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半山飛在天空,就在巨的腹部位置,巨人看著陳半山就像是看著一隻蚊子一樣,太過渺小。

飛啊飛,逃啊逃,陳半山因為緊張,因為害怕,還有就是拚命飛了很久的原因,此時已經是累得大汗淋漓,不停地喘氣。

陳半山回頭看去,這一看,那板斧一下子從天空劈落下來。陳半山頭皮一下子炸開,這一下真死了。

然而就在陳半山認為自己完蛋之時,大地之上,突然出現一個黑洞,黑洞之中有一道巨大的吸力,瞬間把陳半山從天空吸墜落黑洞之中。

「囈?又脫險了!」

絕處逢生,陳半山十分高興,自己不知道是走了什麼狗屎運,每一次都能逢凶化吉。

「不好!」就在陳半山墜落黑洞之中,出現在另一處世界之後,他居然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背影立在天邊,這一刻,那一個背影漸漸轉過身來,當看到那背景的半張臉之後,陳半山頓時又被嚇傻了,那居然是無量神座,陳半山居然遇到無量神座,這一刻,陳半山腦子裡唯一的念頭就是逃。

這一下,陳半山來不及喘氣,又繼續飛逃。

一直這樣飛逃,陳半山累都要被累死掉。

陳半山回頭看去,正好看到無量神座轉過身來,無量神座剛好看到自己,頓時之間,一道威壓噴發,無量神座一下子沖向自己,陳半山身子一個哆嗦,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幾分速度,往死里飛,有多快飛多快。

飛啊飛,飛到陳半山實在是受不了,累得呼吸都很困難之時,陳半山又回過頭去,這一看,無量神座離自己沒多遠了。

「該死!」陳半山真不知道自己運氣好還是背,當下趕緊再次咬牙飛逃。

陳半山一邊飛一邊逃,心想自己就快要被累死了,怎麼會這樣啊?怎麼會遇到這麼一些存在?居然還遇到無量神座?

「不對?」突然之間,陳半山一下子回過神來,他回頭看了看無量神座,無量神座又離自己更近了。這一刻,陳半山終於發現了貓膩,無量神座是何等的存在,要追上自己不最多不過十個呼吸的時間,為什麼追了自己這麼久,雖然在漸漸靠近,一直追不上來?

這一刻,陳半山又想到,之前不管是那星河的流動,還是巨人的慢步行走,他們的速度應該也很快,為什麼一直追不上自己,而是在慢慢靠近?現在的無量神座也是一樣,也是追不讓自己,在慢慢靠近,有問題,有問題。

「哼!」陳半山發現在問題之後,那是立即停了下來,一是他真的飛不動了,二是他要證明一下。

果然,陳半山停下來之後,那無量神座並沒有一下子追上來,陳半山看到無量神座依然是在慢慢地接近自己。

「草啊!幻覺?」這一刻,陳半山恍然大悟,這一定是幻覺,害得自己差點就累死。

陳半山自己可是正在和那名副將戰鬥,只是他打開一個寶盒之後,自己就來到這樣一個地方,之前陳半山以為自己被放逐到了虛空之中,沒想到卻是一場幻覺。

看著無量神座依然在慢慢接近自己,陳半山終於是鬆了口氣,這只是幻覺而已,如果出現的不是無量神座,陳半山可能還發現不了這個情況。

其實這妙音寶盒,利用聲音刺激人的神識,把人帶到一個幻境之中,而後又利用人天生會恐懼的心理,製造出一些強大的假象,讓人感到害怕。

害為害怕,然後逃跑,就一直在樣,當一重幻象到達極致之後,又主動變換為另一種幻象,反正就是不停地嚇進入幻境之中的人,讓人心理受到壓迫,一直壓迫,一嚇你,一直把你嚇到死為止。

