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你小子果真有些門道。」白若聞言頓時奇道。

林真自信的笑道:「軒轅劍乃是軒轅黃帝之物,對妖族魔族都很排斥。所以小子大膽猜測,前輩不是為了軒轅劍而去。莫非翠煙閣其實對這軒轅劍有些消息?」

「不錯,軒轅劍此時就在梁州鼎湖,那裡是黃帝乘龍升天的地方,傳說軒轅黃帝采首山之銅於荊山鑄鼎,鼎成而天龍迎之升天。但是旁人卻不知,後來他的臣子在湖中鑄造了一座宮殿,供奉那軒轅鼎,布置了諸多妙法,尋常仙人都難以進入。唯有持軒轅信物的人類方可開啟。」白若淡然的說了起來。

「而軒轅劍,拒我師門故老相傳,自從上一次現世,它的主人離世后,便遁入鼎湖宮中,而我翠煙閣的先輩那時恰好在那附近得見。」白若輕聲笑了起來:「若是軒轅劍當真在那鼎湖,那麼我們翠煙閣要那軒轅鼎。」

林真聞言大有深意的看了看白若,笑道:「好一個只要軒轅鼎。成交。只不過我需要尋我的朋友與我一同前往。」

「好,林小哥果真爽快。若是小哥準備好了,那麼我們立刻便可以出發。」白若呵呵笑道。

林真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確認一下這軒轅劍在哪裡吧。」說著取出了紫霞佩。

紅綾也跟著取出了那九州山河圖。

圖佩一遇,頓時閃現出柔和的光芒,九州山河圖在紫霞佩的照耀下自動的飄飛在空中,就見眾人所在位置居然在那九州山河圖上明顯的亮了起來,而一道線自眾人所在的天柱山方向向西北延伸,最後停在了雍州的一處。

