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佳期「撲哧」笑出聲,蹲下身子,耐心地用紙巾替她擦著小臉。

葉佳期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連衣裙,領口系著絲帶,烏黑的長頭髮紮起,看上去年輕又漂亮。再加上何家燁很帥,小柚子很萌,他們走在街上,吸引了不少目光。

他們走到一處室內遊樂園。

小柚子眼睛發亮,她好久沒有玩過了。

好開心啊。

葉佳期將她放到一堆彩色球球的沙池裡,她很喜歡玩這個。

葉佳期和何家燁就站在池子的欄杆外,耐心地看著小柚子玩。

「佳期,過幾天帶你去京城走走吧,要去我大學看看嗎?」何家燁和她並肩站在一起。

葉佳期搖搖頭:「京城又大又擁堵,我不喜歡。」

「可是那裡名勝古迹很多,好吃的也多,不要帶小柚子去看看嗎?」

「不了,換個地方吧,榕城附近的米市也挺不錯,有一個很大的兒童樂園。」

「再大也比不上京城的,京城有很多遊樂園,而且裡面的娛樂設備很先進,小柚子會喜歡的。」

可是葉佳期很執著,執意不肯去京城。

何家燁只好作罷,遵循她的意見。

小柚子和幾個同齡的小朋友玩得很開心,一直咯咯笑。

葉佳期托腮看著小丫頭,滿眼裡都是慈愛和溫柔。

「你女兒真漂亮。」一旁的年輕媽媽對葉佳期道,「不過也不奇怪,你和她爸爸都長得好看。」

葉佳期連忙擺手,笑道:「我們……不是夫妻。」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葉佳期也沒在意,不過有人誇小柚子漂亮,她還是很高興的。

何家燁去附近給她買了一杯水果茶,遞給她:「渴了吧?拿著。」

「謝謝,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喝這個?」

「隨便買的,你喜歡就好。」

葉佳期笑了,手裡的水果茶冰冰涼,很降溫,適合夏天。

她和何家燁一人一杯,倚靠在欄杆上,一邊看著小柚子一邊聊著天。 當楚天羽將玄階功法「天玄變」施展完成之後,其身上的氣息也是瞬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甚至連體內的武道氣息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感受到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陌生氣息之後,楚天羽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心中思忖道。

「我現在的樣子,就是算是站到他呂家門前,也應該沒人能認出我了吧。」

輕笑了聲后,楚天羽也是感覺到體內的武魂之力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畢竟是玄階功法,成功施展完后,楚天羽也是感覺有些疲憊。

隨後心神一動,楚天羽也是直接從歲月流金石中閃了出來。

當楚天羽的身影一經出現,一旁趴在地上的露露也是渾身毛髮突然間炸烈了開來,一雙眼晴也是充滿疑惑的盯著楚天羽。

露出一副完全不認識楚天羽的樣子。

看到露露此時所表現出來的樣子,楚天羽心中也是非常滿意,畢竟露露可不是簡單的物種,竟然連它都不能將楚天羽的氣息感應出來。

更何況是那些修為僅僅武尊以下的武者?

看了看露露,楚天羽也是立即隱藏在體內深處那些原有的氣息給擴散了一點出來。

頓時,感應到這股熟悉的氣息之後,露露那有些緊張和疑惑的神色也是慢慢變得平靜了下來,不過,看向楚天羽的神情卻是變成了好奇。

看著窗外直.射而來的陽光之後,楚天羽也是簡單的舒展了一下身體,隨後身影一閃間,便來到了這座宅院之外。

此時的楚天羽已然變成了另外一個年輕人,所以也是不再避諱直接大搖大擺的走到了繁華的大街上。

而此時跟在楚天羽身後的小傢伙露露也直接被楚天羽大改變了一番,原本綜色的毛髮,此時直接被楚天羽弄得黑不溜秋。

此時的露露跟著大搖大擺的楚天羽,神色也是顯得極其鬱悶。

當楚天羽走進人群中后,並沒有吸引任何人的注意,反而一黑烏黑毛色的露露倒是吸引了幾道少女的目光。

走著走著,楚天羽便是路過了一處人群聚集之地,偶然間,楚天羽竟然在人群之中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眉毛一挑,楚天羽直接站到了人群之中,隨後便是清楚的看到了位於人群中的一個中年男子正一臉眉飛色舞的開始訴述關於楚天羽的種種。