這也是一種強大的手段,也是一種很高明的手段,要是不最後出現的是無量神座讓陳半山發現貓膩,說不定陳半山已經累死了。

「不好!」陳半山才鬆了口氣,就發現不對勁,現在自己被困,說不定隴川神將他們已經返回的了天庭。

當即之下,來不及休息,陳半山得趕緊走出幻境。

自己是在一處什麼地方?陳半山在心中問自己,仔細一想,陳半山覺得,自己現在要麼是在原來的地方,只不過是周圍的視覺變了,要麼自己就是在那名副將手中的寶盒之中,然而不管是在哪裡,陳半山都有一招。

頓時之下,陳半山把盤龍棍立在空中,而後默念口訣,這一念,盤龍棍開始變粗,開始變長。

盤龍棍在蹭蹭蹭地變長,幾個呼吸之後,便已經是頂天立地。

「咔嚓!」這一下,當盤龍棍再長之時,陳半山便聽到天空傳來一聲斷裂的聲音,當下心中一喜,再次念口訣。

「不好!」本來子奉總將以為陳半山已經出不來,正要返回天庭之時,那副將中手的妙音寶盒一下子破裂。眾人頓時震驚,當即之下,這名副將把妙音寶盒扔出去,懸在空中,而子奉總將趕緊把射神弓對準妙音寶盒。

「嘭~」

當盤龍棍再一次伸長之時,那妙音寶盒終於承受不住,一下子被盤龍棍頂炸裂,這一刻,一片光明出現,陳半山心喜,一下子收起盤龍棍,沖飛出來。

陳半山一脫困,子奉總將手中的拉開的弦一下子放開,頓時之間,這天界的空氣中,方圓萬里的神力被射神弓一下子抽空,凝結出一隻神箭射向脫困的陳半山。

「不好!」這一刻,讓陳半山感覺到凝重的神箭一上子射來,陳半山一點防備也沒有,直接中箭。

「嘭~」

劇烈的爆炸,爆炸的能量衝擊波頓時如一朵蘑菇雲一般一下子衝天而起,所有人都受到衝擊,全部飛退,雖然飛退,但所有人都是高興的,因為那蘑菇雲之中,他們到了不少的血色。

「哼哼!」子奉總將也沒想到陳半山會中箭,臉上浮現出了笑意。

「哈哈哈哈!」隴川神將大笑,他道:「還真是廢了不少力,這一次,陳半山必死!」

「也不一定!」子奉神將如此說,十分小心。

隴川神將道:「就算陳半山不死,估計半條命都沒有了。」

「這倒也是!」子奉總將笑著道。

「哈哈!子奉大人,多謝您出手相救!」隴川神將拍馬屁,道:「如今陳半山可是死於您之手,無量神座歸來,子奉大人肯定會得到無與倫比的好處,倒時候就是飛黃騰達之日,可別忘記末將啊!」

「哈哈!」子奉總將也是大笑起來,十分高興地道:「只要你們跟著我,我有好處,就絕對少不了你們的。」

「多謝子奉大人!」

…… 話說到這個份上,顯然是不好拒絕了!

按照正常的步驟,阿能應該就是進一步拒絕,或者就是直接拉攏。

不過他沒有馬上吱聲,而是看著我,明顯帶著沉吟的意思。他的這副模樣,自然會給唐鵬帶來誤導。

「莫非,有什麼難言之處?」這個唐鵬雖然看著斯文,但是看著他的底氣,應該戰鬥力不弱,如果可以拉攏,明顯是件好事。

當然這時他看到阿能的狀態,明顯帶著了幾分意外。但是這時天上一直下著雨,他心裡看來還是有著幾分著急,所以直接開口和阿能問著。

不管阿能是不是相信,這個唐鵬究竟是什麼想法,但是忌憚是明顯的。當然我是最了解他的狀態,明顯他的團隊需要擴大。因為現在除了他自己,其餘的人幾乎都受傷了!

