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個世界,也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歐陽顏準備幫幫他們。

就為了這一碗水的恩情與緣分,歐陽顏也絕不可能讓這老伯的閨女,被人抓去抵債。

看到歐陽顏走了出來,老兩口急忙止住了話匣子。

歐陽顏開口說道:「大伯伯母,我可能要在你家小住幾天,養養傷,傷好我就離開,不知道方便嗎?」

老兩口急忙點頭,非常同意的神情,讓歐陽顏留下來,等傷好了再說。

歐陽顏總感覺有雙眼睛在看著自己,他看去,原來是老伯的閨女,站在那樹下,看著自己在笑。 第751章希望這一胎,是個皇子

這一天,燕王府中一些要緊的東西都已經收拾完畢,等到他們也把自己的一些細軟收拾好了之後,便出發了。

大門外,是氣勢磅礴的一支隊伍。

彩旗飄飄,車馬喧騰。

祝烽倒是難得這樣大張旗鼓的出行。

因為皇后不在,所以,貴妃自然是跟皇帝同乘,南煙在登上金車的時候,隱隱的看到金車後面,有兩輛寬大舒適的馬車。

是康妃和寧妃的。

南煙看到了他們兩個人的身影,不過,隱隱的感覺到,兩個人的臉色似乎都不怎麼好看,而南煙自然也不會關心他們。

上了金車之後,很快,他們便啟程了。

坐在馬車上,離開燕王府的時候,南煙看到了周圍。

有很多地方已經開始動土。

而且,大概是因為祝烽很重視這件事,工部那邊派了好多人過來,工程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

南煙看著外面的景象,回過頭來,說道:「皇上,你說,等妾的孩子生下來,是不是就能看到新建的皇宮了?」

祝烽搖了搖頭:「哪有那麼快?好歹是一座皇宮,你以為四五個月就能建成嗎?」

「哦……」

南煙問道:「那要多久呢?」

祝烽道:「工部那邊給出的時間,大概將幾個大殿,還有一些主要的宮殿修建起來,需要兩到三年的時間。」

「要這麼長?」

看著南煙睜大眼睛,驚愕不已的樣子,祝烽忍著笑,點了一下她的額頭:「你以為跟吃飯一樣簡單?」

「……」

「這還是因為,朕並不需要這座皇宮太大,而且,是在燕王府的基礎上擴建,才能只用這麼長的時間。之前,簡——」說到這裡,他頓了一下,然後道:「最早的設想,這座皇宮至少要修十年。」

南煙瞠目結舌:「那也太大了。」

「嗯。」

祝烽點了點頭:「朕不想等那麼久。可以將幾個主殿修好之後,就先遷都。如果,能再徵調一些民夫,也許時間能更短一些。」

「那,就再徵調一些吧。」

「沒那麼容易。使民以時,這種事情,不能一蹴而就。」

「也倒是。」

南煙很高興,祝烽能這麼為老百姓著想,她想了想,問道:「那,如果能再徵調一些民夫來,可以縮短多少時間?」

祝烽道:「大概,只用一年。」

「一年?那也好。」

南煙想了想,說道:「那,我們的孩子還不到一歲,就可以到新的皇宮裡來了。」

聽著她急切的話語,祝烽忍不住笑了笑。

「你就那麼盼著孩子快一點生下來嗎?」

「當然。難道皇上不是嗎?」

「朕?」祝烽笑道:「朕比你,要急一百倍,一千倍。」

他一邊說著,一邊伸手,輕輕的撫摸著她已經挺得很高的肚子,圓滾滾的就像一個大西瓜一樣。

看著他的樣子,南煙的笑容慢慢的安靜了下來。

她倒是沒忘記,祝烽曾經數次提起過的。

希望這一胎,是個皇子。

他對自己肚子里的這個孩子,是寄予厚望的。

可是,一想到此刻,還在金陵皇城中,刻苦練習著射箭,跟著鶴衣學習如何處理政務的小小少年,魏王祝成軒,她心中的迫切——好像,又不那麼迫切了。

甚至,隱隱的,有一點矛盾。

但,她還是不太願意去想,畢竟這件事,是她自己不能做主的。

於是,只是乖乖的靠在祝烽的肩膀上。

隊伍浩浩蕩蕩的駛出了北平城,也漸漸的,將這座城池的喧囂拋在了身後。

這一路上,南煙看到了許多之前沒看到過的風景,雖然之前來過一次北平,但因為身份的關係,加上那一次,只是忙著打仗,所以,她幾乎都只呆在燕王府里。

這一回,能看到外面白茫茫一片的雪景。

能看到樹上垂掛的冰溜子。

還有在雪地里,不斷翻找食物的,一群一群的麻雀。

一切,都讓她覺得新鮮有趣。

不過,走了兩天之後,他們卻在路上停了下來。

前面傳來了一個消息,因為雪壓倒了一棵樹,正好倒在路中央,路被阻斷了。

幸好情況不是很嚴重,只是樹很粗大,不是太好處理,祝烽便下令,讓葉諍帶著一批人到前面去疏通道路,而他們的隊伍便停在路邊。

正好是中午,也該吃飯了。

車一停下來,南煙就停不下來了,在馬車裡坐了那麼久,她早就想下車去活動。

祝烽抓著她的手:「你可別亂跑。雪地里有很多石頭,當心踩著崴了腳。」

「可是,妾想去看那個。」

南煙急切的指著前方。

祝烽抬頭一看,原來是前方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幾乎是一望無際,卻有一棵樹矗立在那裡。

