不到的細節的原因,也許,這就是他能夠在年紀輕輕,就能夠享譽世界的原因!

這雙璀璨的藍眼睛,乃是上蒼的恩寵,但是上蒼又覺得把它給了他太嫉妒,便讓他有了那種難以根治的絕症!

柳玉凰放鬆下來,一手敲擊著那價值難測的玉桌:「你看出我是女孩兒,然而,我也看出你有病,絕症。」

柳玉凰開門見山,毫不避諱!

莫無邪那雙湖藍色的藍眼睛瞬間變成了冰藍,在那一瞬間,他眼中暴露出來殺意,將要把王滄海凌遲似的。

不過,柳玉凰學著他的樣子,漫不經心地說:「你身為莫家嫡子,從小熟讀葯書,過目不忘,精通醫術,一歲能夠識字,兩歲能夠背誦家族主要藥典,三歲就能夠施針救人,四歲便成為召喚使,五歲展露驚人的天賦……從小,你就被家族當作最出色的天才來培養,被灌注了無數的心血,你本人也很認真努力……不過,你卻有一種絕症,一種敗血絕症,只要受傷,就會血流不止,傷口極難癒合,這種病症隨著年齡的增長將會變得越來越恐怖,並且開始壞血,敗血……」

柳玉凰也是款款地,將這些事情說出來。果然,說別人的秘密時,會比較輕鬆。

莫無邪一直冷冷地看著柳玉凰,那雙冰藍色的眼眸,似乎能夠凍傷別人的靈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