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佳期迷迷糊糊躺下睡了一會兒,雨依舊在下個不停。

雨珠打在玻璃窗上,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

她是被敲門聲吵醒的。

「葉小姐,你醒了嗎?十點了。」孫管家沒有敢喊太早,可今天葉佳期起得很遲。

葉佳期胳膊也酸酸的,孫管家喊了好一會兒,她才疲憊地應了一聲:「進來吧……」

然而,她聲音太小,起初孫管家並沒有聽到。

過了半晌,孫管家才推開門。

看到葉佳期蒼白的臉色,她嚇到了:「葉小姐,哪裡不舒服?臉色很不好。」

「是嗎?可能是夜裡頭睡得不踏實。」

「寶寶太鬧了嗎?肚子疼嗎?今天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沒事……今天下雨,不去了。」

「真沒事嗎?不要撐著,有什麼情況要告訴我。」孫管家很擔心。

醫生一直叮囑,葉佳期是容易早產的體質,一定要比別人更加小心,不然的話,容易出現問題。

「真沒事,我今天睡過頭了,我這就起來。」葉佳期準備下床,但還是筋疲力盡。

「葉小姐,喬爺呢?不是說這兩天回來?」

「他有點事耽擱了,可能還要過些天才能回芝加哥。」

「我打電話給他,葉小姐,你把他手機號碼給我。」孫管家著急,「天大的事能有你和孩子重要嗎?你懷孕后,他陪著你的時間屈指可數,難不成這都快生了,還不聞不問?」

「孫管家,沒事兒,我這還沒到預產期呢,他工作也要緊。」

孫管家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喬爺和葉小姐是互相愛著,也是互相虧欠。

但愛情里又有什麼虧欠不虧欠的呢,沒法算這種帳。

可這種時候,她還是希望喬爺能回來照顧葉佳期,畢竟葉佳期身體太弱了,就算身體上無法再補償,起碼心理上會安慰很多。

葉佳期執意不讓孫管家打電話給喬斯年,孫管家也沒辦法,她只好把葉佳期照顧好。

可她再怎麼照顧,也代替不了喬爺啊。

葉佳期沒吃早餐,午餐也只吃了一點,她吃什麼都覺得膩,只稍稍吃了點蔬菜和水果。

吃完飯,她抱著開水坐在陽台上,怔怔地看著窗外。

外面雨水朦朧,雨霧迷離,整個城市都籠罩在一片陰沉之下。 一道拳印帶著祖龍的威壓轟向了上官龍,霸道無比的祖龍龍氣環繞拳印,臨駕於天地之上。

上官龍來不及驚駭,怒吼一聲,黑龍合體,全身黑暗之力爆棚,修為直接上升到了仙聖高價的層次,但是不能長久,不過就是為了應對秦浩這無敵的一拳。

祖龍的虛影帶著霸道的無比的拳印轟向了黑龍合體的上官龍。霸道無比的拳意將沿途的一切都擊成了粉碎,轟出了一條漆黑無比的虛空裂縫。但是依舊不減其威力,全部的轟在上官龍的身上。