「果然實在鼎湖,小哥,你將你朋友找來,我們就出發如何?」白若看清楚那個位置后道。

「當然可以。如此我們告辭了。」林真說著收回紫霞佩,向著眾人告辭。

辭別翠煙閣眾人回到住處,林真笑道:「蘇丫頭,有什麼疑問就問吧。」

「你怎麼這麼爽快,難道真的不怕她們算計我們?」蘇雨皺眉道。

「沒什麼好算計的。沒有我,他們根本進不去那軒轅宮殿。而且我早就想好了找誰幫忙。」林真呵呵笑道。

蘇雨聞言一呆:「誰?難道是靈兒妹子他們?」

「當然不是,除非找我師傅孤松道長,否則我大師兄也才第七境,同那白若差的不是一點半點。」林真取出一枚靈符道:「我要找的是大哥二哥,相信他們的師傅也會跟來的。」

蘇雨聞言頓時想起:「你是說齊雨跟寒風兩人?他們師傅若是來……嘻嘻,翠煙門怕是要笑不出來了。那可是兩個第九境的高人啊。」

「不會,他們自然會來人的,難道你以為那幾個未滿第五境的弟子也會進去不成?」說著林真放出了傳訊靈符。

夢琪聽說齊雨跟寒風兩人會來,樂的她一蹦三丈高,在屋裡四處亂竄,蘇雨見狀苦笑道:「那兩個冤大頭一來,可樂了咱們的小夢琪。」

「哈哈,誰讓大哥二哥疼咱們小妹子的。他們一來,小夢琪走路都不用自己走了。」林真看著夢琪高興的樣子笑道。

數日後,齊雨寒風果然同他們師傅靈玉散人,陰風散人來到。

「晚輩見過兩位師伯。」林真同蘇雨給靈玉散人陰風散人行禮。

「哈哈哈……林真啊,你們兄弟感情親,我就放心了。這次的事你儘管放心就是。」靈玉散人拍著林真肩膀道。

陰風散人則指著齊雨道:「我這徒弟可是多虧了你了。多餘的話老頭子我不多說,這次那翠煙門若是敢耍陰的,老頭子我拆了白龍那婆子的骨頭。」

林真知道他說的乃是那蚩尤神刀戰神的事情,當即颯然一笑道:「這次的軒轅劍,得到之後是給寒風大哥的。」

寒風聞言一呆,隨後道:「給我?這……」

「寒風大哥,你就別推辭了,你以為軒轅劍得到手,這傢伙的九龍神劍會讓他用嗎?」蘇雨淺笑道。

寒風頓時明白過來,也就不再推辭:「如此可就多謝兄弟了。」

「兩位前輩,若是可以,咱們這就去翠煙門那邊如何?」林真見寒風答應,點頭道。

「好。我們走。聽說那女媧遺迹也要出世,咱們先得了軒轅劍,再去尋那女媧遺迹。」陰風散人嘿嘿笑道。

來到翠煙閣所在的地方,果然已經換了人,那些個年幼弟子早已經不在,現在這裡的只有白若,紅綾,還有一名第八境的女子和一名第九境的老太太。

「呵呵呵……兩位,上次蓬萊一別,想不到今日卻在這裡見到。」那老太太笑道。

「嗯?白龍老婆子?還真是你親自來了?」陰風散人依舊陰著臉道。

白龍姥姥絲毫不生氣,手中的拐杖點了點地:「是啊,這麼大的事情,不親自來怎麼行?倒是沒想到這位小夥子所說的朋友會是你們兩個老不死的徒弟。那麼我們走吧。」

眾人當即啟程,出了天柱山仙境。

剛剛行出不久,就聽聞一聲暴喝:「妖女,賊小子,哪裡走,留下命來。」緊跟著就見青尋老道帶著一眾正一教弟子追了過來。

「哼哼,正一教真是越來越膽大了。」白龍姥姥拐杖一頓,當的一聲響,居然盪起了肉眼可見的波紋,呈扇狀的攻向正一教眾人。

青尋老道同他身旁的兩名道士見狀大驚,紛紛丟出護身法寶,化作屏障攔住了白龍姥姥一擊。

咔嚓嚓……那屏障居然瞬間被攻破了兩道,最後一道劇烈的晃動數下后也消失不見,而那道波紋這時也消失了去。

「白龍姥姥?」青尋老道頓時大驚,待看到對著他冷笑的靈玉散人跟陰風散人之後,頓時感到背後冷汗直流,居然瞎了眼衝撞三名第九境的人間巔峰。

「好威風,好煞氣。你正一教當真是不把我妖修放在眼裡啊。這一句妖女叫的可真是輕蔑啊。」白龍姥姥狠聲道。

她乃是一條異種白鯉魚修鍊,後來越過龍門化為白龍,逐漸的修鍊到這個地步,年輕時也不知被多少人罵過妖女,所以聽到這個詞,頓時臉色難看起來。

「道友贖罪,我們委實不知你們在這裡。」青尋老道慌忙討饒,動起手來自己這邊可就慘了,自己就算活著回去估計也是不完整的。

「姥姥,咱們還有要事,就算了吧。」林真出聲道。

「哼,還不給我滾?」白龍姥姥見林真如此,也就不做追究。

正一教眾人聞言如蒙大赦,一個個抱頭鼠竄。

第九境的強者飛行速度的確是快,帶著這麼多人居然到達鼎湖也不過數日,當眾人落下地來,看著這傳說中軒轅黃帝飛升之處。