「昨天晚上,呂家大怒,直接發布了全城追殺令,而追殺的人呢,正是那個少年十七八歲的少年楚天羽。

聽聞這個天才少年殺了呂家的兩大高手,所以,呂家家主勃然大怒,直接發布重賞,若有人發現此少年的行蹤便可獲得呂家所承諾的重賞。」

「哇,發財了,只要看到這個少年的行蹤就可以得到重賞,這真是太讓人興奮了。」

人群中也是有人一臉激動的說道。

「哼,你以為呂家的重賞有這麼好拿嗎?連敗三大年輕武王,現在又直接將呂家的兩大高手給殺害,你覺得當你看到這少年的行蹤時,你還有命活嗎?」

聽到前一道聲音之後,人群中也是立即傳來另外一道聲音,語氣中也是顯得有些冰冷。

「是啊,呂家只說那個少年殺了他們呂家兩大高手,但卻沒有說死的兩大高手究竟是何等階啊,這不禁讓人感覺疑惑啊。」

「呵,一個少年而已,上次連敗三大年輕武王的時候,很多現場的人都說這個少年是運氣好,實力僅僅只是大武師七重。

這才過去了幾天,難不成他還能直接達到武王境嗎?」

「說是,我看,這少年殺的呂家兩大高手很有可能只是剛剛晉陞武王境的弟子吧。」

人群中有人分析道,顯然是在質疑楚天羽是否有戰敗武王境高手的實力。

而就在這時,當這群人的話音剛剛落下,人群中卻是有人突然間怒喝道。

「放屁,如果呂家只是死了兩個剛剛晉陞武王境的弟子的話,怎麼可能會如此震怒,竟然連夜就發布了「全城追殺令」。

你可知,全城追殺令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這個少年已經被呂家列為極度危險和痛恨的人物了,怎麼可能只是殺了兩個新晉武王境呢。」

聽到此人的這番話語后,圍觀眾人也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氣,直到現在,他們才感受到,那個叫楚天羽的少年的實力顯然是非常強大的。

否則也不可能會逼得呂家直接發布「全城追殺令」了。

聽到這裡,楚天羽也是不由得搖了搖頭,隨後一臉無語的直接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然而,剛沒邁出兩步,前方便有著一群騎馬的武者氣勢洶洶的從繁華的大街上衝撞而去。

而正當楚天羽朝前邁步的同時,一個身著勁裝的中年武者便是騎著一匹黑馬直接朝著楚天羽的身影衝撞了過來。

與此同時,這身著勁裝的中年武者也是瞬間朝著楚天羽怒喝道。

「給我滾開!」

對方話音落下的同時,黑色駿馬與是瞬間撞了過來。

就在黑色駿馬快要撞到楚天羽身影的一刻,楚天羽眼神中也是閃過一絲寒冷。

旋即,在這千均一發之際,楚天羽體內的武魂之力也是瞬間瀰漫到了兩腳底之中。

下一刻,只見楚天羽也是突然間一聲冷喝,旋即身影猛然間躍起,兩腳中也是夾雜著一股無比強勢的武魂之力。

瞬間朝著黑色駿馬的頭頂處踢了過去。

轟!