砰,只此一拳,上官龍血肉模糊,合體的黑龍直接被轟碎,但是保住了其性命。

上官龍催動了自己最後的力量將自己的肉身恢復了過來。

「哦,居然接我一拳不死,那條黑龍還不賴,既然犧牲了自己幫你擋下了這擊。」秦浩摟著鳳九歌淡淡道。

「混蛋,我要殺了你啊!」

上官龍此刻已經失去了理智,自己辛辛苦苦的養成熟的黑龍,居然就這樣死在了秦浩的拳下。

「你不配,念黑龍替你擋下這一拳,我不殺你,算是對它最後的面子,快滾!」秦浩卻是放過了上官龍。

上官龍突然聽到秦浩居然要放過自己,連忙住嘴,不在咒罵秦浩,帶著上官劍就飛快的離開了自己,似乎剛剛那副視死如歸的模樣根本沒有存在過一樣。

前後看著其離開的背影嘲諷的笑了一下:「這就是你選擇要保下的人么?不要也罷!」

秦浩只手握拳,向著越來越遠的上官龍一拳轟出,依然是霸道無比的一拳,但這一次秦浩沒有附帶祖龍的拳意,因為秦浩覺得他不配死在混沌祖龍拳下。

本以為自己逃過一劫的上官龍卻是感受到了背後強大無比的拳印之後,瞬間絕望了。

「為什麼,你不是說不殺我的么?啊,我不想死啊!」

隨著一道劇烈的轟鳴之聲,這一拳直接將上官龍轟成了漫天花雨。

「對不起,我突然改變了主意而已,而你卻沒有機會接受我的道歉了!」秦浩再也不看那邊。

「我是不是很壞啊,言而無信,你害怕么?」秦浩此刻只和鳳九歌有著一張紙的距離。

鳳九歌沉默了一下,像是做好了什麼準備一般。猛然突破了那一張的紙的距離,吻在秦浩的嘴唇之上。

冰涼又帶著一種香氣的嘴唇貼了上來,秦浩這下子自然也不能示弱,於是就舌頭而言展開了深入交流。

秦浩卻是發現有著某種精純的陰元一絲絲的滲透到自己的體內,自己不斷地吸收著這股陰元,既然發現自己隱隱就要突破到仙聖高階的修為了。

但是鳳九歌滿臉通紅,似乎有些異樣。

秦浩推開了鳳九歌,忍著誘惑說道:「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你發現了么?」鳳九歌此刻卻沒有半分的失落,反而因為秦浩的推開,她更加堅定了自己內心的想法。

「是的,剛剛我感覺到了一種奇異的能量進入到我體內,讓我的修為發生了增長。」

秦浩雖然知道這件事對自己沒有任何壞處,但是還是推開了鳳九歌,因為似乎對於鳳九歌來說有著極大的壞處,就連仙聖初階的境界都開始不穩了。

鳳九歌展顏一笑,她知道自己沒有選錯人,這一刻她真心的笑容已經許久沒有出現在她臉上了。

「是啊,你知道為什麼我的實力如此年輕就能達到仙聖初階么,就是因為我是純陰之體,修鍊無比的快,而且不斷的服用極陰丹而修理一日千里。遠遠的超過了尋常天才妖孽。」鳳九歌雖然這樣說著,但臉上卻沒有絲毫的快樂。

秦浩隱隱能夠猜到是為什麼了。

「但我卻不快樂,因為我天生的價值作為的一個鼎爐,所以所有人都不敢惹我,都不敢對我不敬,更不敢對我有任何想法,這一切都因為一個人,就是神皇伏羲。」鳳九歌說著竟然哭了起來。

秦浩自然無法接受一個女孩子在自己眼前哭的事情,果斷的抱住了鳳九歌。輕撫其背,讓其能夠停止哭泣。

「好了,不就是伏羲么?我剛剛還洗劫了他的國庫呢,此刻正在瘋狂的找我吧!」秦浩卻是不在意的說道,畢竟以他現在的實力已經不在需要忌憚了,仙聖巔峰的肉身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不,你不知道他的強大,就算是剛剛的上官龍也不是其一合之敵,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仙聖巔峰,天下無敵,整個諸天萬界都找不到幾個能和其抗衡的存在。你還是快走吧,盜了他的寶庫,被其抓到,必死無疑啊。」

鳳九歌無比擔心秦浩,想要秦浩趕快離開這裡。

「不用擔心,一切有我,我要走,也是帶你一起走。」

秦浩輕輕的擦去了鳳九歌眼神之中的淚水。絲毫沒有半分慌亂想要離開之意。

鳳九歌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希望,還有那對外面美好世界的嚮往,因為她雖然沒有人敢惹,但也就像是被關在了皇城的金絲雀,沒有自由,無法出去。

她聽到秦浩要帶起離開,有一種希望和嚮往在其心中。但是她隨後卻顯得十分的難過,因為她不相信有人能帶她離開,伏羲實在是太強了。

曾經有一位仙聖高階的存在想要佔有她從而突破仙聖巔峰,但是被其無情斬殺,她永遠忘不了那一幕,他的一個眼神就讓其沒有半點敢於反抗的念頭。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就帶你離開讓你相信。」秦浩看的出來鳳九歌對於外面世界的嚮往,想要逃離這個牢籠。

說完就要帶著鳳九歌離開這裡。

轟,三道身影展現。

「這裡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么?交出國庫寶物,放開鳳九歌,你可以死的很輕鬆。」

三人將秦浩包圍,驚人的陣法波動表明了三人已經將整個怡鳳閣封鎖了起來,三人成陣,將秦浩和鳳九歌困在了當中。每一個人都有著仙聖高階的實力,這就是伏羲神朝的底蘊。

秦浩看著三人無比謹慎的模樣,有些好笑!

