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里卻發著一點點微弱的光……

「救命啊,救命啊……」微弱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來。

從黃金工匠的身體里傳出來的。

黃金工匠的身軀之所以能得以延展,那是因為裡面有一個靈魂。

也許就是呼救的這個。

落月靠近它躺著不動的身體,聲音的來源處在胸腹之中,為防止對方有詐,落月先行一刀,將黃金工匠生鏽的腦袋給砍掉了!

紫年順手一腳踢出去了老遠……

噹啷一聲,撞到牆上,碎了個天女散花。

慢慢用匕首劃開他的胸腹,同時做好防禦和攻擊的準備,不是所有的亡靈都是善類,也不是所有亡靈都聽紫年的召喚……

緋色戒指里。

「水郎,你眼睛怎麼了?」紅鳳凰問。

「沒什麼,這不是很正常么?」水郎一笑。

「不對,你那隻眼睛里明顯沒有了另一隻眼睛的光彩。」紅鳳凰很堅持。

「那一定是光折射造成的。」水郎轉過身。

紅鳳凰不依不饒的飛過來,落在他的肩膀上看著他。

「你給落月的不是你的眼淚,而是你的眼睛!」紅鳳凰抓到重點了,自己的眼角都有一滴淚落下來,鳳凰之淚,原來自己也會有眼淚的……

紅鳳凰詫異的看著自己大濕的羽毛,只有愛上一個人的時候才會有鳳凰之淚,難道是水郎,為什麼來的這麼突然……

「還是被你發現了,別告訴落月行么。」水郎說。

「嗯……」紅鳳凰心疼的將他的頭貼在自己的羽毛之中。

「啊,你幾天沒洗澡了……」水郎忽然抬頭,「我還有另一隻眼睛呢,如果他們不打敗黃金工匠,就不能升仙了,我也不能手刃慕橋器了,而且啊,我的這隻眼睛可以長出來,只是需要點時間。」

。 第565章不能許她一個歸期

霍彥霆看著蘇蔓專業信息上已經明確改成法醫學時,登時眉峰一蹙。

他當即給蘇蔓撥去電話,沉聲啟口:「小樹林等我。」

蘇蔓:「……」

聽著霍彥霆要掛掉電話,蘇蔓趕緊啟口:「能等我考完試不?」

「可以。」倒也不是很急,霍彥霆便一口應下了。

「有多少把握?」緊接著,霍彥霆還是擔心地問了一嘴。

蘇蔓以為霍彥霆得知此事是因為火柴等人『泄密』的緣故,笑著回道:「我準備直接修滿學分完成答辯然後畢業。這樣哪怕這裡的事情結束,我也已經完成學業,可以安安心心當個星際戰士。」

蘇蔓說的雲淡風輕,可是霍彥霆的心卻一下子揪疼起來。

他的蘇蔓,他的兵是如此嚮往戰營生活,可自己卻還不能許她一個歸期。

「蘇蔓……」他輕聲喃喃。

「在呢。」蘇蔓收拾著書本,然後清脆自信回道,「小樹林等我。」

「好。」

蘇蔓掛了電話,捧著厚厚一沓紙直奔行政樓。

而此時,霍彥霆登上校園網,以蘇蔓名義用遊客身份單獨開了一註:【滿分畢業,選修另外學科。】

一時之間,校園網上噓聲,爭議聲一片。

【怎麼可能?】

【就是!她只上了一年學,又休學一年,怎麼可能在這7天時間內滿分畢業!】

【畢業需要論文,還需要案例(實)操!】

【最新消息,蘇蔓已經啟程去行政樓了!】

【也就是說三天?】

【對頭。】

【天吶,這更不可能了!】

【……】

那些投蘇蔓會滿分通過測驗的人開始惴惴不安,不管蘇蔓怎麼學霸逆天,三天時間畢竟還是太牽強了。

正當校園網吵得沸沸揚揚之時,專業課的老師們聽著蘇蔓的申請,各個雙眸放光芒!

一群老師經過激烈商討,最終由系主任公布考核方式:

「先進行理論考試,各門學科按照年級段逐級進行筆試,也就是自大二起的考試一張試卷都不能落下。

筆試通過之後,將安排100例3D模擬傷患救治。

通過這100大關后,會安排一次真實病患手術(實)操,當然現場會有專業醫生在場,一有發現偏差,便會直接終止該考核,並駁回之前所有申請。

若完成這項考核,那麼再進行畢業答辯。」

蘇蔓對此並無異議,另外她對房間內的攝像頭並未起疑,以為這是為了萬一出現有什麼爭執存疑之時而準備的,殊不知這是發布到校園網的公開鏡頭,並且將全程直播蘇蔓本次考核。

這下,整個埃克偲皇家學院的人都關注著這場突如其來的「盛世」!