一道巨大的聲響也是瞬間響起,那衝擊而來的一人一馬也是直接被楚天羽一腳給踢得人仰馬翻。

這一幕,深深的震憾了大街上的所有人,而那些與黑色駿馬主人一同而來的人馬也是目瞪口呆。

這些人看向楚天羽的眼神也是充滿了震怒,顯然,這群人馬根本沒有料到,大街上一個普通武者竟然也當眾和他們呂家做對。

此時周圍的人群看向楚天羽也如同看到一個瘋子一般,更有一些人直接對楚天羽表露出了一絲的同情。

「這個少年太衝動了吧,看他應該是剛剛來到罪心城吧,竟然連呂家的人馬都不認識。」

「呵呵,呂家現在正在震怒之際,這少年卻是剛剛撞到槍口之中,接下來這個少年恐怖是凶多吉少嘍。」

「哎,這簡直是不要命了呀,以這小少年的身手,剛剛應該可以輕易的身掉呂家人馬的衝撞,可他卻偏偏選擇了反擊。」

「管他呢,呂家現在正氣頭上,正好可以拿這個少年開刀,如此也能減一些憤怒吧,這樣對我們來說也有一點好處。」

周圍人群輕聲議論著,而楚天羽聽到后,卻是顯得不以為意,即然選擇了出手,楚天羽自有辦法應付。(未完待續。) 就在她關上門的時候,屋裡頭陷入黑暗,小女孩無助地哭了起來,哭得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江瑤哪裡還顧得上小野種,沿著黑暗的樓道一直往外逃。

她連傘都沒有帶,徑直走進雨水裡。

外面的雨下得不大,淅淅瀝瀝,但鋪天蓋地,像牛毛一樣。

江瑤剛走進雨水中,臉就被雨給打濕了,眼底是無窮無盡的恐慌和害怕,她整個人都在抖著。

她不能再逗留了。

她必須儘快離開這兒。

她挑了小區里黑暗的角落走,腳步慌慌張張,低著頭,不敢露出正臉。

這個時候正好是凌晨,萬籟俱寂,到處都聽不到一點聲音。

寒風吹過,吹起她的碎發和圍巾。

沒事,過了今晚就沒事了,不會被抓到。

她以後就找個偏僻的地方活著,不會被人找到的,她不用害怕,也不應該自己嚇自己。

江瑤吁了一口氣,轉過一個拐角,消失不見。

雨,還在下,空氣中似乎起了白霧,朦朦朧朧,將整個天地隔開,只剩下不甚清明的一切。

四周,萬籟俱寂,只有路燈還在亮著,把地面上的水窪照得透亮,就像是鏡子一樣。

寒風凜冽,雨水冰涼。

這樣的紐約城,宛如龐然大物,孤獨而空寂。

冬天的紐約是冷的,凌晨的紐約更是寒意四起。

四處悄然無聲。

……

青山村。

天氣還是很冷。

一大早,何家燁就給葉佳期送早餐來。

有時候他們會在一起吃早餐,葉佳期倒覺得過意不去。

「家燁,現在還沒上課,我可以自己做早餐的。」

「我早上起得早,沒有睡懶覺的習慣,就順手多做一份。你帶著小柚子很辛苦,多睡會。」何家燁倒不覺得有什麼。

「今天有什麼打算?」

「我昨天閑來無事,去村裡的老中醫那要了點香料,塞了兩個香包,一個給你,一個給小柚子。」

「什麼香味的?」葉佳期好奇地問。

「干桂花和野玫瑰。」

「好呀,擱家裡會很香!」葉佳期吃著粥,同何家燁隨意聊著,「你去過卓先生家裡了?」

「去過了,佳期,你說這個卓先生以前是做什麼?很厲害。我之前一直弄不明白的東西,他都教我了,毫無保留。」

「哦?」葉佳期有些詫異,「他什麼都教你?」

「嗯,只要我弄不通的地方,他都教我了,也沒有一丁點不耐煩,很耐心。」

「那挺好。」

「我把你做的方案拿給他看,他笑了笑,說,還是他的那套思路。佳期,卓先生這話……什麼意思?」

葉佳期愣了愣。

好吧,她在ZR、在金融圈是卓遠航一手調教出來的,她的思路當然還是他的那套。

「不過卓先生誇了你,說你的方案做得還是很好,條理清晰、框架嚴謹,他讓我沒事多跟你學學。」

「我也不懂什麼,只不過是以前工作的時候學的一些東西。」葉佳期道。

「卓先生幫了我很大的忙,如果以後有機會,我想和他交個朋友。不過他看上去,不太想跟人交朋友。」 「小子,你這是在找死!」

就在這時,被楚天羽一腳踢飛的勁裝男子也是終於從遠處的地坑之中爬了起來,隨即一臉怒火的朝著楚天羽怒喝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