既然當時可以接納令狐,現在唐鵬父女要求加入,這是一對有著能力的幫手,按理他沒有拒絕的道理。唐鵬可能就是看中了這一點,所以相信阿能會接納自己!

畢竟和沈雪文,還有丁笠授比起來,阿能和彭乾這夥人,目前就是殘兵敗將。如果阿能有著某種想法,只有團隊越強起來,在這片雨林里,生存下去的幾率才會更大。

「其實,不瞞你說,我現在團隊,也有危機,想必你能看出來!不怕你笑話,我們的另一個受傷的夥伴,現在還靠黃荊照顧。其實你們要加入,和黃荊聯手,才是最好的,,,,,,」

阿能的沉吟是有道理的,畢竟他知道我有天然營地,何況營地里還有吃的。按照這裡的人生存狀態,加一些野菜活兩個月都沒問題。

而且我的營地比較安全,唯一的缺水在他看來,也不是什麼問題。雖然我當時趕他們出來,但是我當時就囑咐過他們,不希望別人知道我們的營地,所以阿能自然怕我誤會。

說到這裡的時候,他忍不住看著了我,用意很明顯,無非就是告訴我,他不是想出賣我的營地。當然他也不是怕我,而是他帶著三個傷號,如果唐鵬父女加進來,他自然會感不方便。

「哦,如此倒也有理!」聽到我們這麼說,唐鵬果然思考了起來。

即使我還沒有表態,但是他也上下打量我,似乎是在權衡什麼。他是見過阿能戰鬥力的,阿能能夠讓我來做中,至少是不弱於阿能才對,所以他試探的看著我,希望能夠看出什麼。

「不好意思!」我連忙擺手,直接就拒絕了這件事。

這不是我自私,而是我想到那個山洞,如果繼續有別人進去,不知道那些女人的結局,最終會如何,因為我不可能,時時跟隨在她們身邊。

這次阿能和令狐這些人進去,還算是有些萬幸,如果真的下黑手,那些人不會剩下幾個。於是我沒有絲毫的遲疑:「我不想和別人聯手,你們聯手就好了!」

雖然我不敢保證,能夠讓她們都安然。至少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我是會尊重她們的。這裡的人所展現的,無非就是**裸的現實,所以我不想冒這個險,何況還有我的熟人。

「喲!你還擔心,我們占你便宜啊?」看到我直接拒絕,這邊唐唐直接不願意了。

看著我是滿臉的不願意,甚至帶著不爽,直接就沖著我說道:「就你那渣渣身材,不讓我們保護你,就不錯了!還以為我們會佔你便宜啊,,,,,,」

「你能不能閉嘴?」唐鵬首次大聲說話,甚至臉色凝重的盯著唐唐:「平時我怎麼教你的了?要尊重人,要有禮貌,,,,,,」

可能習慣了父親的性格,唐鵬一說話,唐唐馬上就閉嘴,甚至癟著嘴巴,似乎自己受了委屈一樣。但是站在父親身後,看著我的時候,明顯是滿臉的不爽!

「唐先生,你別見怪,,,,,,」看到唐鵬又要解釋,我揮手止住:「你們的事情,我本來不想參與,不過我倒是有個建議!」

雖然唐唐年紀小,但是一個女孩子一再不屑,甚至帶著挑恤,我還是有著脾氣的,所以看都不再看她,直接盯著了唐鵬:「你們聯不聯手,是你們的問題,但是近端阿能要召集人手,其實眼前不是現成的嗎?」

「現在吃都是問題,你是最清楚的!,,,,,,」雖然不知道阿能究竟想什麼,不過看到我再次把皮球踢回來,他居然還是想分說一下,但是明顯看來有些勉強!