【加油,我的蔓。】

在蘇蔓關閉手機之前,收到了一條追加簡訊,讀著簡訊的她唇角淡淡噙笑,那抹弧度一下子竄進了霍彥霆的心頭,鐫刻烙印。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還未認認真真關注過蘇蔓的笑靨,登時拳心一握,暗下誓言:而從此刻起,她的笑容由他守護!

就這樣,霍彥霆熠熠生輝的眸子落在屏幕里的她那,剛毅分明的面部輪廓熏染出一層又一層的柔和。

「理論考試現在開始。」

隨著主考官系主任的聲音響起,埃克偲皇家學院正式進入蘇蔓時間!

(本章完) 放課後,李學浩提著書包下樓。

趁著沒人注意,他把書包收進儲物戒指里,去了劍道社。

等陪福圓直美練習完,社團活動時間還沒結束,不過他準備離開了,因為今天還要帶領一群人去二藤孤兒院吃肉。

從劍道社裡出來,事先拿了書包,所以不用再回教室。

不過在回家以前,他還要順路接一個人,這是今天早上就約定好的。

來到澤井夫人的便利店,透過玻璃門,見到澤井優子正在收銀台後面和澤井夫人說著什麼,後者笑眯眯的,就是不為所動。

「媽媽,你怎麼能減我的零用錢?那是屬於我的,你不能那樣做!」小丫頭的嗓門很大,畢竟這關係到她以後的生活水準,本來就已經不夠用了,再減的話,她連零食都吃不起了。

「那有什麼關係嘛,反正你也會在店裡『拿』零食吃,不需要那麼多零用錢再去買。」澤井夫人一臉笑容地說道。

「那我答應你,以後都不拿店裡的零食吃了。」小丫頭眼珠一轉說道。

澤井夫人笑眯眯的,沒說答應,也沒說不同意,看了一眼門口:「真中君來了呢。」

聽到這話,澤井優子也顧不上爭取自己的零用錢權益了,瞬間轉頭,果然見到了在門口的某人。

「浩二哥哥!」小丫頭從收銀台後面小跑著過來,眼睛閃亮閃亮的,「浩二哥哥,我們現在去吃烤肉嗎?」

「嗯,現在就去了。」李學浩點點頭,摸了一把她的蘑菇頭,小丫頭身上還穿著市立平川中學校的校服,深綠色的短裙搭配白色水手裝的上衣,嬌小的身體,發育卻已經初見規模了。

纖細的腰肢,修長的雙腿,就連胸前,也隆起了青春少女所應有的弧度和曲線。

「媽媽,晚上我不回家吃飯了,浩二哥哥帶我去吃烤肉。」澤井優子攬著某人的胳膊,說話的語氣也帶有點炫耀。

澤井夫人假裝不耐煩地擺擺手:「去吧,去吧,就算不回來也沒關係……真中君,優子就拜託你照顧了。」

「我會的,夫人。」李學浩有些無語,不回去真的沒關係嗎?這不是親媽媽吧?

澤井優子也沒放在心上,她更在乎的是吃的:「浩二哥哥,我們快走吧,烤肉,烤肉,我已經迫不及待了,我要吃好多好多……」

「會讓你吃得再也吃不下。」李學浩有些惡意地想著,池鯉鮒安娜送給孤兒院的肉,那是以「噸」來計算的,就算有一百個澤井優子,也絕對能撐得吃不下,「夫人,那麼我們告辭了。」

「一路走好。」澤井夫人笑著搖手。

帶上澤井優子,李學浩回到家。

家中,千葉小百合、間島由貴和瓜生麻衣都回來了,不過水橋涼子和水橋香智子卻沒在。

美人魚水野寧寧也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專註的神情,似乎恨不得她自己鑽進電視機裡面。