大概也是一棵古樹,特別的高大,樹蓋上堆滿了一層厚厚的積雪,樹枝上掛著冰溜子,晃眼一看,就像是廣寒宮的玉樹一般。

其實,北平的冬天,這樣的樹很常見。

但南煙畢竟是在南方長大的,很少見到這樣的風景,尤其周圍一片白茫茫的,一棵玉樹矗立在雪地里,就更顯眼了。

祝烽道:「那你牽著朕,慢點走。」

「哎。」

南煙牽著他的手,深一步前一步的往前走著,不一會兒,就走到了那棵大樹下。

抬頭,看著頭頂被蓋得嚴嚴實實的樹蓋,好像一把巨大的油紙傘。

南煙笑道:「真有意思。」

「嗯。」

「北方的冬天真漂亮。」

「你又不是沒來過。」

「可是,上次來的時候,只能呆在燕王府里,完全沒有看到過這樣的風景。」

「今後你有的是機會看到。」

南煙一聽,回頭看了他一眼,笑起來。

她又慢慢的走到了那棵樹下,伸手摸了一下凝結著冰霜的樹榦,感覺冷硬如鐵,真難得這樣一棵蒼勁的大樹,在這樣嚴寒的冬天,別的草木都給雪壓得抬不起頭,只有它,屹立不搖。

就好像,身邊這個男人一樣。

不管什麼樣的困難出現在他的面前,他好像永遠都不會折腰,不會低頭。

只會一如既往的向前闖去。

南煙抬起兩隻手,用力的拍在樹榦上:「真是好樣的!」

一看到她要拍樹榦,祝烽臉色變了一下,急忙要伸手阻攔,但已經來不及了。

大家如果還有月票,請投給我。

(本章完) 歐陽顏收回了視線,進入到這樣一個世界中,他猜測自己絕對不是第一個。

那其它人,進入這裡之後,會不會也跟自己一樣的處境?

接下來過了三天。

歐陽顏在這三天的時間中,一點一滴的終於算是大致的摸清了這個世界的信息。

這裡除了有王候將相,也有地位超然的修行道門。

例如在距離此地並不算太遠的地方,就有一座名為「靈宗」的仙門。

除此之外,這裡的人,家家戶戶都會供奉一尊名為「九陽仙帝」的塑像。

這一切的一切,都令歐陽顏想到了一個后怕的問題。

那就是九陽仙帝是不是沒有真正的隕落。

他創造這個世界的目的,就是讓此世界中的人,全部都供奉他,等待有朝一日可以歸來?

歐陽顏坐在大樹下思索,晚上的天空都布滿了芝麻大點的星辰。

歐陽顏已經相信這是一個世界,一個天地了。

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和外面的一切沒有兩樣。

「我們的無盡大陸,會不會也是某位神明演化的世界?」歐陽顏內心一震,對比之下,突然冒出這個想法。

「公子我給你洗了點野果,特別好吃。」林小丫走了過來,拿著幾個果子走來,遞給了歐陽顏。

相處了幾天,歐陽顏也跟她一家子熟悉了。

看到她遞來的果子,歐陽顏拿了一個,招呼她一起坐下。

林小丫坐在歐陽顏身邊,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歐陽顏問她怎麼了。

她像是鼓足了勇氣,說道:「公子你能帶我走嗎?」

聽到她說出這樣一句話,歐陽顏拿在手上的果子都掉地上去了。

「走?走到哪裡去?別想多了。」歐陽顏撿起果子笑了笑。

「明天就是交租的最後期限了,如果交不出來。我……嗚……」林小丫實在說不下去了,直接哭了起來。

歐陽顏看她哭的很傷心的模樣,讓她不要擔心,旋即拿出了幾錠黃金給她。

「這是什麼?」林小丫看到黃金根本不認識。

這就令歐陽顏尷尬了,連黃金都不認識嗎?

經過交談,歐陽顏才知道,這個世界的貨幣,不是黃金不是白銀,而是一種被稱為靈晶的東西。

林小丫拿了一塊銅板大小的靈晶給歐陽顏看,歐陽顏才恍然大悟。

他說道:「放心吧,大哥在這裡肯定不會讓人把你抓走的。」

「可是林家家大勢大,還與地位超然的靈宗有關係,這方圓百里的莊子都歸他家管。」林小丫擔心道。

歐陽顏讓她放心,不會有事的,讓她早點去休息。

不過她不走,所以只能歐陽顏走了。

「你的果子還沒吃……」

「不要了,你吃吧。」歐陽顏的聲音傳來,消失在夜色中。

豎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