「其實你完全沒有必要!」我雖然不是看輕阿能,但是也有些不耐煩,所以直接說道:「你可能還不知道吧!我開始遇到張培培了,她就在附近遊盪,你何不直接把這些人聯合起來?」

「哦?你見過張培培了?」阿能這時自然驚訝,因為這個張培培,正是他邀請的人之一,聽到我說出張培培來,明顯是真的認識了:「她說什麼沒有,知道她在哪裡嗎?」

唐鵬看著我們說話,暫時沒有插嘴,雖然不了解具體,但是隱隱也猜到了一些。所以緊緊看著我們,不想錯過什麼。倒是唐唐看到我不看她,嘴巴撅的老高,也帶著一臉不屑。

「在看到你們之前,和她相處過一段時間,如果你們約好了,應該可以找到她!」所以我看了唐鵬一眼,再看向阿能說道:「你們自己處理吧!我還要去接人,然後回去營地!」

「接人?沒有接到嗎?」阿能有些驚訝的看著我,顯然知道蘭蘭的存在,不過可能不知道,我和羅小珊一起出來,甚至還遇到了周建國!

「嗯,她人不見了,我正在找,希望她沒事!」我不再遲疑,當然臨走的時候,我忽然還是說出來:「我又遇到周建國了,他似乎更強大了!如果,可以的話,他應該是個幫手,,,,,,」

「幫手是不可能了,他雖然也攻擊你,但是可能更恨我和彭乾,何況他可能和那個豹爺有關係!」阿能的眉頭皺起!

「想這些沒用,還是要正面聊聊!」 陳半山出了妙音寶盒,他本來是要衝殺出來,大開殺戒,然而卻中了子奉總將一箭,這一箭,可真是慘啊!反正一般神境四重的人物是沒有生還的餘地,神境五重也會是半死不活,這射神弓乃青天所賜,有青天加持過,自然強大。

一幫神將看著爆炸開始的蘑菇雲,十分高興,他們冷眼著著蘑菇雲漸漸散開,他們想看看陳半山中了一箭之後是什麼下場。

待蘑菇雲漸漸散去之後,出乎了所有人的想象,陳半山居然站在那裡,雖然陳半山沒有倒下,便此時的陳半山,全身是血,身上有裂紋,胸前有一個被射出來的血洞,血水不停地從血洞之中流出來,受傷太重太慘,整個人的氣息很委靡,他靠杵著盤龍棍才沒有倒下,此時身子那是搖搖欲墜。

那一箭,太過恐怖,當時陳半山感覺到不妙,趕緊催動吞天戒,然而當時陳半山太累,累得不行,催動不了吞天戒,活生生受了這麼箭,被箭中了胸膛。而且又炸開了來,陳半山生生承受了這一次爆炸,要不是陳半山的肉身太過變態,這一箭,陳半山直接成渣渣,那裡還能不死。

「哈哈!」見到陳半山這個樣子,那子奉總將大笑起來,十分開心,他對一名天兵道:「你去把陳半山的頭顱砍下來!我要保存起來,陳半山的頭顱應當是一件很不錯的戰利品,哈哈!」

「不錯!」這時隴川神將趕緊拍馬屁,他道:「陳半山的頭顱拿來當擺設品,不知道有多牛逼,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敬畏子奉大人。」