那平靜的湖面之下,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居然會有宮殿。

「咱們走。」白龍姥姥伸手一揮,眾人身上頓時罩了一層白光:「這白光可以護持你們在水下行進自如。」

眾人走下水去,果然那水遇到白光自動避開,好似施展了避水訣一般。

眾人一路往湖中心游去,林真身上的紫霞佩開始顫抖起來,而紅綾這時也將那九州山河圖遞給了林真,她沒有忘記只有人類手執信物方才能夠打開宮殿。

到得湖底,林真將紫霞佩同九州山河圖灌注靈力,隨後往湖底一拍。

隨後整個鼎湖頓時洶湧起來,湖面上的波浪更是高達數丈。

眾人一驚,正要躲閃,卻忽然發現腳底有東西升起,隆隆聲響,一座宮殿群就這樣升起在湖底。

宮殿群之上,一個透明的結界將它牢牢罩住,頂部,九州山河圖同紫霞佩發出耀眼的光芒,隨後照射在眾人身上。

緊接著一股強勁的吸力傳來,眾人立刻被吸進了裡面。 ?第84章夢琪神威

入得裡面,眾人頓時盡都呆住,在外面看起來並不大的宮殿群,居然是如此的巨大,高有數百丈,簡直就是巨人的居所。

這個結界中赫然是使用了戒子納須彌的法術,所謂一粒可化三千界,仙家手段,玄妙非常。

「戒子納須彌。好威風,不愧是當年眾神仙共尊的人。」陰風散人笑道。

扎扎扎……那扇高聳大門緩緩打開。

與此同時,大門上面雕刻著的兩天五爪金龍忽然飛起,盤在門前兩根巨柱之上,大嘴一張,強大的威壓瞬間直衝了下來。

就連白龍姥姥等人都無法承受這強大至極的威壓,忍不住要跪下去。

林真只覺身上承受了萬斤大山一般,要將他給壓的跪倒,當即一聲暴喝,招出九龍雙劍:「你軒轅的臣子也欺人太甚。」

九龍雙劍一出,緊接著一陣陣龍吟之聲豁然發出,劍中九龍虛影咆哮著飛出,直接撲向那盤在柱子上的雙龍。

那雙龍一見這九龍劍劍靈,居然如同耗子見了貓一般渾身發抖,蜷縮著趴在了地上,彷彿見到了自己的王者。

身上壓力頓時消失,眾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渾身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九龍劍劍靈對著這兩條龍一陣巨吼,那兩條龍慢慢的失去了靈性,最終化成了兩條石龍。

九龍劍隨後盤旋著圍繞林真發出一陣陣鋒鳴,似乎甚是得意。

「好厲害的化龍術……應該是仙人修為的人施展的。」靈玉散人喘了幾口粗氣道。

白龍姥姥極其驚懼的看著九龍雙劍:「這……這到底是什麼劍?怎麼會有這種真正的神龍的氣息……不……比神龍更加高貴的氣息……」

林真聞言伸手招過九龍雙劍,隨後陰冷的道:「神劍九龍……當年血雨老魔從妖魔兩界封印處取出的。也是造成林苑村慘劇的一個原因。」

白龍姥姥似乎對這雙劍極其驚懼,哆嗦著離開林真一段距離。

林真若有所思的看著白龍姥姥:「難道這雙劍對龍族有克製作用?雖然她是修鍊成的龍,並非純種的龍族,但也算龍族旁支。」

「看來這裡面並非安全,很有可能有著極其危險的布置。」陰風散人看著那對石龍嘆道。

林真握緊了蘇雨跟夢琪的手:「來都來了,難不成還要退走?想要在軒轅劍未曾出世的時候取得它,當然要承擔風險。」

「說的好,咱們走。」靈玉散人招呼寒風道。

一行人走入大殿,頓時再次驚呆。

這大殿兩旁整整齊齊的站著兩排手持兵器,身披鎧甲的武士,散發出衝天的殺氣,也不知生前殺了多少人。

而此時他們看上去栩栩如生,仿若生人,但是眾人神念探查之下知道這都是金屬所鑄而已。

隨著眾人進入,那兩排武士居然紛紛發出了青銅色的光芒,身上亮起一個又一個玄奧的符文。

喀喀喀……整齊的步伐中,這些武士居然全都動了起來。

刷……武器齊齊對準眾人,隨後踏踏踏直接沖著眾人沖了過來。

「哼。」白龍姥姥一聲冷哼,拐杖一跺,一道波紋瞬間散出。但是這曾經將那正一教弟子掀飛的波紋此時居然只是使得那群武士晃了晃,隨後再次沖了過來。

「九天罡風,威可攝天。湮滅萬物,橫掃八荒。」陰風散人冷笑著施展出了道法。

來自九天之上的九天罡風立刻出現,圍繞著眾人呼嘯著向外擴散,黑色的罡風遮天蔽日一般將眾人護在其中,所有的鐵甲武士盡數被這催天噬地一般的九天罡風卷上了空中,隨後慢慢的化為了黑色的顆粒,緊接著化為灰塵……肆虐的九天罡風這才慢慢的停了下來。