「如果我說不呢?」 葉佳期在陽台上呆坐了半天。

外面的雨也下了一整天。

孫管家實在看不過去,喬爺究竟在忙什麼?

超強之都市少年 不是信誓旦旦保證了會照顧好葉佳期,怎麼出個差連電話都不打給葉佳期?

坐了半天,葉佳期終於緩過神來,她吃了孫管家給她熬的銀耳羹,翻開手裡頭的文件和資料,認認真真做標記。

下雨天真不好呢,不能出門。

她低著頭靜默地翻動文件,從資產估算到建地面積,一個一個計算。

她數學很不好。

但沒有什麼是天生不好的,只要後期肯努力,什麼都能彌補。

如今她算起這些來,也已經得心應手。

傍晚,葉佳期大概太困,迷迷糊糊趴在桌子上睡著。

孫管家進來時,她都毫無知覺。

孫管家心疼得不得了,雖說她是喬爺的人,但跟葉佳期相處這麼長的時間,她的心早就偏到葉佳期這兒了。

趁葉佳期熟睡,她拿了葉佳期的手機,用葉佳期的指紋解了鎖,偷偷給喬爺發了一條簡訊:葉小姐身體不舒服,隨時都可能會早產。

發完,她刪了。

她沒背著葉佳期做過對不住她的事,這算第一件。

但她見不得葉佳期這麼傷神。

如果葉佳期責備,她也不會有怨言。

她覺得,如果是那種能放下來的工作,完全可以放一放。

可如果錯過了照顧葉佳期,怕是以後都不會有機會,喬爺已經有兩個孩子,以後想要孩子的可能性不會很大。

想到這兒,孫管家格外心疼葉佳期。

她給葉佳期披了一條厚實的毯子,葉佳期也沒醒。

這一覺,她睡得很是安靜。

足足睡了兩個小時。

再醒過來時,天已經全黑,只剩下雨還在下個不停。

「孫管家,我餓了……」葉佳期揉著眼睛,踩著拖鞋走出來。

「葉小姐,你可算餓了,我還真以為你什麼都不要吃。胃口好點了嗎?晚餐做的清淡,不會油膩。」

「好多了。」葉佳期挺著大肚子,慢慢悠悠走著,臉頰多了紅潤,「可以吃飯。」

「那就坐下來吃吧,菜都是剛做好的。」

晚餐的時候,葉佳期的興緻明顯比中午要好很多。

她吃著熱乎乎的菜,還會跟孫管家聊幾句。

「孫管家,明天還有雨嗎?」

「天氣預報說有,不過比今天小。」

「那又不能出門了。」

「還是別出去了,外面風很大,降溫降得厲害,一不留神就容易感冒。」

飯後。

洗完澡,葉佳期裹著毯子坐在陽台上吹頭髮。

這雨,下得可真大,外面陰沉沉的,伸手不見五指,只有路燈的光飄飄忽忽,閃閃爍爍。

這一晚,肚子里的孩子還算聽話,沒有鬧。

葉佳期講完故事時,整個人累得不行,書還在手裡,人就倒在床上睡著了。

檯燈也忘關。

大概是太過疲憊,她扯了扯被子,小腦袋深深埋在枕頭中,尋到一個舒適的姿勢。

淺淺的光線下,她白皙的臉龐安詳而寧靜,唇角微微上揚,一隻手一直擱在肚子上。 「那就死吧!」

三人瞬間出手,聯手一擊,通過陣法將三個人的力量融合到了一起,勉強接近了仙聖巔峰的力量。

秦浩自然不能讓鳳九歌被殃及無辜,於是將鳳九歌送到了安全的距離,用東皇鍾將其護住。

而這樣既然無法分心去對抗三人的聯手一擊了,只能用身體去硬抗三人聯手的這一擊。

而被秦浩護住的鳳九歌面色卻是大變,她能感受到這一擊的威能,就算的伏羲都不敢如此硬抗。不由的為秦浩擔心。

但秦浩的根本就沒在意三人的攻擊。三人的聯手一擊帶著破滅萬物的威能轟在了秦浩的身上。

砰,秦浩的上衣被轟碎,三人的攻擊目標就是秦浩的丹田部位,想要費掉秦浩的修為。

三人來不及欣喜就感受到一陣恐怖的反彈力轟向了三人。而秦浩上衣破碎后,渾身卻散發出了仙光,那是融合了七塊造化玉碟碎片后的變化。一動用肉身的力量就會如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