「哈哈!」這個時候,那名天兵道:「陳半山的頭顱可是我砍下來的,我豈不是也很厲害?」

隴川神將道:「你砍下陳半山的頭顱,我提你升一級。」

「這太好了!」隴川神將這麼一說,這天兵十分高興,當下朝陳半山飛去。

「殺我有那麼容易嗎!」這個時候,陳半山一下子站起來,握緊盤龍棍。

這可是把這名天兵嚇一跳,停止了身子,有些害怕地看著陳半山,不敢上前。

「噗!」然而陳半山真是不行了,他才發力握緊盤龍棍,整個人的五臟六腑都痛,一口血噴了出來,氣息更加的委靡。

「哈哈!嚇老子一跳!」見陳半山隨便一動自己都會吐血,這名天兵大笑起來,這樣的陳半山還能翻起什麼大浪來。

天兵繼續朝陳半山飛來,陳半山嘗試催動吞天戒來防禦,然而他太弱了,根本就同催動不了不說,反而又吐了一口血。

「哈哈!這就是傳中的垂死掙扎嗎?」子奉總將說著,一伙人大笑起來。

眾人的笑聲之中,這天兵來到陳半山面前,道:「陳半山,你不是很牛逼嗎?你曾經不是要揚言斗天嗎?就你特么這個樣子,還斗天,吃屎還差不多!哈哈!」

「說話呀!你瞅我幹啥?怎麼不說話了?你牛逼你蹦達一下給我看!」這天兵十分神氣地道:「老子現在一指頭都能戳死你!」

「不要廢話了,趕緊把他的頭顱砍下來!」見這天兵裝逼,子奉總將催促。

「陳半山,現在就去死吧!」這天兵說著,揮手中的神矛,一下子刺向陳半山的喉嚨,要把陳半山的脖子刺斷。

陳半山想要反擊,然而全身卻很痛,反應不過來。

嗤地一聲,天兵的神矛一下子刺在陳半山的喉嚨上,入肉三分,但是沒能刺進去。天兵一驚,陳半山的肉身太恐怖了,到了這個樣子,居然還這麼強大。

「去死!」

這一刻,陳半山一手抓住神予,另一隻手強忍一口氣,一棍子砸下來,這一棍,直接砸在這天兵的額頭上。陳半山這一棍,力量太弱,這天兵沒有爆體,雖然如此,但是那天兵腦袋內部已經震碎,血水從他的七竅之中飆射出來,基本上是死了。

這一刻,陳半山迫不及待地強行吞噬這天兵的一切,來補給自己,很快把這兵吞噬之後,陳半山這才漸漸恢復一絲血氣。

見陳半山居然還殺一名天兵,眾人十分震憾,陳半山太強大了。

子奉總將盯著陳半山,想了想之後,對一神將道:「你去把陳半山的頭顱砍下來。」

「好!」這神將大吼一聲,頓時就衝殺出去,這神將不像之前那名天兵,廢話太多,這神將十分果斷,出身而去,直接一槍刺來,先把陳半山刺死,再砍下陳半山的頭顱。

滾滾的神力湧來,那槍十分的鋒利,這讓陳半山的十分凝重,不過這一刻,只有殺死對方,自己才有活路,才能夠活下去。

之前恢復一絲血氣,這個時候,陳半山猛然提升一口氣,全力催動盤龍棍,一棍抽出。

「嘭!」

陳半山一棍,直接把這神將打死,不過陳半山此時那是傷一千,自損八百,

不過只要能殺死對方,也算是值了,當下陳半內再次吞噬這神將的一身精華能量,再次補給自己。

見到這個情況,那隴川神將皺眉,想了想,他道:「子奉大人,每殺一人,這陳半山就算恢復一些,我看不要他的頭顱,直接將其擊殺得了!」

「得不到陳半山的頭顱,的確有些可惜!」子奉總將想了想,道:「不過你說得極是,不要砍陳半山的頭,不然他會漸漸強大起來。」

「去死吧!」這個時候,子奉總將往前一步,頓時開弓瞄準陳半山,要把陳半山射殺。

「囈?」

「什麼情況?」

「陳半山呢?」

就在子奉總將要出箭之時,陳半山做了一個虛晃攻擊之後,暗中把空間打裂,頓時躲入空間夾層之中,一下子消失。

「特么的見鬼了!」隴川神將大吼,所有人皺眉。

頓時之下,子奉神將趕緊道:「大家不要騷動,安靜下來,仔細感應,這陳半山一定就在這裡,他跑不了的,發現哪裡有波動異常,立即攻擊。」

這一下,眾人安靜下來,紛紛感應陳半山。

此時陳半山躲在空間夾層之中,一點也不敢動,一動便會發生波動,就會被感應到。

而此時此刻,陳半山也不敢運功恢復傷勢,這樣依然會產生波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