林真吃驚的看著這大殿,如此強大的九天罡風之下居然沒有發生絲毫的破損,不,甚至連一點痕迹都未曾留下,這大殿的守護法術委實強大。

「呼……這些傀儡頗為不弱。」陰風散人嘆口氣道。

蘇雨忽然苦笑道:「的確不弱,怕是我們要栽在這裡。」眾人聞言一呆,只見蘇雨指著一處方向。

眾人抬頭看去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只見那些被九天罡風吹散的灰塵居然聚集到了一處,慢慢的一尊高達數十丈的巨人傀儡武士出現在那裡。

呼呼呼……巨劍應聲而下,直接沖著眾人劈來。

「不好……快躲。」林真一見大叫不妙,抱起夢琪就撲了開去。

眾人瞬間散開,同時施展渾身解數猛攻這巨人傀儡。

白龍姥姥一聲冷笑,手中拐杖化作一條長龍猛然撲上,直接將這傀儡武士纏了起來。

靈玉散人丟出一盞燈,只見這燈上面一朵紫色燈焰閃閃欲滅的樣子,但是隨著靈玉散人的手訣,這盞燈居然瞬間火焰暴漲,熾熱的溫度居然使得整座大殿都似乎置身熔爐。

陰風散人雙手一晃,一對三寸大小的黑色八角錘出現在他手中:「八角玲瓏撞天錘。一擊破天乾坤碎。」

這對八角錘瞬間變得巨大無比,直接飛了上去,鎚頭前方的空間片片破碎,猶如被打碎的玻璃。

三大第九境強者同時出手,共同攻擊這巨人傀儡。

林真等人迅速退後,若是他們三人都不能將這傀儡擊敗,那麼就完了。畢竟自己這些人合起來也不如他們其中任何一個。

第九境,乃是人間修者最後一個境界,已經度過了雷劫,隨時可以飛升的人間巔峰,各個修行道雖然稱呼不同,戰力不一,但是境界卻是相同的,這一境界已經是准仙人的境界。

三大第九境強者猛然一擊,那巨大的傀儡武士轟得一聲爆炸開來。

但是隨即卻又再度重組,巨大的拳頭對著地面猛然一擊。

轟……狂暴的音波伴隨著無與倫比的雷電狂奔四射。

「不好……」

三大第九境強者紛紛施展護身法寶,但是卻被那傀儡武士緊接著快速無比的拳頭給一拳擊飛,破牆而出撞進了其他的宮殿之中。

這巨大的傀儡隨即大踏步沖向林真等人,一拳擊向地上,又是一股強暴的音波,直接將眾人毫無反抗力的給震暈過去。

這傀儡武士立刻走向林真等人,幾乎凝若實質的殺氣沛然發出,巨大的劍舉起,對著眾人一擊而下。

尚未落下,狂暴的壓力便將地面壓得龜裂開來,眼見林真等人即將命喪黃泉。

忽然,一道白色光芒自夢琪身上傳出,居然將那巨劍擋住。

夢琪雙眼緩緩睜開,這是怎樣的一雙眸子啊。

兩眼猶如深邃的黑洞一般,沒有一絲眼白,彷彿要將人的靈魂吸收進去,夢琪的頭髮忽然間變長,身子也慢慢長大,似乎瞬間已經由十三四歲的女童長成了十七八歲的少女。

頭頂上猛然顯現出一頭白色麒麟的影子,無比威嚴的氣息從她身上發出,尊貴,古拙,威嚴,優雅……難以言明她的氣質是什麼。

夢琪彷彿夢遊一般,緩緩地伸出了右手,食指對著那巨大的傀儡輕輕的一點。

彷彿是點在了水面之上,空間猶如水波一般蕩漾開去。

那傀儡居然隨著波紋的蕩漾,被這波紋給直接絞碎,化歸虛無。

而夢琪也瞬間恢復了小女孩模樣,隨後昏倒在地,一絲鮮血從嘴角沁出……不一會,三大第九境強者狼狽的從他們撞出的大洞中回來,目瞪口呆的看著空蕩蕩的大殿和那暈倒在地的眾人。

一陣忙活將眾人救醒,卻是誰都說不出怎麼回事。

只是夢琪懶洋洋的不愛動彈,林真只得背負起她。

見這大殿已然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東西,當下眾人便前往後殿而去。 ?第85章蒼冥魔狼

打開後門來到後殿之前,只見一隻巨大的蒼狼伏在殿門之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