穿越之山雞變鳳凰 「水橋老師呢?沒有回來嗎?」李學浩看著千葉小百合問道,按理說,兩人同在東洋英和大學,應該是一起回來的。

「涼子老師去接香智子了,相信很快就回來了。」千葉小百合正要回答,瓜生麻衣卻搶先一步說道,然後朝跟在某人身邊的小丫頭招了招手,「優子醬,你也來了嗎?」

「麻衣姐姐好。」澤井優子顯得很乖巧,跟在座的幾人打招呼,「小百合姐姐、由貴姐姐,你們好。」

「真乖。」瓜生麻衣笑著一把將她扯了過來,直接抱進懷裡,拿臉去蹭她的小臉,「小小的身體,就已經發育得這麼好了,真不得了。」

「麻衣姐姐,快放開我啦——」澤井優子一邊躲著她的臉部攻勢,一邊害羞地叫道。

瓜生麻衣卻反而抱得更緊了,而且動作更進一步,將她反過來從後面抱住,然後雙手一把覆蓋住了她的胸前。

「啊—」澤井優子發出一聲短促的尖叫聲。

「嘖嘖,雖然小了一點,但是很有潛力哦,再等幾年,可能都要比我大了呢。」瓜生麻衣用手揉了揉。

「啊啊~~」澤井優子嘴裡發出奇怪的聲音,臉上早已漲得通紅,身體也掙扎得更劇烈了,不過身小力弱,被緊緊抱住,無法掙脫。

李學浩已經把頭轉開,這一幕,有些兒童不宜了。

一旁的間島由貴也臉紅不已,唯有千葉小百合表情沒有什麼變化,似乎當沒看到這一幕,至於美人魚,仍雙眼盯著電視,旁邊發生的一切完全影響不到她。

「麻衣姐姐,快放開我啦,啊——」澤井優子一邊求饒,一邊奇怪地尖叫。

「雖然嘴裡說著不要,但是身體很老實呢……」瓜生麻衣就像一個痴漢,語氣也很惡劣,瞥向一旁撇開頭的某人說道,「膩醬,要來感受一下嗎?這可是初中生的身體哦。」

「麻衣姐,我可沒有你那麼變態。」李學浩看著在她懷裡尖叫不止的澤井優子,正考慮著是不是去幫她一把,外面適時地傳來了車子停下的聲音,他連忙轉開話題,「是水橋老師回來了,大家準備一下,馬上要出發了。」

聽到要出發了,瓜生麻衣再揉了一把,終於放開了澤井優子。澤井優子臉上紅得可以滴出血來,眼睛也紅紅的,一把撲入了某人的懷裡,雙手緊緊地抱住了他的腰:「浩二哥哥,麻衣姐姐是個笨蛋!」

「竟然敢罵我,優子醬,我的手又開始癢了呢。」瓜生麻衣故意舉著雙手,十根手指伸縮亂動著,樣子很邪惡。

回頭看的澤井優子頓時被嚇到了,將頭也埋在某人懷中,一邊大叫:「浩二哥哥,快救救我,保護我,不要讓麻衣姐姐靠近。」

「放心吧,她沒有過來,不要亂動!」李學浩拿手撐著小丫頭的腦袋,避免身體太過緊密接觸,因為穿得少的原因,他幾乎可以感受緊緊抱住他的小丫頭那發育得初具規模的少女身體,稚嫩而又柔軟。

等到鬧劇結束,水橋涼子牽著水橋香智子的手走了進來,一屋子的人都到齊了,總算可以出發了。 紅鳳凰這才搵去眼淚,高興的是,他是為復仇而付出眼睛,不是因為愛落月。

這是紅鳳凰欣慰的地方。

一高興,竟然也跟著流出眼淚來了……

「別哭……我的好朋友。」水郎安慰紅鳳凰。

「都說女人是水做的,我看人類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水郎是男人也是誰做的,紅鳳凰你壓根不是人,竟然也是水做的……」骷髏手站出來大放厥詞。

誰知道紅鳳凰根本沒有心思和骷髏手鬥嘴,這讓骷髏手覺得落寞了許多呢。

紅鳳凰的眼淚跟決堤的河流似的,看上去整個冰湖的水平面都上升了。

一句好朋友,讓紅鳳凰的心更加的軟了……

就連斑斕都覺得有點奇怪呢,這水郎來之前,紅鳳凰就是個雌漢子!現在可倒好,盡顯溫柔本色。

「哎呀呀,本尊這隻高貴的手最看不慣膩膩歪歪了,反正你倆都不是人,一個是魚,一個是禽獸,不如我做個紅娘,給你倆速配成親算了!喏,我這條船也可以借給你們當新房呀!別人是郎才女貌,你們是魚跟飛鳥的愛琴!嘖嘖嘖!一百個贊!」骷髏手開始瞎掰了。

「啾啾,啾啾……」斑斕竟然也跟著起鬨!

「你丫的閉上嘴巴誰也不把你當啞巴!」紅鳳凰爆粗口了。

「嘿,這才像真正的紅鳳凰的本色!溫柔只是表象,是假象!水郎,你看到了吧,這種飛鳥娶不得!哈哈哈!娶了回去就會對你實施家暴!你一輩子有的受了!」骷髏手大笑。

此計成功!

水郎倒是無所謂,優雅的在水中遊動,吸納珍珠和冰湖的靈氣,儘可能快的修復自己的眼睛,如不儘快修復,這種損傷很可能造成永久性失去了……

凡是都有風險,這就是代價。

不管是為了能手刃慕橋器還是保護落月,總之,即使更大的風險,也值得。

紅鳳凰和骷髏手尚不能完全看懂水郎的心思。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魚亦如此。

「好啦,外面的火要滅了,我要出去續火了。」骷髏手說完就出去了。

地下宮殿里被骷髏手照耀的燈火通明,原本精美的黃金雕刻如今都成了碳素了,甚至輕輕一碰,就脫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